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 蛟龍決 御風先生-第二百二十六章偷來花露送美人閲讀

蛟龍決
小說推薦蛟龍決蛟龙决
等她吃完饭,刚刚放下筷子,就听见外面有人轻轻敲门。
花雨落把碗筷,碟子随便拢进食盒里,提着来到门边,打开一条缝,看也不看,“咚”的一声,把食盒扔到外面,随手又是“咣当”一声,把门关了。
第二天,依然如此,等到了第三天,花雨落有些嫌烦了,吃过饭也不去收拾碗筷。
等刘福通跑来,立在门外敲门,敲了半晌也不见屋里有动静,这才小心着推开房门。
只见花雨落立在对面窗口,正凭窗眺望着苍茫海景。
刘福通会意,乐颠颠地跑到桌子边,把碗筷,残羹剩饭,连带桌子都收拾干净,走出几步去,才又回头道:
“女侠,你天天在房里,可别闷着了!今天晚上月色甚好,倒不如出去走走!心情自然会开阔些!”
花雨落听罢,猛地回头,正欲发怒,见刘福通面带笑容,一副谦卑真诚的模样,她一时哽住。
扭过头,瞅着窗外,语气平缓道:
“知道了!你……走吧!”
不觉,已是半夜,一枚硕大的圆月悬在湛蓝的高天之上。
清辉如烟,淡淡散开,在苍茫的天海之间织就一个无边的纱幕,微微浮动。
在如丝毯般微微起伏的海面上,海水恰如母亲的手在推晃着摇篮,大船在这轻柔的晃动里,早卸下帆篷,息了灯火,陷入一片沉酣梦境之中。
在周遭一片静谧里,船头却现出一个人儿来,披着迷蒙的月色,独自眺望着水天相接的远方。
她窈窕的身姿,在空旷的甲板上投下长长的月影。
过了些时候,只听一阵衣袍抖动之声传来。
一个披着暗褐色大氅的身影,从走道的暗处闪出,来到那个人的身后。
静候了片刻,才轻咳一声低声道:
“女侠出来有一会儿了!现在暮秋天寒,风凉水冷,万一着凉就不好了!请女侠还是早一点回去休息吧!”
那立栏远眺的身影,这才缓缓转身,伸出一根玉指拨开被海风吹乱的鬓发,离开船头。
与身后之人擦肩而过时,却并不看他,径直走过去。
男子见她走过去,略略犹豫,也尾随着她向女子所住的舱门走。
待女子来到门口,推门正要进屋,回头看见那人还跟在自己身后,不由得眉头微皱,冷然道:
“还有什么事吗?”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蛟龍決 御風先生-第二百二十六章偷來花露送美人熱推
刘福通略略犹豫了一下,才走到花雨落身边,从胸口处拿出一个小瓷盒来,递到花雨落面前。
尬笑道:“花……女侠,这个是扶摇宫宫主用百花蜜调制的养颜真品,我听蕴儿和林玉娆说的,所以特意向她讨来一盒,转送给你的!此物虽轻,但聊以表达我对女侠一片敬仰之意,还望女侠收下!”
花雨落看着刘福通手里托着的那个微微发着蓝色光晕的瓷盒,并没有去接,只是淡淡道:
“我和她们不一样!我从来不用这些!你还是还给陆蕴儿吧!”
说罢,扭身进屋。
她正要顺手关门,刘福通却紧赶两步,已经进到她的房内。
花雨落正要发作,只见刘福通将手里的瓷盒轻轻放在木桌上,然后一个撤身,一声不哼地低着头出了门。
“嘭!”的一声,又顺便把门关上。
花雨落这才放松了自己,一屁股坐到了床上,回头瞅着那个桌子上,还在微微发光的瓷盒,不觉有些发愣。
过了半晌,才叹口气,侧身躺倒在床上。
第二天一早,花雨落刚刚用完餐,如前几日一样,刘福通又进屋把碗盘收齐,木桌子擦干净,提着食盒正要离开,只听见外面一阵杂乱的脚步声,随即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进来。
刘福通一见他们,脸上微微露出些许尴尬之情来,笑道:
“肃羽兄,蕴儿贤妹,你们这么早就过来了!”
陆蕴儿依然白裙飘然,娇颜如月,满面嬉笑道:“我们来得早也没有你天天来得早呀!”
一句话说得刘福通更是窘迫,只得随口答音道:
“花女侠救过你们,也就是我的恩人,我用心伺候也是应该的!”
陆蕴儿笑道:“哦!原来你是为了我们才伺候她的呀!我还以为你伺候的这样殷勤是别有用心呢!嘿嘿”
超棒的都市言情 蛟龍決 御風先生-第二百二十六章偷來花露送美人看書
此言一出,弄得刘福通越发的窘迫,也不知如何解释,只得尬笑两声,匆匆半掩着面,出门而去。
陆蕴儿看着他的后影,脸上满是笑意。
她一味打趣,却早恼了旁边的花雨落,她眼露不悦之意,冷冷扫他们一眼道:
“你们来还有别的事情吗?该不是专门为了取笑别人而来的吧!”
肃羽见花雨落着恼,忙笑道:
“女侠不要误会,我们的大船已经临近扶摇宫附近,蕴儿就要下船赶往扶摇宫了!所以是专程来与女侠告别的!”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蛟龍決 御風先生-第二百二十六章偷來花露送美人
花雨落依然冷冷道:
“既然到了地方只管走就是,告别大可不必!等到船靠岸,我也是要走的!到时候还要一一道别,岂不太麻烦!”
肃羽听她口气,正不知说什么,陆蕴儿一旁接话道:
“花姐姐说话果然和我脾气!我就说根本不必来,他偏偏不听,硬让我过来辞行!其实,花女侠哪里会计较这些客套呢?倒是我们不识趣,草草闯进来打扰到人家,那才叫失礼呢!”
花雨落听出她依然话里有话,正想反驳,陆蕴儿却扫眼看见在木桌上,放着一个淡蓝色的瓷盒。
她探手把它抓在手心里,举到肃羽面前,惊喜道:
“我这几天就找它呢!还以为丢了!没曾想竟然出现在这里!真是奇怪得很!”
说罢,又转脸瞅着花雨落笑道:“它怎么会在这里的?难道是长了腿了吗?姐姐可知道?”
花雨落这才知道此物乃是刘福通从蕴儿处偷拿来的,心中不免懊恼,只得强作镇定,冷然道:
“你问的奇怪,我怎么会知道它怎么来的?也许在我没上船的时候,就已经放在那里了!我虽然是做贼的,倒还不至于去偷它吧?既然是你的,你直接拿走便了!何必说出那么多话来!”
陆蕴儿笑道:“姐姐是女侠,怎么会偷这个东西呢!我只是猜测姐姐生得绝世之容,难免会有人想讨好姐姐,故意偷了它然后做好人再转送给姐姐呢!既然你不要,那我就拿走了!”
说罢,拿着瓷盒,拉着肃羽就往外走。
待走到门口,陆蕴儿突得一个回身,单手扬起,那个瓷盒随即掷出,眨眼之间已经逼到花雨落面前。
花雨落没曾想她会突然袭击,心里吃惊,急侧步挥掌准备格挡,谁知那个瓷盒却突得收住了迅疾的速度,瞬间变缓。
然后一个飞旋,翩翩然恰似一片翎羽飘落在案头,一点声息皆无。
如此收放自如的控制手段,花雨落行走江湖多年,却也是闻所未闻,不觉看得愣住。
只听耳边蕴儿笑道:
“既然有人拿它相赠,也是一番美意,我把它拿走还有什么意思呢?还是把它留在姐姐身边吧,多了一段故事在里面,岂不更有趣些?嘿嘿”
優秀小說 蛟龍決 ptt-第二百二十六章偷來花露送美人推薦
说罢,一阵风便走了,只留下花雨落立在桌前,瞅着那个瓷盒默默发呆。
嘴里不由得喃喃念道:
“绝世之容……曾经的花雨落自然是有的,只是如今的鬼侠哪里还会有呢……”
花雨落正自伤怀,突得听见外面一阵喧哗,她心中警觉,一个侧身移步来到门口,轻轻打开门,从门缝里往外看去。
只见船头上花团锦簇,几十个女子正拥在陆蕴儿周围,一个个都是眼中含泪,不忍相别的样子。
陆蕴儿也没有了刚才眉目飞扬的神采,拉着几位姑娘的手儿,珠泪滚滚,挂满香腮。
花雨落知道她们在给陆蕴儿送行,以她的脾气自然不会去凑那个热闹,随即关了门,不再去看。
中午时分,刘福通又提着食盒过来,一进房间,就冲着花雨落笑道:
“今天蕴儿到扶摇宫去了!我这个贤妹啥都好,就是有些抠门,啥都精打细算的,花女侠在船上,也不舍得好好招待!她走了倒好了!我去厨房给你点了几个新鲜菜肴,今天终于可以让女侠您吃一顿好些的饭菜了!呵呵”
花雨落看着他一样一样从食盒里取出各色菜肴来,果然比平时丰盛许多。
她依然不答话,伸手接过刘福通递来的筷子,正想吃饭,却见刘福通并没有如往常一般,即刻出去,而是半躬着身子,笑呵呵地瞅着自己,她不禁柳眉微蹙道:
“你还有事吗?”
刘福通这才回过神来,尬笑两声,摇手道:
“没事了!没事了!请女侠用饭吧!”
说罢,转身走出两步,又不甘心地回头问道:
“哦!我想冒昧问女侠一句,送蕴儿走后,肃羽和我说他准备乘船赶往大都寻访一个人,不知花女侠到时候可愿一起同往呢?必定人多热闹些!”
花雨落放下筷子,淡淡道:
“他寻找人,关我何事?我干嘛要跟着!何况我的师弟伤已经稳定,我们都没必要留在船上了!你不妨跟肃羽说,让他在黄河口附近,寻一隐蔽处靠岸,我们也要离开了!”
刘福通一听,脸上露出甚是难舍的表情来。
正欲劝解鬼侠多呆上几日,可是知道她的性情,明知说了也是白说,还徒生她的厌恶,只得轻轻叹口气道:
“刘福通难得有此机缘与女侠共处几日,没曾想女侠这就要离开了!真是至为遗憾,只是不知女侠欲往何处?
可否愿意到我一指神教的小寨子里盘庚几日,虽然小寨偏僻简陋,但比这船上还是物资充裕些,我必当竭尽所能,以表达对女侠的敬仰之情!”
花雨落微微摇摇头道:
“不必了!我还有事!而我的师弟也需尽快赶回天波水苑!你的心意我领了就是!”
刘福通只得尬笑两声,转身满脸的失落,郁郁退出房去。
花雨落见刘福通已经把房门关上,却再无心吃饭。
肃羽听刘福通说了花雨落要走的事情,好意前去挽留,怎奈她去意已决,肃羽无奈,只得让大船往黄河口附近驶去。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蛟龍決 起點-第二百零三章烏騅奔來如疾風

蛟龍決
小說推薦蛟龍決蛟龙决
在两边低矮的院落与房屋之间,煞摩柯踏着蜿蜒伸展,陈旧泛光的石板路,已经来到了巷子深处。
那香气更是浓郁悦人,他呆着黑沉沉大脸放眼望去,见前方淡淡的幽光里,正有一个人秀发披风,红裙乱舞,幽幽然立在路中。
煞摩柯瞅着她似曾相识的模样,一时却想不起来,只得道:
“你是谁?深更半夜在这里干什么?”
那人飘然临近,绝美的容颜里透出一丝淡淡的忧伤道:
“师兄,你好不健忘啊!怎么连我都不认得了?”
煞摩柯这才悟道:“哦!原来你是扶摇宫宫主!师妹,你怎么来到这里了?”
女子幽幽道:“你走之后,我与师姐都担心你在罗刹岛无功而返,恐被秦王不容,因此我特意来看望,一旦你有事也好相助!没曾想,我必定还是来得晚了,害得师兄你受伤!”
煞摩柯心头一热,湿润了双眼道:“多谢师妹与师姐还惦记着我!你来的正是时候,那旋地陀害我全家,你快帮我寻他,我必杀他才得心安!”
女子道:“师兄莫急,你已经受伤了!让我先给你绑扎好伤口,再找旋地陀报仇不迟!”
说罢,已经轻灵灵飘到煞摩柯身边,煞摩柯忙俯身准备让她给自己包扎。
女子正欲探手去抚煞摩柯背后穴道,突得,一阵銮铃声脆,迷离朦胧的巷子口,飞窜入一匹如黑色缎子的马来。
上面之人一身黑衣,面敷黑纱,径直冲到二人身边,轻吼一声道:
“煞摩柯,你被迷惑了!快随我走!”
说罢,探出修长的手臂“嘭!”的一声将煞摩柯的腰带抓住,催马就走。
待红衣女子反应过来,飘身欲追时,回望巷子深处,昏黑依旧,那人与马都已经没了踪迹。
女子震怒不已,心中却又多了一丝疑虑,立在原处,喃喃道:
“那黑衣人的声音好不熟悉!他骑乘的分明又是乌骓!难道……会是他?”
想到此,又不禁摇头
“不可能啊!他怎么会违背自己叔叔的指令呢?不可能!可是……那又会是谁呢?”
时光荏苒,不觉距离当日罗刹岛一战,已经过去几个月,季节也由初夏到了暮秋。
此时的扶摇宫周围,秋水寒波之中,枫红如火,五色秋果遍地,却别有一番景致。
而肃羽却无心欣赏这秋高气爽的好风景,因扶摇宫宫主之命,他被迫只能呆在外围海滩边,依着断壁搭建的窝棚里。
白天阳光普照,还算惬意,但到了夜里,海风阵阵,从窝棚四周惯入,料峭寒意,不弱于寒冬,个中滋味可想而知。
好在肃羽从来都是在苦中生存,对于这点遭遇根本不在意,而且,过了一段时间,他也摸索出一套对付这恶劣天气之法。
既然夜晚寒冷难眠,每到夜里,他干脆在海滩上点起一堆篝火,自己在夜静更深里打坐练功,直到天亮。
太阳出来,四周都暖洋洋的,这才回窝棚里睡觉。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蛟龍決》-第二百零三章烏騅奔來如疾風展示
陆蕴儿深知肃羽因罗刹岛一战,在当今武林已经是敌人环伺,以他的杂乱功夫根本不足以抵挡保命,所以才以履约为名,留在扶摇宫,和宫主学习她的武功。
陆蕴儿虽然对扶摇宫宫主钦佩,但她好玩爱闹,却不是一个愿意踏实练功的人。
存心想含糊着学了扶摇宫宫主的手段之后,再转过来倒手传授给肃羽。
当她习练一段时间之后,才发觉这个看似聪明的小算盘,根本不能用。
因为扶摇宫宫主的武功虽然极高,但那漱玉寒冰指的绝学却必须是属阴的女儿身,方可练习,而且必须经过在水晶床与水晶池中,热冷两极的反复淬炼,才得入门。
而至于双色惊鸿伞,更是要在漱玉寒冰指修炼成功之后,才能借助冰寒之气来施展,因此,无形之中,扶摇宫两大绝学肃羽都学不得了!
而至于扶摇宫的“惊鸿飞仙”的身法,陆蕴儿倒是喜欢得紧,也练习得最快,三两个月间,已经颇得其真味。
在肃羽面前,时时来一个御风飞行,任凭长裙飘飘,娇颜灿烂,一派仙子临凡的光景,美不胜收。
看得肃羽又是艳羡,又是陶醉。
然而,陆蕴儿美则美矣。
对于肃羽他早已经熟悉的忍行术,辗转腾挪里最讲究一个”疾”字,与这扶摇宫身法里突出的一个“仙”字,大相径庭。
因此,肃羽也就练不来,因此,陆蕴儿借机传授肃羽扶摇宫的武功的打算,彻底破灭了。
扶摇宫的海滩上,一日寒似一日,这一天,肃羽在太阳刚刚落下,一抹晶亮的晚霞还挂在西天之时,就早早点起一堆篝火,端坐火边,开始打坐练功,抵御严寒。
正当他练到紧要关头,身体盘腿旋起数尺,头上阵阵热气蒸腾,耳中却突然听见海滩外围,风浪声里夹裹着低低的人声传来。
肃羽在扶摇宫呆了几个月,这周边的船只都畏惧扶摇宫,没有一个愿意靠近的,更不要说有人登岸了。
因此,心中甚奇。
本来练武之人在修炼内力,吐纳导引,真气运行于大小周天,最忌讳被人打扰,因为一旦走神,心神烦乱,容易导致真气迟滞或者真气乱窜从而走火入魔,非死即重伤。
好在肃羽所练宝莲心经,已经达到收放自如的程度。
他却也不敢耽搁,双手与胸口处,缓缓推收几次,吐纳调息,继而外发之真气也被缓缓收回,等到他的身体稳稳落在地上,那头顶上蒸蒸白气也已经收回体内,再也不见。
肃羽刚刚坐定,就听见暗处风浪里有人走来,一个喘吁吁的声音说道:
“罗汉脚,你也有伤,快把我放下来吧!我已经不行了!不能再拖累你了!还是你自己走,找到蕴儿姑娘要紧!”
另一个人喘着粗气,结结巴巴骂道:
“你,你,你放屁!天……下英雄谁不知道通……天炮与罗……汉脚的大名?你死了,就剩下我……一个,也没有人跟……我争吃争喝的了,吃啥喝啥也……不香了!还有啥……意思!
再……说,你死了倒……是容易,把找蕴儿救丐帮兄弟的重……担交给我一个,看把你能的!我……罗汉脚聪……明着呢!能上你……这个当!我……走到那儿都托……着你,你想省……事,交给我一个,门……也没有!知道不?”
另一个声音苦笑道:
“罗汉脚,你这个家伙真是!我们俩个相识几十年,形影不离,也斗了几十年,你从来都不肯服输,你今天看我伤成这样,你就不能让我一次,让我的诡计得逞一回吗?为了众兄弟的性命,你还是把我放下来,赶紧去找蕴儿要紧!否则这样下去,我们俩个都会被拖死的!”
他刚说到这里,就听见凌空两记“啪啪”的声音,清脆传来,那结结巴巴的声音又喘着粗气骂道:
“跟你讲不要说死……死的了!还说个没完了!再说我……还抽……你耳刮子!”
另一个声音也改了哼哼唧唧,暴怒道:
“罗汉脚,你竟然趁人之危,打我耳光!我跟你断绝关系,你赶紧滚蛋,我不让你背!”
刚说到这里,空气中又是两记耳光,分明比刚才还重些。
那结结巴巴的声音喘着粗气笑道:
“就打你怎……么地!你再……说不让我背你,我还打……你耳刮子!不信,你试试!”
通天炮却大哭起来道:
熱門連載小說 蛟龍決 御風先生-第二百零三章烏騅奔來如疾風閲讀
“好你罗汉脚啊!你现在欺负我呀!等我伤好了,看我不揍死你才怪呀!呜呜”
罗汉脚却笑道:“好好,前面有……人点篝火,我们先去弄……点吃的,等你伤……好了,我们再比试!就你那两……下子,什么通天炮,都是唬……人的!看我打不死……你才怪!哈哈”
两个人边走边吵。
肃羽却听得真切,急忙起身迎过去,冲着前方俩个乱晃的黑影大声道:
“通天炮大哥,罗汉脚大哥,是你们俩个吗?”
那身影突得停住,一个声音结结巴巴道:
“你,你,你怎么知道我们?你是……谁呀?”
肃羽疾步过去,来到二人近前,拉住对方的手道:
“二位大哥,我是肃羽啊!你们怎么来到这里的?”
那人抬头借着不远处篝火的微光仔细打量,等确认对面之人后,嘴里叫道:
“你真……是肃羽!我们可……找到你了!”
说罢,身子一歪,连他背后背着的人一起“扑通通”倒在沙滩上,一动不动了。
肃羽知道他们是劳累过度,忙把他们分别抱到篝火边,又弄了淡水喂他们喝下。
过了半晌,昏迷中的通天炮突得窜起多高,背起旁边还昏迷未醒的罗汉脚就逃,嘴里还急促喊叫道: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蛟龍決 起點-第二百零三章烏騅奔來如疾風鑒賞
“我们快走!一指神教的傻子追来了!他要刺瞎我们的眼睛!”
说着,撒脚狂奔。
肃羽知道他是紧张过度,忙起身追上,大喊道:
“通天炮大哥,这里没有人追你了!你快醒醒,我是肃羽!”
通天炮这才醒转过来,止住步伐,愣了一会儿,才在肃羽搀扶下,把依然昏迷的罗汉脚又放到篝火边,然后抱住肃羽嚎啕大哭。
肃羽平素知道通天炮与罗汉脚闯荡江湖多年,经历风雨无数,从来没曾见他们二人示弱,可是看刚才情形分明是惊吓过度使然,又见通天炮如此难过,必然是遭遇到极大的变故,心中不免担心起凌猗猗来。
可是见他哭得泣不成声,也不好动问,只能劝慰着。
通天炮哭了好一会儿,才渐渐止住悲伤,抽抽噎噎道:
“肃羽啊,好兄弟!我可算找到你们了!”
说到这里,又停住,四处乱瞅,问道:
“肃羽,怎么就你一个人呀?蕴儿姑娘呢?她在哪里?”
肃羽忙道:
“这里是扶摇宫,蕴儿拜了扶摇宫宫主为师,在宮中随师父学艺,扶摇宫里不能有男人进入,所以我只能一个人在海边上住!通天炮大哥,我看你们似遇到了大事,不知到底是什么事呀?猗猗现在怎么样了?你快跟我说说!”
通天炮一把抓住肃羽呜咽道:
“肃羽啊!少帮主她没事,可是此事却关系我们丐帮无数兄弟性命啊!你赶紧去把蕴儿姑娘找来呀!我们丐帮兄弟还等着她救命呢!呜呜”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蛟龍決》-第二百零三章烏騅奔來如疾風分享
肃羽拉着通天炮道:
火熱都市小说 蛟龍決笔趣-第二百零三章烏騅奔來如疾風展示
“大哥,你别急!蕴儿我会去找的!你还是先把情况跟我说说,也好想应急之法!”
通天炮这才慢慢控制住情绪,把遭遇一一说了。

m6jzn精品言情小說 蛟龍決 線上看-第一百六十九章猛獸圍住大嘴八分享-6nram

蛟龍決
小說推薦蛟龍決
料想其余二人也定不一般,因此特意留心。
起初听见姬飞雪不愿意帮助解救太白鹤,他心里稍安,谁知,也不知蕴儿又和他说了什么,突然三人直奔自己,气势汹汹而来。
黄海山心里惊惧,自己手持大槊,一刻也不愿离开太白鹤,便吩咐旁边的二猛带着手下仅剩下的十几个从人去迎击三人。
二猛此时正抱着铁棒,跳脚往陆蕴儿被围的方向伸长了脖子探看,嘴里还不住地嘟嘟囔囔
“怎么打个没完了呢?别打了,都住手,等我吟完诗给她听,再打多好!哎呀,真是的……”
二猛突然听见黄海山喊自己,才回过神来,扫眼只见三个人已经气势汹汹到了眼前。
一觉浮华梦
他心中本就郁闷,恨他们又来搅局,嘴里骂骂咧咧道:“又来打架!天天打架!一个个都是没有学问的大傻瓜!就知道打架!还捣乱我吟诗!看我不打死你们!”
我和龙女有个约会 问东君
说罢,手中舞动大铁棍也不管旁人,兀自扑了上去。
姬飞雪见他杀来,仗剑去迎,谁知二猛根本不理他,看也不看,从他身边擦肩而过。
姬飞雪的利剑已经刺出,见他愣头愣脑全然不顾,那一剑将将刺中对方软肋,却又觉不妥,急忙拧身收臂,硬生生把剑锋撤回。
姬飞雪再回头,只见那人已经满脸怒容嘴里依然嘟嘟囔囔着,扑到乔八前方,手中铁棍挂风,铺天盖地砸去。
乔八与知道多并列前行,见二猛错开姬飞雪,却杀气腾腾奔自己一棍打来,嘴里还嘟嘟囔囔着
“……就知道打架,天天打架!……没有学问!打扰我吟诗!……打死你……”
他也不知他说得是什么,赶紧举起齐眉棍,“当啷啷”把对方的大棍封出。
乔八生得魁梧彪悍,力大棍沉,在白莲教各分舵舵主之中,笑傲一方。
两棍相交之际,乔八直震得虎口发麻,他急撤身躲过,道一声
“小子!好大劲!”
二猛却不理,一棍砸空,随着就势横扫,嘴里依然嘟嘟囔囔
“没学问……打扰我吟诗!……我打死你!”
乔八忙将齐眉棍格挡,二棍向碰,又是一声“当啷啷”巨响,乔八不自主连连后撤两步,齐眉棍险险脱手。
乔八从没遇到如此强力的对手,两招已过,甚觉痛快。
竟开心大笑道:“哈哈……好!好!好!傻小子!再来!再来!”
二猛也不与他接话,兀自嘟囔着,又抡棍悬空转过一圈,化作一阵狂澜,斜劈而去。
乔八见他棍风凌厉,排山倒海一般,虽然口中喊好,却不愿硬接,而是身形移动,双手执棍,用棍头轻挑对方棍身,用四两拔千斤之法,把对方铁棍引开。
二猛铁棍力大,招式用老,身形随着大棍探出,乔八趁机挥动齐眉棍对着他的后背扫去。
二猛听到背后风声,回身不及,忙借势向前跨出一步,铁棍往身后挥出,“当”的一声,把齐眉棍封出。
这才转过身形,右手下压棍头,直戳乔八的小腹,嘴里骂道:“还打架!我戳死你!”
乔八跃身躲开,还没站稳,随着怒骂声,大铁棍又横扫而来。
乔八不愿用齐眉棍与他的铁棍硬磕,随即倒拖着齐眉棍,又是一个纵身,自他铁棍上翻过,不等回身,单手持棍顺着他的大铁棍,向上掠出,直奔他持棍的手臂。
二猛急撤回大铁棍,往外封挡,哪知此招为虚,齐眉棍不等碰到他的大铁棍,已经即时撤走。
刹那间,乔八身形急转,变作双手持棍,“呼”的一声,将棍头插在二猛的两腿之间。
二猛没想到那棍得如此迅速,“啊呀”一声,就往后蹦。
乔八早有准备,也随即递出齐眉棍。
二猛眼看着齐眉棍还在自己的裤裆下,本能得收回铁棍来拨打。
乔八齐眉棍若借势上挑,直击他的裆部,便是死招,只是他与二猛并无恩怨,又见他有些愣头愣脑,因此不愿下狠手,只将齐眉棍来回一个连扫,正分别打在二猛的两条小腿骨上。
疼得他一声大叫,往后倒翻,身体如球,滚出一丈,才堪堪躲开。
乔八并未追赶,而是单手持棍,立在原处,冲着他笑道:“小子!你嘀嘀咕咕什么呢?这下知道你乔八爷的厉害了吧?哈哈”
总裁,情深不浅!
二猛坐在地上,放下大铁棍去揉搓两条小腿。
乔八以为他怕了,不敢再战,便也不去进击,而是转身去准备帮着姬飞雪和知道多对付那十几个黄海山的弟子们。
他刚走出两步,就听见身后一声怒喝道:“你……没有学问,还打人,看我不砸扁你!”
随之,一股飓风从天而下。
乔八听出来势凌厉,不能硬接,急侧身躲过的同时,身形已经移到二猛的左侧部。
明智行動的藝術 Rolf Dobelli
此时,二猛因挨打,恼怒不已,一个飞纵凌空劈打,虽极为骇人,然而整个下半身却都暴露在乔八面前。
乔八虽然不想取他性命,然对垒之际也不敢摆大,抓住他的空挡,右手压,左手出,齐眉棍直奔二猛软肋。
二猛见一棍重击不成,心中更怒,根本没看乔八捅来的棍头,左脚落地为轴,笨拙的身体带到双手的大铁棍,“嗖!”地奔乔八扫去。
乔八眼见自己的齐眉棍已经将将戳上对方软肋,没曾想对方毫不回避,也紧跟着一棍扫来。
他被这种拼命的打法,惊得心惊肉跳,此时,躲避已经不及,他只得撒手弃了齐眉棍,身形向前扑倒,借力滚出丈余,才腾身而起。
回头时,只见二猛手里拎着铁棒正指指点点着自己,咧嘴大笑。
乔八囧得满脸通红,气往上撞,大叫一声,挥动双拳就要再次决战。
警探长
却听见那边知道多尖着嗓子嚷叫起来
三夫四朝 白羽燕
“哎呀,老虎来了!快跑啊!”
他急止步伐,抬眼看去,只见在二猛身后数丈之地,丛草纷乱之中,飞窜出几条斑驳的身影,一声声怒吼,震彻天宇。
虽然距离乔八尚有数丈,但那一股子腥骚的劲风已经裹夹着残枝碎叶扑面而至,吹得乔八几乎睁不开眼睛。
他愣神之间,被人一把拉住,托着就走。
原来知道多与姬飞雪正与十几个黄海山的弟子厮杀,那些弟子根本不是二人的对手,黄海山看见形势不妙,一声高呼, 将几只已经昏昏欲睡的大虎招呼起来,摇头摆尾直扑而去。
知道多正把几个黄海山的弟子打得纷纷后撤,尾追不舍。
随着几声震天嘶吼,见几只白额猛虎向自己扑来,吓得他魂飞魄散,撒腿就跑。
姬飞雪本来已经逼到黄海山附近,听到知道多厉声喊叫,也吓了一跳,顾不上黄海山,也急忙回身,跟在知道多后面逃走。
知道多正经过乔八身边,不由分说,拉拽着就走。
乔八也顾不得自己扔掉的齐眉棍,跟着知道多,三人直往一棵大树处奔去。
来到大树下面,知道多与姬飞雪二人纵身跃上,那知道多身形更是灵巧,判官笔已经早早插入后背背囊,双手抓住一根斜枝,身体摆动之时,双脚借力,已经勾住了高处的一根树枝,双脚使劲,腿部微弯,身体已经翻上。
树枝丛中,他恰似一只灵猿般,攀来爬去,不久,已经高高挂在了树顶。
姬飞雪也已经飞身上树,只有乔八跑在最后,他冲到树下,也想飞身抓住下面的树枝,学知道多翻身而上,却忘了自己力大身沉,那根树枝被他用力一坠,“吱嘎嘎”一声,树枝应声而断,乔八没留神,自空中坠下,摔了个四脚朝天。
他正要爬起来,耳边一声震天怒吼,随即一个斑斓的兽影,利爪如钩,自高处扑下。
就在利爪即将搭上他的双肩的一刹那,伴随着一声断喝,一道寒光从树杈之间,急射而出,直奔老虎面门。
黄海山的老虎不比一般野虎,它们个个都经过训练,又久经战阵,听见有利刃袭来,迅疾收爪,就地一滚,便已经将姬飞雪情急之下抛来的利剑躲开。
等它再纵身来扑乔八,乔八已借助这瞬间的转机,连滚带爬地奔到了旁边的一棵小树处。
惑世凰後 紅鳶尾
此时,四只虎都已经赶到,他来不及犹豫,双手抓着树干,两脚乱蹬,不久已经爬到树顶。
他本以为安全了,才敢抹一把头上的大汗,低头下看,只见那几只虎正围在自己树下,不时抬头呲牙张望。
乔八看得惊心动魄,又望那棵大树看,只见姬飞雪在大树中间的树杈上,隐没在斑驳的树叶阴影里,时隐时现。
而知道多则挂在大树最高的一根直指云天的枝条上,随风摆来摆去,此时,正伸头引颈向自己这边探看。
乔八怒道:“知了猴,你这个胆小鬼!你爬那么高干啥?你怎么不蹿上天去呀你?你赶紧下来给我分解,分解,为啥我们三个人,这几个老虎就只是围着我的树下面转悠啊?怪瘆人的!”
知道多笑道:“为啥只是围着你转,这个很简单,我可以跟你分解分解!哈哈,那是因为我们三个就是你快头大,肉多,老虎自然是想吃你了!所以只是围着你转了!像我还没有一只知了猴肉多呢!我跳下去让它们吃,它们还嫌我硌牙呢!呵呵”

x9ys6精品玄幻小說 蛟龍決 愛下-第一百六十八章白蓮教主也來了展示-eq23q

蛟龍決
小說推薦蛟龍決
肃羽与陆蕴儿正深陷危局,却隐隐听见有人沿着野径往这边而来,他们边走边说话。
其中一人声音格外宏亮粗犷
“我说总舵主,因传言罗刹岛对沿海各处丁壮男子先诱后杀之事,中原武林就一窝蜂都跑来要除恶!
他奶奶的,这年头,不平事多了去了!就说当今元朝廷这些年来,歧视我们汉族,乱杀无辜,我从来也没见过那些名门大派敢露出自己的乌龟脑袋来,说一个不字!
今天他们齐刷刷赶来,难道真是为了伸张正义吗?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乔八不信!”
他话音刚落,就听一人尖声笑道:“大嘴八,说你笨你还聪明了一回!嘿嘿,你等等,等我知道多给你分解,分解……”
不等他继续说,那宏亮之声又起,笑道:“知了猴,闭嘴吧你!谁有时间听你分解,分解……分解个球啊!我是想请总舵主分析分析情况!”
诸天世界大穿梭 狂奔的海马
片刻,只听一个人沉声道:“乔八,知道多,其实你们也看出来了,中原武林此次来,根本不是冲着罗刹岛!据说此次事情背后有官府暗中操纵,估计了无迹与呼合鲁自然脱不了干系!
我想他们的真实目的应该是煽动江湖各大门派前来,造成声势然后引肃羽前来解救罗刹岛,从而重新得到宝莲御令!
而各大门派之所以肯来,多半也是想得到这件我们白莲会的至宝!然后控制白莲几百万会众,在乱世里博取泼天富贵和权力!”
强宠:夫君倾城
知道多尖细的声音又起道:“总舵主分析的有理!大嘴八,听明白了不?要不我再给你分解,分解!”
乔八的声音道:“那这样明显就是一个圈套,肃羽会来吗?如果他不来我们该怎样?如果他来了我们又该怎样呢?”
随着一阵尖利的笑声,知道多插话道:“这个你都不明白,还用问吗?他不来我们就回去呗!他若真犯傻来救自己的老母,敢于天下英雄为敌,你想想,那还有好下场啊?到时候我们谁也不帮,想办法把宝莲御令弄到手就行了!总舵主,我分解得可对吗?”
乔八的声音大起道:“你分解的对个屁啊!我们把宝莲御令拿到是必须的!可是你说我们谁也不帮,到时候肃羽那小子来了,蕴儿姑娘一定会跟来,到时候我们能看着她遭遇各门派围攻,而不出手相救吗?”
姬飞雪略一沉吟,才缓声道:“你们说得都有道理!宝莲御令乃是我会至宝绝不可能让它再落入他人之手!至于万一蕴儿随着肃羽到来,若有危险我们作长辈的当然要出手相救!
另外我们还要设法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劝她离开那个少年,必定他是罗刹岛所生的孽种,他们的关系,传扬出去,有损我们白莲清誉!
如果他们迟迟没有出现,我以为既然来了,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就回去,此一战,江湖各派均有参加,这正是我们趁机结交他们,树威立信之时,因此,攻打剿灭罗刹岛我们务必要参加!而且要一战成名!树我教威!”
乔八一通大笑,声振明空
“就是嘛!还是总舵主说的在理!你知了猴分解个屁啊!哈哈”
紮職2風雲再起 為未來加油a4c2
知道多不理乔八,嘴里支吾着,却说不出来。
姬飞雪差异的声音道:“知舵主,你有何想法只管说出来,自家弟兄,何必吞吞吐吐的呢?”
知道多才低声道:“总舵主要参与攻打罗刹岛,可曾想过一个人的感受吗?”
姬飞雪道:“一个人的感受?你说是谁?”
乔八笑道:“你这个知了猴,我就讨厌你这个磨磨唧唧的熊样子!有话就说,有屁就放!谁的感受?该不是你自己的感受吧?莫不是你也对罗刹岛的那些臭婆娘动了心思?伤到她们你心疼?哈哈”
知道多也不理他,只道:“总舵主忘了在我寨子里,还有一个姑娘再等着你吗?她可是在你坠崖之后,救过你的性命!另外,总舵主你也别忘了她也是罗刹岛的人!你若对罗刹岛下手,又怎么去面对她呢?”
乔八正笑,听他这样说,也突得想起,道:“对呀!知了猴说得对呀!你若攻打罗刹岛,那……星罗姑娘肯定会难过的!她必定救过你的命呢!这……”
沉默良久,才听见姬飞雪幽幽道:“你们说得有道理!必定……她曾经舍身跳崖救我性命!因她与罗刹岛的关系,按理说我本不该参与攻打罗刹岛。
可是,我姬飞雪乃是一教之主,我不能因为个人私情,害我教大义!罗刹岛一定要打!而且必须除恶务尽,至于……星罗,我自会和她解释就是!”
一语说罢,三人都不觉沉默下来。
正往前走,却听见林子前方兵刃相击之中,有人促急喊道:“乔叔叔,乔八叔叔,我在这里呢!你们快来救我啊!”
原来,陆蕴儿与肃羽疲于招架,局势正渐渐紧迫,危机时刻,突得听见乔八的声音,不由得大喜过望,急忙呼喊他们。
三人听出是陆蕴儿的声音,哪敢怠慢,纷纷抽出兵刃,纵身飞奔而去。
他们来到交战之处,只见陆蕴儿和肃羽被百十人团团围住,那些人提刀挥剑对着二人厮杀,毫不留情。
可是肃羽与陆蕴儿虽然被包围,危机重重,却只是疲于招架,竟然一招不还。
乔八看得真切,本欲挥舞镔铁齐眉棍就要冲上去,可是又觉得奇怪,不由得问道:“蕴儿我们来了!你不要怕!可是那些人根本打不过你的呀!你怎么不还手啊?”
陆蕴儿大声喘着粗气道:“我,我们不能还手!那边有人质!我们还手,他就要杀了……肃羽的师父!你们不要救我,快去帮我救出人质……就好了!”
乔八抬头看去,果见不远处,黄海山正立在木笼囚车边,把一根大槊挺在囚车里一个披头散发,面容瘦削之人的头上。
乔八怒喝一声,举大棍就要过去,被姬飞雪大声喝住,然后冲着蕴儿沉声道:“蕴儿,你说的肃羽的师父,莫不是天下第一飞贼苗飞羽的大弟子江湖人称太白鹤的吗?”
蕴儿此时已经累得香汗淋漓,恨不得让他们即刻救出太白鹤,自己也好解脱。
萬界主神系統 聆雨觀汐
神級情緒系統 五陵
急道:“是啊!就是他!姬叔叔,你们快去救他!”
姬飞雪顿时面色沉郁下来,吩咐乔八与知道多二人呆在原地不动,自己一个飞身,纵出一丈开外。
身体下落之时,他双手捉剑向前,身体平伸,一个凌空翻转,只闻衣带袍袖“扑啦啦”风动之声,身体刹那间已经落在重围之中。
他急抖手中长剑,那柄剑锵锵有声,现出无数剑花,一道道寒光喷涌而出,逼得那些黄海山的属下,纷纷后撤。
姬飞雪也不进击,而是趁机一把拉住陆蕴儿的手臂,叫道:“蕴儿,你随我走!”
蕴儿不知他是何意,可是眼见得肃羽还在包围之中,她怎肯离开?
甩开衣袖,急道:“姬叔叔,我没事,你赶紧去解救肃羽的师父!”
無限恐怖之破碎 從宅到更宅
姬飞雪轻哼一声道:“蕴儿!我堂堂白莲会,天下第一教门,怎能出手去救一个下流毛贼呢!你快随我走!姬叔叔定会救你出去的!你放心!”
说罢,又探手来拉陆蕴儿,陆蕴儿拧身躲开,就是不愿离去。
茅山守尸人
姬飞雪一时无法,也被围在其中。只得一边招架来攻之敌,一边劝陆蕴儿随她离开,而陆蕴儿死活不肯,只让他去救太白鹤。
力蒼穹
二人在重围之中,竟然边打,边轮番争执起来。
陆蕴儿素知姬飞雪为人最是执拗,见他一再坚持,料想他决计不愿去解救太白鹤,劝说无益。
心念之间,突得想起一件事来,一边应对围攻,一边故意大声道:“姬叔叔,我让你救肃羽的师父,你不救也罢!可是我们白莲会的至宝你一定要拿回来呀!”
姬飞雪听得微怔,连连舞出几剑,现出连天遍地的剑芒,惊退众人,才道:“蕴儿,你说宝莲御令在哪里?快告诉我!”
校园贴身高手(绝色诱惑) 钟若风
陆蕴儿大喘一口气道:“就在……黄海山手里!被他骗走得!你……快去把它夺回来!”
姬飞雪急道:“你说得可是驱虎山神黄海山?他在哪里?你快告诉我!”
陆蕴儿又大声喘了几口气,才道:“那个站在木笼囚车边的人就是!你快去打他!把至宝夺回来!”
她话音刚落,姬飞雪已经飞身跃起,腾空之际,道一声“蕴儿小心!我去去就来!”
声音未绝,人已经窜出老远,他冲着站在一旁的乔八和知道多大喝一声,二人还不明白咋回事,便尾随着他直直杀奔黄海山而去。
黄海山一直都在密切注意着肃羽与陆蕴儿,而且距离又远,因此并没听见姬飞雪三人一路说话。
他听到陆蕴儿喊叫,又见果然奔来三个人,不过依他驱虎山神的名头,也全然不把对方放在眼里。
直到姬飞雪用了一招“御剑飞仙”的剑法,飘然进入重围,那翩若惊鸿,气若游龙的气势,瞬间让他警觉起来。
他并不知道,这一剑势正来自于白莲教三宝之一《宝莲九重天》里的混元御剑术。
所谓”御气于剑,凌空飞仙”
虽然姬飞雪贵为总舵主,却并不曾见过这本记载着白莲会最高深武学的秘籍,之所以他习得其中三招两式,也是因为当年他曾经得到陆蕴儿的父亲陆崇飞的指点,因此习得。
黄海山并不晓得他剑法的出处,却深惧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