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妻子的難言之癮笔趣-第177章 我以爲相伴

妻子的難言之癮
小說推薦妻子的難言之癮妻子的难言之瘾
空气中,有消毒水的味道。
而睁开眼睛时,看到的是白色墙壁、白色天花板,也判断出,这里是医院病房。
艹!
看来大夫说的对,我不能太冲动。
可…
想到曹铭发的邮件,心中一阵绞痛,只是不知道是心脏,还是以前那样的痛入骨髓。
刚醒来的,想到了…
小兰。
笔下生花的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第177章 我以爲讀書
之前我还劝她,要面对血淋淋的现实,在接纳它。
可轮到自己,这才明白,我对米露的原谅或许是真,可血淋淋那面,真面对了吗?
那米露呢?
一切,仿佛回到原点。
而这时,耳边又传来声音:“这就是你,所谓的潇洒活着吗?”
“嗯?”
“好死不死的,毛病。”
“李柔?”
疑惑中,我扭过头来。
多少,有些惊讶。
毕竟昏厥前,出现在眼前的女人是米露,可为什么是李柔呢?
估计她也看穿我的疑惑,直接解释:“高启云通知的,我已经知道了大概情况。”
“哦!”
“米露回去了,不然你女儿没人照看。”
“嗯。”
听到这,我心中舒了一口气,心里面清楚,还没做好面对米露的准备。
而看着李柔…
“哎!”
叹了口气,老实的说:“柔姐,我现在是软蛋,想矫情的说心里话,会被鄙视吗?”
“会。”
“你先鄙视。”
“嗯,你个蠢货,不听我的话,非要玩什么潇洒,差点嗝屁,现在知道后果了没?”
“……”
“我就不明白,脑子怎么想的,这么大人了,做事没个分寸。”李柔,霸道依旧。
但,多了份絮叨。
就站在床边,是教育我,也像是表达不满。
好几分钟内,一直被她数落,说我各种毛病,特别指出脑子一热、易冲动性格。
还骂:“叶飞,你真个混蛋。”
“柔姐,要不您歇会?”
“滚。”
走来,李柔坐在床边,右手食指指甲订在我脑门:“以前,我真觉着对你是亏欠。”
“……”
“觉着是利用你、把你当叶威,可现在看来…叶飞,在没欠你吧!”
“没、没。”
我连忙,做出表态。
且不说她在背后,对我默默付出。
今天若非柔姐心细如丝,让小兰给备下救心丸,我大概率,已在另一个世界,和叶威兄喝酒聊天了。
而现在,被她数落一番,倒是款心不少。
一个没忍住,皮了下:“柔姐,看着你侧身,忽然发现一个事实。”
“什么?”
“你胸…可能比我想象的,还有圆。”盯着她胸前,我十分认真的说。
精品言情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 愛下-第177章 我以爲
而这,大实话。
没穿西装外套的她,身上穿的是一件紧身羊绒衫,将她胸前圆的形状,完美衬托。
说罢,我以为她会抽我。
但终究,李柔不是我所能预料的女人。
转过身直面我的她,似笑非笑中问:“要不要用你的爪子,试一试我这里的圆?”
说话间,手指向自己胸部。
我…
懵逼。
她则牛逼:“叶飞,流氓都耍不好,以后就别再我面前,拿出一副大男子主义。”
“嗯、嗯。”
“之前还想爱上你…哎,真不如回头,和小兰试试百合。”
“喂…”
“怎么,心疼你小兰妹妹了?”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妻子的難言之癮 線上看-第177章 我以爲閲讀
“哈!”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第177章 我以爲展示
爱不释手的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 ptt-第177章 我以爲相伴
听到这,我笑出身来。
从刚才开始,就觉察有些不对劲,李柔言语、表情有些过,而现在彻底明白了。
开口:“谢谢。”
“呵…”
“你看着凶,但一直掌控着气氛,说这么多、演这么多,是为了让我宽心吧!”我说出猜测。
从一开始,李柔就是抱着这目的。
而她…
起身从旁边桌上烟盒中,掏出两根烟,放在口中点燃后,将其中一支塞进我嘴中。
病房,不让抽烟。
可她在,好像不用在乎,而随着烟如口中,李柔原本戏谑神情,终于恢复正常。
倨傲、冷艳中,告诉我一个事实:“叶飞,你昏迷两天了。”
“啊?”
“给你注射了镇静剂。”
“这么狠?”
“你在鬼门关,走了一遭。”恢复常态的李柔,用冰冷口吻,将真相做了通知。
这句话,含义很多。
随后我才注意到,所在病房不是普通的单间,周围有着各种,说不明的医疗器械,
应该是,特护病房。
这…
感觉,真特么怪异。
此刻我精神头不错,刚还那李柔的胸调侃,可这前提下有了认知,原来死亡这么近。
不禁中,连连开口:
“我以为,只是昏迷了一会。”
“小时候我爸挣不上钱,我妈总爱生气,一生气心脏病就范,然后吃了药,在床上躺会就好了。”
“我以为…”
说着、说着,我声音小了。
不是怕,而是…
而是什么呢?
躺在病床上,找不到合适形容词,只能大概形容…
自言自语说:“我觉着自己,就像是一条在水洼中的鱼,觉着活得好好的,但…”
“闭嘴吧你!”
“啊?”
“鬼门关走一遭,但你活了,就被在矫情。”李柔说话时,五官表情透着股不耐烦。
眼眸中,像是写着一行字:多大个事?
她,真牛逼。
安慰的话一句不说,就单单站在这,便足矣让我感刚刚酝酿的惆怅,瞬间瓦解。
果然,矫情会被鄙视。
而她又一次给出建议:“我知道接下来,你会犹豫不决,我还是那句话,建议你做手术。”
“不想。”
“不怕死了?”
“怕,但就是不想。”
“理由。”
“不想做药罐子,也不想像我妈那样,一直活在被人照顾的环境。”我给出理由。
这,实话。
可能是我这人不孝,很多时候挺烦自己妈的。
说话、办事,就没靠谱的。
但我知道,她本性不坏,不讲理是因为从小被身边人惯得,所以造成必然结果。
而这几天,我是真不痛苦。
无论是米露、小兰,甚至刚才李柔,她们方式不同,但目的一样,都是为我着想。
讲真!
潜意识中,憋得慌。
真不如痛痛快快的,有啥说啥。
而一旦做了手术,保命没问题,也不至于一怒就死,可那样的话,始终得活在照顾中。
时间长了,我也会变成…
变成让身边人难受,却又不得不忍让的事实。

笔下生花的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 txt-第172章 活在當下熱推

妻子的難言之癮
小說推薦妻子的難言之癮妻子的难言之瘾
“我若禁不起诱惑,也就没脸,在出现在你眼前。”米露目光,直视着我眼睛。
说话时,她表情并不是坚决。
可能是月光的柔和,反给我一种心平气和之感,这让我得出判断,米露就是想挣钱。
也破事我开口:“我不用你养,也希望你别和李柔比。”
“没和她比,也比不过。”
“那为什么要出去做平面模特?”
“至少不在成为你负担,而我也想做个经济独立女人。”米露,给出这样理由。
这,是好事。
当女人开始经济独立,代表着拜托对男人依赖,如此一来,她格局、气质会升华。
而我…
实话,其实心里相信,如同重生的她,经得起各种诱惑。
只是未来,路会走的很难。
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妻子的難言之癮笔趣-第172章 活在當下看書
那现在,送上两个字:“加油。”
“嗯。”
点点头的米露,又开口:“叶飞,我想回答在医院时的问题。”
优美玄幻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第172章 活在當下分享
“哦?”
“我希望你保持现状,别去做支架手术、更不要未来,变成一个药罐子。”米露道。
这,出乎我意料。
当时询问,本以为要赎罪的她,会让我选择最保守方式,可她什么都没说,隔了多半天又主动说起。
竟是这回答,虽和我想的一样,但…
怎么说呢?
貌似她和李柔,反过来了。
怪哉!
也有意问她:“不做支架手术,我会有猝死可能,你确定坚持自己意见吗?”
“确定。”
“能说说理由吗?”
“能。”
米露,少有的痛快起来,这点和米菲有些像,但又不同,相比于倔强,她更是理性。
優秀言情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 線上看-第172章 活在當下看書
这不!
先对我展开分析:“我知道,有李柔在你衣食无忧,不是说她养你,而是包容你。”
“怎么?”
“你心中不好,但能力有,而李柔可以给你各种便利,甚至刻意创造出适合你恐惧。”
“哈!”
笑了笑,我差点给她伸大拇指,以前过日子时真没发现,原来她这么聪明。
话说的笼统,但很在点上。
结合今天发生的事,李柔先给我找大夫,后拜托米菲,将下步发展方向做了说明。
看似被动,但留给我的是机会。
但很快,米露说了实话:“关于你和李柔的事,米菲告诉我的。”
“还以为你聪明了呢!”
“没。”
米露,仍旧保持着理性道:“所以我知道,在事业方面,我永远没法和李柔比。”
“我说过很多次,没必要和她比。”
“干嘛不比?”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討論-第172章 活在當下分享
“啊?”
“我比她腿长,脸蛋也漂亮。”米露又一次噘了嘴,但没有以往的傲娇、任性。
月光柔和看不清她表情,但凭感觉,她好像有些脸红。
哈!
女人,小心眼。
但很快,米露小声嚷了一句:“女人漂亮本就是优势,对吧!”
“对。”
这一点我承认:“从见你第一面到现在,我就是迷恋你颜值,拜倒你石榴裙下。”
真的!
都这份上了,咱没必要装。
米露的脸蛋、胸、腿…
单拎一个,都是女子魅力巅峰的体现,包括现在,月光下的她只是坐在那,就足够美。
美的,让我甚至冲动,将她按在床上。
狠狠教育她…
而此时米露同样实在:“离婚时,我要求你养我,其实是为缠着你,借机迷惑你。”
“嗯,表明我很烦你,其实心里很享受被你勾。”
“可惜,你查出了心脏病,不然的话,我早就在床上把你迷得晕头转向。”米露又一次的,展现傲娇。
而这话说的,却也有了少.妇奔放感。
我…
讲真,心动。
复婚可能性不大,可让她做情人,真是蠢蠢欲动。
天下,在没有女子比她更美、更媚。
然此时米露,又道:“我知道自个的狐媚法子,能让你爽,但也成为你的负担。”
“所以你找工作?”
“对,但有点缺德,我刚说的负担,不止是经济负担。”
“哦?”
“我会让你知道,万一自己猝死了,我有能力养女儿好好长大,以及孝顺公婆。”
“……”我。
再怎么着,也没想到米露会说这话。
不该啊!
在我这个心脏病患者前,直接说出猝死的话…这么多年守着母亲,这话我可不敢说。
而此刻没恼、没怒,反而…
怪事。
一天来,心中忐忑。
也导致夜里,睡了醒、醒了睡,就是怕死。
而这怕,包含很多。
比如没活够、没成就事业,但我这个年纪,跟多的是牵挂…女儿,和老家双亲。
对上没尽孝道,对下没有养育。
这才是我最怕的,以及我最大心结所在。
其实…
之前米露说过类似的话,我没当回事,毕竟我心中的她,只是空有颜值的花瓶。
然而现在,她又说帮我照顾一切…
看着她发呆很久,在没忍住,伸手将她揽入怀中:“如果我死了,你活着很累。”
“嗯。”
“这就是你的赎罪吗?”
“是,也不是。”
“嗯?”
我有些,没听明白。
而米露双手顺势抱住我后背时,开口解释:“让你没了后顾之忧,你会好好活着。”
“或许吧!”
“一定会好好活着。”米露的声音,有些哽咽。
精品都市小说 妻子的難言之癮-第172章 活在當下鑒賞
跟着,她身体微微用力后,将我推到在床上,但没有像从前那样,吻我的身躯。
而是顺势的,将棉被扯来讲我们身躯遮盖。
柔声说:“叶飞,什么也别再想,好好的睡一觉吧!”
“嗯。”
“晚安。”
说罢,米露娇躯到了左侧,在抱住我同事,额头又小鸟依人的躺在我肩头,合上双眸。
这样的感觉,久违了。
讲真!
结婚后两、三年,我和她床上虽和谐,但很少这样腻着。
原因到简单,相互抱着睡…
哈!
不一会,胳膊会麻。
除非心中有无限满足感,否则不会这样,当初也只有恋爱时,才有这样的感受。
而现在…
近距离下,聆听着她浅浅的呼吸,再次借着月光,看着她原本皱着的眉头,慢慢舒展。
不一会,米露睡了。
甚至,有小小的鼾声,可以想象,这几天她的疲劳与压力,而在我怀中,得到了释放。
我…
也累了,困了。
可在合上眼睛前,微微侧身,在她红润嘴唇上,留下轻轻的吻。
哈!
活在,当下。
至于明天醒来,会如何,就交给明天吧!

优美言情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 南向北-第134章 意欲何爲看書

妻子的難言之癮
小說推薦妻子的難言之癮妻子的难言之瘾
而曹铭、马亮为窖藏系列,费用投入1.5亿,比较下,我手中三百万,不足挂齿。
哎!
我家李柔,不容易。
关于收购石府的事,我只是做了个小小铺垫,而她丝毫没犹豫,极短时间内搞定。
其中难度…
瞧瞧现在曹铭,为资金周转,都亲自充当一线销售员,还把破面包车用来抵债。
而李柔快速收购石府,得逼到什么程度?
这前提下,还拿三百万费用给我…别看给钱时云淡风轻,但我断定李柔已是极限。
她把宝,压在我身上了。
而我则在压力下,对高启云郑重道:“务必,这三百万,你得花出三千万效果来。”
他没说话,目光含怒,一副想揍我模样。
好一会老高才表态:“我能做的,就是不从这钱里吃回扣…你要让我,去干嘛?”
“做宣传。”
“具体是哪个县?”
“十六个郊县,一起来。”
“……”
老高,又不说话了。
好尴尬!
理解、理解。
石府酒厂无论知名度、销量,都和鸿运酒厂差着几个档次,想硬杠就得狠花钱。
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討論-第134章 意欲何爲熱推
而老高问在那个县…
不愧是和我同期的老销售,问的有水平,以干掉鸿运为目标,三百万宣传费用只够一个县。
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小厂很难有发展。
以石府酒厂为例,别看能卖两个亿,那是沾了老厂有地的光,而实际年净利润,不过几百万。
这前提下,有个屁投入。
但现在不同,有李柔,我能放手一搏。
所以给高启云意见是:“可以的,这三百万的钱是定金,你到各县找广告公司。”
“干嘛不在市里找一家,这样能便宜。”
“不灵活。”
“什么意思?”
“我打算将十六郊县,所有鸿运酒厂的门头、宣传换成石府的,没法统一执行。”
话说的笼统,但老高能明白。
比如门头…
是厂家为宣传,给烟酒店做的招牌,顺便打上自己酒名号,这种事只能就地取材。
麻烦!
而我还提要求:“老高,三天内搞定。”
“靠!”
“路上开车,慢点。”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第134章 意欲何爲閲讀
“慢你个头!”
不满中,老高下车。
讲真!
挺难为他的,不过还好,毕竟是老销售,人实在、熟人多,好办事,就是苦了点。
没辙!
老板娘已摆平大问题,而这些繁琐只能我负责,时间紧、任务重,得争分夺秒。
随后和老高叮嘱几句后,送他离开。
又在门口抽了根烟,迈步走进…走进我情人李柔的酒厂。
虽觉着不靠谱,但事实是,我有可能成为李柔老公,也就是说,这酒厂是我的。
尼玛!
这不是少奋斗二十年,简直是直接投好胎待遇。
怪不得米露,如此忌惮李柔,但凡是正常男人,谁都得乖乖拜倒在她石榴裙下。
“哈!”
不禁中,笑了下。
好扯!
真有些,白日做梦感觉。
但来不及多想,西边传来贺师傅粗狂嗓门:“叶飞,人都在放假,你来这干嘛?”
“您没休息?”
“老板让我多准备些原酒。”
“贺师傅辛苦。”
寒暄中,我俩走到一起,而贺师傅突然来了句:“李总,是不是已经把这给收了?”
“您怎么知道?”
“废话,这几天准备的原酒,是同期的几十倍。”
“哈。”
笑了笑,没多意外。
最早有想法时,就同贺师傅沟通过,以他经验猜测出答案正常,也提醒:“要保密。”
“行,你今儿来干嘛?”
“找款酒。”
“哪款?”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討論-第134章 意欲何爲讀書
“囍酒。”
我直接,说出名字。
昨晚李柔说,让我到这了解一番,再做定夺。
拉倒!
市场上打拼十年,别说石府这座老酒厂,就算是本地更差、更小的酒厂产品,我都有了解。
而贺师傅则问:“那是款婚姻用酒,销量最差。”
“嗯。”
“我记得你是村里人,懂行情啊!”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 起點-第134章 意欲何爲
“对。”
我点头,情况我很了解。
无论是石府还是鸿运,核心市场都在郊县,而婚宴用酒价位,在二十元到五十元区间。
要实惠,但毕竟是结婚用酒,还要面子。
这让鸿运产品很吃香,也将‘囍酒’等本地产品,牢牢压制。
也因这,我才作为突破口。
而且,大有可为。
至于具体操作,就不说了,贺师傅是酿酒师傅,对市场没兴趣,还是请他做专业事。
这儿说话不方便,拽着他来到办公室。
确定周围没人干扰后,才问:“‘囍酒’的酒,度数不变前提下,您得用30%原酒。”
“那是中高端级别。”
“对,我要让口感明显提高。”
“没用吧!”
贺师傅神色,明显是怀疑。
理由简单,除了极其爱喝酒、懂酒的人,大部分人盲喝的话,真品不出好与赖。
而产品成本,不是包装、酒水,更多是人工、宣传等费用,
也就是说,一些列操作相辅相成。
原酒上调到30%,对我而言有大用,也对贺师傅道:“您喜欢的,不就是将好酒送到消费者口中吗?”
“哈!”
“贺师傅,有时候多点实诚,咱们能有汇报。”
“行。”
贺师傅人简单,表态后又道:“我就是个酿酒的,不懂销售,配合你小子就是。”
“谢谢。”
道谢时,心中又有歉意。
抱歉…
‘囍酒’只是棋子,和您预想的不同。
而贺师傅只关心一点:“具体操作,你得去找李总…不,现在还得找孙康签字。”
“行,我现在就去。”
“先等会。”
“怎么?”
“你来之前我看到,晨曦商贸刘总过来,这会真和孙康在办公室聊。”
“……”我。
贺师傅又说:“整个圈都知道了,你和李总那种关系,这会过去,肯定会尴尬。”
“不是、不是。”
我有点懵,也问:“刘总过来…难不成,她知道李柔收购石府的事?”
“啊?”
“怎么?”
“她是李总的母亲,为什么不知道?前几天我还见刘总来过!”贺师傅淡淡解释。
也对!
笔下生花的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 txt-第134章 意欲何爲相伴
外人眼中,她们是母子。
可…
靠!
难不成那老娘们早就知道,只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又意欲何为呢?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笔趣-第130章 哥,今晚能抱着我睡嗎熱推

妻子的難言之癮
小說推薦妻子的難言之癮妻子的难言之瘾
诅咒自己父亲…
死!
小兰口吻中,释放着戾气。
这…
近距离下,看着她狰狞双母,我都有些肝颤。
这是我家小兰吗?
恍惚中,更多是心疼。
以前见过,李柔对刘总冷冷称呼其名,甚至说过,大不了把命,还给她之类的话。
说出那样的话,可谓大不孝。
但伴随了解,知道刘总所作所为后,会理解李柔。
那小兰…
我无法想象,她经历了什么?
甚至,不敢问。
一时间,在这喧闹的烤肉店中,我们各自沉默。
良久!
随着平静,她挪动板凳靠在我身边,用最小的声音说:“哥,可以不在提他吗?”
“当然。”
“不是不说,是害怕。”小兰,靠在我肩头。
哦!
刚才她的狰狞,来源于恐惧。
伸手,将她揽在怀中说:“不怕,哥会保护你。”
“知道吗?”
“嗯?”
“你托米菲索要视频时,真的好讨厌,但你被绑架后,没有为自己而利用我。”
“嗯。”
“好久,没见过这么温柔的男人,后来米菲说你杀了光头…温柔,还那么厉害。”
“哈!”
我,恍如隔世。
杀人…
那时我不止是恐惧,因为得知被绿,心中满是戾气,这样的前提下,格外冲动。
没想到小兰,记得那么清。
跟着,她又说道:“你总说米菲胡闹,其实她很包容。”
“什么?”
“我们第三次见面,她让你做我兄长…偷偷告诉你,是我拜托米菲这么说的。”
“这样啊!”
这会,我明白了。
哈!
确实是米菲风格,之前她还说过让小兰做我情人,这…该不会也是她要求的吧?
妖孽 兒子
“艹,我来的好像不是时候。”
不待我深思下去,伴随耳边的讽刺声,猪一样的韩良走到对面,不客气的坐下。
一双老鼠眼,对着我怀中小兰滴溜溜乱转。
这还未了,随手面向我‘好心’提醒:“这妞能为钱卖了我,回头也能卖了你。”
“滚。”
“到底是年轻,保持不住啊!”悠悠说着,韩良还掏出手机,对准了我和小兰。
“咔嚓。”
极快的,拍下照片。
又道:“抱得如胶似漆,我要是发给李总…叶飞,你这小白脸,日子不好过吧!”
“傻逼。”
对他行为,我做出评价。
扯蛋!
李柔要吃我和小兰,太阳得从西边…不,太阳这辈子就出不来了。
而更多注意力,是怀中小兰。
她…
将面目,贴在我胸口。
口中,妮妮喃喃。
只在隐约中,听到一些词汇:“世界…不公…理由。”
小兰一直渴望被我保护,情人也好、兄长也罢,她只是选择了,能被接受的身份。
那我该怎么办?
揍韩良?
没用。
那头肥猪,只不过是岁月,沾染在小兰身上的一摊烂泥而已。
心,跟着在痛。
因为…
这世界就是不公,没有理由。
没安慰,起身抱起小兰,于众目睽睽中向外走去…我家小兰,需要的是避风港。
…… ……
“呼…”
回到出租房,我瘫坐在沙发上。
靠!
离开烤肉店前,脑子想的是把小兰抱回来,然后在属于我们温馨的家,仍安静抱她。
想的,很美!
可特么一站地走回来,抱她的胳膊彻底麻了、腿也打颤。
弄得小兰,都不好意思:“哥,我很重吧!”
“没,我老了。”
“瞎说。”
蹭过来,小兰又贴在我怀里,颇认真的说:“男人而立之年,是最有魅力时候。”
“而弱冠之年的女孩,最美。”
“笨哥哥,女孩二十三岁,该说青春年华。”爬在我怀里,小兰较真中有了丝顽皮。
挺好!
看来我这暖男哥哥的拥抱,很治愈。
也不枉我,累成狗。
很想起来喝口水,但舍不得打破温馨,干脆将小兰整个人抱过来:“青春年华。”
“嗯。”
“挺好,各自最好时光在一起…哦,好像有点暧昧。”
“没事的。”
“哦?”
“和柔姐、米露姐比…我这种人,哥看不上的。”
“瞎说…我意思是说,我这中年男配不上你…不…臭妮子,逗我玩是吧!”我口吃。
干脆又在她脑门,拍了下。
因为小兰娇笑:“呵呵…哥真好玩,怪不得好多女人喜欢你。”
“我谢你。”
“不客气。”
闹着,小兰抱得我更紧一些。
而稍后欢快气氛,却…
怎么说呢!
小兰状态,可不是几句玩笑能解决的。
又顿挫起来她,说:“我知道,在哥怀里有些暧昧,就算是兄妹,也确实不妥。”
“……”
“我努力笑,可心里就是难过。”
“没事。”
“在哥怀里暖暖的,心里不会空…哥,今晚能抱着我睡吗?”小兰,轻声恳求。
“不…”
“哥。”打断我,小兰抬起头来,水汪汪眼睛看着我强调:“放心,不占你便宜。”
“……”
“就是抱着。”
“哈!”
我失笑。
知道!
混沌之穿越异界
这会笑不合适,可控制不住。
什么叫不占我便宜?
傻妮子!
是你哥我,怕占你便宜好不好。
哎呀呀%
这个、这个…
有一说一,我家小兰虽不及李柔、米露那般美的祸国殃民,但绝对是美人痞子。
特别是纤柔娇躯,在怀中轻盈如燕,又带着淡淡体香。
身为男人…
靠!
我是真怕,自己会多想。
更怕…
我也有第六感:一旦多想,小兰不会拒绝。
真要有那个,就麻烦了!
这也导致我情感上原因抱着她,可理智上不断提醒,别给自己擦枪走火的可能。
而小兰,似乎觉察我的犹豫。
仍赖在我怀里,给出折中意见:“笨哥哥,不去卧室,就在客厅哄我入睡好吗?”
龙逍遥 傲尊
“嗯。”
这意见不错,我同意。
小兰也不在客气,在我怀中调整位置,整个人压…
哦!
这姿势,确实暧昧了些。
罢了!
只要她心里好受些,我忍,甭管怎么说,当人家哥哥,得拿出些实际行动来。
然…
“咔。”
就在小兰闭眼时,传来钥匙开门声。
谁?
米露吗?
不,这会她应该在家陪叶玲,那另外有钥匙的人,就是米菲。
麻烦…
靠!
不是米菲,进门的是一道孤傲身姿…
李柔!
而她扬起下巴,藐视中用调侃又挑衅的口吻,问:“我要回避吗?”

888vt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 南向北-第128章 哥,你不要了嗎相伴-ymtaa

妻子的難言之癮
小說推薦妻子的難言之癮妻子的难言之瘾
为女儿好,我去傍富婆。
讲真!
这里有,很扯。
虽然在外面,我小白脸名声在外,但真了解我的人,不会相信我这置气的谎言。
而米露,或许是最了解我的人。
然…
噘嘴嘴,委屈的她说:“女尊男卑,到了她们家你就是上门女婿。”
上门女婿?
什么鬼?
我没想到她会信,还找理由劝我,而米露还继续“除非我死,否则休想给玲玲找后妈。”
“喂、喂…”我就不服了,也有意和她硬杠:“你见过,李柔对玲玲很喜欢的。”
“假象。“
“啊?”
“那是为迷惑你,她有意为之。”米露丝毫不退让,瞪着我,理直气壮道出理由。
“哎!”
叹气中,我不得不提醒:“你刚才说,李柔爱的男人是叶威,有必要为我这么做?”
“女人不讲道理,我是、她也是。”
“你这叫赖。”
“对。”
大大方方的,米露承认。
这终于让我意识到,她之前所说,要和李柔竞争是认真的。
“无聊。”
送她两个字,头也不回的我,快步向出租房走去。
在这么下去…
哈!
我真特么会觉着,自己魅力上提了档次…不谦虚的说,被俩大美人竞争,暗爽。
当然!
表面上得强硬一番,面子,总是要的。
…… ……
晚上!
我不想做饭,小兰则建议:“旁边有家巴西烤肉店,每次路过,味道都是香香的。”
“贵吗?”
“应该不便宜。”
“哦…”听她这么一说,我即刻提议:“小区门口有家拉面馆,好吃不贵,我请。”
烤肉店,我不想去。
“讨厌。”
可小兰撇着嘴,上来拉住我胳膊,傲娇道:“你说要疼我,不可以说话不算数。”
她在面前,已不再羞涩。
小女孩天性,喜欢被人疼爱,小兰也不例外,拽着苦笑的我,向外面走去。
而路上问她:“为什么喜欢吃烤肉?”
“馋。”
“不怕胖吗?”
“切。”
“先声明一点,我不爱吃水果。”
“嗯?”
小兰疑惑中瞄了我一眼,没说话。
而我…
得!
做好心理准备,接下来日子好不了。
哎!
只要是女孩,特别是漂亮的,格外注重身材。
稍后来到烤肉店,扑鼻肉香袭来时,一位瞧着眼熟服务员,走来招呼:“飞哥,好些日子不见。”
“出差。”
“挣大钱去了吧!”
“哈。”
爺 我 等 你 休 妻
笑了笑,含糊着没回到。
好些日子不来,只是因为穷…这儿离家近,但去年降为主管后,就再也没来过。
以前,常来。
米露也馋嘴,隔三差五要来吃,可吃完后为保持身材,一周内只吃水果。
饿的,眼发绿。
还不许我做饭,理由:“叶飞你讨厌,明知道我控制身材,还故意做好吃的馋我。”
“……”我。
好饿!
可米露娇滴滴的说:“告你,我要是忍不住吃了,小心变成胖子,不爽的是你。”
郁闷!
只能带着女儿,到外面吃拉面。
那段日子,久违了。
而时隔一年在来这,还有人能认出我来,只是那位服务员记忆力,也就那样。
这不!
他和说两句话后,看向搀我胳膊的小兰,热情道:“嫂子看起来,更年轻了啊!”
显然,他认错人了。
而和米菲同龄的小兰,是真比米露年轻,这引来她不高兴:“切,什么眼神啊!”
跟着对我说:“还是吃拉面吧!”
“哈!”
笑了笑,没同意。
对着小懵逼服务员说:“去准备,我们就在吃。”
随后拉着小兰,在旁边桌坐下说:“馋嘴就吃,大不了陪你一起减肥。”
“哥…”
“怎么?”
“你以前和米露姐长来这,对吧!”
“嗯。”
“会不会让你…”
“没事。”我表态。
疼小兰是真,但更主要的是,此刻我真不在意,也不想因为米露,在为难自己。
承认!
终极原因,是她先看开了。
而对小兰我也不隐瞒:“她同意离婚。”
“啊?”
“没事了。”
“嗯。”
小兰神情有些犹豫,目光看着我说:“哥,真到了这一步,你心里会有难过吧!”
“没。”
“骗人。”
“真没…”
苦笑着,我再次回答。
离婚,代表米露新的开始,这是属于她的仪式感,可对我而言,何尝又不是呢?
仿佛这样,就能褪去头顶绿色光环。
让内心,少了纠结。
这其中滋味,也许只有米露能懂。
罢了!
云狂
手放在小兰额头,笑道:“出来吃烤肉,咱就放松一些,过了这两天马上要忙了。”
“还想聊柔柔姐呢!”
“李柔?”
“嗯。”
“拉倒吧你。”
顺势,在她脑门拍了下。
柔柔姐?
这小妮子,真是李柔铁杆粉丝。
随后服务员端来烤肉,利用这契机,不想在聊男女那点事…赶紧用柔,堵住她嘴。
在碳板上开始烤肉时,提醒:“乖乖吃,不许在说话。”
“哼!”
“不服?”瞪着眼,问她。
“……”
小兰低着头,小委屈中不再言语,还有些倔强,但随着肉烤好,小口水流了出来。
这才乖!
将一块牛肉,塞到她跟前:“吃。”
“嗯。”
“别老是惦记我的事,你也不小了,该给为自己考虑。”
“……”
“过去是过去,以后是以后…我看开了,你也得如此。”说话间,我摆出兄长架子。
有些事,该引导她了。
是!
我家小兰,有不光彩过去。
但…
自私点!
我不说、她不说,就凭小兰柔弱的古典美感,遇到个爱她的男人,还是容易的。
而她要解决的,是隐藏在心中自卑的心。
这,很难。
而我也尝试的问她:“想过,离开石安吗?”
“……”
她,脸色黑了下来。
使劲咬下一块肉,但含在嘴里不吃,问:“哥不要我了吗?”
“瞎说。”
“干嘛赶我走。”
“我、我…”我吞吞吐吐。
妖画乾坤
而她问:“我就一个亲人,能去哪?”
“哦!”
我脑袋疼,这小妮子…
哎!
我救她一个妹妹,自然舍不得,可在石安她过去无法抹掉,若离开,便是新天地。
也就在尴尬时,我电话响了。
韩良,打来的!
顺手接下,传来他声音:“在哪?”
“干嘛?”
“李总让我找你说事,电话里说不清,我去找你。”电话中,韩良音量不算小。
小兰,应该听得见。
她曾被韩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