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魔寵的黑科技巢穴》-第九百九十九章 突飛猛進一起浪鑒賞

魔寵的黑科技巢穴
小說推薦魔寵的黑科技巢穴魔宠的黑科技巢穴
蛋蛋动手的一刻,目标魔兽颈部摇曳的鬃毛倏然增长,交织如妖物。
其身体并非实体,故而能够气化,不断的分裂重组,以此来规避蛛网的粘滞。
它在蛛网的属性覆盖下,仍然通过分裂,保持着移动能力,且不退反进,口中吞吐出一缕黑气,卷向蛋蛋。
“这个可厉害了,能在蛋蛋的蛛网范围内移动,还是第一次遇上。”曹延暗忖。
阿撒兹勒等人出来后自持身份,并未蜂拥而下。
“有些意思。”阿撒兹勒瞅着下方说。
曹延:“这些被生命之母当成回收目标的魔兽体内,有它的本源气息,和我们这一方宇宙的规则体系深度契合,要比其他同阶魔兽强大的多。
不然就没必要让你们来了!”
诡校 猫七
此时下方的魔兽,已经发现了上方突然出现的一道道强大气息。
暗之龙,遮天蔽日的泰坦巨兽,气息凶煞的恶魔们……目标魔兽原本准备冲上去和蛋蛋撕逼,忽然见到这么多大佬现身,立马改变主意,抽身后撤。
而蛋蛋的背上,浮现出淡金色的纪元符号,一圈儿环状的波纹荡漾开去。
粘滞万物,时空静止!
那目标魔兽在虚空中出现了刹那的‘暂停’,一动不动。
等到时空的规则恢复正常,它想继续逃离,蛋蛋的蛛丝和奥赫手中的恶魔黑气,同时将其缠绕束缚了起来。
“捕捉这魔兽也没多困难,暗之龙和泰坦巨兽甚至都没动手,根本不需要我们几个一起来。”阿撒兹勒。
曹延:“我记得找人过来时,根本没叫你,是你非要跟来的。”
“我没有。”阿撒兹勒矢口否认。
“你有。”
反驳他的不是曹延,是至暗之神。
“有你什么事?”阿撒兹勒斜着眼睛道。
“那魔兽跑了。”曹延往下方指了指。
就在奥赫放出魔气之索,和蛋蛋联手束缚那魔兽的时候,其身体与虚空相融,竟然挣脱了束缚,消失无踪。
那魔兽体内有生命之母的本源,在其生存的世界,随时能与天地自然,万事万物相融。
曹延等这么多大佬过来,它打是打不过的,但逃跑的手段层出不穷。
至暗之神冷哼了一声,伸手虚压:“世界之暗面!”
他话音方落,霎时天地翻转,遥挂在苍穹之上,本就不甚明亮的太阳,完全被黑暗遮蔽。
整个世界仿佛被夜色笼罩。
在一片黑暗里,至暗之神迅速排查出了非黑暗属性的气息波动,也就是目标魔兽的隐藏位置。
他伸手一指,目标魔兽所在处的黑暗潮水般退去,将其呈现了出来。
那魔兽尖叫一声,体外流转出黑白两色的气息,再次消失。
“果然与生命之母异体同源。”
混沌化生黑白,生命之母身上也有类似的变化,它的一呼一吸都和宇宙的规则深度契合,昼与夜,暗与光,在其体内自行衍生变化。
那魔兽重新躲起来后,连至暗之神一时间也失去了对它的踪迹探查。
众人都起了兴致,纷纷出手搜寻。
曹延头上来自生命之母的翠绿珠子也播散出一抹神光,落向虚空某处。
那魔兽在珠光的照耀下再次浮现,惊慌失措,有种入地无门,没处躲藏的赶脚。
它一现身,蛋蛋和泰坦巨兽,暗之龙,奥赫等恶魔便各自释放力量,围追堵截。
曹延落在地面上,找了块大石头坐看众人对魔兽进行围捕。
“你把我们叫来干活,自己倒是悠闲?”阿撒兹勒在一边凑热闹。
“我不伤病员吗?”曹老板摊手道。
这次众人没给那魔兽逃脱的机会,蛋蛋的蛛丝和奥赫的魔气延伸穿入了它的眉心,遏制了它的隐藏能力。
第一只魔兽捕获成功。
戴秘书像模像样的拿出一个小本本,翻开做记录:“第一目标多格拉暗梦兽已捕获,特点:虚幻,无实体,具备侵入意识,盗取意识本源的属性巴拉巴拉……”
戴秘书翻动小本本,续道:
“老板,第二只待捕获的魔兽是炼狱生物,同样具备猎食属性,栖息位置距这里隔着两个断层位面……”
曹延意识里还响起了假系统的声音:“飞船对宿主提供多格拉暗梦兽的基因表示感谢,该基因已被飞船储存,宿主将获得八千积分的奖励。”
而那暗梦兽被捕获后,曹延身畔来自生命之母的翠绿珠子,徐徐释放出一缕光晕,落在暗梦兽眉心。
在它的痛苦嘶吼声中,其体内有一缕混沌般的气息被剥离,收入了珠子。
暗梦兽顿时萎靡不振,仿佛被摄取了灵魂,举止呆滞如智障。
被抽取出来的气息,就是它体内蕴含的生命之母的本源。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当本源被收回,珠子继续旋动,其中被收回的本源,又被释放出来,与曹延的眉心相连,推送到了他的体内。这是生命之母委托他来捕捉魔兽的‘酬劳’,也是它和泰坦神王商定的计划的组成部分。
捕捉魔兽的同时,让曹延成为从这些魔兽体内摄取出来的生命之母本源的临时载体。
过程中,会给曹延带来不小的益处,相当于利用生命之母的本源带着他一起飞。
这一刻,曹延体内,来自生命之母的本源奔腾流转,循环往复。
他之前被光明之主所伤,剩下的残余力量,在这股磅礴气息的冲击下,逐渐消散减弱。
与之对应的是曹延自身,开始与天地建立起更加契合的一种联系,力量也有增长的迹象。
“出发,去抓下一个目标。”
于是一行人转战各地,开始四处捕获目标魔兽。
半月后,曹延带着一众小伙伴,捕获的目标魔兽已经有十三只。
此时他的意识里,汇聚了从诸多魔兽体内摄取,来自生命之母的本源,积少成多,形成了一条长河也似的混沌气息。
这条气息奔腾流转,隐然显化出一条大蛇的虚影。
其摇头摆尾,曹延体内的一道道修行关隘,被大蛇势如破竹,接连冲击破碎。
近几天,曹延的力量攀升显著,突飞猛进。
他首次感应到了主神境界的尽头,甚至触摸到一个更深的层次边缘。
“下一个目标魔兽,在生命之母给出的讯息中,是最强的一个魔兽个体,似乎掌控了部分神王级的力量。”戴秘书的口吻有些凝重。
但曹老板一如既往的淡定:“真神王咱都干过,还怕它个掌握了部分神王力量的货色?”
他指指身边的阿撒兹勒等人:“这么多苦力呢,不用多浪费,走吧。”
“……”众人集体白眼。
————
这是一个地理环境特殊的位面世界,风暴肆虐,灾祸横生。
众生饱受其苦,天灾人祸,时有发生,大自然对这个世界没有丝毫的眷顾。
此刻,在这个位面的高空,正在发生着让整个世界动荡的激战。
曹延等众神在高空一字排开。
一只淡蓝色,有些像牛的魔兽,体型庞大壮硕,皮肤坚硬若铁铸,生九尾,独角独目,气息暴桀。
其四只粗壮的蹄子下,盘绕着死灰色的风暴柱,口中吞吐的是瘟疫,疾病,衰弱,负面属性交替。
它身下弥漫的环状领域范围内,灾厄频发,死亡的气息蔓延。
这只魔兽的形态和它的力量属性,让曹老板想到了传说中的凶兽犀渠。
其力量之可怖,亦是曹延这次准备捕获的目标中最强的一只。
阿撒兹勒,至暗之神等人联手与其交锋,也只能压制,而无法战败捕获。
双方的激战,已经长达两个时辰。
这时,泰坦众神纷纷演化出混沌锁链,从不同的方向束缚缠绕在那魔兽身上,有如纤夫般将锁链拉的笔直,限制其活动能力。
那魔兽被泰坦众神能够拖拽世界奔跑的力量牵制,仍然不断挣扎,与众泰坦角力。
刹那间,虚空中光芒一闪。
那魔兽怒吼咆哮,被阿撒兹勒投射的光明之矛洞穿了胸腹,又被蛋蛋的蛛丝粘滞其足,推金山倒玉柱般砰然侧翻。
泰坦巨兽从上方飞扑而下,巨大的爪子一把扣进了这只魔兽的独目,惊天动地的惨叫声中,它的颈部又被暗之龙吐出的黑气勒住,彻底失去了反抗能力。
三日后,天空之城。
曹延等人奔忙了半个多月,终于回到城内,随即各回各家,调整休息。
夜色降临,群星闪烁。
城主府后院的卧室,曹老板咸鱼般躺在床上,一脸的生无可恋。
刚才发生了一件活久见的事情,曹老板和三位媳妇小别胜新婚,进行人生交流的时候,表现大失所常,首次遭遇败绩,丢盔卸甲的体验了一把老司机的尴尬。
房间里气氛沉默,媳妇们都躺在他身边,带着心满意足,凯旋获胜的嘴脸。
也不知是谁的大白腿撂在那里,犹如白蟒盘柱……
“你怎么了?”宝月关切的问。
王梨趴在他的另一边,和坐在宝月身后,上身前探的小姨子对视,都露出忍俊不禁的表情。
“唉——”
曹老板努力解释道:“生命之母之前跟我说,它的本源在我体内流转这段时间,我的意识乃至身体会和天地紧密契合,遵循天地间的规则来运转,灭绝人欲。我没想到影响这么大,太草率了。”
噗~王梨,宝月,小姨子,集体失笑。
曹延恼羞成怒,突然发脾气:“都是你们这些女妖精,坏了贫僧的修行。”
他在媳妇们越来越快活的笑声中败退,讪讪的独自离开了卧室。
曹老板出门后想了想,干脆大半夜的去找生命之母,交付委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