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光怪陸離偵探社 起點-二百四十一.書帶來的靈感熱推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光怪陆离侦探社
新一天的寂静之时褪去。
希姆法斯特的士兵敲响那些登记有婴儿的居民房门,不过他们通常在敲门前就能得到结果。
如果里面很安静,很可能门后的夫妻侥幸躲过一次。如果里面传来哭喊声,则代表噩梦降临。
这不绝对,不过大多数都是这样。
那些因寂静之时死去的婴儿会被埋葬到希姆法斯特大教堂,神父们特意在墓园西北角划出一片空地。
那里被人们称为“安息地”,据说附近居民偶尔会听到“安息地”传来的孩子们玩耍的嬉笑声。这曾经引起驱魔人的注意,不过调查后发现什么都没发现。
“他们从未离开我们,只是以另一种方式陪伴我们。所有人都会铭记这些可爱的生命……”
二十几对悲伤抽泣的夫妻面前,神父与修女合声祈祷,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比起前些日子,参加葬礼的人少了很多,因为死去的婴儿在一天天变少。
但那不是人们找到了办法,而是因为婴儿越来越少。
前几天参加葬礼的父母几乎挤满了墓园。天空也落下冰冷细雨,就像神灵也在悲泣。
“我们还有多少婴儿?”
墓园外围,盔甲下响起泛着金属回响的询问声。
“不到两百个。”另一名士兵回答他。
“是假的吧……希姆现在可有上百万人。”士兵不信。
“不,是真的。我今早执勤时听到市政厅人员的交谈。”叹息冰冷地打在头盔上。“你敢相信吗?他们说这个的时候居然在庆幸……庆幸还有一百多个婴儿活着。”
“已经不算少了对吗?寂静之时来了十几次,现在剩下的每一个都是……幸运的……”士兵的话语变得沉闷和断断续续。“我的妻子已经怀孕五个月了……”
“那太糟糕了……”
另一名士兵抬手拍了拍同伴肩膀,两块金属发出令人不太舒服的摩擦声。
“会有办法的,那些学者正在想办法解决。”
……
“这就是你们想到的办法?”
市政厅,副市长办公室,奥康纳嗤笑注视书桌对面的学者们:“每天在寂静之时到来前用成年人剂量的麻药让婴儿昏睡过去?”
似乎反问无法发泄他的愤怒,奥康纳用力拍动桌子:“哪怕我是个政客也知道这对婴儿造成的伤害会有多大!”
波赛斯大学,医学教授杰森无奈地说:“我们别无它法。除了麻醉,我们没有办法能在十几秒内让婴儿昏睡过去,而且要稳定持续十几分钟。”
“那就去想。”奥康纳大喊,这听起来不太讲理,不过政客就是干这个的。
学者们你望我我望你,最后仍由杰森站出来说:“事实上还有另一种,但民众们可能无法接受……”
“为什么不——”正要发火的副市长奥康纳忽然想到什么,压下情绪:“先说说是什么。”
“是驱魔人联合组织那些人提起的,他们想用怪物……怪异的力量让婴儿们睡着。”
岂止无法接受,如果是寂静之时刚刚降临时提起,对怪异充满仇视的愤怒民众甚至可能砸了隔壁的驱魔人联合组织据点。
但现在,经历过悲伤的民众或许能接受这些?
不过显然,借用怪异的力量是找不到希望的最后手段。
“……其他城市有好办法吗?”
学者赫伯特·纳吉回答:“都是这样……听说有些地方会捂住婴儿口鼻让他窒息……恕我直言这样更加危险。与之相比麻醉虽然可能让婴儿长睡不起或者损伤大脑出现智力问题,不过——”
奥康纳挥挥手示意他停止废话,让助理过来去隔壁喊驱魔人。
“您真打算那么做?”杰森教授忍不住出声。
“为什么不?”始终强硬的副市长露出柔软的一面。“我们不是那些失去孩子的父母,我们不该阻止他们为孩子所做的一切。对了——”
奥康纳叫住准备离开的助理:“别忘了通知那群贵族,贪生怕死的他们说不定也会感兴趣。”
无上至尊大道
那样他颁布命令将面临的阻力也会少许多。
事实上,死于寂静之时的居民远比婴儿多,可能十几倍或是二十几倍。
总有些倒霉蛋或是可怜人,在寂静之时降临后不小心发出响声,然后毫无价值的消失在空气中。
不过比起可怜的婴儿,人们显然更在意后者。
毕竟婴儿同时代表着希望。
这个世界已经足够糟糕了,他们不能让最后的希望也泯灭消失。
……
第二天下午,安娜来到地下室。
“我希望你这次来是想到了答案。”
相对熟悉后,赛莉卡·达莱尔不再畏惧安娜。
安娜轻轻颔首,一整夜的思考与看书让她想到了答案:“我想要触碰他。”
“只是这样?”
“只是这样。”
安娜回答无法理解的赛莉卡·达莱尔:“我是怨灵,没有身体没有触感,情绪就像得不到补充的干涸水潭。只有附身能短暂赋予一切。”
“所以你会附身在我身上……”赛莉卡·达莱尔恍然,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安娜想要心爱的男人走出安全。“重新出现的感觉让你抑制不住对他的情感……是这样吗?”
安娜颔首回应。
“也许不用那么麻烦……”
赛莉卡·达莱尔注视安娜红宝石般的赤红眼眸,试探着问:“为什么不带我过去?那样他也不需要冒——”
声音戛然而止,冷意倏然包裹赛莉卡·达莱尔。她像是落入刺骨冰水中,难以喘气的窒息感将她包围。
在许多人的记忆里经历过上百段欺骗与谎言的安娜冰冷注视着她。
安娜不可能带赛莉卡·达莱尔去望海崖。那样蕾米也许会察觉到什么,而且成为新居民的赛莉卡·达莱尔会是个隐患——自己不可能无时无刻控制着她。
夏末至希 0莫小染0
“我只是……想要帮你……”赛莉卡·达莱尔艰难地说。
“那么就别打那里的注意。”安娜冰冷地回答,散去针对她的气息。
赛莉卡·达莱尔仿佛活过来般深吸口气,裹紧身上的毛毯,仍在发抖。她不再提这件事,转而说:“你有更好的主意吗?”
“的确有一个。”

fzopf扣人心弦的小說 光怪陸離偵探社-二百三十一.安全屋分享-xlpkh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
第二天上午,吉米从挖掘工人身份中解脱。
现在扩充的山洞深处就像大厅一样宽阔。虽然填充深海石后空间会缩小许多,但不会像之前那么狭窄,摆下床衣柜书桌后就没其他地方放置东西。
山洞岩壁到处是狼爪一样的密集挠痕,仿佛这里曾是一处狼穴。
酷王爷遇上穿越妃
安娜把碎石清理出去,席卷狂风吹散山洞的灰尘,又将遍布爪痕的岩壁抚平。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剩下的只需要把深海石贴着岩壁摆好,粘合缝隙。
深海石会抵消安娜的力量,她抬不起他们。于是仍要吉米帮忙。
“我只要想一下就很难受……”
“这么严重吗?”蕾米以为深海石对哥哥的压制更严重。
吉米认真点头:“是啊,一想起要把它们都搬到山洞去我就累得喘不上气。”
蕾米朝吉米翻起白眼:“我们得帮陆离弄好安全屋。”
“我知道,只是感叹一下。”吉米说,回头望了眼怪物身躯被磨短的爪子,去下坡搬运有几千磅重的深海石。
还抽空去帮陆离把避难点时的一部分石料砸碎填水,用来堵住深海石间的缝隙。
霸道总裁强宠妻:爵爷,来追我!
两小时后,山洞深处的安全屋搭建完毕。
安全屋大小和艾琳的卧室差不多,就连床铺书桌书架都是从那里搬来——
可惜依旧没有门,不过可以等过几天商人到来后委托它们制造。
多余的几块深海石被堆在入口两旁,这样或多或少能降低没有门阻隔的隐患。
安全屋比避难所时期向外延伸了两米,这让里面没那么逼仄和阴暗,起码床脚不会紧挨着衣柜,床头不会紧挨着书桌。
只是壁炉显得袖珍许多,火烧得再旺盛安全屋里也不会感到闷热。
如果之后天气越来越冷,山洞温度可能会掉到常温以下。
他们需要一个新壁炉。
“狩猎时我会去艾琳的庄园拆下来一个。”安娜说。
“可以从商人那里买。”陆离回答。
“反正也要去狩猎。”安娜温柔地说。
理由有些牵强,狩猎不需要去那么远,而且从商人那里购买商品等同免费。
平静注视安娜数秒,陆离默许,拉开抽屉在写给艾琳的信件后面加上一行内容:【还有一个壁炉】
前面的简短内容依次写着书桌、餐具、书架、地下室储存的食物等文字。
一阵交谈从山洞入口传来。蕾米和阿当芙娅带着孩子们来参观改造后的避难点,不过蕾米更喜欢它的新名字:安全屋。
“我有点喘不上气的感觉。”阿当芙娅捂住胸口,站在安全屋门口皱着眉头说。
她只是幽灵,在一百立方米深海石构建的安全屋中感到不舒服。
没看孩子们都因畏惧躲在门外不敢进来。
反倒蕾米很喜欢这种感觉。
压迫仿佛重量,让蕾米觉得自己就像人一样。
“吉米。”蕾米像是呼唤仆从一样喊她哥哥。“把桌椅搬过来!”
不一会儿,吉米抱着桌椅走进山洞,放到安全屋外。
阿当芙娅忍着不舒服参观一圈才退出来。她很喜欢安全屋。深海石的颜色简约而神秘,与陆离相性一致,地面平整,不像先前那么凹凸不平。听说安娜有意在上面铺一层毛毯。更别说这些从男爵庄园搬来的艺术品般的家具。
蕾米从陆离那里要了几块一立方厘米的深海石收藏。如果能将其变现,她也会一跃成为富豪。
斷劍嘯天下 大山野人
来到午后,安娜做了一餐肉汤土豆泥。
陆离吃完午餐,和安娜在崖顶周围游逛一圈,积累榆树们的好感度后回到崖顶,安娜再次离开,前往贝尔法斯特废墟狩猎。
安培趴在安全屋外,它喜欢这里。与深海石关系不大,是因为安全屋外的山洞也扩宽了些。对安培来说这里没之前那么狭窄,而且还很温暖。
现在是下午茶时间,蕾米和阿当芙娅在安全屋外的书桌边看书。吉米也在,因为阿当芙娅就像哄孩子的长辈一样将书里的故事讲给他听。
吉米一点也不觉得羞愧,毕竟他死的时候还不到19岁。
蕾米看了会儿书,走进安全屋找陆离。
陆离也在看书,蕾米看了眼书名,不再是那本《悲惨之声》。
“还剩下很多深海石,为什么不把储存起的石头堆在崖顶周围?”蕾米问。
有个显而易见的道理。深海石越多,镇压力量越强。
几百立方米的深海石足以让许多怪异不敢涉足。
命道難離壹 L終臨
“会太明显。”陆离平静说道。
“什么意思?”
“怪异们能感觉到深海石。”
鬼指棺 绝恨长歌
蕾米忽然明白陆离简短话语要表达的内容。
深海石会压制怪异的力量。但显然并不附带“厌恶”属性,不会让怪异感知到它然后满是厌恶地远离。
它的作用是阻挡、削弱怪异,不是驱赶它们。
如果真的在崖顶也铺一层深海石,这里简直就像深夜里的油灯一样显眼。
而且深海石难以压制恶灵层次的怪异,不然降神之绳不会成为典狱长。
与婚为邻
“那可以把避难……安全屋墙壁加厚到两米,甚至三米。”储存的深海石足够支撑起陆离这么做。
“山洞会撑不住。”陆离说。
他不清楚建筑结构学,但显然支撑越少,越容易坍塌。
尽管山洞所在的岩山低矮,只有十几米高,就像土丘一样。
现在已经接近极限了。也许能再放下一米墙壁,但代价是山洞会变得岌岌可危。
想明白这点的蕾米不再提议,沉默片刻后说出找陆离的真实用意。
“其实我很愧疚。”
维持少女形象的虚幻脸孔浮现叹息:“我们什么忙都帮不上。只有你们在想办法保护所有人,让崖顶更安全,还有帮吉米捕获食物……”
陆离摇头:“我也一样。”
甚至陆离不如蕾米等人。
他们实力有限,但并不弱小。身为怪异也通常不会被其他怪异盯上。
陆离……不同。
他是弱小的人类。
人类是怪异的最佳猎物。
即使最强大、博学的人类也要借助工具才能对抗怪异。
偏偏陆离又身具让怪异觊觎渴望的庞大人性。
毒寵妖後
没有安娜掩盖气息,他甚至不能离开崖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