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仙師無敵-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 再入靈脩(三)鑒賞

仙師無敵
小說推薦仙師無敵仙师无敌
等到众人都吃好了早饭,整理完毕,庞小南把大家都集合到了连廊处。
“同志们,这次我们一去,很可能就会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他还没说完,陈远南就打断了他,“你说点好听的行不行,一大早这么说不吉利!”
“我是把最坏的结果跟你们明说了,我们很可能要面对整个坠魂渊的魔兽大军,所以情况不容乐观,出发前,我给大家打个预防针,万一魔兽们要是集体攻击我们,我们尽量从空中逃跑。”
庞小南分析,就算魔兽大军数量庞大,但是空中力量肯定是偏弱的,就好像人类的军队,空军也是相对好突破的屏障。
“还有,金刚机甲的性能我想大家都清楚,你们都不是第一次使用,这身装备是很厉害,但是大家不要忘了,它的资源是有限的,炮弹会打完,火焰会消耗完,激光也有限度,就连我们升空的动力,也是有限的。”
庞小南反复强调,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使用金刚机甲的攻击资源,因为不知道他们还得在灵修界待多久,要是过早的使用完了攻击力量,以后的日子就难过了。
“好了没有,你不是婆婆妈妈的人啊?”李易斯终于听得有些不耐烦了。
“谁婆婆妈妈了,我是为你们的安全着想!”庞小南白了李易斯一眼。
“好了,我们又不是第一次并肩作战,再恶劣的情况我们也碰到过吧,出发吧。”
李易斯转过身,面向了坠魂渊的方向。
“出发!”庞小南没有再啰嗦,发出了行动的指令。
静心一直在后面默默的看着穿越小组做出发前的动员,到庞小南要动身的时候,她拉住了庞小南的右手。
“一切小心。”静心的眼神清澈明亮,好像一泓深幽的泉水。
庞小南点了点头,挣脱静心的拉扯,飞向了半空。
到快接近魔力果树的时候,四个人纷纷落地,因为庞小南已经感受到了强大的气息波动,不远处,有不少的魔兽集结。
落地之后,庞小南交代其他人殿后,自己走在了最前面。
放出了灵识,庞小南已经可以肯定,往魔力果树的方向,已经有越来越多的魔兽在集结。
很快,穿越小组就碰到了一个在前方侦查的雷豹。
庞小南放出了脑电波,跟雷豹交涉道:“我是庞小南,是昨天约好和你们协商魔力果的人,你们派谁和我对接?”
雷豹先是一愣,它是第一次和人类有了沟通。
“我是前来侦查你们动向的豹小强,我这就把你们的消息传回去,你们站在这里不要动。”雷豹也不知道如何和人类沟通,只是在心中这么想了一下。
庞小南很快回复道:“好,我就在这里等,你尽快回去传信,最好是带个能负责的魔兽过来和我谈事。”
豹小强不再说话,转身朝魔力果树的方向奔跑。
很快,豹小强就带回来一只魔兽,正是熊图为。
“熊图为,你就是这次负责和谈的魔兽吗?”看到熊图为,庞小南没有吃惊,因为熊图为马上要升为下一届的四大护法。
“主人,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主人,”熊图为的表情有些冷漠,甚至是带点杀气,“我来通知你一声,你的要求,你想要魔力果的要求,被四大护法否决了,我们就算是战斗致死,也不会让你再拿走一个魔力果。”
“这么说,是没有一点谈判的余地了?”庞小南很惊讶,魔兽们竟然能达成这么一致的共识,一点余地都不留。
“不必谈判了,这是我们所有魔兽的意见,如果你们非要夺取魔力果,那么我们坠魂渊所有魔兽唯有一战。”熊图为的杀气又升腾了一层。
“那好,我们也商量一下。”庞小南感觉熊图为的身后,越来越多的魔兽大军在靠近,那铺天盖地的杀气正在朝他这个方向涌来。
庞小南快速的转身走到了穿越小组的面前,“果然是没得谈,我看打也不用打了,我们打不过。”
庞小南心中有数,那么强大的杀气聚集,只怕整个坠魂渊的魔兽都被动员起来了。
陷入群众武力的汪洋大海,四个区区人类,很快就会被淹没,即便是他们有最强大的武器。
“什么情况?”陈远南也感受到了漫天的戾气。
“你应该也感觉到了,我们现在面对的,是整个坠魂渊的魔兽大军。”
庞小南深吸了一口气,“今天只能撤了。”
“撤吧,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陈远南同意庞小南的决定。
“难道我们就百来一趟吗?”赵思佳佳还想再争取争取。
“白来一趟总比送死好。”李易斯也同意撤退。
庞小南回到了熊图为的面前,“好吧,既然你们心意已决,那我们也不强人所难,我们走。”
“等一下,”熊图为叫住了庞小南,“你们人类有句话讲的很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我还告诉你一声,你们最好不要打魔力果的主意,从今天起,我们会加强魔力果树四周的防御警戒,以后只要看到你们,不,只要看到人类接近,我们会尽快的集结所有的魔兽。”
熊图为顿了顿,冷哼一声,“就像今天这样,然后杀无赦!”
“好的,我知道了。”庞小南并没有因为熊图为的嚣张而发怒,因为熊图为身后的杀气越来越近了。
静心很诧异,因为庞小南他们出发没多久就回来了。
“怎么回事?”静心第一泡茶都还没喝完,她正在担心庞小南等人的安危,就看到四个人影在坠魂渊里飞了起来,朝着清风楼飞来。
庞小南落地后,脱下了金刚机甲,解释道:“无功而返。”
是我杀了我 梦逝残阳
陈远南等人在庞小南身后落到了连廊上,纷纷脱掉了金刚机甲。
得知这次的情况后,静心会心一笑,对庞小南说:“你处理的对,没必要送死。”
几个人坐到了茶盘的周围,庞小南端起一杯清茶喝下去,看着坠魂渊道:“看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啊。”
“就这么算了?”赵思佳佳有些不甘心。
“说起来,这个事我们确实不占理。”陈远南仰着头,看着连廊上方的屋顶,“人家守护着那棵果树这么多年,我们非要去抢他们的果实,他们不生气才怪。”
庞小南叹了一口气,“谁叫那魔力果那么诱人呢。”
李易斯倚在栏杆上,直直的望着坠魂渊的方向,“现在看来,这坠魂渊里的魔兽是空前的团结在一起了。”
“是啊,要是我们没来,他们可能还得互相蚕食,这下可好,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它们走到一起来了。”庞小南一拳打到了连廊的一根柱子上。
“有没有办法趁他们不注意,我们去偷几个果实?”赵思佳佳想到了一个方向,这是在海龙突击队学到的偷袭计划。
“以前可能有机会,不过现在,他们肯定是加强了巡逻,我们只要出现在外围,就会引来大批的高阶魔兽。”庞小南知道要想像上次那样运气好是肯定没戏了。
“那我们是打道回府,还是继续留在这里?”陈远南想到了一个最坏的打算。
“回去?”庞小南摇了摇头,“不行,这么两手空空就回去,实在是浪费资源。”
“对了,无仙宗我们还没有教训!”庞小南突然想到了这个事情。
“教训完无仙宗再回去?”陈远南觉得无仙宗是计划外的事情,顺手解决还差不多,可是特意跑过来就是为了解决无仙宗,这也太浪费资源了。
毕竟,无仙宗是灵修界自己的麻烦,庞小南等人是另一个世界的人,不该过多的干预。
“只能是从长计议了。”庞小南把目光转向静心,“请我们的静心楼主介绍一下灵修界的概况吧,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联合其他力量对付坠魂渊的魔兽呢?”
静心思索了一下,理好了思路,才跟众人娓娓道来。
这灵修界其实只是下修界的叫法,灵修界也是一个世界,它分很多个版块。
比如人类世界,也就是统称的灵修界,就分了好几个国家。
每个国家都有一个统领的教派,也就是门派,无仙宗所在的这个国家,名为森特国,最大的教派是道教,无仙宗也只是道教下面的一个分支。
在森特国的北方,是赛恩斯国,那是一个以科技为导向的国家,和森特国完全相反。
森特国以修炼为主要的价值取向,全民尚武,而赛恩斯国则崇尚科技的发展,庞小南带来的这套金刚机甲,也许只有赛恩斯国才有能力仿造。
庞小南一听到这里,就像打了鸡血一样跳了起来,“靠,原来这个世界也有科技发达的地方啊,难怪你看我穿这个铠甲并没有很惊奇的样子。”
静心笑道:“赛恩斯国和我们森特国之间,隔着一座巨大的山脉,叫福格拉山脉,我们两个国家很少交往,都是各自发展各自的,两国之间也没有很多的贸易往来。”
庞小南望了陈远南一眼,感到不可思议,同一个世界,竟然可以与世隔绝到这种程度。
“那要是赛恩斯国攻打森特国,用那些飞机大炮打了过来,森特国又如何抵挡呢?”
陈远南考虑的是现实层面的问题,森特国明显没有科技的影子,就靠这些人类的修士,如何抵挡那些热兵器呢。
这个情况庞小南和陈远南都是有过体会的,就算是无仙宗的真圣,也拿金刚机甲毫无办法,森特国又能拿飞机大炮怎么办呢?
“飞机大炮?”见多识广的静心微微一愣,“你们说的是那些钢铁做的武器吧?那些东西我们森特国也有,不过太过于笨重,我们很少使用。”
据静心介绍,这些武器原本都是森特国发明的,只不过赛恩斯国拿过去稍加改良,就制作了威力更大的系列出来,但即使如此,赛恩斯国也不能说自己有绝对的武力优势。
“我们的飞行器,不用钢铁,但是用到了一些坚实的木材,比钢铁还轻便坚硬,要是交战,他们的飞机还不如我们灵活。”静心给穿越小组介绍了森特国的一些武器装备,庞小南等人听得是面面相觑,这灵修界的武器果然是匪夷所思。
“当然了,如果有需要,我们也会从赛恩斯国买一些武器回来研究,我们森特国的工匠,也都是聪慧之人,能看出其中的技巧。”
庞小南一想,能够修炼到高阶修士的森特人,绝对不是蠢人,山寨一个飞机大炮肯定是不成问题的。
庞小南转向陈远南,“看来,我们应该去赛恩斯国转一转,兴许,会有很意外的收获。”
静心有继续介绍道:“在森特国的西北部,是梦斯特国,这个国家是半兽人组成的,他们的政府机构比较松散,是以部落形式组合的,每个部落都是一种半兽人,有狼人、蜥蜴人、鸟人等等。”
“还有这么梦幻的国家?”赵思佳佳睁大了眼睛,这简直就像是来到了童话世界。
静心介绍说,梦斯特国还处于半野蛮状态,不过随着各国间的往来,梦斯特国也变得越来越文明,至少现在还知道遮羞了。
梦斯特国的国王是竞选出来的,每隔三年,各个部落会派出本部落最强壮的男性,参与国王的竞选,不单是武力的对决,还有智慧的对抗,主持考试的,竟然是森特国的长老。
静心说,正是因为有了森特人的管理,梦斯特国才越来越像一个国家,所以,世世代代以来,梦斯特国都不主动与森特国为敌。
“那照你这么说,赛恩斯国要是想灭掉梦斯特国,不是轻而易举吗?”
庞小南心想这么一个落后的国家,赛恩斯国要是派个机动部队过去,不是分分钟就拿下了吗?
“不不不,你小看了梦斯特国。”静心谈起梦斯特国,眼中充满你了敬畏,“论单兵战斗力,梦斯特国在这个世界是数一数二的,因为他们本来就有魔兽的基因,又增加了人类的智慧,所以一个梦斯特国的士兵,可以吊打一小队普通的森特国士兵。”
“那我问你,要是赛恩斯国派出了飞机去攻打梦斯特国,他们要如何应对。”陈远南关心的还是技术问题。
“很简单,梦斯特国有鸟人部队可以抵御空中袭击,”静心笑了笑,“你们既然到过魔力果树那里,应该看到过金魔雕吧?鸟人就是金魔雕进化的。”
“靠,还有这种事?”庞小南听静心这么一介绍,就知道梦斯特国不好对付,因为魔兽都已经有了一定的智慧了,半兽人肯定是更加的厉害。
“那整个灵修界就这么三个国家吗?”李易斯更关心大局。
“不,”静心摇了摇头,“在梦斯特国的那边,也就是再往西走,还有巨人国,往坠魂渊的南边走,还有树国,树国的南面,还有精灵国……”
但是静心后来又介绍,其他的几个国家,其实也不能称之为国家,因为他们并没有完整的国家体系,没有严谨的法治和管理机构,只能是成为一个部族,以最原始的长老制度聚合在一起。
“我知道了!”庞小南打了一个响指,已经在心中描绘了一张世界地图。
以森特国为中心,它的北面是赛恩斯国,西南面是坠魂渊,西北面是梦斯特国,东边是海,海的那边是甲盆国。梦斯特国的西边是巨人国,坠魂渊的南边是树国,树国再往南是精灵国。
能够称之为国家的只有森特国、赛恩斯国和梦斯特国,还有甲盆国。
几个国家的体制也很有特色,森特国是王国,赛恩斯国是共和国,梦斯特国是酋长国,甲盆国是君主立宪国。
按照科技发展水平来说,赛恩斯国最强,甲盆国次之,森特国第三,梦斯特国最次。
但是哪个国家都没有绝对的实力吞并另外一个国家,哪怕是面对最野蛮的巨人国,赛恩斯国的飞机大炮也无法打败赤手空拳的巨人部队。
所以,这个世界就这样相安无事的和平共处了这么长的时间,谁也不去打扰谁。
陈远南听完了庞小南绘制的地图,出了个建议,“我们要是想夺取魔力果,就必须要联合树国或者是梦斯特国,利用大量的军队去牵制魔兽的力量。”
“问题就在于,我们拿什么去诱惑这些盟友呢?”庞小南心想那个魔力果,对树国肯定是没有任何的诱惑力,梦斯特国可能还有点兴趣,问题是梦斯特国会不会为了区区一个魔力果去发动战争呢?
“你们还真打算在这里发动世界大战吗?”赵思佳佳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话,把众人都吓了一跳。
是啊,真的要这么计划的话,很可能就打破了这个世界固有的平衡,被别有用心的人稍加操纵,就会引发世界大战。
“要么还是先教训了无仙宗再说吧,魔力果先放一放。”庞小南决定不去想那么多,船到桥头自然直。
庞小南对无仙宗的根底还摸的不是很清楚,又请教了静心,静心介绍说:“无仙宗在森特国只能说是中型门派,毕竟只有一个真圣,那些大门派最少也有三五个真圣,无仙宗能够左右的,也就是无仙镇一带的势力。”
森特国统治地方的方式很灵活,像在边境地区就建立军镇,由中央派驻文官管理,在有些宗族势力比较发达的地区,就由当地的望族管理,交给中央赋税,像一些门派势力比较大的地区,就由门派管理了,也是上缴一定的税赋,这些管理方式都会有中央税务官派驻在当地进行监督。
所以,要问森特国权力最大的管理机构是哪个,非皇家税务部莫属。
皇家税务部有自己的武装力量,可以越过当地驻军和巡捕,直接抓捕偷税漏税的嫌疑人员。所以,森特国有人敢逃婚,但是绝对没有人敢逃税。
庞小南开始对森特国的行政事务来了极大的兴趣,因为搞清楚所在国的政治形势,有助于以后利用合理的军事力量。
“你不会是想在这里谋得一官半职吧?”和庞小南并肩作战这么久,陈远南对庞小南的想法基本上可以一眼看穿。
“你说,我要是当上了大将军,到时候指挥国家禁卫军直接攻打坠魂渊,这个理想伟大不伟大?”庞小南得意洋洋的满脸都是笑容。
“得了吧,你想混到将军,不知道还要等猴年马月了。”李易斯深知庞小南的性格,要他去领导一支军队,每天刻板的执行军务,不如要了他的命。
“算了,了解一下也没有坏处,毕竟我们还是得长期生活在这里。”
“你真不打算回哈利路亚星了?”赵思佳佳眨了眨大眼睛。
“既来之则安之,别总想着回去的事情。”
庞小南催促静心继续介绍森特国的行政体系。
“你要想做官啊,首先得去参加考试,或者你在朝廷有人举荐,两种方式都是可以的。”
静心介绍说,森特国的官员考试称为国考,全国共分为36个州府,每年一度在州府的官署所在地会有一次州考,这一次考试选出前面的几十名,在第二年去参加森特国国都举行的国考。
每个州府的参考名额不一样,因为那是根据历届国考的排名,甄别出哪个州府的考试实力更强,越强的州府分到的名额就越多。
国考是一天考完,然后排名取用,成绩越好的考生,能够担任的职位越好,职级越高。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考的哪些科目呢?”庞小南很好奇这灵修界当官的需要具备哪些技能。
“一共三科,分别是文科、理科和论科。”
静心介绍说,文科顾名思义指的就是文化水平这一块,理科呢,就比较多的内容了,包括了法律知识、计算、物理、化学等等,论科就是写文章,命题作文。
“这三科每个考生都要考吗?”庞小南觉得这个难度好像有点大,这完全涵盖了世界上所有的知识面。
“每个考生都要考。”静心点了点头。
“那这是文官的考试吧?”庞小南心想在森特国这样一个以修炼为基调的国家,不可能就只有这样一种选拔官员的方式。
“没错,这只是文官的选拔,武官的选拔更加的隆重。”
静心介绍道,森特国以武立国,当然更加的看重武官的选拔。
武官的考试和文官差不多的流程,也是先通过州考确定进京参加国考的人选,再由国考确定前面的排位。
“武官考试就是比武大会吗?”
“不,武官考的更复杂。”静心介绍说,武官考试比文官的考试类目还要多,首先,比武是肯定要比的。
除了比武,一个将军当然还要有谋略,所以还要考一般的文化知识,不过武官的文化考试只有一科,叫综科,里面涉及了军事常识,智力测验,还有命题作文,作文的题材不限,诗词歌赋以及散文都可以。
最后,还有一门比试,就是围棋水平的较量。
武官考试加起来其实也是三科,比武、综科和围棋。
只是相对于文官的选拔,武官这些科目考起来就更加的费神了,而录取的计算方式也是复杂很多。
庞小南听了介绍,真心觉得要在森特国当个武官,实在是太难了,比文武双全还要双全。
“比围棋是什么鬼?”庞小南觉得之前两科还说的过去,他还头一次听到考试要考围棋。
“围棋是我们森特国的国术,每个人从小都会的,通过看你的围棋水平,可以知道你整个人的智慧水平包括你的体力状况。”
陈远南点了点头,他喜欢下围棋,他知道围棋水平代表什么含义。
“看来这考公务员不太适合我。”最后,庞小南下了结论,无论是文官还是武官,他都没有那个实力。
“你也别灰心,”静心笑着开导庞小南,“除了考试,这朝廷还会采纳文武百官的建议,看看国内还有什么贤人,直接任用。”
“哦,你经过考试,通过推荐当官,这不成了官官相护吗?”庞小南对这种制度更是不感冒,有关系就能升官发财,这比考试更不靠谱。
陈远南倒是看的比较清楚,“这个作为考试的补充,确实是合理的,比如很多老人家,他有专业技能,可是让他考试,他肯定名落孙山,这个时候,有这种推荐制度是很科学的,这叫不拘一格降人才。”
“我觉得当务之急,不是要考官,还是应该想想我们这铠甲,如何能够得到资源补充。”李易斯终于发表了意见,一针见血。
“对,我们先去赛恩斯国,看看我们这金刚机甲,能不能得到资源的补充。”庞小南指着李易斯,表示十分赞同。
“去赛恩斯国,路途遥远,这样吧,我让宝楼提供给你们几匹快马,方便你们上路。”静心还是很体贴的。

ottzc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仙師無敵 線上看-第一千六百零二章 回到異界(九)相伴-tyvrw

仙師無敵
小說推薦仙師無敵
“那么今天就这样吧,你先去把这第一步落实。”庞小南把病历本还给了琼苑青。
“就这样?”琼苑青伸手接过病历本,呆呆的望着庞小南,“可是你什么药都没开给我。”
“治心病,只要用心药,我现在开药方给你,你吃了没用。”庞小南露出了温暖的笑容。
“什么时候你从繁忙的公司事务中解脱了,再来找我开药吧。”
琼苑青走了,朱之检说:“庞医生,你这可不对啊,就算是熟人来看病,你也得多多少少开点药的,不然这科室的经济效益怎么弄,难道就靠那么一点挂号费吗?”
朱之检的脸上带着笑,显然是在开玩笑。
“你说的对啊,我把这事给忘了,这女的开整容医院的,有钱的很,”庞小南拍了一下额头,表示后悔莫及,“真该宰她一刀的。”
华医科的业务收入,其实不单靠看病,也靠卖补品,其实医院里有很多滋补的药品,都是东力军校附属医院自己研制的,在病人中的口碑不错,医生给病人开一点,病人有时候还很高兴。
劍仙三千萬
现代人,都是营养过剩造成的疾病居多,可是要有补品吃,很多人还是愿意吃,能吃总比没得吃要强。
“这女的什么来头啊?”朱之检三十多岁,还是光棍一个,自然对美丽的女人充满兴趣。
“开美容医院的老板娘,现在正缺老板坐阵呢,要不给你介绍介绍?”庞小南冲朱之检眨了眨眼睛,同事的花花肠子他看的一清二楚。
“这么年轻漂亮的老板娘,一定有很多人追吧?”朱之检想了解更多的信息,自然是又凑的近了一些。
“你管她有没有人追,你得拿出自信来,你看,你可是我们医院年轻有为的专家大夫,不比她那个整容医院的什么屠夫专家权威吗?”
庞小南认为外面的整容医院大部分都是骗钱的,要说动刀子,还是正规医院的医生更专业,论社会地位,东力军校附属医院的医生,那也应该比那些野鸡医院的医生受人尊敬吧?
“庞医生,话是这么说,可是我看她好像对你……”朱之检能读到博士后,自然也不傻,琼苑青这样的女人,能够主动找到庞小南看妇科病,自然不是一般的关系。
“你别误会,我们总共也没见两次面。”庞小南把和琼苑青认识的过程跟朱之检说了一遍,这才打消了朱之检的疑虑。
“算了,这种女的,我肯定是吃不消的。”朱之检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知道这女强人不好相处。
读过书的人,还是知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的,什么样的女人能够驾驭,基本上脑子里还是有个轮廓。
所以这种女强人,找个更强的男人的可能性不大,基本上都喜欢找个小奶狗或者顾家的男人,所以《我的老婆是总裁》或者《我的老婆是明星》这类故事很受欢迎。
“你可别后悔啊,趁着她现在身边还没有男人,要是到时候她真的闲下来了,说不定就没有你的机会了哦?”庞小南还在谆谆善诱。
做人一媒,胜造七级浮屠啊,庞小南还在想着发展自己的月老事业。
因为有成功的案例在前,庞小南对自己的做媒功力还是相当有自信的。
“再说吧,有缘千里来相会。”朱之检笑着拒绝了庞小南的好意,看来也是理智占了上风。
跟这种严谨的知识分子打交道很无趣,擦不出一点火花,不像有些人一点就着,庞小南无奈的摇了摇头。
庞小南没想到,只过了几个小时,琼苑青就主动和他联系上了。
不过当然不是因为做媒的事情,而是关于他给出的治疗方案的第一步。
琼苑青在飞隼上问道:“有什么好的管理模式可以推荐给我吗?”
一如既往是那么冷淡的口气。
“我只是个医生。”
庞小南也冷淡的回了过去。
“可是我看你白天说起管理的事情一套一套的。”
庞小南没有理会,琼苑青终于还是忍不住继续发问。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求求你,指点一下我。”
这还差不多,这才是求人的态度。
于是庞小南把从德道经体悟到的一套理论发给了琼苑青。
管理其实很简单,古人已经说了,无为而治。
什么叫无为而治?是不要有作为吗?
如果这么理解,也是可以的,领导人不要有作为,把机会都让给人民让给员工,这么理解无可厚非。
比如汉高祖刘邦,他是个什么了不得的人才吗?他就是个混混,只会笼络人心而已,但是他底下的精兵强将一大堆,什么事情都有人帮他干,这就是无为。
楚霸王项羽,是个有为青年,孔武有力,还有美人虞姬在侧,怎么说都比刘邦的形象高大吧?这样一个有为青年,最后输给了一个混混,一个整天喝酒吹牛的无为大叔。
又比如刘备,论计谋比不上诸葛亮,论武功比不上关羽张飞,但是这帮人就是叫他大哥,跟着他打天下,为什么?因为他无为啊,好吃的分给手下,美女都分给小弟,小弟自然就服了。
所以领导者法则,你只要记住,你是大家的公仆,那么你的组织就一定会起来。
这是从另一个方面说无为,那就是无我利他。
不要给自己捞取好处,时刻想着付出,怎么去为大家做好服务,那么自然后来你的利益会越来越多。
无为到了现代,有一个更贴切的短语,叫为人民服务。
把人民服务好了,领导者不用有什么作为,人民自然而然就把组织给壮大了。
国家是如此,公仆把人民都服务好了,人民有了动力去做各种事情,国家就强大了。
公司也是如此,老板为员工排忧解难,员工没有了后顾之忧,兢兢业业为公司拼搏,公司自然就繁荣昌盛了。
“那我具体应该怎么做呢?”琼苑青似乎领悟了很久,终于还是想请教庞小南每一步的具体方法。
“你先推举一个代言人出来,也就是帮你做事和管理的人,然后你在背后支持他,建立一套企业的道德准则,也就是企业文化,让整个公司自然有序的发展。”
庞小南举了个例子,古代君臣宋神宗和王安石的例子。
王安石要搞变法,但是反对派很多,因为所有的变革必定触犯既得利益阶层的利益,朝中的大臣和各地的权贵都会提出抗议,甚至拒不执行。
怎么办呢?
宋神宗决定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站在王安石的背后帮他清除了异己,所有朝中的反对派全部贬职去地方,成立专门执行变法的中央行政机构,交由王安石全权负责。
有皇帝撑腰,加上能干的大臣,即使皇亲国戚和权臣的反对声浪一波接一波,但是变法还是成功的执行下去了。
连皇太后都出面制止变法,但是宋神宗不为所动,坚定的支持国策,站在王安石,于是就有了国家的繁荣昌盛,成为了当时世界上的超级大国。
历史上,皇帝自己执行变法的情况也有,因为他不相信大臣。
但是成功的很少,为什么?皇帝勤奋于国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皇帝久居宫中,虽然自小接受帝王之术的教育,但是不了解民情,看问题不够全面和深入。
皇帝的权利一把抓,只能造成臣子的懒惰和怠政,因为你皇帝说了算了,这大臣还有表现的必要吗?
宋神宗就是深知这个道理,与其自己劳心费力,不如交给属下去负责具体的事情,自己呢,坐在后方摆平那些杂鱼,皇帝办事不行,牵制一下反对势力绝对是手到擒来。
因为皇帝从小受的就是这个教育,什么叫帝王之术?就是平衡各方势力,稳定国家的政局,这是每个皇族从小都会着重培养的方面。
历史上,皇帝身边总有忠臣和奸臣,皇帝不知道谁是奸臣吗?他心里明白的很,但是没有了奸臣,又如何衬托忠臣,没有了奸臣,忠臣就没有了对手,他也会开始奸诈。
而且但凡是奸臣,总是很有能力的,治理国家,不能着眼于忠臣和奸臣之分,而是要举用能臣,有能力的大臣,才是国之栋梁,你就算是贪污受贿一点,这是皇帝给你的赏赐,你辛苦了,继续帮我把事情办好。
治理国家尚且如此,管理一个企业,就更不用说了,正所谓董事长不懂事,如果连董事长都要懂具体的业务了,这个企业一定不怎么样,因为底下的人不得力,董事长才要深入一线嘛。
所以,公司从小做大,那个掌舵的人一定适时放手,交给你的副手,由他具体操盘,掌舵的人这个时候就要站到瞭望台去,高瞻远瞩,规划一下航线和方向。
“你不去上管理课程真是可惜了。”琼苑青回了庞小南一句信息,后面加了一个笑脸的符号。
还知道加个笑脸符号,说明琼苑青的谈话水平有些改善,看起来或者伪装起来不那么高冷了。
为了把企业管理好,其实琼苑青是去上过各种管理课程的,不过那些课你说有用吧,确实头头是道,你说没用吧,它不接地气,高深艰涩不说,还不好执行。
像庞小南这样把道理讲清楚,有清晰的案例,还有具体做法的管理大师,出去上课一定会很受欢迎。
“那你准备给我多少学费啊?”庞小南心想你来看病还得交挂号费,这上一堂课可是花了庞大专家不少时间,不得意思一下吗?
“请你吃饭怎么样?”
“又来这套,我可不会自投罗网。”
庞小南心想这是骗自己上门服务,这女老板果然还是有点手段的。
“这回你只管吃。”
“问题是能吃吗?”
“现在有那种上门服务的厨师。”
果然老板看问题还是专业,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
“算了吧,那还不如自己做。”
庞小南还没有到那种饭来张口的奢侈程度,享受不了这个待遇。
“那我把菜买好,你来做。”
“扯远了啊,又想引我上套……回正题,你有人选了吗?”
“什么人选?”
果然偏题太严重了,琼苑青已经忘了自己是为什么请教庞小南。
“接替你的人选啊。”
“这个问题我今天想了一天,可是还没有头绪。”
“早就该想了。”
“你觉得我是应该外面找还是内部提拔呢?”
“最好是内部提拔,空降的话短期内难打开局面。”
“医院倒是有几个好的主刀医生,但是他们的管理能力我没有把握。”
“那你自己慢慢考虑。”
庞小南觉得自己的事情就该自己做,结果好坏都得承受。
放下了手机,庞小南决定去海边走走,老是拿着手机不是健康的生活。
海龙小区的夜色,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迷人。
走出靠海滩的大门,可以看到还对面的华海市的夜景,灯火点点,映衬着黑幕之中的夜空,夜空里又有星光点点,银色的星光和黄色的灯火相互辉映,仿佛一幅辽阔的花幕。
身后的别墅一字排开,这时正是灯火通明的时候,那层层叠叠的光亮从风情各异的别墅中投射出来,让人不由的浮想联翩,这些有钱人都在里面干什么呢?
远处传来汽笛声,混合着海浪拍打沙滩的喧闹,闹中有静,静里有声,自然的天籁与工业世界创造的独特声音附和着,怎么听都像一首协奏曲。
庞小南沿着海岸线朝跨海大桥的方向走去,桥上的灯光全部亮了,就像一条长蛇把海龙岛和华海市连接了起来。
灵车
这个时候,沙滩上一个人也没有,因为海景对于海龙小区的住户来说,已经不再新鲜了。
就好像一个渔民,你让他晚上出来看海景,他会说你是神经病。
任何旅游区的原住民,都对自己身边的美景没有了感觉。所有旅行,就是从一个你厌烦了的地方,到一个别人厌烦了的地方,这么一个无聊的过程。
所以俗话说,旅行的意义,不在于去什么地方,而是和谁去。
庞小南踩在沙滩上,吹着凉凉的海风,心里没有一点杂念。
就当他快要走到跨海大桥附近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个人,而且看身影似乎还很熟悉。
“庞小南?”是赵思佳佳。
“我靠,你怎么在这里?”庞小南回来的消息对谁都没说,包括这个曾经亲密无间的同事。
“我住这里啊!”赵思佳佳很生气,庞小南一走就是一年多,现在竟然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还问她为什么在这里。
“哦,对,你是住这里,这么晚了,你怎么在沙滩上啊?”
赵思佳佳的脑海里闪过一首歌:说好过两天来看我,一等就是一年多,三百六十五个日子不好过,你心里根本没有我,把我的感情还给我……
“说,你这么久去哪里了,杳无音信,回来也不通知一声!”赵思佳佳今天不知道怎么的就睡不着,就到沙滩上来散步了,没想到竟然碰到了庞小南这个杀千刀的男人。
“这个……”庞小南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把自己穿越的事情告诉赵思佳佳。
“你说不说,不说我就报告给海龙突击队,让组织来处罚你。”
庞小南走的这段时间,海龙突击队确实有找过庞小南,不过都被赵思佳佳找借口忽悠过去了,赵思佳佳以为庞小南是在霍拉马处理公务。
可是当赵思佳佳找庞小南的时候,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了,这下她确认庞小南是消失了,而且是毫无根据消失了。
一个曾经亲密的战友,就这么平白无故从生活中消失了,谁都接受不了,赵思佳佳花了很多精力用了很多办法去找庞小南,但是自己平时的工作很忙,找着找着就没耐心了。
就当她准备放弃寻找的时候,庞小南却意外的出现在了眼前,这叫人怎么不惊喜?但是惊喜过后,更多的是愤怒,这么无声无息的跑掉,算什么男人!这是典型的不负责任!
庞小南和赵思佳佳坐在沙滩上面向大海,两人的后背被身后的灯光照亮,前面却是一片漆黑,赵思佳佳看不清庞小南的表情,庞小南决定还是和赵思佳佳坦白。
至于为什么要坦白,庞小南觉得这是命运的安排,本来在沙滩上就他一个人,却偏偏这么凑巧让他碰到了赵思佳佳,这难道不是老天爷的安排吗?
反正这个秘密王议员也知道了,多一个人知道也无所谓,大家都住一个小区,迟早也会碰到的。
再者说,赵思佳佳和自己的关系很复杂,既是上下级,又是同学,还是邻居,更是荧幕恋人,或者可以用托付生死的战友这种亲密关系来形容。
庞小南和赵思佳佳,已经是牵扯不清的一段缘分,庞小南决定不再隐瞒。
“你是穿越来的?”赵思佳佳才听了开始,就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这种电影电视常用的桥段,怎么可能发生在现实生活中呢?赵思佳佳自己就是演电影的,这种剧情也是碰到过的,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身边就有一个穿越来的同伴。
庞小南哼了一声,“你仔细想想,如果我不是穿越来的,我为什么会拿到东力军校综合格斗大赛的冠军,我为什么能够入选海龙突击队,我为什么能够达到武道宗师的水平……我说的是,在我这个年纪。”
要说服一个人相信自己是穿越来的,这很困难,因为人一般不相信自己不理解的事物,而且是身边朝夕相处的人,但是赵思佳佳应该清楚。
良久,赵思佳佳才重新发声,“是啊,那个时候我在擂台上碰到你,就觉得你简直是不可思议,我这个年纪能取得这种成就都很不简单了,你竟然比我的成就高的多,这已经不能用运气好来形容了。”
“那你相信我是穿越来的了?”庞小南抓了一把沙子,朝前面丢了出去,沙子消失在夜幕里,落在沙滩上,却看不清它们掀起的灰尘。
“好吧,就算你是穿越来的,那你这段时间干什么去了?”赵思佳佳的重点不在于庞小南是什么人,而是为什么后来不声不响的跑掉了。
庞小南告诉赵思佳佳,自己之所以不声不响的走掉,就是因为不想太多人担心。
“我是穿越来的,那么我自然还想穿越回去,而这些年,我终于发现了一个机会。”
庞小南没有把汉密尔顿克斯教授供出来,他告诉赵思佳佳,他无意中得到了一个消息,有一个科学家发明了穿越的方法,虽然未经证实,但是很有可能会成功,于是他打算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做第一批实验对象。
“我之所以没有通知你,没有通知所有人,就是怕我一去不复返,到时候徒增你们的烦恼。”庞小南说的是实话,这个世界,他连父母都没通知,就是怕伤离别。
“你是说,你这一年多,是去穿越了?”有了庞小南穿越来的消息打前站,赵思佳佳对穿越不再那么大惊小怪了。
“是的。”
庞小南说完这两个字,两人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只有海浪在拍打着沙滩,发出呜咽的声音。
“你这个没良心的!”赵思佳佳终于忍不住一拳捶在了庞小南的肩膀上,“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哎呀,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全才醫王 違章
庞小南没有躲,他知道他一走,不知道多少人会担心,他还没敢去想他的父母。
“那你回来为什么不通知我?”
“因为我马上又要走。”庞小南看着大海缓缓说道,“既然我又要走,又何必多此一举,今天要不是偶然碰到你,你也不会知道我回来了。”
“穿越就那么好玩吗?你为什么不能留在这个世界?”
赵思佳佳的理解里,穿越就好比离开家乡,很多人背井离乡,去大城市里发展,不也在新的城市里扎了根了吗?
为什么穿越过来,就一定要再回去呢?
“是不是那个世界有你更加牵挂的人?”
赵思佳佳只能是这么想,这个世界的牵挂不如庞小南来之前的那个世界多,所以庞小南必须要穿越回去,或者,那边还有他不能割舍的家庭。
庞小南却摇了摇头,“你也许不会相信,我都穿越过几次了,我对牵挂什么的已经不操心了,你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当你在枪林弹雨中经常出没的时候,你也会对生死看淡。”
“我穿越,不是因为有什么牵挂,而是我知道我不属于任何一个世界,我只有在穿越之中,才能找到自己的价值。”
灰色秘密 巫中言
庞小南想起了自己第一次穿越的时候,那时候可真是感到新奇,不过现在的他,已经把穿越看成是一段旅途,虽然可能是没有归期的旅途。
赵思佳佳一直觉得庞小南是一个感情比较迟钝的人,比如自己这么大的美女明星,她也没当回事,还有他身边那么多的红颜知己,好像一个都不如他的法眼,今天他终于明白了,不是庞小南薄情,恰恰是他不愿意给人带来伤害。
“这一次什么时候走?”赵思佳佳叹了一口气,在前面的沙滩上画着圈圈。
“还有一两个月吧,对了,”庞小南有些奇怪,“我回来的时候,好像你也没到我家去练功了吧?”
以前庞小南在家的时候,赵思佳佳总是隔三差五的去他家里练功房练练功什么的,他回来之后,没有发现练功房有人走动的痕迹,回来那么久,也没有碰到过赵思佳佳早上去练功的情形,他还以为赵思佳佳没有在海龙小区住了。
“你不在,我也没心思过去了。”
那份愛對我來說很重要 爪爪
赵思佳佳说的声音很小,她一直埋着头在画圈圈,她不知道为什么要画圈圈,就是停不下来。
“行了,不早了,回去吧?”庞小南转过头征询赵思佳佳的意见。
“好吧。”赵思佳佳点了点头,却没有起身,“你先回去吧,我还想一个人坐坐。”
庞小南今天交代的一切,赵思佳佳还需要时间好好的消化一下,毕竟这不是科幻电影,而是真实的发生在自己身边的故事,电影看过就忘了,这个人却好端端的坐在自己的身边,那么真实却又那么虚幻。
不滅之旅2 落雲無風
庞小南忍不住摸了摸赵思佳佳的头,劝道:“别想了,你就把我当作手中沙,往空中一洒就没了……拜拜。”
庞小南潇洒的转身,挥了挥手,没有带走一粒沙子。
看着庞小南的背影渐行渐远,直到隐没在黑暗里,赵思佳佳终于忍不住抓起一把沙子,朝他消失的方向丢了过去。
“臭男人!死男人!”
回到家,庞小南拿起手机看了看,发现琼苑青又发了一条信息过来。
“你帮我看看人好不好,你那么会看病,看人也一定很准。”
庞小南没有理她,自己洗洗睡了。
第二天上班,庞小南的诊室接待了一个胖子。
这个胖子一看就是暴发户,一进诊室就大呼小叫:“医生,我最近老是睡不好,你给我看看是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