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hzpi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網遊之全能鍊金師 起點-第一千零七十九章推薦-3aqyf

網遊之全能鍊金師
小說推薦網遊之全能鍊金師网游之全能炼金师
听他说完,雏稚和涛龙大眼瞪小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甄兄,你说这话当真!”雏稚一把抓起甄道坤奔出酒肆,三个人挤进一条狭窄黑暗的甬道,看着四下无人雏稚紧张地看向甄道坤。
平日里雏稚都是那种大大咧咧的性子,只喜欢纵情与山水之间,对这种凡尘俗事大都不屑一顾,可能正因为他这种跳脱的性格,给众人一种他好像这儿都不在乎的感觉。
可正因为这么一个平日里遇事总是嘻嘻哈哈的人现在一脸严肃,甄道坤瞬间酒醒了一半,想想刚才自己的所作所为心里暗呼后悔,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就算是后悔也无济于事了。
“唉,是啊。”甄道坤点点头,既然已经说出来了就彻底承认才好,雏稚和涛龙不算是外人,与自己相交多年品行也是信得过的,最重要的是这两人都身负内功绝学且思维敏捷,没准可以帮助紫砂帮渡过这一劫难。这么想着也就释怀了很多,说话的时候更添上了一丝底气与请求。
听了甄道坤把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完整地复述了一遍之后,雏稚和涛龙彼此看了看也感觉到了其中的蹊跷。
“甄老弟想的不错,自然不应该是那个孙空悟做的,他这人兄弟我是知道的,虽然性格活泼跳脱,干的也都是偷鸡摸狗的营生,可这人虽然品质有亏,但是江湖道义还是有的。绝不会做这种骗人的事情。”
甄道坤对于雏稚的分析非常认同,雏稚在江湖上混迹的时间长了,对于那些没门没派的江湖人士很是了解,如果别人说得不可信,那么雏稚的话就让人不得不信了。
“雏稚兄说的没错,虽然可以理解甄帮主的想法,可他那么做无异于饮鸩止渴,江湖上要是知道了甄帮主如此行径,紫砂帮就算是避过了朝廷在江湖上也难以立足了。”
“那这事该如何是好!”
甄道坤刚才没想到这事,现在听了这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心里越发恐惧起来。
紫砂帮建帮立派已经四十多年了,从父亲那一辈开始兢兢业业一直传到自己大哥手里,虽然整个帮派武学修为都实在有限,可因为与御上搭起了贸易关系,经济实力在一众帮派里鹤立鸡群,这才算是有了一席之地。
现如今若不尽快解决,不论是圣上怪罪还是失了江湖中的人心对于紫砂帮都是致命打击。
虽然身为二儿子的甄道坤从小就没有过继承家业的打算,这么多年也是在外游历,对于家里的事情也不大放在心上,可现在家里出了如此变故之后,他方才感觉到家庭对他是多么的重要。
黑色豪门:对抗花心上司
雏稚和涛龙看他现在这幅魂不守舍的样子,心里已经猜到了七八分。
涛龙拍了拍甄道坤的肩膀,说:“甄兄,你也不用为此事过于纠结,既然我们两个听了这件事情就不能当做故事一听了之,这件事情你交给我们两个,我们替你查个水落石出,一定让你们紫砂帮安然度过这场危机。”
雏稚也点点头,说:“甄老弟,你就暂且放下心来,我们明天一早就前往天缘客栈跟令兄说明利害,令兄在江湖上也混迹多年,不可能不知道这里面的关系,只是现在一时急火攻心,迷了心窍而已。明天我二人跟他说一说,厚着我们俩这张脸皮也一定要让他改过来。”
有了这两位江湖名宿的承诺,甄道坤这颗悬着的心才算是落地,赶快双手抱拳,深鞠一躬,满怀感激。
“二位兄弟对我的恩情,我甄道坤记在心里了,以后若是二位有用的上我的地方,我一定当牛做马,肝脑涂地。”
“快快请起,你我三人共同游山玩水,已经三年了,彼此早已在心里认作了兄弟。现在兄弟有难又怎么能弃之不顾。”
“是啊,甄老弟,咱们兄弟之间,搞那些虚头巴脑的干什么,你要是真想,感谢我俩就请我们喝酒去吧,刚才火急火燎地出了酒肆,我还没过瘾呢!”
“哈哈哈,好!今夜我们三个不醉不归,一切费用由我承担。”
……
熬了半天,汤小面还是搞不明白常生财到底意欲何为,吃完烙饼更是直接躺下了,看这样子八成今晚自己也要在这里睡一晚上了,于是也就靠在一根柱子旁睡了起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长时间,只听见,“吱嘎”的开门声,他马上睁开眼睛,眼见远处的黑暗中有一个瘦小的人影从门外钻了进来。
“当啷”
金属掉在地上发出的微弱声音,听声音那物件不大,应该是他专门溜门撬锁的工具。
“谁把蜡烛熄了?”他脑子还是混酱酱一团,虽然看到了外面钻进来的人,可却只能看到一个大概的身形,那人蹑手蹑脚朝着自己走来。
九鼎军师2
“你果然来了。”
常生财从黑暗中窜出一章拍了过去,他这招本就不为争胜只为了吸引来者的注意,所以没有蕴含内力,看上去凌厉,实际上却轻飘飘的。
“果然有人,我还想怎么这么安静。”来者轻轻辗转腾挪,虽然这黑暗之中眼睛看到一点微弱亮光,可来者明显也是高手对于气息辨位很是擅长,所以常生财这招他轻而易举地闪避开来。
“呵,还真的是个内家高手。”常生财一招下去虽没有打中,却也对于来者的功底有了大概的了解。
常生财双手握拳又冲了过去,既然已经知道了来者的大体实力,也就不虚了,拳风呼啸把来者笼罩其中。
来者左右翻滚,上蹿下跳可不论如何都无法蹦出常生财的拳风范围,时间一久,来者的体力就跟不上了,脸上肋上挨了两拳,往后退了几步用那尖细的声音大声说。
“好了好了,我老孙不是你的对手,认栽了,认栽了。”
这时候汤小面把灯掌上,看到不远处常生财正跟一个矮小的男人对峙。
那男人身高不超过一米五,尖嘴猴腮还弓着背,尤其是跟常生财这个膀大腰圆的人一比更显得瘦弱不堪了。
最重要的是,那副尊容配上那样的身高,竟然给人一种错觉,一时无法分辨出这人是人是猴。
孙空悟一看眼前这人,先是一愣紧接着哈哈大笑,好像这世上没有什么比现在更可笑的了。
“甄道乾真的厉害,竟然能请动天榜第一高手常生财,还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
常生财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这个跟猴子一样的男人,心底也是暗暗发笑,名字叫做孙空悟,长相还真像是一个猢狲,当之无愧的人如其名。
“你来这里干什么?”
“老孙我留了纸条,今日就要把这一仓库的器皿统统拿走,拿不走就给它砸碎扬了。”孙空悟不耐烦地说,虽然面对的是一个比自己强很多的高手,可是脸上那种不屑与洒脱还是毫无改变。
“你看看这里还有东西了吗?”
孙空悟回过头一看,本来昨天踩点时候看到的满仓库的东西现在竟然空空如也,呆立在那里嘴里止不住地嘀咕着:“怎么可能?”
“今天一大早,我来这里的时候里面就变成这幅样子,你说你昨天晚上来踩点了。”
“是啊。”孙空悟点点头说:“我昨晚亥时趁着无人来看了看,里面半个仓库的东西堆的遍地都是。”
“不是你拿的?”
“小崽子,说话要讲真凭实据,冤枉人不怕被勾了舌头。”孙空悟斥责站在旁边的汤小面紧接着得意的指了指自己说:“我,人送外号妙手空空,我这人虽是个鸡鸣狗盗之辈,可盗亦有道,去之前我都会给苦主写封信,定好日子,绝不早也绝不晚。”
虽然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情,可孙空悟说话的时候那派头就好像是一个大英雄一样,举手投足之间带出了一股大义凛然的气势来。
“虽不是你,可甄道乾却要把这口黑锅扣在你头上。”常生财冷冷地说。
这一句话彻底破开了汤小面的疑惑,原来常生财早就知道这事情压根不是孙空悟所为,孙空悟这是替人受过,成了替罪羊了。
“甄道乾,这老狗。”孙空悟恨然一说,趁着常生财不注意直奔大门。
孙空悟内功修为不算高,因为身材矮小的缘故与人正面交锋一直吃亏,时日久了,他也就不在拳脚上下功夫了,把所有的心思全都放在轻功上面。
他本就喜动不喜静,轻功又都在脚上,加上他身材矮小,轻功连起来如鱼得水,进展飞快,现在他的轻功已经是已臻化境,只不过这轻功没有独立的排行榜,否则的话他绝对名列前茅。
这里距离大门不算远,他奋力一奔本打算逃之夭夭自己查找凶手,那层想就在他马上就到门口的时候,一个黑影突然窜到面前直接把他拦住了。
“常生财,真没想到你这人空有天下第一的名头,竟然也为了钱做这等无耻之事。”孙空悟看着面前这个大汉,心知自己彻底没了希望,颓然地坐在地上等待着自己的命运。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我不把你交上去,你把这两天的事情跟我详细说来。”
“此话当真?”孙空悟眼里重新闪烁起精光,好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