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定河山 起點-第四百七十章 不滿的金城公主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定河山
看着听到自己话,逐陷入沉思的皇帝。黄琼微微琢磨了一下之后,才继续道:“因为冬季将至,所以北辽皇帝为了避寒,秋捺钵不会远离上京。而北辽既然首先提出开通两国互市,那么不可能不提前做准备。也就是说,此人从上京出发,最迟就是十月份左右。”
“从上京十月份出发,到其十一月初从燕山府入关,说明北辽至少在北辽境内动作并不慢。只是入我朝之后,才开始逐渐放慢了行程。这一路上,他们主要经过的是河北路。按照以往北辽入寇的习惯来看,都是以燕山府为主,山西路的云州到还在其次。”
“北辽为游牧部族出身,军中一向以骑兵为主。相对于表里河山的山西路来说,以平原地形为主的河北路,才更适合骑兵作战。儿臣在郑州时,父皇曾经赐予过一张我大齐朝的皇舆全图。所以对河北路的地势,以及州县府倒是有一定的记忆。”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定河山討論-第四百七十章 不滿的金城公主讀書
“儿臣将此人在河北路所经之地连起来,才发现此人一路上所途经的州县府,无一不是适合骑兵作战的地点。虽说行进路线都是本朝指定的,但也走的都是官道。父皇您不要忘了,那些官道本身便是修在容易通行的地带。”
“也就是说此人,极有可能是有意的放慢行进速度,一路上都在观察河北路的地形。儿臣此次跟随骁骑营一同出征郑州,尤其是与于明远接触,才知道行军作战绝非只是战场上的厮杀,一路要解决的问题不知凡己。比如沿途人烟密集,大军可以相对容易的征集粮草。”
“行军途中,遇到河流是否可以架设浮桥,或是大军可以涉渡。预定的行军路线上,沿途敌军守备力量的强弱。那里的地形可以侧翼迂回,那里的地形更适合强攻。一旦遇到坚城的时候,从那里可以绕开坚城。战场摆在那里,更适合发挥己方军队的长处。”
精品玄幻小說 定河山討論-第四百七十章 不滿的金城公主展示
“辽军固然擅长骑兵作战,但其所谓的快速行动,却是建立在不携带辎重,无任何负担的基础上。其行军作战,向来都没有携带粮草的习惯。一向都是以就地征伐为主,说白了就是明抢,这也就是他们俗称的打草谷。”
“所以对于辽军来说,战场的选择很重要的。若是抢不到足够的粮草,便是饿也将他们饿垮了。河北路一马平川、地势平坦,不仅有利于其骑兵快速突击。而且河北路人烟稠密、物产丰富,向来为北方诸路中富庶之地。若是辽军入寇,河北路远比山西路更加适合。”
“北辽如果真要入寇的想法,大军作战选择自己一条了解大致熟悉的路线,远比选择一条一无所知的路线要强。尤其是辽军更擅长野战,也不擅长攻城,更不擅长久战的情况之下,他们势必会想方设法的选择一条,即有利于他们补给,有有利于他们骑兵突击的路线。”
“当然,还有沿途各州府的守备兵力。父皇,北辽与我燕山府的边军,相互之间攻伐不断,对我朝边军的战力自然是清楚的。但北辽又从未攻入长城一线,所以对我朝内地驻军的战力就未必清楚了。道听途说,总不比亲眼所见更加的可靠。”
“而刺探军情,并非是一定非要到军营。只要看那些驻扎有卫军的大一些州府,城门口站岗的军士状态,便可以清晰的知道,那些地方卫军的战斗力究竟如何了。若是站岗的军士松松垮垮,无精打采,那里的驻军战力不用猜就知道了。”
“我朝的军制不是秘密,北辽一清二楚。窥一斑而见全豹,若是河北路所辖卫军,不用多两三个州府的守军状态都是一样,便可以真实的查明该路卫军真实战力情况。而河北路的卫军,是燕山府一线一旦失守,在援军赶到之前,河北路仅有的朝廷正规军。”
“河北路的卫军战斗力强弱,则直接关系到辽军的整体作战计划,能不能达到自己的设想。甚至关系到辽军入寇时,究竟需要动员多少兵力。正是因为干系重大,所以儿臣以为那位梁王,在河北路境内走走停停,拖延了足足一个多月,极有可能是在刺探我朝军情。”
“父皇,儿臣知道,此人进入本朝之后,肯定会受到严密的监视。可那些人在有能耐,又能一路跟到青楼瓦弄里面去听房?他去青楼瓦弄真的是去与妓女厮混?本朝在北辽有细作,可北辽一样在本朝有细作。尤其是其窥视已久的山西、河北二路,没有细作根本就不可能。”
“那位梁王即便是真的在逛妓院,可谁又能保证他在妓院里面,见的只是那些妓女?再说,谁又能保证在青楼的便是这位梁王?毕竟这位梁王,咱们派去监视的人,谁也没有亲眼见过长什么样?即便有画像,恐怕未必就能分得出真伪。”
“北辽若是给咱们弄个虚虚实实,让咱们看的那位梁王根本就不是真人,咱们未必就能分得出真假来。至于此人在大名府停留数日,恐怕也是别有用心。大名府是河北路治所所在,河北路各有司衙门,都集中在大名府,卫军数量也是河北路最多的。”
“从大名府驻军身上,便可以判断出整个河北路内地驻军情况,甚至包括全国内地卫军状态。而且还可以判断出,与北辽接壤的河北路腹地,对北辽防备的虚实。甚至是河北路境内,那些官员可以收买为自己所用,那些官员对北辽防备极深,都可以查的出来。”
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定河山 txt-第四百七十章 不滿的金城公主推薦
“这位梁王这一路上,表面看如此拖沓,实则恐怕早就已经将我朝,在河北路境内除边军之外,其余军队战力莫的清清楚楚了。正是因为其所行如此拖沓,所以儿臣以为,此次北辽派人前来商议互市一事,其中恐怕另有所图。虽说未必是为了入寇准备,但也绝不简单。”
精彩都市小说 定河山-第四百七十章 不滿的金城公主
黄琼的话音落下,皇帝还未来得及说话。那边的金城公主却是开口道:“恐怕九弟此番话,有些危言耸听了吧。这个梁王,不过二十有余。就算是此次来我朝,是真的想要做细作,他一个年纪轻轻,自幼便养在深宫的人,又那里会懂得行军作战的事情?”
“而且其所有的随员,除了跟随护送的亲兵之外都是文官。就算那个梁王是一个摆设,可一群文官又能懂得什么?我虽说不懂政务,可也知道打仗不仅是要消耗钱粮,更是要死人的。我朝如今西北大旱,父皇为了赈灾钱粮,几乎每日都愁眉不展。”
“此次北辽主动提起两国互市的事情,被眼下的朝廷来说,只有百利而无一害。北辽能够派出一位亲王主持,足见得北辽的重视。若是因为九弟随便的几句话,便轻慢了北辽这位使臣。引发了两国之间的战火,造成生灵涂炭,到时候九弟又该如何自处?”
“更九弟前有为流民出头,公开与太子决裂。后有在郑州抚慰百姓,召回流民返乡耕种。前一段时日这京城雪灾,又第一个带头捐钱捐物,一向被称为我大齐第一怜民亲王。若是因为九弟几句话,怠慢了这位梁王,造成两国战火连绵,九弟又如何面对孤儿寡妇的血泪?”
金城公主这番话说罢,黄琼还未表态,但皇帝的脸色却是有些阴沉。金城公主这番话,虽说只是为了反驳黄琼,但实属已经犯了忌讳了。须知,本朝为了避免出现前唐太平、安乐之流,对公主的管教还要远超过皇子。别说公主,就是驸马都绝对不允许干预政事。
大齐铁律,公主若有干预朝政,无论嫡庶一律撤除封号,赐三尺白绫。皇帝无论对这个长女宠再怎么宠爱,但一旦犯了忌讳,绝对不会手下容情的。今儿金城公主只是为了对怼黄琼,却没有想到无意之中触碰到了皇帝的底线。
而此刻注意力,都在黄琼身上的她,却是压根就没有看到,自己父皇脸色随着她的这几句话,已经逐渐的有些阴沉。只是皇帝的脸色,金城公主没有注意到,黄琼却是注意到了。察觉到皇帝脸色不对的黄琼,向着皇帝轻微的摇了摇头,示意这点事情不至于发火。
黄琼从永王口中,知道一些这位金城公主的往事。知道这位大姐,当年也曾堪称女中豪杰。在自己外公的刀口之下,为了养育几个年幼的弟弟,可谓是费尽了心机。为了给弟弟找个乳母,甚至就连自己仅有的首饰都当掉了。爱屋及乌,同样恨屋也是一样及乌的。
当年在自己外公刀口之下,皇帝都过的战战兢兢。皇后与嫡出的四个皇子,说废了便废了,说圈入冷宫就圈入冷宫。这位金城公主,更是没有人搭理。甚至还被自己某位不知道是要占便宜,还是想要混个驸马做做的舅舅,一而再的调戏,甚至差一点霸王硬上弓。
眼下自己走到今儿这个地步,这位当年在自己外公手中,吃尽了苦头的大姐,虽说未必真的会恨自己,可不待见自己是必然的。今儿这番直接对怼自己,倒不是平淡的公主生涯做够了,真心的要干涉朝政,想要做前唐太平、安乐之流,而是单纯的对人不对事。
就在进入这间温德殿之前,皇帝与自己散步走回温德殿外时,这位大姐看到皇帝与自己边走边谈时候,很是有些不好看,甚至是不满的脸色。一路沉思的皇帝,也许没有注意到,但视力极好的黄琼,可是清楚的一眼看了出来。哪怕是金城公主的不满,只是短短的一瞬间。
但也被在广寿殿上,被这位大姐在诸王之中,极高的威望震惊到。自到远远的见到等在温德殿外的金城公主时,便一直在关注她的黄琼,准确的给捕捉到了。而金城公主此番对人不对事的对怼,让黄琼也深刻的意识到了,这位大姐对自己眼下的不满。
在金城公主的心中,倒是未必真想把自己怎么样。但也许在她看来,做一个亲王已经对得起自己了。可偏偏眼下皇帝又是派自己祭祀太庙,又是在家宴之中将自己放在第一位。明显打算将自己立为继承人,想必这就引起了这位大姐的不满。

nz0d2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定河山 起點-第四百五十二章 我嫌你們髒熱推-gac7x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定河山
听到慎妃的最后一个承诺,黄琼虽说表面未做声色,可心中不由得微微一动。这个名册,他相信绝对是有的。因为慎妃的那位亲生父亲真实身份,易瑛曾经与自己提起过。作为在朝中为蜀王暗中奔走的联络人,柳子熏对蜀王通过自己手,在朝中收买的势力自然清楚。
拉拢朝中重臣为自己办事,便是蜀王想要一毛不拔也不行。而想要收买朝中大臣为自己效力,银钱支出自然也小不了。而这么大笔的银钱支出,没有一个明细的账本更不可能。所以哪怕是为了消除蜀王,对其在中间雁过拔毛的猜忌,那位柳大人自己也会建立一个账本的。
如果这本账到了自己手中,朝中那些重臣收了蜀王好处,那些人是蜀王一力提拔起来的。那些人与蜀王有关系,自己将一目了然。甚至包括易瑛始终不肯说,媚营那个被送出去女子的下落,都会清清楚楚。如有这本名册在手,对自己绝对是利大于弊。
在蜀王并未真死的情况之下,这一点无疑很具备诱惑力。至少那天蜀王悄无声息的杀回来,自己也知道那些人,有可能成为蜀王的内应。就算不交给皇帝,自己也可以早做防备,以免到时候被动不是?
虽说蜀王现在已经逃亡,但黄琼一直都不认为,蜀王如此便会轻易的放弃,自己多年来苦心经营的这一切。在黄琼看来,自己这位五哥现在的逃亡,肯定还是会为自己东山再起的那一天做准备。若是轻易的便放弃,那么蜀王也就不是那个蜀王了。
想到这里,黄琼抬起头看了看对面,正一脸期待看着自己的那对母女,微微皱了皱眉头道:“你们将账本交给本王,就不怕蜀王有一天知道了会报复你们?本王知道,你们跟了蜀王不少年了,对蜀王的为人自然比本王了解。有些事的真假,不用本王说你们应该也清楚。”
既然已经将话谈开了,对于黄琼的反问,为了取得黄琼信任的慎妃,倒也没有丝毫隐瞒的直接道:“正因为对蜀王太了解,所以我才决定投入英王的门下。他能在临跑之前,将我们母子丢下。早晚有一天,也会因为需要将我们母女灭口的。:
“而且我们母女手中掌握着他太多的秘密,对于他来说也是一个致命的威胁和把柄。对于一向信奉只有死人,才会保密的他来说,杀人灭口是早晚的事情。现在他留下我们,虽说因为什么手下留情还不清楚,但绝对不会因为我们母女与他的关系。”
“他连我父亲,还有我所有知道的,他在宫中的内线都杀了。而且杀的连一点风浪都没有掀起来,您觉得他会放过我们母女吗?要知道,我们母女只要活着一天,对于他来说都是一个污点。更何况,现在还有不知道从那里得知我与景王关系的德妃,对我们母子的威胁。”
说到这里,慎妃抬起头看着黄琼道:“英王,尽管我不知道,为何你在知道这些事情之后,将所有的事情都隐瞒了下来,没有上奏给皇上。可我知道,眼下唯一能保住我们母子的,也只有你这个未来的储君。所以,还是那句话只要你答应,让我们母女做什么都可以。”
对于慎妃后面的那句话,黄琼直接给忽略了。至于前面的那番话,黄琼则淡淡的道:“替你们保守这个秘密的人不是我,而是并不知道此事真正内情,还被你们蒙在鼓中,还真以为永安郡王是景王血脉。所以才在本王面前为你求情,还亲自在父皇面前替你隐瞒的林含烟。”
“否则以我的性子,就你做出的那些肮脏事,千刀万剐了你都一点不会手软。慎妃,你现在得庆幸,景王有一个好妻子。不过本王虽说不能将此事捅出去,可悄无声息的做了你,法子还是有得是的。你真当本王抓不到蜀王,找不到什么真凭实据,便拿你就没有办法吗?”
黄琼这番话说罢,慎妃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只是没有过多长时间,便又抬起头道:“英王,这件事情我的确对不起林含烟,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可出了这种事情,也不是我的本意。我只不过是弱女子,蜀王要我做什么,我又有什么反抗的余地?”
“他连自己亲兄弟的能杀了,更何况我一个区区弱女子?别说我,便是断刃门那些武功远高于我的长辈,不一样面对蜀王俯首帖耳,便是连妻女被霸占了也不敢说一句?我们这种小人物,只不过是他手中的棋子罢了。一家老小都在他手中握着,我又能怎么办?”
“我的儿子还小,所以现在还不能死。但请英王放心,等我的孩子平安长大了,我会给景王还有林含烟有所交待的。至于现在,还请英王保我们母子。哪怕蜀王与我再作恶多端,就算你想把我千刀万剐,但永安郡王是无辜的。”
“此事一旦真的掀开,我固然难逃一死,可我的儿子也活不了。就算不看僧面,也请英王看在佛面上,拉我们母子一把。不管怎么说,永安郡王也是你嫡亲侄儿。你连景王那个不成器的儿子都能保下来,不差我们母子一个。”
说罢,与同时站起身来的秦氏,母女两个走到黄琼面前。不约而同的拉开了,系着身上单薄衣物前襟系带。随着系带的被拉开,二人身上那件单薄的罩裙便脱落了下去。而让黄琼没有想到的是,除去外面的罩裙,二人除了一件兜衣什么都没有剩下,就连一件亵裤都没有。
就在黄琼面对这无耻一幕,刚想要张口训斥这对母女无耻的时候。腹部却突然升起一股莫名的,却难以压制的燥热。而且这股子燥热,在极短的时间之内便向着一个地方涌去。感受到这股难以压制的燥热,黄琼马上便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喝的那杯茶水肯定有问题。
知道自己这次真的有些大意了,几乎差一点都要栽在这两个女人手中的黄琼,面对向着自己走过来的俩个女人,不由得怒道:“慎妃,你在茶中下了什么东西?若是想要本王拉你们一把,马上把解药给本王。否则,本王绝对饶不了你们母女两个。”
逆 天 戰神
对于黄琼言语中的愤怒,慎妃没有说话,她身边的秦氏却是笑道:“英王,就算你要帮我们,可口说无凭不是?咱们总得握点什么,这心里面才心安不是?放心,我们不会把您怎么样的。毕竟我们娘几个,今后还要靠着您。至于解药,有,我们母女便是最好的解药。”
秦氏一边说,一边顺手将自己最后一件兜衣也摘了下来,走到正全力压制药性,无暇他顾的黄琼面前。不顾黄琼的推拒,直接坐到黄琼的怀中,一把搂住黄琼的脖子上下其手,一边附在黄琼耳边浪笑道:“别看奴家年纪有些大了,伺候男人的本事可绝对一流的。”
“蜀王与奴家都十多年了,可是一直都念念不忘呢。还有奴家另外一处更是一绝,蜀王往日可是最喜欢的。每次他都要用的,奴家不想给都不行。怎么样,英王不想尝尝?英王身边的美人虽多,恐怕这个还没有玩过吧。放心,今儿奴家母女一定会好好伺候王爷。”
这个女人极其放浪,端是毫无忌讳和羞耻。慎妃表现也没有好到那里去,在同样摘下仅有的一年兜衣,并点燃一注香之后,也走到黄琼面前蹲下身子,便要为黄琼宽衣解带。不知道二人用的是什么药,药性如此的猛烈。黄琼全力压制,都未能压制住。
只是凭借着意志力,让灵台还保持一定的清醒。看着眼前不知道羞耻,越来越放肆的二女。同时也闻出来,慎妃点燃的那柱香,正是自己出宫不久之后,遇到的那种性子极其霸道的燃情香。感觉到自己现在,已经有些要控制不住的黄琼。
此时,顾不得自己随时有,被所中药物吞噬的可能,拼命咬了自己舌尖一口,利用刺痛,让自己更清醒一些后,拼尽全身能用起来的力气,强行一把将二人推开。怒道:“要么给本王解药,要么给本王滚得远远的。别用你们的脏手来碰本王,本王嫌你们无耻母女太脏了。”
虽说被推了一个措手不及,以一个极其羞人的姿势,被摔到在地上。可秦氏却是脸上的笑容一点都么有变。而是一边扭动着身子,一边放荡的笑道:“呦,看来英王,这是嫌弃咱们母女伺候过蜀王。放心英王,等一会您尝过我们母女的妙处,您就不会这么想了。”
“不着急,反正已经这样了,我们可以慢慢等,我们有的是耐心。别看您现在不愿意,恐怕等一会我们求英王殿下放开,英王殿下恐怕都不会答应。英王你又何必呢?我们今儿用的药,没有那个人能真正扛得住的。与这么其折磨自己,还不如好好玩一玩,彻底放松一下。”
误嫁宅门 香弥
说罢,与身边的慎妃对视一眼,不约而同露出得意的笑容后。正双双又要向着,眼睛已经变得通红,最后一点控制力,正随着药物吞噬一点点消失的黄琼,靠过去的时候。却不想在两人的手已经抓住黄琼的最后关头,被两个突然出现的人给点住了穴道。
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这两个人,此时体内的药物已经彻底失控。只是靠着死死攥着自己的双手,指甲不断划着自己掌心,用疼痛换取自己最后一丝理智的黄琼道:“霜儿,你怎么来了,你怎么与袁宝儿混到一起了?你们快走,我不想伤害到你们。我已经有些控制不住了。”
此时已经看出黄琼有些不对劲的司徒唤霜,手轻轻的抚上黄琼死死皱着的眉头,轻轻的道:“你这是怎么了?难道是中了什么药不成?这两个人是谁,居然敢对你下这种药?这屋子里面的香气,也有些古怪。你稍等一会,我这就是去给你找解药。”
司徒唤霜话刚说完,她身边的袁宝儿,在看清楚面前的人居然是黄琼后,捂着小嘴有些吃惊道:“怎么会是你?难道我的卦出了问题?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你即风流又下流,身边花花草草一大堆,怎么会是我的良缘?看来,我的卦真出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