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4c7r都市言情小說 數風流人物笔趣-己字卷 第九十八節 無助讀書-jvwqa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数风流人物
被司棋的莽给吓住了,鸳鸯下意识的四下打量了一眼,这才一把拉住司棋的胳膊,往一边儿拽:“小蹄子,你疯了?敢这般妄言,被大老爷听见还不抽死你!”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这四周就你我二人,难道你鸳鸯还是出卖人或者到处搬弄是非的人?”司棋却也不惧,任由鸳鸯把她拉到一边儿,双手叉腰,把胸前一对双峰挺得更高,仍然不依不饶:“我若是看错你鸳鸯,那我这双眼睛也该瞎了!”
“去,少往我身上套,就你这大嘴巴,我不说,也得有人知道!”鸳鸯没好气地道:“你家姑娘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当下人的来做主了?”
“我说的不对么?那孙绍祖前面的妻子不就是说长期被他酒后欺凌殴打,最后才跳井死了么?真以为这事儿能瞒得了所有人?我家姑娘过去怕要不了一年就得要步后尘,鸳鸯,再说我家姑娘老实敦厚,我知道下边人都说她用针都扎不出一个屁来,说她是‘二木头’,可她好歹也是主子,也是我一起长大的,再怎么也有几分情谊在里边,我司棋就不能看她跳火坑!”
被司棋的话吓了一大跳,鸳鸯忽略了在自己面前因为激动而挥舞双手说话带动的一双惊人双峰上下跳跃,赶紧问道:“司棋,你这消息哪儿听来的?”
“哼,蛇有蛇道,鼠有鼠踪,我自然有我的办法,不信你要去打听打听,那孙家下人也不少,还有些被撵出去的,难道还能问不到?”司棋撇撇嘴,“只不过大家都装聋作哑,懒得多管闲事而已,大老爷又是一个只认银子的人,哪里会管我家姑娘死活?”
鸳鸯沉默了,如果司棋所言是真,那二姑娘就真的命运多舛了。
她也听说过孙绍祖的一些情形,都说他为人粗鄙,要娶二姑娘是续弦,花银子把大老爷给迷了眼,其他却不清楚了,没想到会是这样。
“没错,给冯大爷做妾,名声是不好听,可我家姑娘的这性子,我看嫁到那里都是吃亏的命,还不如给冯大爷做妾。人家当奶奶的也都知道她性子,去二房也好,三房也好,都知根知底,宝姑娘和林姑娘也不会为难她,便是去长房,晴雯这小蹄子听说成了冯家长房大奶奶的贴心丫鬟了,攀高枝儿了,也能在冯家大奶奶那里说一句公道话,我家姑娘还能图个啥?”
别看司棋莽是莽,但是这一番话说来,那也是情通理顺。
二姑娘这性子的确到哪家,若是遇人不淑,不但要受男人的气,只怕连做妾甚至当通房丫头的都能骑到她头上。
如司棋所言,若是真的给冯大爷做妾,到二房三房,以宝姑娘和林姑娘的性子,肯定不会难为她,那日子不比嫁到孙家去强许多?
当然若是要讲排面虚荣,嫁到孙家表面风光肯定要好许多,可对二姑娘一辈子来说,未必就有多大意义了。
见鸳鸯被自己说得哑口无言,司棋越发得意,“冯大爷人义薄云天,待人处事不用说了,我家姑娘损了名声过去,他肯定不能亏待我家姑娘不是?这里外都是知根知底的人,我家姑娘也能得个满意归宿了,总胜过被大老爷给卖了吧。”
鸳鸯狠狠地剜了司棋一眼,“你说得轻巧,大老爷能答应?老祖宗怎么想?贾家颜面还要不要?冯大爷那边呢?”
“冯大爷那边我看是有这个心思的,我家姑娘性子沉静了一些,但是人品性模样却是不逊人的,再说了她的体格也是能生养的,冯家一门三房单传,难道还不巴望着能多生几个儿子出来?”
司棋振振有词,“至于大老爷那边,那孙绍祖不也就拿银子把大老爷给糊弄了么?难道冯大爷还能缺那几个银子?孙家能拿得出来,冯家能拿得出来更多!老祖宗那边,哼,我家姑娘何曾放在她心上?她心思都在宝二爷,都在宫中贵妃娘娘身上呢。”
鸳鸯脸色一愣,“司棋,你嘴巴放尊重一些!”
“哼,再说了,贾家还有什么颜面,修了园子前外边儿银子一大堆,三天两头有人上来要债,这就是贾家颜面?不是把赖家给挖了根儿弄了一笔银子,只怕今年咱们府里大家伙儿连月例银子都得要断了吧?”
司棋也不再去争论老祖宗的心思,她也知道这话题不能去触及鸳鸯的逆鳞,自顾自地道:“现在的贾家还能和十年二十年前比么?出个啥事儿都得要去求外人,荣宁二府的名声早就不中用了,……”
鸳鸯一凛,下意识地瞄了对方一眼,难道这小蹄子也觉察到一点儿什么,还是自己太敏感了?
走过岁月风尘 苦烛之
但见司棋再没有其他表情,鸳鸯心里又稍稍一松,看样子是自己有些疑神疑鬼了。
“好了,司棋,你也别成日里长个嘴巴胡吣,二姑娘的事情轮不到你我来置喙,若是冯大爷有心,自然有安排,你觉得你可以去和大老爷说道这些?”鸳鸯扎了对方一句,“自个儿悠着点儿,别什么都不管不顾的,说不定本来是好事儿都会被你给搅合没了。”
两人又撕扯了两句,鸳鸯这才和司棋分手。
说实话得知迎春的情况之后,鸳鸯还真有点儿替对方高兴。
若是冯紫英真有意,鸳鸯觉得应该是可以搞定大老爷的,就像司棋说的,不就是银子的事情,冯紫英肯定能让大老爷低头,倒是三姑娘这边,哪怕郎有情妾有意,估计二老爷未必能抹下这张脸。
********
“鸳鸯这么说的?”元春站起身来在厅堂里走了几步,“就这么简单?”
“鸳鸯代冯大爷的话说,有时候其实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最有效的,他说寿王如果真的是痴情种子,甘愿只为美人不爱江山,那真的还不好办,但肯定不是这样,那么他就得要好好掂量,嗯,鸳鸯还说冯大爷会安排人在外边儿先发动,娘娘在宫里稍微有些配合就行,……”
抱琴一五一十把鸳鸯带回来的话给元春一一说了,元春一时间还有些无法接受,听得说“爱江山不爱美人”,元春忍不住嗤之以鼻,寿王这种人她还能看不穿?
也就是觉得自己不敢声张,而许皇贵妃在宫中又能帮他遮掩,才敢如此放肆,但如果流言是从福王、礼王那边出来,那就好办许多了,自己这边不过是配合造一造势罢了。
“嗯,还有其他么?”元春想了一想之后才问道。
“还有就是鸳鸯带话回来说,冯大爷在娘娘省亲时候和您说过的,老爷兴许可以外放为官,……”
抱琴的话让元春一惊。
冯紫英的确和他说过这话,这意味着京中局面会非常紧张危险,避开这个漩涡。
自己当初也有些担心,现在看来这种局面还真的在一步一步变成现实,甚至连冯紫英都倾向于这种观点了。
元春一时间心乱如麻。
父亲如果外放,倒是能避开一些风波,但是大伯呢?整个贾家呢?
能避开么?
还有舅舅那边的动向也是不明,这才是让元春最为头疼的。
她意识到自己这位舅舅以前也许是自己的一个助力,但是现在王子腾越来越按照他自己的利益和王家的利益角度去考虑事情,而自己这个在宫中的外甥女似乎根本就没有被他放在心上。
或者是他早已经看穿了皇上封自己为妃的目的意图?
元春发现自己现在竟然是如此无助,甚至没有了目标,生活在这宫中,如同囚笼不说,而且自己竟然看不到自己未来究竟是什么,自己究竟该做些什么,为什么目标而作?
巫界之无限火力
皇上根本就不来自己这里,这不仅仅是对自己,对其他几位新晋妃子也都是摆明了要利用起家族,而自己却恰恰和她们不一样。
她们和家族利益一体,而自己,贾家对皇上来说毫无作用,而原来在皇上心目中有用的王家,可自己对王家有影响力么?能左右王子腾么?也难怪皇上对自己弃之若敝履。
那自己呆在这宫中意义何在,难道就这样每日里不但要担心被寿王这种人纠缠引来杀身之祸,而且还要操心自己会不会被王家所牵连?
一时间元春觉得府里把自己送进宫就是一个最愚蠢的决定,而太妃把自己推出去成为皇上的妃子更是那自己当了一颗试探用的垫脚石。
在他们心目中自己本来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棋子,若是自己能影响舅舅固然好,影响不了,那也就扔在一边行了。
可自己一辈子难道就这样浑浑噩噩毫无目的的混下去,一直到新皇登基,然后自己被安排到某个冷宫中,孤老一生,可自己才二十出头啊。
有时候元春自己都忍不住自暴自弃地想,也许自己真的被寿王弄上手并非坏事,起码自己还有一个盼头,现在自己这样,人生又有何意义?
尤其是在听闻自己两个表妹都要嫁入冯家为正妻大妇,享受美好人生时,她内心的那种憋屈愤懑更是充斥于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