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兄弟,想你了 愛下-第425章 依舊是那麼靚麗閲讀

兄弟,想你了
小說推薦兄弟,想你了兄弟,想你了
“韩市长,没有想到你早就在下面等我了呢。”何如梅瞧着我的背影消失,转而对着一边黑色西服打扮的韩伟山笑道。
“等也没得说,什么事都得是女士优先,对吧?同志们!”韩伟山朝着四周的一群人员环顾着,脸上带着微微的笑容。在外人看来,这是他韩伟山又和何如梅开起了玩笑而已。
“呵呵……”何如梅带头笑起来,这才引来其它人附和着笑。既然当事人何市长都能笑,那些不好站队的人员,自然会笑得更加开心。
“嘀嘀……”一阵汽车喇叭声传来,我驾驶着藏黑色的小车赶了过来。
“韩市长,请!”何如梅眼神阻止我下车开车门,自己把后座拉开。
“谢谢何市长,你也请!”韩伟山上得车来,也邀请何如梅进入。
“你们,各自上车出发!”何如梅上车前,对着其它人员吩咐。
“是!”紧跟着,一系列人员坐进了其它车辆里。
“开车!”何如梅淡淡两字出口,我把小车开动起来,透过后视镜看到,紧跟着我车后的车队这才陆陆续续的启程。
“咦,那不是龚警官吗?”我出得市府,却是看到在我车前面开路的一辆警车里面,一个穿着警服的美女正探出头来给我微笑。
“怎么,你认识小曼吗?”韩伟山忽然开口问道,这句话,很显然是针对我。
“回韩市长,龚警官是我的朋友。”我一点也不意外韩伟山认识龚绫曼,要知道韩伟山管辖公/安部门,而作为公安/局长的龚绫曼父亲,自然和韩伟山是熟识。
“哦!”韩伟山点点头,不再和我继续谈话,转而和何如梅谈起了等会迎接刘雯的话题。
我注意到,何如梅在和韩伟山谈话之前,从后视镜中给出了我一个奇怪的眼神。略微想一下之后,我嘴角一笑,算是明白过来何如梅的意思了。
现在溪海市的实情是,市府这边因为一把手市长身体不适,早晚得退位下来。而现在两个常务副市长,肯定有一个人能坐上去!
也正是这个原因,何如梅和韩伟山是面和心不合。何如梅开始那个眼神,是因为知道龚绫曼的父亲是公安/局长,本属于韩伟山。但是何如梅显然有想法,希望我能够通过龚绫曼,把公安/局长给争取到自己这边阵营!
所以说,我是聪明人。就何如梅那一眼,我已经明白了何市长相当于对我又有了指令!
……
溪海市机场。
我被眼前迎接刘雯的场面给吸引住。
机场外到处是大红条幅,上书‘热烈欢迎刘雯女士荣归’、‘溪海市的骄傲刘雯’、‘溪海市欢迎你!’凡此种种的横幅,横七竖八的点缀着刘雯即将归来的气息。
一大群小学生,穿着整齐的校服,脸上洋溢着愉悦的笑容,手中捧着花环分布在机场两边。老年锣鼓队的成员们,也都是敲锣打鼓的同时,还扭动着腰杆,把一条条彩带飘舞在上空。
不少警察在四处巡逻着,特别是机场出口正对面的地方,集聚了一大群摄影摄像记者,他们都是时刻在关注着刘雯班机的回归。
“还是大明星气场足啊!”我想起和刘雯的第一次谋面,当时的刘雯也是被簇拥着,就好像这个女人,本身就是光环所在。
“这边!”田秘书朝着停车出来的我招着手,他这种职称的人员,只能站在两个副市长身后。
我挤过去,杵在人群的最后面,拿着眼睛往机场出口观望。刘雯的班机是三点到达,现在距离刘雯下机时间已经差不多了。
“紧张吗?”田秘书脸上带着期待的笑容,问着身边的我。
“我为什么要紧张?”我反问。
“嘿嘿……刘雯现在可火了,人又长得特别漂亮,我现在还没有看到她,已经激动难耐了。别笑我,我是她的粉丝,铁粉!”田秘书的眼睛泛着光,像他这种年纪的男人,正是追捧刘雯那种美女的时候。
“你们这些粉丝真是不能理解,你喜欢刘雯,她知情吗?显然不知道,她也不会因为任何原因对你嫣然一笑,不是吗?”我拍拍田秘书的背,表示着安慰。
“嘿嘿,她知道不知道不重要,问题是我看着她的电视电影,我心里舒坦!”田秘书才不管心中偶像会不会对自己倾城一笑,粉丝可管不了那么多。
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兄弟,想你了 txt-第425章 依舊是那麼靚麗讀書
“来啦……”
忽然,人群一阵子骚动,机场出口处更加是涌现出不少的警察赶紧维持着现场的次序。
“楚哥,那美女警官是谁啊,她似乎在对我笑哦。”田秘书对于美女都是很敏感,一眼就看到了在维持次序的美女警察的表情。
“是吗?那不是很好?”我想给田秘书一巴掌打在头上,龚绫曼看的怎么会是他田秘书,明明就是对着我发出娇媚的笑容。
“何市长,刘小姐出来了!”成主任从机场里面快速的跑出来,也没有来得及给韩市长说明情况,在这次迎接仪式上,因为何市长是女同志,给刘雯拥抱、献花都是由女市长来完成的。而后面的欢迎致辞,则是由韩市长来阐述。
“嗯,音响弄起来!”何如梅点点头,整理一下衣物,从一边工作人员手中接过一大束献花,笑眯眯的站在了机场出口处。
“嚓擦……”照相机、摄像机顷刻间笼罩住气质女市长,记者们都知道,重头戏即将登场。
我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韩伟山身上,只见韩市长把身子往后挪动一点,留给何如梅足够的空间展示风采。韩伟山的脸上,带着和蔼的笑容,根本没有因为何市长的抢镜而有半点不爽快。
“楚哥,刘雯,刘雯啊……”我的身子被田秘书激动的一碰,这才踮起脚尖往机场里看去。
一个粉红色的倩影在前呼后拥的人群中,逐渐逼近了机场出口。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顷刻间,小学生们整齐划一的欢迎口号想起来,而伴随着冲天响的锣鼓声,把欢迎仪式推向了高/潮。
何如梅笑颜如花捧着鲜花独自一人站在红地毯的正中央,她代表着溪海市!也只有何如梅才能在媒体大众之前,挺着胸不慌不乱的应对这样大的场面。
“刘小姐,这位是我们市的常务副市长何市长!”刘雯还没有出得出口,身边的人员已经在给她做着介绍:“何市长身后的是常务副市长韩市长!”
“嗯!”刘雯点点头,在距离出口等待的何市长不到三米的时候,脸上发出了灿烂的笑容。
“欢迎刘雯小姐归来!”何如梅迎上前去,把手中的鲜花献给了刘雯。
“何市长客气!”刘雯张开双臂,和何如梅来了一个拥抱。动作停止了足足十秒钟,留给了现场记者们足够的时间捕捉摄影画面。
“楚哥,刘雯的真人好美啊!”田秘书的眼睛,完全放在了从机场里面走出来的女人身上。
优美都市言情 兄弟,想你了 線上看-第425章 依舊是那麼靚麗分享
刘雯,一袭浅粉色的齐腰格子衫,不加粉黛的脸上带着甜美的笑容,耳畔熨烫过的发丝半卷着遮住了左耳,右边耳垂下一个晃动的银色大耳环发出刺亮的光芒。
格子衫之下,一身宝蓝色的迷你短裤,带着一条黑色的腰带,把她极好的身材承托得愈加妙曼。一双没有任何丝袜的美腿,在阳光下越发显得白皙。
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兄弟,想你了討論-第425章 依舊是那麼靚麗讀書
我微微一笑,刘雯还是没有改变,依旧是那么靓丽。
“刘小姐,这位是溪海市常务副市长韩伟山韩市长!”何如梅和刘雯并肩而出,给对方介绍着另外一个要员。
“韩市长,您好!”刘雯的笑容很美,伸出一双白嫩的手给面前的市长紧紧一握。
“啪啪啪啪……”
一连串闪光灯闪烁着,记载下了这一幕。
“刘雯小姐,请问你会在溪海市呆多久呢?”有记者迫不及待的发问了。
优美都市异能 兄弟,想你了 ptt-第425章 依舊是那麼靚麗分享
“请问刘小姐,听说你本来是六月底才决定回溪海市的,为什么六月初就赶回来了呢?”紧跟着发问的记者,把身子尽量往前面挤动。
“大家先别着急,随后我们有一个记者招待会,大家要问什么,等会再问。刘小姐舟车劳顿,先休息一会儿再回答各位的提问!”成主任用身子挡住围过来的记者们,让刘雯和两位副市长从记者圈中从容离去。
刘雯低着头赶路,却忽然抬起头,她察觉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和自己擦肩而过。

优美小說 兄弟,想你了討論-第390章 這女人,誠心爲難我

兄弟,想你了
小說推薦兄弟,想你了兄弟,想你了
“不会吧,签这里啊?”我嘴巴里含着面条,一脸的震惊。那个笑嘻嘻的女人,不只是要我签名在T恤上,而是紧跟着把T恤也掀起来,露出来雪白的肚皮。
“签在我肚皮上,我马上去纹身店把你的大名给纹下来,这样才永远不会褪去!”女人笑得很甜,想法也很不错。
“啧啧……好主意!”我右手打个呼哨,表示对此女签名的认同。
“那……在这里签还是去别处?”女人把衣角放下去,红着脸问道。
“要想永远不忘记,当然是在这小吃店里面搞定,这么多人看到我左脚踩在你肚皮上,右手在你肚皮上写啊写的,保不准你明天就大红大紫了。来来……掀起衣服,让我签名!”我放下手中的筷子,挽起袖口,就要准备在女人肚皮上做文章的样子。
“你……你变态的啊!”女人不是当妇,她只是盲目的追星,如今被我这样色/迷迷的举动唬住,端着面碗赶紧回到了原本自己的座位上。
“不签了吗?”我侧头,对着隔壁桌问道。
“签你个毛线啊!”女人下意识的把衣服拉扯一下。
“哈哈……又是毛线!”我这才低头开始吃面,关于毛线,首当其冲的当然是钱莉莉了,再后来,是烛光晚餐下的罗雅婷。
“她们……都还好吗?”我的思绪有了翻转,拍打一下脑门,把脑海里的倩影给努力驱逐出去。
“这人,有病!”开始找我签名的女人,丢下面钱,从我身边火急火燎的闪出了小吃店,嘴里还在嘀嘀咕咕着:“没有想到,这些大明星都是有病的人!”
近乎狼吞虎咽吃完面条走出来,夜色已经完全笼罩在市中区。城市的喧嚣因为夜景的璀璨,而越加的明显。
凉风习习!处于沿海的溪海市,临近晚上的夜风刮起来,总会让人觉得特别的惬意。当然,除开海风海啸!
我捧着棉絮往市医院走,回想着遇到苗伟的事情,脸上浮现出笑容来。本来被苗伟遇到我的真面目,会让钱莉莉极为难堪。但是结果却也是相当的完美,不只是吓唬住苗伟不敢给别人提及遇到我,还给钱莉莉挣回了面子。
“我是大明星,嘻嘻……”我的心态调整很快,不会因为一件事而老去深想有太多。
“不困于情,不困于心!”这是我可以丢弃钱莉莉和付小欣逃离到青冈区的原因。同样也是,舍弃罗雅婷来到市中区的原因。
“楚思麒,你上来一下!”我进入市医院,要想回到宿舍,必须经过左边的住院大楼。
我抬起头,看着八楼窗口露出头来的邱医师。
“邱医师,什么事啊?”我可不是提线木偶,你值班医生叫我上来我就上来,那不是很没有面子。
“护士小何今晚有事请假,等会儿我有个小手术,别的人都走不开,你做一下我的助手!”邱医师挥手,示意我赶紧上来。
“这女人,诚心为难我了!”我可不笨,妇科那么多护士,随便找一个也可以做助手的。感情是这个对自己不待见的邱医师刚小便完毕,在窗口看夜景,发现我进来,这才变着法子耍我呢。
“喂,你赶紧上来,黄主任不是告诉你了吗?得听从值班医生的安排,今晚算你加班,快点!”窗口前的邱医师丢下最后两个字,直接消失在窗前。
“惹谁别惹女人,最毒妇人心啊!”我无奈的甩着头,抱着棉絮走进了住院大楼。我知道,要是自己不上去的话,邱医师准得打小报告。
“楚思麒,怎么抱着被子上来干嘛呢?打地铺还是?”护士值班台前,一个护士小姐笑问。
“估计是打地铺吧!”我苦笑,从护士的笑问之中,完全能判断出邱医师是在整蛊我了。
“呵呵……”护士站还有一个护士,说明邱医师口中的‘无人调遣’完全是不成立的。
“楚思麒,过来啊!”医生办,探出了邱医师的脑袋,这个不算靓丽的女人,也绝不是庸脂俗粉。
我像个拾荒者一般,苦着脸走向了医生办,嘴里叽叽咕咕的低语着,连我自己也不清楚算不算在诅咒整个妇科对我完全不待见的邱医师。
“你思想觉悟蛮高的嘛,知道今晚值班,连被子棉絮都准备好了。”办公室里,只有邱医师一个人,对于我的进入,开口就是取笑。
“是啊,我下班之后忽然觉得脑子一阵清明,我掐指一算,今晚这个时候邱医师必然会在八楼窗户前招呼我值班,所以呗……我提前把被子和棉絮买好带着,有备无患嘛,嘻嘻……”我用大拇指抹一把鼻梁骨,大大咧咧的把床上用品往邱医师的办公桌前一放。
“你还会掐指一算,真是厉害!”邱医师被我几句话顶回来,心中极为不爽,脸上却带着微笑道:“那你有没有算准,等会我要你做助手的手术是干嘛的呢?”
“这个啊,我倒真没有去算过,不过只要身边有医术精湛的邱医师,我这个所谓的助手也就是递递手术用具,其他事我根本不用浪费我的功力去掐指一算!”我极为得瑟的把胸膛挺起来,我算是明白了,要对付邱医师这样的人,你就得别委曲求全。一个可怜兮兮的男人,只会让邱医师这样的人更加变态的折磨自己!
“变态!绝对是,要不是邱医师变态,干嘛老缠着我呢?”我心中一阵偷笑。
“那好,你赶紧去换一下衣服,对了,护士站那边没有护士服可以给你,你还是穿着清洁制服去手术室吧。”邱医师起身,说道:“这是一个小手术,不是在大手术室进行,你换好衣服直接去一号小手术室等我!”
“是,邱医师!”我应答着,拍一下办公桌上的被子,问道:“我这些值班的工具,放在邱医师这里应该不会被盗吧?”
“切!”邱医师鄙夷的瞪一眼廉价被子,说道:“就你这些东西,谁看得上眼,那就是蠢蛋!”
“哈哈……那样最好,我就是担心有蠢蛋会对我新买的被子感兴趣。好啦邱医师,待会见!”我笑哈哈的甩手走出了医生办。
“这家伙,从第一眼看到他开始,就很不爽!等一会儿,看我怎么样折磨你!哼!”办公室的邱医师,伸出手臂一掌把我的被子给掀翻在地。
“不行,那个家伙可说了,只有蠢蛋才对他的被子感兴趣,我可不蠢!”邱医师赶紧俯身,把掉在地上的被子捡起来,拍打着上面的灰尘,小心翼翼的把被子放在了原处,这才拿着手术资料单,走出了医生办。
一号手术室。
我换上绿色的清洁服在手术室里等了足足十几分钟,还没有看到邱医师过来,于是在心里再次诅咒了好几百遍邱医师后,推开手术室门朝两边过道观望着。
“没有时间观念的女人,是最可恶的!”我等得心慌暴躁,这间小手术室的空气极为差劲,除开满屋子的福尔马林味道,还有下午我下班后没有清理的一些手术垃圾外,别无其他。
“楚思麒,过来帮着扶着病患一下!”正在我责骂邱医师的时候,对方搀扶着一个年约三旬的妇女,朝着手术室这边走了过来。
“哦……”我只好迎上前,伸出手臂试图搀扶着妇女。
“滚开!”妇女厌恶的眼神,表面了她不乐意让我来搀扶。
“扶着啊,我还得准备一下呢!”邱医师根本不管病患是不是愿意,直接丢下我面对着一脸怒气的病患。
“大姐,我扶着你吧……”我硬着头皮,再次伸出手来。看病患的样子,脸色有些苍白,走路的时候,完全是小米步,那是因为身体不舒适,不敢大步大步的走的缘故。
“你有病吧?我这样年纪轻轻,是大姐吗?”妇女很不满我把自己叫成了大姐,骂人的时候,即使身体不适也是声音蛮大的。

gh0jx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兄弟,想你了 ptt-第346章 對不起,我知道錯了鑒賞-096wc

兄弟,想你了
小說推薦兄弟,想你了
“你真能找出他?你找出他又要怎样做?如何才能让这件事圆满解决?”罗雅婷一瞬间的问题很多,我谈及的五天找出拍摄者,她的心也跟着活络起来。
我拍拍胸口,笑道:“罗老师,什么是极品?那就是说,天上地下,还没有我这个小保安做不到的事情。让我留个悬念给你,现在我不能说出怎么样对付那个人,不过我用人格保证,绝对完美解决这件事。”
罗雅婷眨眨眼睛,点点头道:“不知为什么,我就是觉得你可靠,从你分析照片的角度看出来,你虽然谈不上什么极品保安,但也不是普通保安。好吧,我先拖着他,五天后,希望你给我一个好消息!”
“尽管放心的睡大觉,保持好的睡眠时间,才会天天都如花儿般的美艳动人。罗老师啊,说实话,你真的很正点,嘻嘻……”刚正经不到十分钟的我,脸上的笑容又有了绽放。
“滚蛋,你个色狼!”罗雅婷站起身,对着我做个鬼脸,走出门卫室,透过窗户给我做出了左右手打耳光的动作后,咯咯笑着捂嘴走开。
檸檬草的花語ⅱ
“喂……罗老师,等我搞定这件事后,你怎样感谢我啊?”罗雅婷的离去,我顿觉一下子有了种失落感,于是小跑着追了上来。在这个无聊的下午,能够和美女多说几句话,那也是很不错的差事。
“我感谢你?你搞清楚,那晚上要不是你多管闲事,我清醒百醒的会掉进喷泉吗?我会被那家伙拍照威胁吗?你还好意思谈感谢,真是个无趣的男人!”罗雅婷显然把这一切都归结在我身上。
“得得……被罗老师这样一说,我的积极性真的消失得差不多了,哎……”我绷着脸,摇着头,很是失望的模样。
“好好……算我怕了你,只要你能解决好这事,不留任何后遗症,你说吧,要钱还是要什么?”罗雅婷眼见我好似要反悔不帮自己了,立即变换了态度。有那种照片捏在别人手中,任谁也不安心。
我这才得意一笑,双手负在胸前,顿了一会说道:“钱嘛,的确是很可爱的东西,不过……”随着眼光看向大美女,声调的渐渐拉长,引来罗雅婷紧张的把手护住胸口。
“不过嘛……比起罗老师来,钱还真不算啥,嘻嘻……”我终于把后半截话给说完,得瑟之极的坏笑。
“你休想!你个趁人之危的小人,想要我陪你睡?你做梦去吧,滚!”罗雅婷飞起一脚踢向了我。
“我没有那么万恶!”我闪开美女猛踢,呆呆一笑道:“我是说,到时候罗老师把这几张照片给我就好,晚上可以鉴赏一下,别……别打!”我捂住头,抱头鼠窜的逃回了门卫室。
“不要脸、王八蛋!”我听到罗雅婷怒骂声音消失,这才走出门卫室,把眼光转向了A栋和B栋两栋大楼。
走到喷泉边,我调整了一下背身于两栋大楼的角度,尽量把那晚上和罗雅婷所在的位置重新模拟了一番。根据照片的拍摄角度,我最终找到了一个纬度。
夜店七帥 妖妖七殿
而这个纬度,几乎可以肯定拍摄者所在的具体大楼。
A栋!
楼层判断是四到八楼,因为照片拍摄出的只有罗雅婷的左边,从现实中看,便是右边大楼,那也就是说,拍摄者所在的是A栋A单元、四楼至八楼的四家住户。
“哈哈……我真是个极品保安!”我满意的结束了案件重演,余光在四层阳台上扫视一下。接下来,便是了解这四户人家的家庭背景,从而确定出究竟是哪一户,做出了偷拍且勒索罗雅婷的事件。
所谓,雁过留痕!
在细节中决定成败,便是如此!只要你学会判断和分析,没有找不出真相的理由!
我心中有了议定,懒庸的打个哈欠,大大咧咧的钻入了门卫室里,右手托住下巴假寐起来。
“踏踏踏……”
帶寶上陣:前妻要逆襲
桃运小男神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把我惊醒,听声辨认,和一个熟识的人相处,能够听出对方的脚步声,这种不能叫本事,而是自然的判断力。
“陈哥,怎么不多睡一会儿,你要去哪里?”陈俊看着我偷睡,本不想打扰我的,想就这样离去,却是跨出小区大门时,听到了我的问话。
“我啊,睡得差不多了,出门走走!注意别在睡了,差不多五点,马上就是住户进出的高峰期了。回见,楚思麒!”陈俊也不多停留,对着探出脑袋的我挥挥手,加急脚步转向了右边。
“陈哥是去见胖寡妇了!哟……还真五点了,起来运动一下子!”我伸着懒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
陈俊脚下疾行,轻车熟路的穿过几个小巷,出现在胖寡妇莎莉姐的出租屋前。
举起手又放下,陈俊甚是犹豫了一阵子,最终还是敲动了房门。
“谁啊!?”屋子里,传来那破钟般的声音。
“莎莉,我是陈俊!”男人回道。
“咔吱……”
房门打开,胖得几乎塞满房门的女人脸上缠着厚厚的绷带,露出肿得像猪唇的嘴巴,看着陈俊的时候,眼睛里露出惊怕。
“莎莉,你这是怎么啦?”陈俊挤进房屋,屋子里弥散着浓烈的医药味。
“陈俊,呜呜……”胖女人忽然掩面哭起来,说道:“我知道我对不住你,不该拿照片威胁你,你饶过我好不好?我不是已经把照片还给你兄弟了吗?呜呜……我真的没有藏着底片,我不敢啊!”
“莎莉……”陈俊脸上带着疑惑,心中却是忍不住一笑,那个威逼自己就范一月的可恶寡妇,显然是被人给弄成了惊弓之鸟,还以为自己是来继续为难她的。
“对不起,我知道错了,你们饶过我好不好?念着我们在一起那么多次,陈哥,你放过我,行不?”莎莉的眼睛里全部都是乞求。
“好,我放过你!我今天过来,是想代替我兄弟给你再次警告,多行不义必自毙!还有,我想知道,你究竟被我兄弟怎么样了?念在情人一场的份上,我劝劝他别再为难你!”陈俊心里那个乐啊,恨不得立马笑出来,但是依旧装出一副念旧情的模样,苦瓜着脸。
“陈哥,我……呜呜……昨晚我下班回家,遇到了一个身高近一米八的男人,喝得醉醺醺的。我一念之差,想把他也带回来睡一次后,拍摄下我和他的不雅照威胁他就范。陈哥,你别生气,我知道是我不好,我这样的张相和身材,我只能这样的做啊!”莎莉痛苦的嘶嚎着,用手揉着生疼的脸颊,回忆起昨晚的事情时,还仿若是再噩梦重演。
“你继续说!”陈俊不冷不热的说道。
“我把那个恨帅气的男人带回来,关上门后他迫不及待的扑上来。哎……当时我还开心着呢,结果,我当时脑子觉得被重物击中,然后昏厥过去。等到我醒来……呜呜……我的妈呀,我居然光着身子和一个在天桥下乞讨的老乞丐搂在一起,呕……”谈到这里,莎莉抓狂般的扯着头发,显得痛不欲生。
夜半驚婚:冥夫賴上門
“继续!”陈俊一阵子恶心。
“接下来,我想抗拒老乞丐碰我,可是我浑身无力,呜呜……没多久,我看到那个我领回家的男人出现在我面前,他递给我一叠照片。我的妈呀,居然是我和老乞丐的照片,呜呜……”莎莉的身躯再次浑身颤抖,肥肉乱撞,居然有了轻微了撞击声。
“哈哈……”听到这里的陈俊,再也忍不住佩服对方的手段,大笑起来。
“你……”莎莉一脸的胆寒,陈俊的笑声仿似这个世界上最犀利的武器,完全的挫伤了自己的自尊心。
“是不是后来,那个你想钓凯子的男人,拿照片威胁你,让你交出我和你拍摄的照片?”陈俊叼上一根烟,愉悦的吐出一股浓烟。
风的预谋
“是啊,我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后来不知道那个男人用了什么手法,我能自己走动了,于是我和他回来把照片交给他。他冷铿的问我有没有留着底片,我说没有!呜呜……这个恐怖的男人,居然拿着手中的照片掴我耳光,嘴里念叨着:
这一个耳光,是替我兄弟打你的!这一个耳光,是替我大嫂打你的!这一个耳光,是替我侄儿侄女打你的……呜呜……说了一大堆,便打了我几十耳光,我的脸肿得睁不开眼睛。”胖女人哭得更加激烈起来,把近一百公斤的身躯啪嗒一下跌坐在地上。
“哈哈……他打你之后,你迫不得已把底片交出来了?”陈俊逼问道。在办公桌里发现的信封里面,并没有自己和莎莉不雅照的底片。这也是,陈俊为什么要追到这边问莎莉的原因。难道,那个帮他的人,还存有别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