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说 弦月至尊笔趣-第397章 那一聲嘆息閲讀

弦月至尊
小說推薦弦月至尊弦月至尊
“该死的兽族,竟然敢伤我家少爷,我要跟你拼命!”
傻二和花依如梦见李弦月此时嘴角溢血,满身是伤,气息也微弱到了极点,看的满心都是疼痛,很是后悔刚才留下李弦月一人独战而他们却逃了。
尽管他们并没有奔行多远就立马返回,可这短短的时间已经够兽族那灵湖境灵尊把李弦月重伤成如此样子了。
虽然他们明知道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可以轻松接住李弦月的招式,那他们即使合力也肯定依然撼不动兽族那灵湖境灵尊,甚至还会因此也受重伤。
但心底对兽族那灵湖境灵尊竟然伤害李弦月到如此地步的浓烈恨意还是让他们冲了上去并大声呵道。
“来呀,寻死而已!”
如今,除了小女孩萧梦语外最强大的战力同时也是它追杀重点的李弦月已经重伤昏迷,这又让兽族那灵湖境灵尊感觉自己已经胜券在握了。
虽然,傻二和花依如梦是两人,而且使用的还是招式威力更加强大的双龙破尘空,它的心里也根本没有在意,而是很不屑的说道。
甚至,傻二和花依如梦已经向它冲过去了,它也依然站在原地动也不动,看来是准备等傻二和花依如梦进身了再不紧不慢的出手控制局面。
“欸……,终于又到了需要我出手的那一天了嘛?”
当傻二和花依如梦正向兽族那灵湖境灵尊极速冲去,准备趁着兽族那灵湖境灵尊轻视而给予它沉痛一击,不说伤到它,至少要让它感觉到疼痛的时候。
空气中一阵微风吹过,拂过他们的脸庞,忽然一个陌生的声音悠悠说道,如同从三千多年前传来一样,充满了古老而忧伤的气息。
于此同时,早已昏死过去的李弦月却忽然睁开了眼睛,而且那眼神里充满了疲惫和沧桑,跟李弦月一点儿都不像,就如同换了一个人。
“少爷你终于醒了!”
伙伴们本以为李弦月重伤,但李弦月却突然醒来了,这让伙伴们喜出望外,急切的说道,而忽视了李弦月身上的变化。
傻二和花依如梦见李弦月醒来,知道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于是就赶紧飞了回来,也没有再向兽族那灵湖境灵尊进攻了。
李弦月扭过头看了看因为他苏醒而满脸欣喜、份外开心的伙伴们,沉默的点了点头,算是作为对伙伴们的回应,却并没有与伙伴们多做交流。
“真当我人族无法抗衡于你吗,那就让我来与你一战,告诉你你兽族才是那个真正的菜鸡,而你更是菜鸡中的菜鸡!”
李弦月转过身皱了皱眉点指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很不客气的说道,却如同很久没有说过话一样,声音略微沙哑,也不如本来那般圆润如意。
“你是弦月战刀的刀灵?”
本来它已经把李弦月打趴了,但对于李弦月这一次的挑衅,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却并没有生气,而是颇为谨慎的询问道。
作为兽族两万年来的重大对手之一,也是兽族一直以来都想毁灭掉的对象,兽族皇宫和各大王宫里是有刀灵弦月的留意的。
兽族那灵湖境灵尊作为兽族的顶尖力量之一,在兽族皇宫也是专门听过刀灵弦月的留意的,对于刀灵弦月的声音并不陌生。
从刚才空气中传来的那悠悠的叹息声,已经让它初步确定那声音的主人就是弦月战刀的刀灵弦月。
天价金婚:亿万老公诱妻成瘾
在它的特意关注下,它也观察到了李弦月醒来之后那些令人感到奇怪的变化,心里更加确认现在的李弦月其实是刀灵弦月!
如果说是李弦月还是原来的李弦月,它已经在李弦月施展最强大的招式的时候将李弦月打趴了,因而它对李弦月也不是那么重视了。
但在过去一万六千多年,尤其是在雪漠大帝时代,弦月战刀可是兽族的噩梦之一,而它的刀灵弦月,兽族那灵湖境灵尊还是不敢轻视的。
必竟,光在雪漠大帝时代,被弦月战刀干掉的灵湖境灵尊足足超过百尊,弦月战刀可是浴血而生,对灵湖境灵尊很是克制。
别说它只是灵湖境灵尊级中期强者了,就算是灵湖境灵尊级巅峰大圆满顶峰的绝代强者,如果敢轻视弦月战刀,那肯定也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而且,现在的刀灵弦月可是在李弦月的身上复苏,而不是以弦月战刀的形式存在,这更让兽族那灵湖境灵尊摸不清楚情况,就更是不敢轻视了。
“如今的我,几乎与死去无异,竟还让你如此忌惮,以至于动都不敢动,你兽族还真是让人耻笑哇!”
李弦月,也就是如今的刀灵弦月,见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小心翼翼的样子又想起了以前与兽族敌对的经历,对兽族的行为更是嗤之以鼻,不禁嗤笑道。
“你!是了,如今的你才是菜鸡!看招吧!”
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听到刀灵弦月的话就明白它果然猜的没错,如今的李弦月的确就是弦月战刀的刀灵弦月,而不是李弦月了。
就是你了,驸马 安琪
它被刀灵弦月的耻笑,当即红了脸,这才想起来如今的刀灵弦月是从李弦月身上醒来的,而不是以弦月战刀的形式出现,那肯定是出了问题。
而李弦月只是脉满境武王级,连培灵境都还没有达到,任刀灵弦月再厉害,能发出来的威力也有限,并不值得它让它如此谨慎。
它竟然被如今弱小的刀灵弦月吓得小心翼翼的询问,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也让它怒火中烧,当即就绝定对刀灵弦月出手,好趁机把刀灵弦月给灭了。
“来的好,且看我潜龙破渊!”
刀灵弦月见兽族那灵湖境气势汹汹而来,嘴角却突然轻轻笑了起来,却刻意对兽族那灵湖境灵尊隐藏着,没有被它发现。
“连弦月的足智多谋都是在我的刻意引导下学来的,而我可是活了两万多年的弦月刀灵,比弦月更是足智多谋,又怎么能落在弦月的后来呢!”
刀灵弦月不禁愉快的想到,现在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对它气愤已极,当然也是丝毫没有防御的,注意力都放在进攻上了。
而且通过三言两语的嗤笑,兽族那灵湖境灵尊也觉得他很弱,不会有超过蕴脉境实力,已经对他产生了轻视之心。
不仅没有丝毫防御,而且还对对手轻视,简直是对战的两条大忌,而现在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已经占全了。
这让刀灵弦月颇有一种随意就让兽族那灵湖境灵尊上当了的感觉,而最佳的攻击机会也到了,刀灵弦月又怎么能不格外开心呢!
当然,刀灵弦月依然觉得这并不足够让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彻底放下戒心,必竟,他的威信已经在那里了,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消除的。
因而刀灵弦月特意又重新使用了李弦月适用的潜龙破渊,其一是潜龙破渊的威力奇大无比,而其二则是为了进一步麻痹兽族那灵湖境灵尊。
李弦月已经使用了多次都没有撼动它一点儿,即使现在是他使出来,刀灵弦月觉得兽族那灵湖境灵尊肯定也会觉得他的这一招强不到哪里去。
而兽族那灵湖境灵尊足够轻视,他才能如李弦月想的那样对兽族那灵湖境灵尊造成猛烈伤害,甚至直接造成重伤。
“嘿嘿,来来去去就这一招嘛,恐怕我动都不用动一下呀!”
果然,兽族那灵湖境灵尊见刀灵弦月使出的同样也是潜龙破渊就觉得即使刀灵弦月使出时会强一点儿但也不会强到哪里去,因而根本没有引起重视。
“你,阴险!”
不过,当破天棍镇压过来的时候,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却突然变了脸色,那破天棍上不仅针对身体而且针对灵魂都有镇压之力。
而且,不同于李弦月使出时对灵魂的镇压之力不是很强,对它这个灵湖境灵尊影响有限,刀灵弦月使出时对灵魂的镇压之力简直强的可怕!
兽族那灵湖境灵尊这才意识到刀灵弦月的灵魂与李弦月的灵魂相比根本不是一个等级,对灵魂的镇压之力自然天差地别。
只是,它已经被镇压的灵魂僵化了一瞬,根本来不及转动身体了,只来得及说出几个字,破天棍便狠狠的砸在了它的身上,让它一下子就受了重伤。
“嘿嘿,是你粗心大意,没有使出全力对抗我而已!”
刀灵弦月见一击功成忍不住嘿嘿笑道,一副小心思得逞的样子,气的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又吐了一口血,更是伤上加伤。
“它被重创了,带上弦月快走!”
刀灵弦月极速退回到了伙伴们身边,然后急匆匆对伙伴们说道,接着就又晕了过去。
相比于李弦月,他所能依靠的就只有灵魂,为了一击对兽族那灵湖境灵尊造成足够巨大的伤害,他也是使出了几乎全部的精神力。
精神力棒状武器与破天棍合一挥出潜龙破渊将兽族那灵湖境灵尊重伤,他也同样精神力受创,此刻嘴角都还挂着鲜血。
换句话说,他是用自己精神力受到剧烈伤害换来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受到重伤,从而让伙伴们得到逃离回北壁城的机会。
“弦月圣灵你醒醒!”
通过兽族那灵湖境灵尊的询问,伙伴们这才知道是刀灵弦月复苏了来与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对战,现在刀灵弦月为了伙伴们昏了过去,伙伴们都关心的问道。
“听从弦月圣灵的安排,我们赶紧抓住机会回到北壁城去吧!”
伙伴们呼唤了几次,刀灵弦月依然没有回音,伙伴们知道刀灵弦月也昏死了过去,就赶紧又踏上了逃离之路。
这条逃离之路是李弦月和刀灵弦月拼死换来的,伙伴们可不想浪费他们昏死过去才换来的这得之不易的逃亡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