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別叫我歌神》-第1379章:從三十吹到初七展示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别叫我歌神
李隆基却是一点也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他大步走到了曹宝东的面前,咧嘴一笑刚想说话,连忙又后退了两步,没办法,曹宝东身上的味儿实在是太冲。
然后他佩服地看了看谷小白。
啧,能够和曹宝东握手这么长时间,还能正常说话。
这孩子的肺活量,深不可测!
我就看看你能憋气到什么时候!
旁边,秦川走了过来,拿着一根木管道:“你来试试合不合适。”
对秦川来说,加工一个木管,计算出来合适的孔距,再简单休整,这些东西,简直是太简单了。
不过十分钟,就已经造了一个合适的木管出来。
在秦川为曹宝东安装木管的时候,李隆基和谷小白交换了一个眼神,道:“这个孩子真不错!”
谷小白也点头:“假以时日……”
谷小白都能看上的乐手,也难怪李隆基见猎心喜。
相对于曹宝东现在的技艺,谷小白和李隆基看重的是他的可塑造性。
毕竟,这么年轻的乐手,如果丢到他们的梨园试练场里磨练一下……那又是一个大师级的唢呐手,以后说不定能够晋级传说啊。
曹宝东和秦川一起忙活了一阵子,略微修正、调节木管,突然觉得哪里不对。
他一回头,顿时看到谷小白和李隆基,正用殷切的目光看着他。
一下子就僵住了。
什么情况?
小时候师父说如果我再不好好吹,就把我卖去黑煤窑里干活的时候,也是这么个表情……
好可怕!
秦川调整完了唢呐,对曹宝东道:“你试试!”
“哦……”曹宝东又回头看了一眼谷小白和李隆基,拿过了唢呐。
顿时,纯正的唢呐声,回来了!
和之前只有哨子的时候相比,声音的穿透力,何止是提升了十倍!
曹宝东站在那里,又吹起了百鸟朝凤。
经过秦川之手的木管,和他的唢呐严丝合缝,音色上佳。让他怎么吹怎么顺手,怎么吹怎么开心,越吹越顺。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百鸟朝凤吹了一半,曹宝东身体一晃,声音变了。
短促类似笛子吐音的声音响起。
《众手浇开幸福花》。
听到这个声音,大家就下意识地跟着摇头晃脑了起来。
耳边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响。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我想死你们了!”
过年了!
似乎马上红色的大幕就要拉开,大家就要手拉手跟着节拍起舞了。
张老教授更是下意识地跟着打着拍子,嘴巴都咧开了。
他们这个年龄的人,当初就是听着这曲子,迎来了一次又一次的节日的。
不论是电视上,还是在集市上,在单位的典礼上,甚至自己的婚礼上……
一首曲子,勾起了无数的回忆。
曹宝东吹着吹着,又是脑袋一晃。
《迎春锣鼓》!
刹那间,时间就从春晚刚开始,到了午夜倒计时。
春节来了!
绝对的C位!
《迎春锣鼓》吹了几句,曹宝东脑袋又一晃。
《喜庆丰收年》。
大年初一了!
拜年了,要压岁钱了!
大家听得真的是又陶醉不已,又哭笑不得。
唢呐乐,大概是中国人听的最多的器乐,曹宝东吹的这些曲子,都是又俗又喜庆的曲子。
硬生生把11月吹成了正月了。
这孩子吹完了初一,还不算完,吹着吹着,突然把哨子又摘下来了。
声音尖锐清新,俨然是一名女子在唱戏文。
听着那旋律,张老教授已经情不自禁跟着唱了起来:“树上的鸟儿成双对……”
曹宝东吹了一句,管子向上一套,用手一捂铜碗。
声音发闷发憨,像是一个汉子在唱歌。
长老教授摇晃着脑袋,继续跟着唱:“绿水青山绽笑颜……”
其实何止是张老教授,大家听着这个旋律,也跟着摇头晃脑地唱着。
这是……
这啥来着?
好熟悉!
这个旋律……
啊,对了,《夫妻双双把家还》!
这是大年初二要回娘家了?
曹宝东就那么一口气吹了下去,看的大家是目瞪口呆。
原来,这唢呐,还能这样吹!
原来,每种乐器,都那么牛逼!
唢呐是不是真能从出声吹到头七不知道,但是这唢呐,绝对能从除夕吹到初七!
“这小伙子真牛!”
“嘿,小伙子吹得真不错。”
“这唢呐,玩出花来了。”
“又土又洋!还很上头是怎么回事!”
如果说之前,大家的重点,还是曹宝东和谷小白一起演奏。
现在都已经把注意力完全放在曹宝东身上了,举着手机对他拍个不停。
就连谷小白和李隆基,都都完全吸引住了。
李隆基盯着曹宝东手中的唢呐,感慨道:“这乐器看起来和筚篥差不多,吹奏方式也类似,音色却又完全不同,真是神奇。朕,喜欢!”
这是李隆基第三次给曹宝东盖章了。
能够得到李隆基的这般夸奖,换到唐代,曹宝东已经可以成为公侯们的座上宾了。
正如当年的李龟年,因为深得李隆基的恩宠,飞黄腾达。
“岐王宅里寻常见”,连李隆基的弟弟,都把他奉为上宾。
曹宝东越吹越开心,越吹越放得开,吹着吹着,突然把手中的唢呐放下了。
大家都瞪眼看过去。
这又是要干啥?这小伙子,要表演一个空口吹唢呐,不用唢呐的唢呐吗?
谁想到,曹宝东突然嘴一咧,眼一闭。
“哇”一声,哭了。
哭了?
怎么哭了?
把自己吹感动了?
“哎哎哎……怎么了?怎么了?”那边,秦川刚刚接到了静学姐,从静学姐的手里接过来帮忙捎过来的一些饭菜,听到这边突然哭了,连忙走了过来。
“呜呜呜呜呜,我想我师父了,呜呜呜呜呜,师父……哇哇哇哇哇……”
曹宝东的哭声刚刚含蓄了一点点,说了两句话,突然又哇哇大哭起来。
这孩子哭都哭得特别奔放。
“哎,别哭,别哭……”静学姐也放下东西,赶快过来帮忙哄。
哄着哄着,看看曹宝东,再看看秦川,突然抿嘴笑了笑。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秦川对一个萍水相逢的人那么上心了。
看看曹宝东,身材不高,但是身体挺壮,像是一个小牛犊一样。
和某人,怎么那么像呢?
关键是,贼丑。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別叫我歌神-第1346章:只要我花的夠快,錢就追不上我展示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别叫我歌神
东原大学,体育场里,来自世界各大飞企的顶级专家和高管,坐在主席台上,看着下方的开幕演出。
演出结束,谷小白站在“飞剑”之上,来到了主席台的方向,轻轻一跃,从“飞剑”上跃下。
他身上的“背负式飞行器”,自动脱离了身体,和飞剑一起升空,自动飞向了远方,消失在了天际。
后方,坐在看台上的观众们,以及选手区域的选手们,都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谷小白转身,向大家挥手,欢呼声再次冲上云霄。
看着谷小白大步走了过来,坐在主席台一侧的一些专家和高管们,连忙都站了起来,让谷小白入座。
他们的内心,也都五味杂陈。
亲眼近距离观看“飞剑”和“背负式飞行器”,与在视频上看,在别人的录像上看,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而环境和处境的变化,更是让人唏嘘不已。
昨天晚上,这个少年还被几大飞企联合打压得抬不起头来。
今天早上,他却已经成了全世界资本的宠儿。
而谷小白的身价,也在一夜之间,连翻了数倍。
一夜暴富,竟然就在他们身边。
早在谷小白接手科林飞行的时候,科林飞行已经资不抵债频临破产,资产几乎负值。
那时候,谷小白抽调了自己手头所有的资金,为科林飞行注入了三四十亿资金。
就算是谷小白吸金能力超强,碧海骑鲸海上巡演场场爆满,这么多钱也要他三百六十五天天天演出不吃不喝才有可能赚到。
谷小白当然不可能如此卖力的演出,事实上,这笔钱大多都是谷小白卖古董,从别人手里坑来的。
如果不是当初的《齐王易书》,以及通过云师把韩国忽悠瘸了,从韩国人那里骗来了一批智商税,谷小白根本就不可能有这么多钱。
有了谷小白的技术投资和大量资金注入,科林飞行的市值就开始飙升,拥有了几十亿人民币的市值。
而在谷小白的“背负式飞行器”和“飞剑”大量亮相之后,科林飞行的股价开始飙升,达到了百亿级别。
只是当时,谷小白的竞争对手实在是太强大了,在几大巨头的打压之下,科林飞行的股价始终没有达到应有的估值。
而现在的科林飞行,市值已经达到了千亿级别,高达200亿美元。
俨然已经是一个新兴的大集团,世界飞企绝对的新贵。
在科林飞行占有了大多数股份的谷小白,理论上身价已经达到了百亿美元级别。
而这还远远不是谷小白身价的上限。
科林飞行能有今天的成就,几乎完全因为谷小白的技术。
谷小白的“谷小白实验室”,还能孵化出来几个这样的公司?
只是让人想想,都觉得可怕。
航空业就那么大点地方,就那么些公司,人才的流动非常封闭。
现在整个行业那么不景气,大家都降薪裁员,搞不定自己哪天就被裁员了。
而眼前这位,说不定就是自己的新老板,哪能不恭敬点?
即便是像彭帕这样的,空客未来的CEO级别的存在,面对谷小白的时候,也是心里颇为心虚,看谷小白看过来,露出了谦逊的笑容。
现在的空客,市值暴跌,虽然市值还比科林飞行更高,但已经是一个级别的了。
彭帕再怎么未来的CEO,也不过是一个高级打工仔,和老板级别的在一起,也是心虚。
当然了,科林飞行能不能保住这样的市值,还要看接下来如何发展。
现在全世界的人,都将注意力集中到了这场航空设计大赛上。
谷小白的“罐头涡扇”和GE公司的“MF-101S”之间的比拼,将会决定接下来的几天,科林飞行的股票继续上涨,还是一夜之间打回原形,甚至还被踩上一只脚。
在资本市场上,那些宣布退出对科林飞行做空的资本,其实并没有完全离场,他们还在暗处虎视眈眈地看着科林飞行,近千亿美元的资金随时准备入场。
虽然科林飞行只有200亿美元的市值,但是在前期的空头与多头的大战之中,和谷小白有关联的其他许多股票,都受到了波及和连带影响,有了一定的波动。
在拉锯战和攻守战之中,这些空头们损失的资金,就已经比科林飞行的市值还要高了。
为了一万块钱,就可以杀人灭口,更何况这是几百亿的资金!
损失了这么多钱,资本是不会甘心离场的,更凶险的战斗,还在后面等着。
有人亏钱,那自然有人赚钱,正所谓几人欢喜几人忧。
狠狠收割了做空集团一笔的“吞金兽之笼”,以及下场帮忙的几个投资方,这会儿正一边喜滋滋地数钱,一边等着再来一场大决斗。
而还有数量暴多的散户们,也已经摩拳擦掌,枕戈待旦,就等着耀哥儿一声号召,再继续下场!
今天的这场东原大学航空设计大赛,竟然能够决定上千亿美金的资金流向,也是一件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
千钧之力,系于一发,也不过如此。
选手区里,颜学信有些紧张地搓了搓手,低声说了句什么。
旁边,马库卡也在喃喃低语:“不能输,绝对不能输!”
梅一边吸气,一边在心中告诉自己。
赢!
只要赢了这一场,从现在开始,自己就再也不用去打工支付姐妹会的会费和房租,不用用半辈子的时间去偿还助学贷款了。
丽夏道:“别紧张,我们一定会赢的!”
但她的脸色也格外凝重。
不是一定会赢,而是输不起。
昨天晚上的时候,他们也是那一场豪赌的一员。
一夜之间,资产翻了好几倍,是什么样的概念?
可千万不要再一夜之间,资产缩水回去!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终于,在大家看来非常冗长的讲话终于结束了,比赛即将正式开始!
谷小白起身离开了主席台,旁边,一个记者斜刺里把话筒塞了过来,问道:“小白,有人说你是娱乐圈首富,是这样的吗?”
谷小白白了他一眼:“谁说的?我穷着呢!”
平日里,谷小白很少理会记者,毕竟和记者发生过很不愉快的事。
但这会儿,谷小白完全按捺不住自己深深的吐槽欲望。
呸,我要让海上龙宫飞起来,还要建设我自己的私家对撞机,这点钱怎么够?

优美都市小说 別叫我歌神 txt-第1275章:非白即黑的成長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别叫我歌神
舞台上,非白即黑的几个成员,都对舞台下挥着手,像极了在自己的巡演现场,或者去参加什么音乐节之类的。
付文耀走到了舞台中间站定,看向舞台下道:
“其实,在我选了这首歌之后,很多人问我,为什么我选了《last dance》这首比我的年龄还大的歌。”
《last dance》这首歌,是伍佰& China Blue于1996年发行的《爱情的尽头》专辑里的一首歌,这张专辑是伍佰最火的一张专辑,他最广为人知的一首歌《挪威的森林》,就来自这张专辑。
而这首歌可以说是整张专辑里,最不火的一首歌,却因为今年播出的台剧《想见你》又火爆了起来,甚至直接进入了年度百强。
算算时间,这首歌从发行到现在,已经过了24年。
确实比付文耀的年龄还大。
学院争霸之风云再起 小騰
“我说,我是唱摇滚的啊,好听的摇滚,哪一首不比我的年龄大?”
舞台下,许多人都哄笑。
付文耀这句话,也算是在吐槽现在的乐坛和摇滚歌手,顺便吐槽自己了。
毕竟,摇滚的黄金时代早就已经过去了,现在更像是招魂回来,借壳还魂的一个新东西。
“而且,这首《last dance》是我爸非常喜欢的歌,据说如果没有这首歌,就没有我了。”
说着,付文耀伸手指向了台下。
灯光很知趣地给了坐在前排的付中梁一个聚焦,摄像头也直接追了过去,把付中梁那笑得咧着大嘴的脸投射到了屏幕上。
付中梁可是校歌赛的赞助商来着,当然拥有保留的最好位置。
付文耀回头看了一眼,自己乐队的人,已经将鼓、琴之类的都调整好了,笑道:“虽然我不知道这个故事是怎么样的……但是我想我爸一定很想再听到这首歌。毕竟,大赞助商开心了,我们也开心是不是?”
付中梁捂脸,又被自己儿子吐槽了!
極品 透視
“好,下面请听这首,由非白即黑乐队为各位带来的《last dance》。
付文耀转头对身后的队友点了点头,黑熊精鼓手抬手,双手在军鼓上快速敲击,他的力度非常小,鼓面几乎没有多少震动,反而震动了军鼓里的响弦,形成了连绵不绝的金属弦音。
金属弦音越来越急越来越大,借用现场那优秀的音响,众人只觉得像是有无数的金属弹簧,在自己的耳边跳动,将自己围了起来。
突然间黑熊精的身体猛然一颤,底鼓重重踩下。
在那一瞬间,电吉他、贝斯、键盘同时起,付文耀开口:
“所以暂时将你眼睛闭了起来
医女冷妃
黑暗之中漂浮我的期待
平静脸孔映着缤纷色彩
让人好不疼爱……”
此时,四周的灯光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只剩下舞台上迷蒙的灯光。
这灯光用得非常克制和复古,从非白即黑的乐队身后照射过来,缤纷的色彩,将他们的身影投射在每个人的视网膜上,但每个人的相貌,却已经都看不见了。
付文耀并没有去模仿伍佰那特别有辨识度的唱腔,而是用的他本身的声线。
在融合了鼍龙吼和谷小白的白式唱腔之后,付文耀的唱功在国内普遍唱功不太好的摇滚圈里,妥妥的已经是最顶级的存在。
而他作为物理系的颜值担当,放在偶像里面都足以傲视群雄了,在摇滚界,更是吊打一片的存在。
毕竟摇滚乐队的成员,十个里面有九个都很丑,还有一个特别丑。
能说颜值高的,简直是凤毛麟角。
大部分情况下,非白即黑的台风非常酷炫,经常像偶像团体一样在舞台上又唱又跳。
他们成名之后,还有很多摇滚圈内人士,非常不爽地说他们是偶像组合,完全不是玩摇滚的。
当然了,谁走到这个位置,也不是一帆风顺的。
可圈子就是这么一个东西,谁也看不惯谁,但谁也不用管谁的看法。
对那些恶意中伤,付文耀向来是懒得回应的。
爷乐意,爷不但卖的比你好,爷的音乐还比你牛!
不过,这一次的非白即黑,完全没有像之前那样,在舞台上又唱又跳,而是像任何一个普通的,颜值特别低的摇滚乐队一样,让音乐归于音乐。
这一刻的非白即黑,和谷小白一样,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回归初心,用一场毫无花巧的回归演出,向喜欢自己的粉丝们,歌迷们交出一份答卷。
同时告诉他们,这一年自己到底进步了多少。
灯光暗淡,付文耀的声音从容的在轻重机能和嘶哑之间转换,有青年的热烈,还带着点少年的厚重,却又多出来许多沧桑嘶哑的感觉。
“你给的爱
甜美的伤害
深深的锁住了我
隐藏不住的脆弱
泛滥河水将我冲向你的心头
不停流……”
唱完第一段,付文耀低头,凑到了口琴架上。
带着丰富泛音的口琴的声音传来,灯光从他的背后打了过来,大屏幕上,是他吹着口琴的近距离剪影。
光芒之下,付文耀的侧脸宛若发着光,口琴的金属面,在灯光下,像是星辰一样闪烁着光芒。
他一边吹着口琴,一边弹着电吉他。
没有炫技,没有solo,只是认真地演奏。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他的身后,鼓手、贝斯、键盘手和副吉他也在认真地演奏着。
一段之前不曾听过,却又和《last dance》非常搭的音乐流淌在全场。
在宛若金属震动一般的口琴声带领之下,厚厚地向全场铺了过去。
像是镶嵌着金线的轻柔纱布,笼罩在黑暗的现场。
舞台后方,等着上台的明哥惊讶地抬起头来。
《last dance》这首歌,他们也准备了很久了。
这段间奏,其实本来就只有短短的十多秒,但此时却被非白即黑乐队改编成了一分多钟。
这段时间里,没有人声,只有音乐。
五个人,六种乐器,静静的演奏。
那是可以让人闭上眼睛静静聆听的音乐。
摇滚乐队是什么?
当然是演奏、音乐了!
甚至唱都只是极少的一部分。
如果喜欢的话,甚至整首歌都没有人声的部分。
如果音乐就可以表达自己的情绪,传达自己的意念,那还要什么歌词呢?人声呢?
但是在没有人声配合的情况下,乐队的每一分瑕疵,都会被放大。
但现在,舞台上的非白即黑,完美无瑕。
明哥犹记得一年前的付文耀连电吉他都弹不好,鼓手更是在舞台乱蹦的黑瞎子。
其他人更不用说。
而现在,他们所展现出来的功底,却已经令人瞠目结舌。
黑暗中静静听去,这哪里是一群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这分明是一群磨练了几十年技艺的摇滚老炮儿,在舞台上缅怀着爱情和青春。
那一瞬间,明哥有一种强烈的感觉。
非白即黑,牛大发了!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別叫我歌神 線上看-第1268章:老司機來了熱推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别叫我歌神
东原大学,体育场上,舞台已经架了起来。
现场,几十台摄像机已经各就各位,各种灯光布置等也正在调试。
距离校歌赛开始,还有几个小时的时间,参加这次校歌赛的48名选手,都正在紧张地排练。
他们有的在自己寝室里闭门不出,有的在外面租用了录音棚,有的在学校提供的排练室,有的不知道躲到了什么地方,只有谭伟奇一个人的排练,却占据了一整个礼堂。
严格来说,他并不是一个人。
在礼堂里,有上百个人,正在进行一场紧张的排练。
礼堂的上方,还挂着“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交响乐团巡回演出东原大学站”的字样。
几天之后,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交响乐团,将会在东原大学举办自己中国巡演的第一场演出。
谭伟奇站在舞台的前方,指挥的身侧,看着舞台下方,正在放声高歌。
而他的身边,正在指挥的,正是当初曾经和他一起坐火车前来的那名俄罗斯中年人。
作曲家、指挥家伊万·尼卡诺尔维奇·托卡夫斯基。
他的头发像是鸡冠一样,根根竖起,半透明的白发和黑发夹杂在一起,看起来凌乱而狂放。
此时他手持指挥棒,指挥着整个乐队。
他手中的指挥棒,像是拥有魔力一样,控制着乐队的一举一动,目光所到之处,所有人都噤若寒蝉,服服帖帖地跟随着他的指挥棒。
随着他的一只手慢慢压下,现场的音乐音量慢慢降低,当音量低到一定程度之后,他猛然一抬手,管乐猛然爆发,迅猛的鼓点随着一起变大,气氛烘托到了极致。
突然间,鼓声一停,管乐压下,弦乐中,谭伟奇的歌声也起:
“我终将青春还给了她
连同指尖弹出的盛夏
心之所动就随风去了
以爱之名你还愿意吗……”
恢弘的音乐之下,谭伟奇的美声唱法,机能轻重的转换,更显得格外打动人。
随着托卡夫斯基的指挥棒顿住,最后一场排练终于结束。
“这一次不错了。”托卡夫斯基满意地点点头,转头看向了谭伟奇:“伊戈尔,你的嗓子怎么样?”
“没问题。”谭伟奇感受了一下自己的嗓音状态,道。
“好,那就再排练最后一次!”
托卡夫斯基转身,恢弘的音乐又起。
下方,有许多人正在观看排练,都是好奇来刺探情报的学生们,交响乐团并没有在意他们的到来,只是不允许他们拍照录像。
此时他们看得是目瞪口呆。
“哇喔!好夸张!”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这是带一整个交响乐团上台啊!”
“只是唱一首起风了而已,至于那么夸张吗?”
“我听说,这次将会由他们开场!”
“比小白还夸张!”
“比小白夸张倒不至于,小白有两个大乐团呢……不过我听说小白都没带来?”
神 級 修煉 系統
“小白已经把大乐团解散的差不多了,据说觉得大乐团不好,想要重新组建呢……这可不妙啊!”
这个乐团的成员,基本上都是柴院的师生,大部分是学生。
柴院作为世界四大音乐学院之一,在国际上都拥有无与伦比的声誉。
甚至有人说,在古典音乐上,柴院是世界第一的。
据说柴院站在了西方古典音乐学院鄙视链的顶端,五年本科结束之后,甚至可以直接被其他的音乐学院当作硕士来对待。
柴院的主体由附中、大学组成,其实附中比大学的声誉更隆,因为里面汇聚了无数的天才音乐少年,年龄最小的人,不到十岁就可以进入附中训练,经过长年累月的训练,他们虽然大部分很年轻,但是技艺却已经磨练到让人震惊。
毫不客气的说,这只大乐团,比谷小白巡演时的那只大乐团更加优秀。
而柴院交响乐团的指挥伊万·尼卡诺尔维奇·托卡夫斯基,也堪称是古典音乐界的一位传奇和怪人。
他特别讨厌乘坐飞机,所以这辈子都没有离开过欧亚大陆,不论到哪里都只会乘坐火车。
据说他有一名美国的粉丝,希望他能够在自己刚刚投资的音乐厅里进行一场演出,花费了让人瞠目结舌的重金,都没能让他成行。
后来这名粉丝,甚至打算包下来一架豪华游轮请他前往,都被他拒绝了。
他不但不喜欢离开欧亚大陆,甚至都不怎么喜欢离开学校,作为柴院扫地僧级别的人物,他每年离开柴院的次数屈指可数,大部分时间也是在欧洲活动。
这一次,他却乘坐了几天几夜的火车,来到了东原大学。
估计也是觉得这样一位重量级人物离开一趟学校不容易,所以柴院干脆在中国进行一场巡回演出,这对国内的古典音乐爱好者来说,简直是教皇的巡礼,国内古典音乐界已经引起了一场轰动。
只是谁也没想到,他的第一次亮相,不是在音乐厅里,而是在东原大学的校歌赛上。
为自己的弟子谭伟奇撑腰。
有人觉得这是古典音乐的堕落,不得不向更流俗的方式低头。
但也有的人,觉得大师就是大师,兴之所至,什么样的舞台都无法影响他。
谷小白实验室里,谷小白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静静看书,王海侠突然推门进来:“小白,不得了不得了!谭伟奇要放大招了!咦……你在干啥?”
“学习啊。”谷小白一脸理所当然。
不在学习还要干什么?
“这个时候了你还不学习?快点把你的那什么刀舞团啦,大乐团啦都叫来,谭伟奇弄来了一整个交响乐团,把那个什么老司机都叫来了!”王海侠着急。
虽然天天喊着要打败谷小白什么的,但是306的好基友,那可是一被子的事,这个时候怎么能输给一个外人!
“我知道啊。”谷小白点头。
“你知道?你知道还那么淡定!”
“安啦,我早就准备好了。”谷小白道。
“你准备好了?你要带五百个人上台吗?”
“不,我带它。”
谷小白伸手,指向了角落。
妖琴正静静躺在琴架上。
“你就打算背把琴上台?你……”王海侠刚想说什么,突然一脚踢到了地上的一个东西,捧着脚呼呼叫了起来。
“没有,妖琴大佬,我没有说你坏话,我没说你不行,妖琴出马,别说一个大乐团了,一百个都没用……”王海侠瞬间被强烈的求生欲击败了。

2gzt9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別叫我歌神 愛下-第1266章:翻過歲月不同側臉讀書-we0dn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别叫我歌神
朱于湖带着奶奶走出了出站口,站在原地犹豫了一分钟。
去坐地铁?奶奶这包裹里的东西,怕是过不了安检。
坐开学旺季的公交车?一想到要带着奶奶挤上车,朱于湖就头皮发麻。
那么……打车?
好贵的……
朱于湖有点心疼。
而且,说出来可能有点让人笑话。
朱于湖长这么大,就从来没打过车。
平时翻山越岭都靠脚,学校里住校,来东原大学的几次,都是团体行动。
这是他第一次自己坐高铁,第一次一个人来到一座陌生的城市。
现在他很想要打开手机,在网上问问。
请问打车要怎么打啊,招手停吗?上车先付钱吗?先迈左脚还是先迈右脚?
在线等,挺急的!
就在朱于湖纠结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小苏老师?”朱于湖一脸纳闷地接了起来。
“到站了吗?下车了吗?”小苏师兄问道。
“小苏老师,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到?”
“嗨,你都上热搜了,我还能不知道?你为啥不提前通知我一声?”
上热搜了?朱于湖有些茫然。
他并不知道,他和奶奶在山中县车站的一幕,已经被人传上了网络。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老人当场痛哭的那一幕,不知道触动了多少人的心弦,即便是在这校歌赛占据了大量话题的时候,依然让许多人情不自禁地转发。
“老师……我……”面对小苏师兄的质问,朱于湖有些语塞。
少年并不习惯太多别人的帮助。
他从小到达,几乎是依靠这些长大的,却因为如此,越发不愿意接受太多的帮助。
“你跟我是客气啥呢?”小苏师兄有些生气,“你觉得我应该放你不管吗?”
“可是我……”
可是我把我奶奶也带来了啊。
这是他自己的选择,他应该承担的责任。
小苏老师已经帮了自己那么多了,怎么能再麻烦他呢?
“你啊……小湖啊,你要永远记得,你可以接受别人的帮助,永远都不用只靠自己,千万不要什么事情都自己担着,明白吗?”电话里,小苏师兄语重心长。
如果当初的他,没有接受赵兴盛的帮助,现在说不定在哪里呢。
如果有人愿意帮你,为什么不接受呢?
说到这里,小苏师兄觉得似乎说的重了:“出站了吗?到3号口来。”
“3……3号口?”朱于湖一脸茫然。
“嗨,你现在在哪里?走出来4号口了?你看到一个大屏幕了没有?你就在那里,不要动,我马上就过来。”那边,小苏师兄挂了电话。
朱于湖站在这人来人往的出站口,抬头看了看头顶上的大屏幕,向边上靠了靠,又拽住有些茫然和畏惧的奶奶,让她靠在自己的身后。
这车水马龙的大都市,对她来说,是那么的陌生和巨大。
对朱于湖来说,这座城市也是陌生的,他站在巨大的广告牌下,目光迷离地看着眼前熙熙攘攘的人群,脑海中却回想着刚才小苏师兄的话。
是吗?我可以接受别人的帮助吗?
不会给别人添太多麻烦吗?
少年一直敏感而又有些脆弱的心,像是花蕾一般,慢慢绽放开来。
他的身后,一个高大的少年,背着吉他和背包走了过来。
他正看着手机,似乎在和什么人视频。
“大可,我唱了一遍《少年》,这个地方总觉得哪里不对,你帮我听听看看。”
少年站定了,手机上,一个少女正抱着吉他弹奏着,轻快的旋律流淌而出:
“换种生活
让自己变得快乐
放弃执着
天气就会变得不错
每次走过
都是一次收获
还等什么
做对的选择
过去的
就让它过去吧
别管那是一个玩笑还是谎话
路在脚下
其实并不复杂
只要记得你是你呀……”
朱于湖抬起头,就看到不远处,小苏师兄已经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开心地挥着手。
朱于湖也挥手,叫了一声:“小苏老师!”
然后转头对奶奶道:“奶奶,我老师来接我们了!”
这个城市,只要有那么多熟悉的人,真好。
朱于湖拎起行李,大步向小苏师兄的方向走了过去。
出站口的扶梯下面,冯一东抬头看着缓缓上升的台阶,却顿住了。
一种莫名的紧张,让冯一东的心脏收紧。
“走啊……”他的背后,传来了不耐烦的催促声,好几个人正拎着箱子,想要离开地下出站口,却被他挡在了长长的扶梯之外。
“对不起,对不起……”冯一东转身让开,回头,又看了一眼那长长的扶梯,转身,又向入站的方向走了过去。
不知道为什么,全身的勇气,似乎突然在这一瞬间消失了。
他只想逃离这里,总觉得不敢去面对。
就像是一个考试没有考好的孩子,在家门外徘徊,却不敢进家门。
就在转过身的瞬间,旁边传来了一个声音。
“一东。”
最禛心 东篱菊隐
冯一东转过头去,就看到郝凡柏站在旁边。
小半年时间没见了,郝凡柏留了短短的胡须,即便现在天气还很热,身上依然是一身合体的西装,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
他微笑着站在旁边,看着冯一东。
“郝叔?”
“我来接你,走吧。”郝凡柏伸手,帮冯一东拎起了行李。
“郝叔……”
“走吧,先回去休息一下。”郝凡柏道。
车汇入了车流之中,行驶在城市的街道。
冯一东坐在副驾驶上,想要说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千言万语,却说不出。
“累了吧,休息一会,到了我叫你。”郝凡柏打开了收音机,电台的声音传出来。
“谷小白会在校歌赛上将演唱《起风了》,这是一首非常好听的歌,有很多的歌手曾经翻唱过,譬如吴青峰、周深……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聆听这首由日本音乐人高桥优作曲,米果填词,买辣椒也用券原唱的《起风了》……”
“这一路上走走停停
顺着少年漂流的痕迹
迈出车站的前一刻
竟有些犹豫
不禁笑这近乡情怯
仍无可避免
而长野的天
依旧那么暖
风吹起了从前
从前初识这世间
万般流连
看着天边似在眼前
也甘愿赴汤蹈火去走它一遍
如今走过这世间
万般流连
翻过岁月不同侧脸
措不及防闯入你的笑颜……”
靠在副驾驶上,冯一东慢慢睡着了。
郝凡柏看了他一眼,微笑着将音量调小了。
然后抬头看向了前方。
绿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