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 從長阪坡開始 愛下-第0731章 我有個岳父(求月票)相伴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从长阪坡开始
众人听到关平说的话,也纷纷竖起了耳朵。
不知道他又什么好主意。
虽然众人也十分想要有刘玄德印章的牌匾,但这种偷偷弄来的。
迟早会被发现,莫不如想办法在关平这弄一块回去。
关平见众人看向自己,顿了顿:
“我没想到冀城豪强与富户,竟然皆是如此的有担当之人,实在是让我对凉州人的印象大为改观!”
杨阜倒是脸上带笑,高声问道:“不知关小将军对我等凉州人是何等的印象?”
“董太师!”关平看着杨阜也是高声说了一句。
董卓就是从凉州起家的,之后废杀汉少帝及何太后,又仗着军威。
性格残忍,纵兵劫掠雒阳城内的富户,搜刮财物,jianyin妇女也就罢了,还挖开了帝陵窃取财宝。
众人一听关平提起董卓的名字,脑海当中闪过了董卓做过的许多大事。
不得不说,即使被夷了三族,但董卓的威名依旧。
杨阜却也不在言语了,即使他以凉州士人自居,但也绝不会让自己与逆贼董卓挂上联系。
关平却是突然震声高喊道:
“今日在城中百姓即将要断粮的时机,大家竟然争先奉献出自家的粮食,足以见得诸位心中的道义。
我可以肯定,此事一旦传出,必定会让天下人,对于凉州人的印象有一个根本的改变!”
关平的这番话,倒是让王灵等人也大为惊讶。
改变其余各地对凉州士人的看法,就在今朝,可是关平他到底有何法子?
“关小将军所言不错,我只是想知道,有什么建议?”
“我建议把今日所有人的姓名以及粮食数目,刻在石碑上,立在冀城四门。
不仅仅要让冀城的百姓看见,又可以让过往的商旅瞧瞧,自然就能扭转大家对凉州人的看法了。”
刻石碑,立四门!
王灵眼睛一亮,当真是个好主意,商旅的脚步遍布天下,沿途寂寞,必然需要很多谈资。
“好!”
姚琼高兴的欢呼一声,若是刻在石碑上,那必然会有前有后。
铁定是谁奉献的最多,会被刻在最上头,奉献的少自然是要靠在下面。
一面石碑,足以把院子里所有人的名字全都刻下,另一面留用写传文。
姚琼开了头之后,众人也是一阵欢呼声。
割肉不可怕,可怕的是被割肉之后,什么好处都没有落下。
如今关平给了他们一个可以为自家扬名的机会,焉能错过!
刻在石碑上。
这个主意好啊!
那风吹雨打,石碑可是不会损坏,矗立百年都不成问题。
只要冀城还有人活,那城中百姓就得记得自家奉献出来粮食的恩德。
关平这个主意是真的不错。
“好,此事就依照关定国的主意做!”征西将军马超当即大手一挥,惹得是一片恭贺之声。
名声正是他们所想要的东西。
待到正事定下来之后,马超这才命人把好酒端上来,与众人痛饮。
方才只端肉没上酒,就是为了防止有人酒遁,或者耍酒疯故意破坏。
毕竟,大家清醒的时候,谁还能跟一个酒蒙子讲道理?
人家就算此刻答应你了,之后借着醒酒后,也当此事没有发生过,那就是马超自己在给自己找不痛快。
马超走到关平那里,同席而坐,开口道:“关小将军,此招当真是高啊!”
“这只是鱼饵罢了。”关平段起酒樽挡住自己的嘴。
“哦?”
马超当即就瞪大了眼睛,没成想关平还有后招:“此话怎讲?”
“上了将军的贼船,这些人就不要轻易想要下船了。”
“关贤弟,你就不要与我说谜语了。”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马超心下有些痒痒,到底要怎么算计这些人!
“得了招牌的人,这三家将来就是将军的心腹了。”
“为何?”
“将来曹操若是再来攻打陇右,冀城的这些人有一个算一个,因为牌匾和石碑的缘故,全都跑不了!”
“为何?”
“这些人帮助了将军,自然是曹操的眼中钉,而且曹孟德也爱用屠城的手段,届时,他们一个也跑不了。
等到他们这件事发酵之后,传播的更远一些,将军再有意无意的透出这个消息。”
马超被惊的险些握不住手中的酒樽,辛亏现在天上没打雷!
到时候曹操就直接按图索骥,照着石碑名单上的人杀全家。
太他妈的吓人了。
杀人诛心,这还是马超第一次见识到这种手段。
狠。
关平这个鱼饵埋的真狠!
别看现在笑的欢,就怕将来曹操拉清单,把他们全都给杀了!
“关贤弟,我敬你一杯。”
赵昂与王灵坐在一块,赵昂的妻子王异是王灵的妹妹,二人差不多大的岁数。
他和同乡的杨阜、姜叙、尹奉皆是好友。
只不过他的两个儿子几年前死于叛乱当中,妻子王异则是穿上被大粪浸泡过的衣服,只吃一点饭,变得又瘦又臭。
这才躲过叛乱头领梁双的侵害。
赵昂被调回冀城担任参军,王异更是亲自穿着甲衣,辅助她夫君,又把身上的配饰赏赐给士卒,以振奋军心。
可惜的是凉州刺史韦康因忧虑百姓,不听从杨阜、赵昂的劝阻,直接就开门投降了。
“大哥,此事你觉得当真能行?”赵昂开口询问了一句。
王灵摸着胡须,眼睛一眯,笑呵呵的道:“有何不可?”
“马超他昨日便来拉拢过我,可是咱们已经和杨阜共同盟誓,只是诈降,以待机会覆灭马超。”
“此事勿要再言。”王灵端起酒樽小声说了一句:
“那个关平不是个糊涂之人,这般手段必定是出自他手。”
“大哥是说今日所有的谋划,都是出自关平之手?”
“别忘了,他可是把曹操都能给骗了的人,能是蠢笨之人?”
赵昂下意识的看向远处依旧在吃肉喝酒与旁人说着荆州风土的话。
看着这张人畜无害的笑脸,确实挺迷惑人的。
“他当真有这般心思?”
“刘备领兵进入益州,所带全都是精锐之士,关平麾下将士更是精锐当中的精锐。
我听人言,他们自称毕业于荆州的荆楚讲武堂,马铁便是那里的学生。”
“荆楚讲武堂?”赵昂摇摇头,未曾听闻过。
“他们对此也不愿详谈,只是言语当中颇为骄傲。”
王灵想了想,随口道:“联盟暗中反抗马超之事,勿要与杨阜纠缠过多。”
赵昂瞪着眼睛,终究是没有问为什么。
过了一会,赵昂才开口:“大哥,我只是有一点担心。”
“担心杨阜?”王灵轻微的摇摇头:
“不必担心,他跳的太欢脱了,兴许早就被关平给惦记上了,近期要少跟他密谋。”
赵昂眨了眨眼睛,他想说的不是这个,听到这话,他万万没想打大舅哥竟然因为一个牌匾,就已经悄然转换了阵营。
他开始选择支持马超占据冀城,那当初一起盟誓还算什么!
“大哥,此言?”
王异却是摆摆手,此处人多,他不想展开谈论这个话题。
如过马超当真会把所得粮食派发给城中百姓,他觉得马超铁定会在冀城站稳脚跟。
前提是他真的敢把粮草散给城中百姓。
“我想说的是,关平送的这个牌匾怕是个祸害啊!”
赵昂用手遮挡自己的嘴,小声嘀咕了一句。
“哦?”
王异知道妹夫是个聪明人,只是有些事太过于较真:“为何?”
“大哥可曾想过,若是将来曹丞相收复了冀城,被马超关平送过牌匾的与刻在石碑上的人家,将来如何自处?”
王灵喝酒的动作为之一顿,卧槽。
妹夫说的对啊!
这可真是存在着很大的问题。
可是现在就算知道也已经晚了,这个时间段,几乎整个冀城的百姓都该知道他王家捐粮得了牌匾。
到时候想要跟曹丞相解释,那用处也不大!
“无妨。”
王灵打定主意,曹操还不一定什么时候能够打到陇右呢。
再说,刘备他领兵进入益州后,铁定会把益州占为己有,当做自己的地盘。
万一刘备再拿下汉中,与马超连成了一片。
曹操要是真的敢来攻打陇右,那刘备必然不会坐视不理,兴许就能断其后路。
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既然已经选择上了马超的船,莫不如就赌一赌。
王灵已经有些不相信,正在马超面前与他把酒言欢的杨阜能成功了。
尤其是关平在一旁冷着脸,对杨阜一定笑脸皆无。
若关平的心思,真如同自己妹夫所讲一样,那今日整个冀城的豪强与富户,全都被关平给拖下水了。
这招可比杨阜要高出许多。
赵昂人都傻了。
大哥这意思,就是真的要转换阵营了?
“伟章,这些话勿要与旁人说去。”王灵又叮嘱了一句。
赵昂点点头,便不在言语,他心中还在犹豫。
凉州刺史韦康看着一旁的花名册,只觉得有些讽刺。
先前他恳请相同的人,把家中的粮草拿出一些来支援百姓。
结果他们一个个全都装聋作哑,现在轮到马超讨要粮草了,他们就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奉献。
这般做法也太双标了吧!
不过韦康也清楚,若是没有关平的话,这些人估摸着也不会拿出如此多的粮草了。
宴席过后,便早早的散场了,众人全都回家去准备粮食了。
这种用些许粮食,便能够为自家扬名的事情,可当真是不多见,尤其是官方组织的。
无论是得了牌匾的还是要被刻在石碑上的人,除了杨阜之外,大家都很高兴。
这个买卖可谓是相当的公平。
这几日的动作一看,大抵上与传闻有所不同。
马超与关平坐在厅内,油灯已经点上了。
“关贤弟,我昨日便已经接触了不少的冀城豪强子弟,觉得有些人能够为我所用。”
马超把竹简推过去:“你看看,我准备把他们的儿子当做质子,送往南郑县,或者是葭萌关,可行?”
“绝不可行!”
关平摇摇头,他觉得这个时代的人,才不会在乎自己的儿子能不能活呢。
质子的价值就是极低,双方信任的基础都没有。
不要指望你手里押着他一个儿子的性命,你就能制得住他,就算他是独子都不行。
“为何?”
“我觉得曹操的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还是值得大家借鉴的。”
关平心说,你想要用人家,还要把人家的儿子全都给看管起来,送到张鲁那里去。
想什么呢?
你怎么不把自己的家眷提出来主动送到葭萌关去?
由己及人,谁会跟着你这样的主公厮混?
搞不好,还要砍你儿子!
马超觉得这件事还是在商议,他心中还是有些不相信这些人是真心投降自己。
“对了,今日之事,我们当真是要把筹集的粮草悉数捐出?”
马超一时间有些心疼:“我看府库当中也没有多少粮草了,军中士卒以及援军士卒吃的喝的,全都靠我呢!”
“至少要散出去三分之二。”
关平倒不是觉得必须要大公无私,全都散播出去。
听到这个回答,马超显然还是可以接受的,今日收获的粮草足以支撑一段时间。
“我们按照户籍名册上的发放粮草?”
“自然是不行。”关平直接否决了这个意思:“将军应该派人亲自核对户籍,采用保甲连坐制,这样一同前来领取粮食。
为了防止意外的事情发生,并且做好规划,什么时候这个区域的百姓来领粮食,也需要出一个章程。”
“妙啊!”
马超闻言大喜,有关平给他在一旁当参谋,感觉当真是爽飞了。
这些事情,他都能想的方方面面,可以避免有人来胡乱领取,这户籍上的名册,不一定是准的。
“关贤弟,若不是你成家了,我真想把我妹妹介绍给你。”
马超颇为感慨的说了一句。
“你有个妹妹还未出嫁?”
“没错,我父亲病故,故而她未曾嫁人。”
马超微微挑眉,难不成关平有心?
他自然是知道,没有男人是不好色的。
这联姻之事,兴许能成!
“将军,这不是巧了嘛。”关平当即大抚掌笑道:
“我有个岳父,他也正好未曾再娶亲!”

d752c人氣都市小说 從長阪坡開始笔趣-第0712章 爲了夜裏猛-3zk3f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夜里猛这玩意,只要是有心气的男人,都想要尝试一二。
不为别的,就想试试自己的能力极限在哪里!
所以夷王袁约对于关平所提出来的价码,很是满意,欣然同意,前去赴约。
刘备的名头基于说书人的口中,早就在益州传播开了。
故而袁约对于关平持有谨慎态度,带着不少的人马前来赴约。
夙命皇后 晓耗子
关平则是带着五百人,剩下人的守家,连带着汉昌县县长句枝一起,作为中间商。
汉军走到谷口,没进去,关平派人往两侧山上探查一二,顺便占据高位。
以防被埋伏,此次前来,也是颇为冒险。
谁能清楚那个喜怒无常的夷王朴胡,能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远处一队人马走过来,夷王袁约从二人轿子上下来。
这种东西,刹那间让关平想起了滑竿。
袁约此人倒是生的一副混血的模样,高面阔鼻,前额发际线靠后。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来者可是关小将军?”袁约走上前抱拳道。
“来者可是袁约大王?”关平同样还礼问道。
“关小将军能够选择与我部落合作,那简直是眼光独特。”
袁约见关平模样端正,礼数周到,顿时就心生好感。
再加上其父的威名,此子的行为举止,竟然没有太过猖狂。
袁约知道,这些汉人大多是打心里,看不上自己这些人。
尤其是刘焉父子,自认为是汉室血脉,更加高贵。
不像张鲁,说不管汉人夷人,皆可入教,受到师君的庇护。
绿茵教父
最强灵植系统 断弦焚天
现在没想到关平竟然也如此知礼,想来关云长对待士卒极好的传言是真的。
“哎,我听闻袁约大王部落的盾牌最好,故而厚着脸皮想要前来购买一批,顺便验验货。”
“哈哈。”夷王袁约拍着自己的胸脯道:
“关小将军尽管放心,与我部落做买卖,保准你亏不了。”
关平还待在言语,就听见有脚步声传来。
“少将军,另有人马前来。”关平挑挑眉,看着袁约笑了笑,没言语。
夷王袁约也接到了手下的汇报,说是朴胡王领着人招摇前来。
他怎么来了?
恐怕是有人走漏了风声!
袁约听完之后,看着握着剑柄的关平,脸色一变,当即笑道:
“别误会,关小将军,来的人不是旁人,是我姑姑的夫婿,朴胡王。”
“朴胡王?”
关平把手中持剑的姿势换了下,减少了些许戒备心。
“难不成他也是来卖盾的?”
袁约一听这话,心里咯噔一下。
别看他是自己的姑父,可性格喜怒无常,不用说,他就是来抢生意的。
否则他怎么就如此凑巧,前来平狼谷呢!
关平见袁约陷入了深思,随即面露疑惑:
“难不成朴胡王部落的盾,比袁约大王部落的盾,好上许多?”
“关小将军尽管放心,绝无这种可能。
我部落产出的盾,乃是天下一等一的坚硬,其余六家皆是不能相比。”
袁约当即反驳,他本想着这门生意可以长久的做下去。
这笔买卖万不可被朴胡王给抢去,就算他是自己的姑父那也不行!
没等关平与袁约摆开阵势,瞧见朴胡王过来,两人脸上的神色都不太对劲。
朴胡王竟然在马上与一女子公然举行运动。
众人皆是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表示长见识了。
朴胡王可真会玩!
“你们都玩的这么开,不避讳人的?”
关平瞥了一眼,同样瞪着眼睛的袁约。
袁约连忙表示自己不是这样的人,甚至很想收回自己方才说他是自己姑父的话。
不在乎人家看不起自家族人,实在是人家有“礼”的约束,不会做出这般事情来。
“朴胡王他这个人,有特别的嗜好。”
夷王袁约给自己找补了一句。
追尋華夏秘密
“哦?”
关平认真的打量了袁约几眼,不在言语。
可就是关平这意味深长的哦,让袁约气的攥拳头。
方才自己营造出懂礼的形象,一下子就被朴胡冲击没了。
县长句枝双手捂着自己的眼睛,嘴里说着没眼看。
可指缝间露出大大的黑瞳,生怕漏过一丝细节。
我的神棍老公
等到现场直播结束,朴胡王在马上待了一会,这才围上一块蜀锦,向着关平走过来。
“哈哈哈,这夜里猛的功效果然不一般。”
朴胡伸手想要拍拍关平的肩膀,直接被护卫给横刀拦住了。
“朴胡大王还是等汗落了,再靠近一些。”关平面带微笑。
朴胡一听这话当即冷笑几声。
“哎,关小将军,朴胡大王不同礼仪,不必以我汉家规矩对待。”
网游魔枪战神
县长句枝急忙打了个圆场。
“呵呵,我方才问了袁约大王,他们断不会以如此形象,对待客人。”关平瞥了一眼袁约。
袁约不接关平的话茬:“姑父,你来此地是路过?”
“什么路过!”
朴胡听到关平的话,自然看向了自己的“侄儿”,想必方才他已经与关平说过自己的恶行了。
“我是诚心诚意来与关小将军做买卖的,整个三巴最坚硬的盾牌,自然是出现在我的手中。”
关平眨了眨眼睛,往后退了一步,握着剑柄道:
“二位大王,皆是如此说自家是天下第一的好东西,莫不是全赖消遣我的?”
朴胡瞥了袁约一眼,果然如此!
大侄儿,是半路出来抢生意的!
袁约自然也是回看了一眼朴胡,姑父这买卖,抢的有些明目张胆。
明明是我先来的!
袁约自然不甘示弱,冷静的道:
“关小将军自然可以一试。”
“呵呵。”朴胡拍了拍袁约的肩膀道:
“大侄儿,我亲自造盾牌的时候,你还在你娘胎肚子里转呢。”
“你。”
袁约瞥了朴胡一眼,脸色一变。
“句县长,你找的人靠不靠谱,我只要全天下最坚固的。
好在攻城的时候用,减少士卒的伤亡!
可如今两家全都跳出来说自己的东西是天下第一,可谁都知道天下第一,只有一个。”
关平大声呵斥着,脸上微微发怒,要转身就走。
句枝看着两个夷王,脸上也是有些不好看。
“关小将军,莫不如两家都买下。”
关平刷的抽出半截倚天剑,瞪着句枝道:
“真以为我手上的夜里猛是大风刮来的,还是你们合起伙来,想要骗我不成?”
句枝与关平的这番话,直接把袁约想要说的给堵死了。
他就是想要折中一下,人家(买)甲(家)方不同意。
朴胡掏掏耳朵,摆正了下自己身上的蜀锦:“关小将军,只要最好的?”
“自然,我麾下士卒精锐只有天下最好的武器才能配的上。
若不是有人说三巴之地的盾牌是全天下最好的。
我才不会用付出如此大的代价,用百斤夜里猛,换取一面盾牌。”
关平把倚天剑重新插回剑鞘:“现在出现两个天下第一,我觉得都是假的,噱头罢了,有人想要骗我!”
听到这话,袁约还想着如何能把这百斤夜里猛一面的生意攥在自己的手里,就听到朴胡道:
“既然我说我的盾是天下第一,他说他的盾是天下第一,莫不是就比试比试。”
“如何比试?”
袁约看向自己的姑父,心想他该使出什么脏心烂肺的招数来。
“二位怎么比试?”
关平止住脚步,一时间有些好奇。
“我派五百人,大侄儿派出五百人,就在这鼓中持刀盾厮杀,谁赢了,谁就是天下第一。”
若能相守
朴胡笑嘻嘻的话一说出来,袁约脸上的神色都变了。
大家都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
关平与句枝都懵逼了,对视一眼,事情进展的出奇顺利!
不就是二桃杀三士的戏码吗?
没想到朴胡竟然如此上道。
“这不妥吧?”县长句枝摸着胡须道。
“确实有些不妥。”关平也颇为凝重的点点头。
“哈哈哈。”朴胡见两个汉人退却了,颇为得意的道:“如何啊,大侄儿?”
袁约捏了捏拳头,随即点头。
“二位大王还是要好好想一想,人命关天啊!”
县长句枝急忙开始拉偏架,走到袁约面前:
“大王勿要轻易答应,朴胡大王他麾下士卒颇为精锐。”
袁约气的脑门青筋暴涨,朴胡看不起自己也就罢了,偏偏汉人也看不起自己。
这怎么能行?
今日若是认怂,那日后我还如何抬头做人?
“你不会是怕了吧,大侄儿?”
朴胡见汉人去劝侄儿低头趴地,心中更是畅快。
关平眨了眨眼睛:“倒是有些意思。”
“有意思吧,关小将军。”夷王朴胡笑嘻嘻的应了一声。
县长句枝见关平要言语,急忙走过来拉着他,小声说了几句。
关平只是闭口,带人向着山坡进发,准备瞧一瞧一会厮杀的战场。
两个夷王转身回去吩咐了。
一时间,山谷当中战鼓声以及歌声四起。
关平坐在石头上,用单筒望远镜瞧了瞧:“句县长,你说他们真会打起来吗?”
句枝连忙点头:“肯定会,朴胡王此人嗜杀成性,既然提出来了,那肯定是杀到底。
而袁约虽然理智,但是也不愿意放弃这一机会,更不会坐视朴胡屠杀他的人。”
“那就好。”
关平瞧着这帮板楯蛮在山谷当中跳舞。
“敢问少将军,手中所持何物啊?”
句枝十分好奇,这个玩意到底是什么。
“此乃千里眼。”他儿子句扶给她解释了一遭:
“站在这里,可望见一两里外的景象,犹如在眼前一般。”
“哦!”
句枝瞪大了眼睛,没成想,竟然会有这般神兵利器。
“敢问关小将军,此物可是稀有?”
“你想要啊?”关平半睁着眼睛问道。
“如此宝物,谁不愿意拥有!”
句枝摩拳擦掌,未曾想关平竟然如此大气。
一个儿子换的不亏。
“那你还是想着吧。”关平重新看下面的板楯蛮跳舞。
夷王朴胡身着藤甲,策马在阵前喊道:“大侄儿,若是你投降,我便饶你一命,哈哈哈!”
他身后的士卒又开始大声吼叫,耀武扬威!
“儿郎们,赢了,我一人赏赐三斤夜里猛!”朴胡大声呼喊着。
听到这话的士卒,纷纷用刀拍着自己的盾牌,表达自己的兴奋之意。
夷王袁约则是叮嘱自己身后的精锐,找机会干掉朴胡,被人欺负狠了!
那就送他去见先祖,早日解脱!
两方人马嘶吼着,身着铠甲盾牌冲击在一起。
“真打起来了。”
句枝指着人群当中的朴胡,激动的道:“他竟然亲自带人厮杀!”
关平也看见朴胡那个欠死的身影,竟然真的领兵厮杀。
“留正明。”关平喊了一句。
“末将在。”
关平站起身来,把望远镜递给他:“有没有把握,冷箭干掉他?”
留赞接过望远镜,仔细看了一会:“少将军,此人已然被围攻了。”
“没事,万一他大发神威,杀了所有围攻他的敌人。
今日,我就是要保证他死在这里,否则这个局白做了。”
句枝点点头,别看关平面上总是一副笑意,可心是真他娘的脏啊!
不仅要两家火拼,还要弄死夷王朴胡,把这口黑锅让另一个夷王袁约给仔细背好了!
就算想要洗脱嫌疑,都没得机会狡辩。
“少将军且放心,我已经练了五日夷人制造的弓箭,三箭之内必会要了他的性命。”
留赞开口做出了保证。
“如此,便去准备吧!”
关平拍拍留赞的肩膀:“今日之事,能成否,全都依赖正明的箭术了。”
“喏。”
留赞带着几个人一瘸一拐的寻找最佳射击位置去了。
“少将军,要我说,一把火下去,这些夷人全都得死在这。”
天生舞才必有用 壞樂兒
邢道荣拄着斧子,看着下面厮杀的场面。
“老邢,借刀杀人,方能从中取事。”
关平瞧着下面纷飞的战场,一时间有些感慨。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果然是亘古就存在的社会法则。
如今他们就为此在厮杀。
别看夷王朴胡贪财好色,可身手当真不是谁都能比得过的。
先前围攻他的数人,已经悉数被他杀了。
至于他的藤甲,也因为被围攻,而出现了一丝的裂痕。
在远处观战的夷王袁约,心下急的都要跳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