ee8do優秀言情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笔趣-第三百五十六章 天河劍,森羅刀-kr97y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话说到这里,无论是张福还是鹿林深,都是有着无限的忌讳一般止住了自己的言语。
就如同此时他们话中的那人,在整个东海,都是一个禁忌一般。
——事实上,这个名字,也确实是一个禁忌。
“俯仰天地谁敌手,兵锋之下尽低头。”
“纵横不败,天下无双。”
纵然是极力的压抑着自己,但良久之后,张福和鹿林深两人,终于还是忍不住的说出了这么两句话,言辞之间,自有无穷的神思遐想和壮怀激烈。
强婚总裁太霸道
天地之间,任何一个修行者来到这天河之上听到这两句话,都能够知晓这两句话的背后所代表的那个凶戾无比的名字,都能够知晓这名字的背后那恐怖无比的战绩。
“无双神君,云中君!”
口中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张福和鹿林深的目光当中,既有无与伦比的憧憬和仰望,也有无与伦比的恐惧,如同是这世间最可怕的东西一下子就笼盖到了他们的头顶一般。
他们的眼前,仿佛是有无穷无尽的血色将他们给彻底的淹没一般,堂堂两位不朽金仙,此刻只如同是上了岸的鱼一般,连呼吸都困难无比。
只一个名字的威慑,便至于斯。
数个时辰之后,张福与鹿林深两位不朽金仙,才是恢复了过了,强压住内心颤抖的心绪,继续出声。
这一个禁忌不提还好,但此刻一提起,两位不朽金仙便是再也压不住话匣。
不过这毕竟是两位身负一族之重的不朽金仙,压不住话匣归压不住话匣,但轻重还是知晓的,是以,不知不觉间,两人沟通的方式已经是从原本的高谈阔论变成了相对隐秘的神识传音。
“老白鹿,你说,云神君是不是真的向外人所说的那般,因为那些先天神圣对他嫉恨过甚,以至于糟了不测?”张福收起手中的钓竿,朝着鹿林深问道。
“谁知晓呢?”鹿林深也是不由得沉默起来,“不过,应该不至于吧,云神君麾下的大军可还守在东海之滨的。”鹿林深的回应当中,带着三分迟疑,七分期许。
自从东海一战吕道阳被斩杀于蓬莱岛上之后,云中君便是在这天地之间销声匿迹,没有了任何的消息。
无论是四海当中,亦或是洪荒大地上,都有流言说云中君因为立下的战功过大,以至于压过了太一道人,压过了白泽以及师北海这些先天神圣的风头,再加上他屠戮的先天神圣的数量,也实在是叫人惊心动魄,故而云中君的存在受到了东海上所有先天神圣们的抵制。
而最后白泽他们能够成功的统御东海,便是因为白泽等人和东海上的先天神圣们达成了协议,将云中君冷藏,甚至于镇杀,以换取这些先天神圣们加入到他们的麾下,以换取这些先天神圣们对他们统御东海的支持。
——这流言在东海的一众生灵们之间可谓是相当的有市场。
毕竟,东海上所有的生灵,都清清楚楚的看到了东海局势的变化。
在云中君销声匿迹之后,东海的一众先天神圣们在协助白泽等人统御东海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热情,相对于他们之前在吕道阳的统治之下的时候,简直可以说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而在云中君销声匿迹之后,他麾下的那一支大军同样也受到了冷藏,从来都不曾出现在战场上——了解那一支大军本质的人,当然是知晓那一支定止军之所以不曾出现在战场上,是因为除了云中君以外,没有任何人能够调动那一支定止军的原因,但这东海上的那无数后天生灵,又有多少人能够知晓这定止军的本质?
留言开始泛滥的时候,白泽等人也想试图要禁绝这些留言,奈何这流言一起便是无孔不入,浩浩荡荡,越是想要杜绝这流言,这流言传播得也就越发的剧烈,白泽等人也只好是对这流言进行冷处理,不闻不问,久而久之,这流言也好,云中君之事也好,也便是成为了东海的一个禁忌,众位修行者们,皆是对此讳莫如深。
……
两位不朽金仙的交流之间,这天河当中,便是有无穷的道韵从波涛之间涌现出来,波涛翻滚之间,又有无量光芒在波涛之间沉浮不定,那确实无穷无尽的天河星砂。
正当天河上所有的不朽金仙们,都因为这陡然之间的变故而惊疑不定的时候,有刀剑的争鸣声交错而起。
刀剑的嗡鸣之间,那些都是觉得心神之间陡然一颤,似乎是要被一分为二一般,待得他们回过神来,他们手中的钓竿,已然是不知于何时,在那刀剑的嗡鸣声中拦腰而断。
倏忽片刻之后,刀剑的嗡鸣声越发的清晰,这浩浩荡荡的天河往两边分开,然后一条龙影,一条蛇影从天河当中飞出来,化作一柄长剑以及一柄弯刀,将天河上无穷的星光,玄妙的道韵尽皆搅得粉碎。
那两柄神兵萦绕着天河而起的时候,天河上那些驾驭着法舟的不朽金仙们,不由得都是惊喜无比的呼喊了起来。
这些不朽金仙当中,不乏能征惯战之辈,手中的神兵自然也不会少,其品质更是高绝,但此刻,在这一刀一剑的锋芒之下,这些不朽金仙们仗之以纵横的兵刃,却都是瑟瑟发抖一般藏在鞘中不出,丝毫不敢有争鸣之意。
“好神兵!”那些不朽金仙们都是惊喜无比的喊着,一个个的皆是驾驭着法舟,朝着那两柄神兵一路追逐而去。
毕生有你
穿越之特工为后
谁能想到,他们的初衷本意,只是想要在这天河之上搏个机缘,在这天河当中寻得些许天河星砂,以助益自己的修为而已,却不想,在他们于天河之上垂钓的时候,竟会恰逢这天河之地,有天成造化的绝顶神兵出世?
在那一刀一剑的锋芒之下,便是一些靠近天河的星君也都是按捺不住,各自驾驭了手中的星辰权柄,凝聚星辰之光幻化做网兜兵刃,钟鼎铜壁等等,想要将那两柄在天河上恣意纵横的兵刃给拦下来。
而那两柄咋现于世的神兵,却如同是天地之间最为桀骜不驯的魔怪一般,任是什么东西拦在其面前,都只是顺势一卷,便将面前的一切阻碍尽皆破去。
见此情景,那些星君们反而是越发的欣然,这神兵的威能越强,他们在降服这神兵之后实力的提升,自然也就越发的令人惊喜。
是以,几个呼吸之后,那些星君们便已经是将自身所掌控的星辰的投影凝结出来,带着镇压一切的威势,朝着那一刀一剑而去。
在那一枚一枚星辰的投影浮现出来的时候,天河上空那灿烂无比,驳杂无比的星光,亦是被这些星辰的投影所引动,飞快的梳理出了不同的层次感,鳞次栉比,错落有序。
星辰与天地共存,乃是镇压这无限星空的枢纽,上两个纪元,星辰一脉在三位天帝的带领之下与那些混沌厮杀,这无量星空都不曾因为那些混沌的侵蚀以至于空间崩解溃散,究其根本,便在于这无量星辰的镇压之功——就算是那些三衰的巨擘神君,在这星辰的镇压之下,也只能是呜呼哀哉。
而此时,这些星君们动用星辰之投影来镇压那两柄神兵,那两柄桀骜而又凶狂的神兵,在接连绞碎了两个星辰的投影之后,便终于是再而衰三而竭一般,没有了当初的凶顽之象,无力的被那些星辰的投影给镇压起来。
这个时候,这两柄神兵的真容这才是在众位不朽金仙们的面前浮现出来。
那长剑长三寸三尺三分,模样古拙,通体晶莹,星光落于其上便立刻是凝结起来化作实质一般的水雾,在剑刃上缓缓的洗过,剑身上有两字,曰‘天河’,是为天河剑。
而那弯刀长一尺余,狭长无比,弧度极大,如钩似月,色成七彩,梦幻迷离,其上同样有四字,曰‘森罗万象’,是为森罗万象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