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mllm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峽谷正能量 起點-第八百三十章 誰的眼淚在飛熱推-ldfzn

峽谷正能量
小說推薦峽谷正能量
变魔术?
听到哇哇的这句话,众人不禁仔细一琢磨,可不就是在变魔术吗?
“你峰哥还是你峰哥啊…”
华夏解说台上,一旁的解说米乐憋不住感慨了一句。
可不是嘛,刚刚在李秀峰被抓出一血的时候,满屏的嘲讽,满屏的质疑,满屏的不理解,可现在一切终于水落石出了。
哇哇摩挲着下巴,琢磨道,“我觉得刚刚那一个人头,应该是峰哥对于Wunder这两年当了那么多次背景板的一种回报吧。”
“噢,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
米乐砸吧了下嘴,笑着说道,“前阵子Faker好像和岳伦来了一把劫Solo,那场Solo是岳伦赢了,感觉岳伦当时也放下了很多啊。”
“没错,峰哥难道也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让Wunder放下吗?”
“还真不是没可能啊。”哇哇听了直呼内行,沉吟半响后,感慨了一声,“峰哥…仁义啊!”
米乐开始升华主题,“华夏有句老话,仁者无敌,我们这次奥运会不仅要赛出卓越水平,更要赛出我们华夏新时代的精神面貌。”
“……”
听着台上俩解说一本正经的瞎扯淡,直播间的观众顿时都有些笑抽抽了,仁义峰哥,这听着倒是有点新鲜。
而此时的比赛中,华夏队这边小笼包和Kake也是心情复杂。
后峰哥时代…
好像没那么容易到来啊。
嗯,得想个办法提提速。
……
同一时间,丹麦队那边也有点尬住了。
中野俩人刚看着Wunder那神出鬼没的偷袭路线,差点就要起来鼓掌了,没成想事到临头,居然掉了链子。
两人有些尴尬地放下手,沉默地对视了一眼。
“狡猾,实在是狡猾。”
“卑鄙,确实是卑鄙。”
中野两人想要Wunder找个台阶,不是你太单纯,而是对手心太脏。
这个时候不管哪个职业选手来回头看,李秀峰刚刚那回城都是再明显不过的钓鱼行为,而Wunder就是那条Fish,听起来就蠢得一壁。
可是也不对劲啊。
这场比赛一血就在上路爆发,对面闪现什么的都没交就死了,所以才有这波呼朋唤友的“中上野联动”。
但这剑圣怎么这么难抓了?
此时Wunder脸色有些难看,不过想到派克这个英雄的特质,他又有些放心下来,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派克是什么英雄?
放在无限火力里,如果要挑出一个最难杀的英雄,非派克莫属。
即便是在正常模式中,派克这英雄E技能的机制,也注定了只要对方不想打,不先手E,你就很难杀死一个这样的英雄。
李秀峰这场虽然似乎考虑到了追击的问题,选了个剑圣,看上去似乎Q技能阿尔法突袭还能跟一手派克的E。
然而问题也出在这里。
试想一下,李秀峰把兵线压到塔下,一旦他的Q真跟上派克的E,那妥妥地要被带进塔下,强行越塔。
剑圣眼下的装备显然还没到可以无视防御塔的地步,派克这英雄可是有斩杀的,Q技能还能打断剑圣的W,到时候妥妥的就是一波反钓鱼。
想到这,Wunder搓了搓脚丫,他感觉前期死上一次,似乎也没什么不好的,上单不就是你杀我我杀你吗?
……
Wunder的思想开了窍。
那只要他不尴尬,丹麦队里就没人尴尬。
这会儿他们人头只落后一个,远远谈不上劣势,相比于KG打过的日本队,在六级之后能保持这样的优势,丹麦队做的真的已经很不错了。
如果按照正常的局势发展,上路一直这么打下去的话,以丹麦队中单沙皇和下路婕拉的阵容,打两波完美团他们说不定还真能逆袭。
然而华夏队出征的是KG,KG在这个赛季最大的特点,不是上路有个似乎永远能扛起大梁的峰哥,而是下路那个不停追求超越自我,以求完成从“小峰哥”到“大峰哥”进化的Kake。
一般很少有辅助会在对线期选择游走,放在BMG这样的队伍,辅助别说游走了,还得负责出卖“色相”从其他路勾搭点人下来搞围殴。
然而Kake不一样。
更何况他这场比赛还拿到了潘森。
親愛的鬼公子 桃花三月夭
在这种情况下,丹麦队的下路简直成了红色报警器,没事就“叮叮叮”的点信号给其他路的队友。
“伙计们小心,潘森没了。”
中路比尔森吓得少补个炮车。
事实上Kake去做了个眼。
片刻后…
“危危危!潘森又没了。”
上半河道的Trashy放弃了他打到一半的河道蟹。
下路回了趟家的Kake满血上线。
又过了一会儿…
“小心小心,那个潘森又不见了。”
众人:……
你特喵的就不能别吓唬人?
没想到就在这时,中路这边左手的辛德拉突然闪现QE推球晕住了塔下的沙皇,旋即潘森从侧面的阴影中走出,豹女的标枪随之而来。
一切的一切仿佛昨日重现。
在三人的围攻下,比尔森的沙皇在塔下推出墙壁的瞬间,人就已经暴毙了,这一下却反倒将越塔的Kake和小笼包给推出了塔下…
比尔森:……
吗热法克!
能不能玩了?
打个比赛还给我来个现实版的狼来了?
这尼玛也太卑鄙了吧?!
而被推出塔下的Kake和小笼包则对视了一眼,这波两人依旧是没有事先沟通,就那么不约而同地来到了中路。
“你很勇啊。”Kake似笑非笑。
“我超勇的K哥。”小笼包憨憨一笑。
两人心知肚明,都想要在李秀峰上路无法发力的比赛中,打出自己的身价。
华夏队这边野辅较劲,比尔森却是亏的差点吐出血来。
他中路不是第一次死了,沙皇这英雄又比较需要发育,别的不说,最起码纳什之牙做出来后才能拥有不错的战斗力。
可照这趋势发育下去,他得啥时候才能做成纳什之牙,那个时候对面不会都三件套了吧?心中怀疑的比尔森再次陷入了迷茫。
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不行,咱们这样太被动了。”
丹麦的打野Trashy干咳了一声,这两波中路被抓,他都没能及时支援,此刻必须要说点什么来缓解尴尬了。
“比尔森,你看这样,咱们主动出击。”
比尔森正复活赶路上线,闻言没好气道,“主动出击,怎么出击?”
“你看,对面现在哪个地方的防守最薄弱。”Trashy循循善诱。
比尔森倒是没想太多,不假思索地说道,“嗯?你是说下路?”
“没错。”Trashy说道,“对面下路辅助不是喜欢游走吗?那好,咱们去把他‘家’给偷咯!”
比尔森一开始还不以为意,来到线上仔细一寻思,这主意似乎还真不错,忍不住用最近刚跟女主持人于霜学的中文赞道,“那你可真是阴险狡诈啊。”
“瓦特?”Trashy愣了下。
“智慧过人的意思。”比尔森解释道。
Trashy心中满意,要不咱怎么叫智囊呢,可刚这词儿怎么听着怪怪的,是比尔森这孙子中文发音的问题吗?
没想太多,比尔森死了再次上线。
一会儿的功夫,下路再次报Miss的时候,Trashy和比尔森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喜色。
就是现在!
中野两人不假思索地朝着下路摸了过去。
华夏区的主持解说台上,哇哇看到Kake的潘森又往中路走,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K哥这有点不厚道啊,哪怕薅羊毛你也不能逮住K哥一个人薅啊。”
这时,米乐忽然皱了下眉,“诶?不对劲,丹麦队这中野…中野是要去找阿水的麻烦啊。”
“阿水这波是有双招的,下路一直没怎么打架。”说到这,哇哇又有些不自信地说道,“但丹麦这边四人一起抓,啧啧,阿水还真不好说啊。”
台上的解说正分析着,这时,往中路“银行”取钱的Kake也越走越发现有点不对劲,中路那个沙皇消失的时间有点过久了。
对方才刚上线没多久,这又不是什么路人局,以职业选手的控蓝水准和赖线能力,这个时候肯定是在线上尽量补刀憋大件的。
如果不在…
“阿水。”Kake犹豫了下。
听出了Kake语气里的迟疑,下路塔下的阿水还以为这比终于良心发现自己是个辅助,对他产生了几分歉疚之心。
“怎么了?”阿水道。
“小心。”Kake语气忽地沉重。
“啊?…卧槽!”
劫修传
看着下路塔后忽然出现的男枪和沙皇,这会儿两人已经卡住后撤和通往野区的路口,对面的下路则在疯狂推线,阿水心里顿时慌得一批。
这尼玛什么鬼?
我这开局到现在啥都没干啊!
阿水心里的憋屈和比尔森有一比,你要说像是李秀峰这种上路被四个人包,他完全能够理解,毕竟那个男人的仇恨值就离谱,天生MT脸。
可他这场比赛一个小透明,选个卢锡安本来线上能打单杀,奈何辅助基本上就没怎么在下路,他的上一个大招甚至在辅助走后拿来清兵线了。
难道天下之大,
就容不下这么一个与世无争的小AD?
他眼角抽抽着,往中路走到一半的Kake忽然在语音里喊,“阿水挺住!”
挺你妹夫啊!
这对面四个人上来,沙皇一个推土机我就没了啊!
八聲甘州之死亡預言 兔吐
他心里正这么想着,看着仿佛逐渐收紧的牢笼一半,正在塔前把兵线往这推对方下路,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
诶!
没有更多的时间考虑。
想到的瞬间,只见阿水冷不防的一个E技能朝着侧前方的兵线里滑了过去,走位扭开辅助婕拉的E技能,随后在对方恼羞成怒放大招的瞬间直接闪现,朝着河道方向闪现!
看着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那边绕后的Trashy和比尔森两人也是一愣,这剧本怎么有点不对啊?
“怎么办?”
“还能咋办!追啊!”
说出这话的时候,丹麦队下路的小黄毛直接E脸输出,这英雄其实和卢锡安差不多,都是那种比较灵活追击能力强的AD英雄。
下一秒,小黄毛后悔了!
剑弑诸神 珠君
圣枪洗澡!
咻咻咻——!
一波弹雨尖啸着划过河道的水面,朝着小黄毛尖啸而来,洗澡的弹雨变成了洗面,小黄毛的脸瞬间被洗成月球表面。
噗噗噗!
他的血量也不断下跌。
“诶?阿水这波逃跑可以啊。”
“没错,潘森有大荒星陨这个地方刚好能够支援到。”
“但是等等,沙皇从小龙池墙壁抄近路下来了。”
“糟了!阿水要被推!”
禁军之墙!
一个WEQR的漂移操作,比尔森这波先是飞入小龙池里,而后隔着小龙池的墙壁直接推出了大招。
这冷不防出现的一个R,一边圣枪洗澡一边后退的阿水没来得及反应,况且就算他反应过来也没技能躲了,顿时被打断大招推了回来。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此时,Kake的潘森也一个大荒星陨超远距离支援了过来。
然后被丹麦队四人包夹了。
“啊这…”Kake愣了一下,他原本是以为自己过来2V2,没想到沙皇和男枪居然那么快抄近路下来了。
Kake很想说我就是路过,这倒霉AD你们想杀就杀了吧。
然而丹麦队显然没那么“通情达理”,四人一顿王八拳对着两人就是一起揍,卢锡安的血量顿时飞快的下跌。
“这…买一送一了啊。”
解说台上,哇哇忍不住苦笑摇头,“左手的位置太远,支援过来怕是来不及了,能不能救下K哥都难说。”
米乐刚想点头,目光不经意扫了下小地图,脸上忽然有了变化。
“我看未必。”他说道。
……
大屏幕的导播镜头下,只见上路那个剑圣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中路——上路双方前面打了几波,都是没有传送的。
但李秀峰到中路的时候,派克却才从上路刚开始往下走。
不过同一时间,河道这边的阿水也难敌对方人多势众,在集火下被男枪一枪大招直接轰死了。
“给我人头啊!”比尔森叫道。
他这死两次了,不拿个人头补补完全说不过去。
“潘森给你,潘森给你。”Trashy宽慰道。
潘森尽管有E技能可以格挡伤害,和风墙差不多,但毕竟无法持久,这会儿血量已经所剩无几。
比尔森一心想着人头,指挥着沙兵不停追着戳戳戳,不料冷不防的墙壁里飞来两发暗黑法球——左手辛德拉的经典E技能强穿墙推!
“想跑?”Trashy配合着上来丢烟雾弹。
辛德拉却对着沙皇就是一个大,比尔森血量瞬间被压得极残,但好险没有被秒,残血松口气正想开口嘲笑。
就这?
忽然,他一抬头,看到旁边草丛走出个拿着西瓜刀的男子。
剑圣一看到他,身上绿光一冒,下一刻犹如脱缰的野狗一般朝着比尔森冲了过来,比尔森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然而下一秒,剑圣却仿佛没看到他一般,竟和他擦肩而过,对着他身旁的男枪就是一阵疯狂的劈砍。
什么鬼?
无极剑道!
大招的双重加速下,李秀峰E技能一开,一下两下三下双重打击,男枪的血量顿时被压了一小半下去,伤害实在是有点高。
“我来控他!”辅助婕拉抬手丢E。
剑圣最怕控制,特别是上单剑圣,不可能像是打野剑圣那样出肉,脆皮一个控到了基本上就得死。
新欢旧爱
不过此时此刻,就在婕拉E技能出手的那一刹,剑圣的身影却是一个恍惚,竟好似化作风般在几人中来回一阵穿梭。
下一秒,他落在了沙皇身旁,冷不防地回身Q死了这个残血沙皇,刚想偷摸溜走的比尔森顿时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这算什么,戏弄吗?
还真不是。
要知道,剑圣这英雄最大的特点是大招在击杀或助攻时不仅可以刷新小技能,还能延长七秒大招的持续时间,这也是他被称为疯狗的原因。
而李秀峰刚留沙皇不杀,显然是将他当成了身后的位移踏板,以及自动续费大招的“移动充值卡”。
没等丹麦一伙人想明白,李秀峰却已经磨刀霍霍冲向了男枪,拿着西瓜刀里一层外一层的将其剖开,没几下就再次宰杀。
旁边的下路双人组顿时傻眼了。
因为剑圣杀完男枪,就再次加速朝着他们冲了上来,小黄毛被阿水临死前洗了一波脸,血量可没剩多少啊。
他E技能CD,等不及的小黄毛直接闪现过墙,可惜李秀峰眼疾手快的插了个眼过去,接着就一个阿尔法突袭跟了上来。
完了!
丹麦下路小伙也倒下了。
此时唯一活着的,反倒是辅助婕拉。
可惜李秀峰追EZ进野区,堵死了婕拉的退路,等回过神的Kake和左手一包上来,婕拉也再次阵亡。
QuadraKill!
极品飞车 绝地幻想
震撼人心的击杀提示响彻全场。
千里迢迢赶下来的Wunder,看着那个疯狗般的男人也傻眼了,华夏直播间的无数观众更是瞬间泪目。
峰哥也忒仁义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