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uf1d火熱小說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第二百六十三章 顓頊典讀書-no2z9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徒
等到无尘子和少司命骑着白马回到南平县府,南桉和欧岚都是做好了准备,带着棠溪九坊的弟子,以及棠溪各坊的管事都汇聚到了棠溪剑盟外的广场上。
“你们这是?”无尘子有些不解的看着南桉,怎么来了这么多人,而且整个棠溪的百姓都来了吧?你们这是要暴动?要不是看到有秦军在维持秩序,他都以为是韩宇掌控了棠溪,等着阴他了。
“棠溪剑盟,拜见画影剑主!”南桉带头对着少司命行礼。
随着南桉的下拜,整个广场的棠溪百姓也都跟着下拜。
无尘子呆住了,看着少司命。少司命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阵仗,局促不安的看着无尘子。在阴阳家她就是大司命的小尾巴,到了道家也是无尘子的小尾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要她出面的场面。
而少司命没动作,南桉也不敢起身,南桉不敢动,其他人也都不敢动。所以南桉瞟了一眼唯一站着的无尘子和少司命。
“都起来吧!”无尘子退了半步现在少司命身后说道,少司命想退后,却被他按住了。
于是少司命只得用万叶飞花流将南桉托起。
荒唐仙医 云流雨
随着南桉站起来,其他人也才站了起来,看向少司命,等她训话。
少司命却是没有说话,反而是画影剑“锵”的一声,自动出鞘,在空中旋转了一圈,片片海棠花瓣落下,而后射向了远方,带起了一片花雨。
“这是?”南桉也是被惊呆了,这些花瓣落入皮肤就消失了,但是却带着一股清气,能够帮助人祛除病痛,对他们这些天人高手可能没用,但是对普通人却是有些极大的效果。
这是整个棠溪的,不单单是落在棠溪剑盟前的广场而已,这一场海棠花雨,飘散向了整个棠溪,画影剑划过,仿佛是帝王出巡,所到之处都是一片花雨。
满天的花雨,把所有的百姓都引出了家门,然后看着花瓣追随的画影剑,都认出了那是颛顼帝双剑之一的画影。
于是整个棠溪百姓都纷纷下跪祈福,而随着花瓣的下落,百病消除,让人不得不相信神迹是真的存在的。
棠溪善于铸剑,所以棠溪百姓大部分人身上或多或少都会留有一些火星灼烧留下的烫伤疤。
“这是?”云逸看着花瓣落到了自己脸上,感觉到脸上一阵酥麻,急忙找来铜镜,发现脸上的伤疤没了。因为这个伤疤,已经二十好几了也没有找到媳妇,现在这个伤疤没了。
“我的伤疤没了,我可以娶婆娘了!”云逸开心的叫道。
工友们都是看着云逸,脸色古怪,你找不到婆娘是因为你脸的问题嘛?凭你那铸剑手艺,愿意嫁给你的人也不少。只是你那张嘴,哪个婆娘愿意嫁给你。
“你觉得你找不到婆娘是因为你的脸的问题?”工友问道。
“不然呢?”云逸反问道。
“你见过哪个人去跟人家姑娘相亲,会问人家为什么还没嫁人的?”
网游之擎天之盾 谷青天
“你见过哪个人,人家姑娘问以后可不可以一起出去踏青,会说没有这个必要了吧?”
“那不对么,不是你们告诉我,要了解人家姑娘以前,所以我才问的她为什么没嫁人。也是你们告诉我刚见面就约小树林的姑娘不是好姑娘。”云逸说道。
众工友无言以对,你是凭实力单身的,跟容貌无关,大帝显灵都不一定能救得了你!
韩国今年的雪来的有点早,让很多家庭都没来得急捣寒衣,储备好过冬的物资,因此冻死冻伤的人畜都不在少数。
但是相比于冻死,更多的却是因为寒冷而感染风寒的,在这个时代,感染了风寒,就等于是跟死亡画上等号。尤其是风寒还有感染性,所以患上了风寒的病人这都会被赶到村外的义庄自生自灭。
所以这些人是可怜的,但是没有办法,即使他们家人再怎么不愿,也不得将他们送走,任由他们自生自灭,否则死的也将是一家人。因此感染上了风寒的人,为了家人,这都会自己离开家,到义庄中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南平义庄是比较大的义庄,所以这里也是聚集了不下百数的病人。官府也派了人来维持秩序,同样也有伤医在这想办法给他们治疗,但是能救下来的却是少之又少,即使是有医家的医者在这,也同样对风寒束手无策。
“我们尽力了!”念端大师看着又一条生命逝去,叹了口气,示意秦国派来守卫的士兵将人抬走拿去火化,因为感染风寒而死,不能埋葬,只能火葬。
“师父,你看!”端木蓉指着天空中飞过的画影剑和片片飞落的红色花瓣。
念端大师和所有病人以及军士都抬头望着空中划过的画影剑和花雨。
所有人都忍不住伸出手去接住这一片片花瓣,对他们来说,在这生命的最后一刻能够见到这样的美好花雨,也是一种幸福吧。
花瓣飘落,融入到了一个个人的脸上,所有人都笑了,笑得很灿烂。
“好热!”突然有个病人说道。
念端大师急忙赶了过去,风寒是不会感到热的,即使是一点风都能感到酷冷,怎么可能感到热。于是立刻给病人悬丝诊脉,但是还没等她诊完,陆陆续续的所有的病人都出现了同样的症状,都是感觉到了一阵燥热,然后一身汗水淋漓。
“快,给他们准备热水!”念端大师说道。
然后念端大师发现,这些人的风寒居然在一身汗水以后,奇迹般的好了。
“脉搏平稳正常,但是还是需要观察一段时间!”念端大师说道,并没有让这些人离开。
“那是什么剑?”端木蓉问道,她们想不出来是什么样的剑能带来这样的奇迹。
最终,画影剑仿佛大帝巡游归来,重新回到了棠溪剑盟的广场。
无尘子自己也被惊呆了,看着少司命,这就是帝剑嘛?跟它比起来,什么凌虚,什么纯钧,就算是雪霁和神剑天丁,瞬间都觉得不香了。
“拜见剑主!”南桉等人再次跪下行礼,这回他们是真心实意的,没有任何功利心的认同了少司命成为棠溪之主。
画影剑重新回到了少司命身前,然后绕了一圈停在无尘子面前。
无尘子愣了片刻,刚想伸出手去握住,结果画影剑又转了一圈停在了少司命面前。
无尘子摸了摸鼻子,这是嫌弃自己?
少司命伸出手指去触碰画影剑,画影剑直接落入了她手中,突然一道虚影从剑中飞出,悬浮在上空。
“又来?”无尘子有些惊讶,韩終仙不是炸了吗?脑袋都跟烟花一样炸的可漂亮了,怎么现在又冒出来?难道韩終仙留下了两道印记?
只见虚影渐渐的凝实,却不是韩終,而是一个眉目清秀却又充满威严的青年,头戴干戈,干戈上写着古老的圣德二字。
“黑帝颛顼!”无尘子看着凝实的颛顼帝影,也是退了一步跪在地上,这是华夏先祖之一的颛顼帝,值得所有后人的一跪。
整个棠溪,就只有少司命一个人还在站着奉剑而立。
颛顼帝影低头看了一眼跪拜在地的棠溪百姓,然后又抬头看向四方,仿佛能够看透千万里之外。久久才重新回了目光,低头看向了正在跪着仰视自己的无尘子,以及奉剑而立的少司命。
“汝,甚好!”颛顼帝缓缓地开口说道。
无尘子看着颛顼帝,激动地完全不敢开口说话,这可是颛顼帝啊,活生生的五帝之一,他居然能够亲眼见到。这趟穿越值了,没有白来啊!
“赐汝颛顼典,善用之!”颛顼帝继续开口说道。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一卷黑色的竹简出现在颛顼帝手上,然后缓缓的飞到了无尘子身前。
无尘子恭谨地将双手托起,颛顼典也缓缓地飘落到了他的手中。
颛顼帝看着无尘子和少司命,又看向棠溪百姓,然后望着远方,微微一笑。一阵风吹过,大帝虚影也随风而散。
无尘子和棠溪的所有百姓都是望着空中,久久才重新站了起来。若不是黑色的颛顼典落在无尘子手上,他们都以为是出现了幻觉,毕竟五帝之一的颛顼帝出现,这简直都不能用祥瑞来解释了。
无尘子也是没有反应过来,脑袋还有些蒙,只不过他想的却不是为什么颛顼帝会出现,也不是颛顼典是什么东西。
他想的是,颛顼帝居然夸他了!汝甚好!颛顼帝说他很好!大帝现身夸他了!那么多穿越人士,有谁做到了?得到大帝的夸赞啊!这个牛够他吹一辈子了。
“大帝是在夸我?”无尘子看着少司命问道。
少司命点了点头,不是夸你,怎么会把颛顼典赐给你。
“大帝是在夸我?”无尘子又看向南桉和欧岚问道。
南桉和欧岚都是点了点头,羡慕的看着他,以及他手中的颛顼典。
“大帝夸我了!”无尘子咧嘴一笑,然后整个人疯了傻了一样,对着整个棠溪百姓说道。
南桉和欧岚对视一眼,这是疯了?不过我们也好想这样,被大帝夸,死了我都愿意,疯了傻了算什么。要是大帝夸的是我,我都能开心死。
“大帝夸我了!”无尘子傻笑着,又看向手中的颛顼典,紧紧的抱紧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