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玄幻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愛下-第三百二十二章 雌雄雙劍看書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喜鹊走在路上便听着似有厮杀的声音,她握着自己的手帕快走几步。
谢长鱼却有教她武艺,但从未实践的喜鹊若真遇上高手当真难以解迫。
于是她快走几步想要尽快离开。
却不想离竹林越走越近。
江宴的青云剑手起刀落,击出的掌力也内力身后。
他飞踹一人,此人落得正是将要路过的喜鹊面前。
“呀!”
她惊呼的后退,迎面便看见了易装追来的玄乙。
见是喜鹊,玄乙心下一惊。夫人怎会如此大意,这小丫头只会点拳脚功夫,如今此处混乱,她哪里是这些人的对手。
可身后两名刺客追来,玄乙无奈只得将喜鹊拽入身边,转身迎击身后之人。
事发突然,喜鹊来不及多想,身边的人气息十分熟悉,可这脸庞却很是陌生,她知此人并无意害自己,转身处也将对面二人的剑挡在自己面前。
她知此人是为救她,也懊恼自己为何不听小姐劝告偷偷出来凑热闹。
杀回林处,江宴见玄乙身边之人,眼露不悦之色,谢长鱼对身边之人的管教属实太过放松。
这二十刺客并非咸鱼,几轮交战也只杀了十人。
剩余人辨明林间还有厮杀, 便知此二人是来挡路的。明知调虎离山,几人并不恋战,拜托二人的剑击便纷纷奔向林内。
江宴并不会允许这些人进去给谢长鱼增加负担,提剑追了上去,玄乙无奈只得带着喜鹊紧随其后。
入林处已是尸横遍地,观其穿着当是熙光阁的人。
谢长鱼见援手已到,可眼前人始终缠住自己,她很难靠近雀湖。
暗楼兄弟迎击许久,有些人也体力难支有受伤情况。
此次行动谢长鱼下了命令,只能生不许死,她不允许暗楼的兄弟再有损失。
叶禾对手之人连连败退,眼见得手却又冲出数人。
本来的伏击变做被动,谢长鱼心知不好。她却未曾想眼前之人如此难缠,不然早该得手。
两人交剑,手中的重剑虽也是重金锻造,但与萧蔷相比已是难敌锐利。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愛下-第三百二十二章 雌雄雙劍
女子手下用力,谢长鱼的剑被割成两半,谢长鱼也连退几步。
好在追上来的江宴及时发现她的身影,亦看出萧蔷出世,虽心有疑惑,却不是探究的时候。
他自腰间将月央取出单手接住谢长鱼推向身后,自己则接住了女子的致命一击。
雌雄双剑合击,青龙与金凰呼啸相迎,林间顿时被剑音所震,在场人捂住耳朵才免遭穿耳之灾。
早听说这两个剑锻造的人本是一对情侣,所有的材料也均是同一块寒冰玄铁。
可在剑画的雏形刚出的时候,两人不知为何出现矛盾,情人便死敌,他们的剑自然变成凶剑,而亮剑造出便是充满怨气。
当年谢长虞在得到未央的时候,为了镇住其身上的龙气,曾以自己的血喂养此剑,却不想自己差点血流而亡。
醒来时便听说了江宴不知因何重伤,卧床难起的消息。
这件事已过许久,谢长鱼不想再提。
但剑音停止,谢长鱼再次看向来人的手中,银白面具,他只那是江宴,可他手中的,尽是自己的月央。
为何会在他的手中,月央与自己一同沉入湖底,之后谢长鱼多次去寻均为有果,如今怎么会在他的手中。
最重要的是,因血喂养,月央此生只认一个主人,江宴怎会会操控它的。
众多疑问出现在脑间,谢长鱼有些迷乱。
玄乙此时也追了过来,见谢长鱼站在一边看戏,心中不满便将喜鹊推了过去。
惊觉身边有人飞来,谢长鱼转头便接住了奔入怀里的喜鹊。
“你怎么?是你?”谢长鱼脱口而出。
正是因为这次埋伏,她才吩咐喜鹊一定要留在丞相府不许出门,她深知这个丫头现今的武艺还需多加练习,这些人都是绝顶高手,她根本应付不了。
可现在又出现在这里是什么情况?
推来的人正是那日郊外与江宴一同出现易容男子,谢长鱼明白,他就是玄乙。
为何这两人会出现在这里?他们是跟踪自己还是路过?为什么要将喜鹊带在身边。
谢长鱼怒火腾起,她将喜鹊推到一边,向雀湖冲去。
见她移步不稳,江宴便知谢长鱼失去了明智,见雀湖手中捏着几枚银针,江宴深知不妙,并未接住对面女子的刺剑便向谢长鱼奔去。
喜鹊被突然的出现的厮杀人群吓到,但却看明白了刚刚救自己的公子有危险。
江宴拉住谢长鱼,却不想身后的剑已经追了上来。
精品都市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第三百二十二章 雌雄雙劍鑒賞
“公子小心!”喜鹊的轻功连的还算可以,他在女子剑袭来之前扑到了江宴的身边。
“呃!噗!”
剑身穿过身体,喜鹊直直站立,口中的胸口的血喷涌而出。
“喜鹊!”谢长鱼大喊推开江宴接住倒下的喜鹊。
突然生变,暗楼的人知道此时不宜再战,熙光阁的人见此正是撤离的好时机,他们并未恋战,趁着暗之人手下的停顿,纷纷聚到一起疾步撤离了。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笔趣-第三百二十二章 雌雄雙劍
玄乙本要追上,却被江宴叫住。
“莫要追了。”
玄乙上前,便见喜鹊脸色惨白,她的气息已经灭了。
她连一句话都还未说出口。
看着怀中的喜鹊,谢长鱼悲痛欲绝。
当初洛芷之死,自己并未亲眼瞧见已经痛心难忍。如今喜鹊却在自己眼前倒下,她是眼睁睁的看着她被剑穿过身体,这番滋味,当如剜心般疼痛。
叶禾走了过来,却不知如何开口。
江宴看着身下黑衣男子,谢长鱼早已不在假声,用轻柔的女声说道。
“喜鹊,你不是喜欢梧州的小舟泛湖吗?我带你回去。”
她将喜鹊抱怀里,叶禾想要接过谢长鱼并未让其近身。
踩着熙光阁人的尸体,谢长鱼走出竹林。
“主子,接下来我们?”见两人已经走出竹林,江宴却始终在原地没有动手,玄乙前来询问。
“回丞相府。”
如今谢长鱼的心当如万剑穿过般疼痛,她并未流下一滴眼泪,可心上定在滴血。
看着她萧瑟的背影走出竹林,江宴知道,这个活泼的丫鬟在她心中十分重要。
谢长虞,你当真如此重情,那当初为何偏偏对他那般心狠。

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愛下-第三百零五章 暗事頻發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不见了?派人四处寻找。”此时并未摸透惜光阁是何用意,江宴不能轻举妄动。
谢长鱼看着四周流动起来的官兵,便知江宴已经派人寻找了。
本来一场请君入瓮的鸿门宴,现在看来,怕是被人利用了。
喜鹊在身边与自己低语外面小二的形容,谢长鱼忽然意识到不好,转头之时萧歌也不见了踪影。
“叫陆文京来。”
顾不得什么礼仪,谢长鱼命喜鹊叫来陆文京,现在看来他们才是上当之人,她的眼神紧紧盯着台下惜光阁三个字,镂空里的那个人的背影,却如此熟悉。
谢长鱼闭上眼睛回想。
“是闵棋!”
她在心中猛然惊醒,闵棋果然与惜光阁有关系。
她站起身来走了出去,陆文京在听到喜鹊的汇报时也从后面饶了过来,两人在台阶出相遇。
“怎么会这样?我也已经派人出去找了,你先被担心,或许是郡主不熟悉这边的环境,一时走错的地方。”
陆文京安慰道,今天这场的氛围属实诡异,他心中也不免有些担心。
谢长鱼自然知道他在劝自己,台上拍卖依旧,谢长鱼思索一番还是将陆文京稳了回去。
“这里不能没有你坐镇,我先出去找找。”
她根本无心看戏,瑶铃失踪,闵棋出现在惜光阁,她需要马上通知雪姬行动。
走出会场,准备下楼的谢长鱼手腕被人握住。
“你这要做什么?”是江宴,不知何时他已经从里面出来了。
“我总感觉这里的气氛不对,你还是派人将会场包围住,必要的话,还是不要放出任何人。”谢长鱼这话说的私信,她不知道江宴是否会成全自己。
她不能让闵棋就这么跑了。
江宴的眼神探究的看着谢长鱼,似是下了很大决心,终是松开了手。
“将喜鹊带在身边,她是我的人。”江宴把掉包喜鹊的事情告诉了谢长鱼。
“我早就知道。”谢长鱼笑了笑,好在听这意思,江宴是想保护自己的,可是她要去的地方是万万不能带上喜鹊的。
两人回望一眼便各自分开了。
喜鹊一路跟在谢长鱼的身后,却在巷口深处因为一位卖菜老伯的路过而跟丢了她。
“该死!”喜鹊狠狠锤向墙头。
谢长鱼跟丢,现在她只能回去复命,老天保佑她不要出什么事情,不然自己的小命可就没了,江宴绝对会杀了她。
外面的动静终究还是惊动了里面竞拍的人,大家顺着声音看到外面走来走去的一部分官兵,还有多了一层把守士兵。
之前那位尚书府的秦公子最先开腔。
“陆文京,你这是做什么?”
他知道这拍卖会是陆文京组织的,所以有事情第一个想到的必然是他。
陆文京摇着折扇站在了拍卖台上。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討論-第三百零五章 暗事頻發鑒賞
“大家请勿惊慌,不过是出现小小意外,刚刚有个府中的随行下人走丢了,本着人人平等的尊重,我自然要派人帮着找找。”
大家均是混迹商圈的老油条,自然能够揣测出陆文京的此番话真假掺般,但若事不关己的话,他们也懒得参与。
不过议论几句,大家便重新恢复竞拍了。
而回来的江宴则一直盯着惜光阁的方向。
之后他们没有再拍出任何东西,而里面的人似乎有要离开之意。
“玄乙,跟着那里的人,看他们到哪里。”
毕竟正常拍卖,就算是自己府中的丢失之物也需要定罪之后才能将人圈禁,现在的江宴只得跟着惜光阁的人。
现在人找不到,那就先找到东西。
陆文京也自然看到了那边的动向,他命自己身边暗卫也穷桥跟踪,这是谢长鱼教给自己的任务,就算现在出现意外,也不能耽误自己完成任务。
于是在惜光阁的带领下,众人已经纷纷准备退场,江宴思索,在盛京动用兵力被皇上知道可是大罪。
现在时机还不成熟,什么时候都是未知的谜团,他不能轻易冒这个险,最终还是放他们离开了。
而庆云阁的人已经开始行动了。
谢长鱼甩掉喜鹊便来到了重虞。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明月洲-第三百零五章 暗事頻發鑒賞
若是无事雪姬都在这里,今日竟然没人,想来怕暗楼出事,谢长鱼急忙向深巷赶去。
到了暗楼,见着零星几人,果然是这里出事了。
“楼主。”
雪姬的手下留在楼中主事,见到谢长鱼急忙上前行礼。
“这些虚的免了,雪姬人呢?”她急于知道发生了什么。
黑衣手下反倒淡定,上前一步对谢长鱼说道。
“禀楼主,雪姬主子收到信件,据说是有熟人相见便带着几人人匆匆出去了。”
“一个时辰前,主子差人送回信件。说是见到神秘组织在郊外不远处的竹林内进行埋伏。好在主子及时发现不对,现在已经在撤退的路上。”
发生这样的事情,此人竟能如此淡定,谢长鱼的眼神在他身上打量。
早早之前谢长鱼便怀疑暗喽内是否有内鬼?虽然这事不敢确定,但如今,所有事情聚集在一日爆发,定是有人在暗处互通了信息,才会出现这样情况。
“你叫什么名字?”
谢长鱼看着他的眼睛问道。
黑衣手下拱手回道:“小的流金,跟随雪主子已有三年了。”
竟然有三年之久了,谢长鱼却不知道自己手下还有这样一人存在。
流金,流金,这个名字很是熟悉,但一时又想不起来。谢长鱼走出暗楼。看来自己要往郊外一趟了。
走出深巷,迎面便碰见了焦急寻找的喜鹊。
见到谢长鱼的身影,喜鹊激动万分,好在老天开眼不然丢了夫人,主子非将自己的皮扒了不可。
见谢长鱼神色慌张,喜鹊急忙上前问道。
“小姐,是有什么事吗?”如今事情梳理不清,谢长鱼的心中十分郁结。
她转过身紧紧盯着喜鹊。
“你大可不必叫我小姐,既然是江宴的人,称呼我夫人便可。你到也是伶俐,居然将我与喜鹊的日常对话,生活习惯揣摩的如此清晰。”
见谢长鱼步步紧逼,喜鹊连退三步便碰到了墙上,她不知为何此时谢长鱼的眼神这么可怕。

都市言情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明月洲-第二百七十七章 竟是局中人相伴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江宴这话谢长鱼怎么会听进去,她抬头看着这个男人一脸嫌弃。
“我为何要听你的?”这人已经自己捆绑起来还要说这样的话,实在令人气愤。
江宴不想与她多说话,看了看谢长鱼脸色只哼了一声便坐到了一边。
他确实要时刻盯着这个女人,若是昨夜的事情再发生,可就不好解决了。
似是听到声音,霍县令走到门外。
“是隋大人醒来了吗?”因为之前帮助治理水患之事,这霍蔺对谢长鱼是一片感激之心。奈何前段时日她匆匆离开,如今再回来他定要好好感谢一番。
谢长鱼自然听出是霍蔺的声音,于是提高音量说道:“霍大人是我,劳烦大人费心了。”自己已经多天没有服用换颜丹,如今脸部的变化定有些微变,还是不必让他看见的好。
霍蔺不知江宴在屋中想要推门进入,一脚正迈过门槛便听到他的声音。
“霍大人若是闲来不如查查横尸之事,就不要到处悠散谈闲了。”听到是江宴的声音,霍蔺急忙将自己的脚收了回去。
“不知丞相大人在此,下官这就去,这就去。”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討論-第二百七十七章 竟是局中人推薦
在谢长鱼身体上的禁制完全解封之前,江宴不会让别人见她的。
到了午夜,江宴有种很强的预感,若是今夜那些人再不对谢长鱼做出什么事情的话,怕是再也没有机会找到他们了。
入夜,外面的声音断断续续,这次与之前的几日不同,传来的不是剑身相向的声音,而且清脆的萧声。
这次不仅仅是谢长鱼,江宴等人均可听见,看来是月引了。
叶禾已经知道了主人的情况,于是早早在外面埋伏好,江宴准备瓮中捉鳖,看看究竟是什么人操纵这些事情。
声音由远及近,为了避免谢长鱼被控制伤害其他人,晚上的时候江宴命人在她的饭菜里放了泻药,只要行动便会催动内力,届时必定穿肠难耐。
玄乙知道自己主子用这种方法的时候,险些惊掉了下巴。
在他的心里,丞相一向做事光明,从不行这种小人之事,可为何如今到了夫人身上却做的出来。
真的很难想到,若是谢长鱼真的用了内力会是什么样子的。
这场景他不敢想象,只得与玄墨商议好,若是出现那种情况时及时帮忙驱散其他人了。
萧声靠近,这次奇怪的是谢长鱼居然没有头痛,明明之前的一次会出现不手控制的情况, 为何这晚一切不同了。
江宴站于楼瓦之上,看着不远处树上的身影,持剑飞了过去。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第二百七十七章 竟是局中人熱推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第二百七十七章 竟是局中人閲讀
“月引姑娘做出这种种事情是为何?”
这夜没有浓雾,显然是月引安排的,从他们一行人离开桐城之后她便一步步计划他们再次回来,如今到了县衙内她才现身,不知作何安排。
女人脸上蒙着紫色的薄纱,见来人便停下了手下动作。
“江大人,你不觉得这县衙内透露着诡异吗?”在月引的提醒下,江宴回过头,以前从未在高处观察过县衙的地形,如今在此处看来,居然像是一出八卦阵法。
“姑娘所言何意?”江宴始终警惕,毕竟她闹出这桩桩件件必定不是提醒自己看一眼眼前的形势这么简单。
“大人的能力不会看不出这里是被人动了手脚吧。”
桐城出事的蹊跷,之前仅仅以为是桂柔等人的所作所为,但是如今看来,真正幕后的主使怕是藏在这里了。
江宴想到谢长鱼,眼睛精光闪过。
“你知道谢长鱼?”这话似试探但也是陈述。
月引不会回答。
药王谷的重生丸世间仅一颗,那群心术不正之人妄图得到必将丧命于此。
“这是解傀术禁的步伐,若今夜不行动,怕是以后你都没有机会替她解开了。”
月引没有明说,但江宴自然知道她说的是谢长鱼。
“姑娘为何什么都不说,若是再掀起事端,休怪在下不客气。”江宴接过锦帛,上面画着特殊的阵法。
江宴明白,唐门之术怕只有她能解开,但为何送走这么多人的性命。
她终是开口。
“你以为唐门禁术是那么容易解开的吗?若我不已活人鲜血祭拜又怎么将那人的制符引出。”
傀术禁制吸血腥气而生,因血气尔灭,只有将其深入体内的血气引出才能利用阵法将其完全解除。
那些人本来是月引留给自己的,本来就是一群心生贪念之人,又何必介怀是否生死。
“本来就是轻视性命的东西,何必流于世间,江大人,八大禁术不止唐门,有人要的是称霸武林。”
这话说来是蹊跷些,江湖之事从不与朝堂并存,但这次居然牵扯到朝廷官员,可见月引说的人与高高在上的那人渊源颇深了。
“多谢提醒。”
本以为是借刀杀人的戏码,到头来却是帮着谢长鱼解毒闹的乌龙,想着近日来无辜牺牲的性命,果然这禁术之所以称其禁是有原因的。
玄幻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txt-第二百七十七章 竟是局中人鑒賞
既然已经说明白,眼前女子转身消失在夜空中。
本以为留这个人在世终将是个祸害,如今看来,她有着必须存在的理由。
萧声消失,也没有人靠近,玄乙回身便见江宴已经站在门廊处。
“大人!”玄乙上前,本想汇报刚刚的情况,却见江宴摆手。
“都撤了吧。”
这话说的突然,闹了这么多天,本想借着今夜一探究竟,不过是寂静了片刻,这就不再探究了?
玄乙依旧弯腰以为自己听错了。
“先回京。”
江宴看了看执着的人,命令他准备车马。
月引的话虚虚实实,只要此阵法真能解的禁制的约束,其他留有日后慢慢探究,离京已经一段时日,是该回去的时候了。
大人的命令不敢不从,玄乙纵有再多疑惑也只能听命。
回到谢长鱼的屋子,她正瞪大着眼睛看着江宴。
“这次你没有理由捆绑我了,在场的各位均能证明,我一直在屋子里面待着没有出去,意识也是正常的。”
其实萧声响起的时候,谢长鱼便想起了自己这次晕倒的原因,所以神经十分紧张,赵以州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居然跑到她的房间喊着要陪着她一起。

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明月洲-第二百一十九章 真實面孔分享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就在两人还没反应过来,江宴怀中那女子忽然暴起,从脑后取出盘发的发簪,直直冲着江宴的双目而去。
江宴反应极快,迅速后撤,远离了那女子的攻击范围。
桂柔发丝散落,青丝如瀑般落在白衣之上,面上白纱也滑落下来,肤若凝脂,柳眉如烟,绛唇印日,两颊笑涡霞光荡漾,肌理细腻骨肉匀,好一番美人佳景。
好看的都市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ptt-第二百一十九章 真實面孔熱推
白衣之下的身段更是轻盈如燕,白纱舞动,笑颜开,独有的体香弥漫,芳香四溢。
除却了桂柔手中那闪烁着锋利寒光的长簪外,无一处不美的。饶是握着长簪的素手芊芊,也都让人魂牵梦萦。
然,江宴心境沉稳,谢长鱼女儿之身,都不受她影响。
“媚娃!”谢长鱼大惊。
媚娃是一种极少见的体质,浑身会散发出一种极为特有的体香,能够将男人的魂魄蒙蔽,让人垂死于温柔乡之中,却不知要自拔。
可没想到这桐城贵溪楼之中居然有如此少见的种族人群,可见这贵溪楼并不一般!
听罢,江宴更是目光一凝,手中玉佩翻飞,朝着那桂柔手腕处冲去。
桂柔脸上笑意依旧不减,手中长簪轻轻一点,就将玉佩之力卸去,甚至还能朝着江宴眨巴了一下眼。
谢长鱼好一番才终于是冷静下来,一脚踢起边上的长凳桌椅就朝着桂柔砸去。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帮江宴尽量托住桂柔。这个女人实在是有些难缠,那身手虽然看不出来上佳,但是身段轻盈,轻功极佳!要是没有点干涉的话,江宴的攻击招式还不一定能中。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笔趣-第二百一十九章 真實面孔讀書
可那桂柔不愧是身段轻盈,饶是被谢长鱼江宴两人夹击,也基本能够保证全部躲了过去,一身的白衣都不见脏的。
火熱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第二百一十九章 真實面孔熱推
那江宴也是一袭白衣,可偏偏在谢长鱼眼里看来,这女人竟然比江宴都轻盈几分,实在是有些不可多得。
江宴自然也是有些恼了,被一个女人这般玩弄,却又摸不着后者的衣摆,这不就是他本来对别人的做法吗,此时居然被用在了自己的身上,一时间江宴也很是不爽。
内力自丹田迸发,压倒性的压力铺天盖地而下。
那桂柔的动作终于是有几分的迟缓。
谢长鱼也是抓住了这个机会,手中粉末纷飞,瞬间麻痹住那桂柔的身子。
“你使诈!”那桂柔高声尖叫,显然已经没了方才温柔可人的样子。
此时的桂柔身子有些动弹不得,一动弹就觉得身体酥suma麻,完全不能转动。
谢长鱼拎着后者就直接丢到了江宴的面前。又是满脸嘲讽:“媚娃体质本身就是使诈的,对你使诈又何妨?”
江宴抬眼看了谢长鱼一眼,目中有些不齿:“隋大人这般做虽然是成功抓住这女子,但却是有失君子分度了。”
谢长鱼摆了摆手:“只要能抓住人就好了,我牺牲一点也无所谓了。”更何况她又不是男人,要什么君子风度。
虽然她从来都是号称光明正大,但在月引的带领之下,也是对毒之类的有了些许的了解。此时也是正好用在这个女人的身上试试看了。
一时间,江宴也只好是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
可那桂柔却是不乐意了,一边挣扎着,一边高声喊着:“楼主!救我!楼主!!!”
那声音好生高亢,近乎是都要穿破楼宇,惊得谢长鱼连忙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你这女人,鬼叫什么!”谢长鱼气得狠狠给了这桂柔一脚。
桂柔吃痛,满脸怨毒地看着谢长鱼:“你这臭男人!居然行如此下贱之事,等我们楼主来了,定然是要好好收拾你!就像那个小白脸一样!”
“小白脸?”谢长鱼的眉头狠狠拧了起来。
火熱都市异能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討論-第二百一十九章 真實面孔展示
这女人莫不是在说赵以州?
果然,看着谢长鱼的表情,桂柔的笑意瞬间狰狞了起来:“不错,隋公子!我说的就是你们的同伴,那个赵大人!可怜的赵大人现在正在我们楼主手里受苦呢,很快你们俩也要去了!”
谢长鱼气得睚眦欲裂:“你这女人!说清楚!你们对赵以州做了什么!”
谢长鱼说着就要往那桂柔的脸上狠狠扇一巴掌,可却被江宴拦住了。
“怎么了?丞相大人还是被这媚娃迷住了是么?现在拦着我办案?”谢长鱼冷漠嘲讽了一声。这男人果然还是一个样子,逃不了女人的诱惑。
江宴皱了皱眉头:“隋大人,我劝你最好不要随便侮辱本相。”
谢长鱼冷哼了一声,也没有再插手,她倒是要看看,这江宴要怎么处置这家伙。
那桂柔却像是得偿所愿一般,嘲讽地冲着谢长鱼吐了吐舌头,随后又是黏腻腻冲着江宴道:“我就知道丞相大人是最怜香惜玉的,肯定舍不得打我的对不对?”
引人入胜的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線上看-第二百一十九章 真實面孔看書
说着还眨巴了下眼睛。
哪知那江宴居然是看都不看她一眼,一脚狠狠踹上了那一身的白衣,活像是泄愤一样,硬生生踩了块脚印上去。
那桂柔都是惊呆了,半晌说不出话来。
谢长鱼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可见那江宴的目光看过来,便又连忙恢复了严肃的表情。
没想到这个江宴还挺记仇。
“刚才是桂柔姑娘先对本相动手的,要不是本相的反应快,本相此时该双目失明了才是。姑娘这般做,难道还希望本相怜香惜玉吗?”江宴淡淡道,不再看那桂柔一眼。
“舍妹实在是调皮了,还希望丞相大人海涵。”
此时的二楼露台之上,忽然又冒出来几个身影,走在前头的依旧是个白衣飘飘的女子。
和桂柔一样,都是带着白纱,可裹得就比那桂柔严实多了,而且走路也端庄了不少。
后头跟着的都是些带着白纱的女人,但是看装扮就像是侍女一样的人了。
见着来人,江宴的眉头又是狠狠皱了起来,又是个穿白衣的人。
谢长鱼则也开始凝重了起来,此人应当就是刚才桂柔说的楼主,居然称桂柔为舍妹,那这人很有可能也是媚娃种族,若是功力更高,当是有些难以对付。

gpu8t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ptt-第一百七十九章 赴宴相伴-4bhyw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除了谢长鱼,考场其余人全都还埋头做题。几个负责考场纪律的历官也都惊呆了,此次科考是丞相大人与王昭联合命题,比起往年难度增大了不少。在往后五年内都将被取消考试资格。
不少人有看谢长鱼笑话的,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完成答卷,怕不是在乱答就是交白卷。按照大燕律法,凡是科考交白卷的考生同样也有人替她捏了一把汗。
反观正主却分外淡定,谢长鱼将卷子交给江宴后两下撤离了现场。
一个时辰过去,谢长鱼已经换好装束侯在相府。今日不仅是科考之日,也是宋韵的寿辰,因江宴被朝廷临时推上主考官的职务,正午的宴会被江家取消改到了晚上。
恰好这个时间点也方便了谢长鱼,她提前交卷回来可以捯饬捯饬,等贡院那边结束,与江宴一同赴宴。
谢长鱼深知,这回宋韵的寿诞上有不少人绸缪着计划等她过去呢~为了不让某些人失望,她决定在明日‘走’之前,好好搓搓某些人的勇气。
“叶禾,崔知月那边如何了?”
“万事俱备,就等主子演戏了。”
听罢,谢长鱼脸上溢出笑容,她抬头看了看天色,抬步往门外走,不出所料,她推算的极准,后脚刚跨出门槛,江宴的马车也正当停靠于门前。
江宴下马瞧谢长鱼行动这么积极,恍然间还觉得不太正常。他心里门儿清,倒是顺着谢长鱼意思走,不过对方今日的妆束却让他心里那股火憋不住。
“回去换一件高领的。”江宴沉声道。
前几日入宫的经历江宴还记忆犹新呢。无论如何,都忘不掉那些个男人觊觎谢长鱼的眼神,若非当时在皇宫不方便动手,江宴恨不得当场挖了那些心怀不轨之意人的双目。
谢长鱼也不知怎么回事,分明想要反驳,可对上江宴炙热的视线,她反而招架不住了,垂眸唤道叶禾去拿披风。
自个儿再上下看了看,除了襦裙稍微低了些,其他的都没问题,这有什么好挡的?
直到叶禾递来了一件高领剪裁的薄纱外衫,经江宴点头后,谢长鱼才得以上了去往江府的马车。
汤小洋的故事
……
江府门前,张灯结彩。各大世家的宾客携着各类珍稀礼品前来,好不热闹。
而宋韵不论走到哪都不会忘记带上温初涵,整个人红光满面。当温景梁携手谢灵儿来时,宋韵差点激动地流泪,连问了好几声温家主母的近况。
“姑母,等侄儿内室即将临盆之月,母亲会上盛京来的,侄儿走前,母亲还嘱咐侄儿给你捎句话,叫您不要太惦记她,好好保重身体。”温景梁说道。
神 无为秀才
也是这句话落,谢灵儿脸色变了变,但很快又恢复正常,任着宋韵亲切地拉着谢灵儿的手在旁感叹:
“也是缘分啊,你们表兄弟二人娶回家的媳妇是姐妹花,那灵儿,你这肚子也大了,看样子下个月就要临盆了吧。”
谢灵儿捂着肚子,娇羞地笑了笑:“姑母,灵儿还说姐姐怎么还没来,一打听才得知是因着姐夫今日监考,才来得晚了。”
她刻意避开临盆这件事,将话题放到谢长鱼身上,谢灵儿这次算盘打得好,此番是一定要让丞相大人看清谢长鱼的真面目。
而跟在宋韵身旁的温初涵则是有意无意看着谢灵儿,目光藏着几许揣测。这个谢灵儿看起来挺怪的,又说不上来哪里怪。
总之,温初涵调查过谢灵儿的底细,知道谢灵儿跟谢长鱼关系不好,那么如此一来,自己正好可借谢灵儿的手除掉谢长鱼。
太阳下山时,江府迎来最后一名宾客后,江宴与谢长鱼才走到。谢长鱼蹙眉,认出前方的宾客正是南方八大系陈家公子陈均无疑。
一帘幽梦
“拜见大人,夫人。”三人打了个照面,还是陈均笑着先开口。
江宴对陈均印象还不错,颔首道:“今日,家母寿宴,君即来便是客,无须客气。”
陈均点头,目光扫过谢长鱼,这种眼神却并不会让人感到不适。谢长鱼会看过去,竟发现陈均眼中如此平和的目光很像一个故人。
“一起进去吧。”谢长鱼眯眼,淡淡道出一句。
宴席摆在院坝,布置不俗,既能让人感受到寿辰的喜气,周边隔一桌的暖炉也不会让人在冬日觉得寒冷。
这些都是温初涵亲自操持的,也难怪宋韵越发疼爱温初涵了。
二房少爷江留机缘巧合下与温初涵凑了一桌,这位油头粉面的公子哥毫不避讳地打量温初涵。
这段时日,江留跟着轩辕翎混,几乎很少有时间回江府一趟,不留神,大方领来的孤女已经长这么漂亮了。他心中打起算盘,如果能娶到温初涵也是不错的。
暂且不论温初涵被温家抛弃的孤女身份,只要她现在的地位与名声高就行了。宋韵在江家发言权不小,娶了温初涵,等于得到宋韵的支持,至于她亲儿子江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还不够吗?
总不能鱼和熊掌兼得吧!
但,他没有忘,温初涵与陆家的首富是由婚约的。这时候,江留已经将心中的敌人阵营划分清楚了。凡是阻挡他上位的人都该死!
宴会还没正式开始,各桌散客除了前去给江枫宋韵道声贺之外,更多的时间用到与周边宾客打交道上了。
包括南方八大系的人也是要结交的。这些人张口就是,诸君诚意可贵,刚科考完便马不停蹄赶来给江家住夫人道贺了。
紀少的二嫁新妻 百裏花椒
交流了好一会儿,正差喝杯酒时,刚才门外那三人来了,与此同时,夫妻俩也牢牢吸引住了众人的目光。
獨家秘戀:金牌教師9塊9 執手清歡
这几位到了,寿宴也得正式开吃了!
“母亲,寿辰快乐!”两人异口同声道,也不知是如何突如其来得默契。
宋韵见到江宴自然是高兴:“宴儿,长鱼,无论你俩送什么礼母亲都欢喜,不过,最好得礼物还是小孙孙,你俩看看灵儿,肚子都这么大了,指不定怀的是双胞胎呢!”
说道曾孙,宋韵表情透露着一股向往,她心里还是不满谢长鱼的,但是如若这个媳妇肚子争气些,那些前尘往事也就不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