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線上看-第1204章 野蠻的拳拳到肉(中)閲讀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北朝求生实录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韦孝宽什么都信,就是不信邪。他不相信齐军筑城是陷阱,他感觉,那只是对手在虚张声势。就跟之前一样。
之前他就被齐军给耍了,或者说,太过于谨慎了。最近派人潜入平阳地区,得到许多可以互相验证的消息。
最后得到了一个结论,其实齐军在前线筑城,后方只是在练兵,根本没有什么准备!也就是说,他错过了一个击败齐军的绝佳机会。
当然,这也不能说错。就像是赌骰子一样的,不赌立马省钱,可能输多少就省了多少。至于赌赢,你怎么知道能赢呢?万一输了呢?
“王将军,你带人将城墙拉倒,我带人清理这里的辅兵。城墙倒塌后,立刻回撤,不要恋战。”
韦孝宽对曾经是柱国大将军的王雄说道。
按资历来说,他根本没有权力去指挥王雄做事。然而,谁叫王雄上了宇文邕的“黑名单”呢!
曾经的八柱国势力,王雄也是其中一员,这些人全部被宇文邕猜忌,排除在权力核心之外。
而韦孝宽因为不属于八柱国势力,又擅长战略,所以被宇文邕重用。
现在不是韦孝宽要舔王雄才能上位的时代了,现在情况已经反过来,是王雄要把韦孝宽舔舒服了,让他多多在宇文邕面前说好话,才能保证王家的后辈的前程。
至于他自己,王雄已经不做指望了,都一把年纪了,肯定不会瞎折腾。
韦孝宽亲自带人冲进还未建好的破虏城内,麾下轻骑如牛刀切葱一般,一茬一茬的收割人命。
辅兵本身就没有盔甲,由于修城,兵器也不全。更是因为祖珽的放纵,所以这里的守卫也很少。
周军冲入还未封口的城中,见人就杀,如入无人之境!
四处都是惨叫声,韦孝宽让偏将带兵冲杀,自己则是退到城墙外面。此时王雄已经带兵清理了一面城墙周围所有的齐军辅兵。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笔趣-第1204章 野蠻的拳拳到肉(中)鑒賞
这些人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绳索,铁锥等物,开始进行“土工作业”。
而韦孝宽则是指挥自己这一队的人马在周边布防,果然,一切如自己所料,齐军根本没有半点防备。
“一、二、三,拉!”
王雄扯着嗓子喊道。
他嗓音浑厚,老远都能听到。
正在这时,远处出现了一队骑兵,穿着齐军火红的军服,风驰电掣朝着王雄那边而来!
这队人马速度极快,周军都来不及反应,就已经冲到城墙另外一头。
“韦将军,小心!”
王雄对着此时落单,身边无人护卫的韦孝宽喊了一句,没想到迎面而来一支流矢,他猝不及防之下,刚刚抬起手打算拨掉流矢。
没想到这一箭势大力沉,直冲面门而来,异常阴险!
“噗!”
箭矢入肉的声音,让王雄身边的亲兵全都惊呆了。
这一箭正中王雄脖子,这位周军老将,当年跟胡人打过,跟高欢打过,跟齐军也打过。
没想到这次,居然栽在一支流矢上!
他双目圆睁,双手捂住脖子,直接从马上摔了下来,再也不能动弹。
韦孝宽惊呆了。
他喵的,此番头回出征,便折了大将,还是被不知道哪里射来的箭,一箭就干死!
简直让人无语!
此刻韦孝宽真想骂王雄几句,你照看好自己不就得了,你管我身边有没有护卫呢?没有护卫打不过难道我还不会跑么?
大将折了,王雄那一队人马定然群龙无首,这一仗没法看了。
“落雕都督!”
“落雕都督!”
“落雕都督!”
齐军那一队人马中爆发出齐声呐喊,响彻云霄。王雄麾下周军,一时间竟然就这样呆呆的看着对方冲过来,还难以接受主将已经身亡的事实。
诶,跑吧!
韦孝宽,骑着马跑了几步,周军中鸣金擂鼓的人马,都还在后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精华都市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ptt-第1204章 野蠻的拳拳到肉(中)鑒賞
“鸣金收兵,全军后撤!”
对他们吩咐了一句,韦孝宽拍马就跑!
周军中还有接应的人,但是没有人指挥拍板。
此战本来应该是王雄负责,自己来接应即可。他是不放心,想亲自看看齐军怎么部署的。要是刚才齐军不来,他也是打算看看就走,将这里交给王雄的。
没想到,一个回合,王雄挂了!
还能更坑一点么?
眼前这些周军,已经完全失去阵型,遇到成建制的齐军,只有死路一条。
韦孝宽带着亲兵狂奔,根本就不管那些因为队伍完全展开而失去建制的周军。这些人,在他心中,已经跟死人没有区别。
要看老天能不能赏他们一条命!
其实韦孝宽可以原地组织防御,然后通知埋伏的人马靠过来,跟齐军打一场“浆糊”仗。
然后,不分胜负,双方回去舔伤口。
只是,这不是韦孝宽想要的。
所以只能将前出的这些军队放弃,因为在预想的备案中,这些人,极端情况下,都是出来送死的!
现在的情况,不过是比极端情况更“极端”而已。
反击的队伍,韦孝宽要亲自掌控,万万不容有失!
身后是两军厮杀的声音,韦孝宽骑着马狂奔,根本连看都不敢看。秋日里和煦的太阳,此时也躲进云层当中,天渐渐阴暗下来。
三里地以外的山丘边上,韦孝宽在这里布置了援军!目的就是等齐军主力出现的时候,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没想到,这支队伍刚刚开场居然就要出击了!
“将军?这是怎么了?”
压阵的辛道宪疑惑的问道。
现在情况,貌似跟韦孝宽之前交代的很不一样啊。
而且他发现韦孝宽跟他身后那些亲兵,一个个都是脸上带着惊慌,强作镇定的模样,心更是沉到谷底。
“王雄被齐军流矢射死,前军已经救不回来了。你压住阵脚,现在大军列阵缓缓前军,阵型不要展开。”
韦孝宽在辛道宪耳边悄悄说道。
嗯?王雄死了?
辛道宪心中一惊,表面却是冷静的点了点头道:“卑职这就去压住阵脚。”
压阵脚,是指在阵型的边缘或者中央,有一个标志性的人物。战场空旷,喊话那是绝对听不到的,众人的眼光,只会盯着那个“标志性”的人物。
他冲锋,将士们便冲锋。
这跟位于大军后方的全军主将,又不是一回事。
比如说今日王雄被射死,他就是那一队人马的标志性人物。他死了,那一队人马就彻底乱了,韦孝宽想救都救不回来。
咚咚咚咚!
火熱連載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笔趣-第1204章 野蠻的拳拳到肉(中)熱推
周军伏兵开始擂鼓,缓缓朝着破虏城的方向而去。

精品都市言情 北朝求生實錄 攜劍遠行-第1196章 河陽之戰(4)鑒賞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北朝求生实录
看到独孤信在城头,梁士彦内心十分感慨。
独孤信是故意要背叛出周国的么?
表面上看,并不是这样。应该说,原来的八柱国,多半不是被宇文氏逼死,如赵贵、侯莫陈崇;就是交出兵权,如于谨。
现在还能活着,还能掌权的,仅仅独孤信一人而已。
这多亏他背叛周国,跟高伯逸搭上了线。否则,这一家人现在还能不能站着说话,都要打个问号。
在这方面,梁士彦觉得宇文氏一族,做得是有些不地道的。
但怎么说呢,宇文泰也好,宇文护也好,乃至现在的宇文邕也好,其实都在不断限制原八柱国的实力。
不同的只在于手段不一样罢了。
宇文泰的手段较为隐蔽,宇文护的手段比较粗暴,而宇文邕更是锐意改革,不仅是针对八柱国势力,而且对于朝中的老臣,都是不信任的态度。
包括梁士彦自己在内,若不是战事吃紧,青年将领们还没有成长起来,他也不可能有机会独领一军。
宇文邕对于贺若弼这样的人有所偏爱,已经是傻子都能看出来的事情,对此梁士彦也是有些无可奈何。
“独孤信,你本是周臣,如今为何背叛周国,认贼作父?”
梁士彦举起马槊,指着城头的独孤信质问道。
“梁士彦,我问你,赵贵怎么死的?”
独孤信冷冷的反问道。
这……叫人如何回答?
梁士彦将马槊立在地上,对着独孤信喊道:“赵贵企图谋反,已伏诛。”
“那侯莫陈崇也谋反了么?”
独孤信继续反问道。
梁士彦无言以对,他当时不在长安,但侯莫陈崇死于宇文邕之手,千真万确,如假包换。
“这个我不知道。”
“你也谋反,我也谋反,难道不是这个国家出了问题么?宇文家是什么样的,你自己心里没有数么?难道岁月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独孤信犀利质问道。
这下梁士彦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了。
“多说无益,沙场见真章吧。”
梁士彦调转马头,拿起马槊就走,懒得再跟独孤信多说哪怕一句话。双方利益不同,立场不同,不管说什么,都是鸡同鸭讲。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線上看-第1196章 河陽之戰(4)看書
与其在这里浪费口舌,不如回去睡一觉,再来想想怎么“说服”对方。
当然,是用刀剑去“说服”。
等他走后,独孤信松了口气,转过头对韩擒虎说道:“全军备战,你带着人马,去守北中城。务必要看护好北中城的粮仓,万万不容有失。”
“喏,卑职这就去办。”
韩擒虎也是松了口气,如果可以让他不直接与周军对阵,那自然是最好。亲手杀死从前的袍泽,那种感觉,可不是太好。
……
深夜,独孤信独自一人在南城的城头巡视。今日,高伯逸派来的信使,给他送来了一封信。
上面说他已经知道周军出潼关驻扎弘农城,随时有可能袭击洛阳,而周军在袭击洛阳以前,最有可能做的事情,就是……攻打河阳三镇。
这是任何一个有军事常识的人,都能想象出来的事情,独孤信并不觉得意外。如果高伯逸连这个都看不出来,那他也别出来混了,以后直接在邺城混吃等死吧。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攜劍遠行-第1196章 河陽之戰(4)
高伯逸在信上还说,他现在正在调集兵力反攻,让独孤信守好河阳三城。但若是周军攻势凶猛,那么必要时刻,可以放弃南城与黄河中心的河阳关,只需固守黄河北岸的北中城便可。
到情势危急的时候,可以“便宜行事”,烧掉黄河上的浮桥。只要北中城还在,那么周军怎么折腾,都没办法从黄河北岸获得补给。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攜劍遠行-第1196章 河陽之戰(4)讀書
这一盘棋,就还在高伯逸的控制之下。
至于援兵是什么,至于神策军屯扎虎牢关按兵不动,至于熟悉洛阳的王峻边军像睡着了一样,这些种种,高伯逸在心中一样都没有解释。
总结就是:只要你守住北中城,那么就是大功一件,其他的,都是锦上添花!
“呼!”
独孤信吐出一口浊气,高伯逸什么打算,独孤信心知肚明,当然,他也知道高伯逸的另外一层含义。
你不跟周军恶战,打得你死我活,不立下功勋,人家如何能相信你呢?
这是很现实的事情。
为了立足,为了能在北齐更好的发展,独孤信必须要“有所牺牲”,这是避免不了的。
“苍茫大地,谁主沉浮,莫要让我失望才好啊。”
独孤信长叹一声,他抬起头,看到被咬了一大半的月亮,边缘好像毛毛的。
“将军,韩将军在北中城巡视的时候,捉到一些来奸细,假扮成我军,企图混进城内!”
一个亲兵匆匆而来,在独孤信身边轻声说道。
这就来了?
“好!你通知一下韩将军,马上改军中暗号。嗯,明日暗号,就叫……山崩地裂。”
“喏!”
等亲兵走了以后,独孤信才感慨有些诧异,这四个字,几乎是一瞬间从自己脑子里蹦出来的,他随口就说了,如今再改也来不及了。
罢了,后面再改吧。
第二天,独孤信来到北中城的时候,那几十个“奸细”,已经被全部杀死,人头悬挂于城头,以示威严!
对于韩擒虎的霹雳手段,独孤信明白对方的苦衷。能杀也可不杀的时候,他会坚决的选择杀,不会给任何人留下口实。
这几十个奸细,要做的事情,不过是烧毁粮仓而已,他们当中也审问不出什么情报来。如果是被高伯逸抓到,说不定直接关着到战争结束后就放了。
可惜他们遇到的是韩擒虎。
正因为被怀疑,所以韩擒虎要站稳脚跟,必须要展现出不同寻常的冷酷!对待周国,尤其不能留手。
这样他的路才能越走越宽。
“韩将军,这是怎么回事?”
独孤信平静的指着一地无头尸体问道。
“卑职昨夜巡夜的时候,这些人鬼鬼祟祟的企图爬进城内。卑职审问一番后,发现他们是梁士彦所部麾下的斥候,其他的东西,他们知道的也不多。”
韩擒虎的面色极为平静,这些话似乎早就打好腹稿一般。
“行了,继续巡视吧,保持警惕。我在河阳关守着,你有事可以随时来找我。”
一夜都没怎么睡,独孤信疲惫的对着韩擒虎摆摆手,说完转身便走了。
“对了,这些尸体收敛一下,城头的那些人头都收回来,把他们厚葬了吧。”
远远的,独孤信说的话传到韩擒虎耳朵里。

熱門言情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第1180章 舉足輕重(中)讀書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北朝求生实录
夜幕降临,秋日的夜里,凉风习习,微微能感觉到一丝冬日的寒意。长寿县外的汉江江面上,有一艘两层楼的楼船,挂满了红色的灯笼,远远都能看到。
楼船的船舱里,高伯逸正在跟侯瑱两人对饮,因为等会就要赴约,所以两人都没有喝太多,而是在商议对策。
“大都督,此番,王琳真的会来么?”
侯瑱设身处地的想想,他觉得如果自己是王琳,只怕不会赴约。但是,人和人是不一样的,你做不到的事情,不见得别人做不到。
“放心吧,稍等片刻就行,王琳是一定会来的。”
高伯逸慢悠悠的说道。
此次“和谈”一旦能成,不亚于得到十万雄兵!或者说,北齐西南边境的局,就全部活了。
正如韦孝宽和梁士彦等人理解不了宇文邕的想法一样,侯瑱这样的人,也理解不了高伯逸的想法和高度。
有些人平时一点点小利,都要锱铢必较,好像被人占了一文钱的便宜,心中就会像是割肉一般。
然而,当他们遇到大事的时候,却小心翼翼,该出手的时候不敢出手,瞻前顾后。
此乃:争小利忘命,干大事惜身。
高伯逸就不是个干大事惜身的人,尤其在现在这个时候,他从各方面推断王琳会妥协。如果对方真的要“作死”,那就只能怪自己眼瞎了。
成功的路上,到处都是风险。
正当高伯逸沉思之时,竹竿急急忙忙的下了船舱道:“主公,王琳的长史陆纳来了,人就在船上。要把人引进来么?”
“不必了,我亲自去吧。”
高伯逸来到船舱外,就看到脸上有道刀疤的陆纳,双臂抱着一把剑。见到他来之后,将剑递给高伯逸道:“此乃我家主公佩剑,见剑如见人。高都督若是要去,请随我来。”
陆纳一身豪气,说话亦是不客气,眼睛直直的盯着高伯逸,如同猛虎伺机吞人。
“带路!”
高伯逸就说了两个字,然后毫不畏惧的跟陆纳对视。
两人相持了一会,陆纳这才微微点头道:“高都督果然是豪爽之人。”
他走在前面,高伯逸跟在后面。侯瑱虽然十分不自在,然而却紧紧的跟在两人身后,心中忐忑。
要说刚才他还有点自信,没想到这个陆纳如此无礼。
更没有想到,高伯逸居然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这到底是什么鬼?
一时间,侯瑱有种当初被侯景俘虏,去见侯景的那种感觉。当然,王琳的名声比侯景好多了,然而,王琳名声虽然不错,可他的那些手下,却并不是这样。
当初在王僧辩手下的时候,王琳攻破建康城,管不住麾下那些兄弟抢劫,那回可真是捞了个够本。
侯瑱可是对王琳麾下的人马如何“办事”,有深切体会的。
三人一同上了小船,在侯瑱看来,这条船就像是划向地府一般,他的心跳一直很剧烈,表面上却又是强压住内心的恐惧,所以整个人的表情,在船上灯笼的照耀下,显得非常死板。
如同便秘了十多天的人一样。
“侯将军请安心便是,天下人都说世间的忠义之辈,非王琳莫属。我们去王将军的船上,实际上却是比地上还安全。
对吧,陆长史。”
高伯逸忍不住揶揄了陆纳一句。
“世人都说高都督巧舌如簧,死的也可以说成活的。难道此番还担心我们杀你?”
陆纳也怼了高伯逸一句。
其实,他对于迁徙到淮南,确实是抱着幻想的。
只不过,在陆纳看来,高伯逸这个人,却是没有安什么好心。世间的道理就是这样,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
现在淮南已经在与陈国的贸易当中发展起来了,再也不是前线荒芜之地。稍微有点脑子的人就能想到,高伯逸凭什么把这块“好地方”,送给你呢?
陆纳当初在王琳被王僧辩扣押的时候,就曾经“揭竿而起”,他太清楚像高伯逸这样的枭雄,手段实在是太多!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第1180章 舉足輕重(中)推薦
离开荆襄,前往淮南扬州……只怕,要付出的代价,是难以想象的。如果高伯逸不打算在路上伏击他们的话。
然而,此番若是高伯逸没有提出任何条件就答应让王琳带着麾下所有人前往淮南,那么陆纳就会在送他们回去的路上,造成一个“翻船”的事故!
彻底跟北齐翻脸!
这件事,王琳虽然没有首肯,但也没有斥责陆纳,实际上已经算默许了。
船上的三人各怀心思,不久之后,前方出现一条四五层楼高的超大楼船,每一层楼都点齐了灯笼。
看上去金碧辉煌,十分气派。
“王将军还是喜欢繁华啊!”
高伯逸忍不住感慨道。
座舰,要够大,够气派!
高伯逸前来谈判,王琳把座舰布置的豪华奢侈,要的就是气势!
恐怕不仅仅是王琳是这个性格,他麾下的人,也多半是这个性格。
对于淮南,他们忍得住?
高伯逸觉得,这些人绝对会想衣锦还乡,然后在乡亲们面前显摆显摆。王琳虽然很含蓄,不过从接触的各种反应看,其实他和他麾下的部众,早已按奈不住了。
小船来到楼船跟前,从船头放下来两根钩子,勾住小船上的铁钩。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船头上的滑轮,直接将小船铰了上来。
高伯逸环顾四周,这艘船上的“先进”器械不少,像什么定滑轮啊,床弩啊之类的东西,一应俱全。
高伯逸心中暗暗思索,果然王琳是水战出身,业务专精名不虚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高都督,高老弟,你终于来了!为兄已经等得胡须要花白了!”
老远就听到王琳爽朗的笑声。
老哥,我也等了好久啊!
高伯逸脸上挂着笑容,走过紧紧的握住王琳的手道:“老哥,你让我日想夜想,今日总算是见到你了。
有酒没?碗够不够大?”
“哈哈,足够大的!很大很大的碗!就怕老弟你酒量不够!这边请!”
王琳亲热的跟高伯逸寒暄,然而,他就像是没看到侯瑱一样,自顾自的拉着高伯逸往船舱里走。
这一刻,侯瑱有些明白,王琳这个人,绝对比他想问题想得通透。

都市言情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第1171章 家國情懷(1)推薦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北朝求生实录
郢州(就是后世的武昌城)城位于汉江与长江交界的要害地段,自从三国孙权在此筑城之后,这里的城池位置就极为稳固。
南北朝时期的郢州城,与清代的重镇武昌,几乎是在完全相同的地方,也就是以现在武昌黄鹤楼为中心,在山脚下倚靠长江而建的一座城池。
红色的夕阳染红了江面,在郢州城外的渡口边上,停着一艘小楼船,没有装饰,丝毫不起眼。
高伯逸坐在楼船的二楼,端起酒杯,凝神的看着江面,一言不发。他身边只坐着侯瑱一人,连杨素都不在。竹竿守住了楼船二楼的楼梯口,杜绝任何人上来。
“侯将军忠勇可嘉,我一直看在眼里的。”
高伯逸放下酒杯,平静的看着侯瑱说道。
像是高伯逸这样的权臣对下面的人说“忠勇”之类的话,算是很高的褒奖了。几杯酒下肚的侯瑱,心中已经明悟了高伯逸想说什么。
或者说想说,但是现在却不方便说的话。
“现在齐国蒸蒸日上,国泰民安,呈现百年难见的大气象,末将也是面上有光,这也都是托了都督的苦心经营。
无论什么时候,末将都愿意为都督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脸红脖子粗的侯瑱连忙表忠心,或者说,他对高伯逸说: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我也是跟你一样的意思!
侯瑱跟北齐那些权贵毫无关系,自始至终都只跟高伯逸打交道,他有什么理由站在高氏皇族那边?
这种事情,只要高伯逸不是个辣鸡废柴,几乎就是板上钉钉没有疑问。高伯逸此番特意来郢州一趟,不就是为了侯瑱这句话么?
世上从来就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人与人的关系,都是感情与利益的结合,无非是哪个多一些,哪个少一些罢了。
所谓“久病床前无孝子”,已能说明一切。
亲儿子对父母都是这样一个道理,更何况只是外人?
“大都督,听说周军要攻略洛阳,我们……要怎么做?”
这句话侯瑱已经憋了很久,此番高伯逸正好面对面,他也问出了自己的疑问。周军要有大动作已经不是什么秘闻,各种小道消息都在传。
不过令人困惑的是,邺城中枢一直没有下令,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在想什么。侯瑱想去建功立业,想慢慢的靠近权力核心。但是他也知道,自己麾下的军队,若是水战,还有那么点厉害。
但是北上陆战,那就完全排不上用场的。
侯瑱此番的意思也很明确,虽然他麾下的那些杂鱼派不上什么用场,但是他本人还是有用的啊!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起點-第1171章 家國情懷(1)相伴
侯瑱希望高伯逸北上抗击周军的时候,能带上他。任何主帅都不会嫌麾下大将多余的!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尤其是侯瑱这样久经战阵的老江湖。
“侯将军请放心,此战你我并肩而战,至于郢州城的防务,我另有安排。”
侯瑱为什么不愿意待在郢州?难道坐镇南面不好么?
嗯,其实真的不好!
离权力核心越远,越容易被当做政治牺牲品,而且还会变成朝廷中枢猜忌的对象。侯瑱已经有些累了,他不想继续在边镇长期呆着。
好比说段韶,从前在北齐,也不是长期镇守边疆,而是一旦出事以后,或者是要攻城略地的时候,才让他出马。
平时他是待在邺城的。
侯瑱虽然不可能成为第二个段韶,但是他也想有那样的待遇。只有长期待在首都,才能对朝廷风向有第一时间的了解。
高伯逸的安排,就是让杨素独自镇守郢州,一直到战役结束。这也是在刻意的培养杨素。至于侯瑱,长期在边镇高伯逸也不是很放心。
“侯将军,自鲜卑入主中原,建立魏国以来,这天下两分甚至三分,已经许多年过去了。
民心思定,大家都盼着天下一统。
如果我们只是每日劳作的农夫,大可不必思索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只可惜,我们不仅在带兵打仗,而且毫不客气的说,天下能否一统,恰恰在我们这样的人手里。
多往前走一步,不但能够名垂青史,而且还能给天下人安定。侯将军以为……如何?
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时间不会等着你我,莫要到老了才后悔当初没有奋起。”
听到高伯逸这番话,侯瑱这才恍然大悟。
如果说篡位,对于高伯逸来说,未必是什么难事。坐到高洋的那个位置,高洋坐过,高伯逸同样有机会做。
毕竟,高洋没有做到的事情,高洋无法收拾的晋阳鲜卑,被高伯逸给收拾了。他身边再也没有那么多掣肘的力量。
然而,今日听高伯逸一席话,侯瑱便了然于胸,高伯逸想要的,绝不仅仅是到“齐主”这个位置上坐一坐。
他要的是天下一统,他要的是名垂青史,他要的是开疆拓土,他要的是万民称颂!
高伯逸想要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他前面的路,也实在是太长了,远远不到要休息的时候。
“末将……”
侯瑱竟然被高伯逸的一番话说得讲得无言以对。
他能说什么呢?
回想起“出道”开始,一直南征北战,跟侯景打,跟西魏打,到底是为了什么?
说到底,不就是“生存”二字么?
如今生存大概已经不会有问题,要不要去想一些更“高级”的事情?比如说……一统天下,名垂青史什么的。
“时候不早,侯将军回去睡吧,今夜我就在楼船上看一看月色。”
见侯瑱不答话,高伯逸站起身,走到船尾,看着远处的夕阳渐渐沉入江面,那景色有些壮美与凄凉。
“末将……告退。”
侯瑱麻木的走下楼船,他隐约感觉到自己失去了一个重要机会,却不知道要怎么去补救。
“唉!”
进城以后,侯瑱越想越不对劲,总觉得最后那一刻,高伯逸似乎“放弃”他了。或者说,侯瑱觉得自己身上某些特质,让高伯逸很“失望”。
“不行,我得去找个人问一下。”
战场上多次靠着敏锐直觉救命的侯瑱,感觉在高伯逸离开郢州之前,自己一定要把这个“窟窿”填上。
熱門玄幻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愛下-第1171章 家國情懷(1)相伴
不然后面要想再跟上,似乎很难了。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北朝求生實錄 ptt-第1171章 家國情懷(1)閲讀
只不过,找谁好呢?
侯瑱猛然想到,高伯逸是一个人在楼船上,并未带着杨素。而杨素曾经长期跟随高伯逸身边,他应该是个“内行”。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討論-第1124章 陰謀的味道(2)分享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北朝求生实录
邺城人懒惰而富有好奇心,最喜欢打听各种各样的事情。本来,神策军要南下荆襄,只是个传闻而已,只是最近,这个传闻,被各种小道消息所证实了。
最明显的一个迹象就是,一向训练勤勉的神策军,居然放假三日!
每个人都必须要回家跟家人见个面,不许逗留军营,连值守的人都不曾留下。这一点令人非常疑惑。
一般军队这么做的时候,都是大军要出征远方,估计很久才会回到邺城,所以让将士们跟家人告别,以免长久不见面,都不记得父母兄弟长什么样子了。
至于刚刚娶亲的,结婚无子的,有老相好还没办事的,都要趁着这个机会,该干嘛干嘛。
所以邺城里就在传言,这次高伯逸并不会去洛阳,而是会去襄阳。至于去襄阳做什么,不得而知。
这消息传得有鼻子有眼的,像是有些“内幕人士”在说,再加上神策军的怪异举动,令人不得不信服。
在杨愔等人的强烈反对下,高浚终究是没有被定为代管邺城城防的都督,而是由皮景和来担任。
皮景和是汉人,又是出自高欢霸府,资格足够,能力又是以善于防守而著称,因此各方对他走马上任,都没有提出什么异议。
这天夜里,皮景和在看高伯逸“写的”那本《三国演义》,正好看到“司马懿假痴不癫赚曹爽”这一章。
他心中若有所思,将书合上以后,端坐于油灯前良久无语。
现实,往往就是历史的再重复,而人们能从历史中得到的教训,就是得不到教训。一幕又一幕熟悉的套路在上演,直教人扼腕叹息。
“唉!”
皮景和又是一声长叹,他又何尝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可以担任邺城都督呢?高家的人蠢蠢欲动,是要搞事情啊。高伯逸现在做的,还不明显么?
为什么有的人就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呢?
皮景和本来是有些同情高欢的那些子嗣们,现在看来,似乎对方的“觉悟”,比他要高些,这也很好理解就是了。
本来是可以当皇子,皇叔,甚至是皇帝的。现在,即将成为人家砧板上的鱼肉,换成是你,哪怕不能反抗,难道不挣扎一下?
“阿郎,外面有人找您,说是您的旧友。”
书房门外传来老仆的声音。
旧友?
皮景和面部微微有些抽搐。旧友会快到子夜了来寻访么?是已经死了的“旧友”吧!
“把人请进来吧。”
皮景和无力的摆摆手,他已经猜到来的人是谁了。
不一会,“旧友”进来了,不出皮景和所料,正是永安王高浚。
虽然叫“永安王”(永安是一个地名),但皮景和觉得高浚一点都不安分,甚至很是“活跃”。
大概是高欢的子嗣,现在成气候的不多,年纪最长的,就是高浚。他不站出来,也确实没人能站出来了。
在赵彦深面前,高浚穿得稀烂,把自己弄得脏兮兮的,除了掩人耳目外,也有向赵彦深哭诉搏同情的成分在里面。
但是这一套,很明显是不能用在皮景和身上。武人是很讲求实际的,而且他们很看不起那些软弱的人。这也是为什么高伯逸明明的逆臣,却很得军心的原因。
这个年代的武人,是不关注你出身如何,长相如何,身材如何。甚至你个人武力如何,他们都不会特别在意。
战场上,一人敌练到顶级,能发挥的作用也很有限。
他们唯一在意的事情,只是你能不能带着他们打胜仗!
能打胜仗,那么你就是厉害的,你就有无上的荣耀,甚至于……那个位置,也可以坐一坐。
这就是时代的规矩。
高浚无疑是知道这个的,所以没有“卖惨”,而是穿着王爷的“黑龙”服,只是袖子上没有镶嵌金边。(北齐皇帝的龙袍是红色)
很正式的一副打扮。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第1124章 陰謀的味道(2)熱推
说实话,刚刚出现在皮景和面前的时候,倒真是将其唬的一愣。
“永安王深夜前来,所谓何事?”
皮景和揣着明白装糊涂问道。
只有傻子才不知道高浚为什么而来,可惜,皮景和不是傻子,却很希望自己此刻就是个傻子。
“当然是为了大事!”
高浚不苟言笑的说道,那样子一本正经,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他此刻是为了齐国万千百姓而来的。
皮景和很想把手边的那本《三国演义》直接拍高浚脸上,然后让这厮好好回去读读书。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第1124章 陰謀的味道(2)分享
你想对付的人,是这本书的作者!能写出这本书的人,能是好对付的人么?
哪怕历史上写《三国演义》的老罗,那也是张士诚的谋士啊!本身的谋略是没问题的。
“永安王有话不妨直言。”
皮景和不动声色说道。
他其实现在就想送客了。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線上看-第1124章 陰謀的味道(2)相伴
“明日神策军开拔南下枋头,然后渡河。他们离开邺城后,不是三天两天就能回来的。
我希望皮将军能在某一天夜里开一下城门。”
说完,他将一个卷黄色丝帛递给皮景和,不等对方打开,高浚就急促说道:“事成之后,京畿大都督的职位,还有神策军,都归将军。”
他没有说“事成”,这个事情到底是什么事。不过大概也不太需要说明白了,丝帛里面的许诺,应该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不需要做多余的事情,只需要在晚上开一下城门,类似于策应一下,就能……一步登天!
这样的“好事”,不要说遇到了,就是平时做梦都不会去想,太过于虚幻缥缈。
“神策军离开了,他们还会回来的。”
皮景和一脸苦笑,将丝帛推到高浚面前,并没有说多余的话。
“只要高伯逸不在了,神策军群龙无首,回来也没有用。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討論-第1124章 陰謀的味道(2)分享
赵彦深已经答应帮忙稳住皇宫,皮将军要做的事情并不多,就是开个门而已。很简单的。”
简不简单,并非高浚说如何就如何,皮景和考虑的问题更多。不过此刻倒是不好拒绝高浚,毕竟,鱼死网破之下,高家人万一把仇恨都倾泻到自己身上……那是一件很冤枉的事情。
毕竟他皮景和也不是高伯逸的嫡系啊!
“此事我考虑一下,明天日落之前,给你答复。”
皮景和伸出手,将丝帛揣到怀里贴身放好,高浚板着的脸这才缓和下来,拱手对着皮景和行了一礼道:“在下先走了,告辞。”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北朝求生實錄》-第1095章 鄭伯克段(下)分享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北朝求生实录
山包还是那个山包,只是,心情已经不是当年的心情。匆匆忙忙的扫墓完,高伯逸也懒得跟高洋和高欢“叙叙旧”,马不停蹄的让同行的神策军一部立刻参与操演。
指挥操演的人,居然是斛律光!
“明月,你常用之兵法,与神策军平日里使用的颇为不同,今日就演练给我看看吧。”
斛律光最擅长的手段,在于“步骑协同”。别看很多人也吹嘘这一招玩得好,甚至慢慢成为这个时代的主流,但真正要玩好步骑协同,却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骑兵的使用,在于突然一击,在于灵活机动。而步兵的使用,则是强调阵型不乱,步兵最怕的就是失去建制。
如果失去了建制,哪怕百万人都打不过一万人!
所以说,斛律光的本事,某种程度上说,跟项羽比较类似,都是兵法知道一些,但不是以谋略为主,而是玩所谓“兵形势”的。
“喏!谨遵都督军令!”
斛律光接过高伯逸递过来的令牌,朝中军大阵当中策马而去。而高伯逸跟李德林等人,都是站在山丘上观望。
“主公,斛律氏乃是胡人,为何要重用?”
趁着四下无人,李德林沉声问道。
斛律光家族这种两面骑墙的做派,不仅是六镇鲜卑里面有人看不惯,汉人世家乃至高伯逸的亲信也有很多看不惯的。
“一来斛律光确实人才难得,二来,千金买骨的道理,大家都不是瞎子,看得到的。
至于你说的,两害相权取其轻罢了。”
害怕李德林听不懂,高伯逸加了一句:“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我立志成就一番功业,只要是人才,不管他是何出身,我都要物尽其用,人尽其才。”
这番话说得掷地有声,李德林动容不已,双手拢袖行礼道:“主公大志,非常人能及,能结束乱世的人,非主公莫属。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这句话属下回去以后就会写下来挂在自己书房的墙上,时刻勉励自己。”
说话的时间里,斛律光带着没有指挥过的神策军部曲,与周敷所部开始接战。期初还好,基本上是势均力敌,可越是到后面,周敷这边越是支撑不住。
高伯逸眯着眼睛看了半,愣是没看出来毛病出在哪里。
大概,有些人就是很会玩“微操”吧,斛律光带兵打仗的基本功很扎实!那是一种从小带兵打仗而形成的一种本能。
这样的人,当个主帅,或许很勉强,但是当一个独当一面的大将,已经很合格了。
“你看,我若是把斛律氏排斥在体系以外,那么,他要么会背地里打算害我,要么就投到敌人那边去了。
这样的人,若是不能用,不如杀之。然而,杀了斛律光,后患无穷,幽州的斛律羡必定跟高睿穿一条裤子。
二人合力,只怕齐国北方动荡不安,只是迟早而已。
既然不能杀,那就好好的用。他再大也大不过我,又何惧之?”
高伯逸这番话说得入情入理,十分令人信服。
他杀一个人,或者用一个人,都不是凭着感情与喜好。每一件都有其内在的逻辑与得失算计。
不得不说,这就是所谓的明主之相!
就在二人结束这一番谈话的时候,周敷所部已经被击溃,身上穿着的盔甲,全是用来判定胜负的白点。
那些都是用石灰弄在木枪尖上形成的。
“你看,斛律明月,还是有点本事的。神策军都是这些人,平日里一同操练,实力也差不多。指挥的水平不一样,结果就不一样。”
听高伯逸这么说,李德林虽然心中依然看不上胡人,也不得不承认,斛律光跟周敷比起来,确实技高一筹。
甚至可以说高了不止一个段位!
毕竟,斛律光是第一次指挥神策军,却可以击败用人马用得很顺手的周敷,确实是厉害!
“你去找张晏之,让他安排一下,今日好好给士卒加菜。”
高伯逸交代了一句之后,就去找斛律光和周敷去了。他现在是要学习后世的经验教训,如果赢了,一定要弄明白,到底是怎么赢的。
如果输了,要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会输。
这样一直总结再总结,以后打仗肯定是输的时候少,赢的时候多。
毕竟,每一次总结,都代表着他站在了历史巨人的肩膀上眺望远方。段位不一样了,那些阿猫阿狗之流,也就只够给自己提鞋了。
……
洛阳金墉城的一间签押房里,高孝珩坐在石板铺成的书案前,面色凝重。
他感觉手里的这封信,有千金的重量,而且很热,很烫手。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似乎多拿着一秒,就会将他整个人都点燃。
信是从北周那边过来的,确切的说,是从长安城来的,是长山王高演写给他的。信中高演没有废话,没有叙旧,而是直接说了主题。
集结兵力,然后卖一个破绽,让周军入洛阳城。等周军入了洛阳城以后,就会立你高孝珩为齐国皇帝,然后不承认邺城的伪政权!
之后的事情,他也不能保证会怎么样,只能说,以后走一步看一步了。
高演没有说你起兵造反,然后我来当皇帝什么的,那样也太侮辱智商了。他只是在心中给了高孝珩一个承诺。
配合周国起兵,那么以后齐国的皇帝,你也是可以先想想的,只要能打败高伯逸,一切都不是问题,这些只是小事而已。
火熱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第1095章 鄭伯克段(下)看書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笔趣-第1095章 鄭伯克段(下)相伴
然而高孝珩却知道,只要他引了周军入城,那么他就会是高氏皇族的叛徒,把祖宗基业拱手让给他人!
不得不说,高孝珩还是有几分节操的。又或许是因为,摆在他面前的麻烦,还真就是即将到来的周国入侵!
那时候,他如果不当“带路党”,就必须要一只坚守城池。洛阳城大且破,极为不好坚守!没有防守大师王峻的帮忙,高孝珩是绝对打不过周军的。
应该怎么办才好?
高孝珩这才发现,跟高伯逸手下人才济济,狗腿子都一大堆比起来,自己身边,还真的是没有可用之人!
遇到生死攸关的大事时,身边一个商量的人都没有,何其可悲?
“唉,难道,真要我做那不肖子孙么?”
高孝珩将信件放到烛火上点燃烧掉,面沉如水。

rv4k2都市异能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第1083章 上位者的無奈(3)推薦-turah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北朝求生实录
深夜的书房里,高伯逸正在闭目养神,李沐檀在给他揉肩膀,两人十分亲密。很显然,这么晚还没睡,或者两人没做夫妻间的“保留节目”,那是因为高伯逸在等消息。
“阿郎,我爹说,书房不是女人应该待的地方。”李沐檀从背后抱着高伯逸说道:“不过阿郎倒是不介意我在这里进进出出的。”
“每个人,总不可能看到后背,都要将后背交给信任的人。如果我连你都不信,那真是没有人可以相信了。
这就是再凶恶的人,心中都有柔软的地方。”
武道 霸主
高伯逸抓着李沐檀的小手说道:“比如说你就是我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阿郎是不是想说元氏的事情?其实我知道,你是不得已为之。不然的话,要杀更多的人才能办到。”
“嗯,是啊。少死很多人,不然我肯定会抓一些元氏的人杀掉,就跟当初高洋做的一样。”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鱼赞的声音。
“主公,长山王府的火已经烧起来了,按照主公的吩咐,邺城内所有负责走水的队伍,都瘫痪了,到明天早晨才会去扑火。”
“知道了,高百年呢?”
“已经送到渤海长公主府了。”
鱼赞的声音隐隐带着兴奋。
“知道了,有事随时汇报,今夜我都在这里。”
高伯逸平静说道。
鱼赞的脚步声渐渐远去了。
“阿郎累了吧,要不要枕在妾身腿上,就像是以前一样。”
李沐檀说着,就让高伯逸躺了下来。
“话说,第一次见面时,你看我的眼神,像是要吃人。”她呵呵笑道,轻轻抚摸着高伯逸的额头,眼中满是无限的爱意与崇拜。
“对呀,就像是火热的青春,不顾一切的冲动。想着只要把你拖上床,那就是爱情了。”
“其实……你现在也可以叫我,嗯,叫我小妖精。毕竟,我才二十岁不到。”
李沐檀媚眼如丝的说道。
“嗯,今夜,会是个不眠之夜啊!”
高伯逸闭着眼睛感慨道,双手已经解开了李沐檀的腰带。情到浓时,他们再也把持不住了。
……
在高伯逸书房里欲望火焰熊熊燃烧的时刻,邺南城长山王府,烧起了更大的火焰,将这里的一切的吞噬了。
高演的妃嫔毛氏、桑氏、杨氏等人,早已被鱼赞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看管,等待发落。而府里的奴仆,则是四散逃亡,不知所踪了。
那些高氏的死忠家奴,一个不剩,全被鱼赞和他麾下的狗腿子杀死,然后尸体被丢弃到火堆里,造成死于火灾的假象。
如此大的灾难,邺城的官府就像是死掉了一样,打更的,走水的,巡视的,全都不见了!偌大的王府,一直在燃烧,它的四周,已经被人提前划出一片“隔离带”。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长山王府所在大街的街角,停着一辆犊车,犊车旁边站着一个穿着紫色官服的胖子,正是杨愔无疑。
此刻他正紧皱眉头看着燃起熊熊大火的府邸,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引剑珠 东方玉
街上人来人往,那些“不知所谓”的人相当多。这些人不去救火,反而驱赶靠近的其他人,摆明了就是玩阴的。
杨愔心中跟明镜一样,长山王府失火了,罪行更重,已经埋在土里的长广王,那荒废的府邸却没有失火,这其中是什么原因,简直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
除了高伯逸以外,邺城不可能有人有这等手笔。
最近传闻高演出现在了长安,无论真假,高伯逸火烧长山王府,都是做给高氏皇族的人看的。
谁想搞事,你们就是下一个高演!
如今邺城谁是老大,当真是明明白白的摆着。
其实杨愔不知道的是,高演的王妃,已经把高伯逸的手下轮流“招待”过了,其中,居然连斛律光这样的人都有!
当然,斛律光未必是好色,但他如果拒绝高伯逸的“邀请”,那么,今后大家要如何自处?大家以后还是不是一条船上的人?
正如当年高洋要高伯逸睡元仲华,高伯逸无法拒绝一样。现在高伯逸让他的亲信和准亲信睡高演的王妃,这些人同样不能拒绝。
这就是铁一样的规矩。
“罢了。”
杨愔长叹一声,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自从晋阳六镇被打败以后,高伯逸就已经是只手遮天了,他在邺城干出什么混账事情,都不算稀奇。
更何况这厮老谋深算到不像话,绝对不会胡乱折腾,对方无论做什么,都是有目的有意义的。
“明日,烂摊子就要我来收拾了,当初,若是不救这小子,会发生什么事呢?”
杨愔自言自语的感慨道,转身便走。这里已经没什么可看的了,甚至高伯逸明日会编出什么看似“合理”,却又完全经不起“推敲”的借口。他已经懒得去管了。
反正,说了也是白说,管了也是白管。
……
“阿郎今夜真是要把妾身折腾死了。”
李沐檀感觉自己骨头都要被折腾散架了,书房里一片狼藉,到处都是他们的“战场”。
“我只是,很害怕会失去你。一想到元氏被我这么对待,那么我若是失败了,你只会比她悲惨百倍。”
“这就是你常说的,始作俑者,岂无后乎么?”
李沐檀抱着高伯逸的胳膊问道,两人光溜溜的裹着一张毛毯。今夜高伯逸也是感触极多,所以两人疯狂的亲热发泄,好像不亲热就会失去对方一样。
“明天起,邺城就没有长山王府了。”
高伯逸突然说了一句跟两人谈情说爱完全无关的事。
“这就是……失败者的下场么?”
李沐檀喃喃自语的问道。
“对,逃亡到周国,夫人成为敌人的玩物,孩子被扣押,妃嫔成为战利品,府邸被毁,什么都没了。若是失败了,敌人仁慈的话,就是这个下场。
若是敌人残暴,性命都没了。”
听高伯逸这么说,李沐檀回忆了一下,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当初那个看似赌气,看似不经意的选择……居然能影响一生,不亚于第二次投胎!
而她本来要嫁的那个人,斛律世雄,现在坟头都长草了。
“原来,失败者这么惨啊。”
“对啊,所以,我绝对不能失败,现在已经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
高伯逸抚摸着李沐檀光滑的后背说道:“不然你这样的小妖精,就要变成惨妖精和死妖精了。”

h15nv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討論-第1072章 神來之筆(下)相伴-w5qcm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
华丽的大厅里,王琳和他麾下的亲信都督们,齐聚一堂,分两边跪坐好。每个人面前都有一张条桌,上面摆放着着各种春季的时令菜。
当初,萧詧占据襄阳的时候,在这里营造了一座行宫。当然,后面他将襄阳让给西魏,然后入主江陵,这座行宫也就被废弃不用。西魏的粗鄙武人,也看不上他的老巢。如今,这座行宫成了王琳处理政务的地方,颇有些“小朝廷”的意思。
此刻虽然冷盘和热菜都上齐了,却没有一个人动筷子,王琳没有开口说话,他的“小弟”们也会一直等。
“今日叫大家来,是因为有一件要事,我心中一直拿不定主意,想听听你们的意见。”
王琳端坐于主位上,手里拿出一叠纸,那是高伯逸让竹竿送来的信。
大厅里一片寂静,似乎连呼吸的声音都能听见。
聚散真容易
“主公,有什么事情,您就直接说吧。”司马陆纳对着王琳抱拳说道。
这一位可以说算得上王琳的死忠了,当初王僧辩要斩王琳,这家伙立刻就兵变了。若不是王琳手下这帮兄弟给你又抱团,他脑袋都不知道搬家过几回了。
穿越火線之戰神榮耀
事实上,现在王琳虽然看起来好像是一方大佬,在荆襄之地称王称霸。然而,仔细想想,他被北齐北周东西“夹击”,没有任何发展空间。
只要哪一边腾出手来,就可以很轻松的收拾他。
王琳虽然名义上投靠了北齐,实际上基本处于“不听调”亦是“不听宣”的半独立状态。而高伯逸当初之所以跟王琳交好,不要求对方做这做那,原因很简单。
他只需要王琳暂时把荆襄这块地盘“卡着”而已,至于对方要不要投靠齐国,要不要回邺城,对于高伯逸来说完全无所谓!
那是高洋的齐国,又不是他的齐国!
此一时,彼一时。那时候可以放纵王琳为所欲为,现在却不行了,因为高伯逸现在是处于“当家”的状态。他给王琳写信,也是为了给对方指一条“明路”。
或者叫将其纳入自身的体系中。
“邺城的高大都督来信了,给我提了个建议,我觉得不错。”
王琳的声音不怒自威,但从话语间听得出来,他还相当犹豫。
看到手下都不说话,他才慢悠悠说道:“高大都督在信中说,襄阳处于齐国与周国对峙的前线,一旦周国休养生息恢复了实力,那么对襄阳动刀,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王琳说了一半,停下来观察手下的表情。不得不说,他这话说得非常在理,潘忠、陆纳等亲信,全都是默默点头,或交头接耳。
这些事情,都是明摆着的。
夫郎容珩 莞尔一贱
樊城现在都是在北周手里呢,隔着一条汉江而已。
“那么,高大都督的建议是什么呢?”
陆纳不动声色的问道。
“高大都督建议,我们放弃荆襄,让齐军接替。然后整体的转移到齐国的淮南之地,我担任两淮行台大都督,你们还是我的手下,一起镇守扬州。”
王琳的话,如同在一个小池塘里面投下一块巨大的石头!他麾下那些亲信不是没想过回两淮故乡。
只不过,幸福来得太过于突然,看起来,却更像是陷阱,而非福报!
“我等失去襄阳,犹如龙游浅滩,任人宰割。高大都督若是等我们入境齐国以后又翻脸,那要如何自处?”
心思缜密的陆纳提出了一个直击灵魂的问题。
到时候高伯逸要是翻脸,那要怎么办?现在他们占据荆襄,不管是北齐也好,北周也罢,收拾他们,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到时候周国打来抱齐国大腿,齐国打来抱周国大腿,岂不美哉?大军在齐国行军,你敢保证一定安全?
万一遇到武装到牙齿的“盗匪”,被伏击一下,到时候跟谁说理去?
陆纳的话音刚落,大厅内刚刚有些热络的气氛,就有些微凉了。
其实,他们在座的人,除了荆襄本地的以外,其余的人,都是两淮跑水路出身的。亲朋好友和家人,都在那里。
可以说这帮人的根子就在两淮。如果他们跟北齐对抗的话,真的做不到直起腰杆子,因为,屠刀随时都会落到他们的亲朋好友头上。
这也是在场所有人都纠结的另外一个原因。
“可是,高都督跟我们翻脸,对他来说有什么好处呢?”
平日里一直都比较莽撞的潘忠,问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意外的问题。
对啊,大家本身就是无仇无怨的,高伯逸要收拾的人多了去了,何必要盯着王琳不放呢?无论从哪个角度说,高伯逸的敌人排行榜里面,王琳都会排在很后面。
可以说双方合作的空间是远远大于分歧的。
这么一想,貌似此番去淮南,也没什么不好的。能回到家乡作威作福……呃,叫衣锦还乡吧,还是挺爽的一件事,不是么?
王琳麾下没什么谋士,都是些热血汉子,平日里不会思考那么多。他们本能的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如果高伯逸能讲信用的话。
“高大都督还说,今年周国很可能会对齐国用兵,荆襄之地,估计也难逃战火。不过若是能去淮南的话,应该没有这样的问题。”
王琳看似在总结,实际上则是在不动声色的劝说。到底要怎么样,他心中早已有腹稿了,只是不能那么直接的说出来。
宦海侠魂
荆襄之地在前线,对手是周军。淮南虽然也是前线,但对手却是长江对岸的南陈!
南陈可比北周弱鸡多了。更何况,现在北齐与南陈的贸易枢纽,就在扬州!待在这个花花世界,绝对比看似安全的襄阳要好多了。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時空問心路 倔根
王琳自知手下并非什么善男信女,之前是没有办法,只能困守荆襄。现在有了别的出路,无论有没有危险,人们都时常会忽略事物的风险,而只盯着诱人的前景。
“诸位,你们都回去好好想一想,明日正午,还是在这里,都说说自己的想法。开吃吧!”
王琳大手一挥,宣布开席。
奧拉星之王牌戰隊穿越 伊雪沫痕
只不过,此时此刻,大家的心思全在回淮南上面,哪怕面前是龙肝凤胆,吃起来恐怕也是毫无滋味。
平日里的大碗喝酒,觥筹交错不见了,只剩下埋头吃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