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第九百一十二章   未逼商謀開城門讀書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唐朝第一道士
到了现在。
墨罗也就不再藏拙了。
直接把墨家人所持的那块令牌钥匙拿了出来,展现在钟文的眼前。
而墨罗所言的人牌,这到是让钟文有些好奇。
黄金穗
什么人牌,地牌的。
钟文还真不知道。
随即。
钟文看了过去,可也没有觉得墨罗手中的令牌钥匙乃是什么人牌,“这人牌地牌又是怎么个说话?”
“看来九首道长还真不知,请看,这里有一个小凹槽,只需要往里输送一点内气往一边推,就会显露出一个人字来。”墨罗拿着令牌钥匙,随之向着钟文展示一了番。
片刻之间。
令牌的内里,还真就出现了一个人字。
钟文瞧过之后,随即从怀中掏出自己的令牌钥匙来。
当钟文试着与墨罗那般之后,还真就是地牌。
到这一刻。
钟文也将将明白了。
这墨家人手中掌握的乃是人牌,而李山的掌握的乃是地牌。
那这最后一块令牌钥匙,那必然是属于灵宝门的天牌了。
天地人三才。
到此间。
钟文心想着。
这灵宝门的地下城,是不是一个天地人所组成的三才阵。
至于是与不是,钟文此时已是越发的好奇了起来了。
“走吧,先去灵宝门。”钟文把令牌钥匙塞入怀中之后,随即和着墨罗他们说道。
墨罗一行人得话后,紧随着钟文的身后,往着灵宝门所在宗门纵身而去。
不久后。
一行人便到了灵宝门。
当钟文他们一行人一到灵宝门。
那灵宝门内就出现了几个弟子来。
“原来是九首道长,还请九首道长里边请,我这就去通知我灵宝门门主前来迎接九首道长。”那人一见是钟文带着一些人过来后,赶忙行了一个道礼。
对于钟文在江湖之上的大名。
他即便是少有离开这灵宝门,可依然还是得到了一些消息。
要不然。
依着这位弟子的以往,最多也就是引着钟文进入灵宝门,然后再去通知他灵宝门的门主。
一入这灵宝门后。
墨家一系的人,却是互相打着眼色。
钟文瞧着这墨家人的行为,到也不以为意。
到了这灵宝门了。
如相谈不成,最成也就会成为逼迫了。
至于他钟文自己。
动手是不可能,看热闹到是有可能。
钟文还不至于亲自动手。
此次来灵宝门,也只是过来看看罢了。
如不与着这灵宝门交恶,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如果真要到了交恶的地步,到时候再说吧,反正钟文绝不会第一个动手的。
不久后。
当庾夭前来后,一见到钟文,又是行礼,又是赔罪的。
“不知道九首道长此次前来可还是因为铸造兵器?还是有着别的事情?”庾夭看着钟文,又看了看一系从未见过的墨家人一眼,心中很是不明钟文此次过来之因。
也着实。
钟文前段时间带走了兵器。
而这一次却是空手而来,看着到不像是为了铸造兵器而来的。
至于为何。
庾夭心里也没个数。
就钟文目前在江湖之上的名声,那叫一个响亮。
不要说现在。
就如以前,他灵宝门都不敢得罪这么一个人物。
真要是得罪了,那他灵宝门还要不要活了。
所以。
打上次开始,灵宝门对于钟文的态度,那真叫一个恭敬有加。
钟文闻话后,看了看墨家人,随即回道:“庾门主是个爽快人,你我也算是老相识了。不过,他们你有可能有所不知。”
“哦?那还未请教。”庾夭一听钟文之言,到是好奇的看着墨家人。
“庾门主,我们乃是墨家人,想来你应该听过吧。”当钟文已是抛出了话来,那墨罗他们必然会接着,随即向着庾夭回复到。
当庾夭一听墨罗之言后,惊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双眼大瞪的看着墨罗一系等人。
墨家人。
那是灵宝门最想见到的人了。
上百年的寻找。
可这上百年的时间,却是一直不得门径。
不要说灵宝门没有寻找到墨家人,甚至还以为墨家人早已是消失在江湖之上。
曾经。
灵宝门到也找来了一些墨家人。
只不过,那些墨家人乃是相里氏一系的墨家人罢了。
对于那地下城之事,却是一问三不知。
而今。
当庾夭一听墨罗之言后,他不惊都不行。
被震惊的庾夭,看着墨罗一系人之后,随即反应过来,向着墨罗等人行礼,“原来是墨家人大家光临我灵宝门,看来我灵宝门今日真是有幸啊。”
“庾门主,我们也就不多客套了,想来你也应该知道我们此次前来是为何而来,不知道庾门主有何想法?”墨罗急道。
至于什么客套不客套。
在此时,早已是抛却了。
墨罗他们等的时间太久了。
两百多年了。
两百多年的时间,让墨家人一直在追查,躲避。
这也消耗了墨家人太多的时间,以及太多的人了。
而此时已是没了三荒的追杀。
又与着钟文的交情甚好。
所有的一切,看似水到渠成一般了。
只要这灵宝门原意合作,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如果这灵宝门不合作。
钟文相信墨罗他们一系的墨家人,绝对会大下杀手,屠了这灵宝门上上下下,哪怕把灵宝门掀翻也要得到天牌钥匙。
而此时。
庾夭见墨罗如此直接,心中也是带着些许的期盼之色。
可是。
对于墨家人不相信的他,自然而然的看向钟文。
而此刻的钟文,却是老僧入定一般,微闭着眼晴,两耳不闻窗外事一般,啥也不想过问,啥也不想多说。
为此。
庾夭知道。
钟文此次带着墨家人过来,心中猜测,钟文是不是过来打秋风的。
对于这么一位无上高手的存在,庾夭心里是害怕的。
不过。
害怕之余的他,心中到也有了想法了。
“诸位墨家人前来我灵宝门,我灵宝门必然是要尽一尽地主之宜的,不过即然你们如此着急,那我庾某人也直接一些。此事并非我能做得了主的,还请诸位稍待我去通知我灵宝门的长老们前来。”庾夭脸带笑意的向着墨罗行了一礼道。
“庾门主请。”墨罗也是回了一礼。
庾夭随即拱了拱手后,离开了待客房。
不久后。
庾夭就已是离开了灵宝门,往着灵宝门的后山远方而去。
时过半个时辰后。
庾夭这才返回。
而此次。
庾夭回来的并不是一人,而是三人。
“庾哲见过九首道长。”
“庾贲见过九首道长。”
当庾夭三人一入待客房中后,那为首的两个老道人,就向着正襟危坐的钟文行了一礼。
钟文在人入屋之前,就已是睁开了眼来。
随即起了身,向着二人回了一礼,“原来是庾哲道长,庾贲道长,九首有礼了。”
一顿寒暄过后。
庾哲二人这才向着墨家人看去。
“墨家人,真是隐藏的好深啊,不知道诸位墨家人可作得了主?”庾哲看着墨罗几人,心中一直在盘算着。
盘算着钟文到底是以什么样的身份在这里。
又为何跟这墨家人扯在了一块。
墨罗一听那庾哲之言后,笑了笑,“当然,我们几人完全可以做墨家人的主。”
而此时。
钟文却是发话了。
如此的探下去,钟文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相陪的。
随即,钟文出言道:“你们也不用再你试一句,我试一句了,墨家人在场的,皆是先天之上九层之境的,还有着武道之境七层的高手,而你灵宝门也只有你庾哲庾贲还能入得了眼。所以,该说的话,都摆在台面上来讲吧,不要藏着了。”
庾哲他们三人一听钟文的话后。
顿时震惊得无以复加。
双眼大瞪的看着墨家一系的人。
他们着实没想到。
这些墨家人均乃是先天之境九层以上的高手。
甚至还有武道之境七层的高手。
而他灵宝门呢?
除了他庾哲和庾贲二人之外,可以说乃是没法入眼的人物。
即便庾哲庾贲二人说是能入眼。
可也只是一个半步武道之境,和一个先天之上九层的人物罢了。
而当下有着墨家人在,又有着钟文这个无上高手在。
庾哲他们震惊过后,所有的盘算在此刻全部成空。
而此时,钟文又说话了。
甚至,钟文还掏出一块令牌钥匙出来,“我这里有一块地牌钥匙,墨家人那里有一块人牌钥匙,所以,想来那块天牌钥匙在你们的手上吧。地下城的事情,不知道庾道长你们怎么想?”
“这……”
当灵宝门几人见到钟文手中的令牌钥匙后,心中大动。
在这一刻。
三人皆是再一次的震惊。
他们着实没有想到。
三块令牌钥匙当中的之一,却是落入到了钟文的手中。
灵宝门的人,一直以为。
墨家人肯定有一块的。
而曾经被灵宝门的一位弟子带走后,就留落他方去了。
可没想到。
这一块令牌钥匙,却是到了钟文的手中。
如此一块令牌钥匙,他们灵宝门断然是拿不回来的了。
毕竟。
坐在他们眼前的钟文,乃是一个狠辣无比的人物。
调皮女生爱上王子
屠了数个宗门,更是灭了东极岛高手的这么一个狠人,庾哲他们谁又敢乱言一句话呢。
好半天。
庾哲他们思量了好半天后,这才出言而道:“即然九首道长,还有诸位墨家人已是到了我灵宝门。而诸位前来,皆是为了我灵宝门的地下城之事,但我却是想在道,如地下城打开后,该如何分配?”
“你灵宝门也应该知道,那地下城乃是我墨家先祖所建,而其中所放的乃是我墨家之物,如地下城一开,这地下城中之物,理当归于我墨家人。”此时,墨灵说话了。
而这一句话。
到是让钟文心生不喜了。
不过。
钟文在此刻却是不便打断墨家人与灵宝门的对话。
“地下城乃是在我灵宝门,几百年前我们灵宝门就居于此地了,况且,那地下城是不是墨家先祖所建,谁也不知道,除非有人能证明。况且,地下城需要三把钥匙才能打开,如没有三把钥匙的话,地下城的大门,哪怕就算是无上高手,也无法破开。”庾哲不同意道。
不用多猜。
庾哲的话当然是凭借着己方有一把钥匙了。
这也让墨家人却是有些不好应对了。
不好应对,墨家人也得为自己一方争夺利益不是。
随后。
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商谈起打开地下城后的事情来。
这让等了多时的钟文有些不耐烦了。
你们一句一句的,像是没把他钟文放在眼中一样。
到了最后,甚至都要往着一分为二的方向发展了。
“我说,这地下城之中,听闻乃是墨家人的东西,我的意思,巨子令归属墨家人,墨家剑法共享,至于还有没有其他的,那就到时候再说,如此这般,你们看可有什么想法?要是还有什么想法,那你们商谈,我走,反正我对这地下城也没有多大的兴趣。”钟文的话,足可以力压众人了。
这也让两方这才想起,还有着钟文这个一直不说话的人在。
而且。
钟文乃是一个无上高手,更是掌握着一把令牌钥匙的。
顿时。
两方人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向着钟文回复道:“也好,那就依九首道长所言这般就好。”
事情到此时。
那也算是商议完毕了,也算是商议结束了。
片刻后。
在庾哲要求之下,带领着钟文以及墨罗三人,往着灵宝门的内门行去。
至于其他人,庾哲要求只允许三人去地下城,所以大家也是同意的。
随着钟文他们跟随庾哲入了一个暗室之后,往着地洞下方而去后,这温度就开始往上升。
这到是让钟文心中越发的好奇了起来。
小半个时辰后。
当钟文见到一个若大地窟之下,一扇巨大大门呈现在眼前后,钟文也是震惊了。
大门有多大?
依着钟文的猜测,少说也有七丈之高,四丈之宽了。
如此巨大的一扇大门,出现在这地底之下,这可以说是一个奇迹了。
如果不是亲眼瞧见,要是别人给他钟文描述一下,说不定钟文会以为对方是傻子。
谁又会相信。
在地底之下的一个若大的地窟之中,还有着一扇如此巨大的石门呢?
而且。
石门之上,什么都没有。
有的,也只是上方与左右两方各一个孔。
而这个孔。
钟文猜测估计就是三把令牌钥匙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