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 黎明之劍 愛下-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迴歸與抵達看書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褪色,荒芜,广袤无边,处处充斥着扭曲异常的视觉错位感。
莫迪尔坐在空无一人的海员餐厅内,感觉自己正深陷在一个古怪失常的时空中,他在这里所见所闻的一切信息都仿佛隔了一层厚厚的帷幕,而他眼前这层加厚的强化窗就是这层帷幕的具现化——窗外那片广阔却又荒凉的“沙漠”是帷幕的另一侧,在那一侧,隐藏着他追寻了很长时间的真相。
然而他却有一种感觉……对现在的自己而言,那里却也是他绝对不应踏足的地方。
那两个声音不知何时已经远去,整个世界陷入了静默,他看向窗外那片荒漠,看到那个倚靠在王座或祭坛上的庞大身影仿佛陷入了绝对的静止,遍布其全身的灰白色裂隙却突然仿佛活了过来一样开始渐渐向四周蔓延,而在那个无比巨大的黑色身影背后,极远的沙漠深处,他模模糊糊看到了一些仿佛海市蜃楼般的景象,隐约间似乎有一片黑色的城市出现在那里,但转瞬间便随着苍白的风沙卷过而消失在天地间……
突然间,莫迪尔感觉周围环境一阵晃动,下一秒错乱的光影便充斥了他的视线,之前那些消失的声音一下子全都回到了感知中,冒险者们的交谈,船舱深处的机械运转声,海浪与风的声音,还有女猎手罗拉小姐略显紧张的呼喊:“莫迪尔先生?莫迪尔先生您还好吧?!”
老法师终于彻底从那种灵魂分离般的恍惚感中挣脱出来,眼前晃动错乱的光影迅速重组成正常的画面,他看到自己又回到了那个挤满冒险者的海员餐厅中——灯火明亮,色彩鲜明,许多张还带着紧张感的面孔显示着无序湍流所带来的紧张感还未从这个地方散去,而舷窗外的海面却已经渐渐恢复了平静,那场恐怖的风暴结束了,海面上空躁动的魔力乱流也渐渐恢复了平静,只余下高空还有一些色彩斑斓的光幕,在消散前提示着莫迪尔之前那场风暴并非他凌乱破碎的记忆所拼凑出的另一幕幻影。
他又用力晃了晃头,视线才最终集中在面前的女猎手身上:“我……我刚才好像产生了一些幻觉……”
“仅仅是幻觉?”女猎手看到老法师回过神来,明显地松了口气,却又紧接着瞪大了眼睛,“您真不记得刚才发生什么事了么?!”
“刚才?”莫迪尔用力揉着额头,“我只记得风暴袭来,魔力乱流……啊,我还记得自己在跟你讨论关于无序湍流背后的原理问题,以及如果去验证高空中的环境变化……之后就不记得了,我只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个……光怪陆离的梦。”
罗拉飞快地左右看了看,确认没有人注意这边才压低声音凑过来迅速说道:“刚才您的半个身体都突然变得透明了!!就靠近窗户的这边——我甚至可以透过您的身体看到对面那根柱子!您真的不记得了?”
“我?身体变得透明?”莫迪尔惊愕地指着自己,但眼前的女猎手显然没必要在这种事情上跟自己开玩笑,“抱歉,我完全不记得了……还有别人看到么?”
“只有我看到了,”罗拉稍作回忆便很肯定地说道——作为一名有着敏锐感知的魔物猎人,她对自己的观察能力一向很有自信,“刚才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落在外面的风暴上——而且您透明化的那部分身体正好在大部分的视觉死角。”
“那就好。”莫迪尔露出松一口气的模样,紧接着便陷入了思考,开始仔细梳理过去那一小段时间里自己所经历的不可思议的异象。不管那异象背后的秘密是什么,这一切都是在他靠近塔尔隆德之后发生的,这似乎正印证着他长久以来对这片极北大陆的、莫名其妙的追寻冲动,这让他隐约意识到自己正走在正确的方向上。
“老先生,您以前有过这种经历么?”罗拉则忍不住心中好奇问道,她的语气中已经带上了一丝额外的恭敬,“这种现象到底是……”
“抱歉,姑娘,我恐怕没办法回答你,因为我自己现在也一头雾水,”莫迪尔不等对方说完便摆了摆手,同时随手一招,他随身携带的那本羊皮纸大书便从旁边的口袋里飘了起来,书页在空中哗啦啦自行翻动,来到空白的一页,“所以现在我需要更多的情报来协助自己破解这个秘密——请尽量回忆,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表现不正常的?整个过程大概持续了多久?除了躯体的透明化之外我身上还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当时外面的环境怎样?魔力乱流离我们的船大概有多远?”
罗拉被老法师的一连串发问所震慑,表情顿时迟疑起来,但在注意到对方那格外认真严肃的表情之后,她还是叹了口气,迟疑的表情也变成了无奈的笑容。
怎么说呢……真不愧是自称伟大的冒险家,这份在任何情况下都格外旺盛的研究心态就不是一般人能企及的。
……
拜伦站在高高的舰长席上,目光紧盯着不远处的魔力水晶所投影出的全息影像,来自外部监视装置的画面正呈现出海面上的实时情况,同时又有一个带有“侦测歪曲”滤镜效果的画面平行展示在另一台投影装置上空,在那幅画面上,整个区域的魔力流动正渐渐趋于平静。
直到这时,他才轻轻舒了口气:“无序湍流消失了,海域正在平静下来——我们从它的极限边缘擦过,真是有惊无险。”
“我说过了,肯定不会撞上,”卡珊德拉蜿蜒爬行到了舰长席旁边,用尾巴缠着一根柱子,上半身在空中晃来晃去地说道,“你得相信一个专业领航员的判断……”
“说真的我有时候还真不太敢相信你带的路,”拜伦顿时看了这个海妖一眼,随口念叨起来,“别忘了你当初是怎么游到塔尔隆德的……”
卡珊德拉立刻瞪起眼睛:“起码我当时方向没错啊——你换提尔来,我们这时候恐怕已经在北港了。”
拜伦表情僵了一下,稍微联想起自己这些日子跟这帮深海咸鱼打交道的经历便感觉从脑门到脚指头都隐隐作痛起来,他赶紧摇摇头把思绪往回收拢,而几乎与此同时,一名海军军官的喊声突然从下方传来,打断了他和卡珊德拉之间的交谈:“塔尔隆德!我们看到海岸线了!”
巨日凌空,有辉煌的天光从稀薄的云层上空洒落,前不久那场无序湍流所引发的风暴如同从未出现般消弭了踪影,只留下无尽开阔的海洋以及远处那道被阳光镀上了一层辉光的海岸,大大小小的浮冰和壮观的冰山从航线的边缘缓缓向后移动着,寒冬号所率领的船队迎着细碎的白浪,九艘机械舰船高昂的舰首遥遥指向远方那座在千百年中一直被视为传说的巨龙国度。
之前因风暴而躲在船内的人们听到了抵近陆地的消息,纷纷从舱室和甲板下面钻了出来,来到开阔的甲板上眺望着远方。这一刻不管是洒脱不羁的冒险者还是训练有素的帝国海员,在面对远方那片完全陌生的土地时都难免会激动起来,甚至迸发出许多感慨——
那是一片新大陆,人类(以及其他居住在洛伦大陆上的智慧生物们)在困守于陆地如此漫长的岁月之后,终于第一次抵达了新大陆……它就在眼前!
拜伦来到了甲板上,极地的寒风对于他这样的超凡者或者装备齐全的海员和冒险者们并不算什么,迎面而来的风反而会激发出海上开拓者们心中的豪迈——这位佣兵出身,半辈子经历了不知多少风风雨雨的帝国军官注视着远方那片起伏的海岸,突然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气:“塔尔隆德啊——”
半分钟后,一名身穿笔挺军服、留着褐色短发的副官忍不住在他旁边干咳了两声:“长官,实在编不出来就别吟诗了……”
“谁说我要吟诗?”拜伦脸皮抖了一下,立刻扭头盯着副官,“我只不过感叹一下——我们在海上漂多少日子了,这时候感叹一下不行么?”
“当然行,这事儿您说了算,”副官几乎使出全身力气维持住了认真的模样,与此同时,几个突然出现在远方的黑影也吸引了他和拜伦的视线,“等等,长官,好像有什么东西从陆地的方向飞过来了……”
拜伦立刻抬头看向远方那片海岸的方向,微微眯起眼睛之后稍作判断便露出笑容来:“看上去是来迎接我们的——离这么远就派出迎接队伍,那帮龙族还挺热情的嘛。”
龙的飞行速度极快,拜伦的话音没落下多久,那些从塔尔隆德方向起飞的黑影便已经飞抵了普通人都可以清晰目视的距离,船队的海员和乘客们开始兴奋地对着那些庞大的生物挥舞手臂,在冰上玛丽号上,甚至有冒险者攀上了近处的高台和桅杆——这些兴高采烈的家伙向着远方的陆地和天空的巨龙高声喊叫,呼喊着“新大陆”或者“新见证”之类在他们看来足以作为一场伟大冒险起始标记的口号,发泄兴奋的情绪,也发泄着连续多日在海上漂泊、与风暴伴行所带来的压力。
然后,这些人便会被反应过来的船员们挨个赶下来。
一道道光华从寒冬号侧后方的两艘护卫舰上升起,担任护航任务的随行龙族们纷纷转化成了巨龙形态,升上天空去和那些前来迎接船队的同胞们汇合以及交流情况,高空中回荡着巨龙们威严的低吼声,那吼声甚至震慑着高空的薄云,抚平了起伏的大海。
听着那些低沉的龙吼,拜伦顿时忍不住看向身旁——并非所有护航巨龙都飞上了天空,黑龙摩柯鲁尔此刻仍然留在寒冬号上,拜伦向这位经过多日相处已经略微熟识的黑龙咨询起来:“他们交流什么呢?听着还挺严肃。”
摩柯鲁尔抬头看了看高空,一边听着一边随口翻译:“怎么来这么慢,路上耽搁了?”“洛伦那边吃的东西多么?人类的饭菜能不能吃惯?”“你领养的龙蛋今天早上裂了条缝,回去之后赶紧去看看,还能赶上破壳……”
冷少的契约新娘
拜伦一愣一愣地听着,终于忍不住打断了摩柯鲁尔的翻译:“就这?”
“啊,就这,不然呢?”黑龙看了拜伦一眼,“这不是很正常的打招呼么?”
“我以为应该更严肃一点,更……那什么一点,”拜伦张开手,似乎想比划出“更那什么一点”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却显然未能成功,“我没想到……”
“这又不是很严肃的外交场合,”摩柯鲁尔反而对拜伦的反应感到奇怪,“大家只是打个招呼——其实我们从前并不习惯做这种事情,但在战争之后,每一个幸存下来的同胞都形成了比以往更紧密的关系,大家又都是来自滨海郡的龙,彼此之间也都认识……说起来,你们人类打招呼不是这样的么?”
拜伦一时间无言以对:“……”
而就在这时,又有一阵奇特的振翅声从高空传来,引起了拜伦等人的注意。
那声音似乎是径直朝着寒冬号飞来,且破空声中还带着某种机械装置运行时的鸣响,这明显有异的声音让拜伦下意识抬头——一头比正常巨龙要明显小一圈的红龙进入了他的视线,并朝着甲板的方向飞来。
那红龙的身上披挂着闪耀的钢铁铠甲,龙翼两侧的机械结构正张开散热栅格,又有一个特征鲜明的铁下巴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瞬间便让有经验的人判断出了这并非塔尔隆德的巨龙,而是来自圣龙公国的“龙裔”。
怎么这里还出现了一名龙裔?
拜伦心中刚冒出这么个疑问,便看到那熠熠生辉的铁下巴已经来到了距甲板只有数百米的距离,附近的水手们顿时免不了有些紧张起来,但就在拜伦自己都开始怀疑那铁下巴是不是打算来戳死自己的时候,一道光华突然笼罩了那位红龙的全身,覆盖着钢铁铠甲的躯体在光华中迅速缩小,一个高挑的人影则潇洒利落地从高空直接跳上了寒冬号的甲板。
“砰”的一声,红发身影单膝支撑落在拜伦眼前——这是个对普通人类而言足够摔死的高度,但她却毫发无损地慢慢站了起来,目光随之落在拜伦身上。
拜伦惊讶地看着这位从天而降的女士,半晌才开口:“阿……阿苏娜?”
刚刚迈出步子向前走去的阿莎蕾娜顿时脚下一个踉跄,她嘴角明显抖了一下,站在那盯着拜伦的眼睛:“要不……你再想想?”
(祝大家新年快乐!身体健康!!!
PS:双倍月票期间求个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