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線上看-第一百六十章 求助班長讀書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
我一路坐着车,一路和斯蒂芬讲解着珠海的风土人情,地理历史知识,其实我也是一知半解,加上半吊子的英文,我都不知道他听不听得懂,不过看到旁边坐车人的艳羡目光,我知道自己装X成功了!
文员小姐似乎也很佩服我,觉得我还是挺有学识的,虽然是夹生的英文,但胜在我会编,很多中国的历史地理,她是真的不知道,我想这和他们没有九年制义务教育和母语是英文教学的关系吧?
但凡你随便说个中国老百姓都知道的历史人物,他们两个都觉得我很厉害,这也不稀奇,就像他们随便引用个外国作家的话,我都觉得很牛逼一样。
优美都市小说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第一百六十章 求助班長相伴
珠海真的很小,一辆公家车从起点站到终点站不过十个站左右,一来一回刚好一个小时,车了情侣南路的时候,我叫他们下车,去看看珠海的地标性建筑-珠海渔女。我真的不知道,这个珠海渔女有什么好看的?
其实珠海渔女的故事也挺简单的,就是类似七仙女下凡,遇到了董永,不过仙女遇到是一个叫海鹏的渔民,他们相爱了,仙女变成了渔女。后海鹏听信小人,让渔女拿出自己的手镯作为定情信物,这手手镯是龙宫的管家婆为了防止仙女迷恋凡间所套的,一旦取下一只,仙女便会失去性命。最后,仙女为了表明心意,摘下手镯,但也因此丢了性命。
海鹏后悔不已,为了复活仙女,他听了香炉弯九洲环长老的方法,独自一人来到野兽遍地的九州岛上寻找还魂草,最后,他历经磨难,找到了还魂草,并且用自己的鲜血把草浇灌长大后,把复活仙女,最后仙女也苏醒了。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第一百六十章 求助班長鑒賞
经过这件事后,仙女没有了仙气变成了一个凡人。在她和海鹏大婚之日,仙女和渔女们在海边捡到一只巨大无比的海蚌,更挖出一个非常漂亮的宝珠,大家都认为要把宝珠送给九洲环长老,于是,仙女高擎着宝珠,慢慢走向九州岛,把珍珠献给长老。从此以后,仙女和海鹏永远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也叫有了珠海渔女的雕像。
我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毫无感情,也没加什么语气助词,他们两个却还是听的感动不已,差点就泪洒当场。
之后,又带他们去了新圆明新园,告诉他们,这都是他们八国联军惹的祸,我们也只能建个小点的,纪念下,还对他们进行了一场爱国教育。
虽然斯蒂芬一再强调,自己是拉丁后裔,但我则一律把他们归为反动派的行列,还不时地警告文员小姐:“永远记住你是中国人,龙的传人,和英国人一点关系没有!以后包你吃,包你住的,还是你的祖国母亲!别动不动就动歪心思,想着怎么和母亲断绝母子关系!没了母亲,你们不但是孤儿,还是弃婴,没人会管你们的!”
文员听得也是一愣一愣的,根本就不知道,我在教育她什么?
中午吃饭的时候,斯蒂芬终于反应过来了,不满地说道:“你这是给我一个马下威是吧?你们中国人的脑子里,都是弯弯曲曲的!”
我哎哎了两声:“怎么还骂人呢?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你们都做了那么伤害我们中国人民的事,还不让我们说说啊!”
斯蒂芬也不和我争辩,只是摇头说道:“我们不和你们说历史,我们只看今天和将来!”
我夹了一颗青菜到他碗里说道:“连过去都忘记的人,怎么可能有将来!吃菜吧!”
看着斯蒂芬别扭地,一左一右地用两根筷子夹着那颗青菜,我撇嘴问文员小姐姐道:“来中国这么久,你就没教他用筷子啊?”
文员小姐姐微笑着说道:“在香港不用筷子一样可以生活的,西餐不比中餐少!”
我切了一声道:“用了筷子可以促进大脑发育,人都灵活很多!手随脑动,天天有叉子,刀吃饭,还得双手并用多麻烦啊!你看看我,可以一手喝茶,一手夹菜,你再看他,手是不是都不分瓣啊?哎,哎,哎,你织毛衣呢啊?一只手拿筷子!”
文员小姐姐实在看不下去了,有点不悦地怪责道:“你这样调戏人可不礼貌啊!”
我笑嘻嘻地说道:“这你得问他,看看他是不是这么想我的?他要入乡随俗,你知道他要是学会了用筷子,回到他们国家,可以炫耀一年!”
正说着,斯蒂芬终于用一只手拿着筷子,夹起了青菜,并成功地放进了嘴里,彷佛得了奥运冠军一般的兴奋,不住地和文员小姐姐说道:“我做到了,我做到了!”
看着一脸不悦地文员小姐姐,我问道:“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是香港的原住民吗?”
文员小姐姐怒气未消,平淡地回答道:“林淑芬!土生土长的香港人!”
我哈哈笑道:“你怎么起个长在红旗下,生在新中国的名字啊!你家里是不是还有哥哥叫建国,姐姐叫孝芳啊?”
本来就怒气未消的淑芬,这下更火了,直视我道:“我觉得我的名字挺好听的!你经常拿别人的名字开玩笑吗?我不觉得很好笑啊!”
我收起了笑脸,一本正经地说道:“这就是内地和香港的文化差异,我们拿名字开玩笑,是一种对你亲近的表现!我经常被人家叫陈二傻,陈老二,这没什么!能叫你乳名或者小名的人,都是你最亲近的人!”
淑芬想了想,觉得好像又有那么点道理,接着问道:“真的是这样吗?可我从没听说过,内地来的同事,叫别人小名啊?”
我嗯了一声道:“这就说明,他们根本就融入不进你们啊!你们本能地就戴着有色眼镜看他们,他们怎么可能和你亲近呢?”
淑芬哦了一声道:“那实在不好意思了,是我误会你了!”
我摆了摆手,看了看正在练习筷子的斯蒂芬说道:“别练了,这么练,你在中国得饿死!”
吃完饭,我问他们是准备住酒店呢?还是我给他们安排地方住?
斯蒂芬一点都不见外地要求我帮他们安排住处。
我就带他们去了酒家,那里地方大得很,后面的贵宾楼随便住,还是无敌海景房,还能在楼上闻到饭菜的香味。
他们休息了一下,下午开始正式和我谈起合作的事宜。
斯蒂芬一谈到工作,就变得很专业,很认真:“陈,你的方案我看过了,我非常地喜欢,我已经和总部汇报过了,他们大体上也是同意的,近期会派专员下来,审核合作方案,能不能通过,就看你的本事了!”
我啊了一声道:“感情儿,你说得不算啊?”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討論-第一百六十章 求助班長推薦
淑芬摇着头道:“斯蒂芬在项目决策上,有决定的主导权,但这也需要上面的审批!”
我嗯了一声道:“你们有诚意是最好,不过,我还是得和你们说声,我这边也得审批,公交车公司是隶属市府的公共福利部门,不是私人的,等我这边有消息了,我再通知你们过来,进行进一步的洽谈!”
我对于说服市府还是比较有信心的,毕竟他们一分钱不用出,就能得到这么多台免费的环保汽车,只不过要让出一部分利润给人家,怎么看都是划算的啊!
晚上一群人知道有个老外过来,一致对外,灌得斯蒂芬直接喝到桌子底下,不肯出来,硬说中国人太好客了,认识不认识的,都要和他喝上一杯。
这举动再次遭到了淑芬的不满,我也没和她解释太多,只是说酒文化,在中国这片土壤上,谁也躲不过去。
送走斯蒂芬后,我开始跑手续,但我根本就不是公交公司的人,凭什么跑啊?只好叫上了老大,让他跟我一起忙活儿。
公交公司其实是个非常麻烦的企业,它既是普通企业,属于当地工商税务质监的常规监督和指导;又是国有资产,属于当地国资委监管和监督;再者它们属于交运行业,受交通部的交管局行业监督。
要想实现我的宏图霸业,就得通过这三个部门的批准才行,我和老大几乎跑断了腿,先别说事情能不能办成,就连问到底是哪个部门负责这事,都没个明确的答复。
几天下来,搞得我和老大是灰心丧气,老大几乎绝望了:“阿飞,要不咱们算了吧?都不知道咱们为了谁忙活儿?”
我意志坚定地说道:“不能就这么放弃,人家洋鬼子这么苛刻的条件都答应了下来,为了珠海市民能坐上不冒气的公交车,我们必须得拼尽全力!”
最后找来几个兄弟,同学出谋划策,决定办场同学会,把郑班长骗过来,让他给我们出出主意。
郑班长还是很好请的,我一个电话,他就爽快地答应了,只是说近期肠胃不太好,不能喝太多酒。
他来到的时候,我们还是像以前同学般的热情,没有生疏和距离感,更没有因为郑班长的职务,而给与他什么特殊的待遇和照顾,一如既往。
郑班长甚至还称我们的老大,是老大。
酒桌上说话,还是比较方便,大家互道了先近况,等我们老大说起公交公司的时候,一直没搭话的郑班长开口道:“老大,自从上次我去过你们公交公司后,我就有一直关注你们公司,经营还是不尽人意阿!你得想想办法啊!”
老大是个实在人,急忙看了看我,我瞪了他一眼,让他自己说。
郑班长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没说话。
老大这才把奥弗特公司和公交车合作的意向,和郑班长说了个大概。
郑班长很仔细地听着,还拿眼睛时不时地望向我。
最后,等老大说完,郑班长思考了片刻,才说道:“想法不错,有远见,有创造力,不过,你想过一个最基本的问题没有?以后的公交公司是姓私还是姓公啊?且不说车是人家的,可你们想过路是谁的吗?税你们准备怎么纳?公交车公司不但是在使用车的公共资源,路也是啊!为了能运转公交车,市府修建了多少公路?多少站台牌?还有,你们想过公交车要加价,是要开市政听证会的!你们觉得老百姓能答应吗?”
说完,没看老大,而是看向我。
精华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線上看-第一百六十章 求助班長看書
我知道自己再不说话,是不行了,就答道:“可以姓公,但要承包下来做,自负盈亏!至于过路费什么的,可以正常缴纳啊!马路又不是只给公交车修建的?私家车该交的费用,公交车自然要交。但站台就得免费给我们用了,这都是钱啊,广告费一年可是不少的啊!至于加价问题嘛?这个就得看怎么和老百姓说了!的确,现在乘车的人,大多数就是普通老百姓,但我觉得加个一两块钱,他们还是能接受的!另外,我准备推出几条旅游路线,双层旅游大巴车,这总可以加点钱吧?”
郑班长摇头道:“你计算过成本吗?你这样猴年马月能收回成本啊?你这不是在忽悠老外吗?”
我急忙反驳道:“当然不是,眼下看来他们是亏的,但从长远打算,他们做了那么多环保汽车,却推不出去,迟迟打不开中国市场,他们比谁都急,一年维修保养的钱,加上租金,他们怎么可能会亏,更重要的是,我们这可是活广告啊!有钱都做不了的活广告啊!一旦,通过我们打开了中国市场,那才是他们发财的时候呢!这是共赢的局面,他们有什么不愿意的!我担心的是,咱们的官本位思想,坐在办公室里想当然,一看到新事物,就本能的拒绝,想当然的觉得不可行!不试过,怎么知道行不行?”
郑班长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噢,你这好像是在批评我啊?”
我急忙摇头道:“不敢,不敢,我真没那个意思,你就说我们最近跑了多少个部门吧,我还没说什么事呢,就已经说不归他们管了!都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啊!这是利国利民的好事啊,是功绩啊,怎么都当成洪水猛兽了呢”

spi0t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txt-第一百三十一章 追加賠償相伴-oqj37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我和耀阳见到赵德柱的时候,赵德柱拿着胜诉书,手都还在颤抖着。
我瞪了他一眼道:“看你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赵德柱笑了笑说道:“不一样啊!大场面我见多了,不过都是些见不得人的手段,这次不同啊,透明公开地拿下这场官司,理直气壮啊!3500万啊,我也发财了!”
我淡淡地问道:“就这么完了?不打算上诉了?”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赵德柱啊了一声问道:“什么?上诉?我们是原告啊?我们上诉什么啊?我们打赢了,还上诉?”
耀阳笑着说道:“我对这个赔偿金额不是很满意,我觉得咱们还可以再上诉的!”
赵德柱此刻笑着的脸,比苦瓜还难看道:“两位老板啊!我不是没研究过咱们的案子,咱们的项目上到底损失了多少,我心里有数的,这个赔偿金已经大大超过了咱们的预期,咱们也别闹了行吗?我可折腾不起了!”
我笑着说道:“你想想啊,设计院为什么这么快就低头了,他们为什么就不上诉了呢?”
赵德柱想了想,回答道:“那是因为他们不想搞大,毕竟一个设计院要是设计出了问题,以后谁还会找他们啊!”
我嗯了一声道:“就是了!既然他们怕影响扩大,那就再吓唬吓唬他们,看看还能不能要多一点好处!”
赵德柱思考片刻,展颜一笑道:“是啊!未必真的要上诉,消息放出去,他们还得再找咱们!你们可真黑,比我还黑!”
我递给他一支烟说道:“什么你们,我们的!你刚刚还说咱们项目呢,我就喜欢你不把自己当外人!”
赵德柱笑道:“明白,都明白!以后我就为您二位诚心诚意地办事了!”
我们要上诉的消息一出,设计院那边真的马上派人过来找我谈了,没有找赵德柱,也没找耀阳,明白人都知道这事我在主导。
古镇项目部里,一个我没见过的中年干练女性,带着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走进来。
飞入皇家何处寻
被我们屋子里面的烟呛得直咳嗽,赶忙退了出去。不是装的,而是屋里面的烟真的太大了,这几天降温,外面有点冷,我们四个人在屋子里一支烟,一支烟的抽,还没开窗户,连我自己都被熏得睁不开眼。
两个人站在门口半天,没敢进来,直到烟少了一点,才再次走了进来,中年女性自我介绍道:“我是设计院委派的中德律师事务所的代表,我姓谢,谢谢的谢,单字一个丹。这是我们的助手小白。”
耀阳在烟雾中,懒洋洋地说道:“进来坐吧,把门关上,冷!”
谢丹再次咳嗽了一下,客气地问道:“请问,哪位是陈飞,陈总啊?”
我哦了一声,回答道:“我是!之前你打电话找我,什么事,直接说吧!”
谢丹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我,再看了看坐在老板椅上的耀阳,似乎在询问,哪个才是老板啊?
袁志远还是比较客气地让出了自己的座位,和我说道:“我先去忙了,你们谈吧!中午吃羊肉,怎样?”
耀阳嗯了一声道:“行啊!今天绿水园杜总她们也过来,一会儿你去门口迎一下!”
袁志远嗯了一声,出去了。
坐在一脚角的赵德柱还想点一支烟,我急忙说道:“柱子哥,你停停吧,差不多了,就是中华你也不用没了命地抽啊!都是你的,一会儿我叫耀阳再给你拿一条!”
赵德柱打着哈欠说道:“困啊,一晚没睡!那什么,你们有什么事,快点说吧,我赶着睡觉呢!等你们一上午了,才来!”
谢丹解释道:“你们这里不太好找,下了高速,我们走错路口了,在城里兜了一圈。我们这次来,还是想和贵方商讨一下,你们上诉的事情!”
赵德柱不耐烦地说道:“这个有什么好商量的,我们对赔偿金额不满意,就上诉了呗!对了,在上诉期间你们是不是不能接触我们原告的啊?”
谢丹急忙说道:“我们现在还不算是设计院的正式代表律师,在没开庭之前,我们还是想和你们达成和解的!这也是我这次来的目的!”
赵德柱嗯了一声问道:“怎么和解?说个方案来听听!”
小白拿出了一份文件,递给谢丹,谢丹犹豫了一下,看向我问道:“陈总,是不是您先过目一下啊!”
我摆着手说道:“那位才是我们这个项目的负责人,那位是我们整个官司的负责人,我是他们的客户,我在这买的商铺,我是过路人!”
谢丹无奈地摇了摇头道:“大家都是明白人,何必呢?陈总!”
重生養的都是狼 葉辛銘
我轻笑了一下道:“看来你还不是明白人啊!你听谁说的,我管事啊?”
耀阳大咧咧地说道:“和我说,我管事,这项目是我的,你们的钱也是赔给我的!”
谢丹犹豫着问道:“您是?”
耀阳切了一声道:“耀阳,双字耀阳!单姓一个张!你们什么都不知道,来谈什么和解啊?不知道这项目是我的啊?”
谢丹尴尬地笑了笑道:“知道,知道!只是我的小师弟说,这个项目最终的说的算的还是陈总!您说对吧?”
我哦了一声问道:“谁是你小师弟啊?”
谢丹急忙答道:“陈坚啊!他是我大学时期的小师弟,和我读一个专业的,我们关系一直不错的!”
我皱了皱眉道:“你也是那个什么赛德律师所的律师啊?”
谢丹摇着头道;“不是,不是,我们不是一家事务所的!”
我哦了一声问道:“那陈坚没和你说,我们的关系吗?”
谢丹信心十足地说道:“说了啊,他说是您初中时期的师弟,和您关系非常的好,前段时间还和您吃过饭呢!”
我心里暗骂道:“我们都到这份上了,他还想卖个人情给人家,话说出去了,就不怕我这直接揭穿他?”
我还是笑了笑道:“啊,那是自己人,好说,好说!”
谢丹终于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觉得这层关系用上了。
然后很坦诚地说道:“陈总,来之前,我一直很忐忑,都说您和您的人不好打交道,我们当时接到这个案子的时候,也是觉得挺棘手的,本来不想接的,所里给了我压力,小师弟又有这层关系,所以我才过来试试看……”
我嗯了一声道:“那好说,好说!说说你们给我们的条件吧!”
谢丹一边把文件递给我,一边解释道:“设计院同意再追加500万给你们,只有一个要求这事到此为止!”
我看了看耀阳,耀阳微微地点了点头,赵德柱也点了一下头。
我哦了一声,笑了笑说道:“好说,好说,我们也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主儿,这样吧,你回去说一下,这个项目的设计费就给我免了,我们的合同就此终止,4000万可以分三期给我们,但一期2000万,下个月必须到账!这事咱们就这么算了,再说了,你又认识我小师弟,我没理由不给他个面子的!”
谢丹十分高兴地说道:“那太感谢了,我这就回去答复他们,尽快回复您!”
我嗯了一声道:“那我就等着你好消息了,我就不留你们吃饭了,中午我这边还有事!”
谢丹急忙站了起来,说道:“不用,不用!”说完,兴奋地和助理走掉了。
耀阳看着他们消失的背影,笑道:“这是不是太儿戏了些啊?设计院怎么请了这么个人啊?”
赵德柱一旁说道:“我打听过了,之前和我们打官司的那个律师被他们炒了,不是我自夸啊,在法庭上被我说的连句反驳的话都不会说,你说他们能不炒他吗?现在这个也不敢和咱们闹僵,闹僵了就算官司赢了,他们也没什么好结果,这事说出去,无论输赢,他们都是败方!”
我撇了撇嘴说道:“你就吹吧!这官司怎么看,我们都是赢的,赢多赢少的问题!你别闲着啊,下一步收钱啊!钱到手了才是完事!”
我们说着话,杜诗阳和薛琪走了进来,我很意外地说道:“薛琪,你是去大西洋彼岸了吗?怎么被遣返了啊?非法劳工,还是长相不符合规定啊?”
薛琪笑道:“你就长相不符合国际标准,我好着呢!有个项目得我跟,就给耽误了!”然后看了看耀阳,平淡地打着招呼道:“耀阳,你好!”
卿幽 君魅漓
耀阳兴奋地直搓手道:“好,好的很!走,吃饭去,吃饭去,志远羊拿回来没有,炉子架好了没有?”
杜诗阳不满地说道:“现在才开始烤啊?那什么时候才能吃上啊?”
重生之伪面郡王妃 羽夏
袁志远急忙说道:“羊是现成的,加热就可以了,很快的,你们先坐,好了叫你们!”
我嗯了一声道:“那辛苦你了,志远!”
杜诗阳坐下后,望着我说道:“你让我办的,我可都办了!你答应我的事怎么说啊?”
我笑嘻嘻地说道:“义无反顾啊!本来这也算我的事!咱可说好啊,你给耀阳的股份,可不能从我这里拿啊,这事我帮你办成了,咱们就抵消了!”
杜诗阳笑着说道:“小气鬼!现在是你求我帮忙的,怎么还敢和我开条件啊?”
我切了一声道:“互惠互利的事,算不得谁求谁吧!你不过是让了咱们合作投资公司5%的股份,我却得帮你拿会回你们公司15%的股份!可是你们集团公司的啊!这笔买卖哪头划算,你还没个账吗?”
杜诗阳不为所动道:“你能帮我拿到再说了!你们万众现在形式这么严峻吗?都要你出动这一招了?你是不是还求了陆萍啊?乐天卫浴的股份,你是拿什么换来的啊?”
我哼了一声道:“钱呗!还能用什么?你们这些平时称兄道弟的朋友啊,一到关键时刻就跟我提钱!我现在哪有钱啊?欠了银行一屁股债!”
杜诗阳不解地问道:“她陆萍就没事求你吗?你也帮了她不少忙啊,还和你提钱?”
我呦了一声道:“我还帮了你不少呢,你不一样吗,一张嘴不是一样要钱啊?只是我用其他条件和你换而已!”
杜诗阳切了一声道:“你现在在万众是什么形势,不用你说,外面早就传开了,摆明要你下台的,要不是你求到我这里,我帮了你,耀阳一出局,你的位置也不保了,你好像还毫不在乎的啊?”
极品手链
耀阳呲着牙笑道:“我们现在有什么好怕的?手里攥着这么好的项目,不比万众赚钱少,我们拼死拼活为的是什么啊?还真为了崇高的理想啊?不就是为了钱吗?它万众一年能给我们多少钱啊?再说了,我们又不缺钱,无非是阿飞不舍得那点权力而已!官迷,没办法!”
我呸了一声道:“我官迷?我可比你实际的多!我就没想过当官的事,再说了,万众算了屁的官啊,那是企业,不是事业单位!”
杜诗阳不耐烦地说道:“你们研究完没有?我就想问问,我那15%的股份,你打算从谁手里拿啊?”
我假装紧张地说道:“你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啊?你急着要那些股份干什么啊?不会也和我一样,在绿水园也快被边缘化了?什么时候下台啊?”
杜诗阳被我气笑了:“自己不好,就不想我好啊?什么人啊?你到底有没有办法啊?别这边帮了你,你那边食言了!”
耀阳撇着嘴说:“他食言,我耀阳还能食言啊?你把我耀阳当成什么人了?广东话怎么说来着,牙齿当金使!”
末日邪君
薛琪笑道:“诗阳防着的就是你!”
耀阳不怒反笑道:“你比诗阳了解我啊,你不会也这样想我吧?”
薛琪点着头说道:“是啊!我也这样想啊!”
我哈哈大笑道:“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人品啊!害我都被连累了!”
杜诗阳哎了一声道:“难兄难弟!老大就别说老二了!说正事,到底怎么样啊?”
我正经地说道:“那就说正事!我分析一下,现在绿水园你爸的股份最多,占35%,你占20%,你爸当时的分配就是,跟我当时和董总的情况是一样的,只不过,你们不算是绝对控股!”
杜诗阳嗯了一声道:“是你说的这么回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