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 我的鋼琴有詐 txt-846.- 十分鐘?- 誰精力不行了?閲讀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我的钢琴有诈
没有手舞足蹈,没有惊喜万分。
冷静的回顾了一下自己的构想,越想他越觉得好。
秦键确信这一方案一定会被通过。
他当然不是要告诉马鹏‘我们也在舞台的屏幕上放电影《上甘岭》的片花。’
这是属于84版制作团队对《我的祖国》的印象。
而他要做的是将这种精神传承。
写好方案,他才收回心思把精神放到了100人乐团录音上。
一直忙碌到九点半,他才开始练琴。
——
两个小时后他回了酒店,看着手机上的信息他给段冉去了电话。
“恩,我回来了。”
“公寓不冷吗?”
“那就多穿点衣服”
秦键将门锁死,几步走到床边仰身躺倒在床上。
“冷啊,今天特别冷,明天更冷。”
秦键与段冉分享了今天的行程,只听电话里,“您辛苦了~秦老师。”
“不辛苦,倒是你这两天忙什么呢,音乐会结束了,主科考试结束了,选修课考试也结束了,论文二改也完成了,每天也没听你说练琴,是不是偷偷搞什么小动作呢?”
电话里一阵笑,“是啊,我打算过年给你来个突然袭击。”
“突然袭击?你干嘛,你不是过年不能回国吗?”
段冉:“看把你吓的,当时的情况看我过年确实回不去,不过现在我可能过年又有时间了哦~“
秦键笑,“那约吗?”
段冉哈哈:“约什么?”
秦键正色:“认真的,你过年到底能不能回来?”
段冉:“现在还不一定,就是回去我也得先回家,也得不了几天就地巴黎,你呢,过年在寄家能呆多久?”
秦键略有不悦:“你回来呆不了两天我们也能见一面啊,我过完十五才回学校。”
段冉:“啧啧,还有小情绪了,我肯定比你想我还要想你!只是这边还不一定,我也不敢给你肯定的答复。”
秦家:“你看情况,如果时间短就别折腾了,最晚四月我就到维也纳了,我没什么小情绪,有也是因为想你。”
片刻
段冉柔声:“~老公~那你~”
秦键:“我什么?”
段冉笑:“想不想~
秦键:“你说呢?”
段冉:“唔,我们视频吧~我在公寓。”
——
此处剪切十分钟。
——
“哈哈哈哈——”视频里段冉笑的很得意。
秦键擦了擦手,解释道:“最近太累了。”
段冉:“嗯呢嗯呢,我家秦老师最近累的精力跟不上了呢。“
秦键:“咳,胡说什么。”
段冉:“好啦,快去洗澡吧,马上12点了,十二点之前睡觉的习惯要保持哦。”
秦键:“恩,挂了,晚安段段,”
段冉:“晚安~mua。”
这边段冉放下手机重新系好上了衬衣扣子,穿上了毛衣。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下床补了个妆,接着套上大衣离开了公寓。
出门前她拎上了她的布袋子,布袋子里装着她的二改论文和一本德语书,以及一本菜谱。
她最近在学德语。
——
段冉来到里格尔办公室的时候,里格尔正在看电脑。
“里格尔老师。”
她拿出了她的二改论文。
里格尔只翻阅了三个地方,接着满意的点了点头。
“很好,段。”
段冉心道终于过关了,这已经是她第四次提交修改了,“里格尔老师,那我可以申请第一次答辩了吗?”
里格尔:“当然。“
段冉接着问道:“明天可以吗?”
里格尔:“不行。”
段冉刚要失望,只听对方接着笑道,“愉快的放松一周吧,下周三怎么样?”
“谢谢您!”段冉一鞠躬。
见段冉匆忙要走,里格尔抬抬手没留对方。
“里格尔老师再见!”
段冉离去后,里格尔摘下眼镜揉了揉太阳穴。
片刻后,他继续看起电脑,屏幕上是他的老朋友巴黎交响乐团指挥布鲁诺发来的一封邮件。
邮件上是一份拟定邀请名单和一分曲目单——关于‘今年巴黎国际音乐节。
里面赫然有着几个他极为熟悉的中文名字,比如段冉…
“等她完成一轮答辩再告诉她吧”
——
离开办公室,段冉算了算时间,下周三也就是1月29号,秦键正在德国参加唱片发布会,两人已经说好这次各忙各的不见面了。
本来两人还就这个时间商量是不是见一面,现在想想幸好!
段冉接着把心思放到了一轮答辩上。
如果年前就结束了一轮答辩,接着就可以申请第二轮答辩,这样最晚二月底她就可以申请毕业证了。
预计三月份的时候来自维也纳的录取通知书也应该就到了。
“开心~”
“还有两个月哦,秦老师。”
一路欢乐的蹦跶到琴房,段冉一想到两个月后便忍不住开心。
“我们会同居吗?”
“住在哪里呢?”
“不知道他吃不吃的惯我做的饭。”
盘算着段冉从包里拿出了她最近一直在阅读的书。
将菜谱先放到一边,她翻开了德语书。
新的生活就要到来,她得加速准备了。
——
1月23号,距离猴年春晚还有15天。
羊城。
今儿一个早方雪华又接到了儿子的电话,心里那叫一个美。
本来她今天的心情就好,因为今天有她筹划一周的购物之行。
儿子的床单,女儿的睡衣,年夜饭的桌子,她念叨一周了
“你儿子说啥了?”秦刚穿好一衣服凑来问道。
“儿子说羊城又降温了,让我们注意保暖。”
秦刚又问:“那他这会干啥呢?”
方雪华:“我没问,不过听着那边挺忙活,又是唱歌的又是吹号的,肯定忙着呢。”
秦刚点点头“这马上要去德国了,这小子最近这两天也不知道忙什么呢,神神秘秘的。”
方雪华:“那你就打电话问问他呗,瞎操心。”
秦刚眼睛一翻,心道也不知道一周前谁成天瞎操心,“我下去热车,你不用着急。”
方雪华:“行了行了,热什么车啊,你就在屋里抽吧,外面那么冷。”
说着进了卫生间。
这边秦刚一乐,接着出了门。
——
两人一路开车从新家到了南市,路过博尔艺校的时候秦刚还停下来感慨了一番。
看着空空如也的校园,方雪华叹道:“这是又送走了一届。”
秦刚:“是啊,你说多快。”
方雪华:“也不知道今年这帮孩子准备的怎么样?”
这话勾起了秦刚的回忆,回想起姐弟二人的艺考路,他说道:“静静和键键俩人参加艺考的时候真没让咱们费多大心。”
方雪华:“谁说不是呢,静静艺考的时候我要请假陪她去海市,你不让,儿子艺考的时候又不让我们跟着,哎。”
片刻,秦刚道“行了,赶明秦键回来了让他再拎点东西看看那几个老师,吕主任人其实还不错,当年静静入职的时候咱给人的礼人没收咱。”
一脚油门,车子重新启动,向着阅海广场驶去。
同一时间,方小鱼从南市汽车站走了出来。
今天周末,她专程来给姥姥买按摩椅。
而且她还约了人。
上了公交车,她欣喜的拿出了手机。

人氣都市小说 我的鋼琴有詐 txt-835. 0.07分差的背後!秦鍵有話,胖子喝粥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我的钢琴有诈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哎,今年海院附中又陪跑了。”
“就差那么一点分,小丫头挺可惜的。”
回学校的路上,胖子握着方向盘,嘴里不住的又叨叨了一句。
一旁方小鱼也有些好奇,她刚才在现场用手机计算器算了算刘浩斌和林嘉怡最后的成绩。
刘浩斌89.66,林嘉怡89.59,两人只差了0.07分
如果秦键能给林嘉怡多打1.5分,那冠军就是林嘉怡了。
从她的角度来听,虽然林嘉怡第三乐章又有忘谱,但完整听下来,还是令人热血沸腾的。
包括她在内,刚才现场大部分的观众都有些不能理解秦键给林嘉怡的打分。
当主持人公布第二名是林嘉怡时,舞台大屏幕上给出的21名评委的分中,秦键给了倒数第二低的成绩85.4。
这一成绩在清一色在那一刻显得极其扎眼。
而后面公布刘浩斌的成绩时,秦键却给刘浩斌打了90整的成绩。

秦键没接胖子的话,问向方小鱼,“你也觉得我给林嘉怡的成绩打低了是吗?”
被问到头上,方小鱼不敢说谎,她把自己心里真实的想法说了出来,“我还是喜欢林嘉怡的演奏多一些。”
胖子对此也想再插一句,不过他没说,虽然他也觉得林嘉怡演奏的更好,但他更相信秦键打的这个分数是有道理的。
“小鱼。”
“嗯,师傅。”
秦键松了松衬衣的领口,“我们要呈现一首作品,最重要的是什么?”
“完整。”方小鱼下意识达道,这个问题秦键已经无数次与她强调。
说出答案的一瞬,她仿佛一下就明白了为什么师傅给林嘉怡只打了85.4分。
片刻。
“你俩都记住,比赛就是比赛。”
“比赛之所以被称为比赛,是基于它会对每一名参赛选手的综合素质进行考量。”
“越是大型的比赛,对选手的要求就会越高。”
“背谱演奏是音乐比赛中的一个重要环节,因为这关系到一个选手能不能独立将一首作品完整的呈现在舞台上。”
顿了顿,秦键继续说道。
“刘浩斌的四轮比赛,几乎没有失误,每一轮比赛都以完整的作品向台下展示了他对每一首作品的不同想法,虽然个别作品的处理比较模糊,但从我作为评委的角度来看,他是在向着这个方向摸索。”
“反观林嘉怡。”
“从第三轮开始,她就出现忘谱的情况,小鱼你应该还记得现场中断的那三秒,但是那一场我给了她机会,我给了她一个高分,因为她前两轮发挥远超于今年这一届百分之九十的选手。”
“我想当时大多数评委都是抱着这个想法,所以她才保住了第六名的成绩。
“那个失误太严重了,如果在肖赛的赛场上出现这种状况,那没有人能进入下一轮,包括历届冠军。”
“可今天她在第三乐章又出现了两次忘谱,尽管今天的比赛有乐队为她遮掩,观众们察觉不到,但忘了就是忘了,在我听来这与她上一轮的失误没有任何区别。”
“今天我是给她打了一个看似很低的分数,但是有阿格里奇老师给出的分数低吗?阿格里奇老师在第三轮可是给了她全场最高分。”
“还有小鱼,我要纠正一下你的说法,她的第二名不是某一个评委决定的,我的分数不用变动,只要其余二十名评委中的十五人每人多给她打0.1分,那今天的冠军就是她的。”
“多打0.1分比多大1.5分难吗?”
“这就是比赛,小鱼你记住了吗?”
方小鱼点头,“师傅我记住了。”
胖子岔开话题,“好了好了,都饿了一天了,就不说比赛了,咱先去吃点饭,不过先说好,今天我买单,谁也别抢。”
秦键:“行,没人和你抢。”
胖子:哥你想吃啥?
秦键:“别太远了,就学校后门吧,我好久没吃后门麻辣烫了。”
胖子:“算了算了,水太贵了。”
秦键:“什么东西?”
方小鱼:“哈哈。”
——
最后胖子在学校前门选了一家粥店。
喝了点热粥,秦键身心一阵舒服。
三人正说明早回南市的事情。
胖子正高兴他昨晚抢的卧铺车厢和方小鱼只隔了一节。
这时秦键手机响了。
见来电号码,秦键示意二人安静。
“喂,宋姐。”
“嗯,没有,那边已经结束了。”
“正和朋友吃饭呢,你说。”
电话里宋玲说了一通。
秦键这边又问,“几号?”
“我知道了,800是吧。”
“嗯好,我帮你问问。”
“不客气,明天给你回复,拜。”
挂了电话,秦键犹豫了一下,接着看向方小鱼,“还想挣钱吗?”
胖子心头一紧,一种不详预兆升起。
方小鱼听到了800块,挣到这800块加上她这学期攒的钱就又够给姥姥买按摩器了,“想啊师傅!”
秦键笑:“那你明天就别回家了。”
方小鱼:“嗯!!”
宋玲电话里告诉秦键她私人承接了一个公司年会的的活,17号晚在香格里拉大酒店举行,现在还需要一个专业的钢琴独奏。
只用演四首曲子。
方小鱼听过也不怯,算了算还有两的时间可以准备,她便问:“师傅,需要什么曲目?”
“四首小曲子就行,通俗流行一点就可以,舒曼的小品啊,久石让啊,理查德的梦中的婚礼这些都可以,反正也简单,你多准备几首,不用你一直弹,还有别的乐手和你穿插上台,到时候你自己根据现场气氛选择曲目就好。”
方小鱼心里踏实了,800到手,yeah,“谢谢师傅!那我就18号再回家!
“学校后天就封楼了。”秦键提醒道,“后天演出结束你肯定得住在外面了,提前把行李收拾好,定好房间,别挑太偏的地方住,听见了吗。”
方小鱼:“嗯嗯,师傅你放心吧。”
师徒二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听的胖子是心里一阵拔凉拔凉。
秦键看着胖子一脸憋屈不由觉得一阵好笑。
想了想他又对胖子说,“要不你明天也别回了,说今天帮你听听曲子上午也没赶上,你再留这练两天,后天我忙完帮你仔细处理一下。”
亲哥。
胖子深吐一口,“好的哥,我这两天一定努力练笛。”
方小鱼这时忍不住提醒道:“宇哥,你不是明天回家还有事儿吗?”
秦键:“嗯?”
胖子:“咳,什么事也没有练琴重要啊,对不对?
方小鱼:“呃..对。”
“对对,行了,都快吃吧,菜都要凉了。”
秦键说着挖了勺温烫的粥喂到了嘴里,又是一阵舒坦。
他知道胖子从不爱喝粥。
他也知道这个胖子一直都有一颗敏感细致的心。

精品言情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 起點-833. 真那麼巧?你說你沒事裝什麼逼嗎。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我的钢琴有诈
方小鱼刚从小提琴赛场赶回来,今天她又挣了100块。
所以她决定吃碗麻辣烫。
虽然放假也想回家,也想妈妈爸爸姥姥,不过能利用留在燕京当志愿者的这段时间和秦键上上课,还有钱挣,她也就打消了想家的念头。
更何况还是秦键主动问她要不要当志愿者。
“小鱼来了啊,怎么还没回家。”
阿香麻辣烫的女老板见亲切的招呼道,她对这个隔壁音乐学院的小女生印象挺深,嘴甜乖巧,经常来。
“过两天就回啦,阿香姐,”方小鱼笑嘻嘻的走了进来,一眼望去小小的店里没有别的客人,“今天人好少啊。”
“这不学校都放假了嘛,年年都这样。”
阿香从吧台里走了出来给方小鱼拿了果汁,“老样子?”
方小鱼接过饮料笑道,“嗯那,不要蒜,再辣一点。”
阿香:“上次还不够辣啊。”
方小鱼:“再辣一点啦。”
“只有你这妮子不怕上厕所难受就行。”
方小鱼:“嘿嘿。”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我的鋼琴有詐》-833. 真那麼巧?你說你沒事裝什麼逼嗎。
阿香正要转身,见又一个客人走进便上前热情招呼:“帅哥吃点什么,麻辣烫睡觉米线酸辣粉咱这都有。”
方小鱼下意识的侧头望去,一看来人忙起身惊喜道,“呀,宇哥!”
胖子也故作姿态的‘啊’了一声,脚上可没有半点迟疑的方小鱼走去,“啊,小鱼啊,好巧啊,你怎么来了?”
方小鱼被问的诧异,“我当然是来吃饭呀。”
胖子话一出口就意识到自己卖了蠢。
暗道大意!可恶!
一旁阿香一看两人认识,便对胖子熟络道,“你也快坐,想吃什么自己点。”
胖子借坡下驴的坐到了方小鱼对面,“小鱼你吃什么?”
方小鱼:“麻辣烫。”
胖子转头看向阿香,表现出了自己的善解人意,“我就要个和她一样的就好,做起来快。”
阿香一笑,“行。。”
“哎等一下阿香姐。”
方小鱼叫住阿香,对胖子道:“宇哥,我要的重辣。”
胖子自信一笑,心道能有多重,接着吹牛逼道:“我比秦键还能吃辣。”
方小鱼啊的一声,师傅能吃辣她是知道的,于是便没再说什么,直比起了一个大拇指。
胖子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嘀咕着“小意思小意思”
“你们聊着,我这就去做,一会就好。”
阿香转身进了厨房,这边两个人也聊了起来。
虽没有秦键在场,二人倒也不尴尬,一来已经吃过一次饭了,二来本身也是博尔的学长学妹。
方小鱼只是觉得这个师傅不在这个学长说话好快,她都没有机会插话。
“对了小鱼,明天决赛就结束了,你什么时候回南市?”
方小鱼刚准备说,胖子又突突的关心道,“坐飞机还是动车?”
见胖子停了下她才开口:“后天上午的火车,票已经买好了。”
“那真是巧。”胖子点头,“我也打算后天回,家里还有事等我。”
方小鱼:“哦哦,宇哥你这边忙完了吗?”
胖子深沉道:“差不多了,就等年后回来考试了,不知道这次能不能一次过。”
方小鱼点头,其实那天听秦键讲过之后,她挺佩服胖学长的,明明已经考到了海院,还肯花时间精力再考别的学校,如果是她的话,她肯定做不出这样的决定
“宇哥。”
方小鱼挥了挥手小拳头鼓舞道,“你一定可以的。”
胖子一瞬觉得自己的小心脏受到了千倍暴击,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满身疲惫一扫而空,他要吃完麻辣烫继续回去练琴。
“谢谢你,我一定要考过来。”他下意识道。
方小鱼抿嘴一笑,“加油。”
这时,“麻辣烫来了。”
阿香端着两碗热腾腾的麻辣烫走了过来,“慢点吃哈你俩,烫。”
“辛苦阿香姐啦。”
方小鱼‘咔’的一声拆开了一次性筷子,吹了吹浮在汤面上的厚厚红油。
“嗯?宇哥你怎么不动筷子。”
胖子‘呃’的一声也拆开了筷子,只是面对这闻着就让人上头的辛辣味,他有点后悔了。
也不是后悔,是怕。
一口。
只一口。
胖子就出汗了。
方小鱼一边吸溜着一边问他好不好吃,胖子说好吃。
好吃是好吃,就是有点废水。
没吃一半他已经喝了两瓶快泉水了。
方小鱼见状没说什么,又给两个人叫了盘水饺。
有了水饺,胖子觉得好多了。
一顿饭吃完,胖子像洗了个脸。
这次他抢在方小鱼前面付了钱,24块。
“谢谢宇哥。”
“不客气不客气,前天都说好了我请,下次换个换个地方我再请你吃大餐。”
“哈,不用啦,今天已经请过了。”
“这哪行。”
两人说着回到了学校门口。
“哎小鱼,还没你联系方式,你平时用qq还是微信多?”
“都用,宇哥我加你。”
方小鱼主动拿出手机添加了胖子的微信好友。
三百斤的微笑。
顿了顿,“那,宇哥拜拜,明天见。”
“嗯嗯,拜,你回去好好休息,明天见。”
胖子依依不舍的看着方小鱼离去的背影。
他很想送对方回宿舍,可是没有开口的勇气。
待到对方走远了他偷摸跟上,最后见对方进了宿舍楼才安心离去。
他刚离开,一只凶狠的大花猫出现在刚才他停留的地方。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没有回酒店,胖子直接去了排练厅。
练笛儿。
刻不容缓。
又一个午夜降临,秦键披着外套从教学楼门走了出来。
一口新鲜口气让他感到舒适了不少。
看得出,今夜他的表情看起来还不错。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我的鋼琴有詐 愛下-833. 真那麼巧?你說你沒事裝什麼逼嗎。分享
去操场上绕了几圈,他要规整一下思路。
接下来就是琢磨第二套改编方案了。
——
半小时后,当再回到教学楼前,他才注意到排练厅一楼的灯还亮着。
他以为胖子走的时候忘关灯了,走近才听到长笛声透过窗户传来。
欣慰一笑。
他没有进去,转身回了309。
夜空下,从南市来到燕京。
416二人组再次同框,为各自的目标努力着。
——
2016年1月15日,第七届华韵赛钢琴组总决赛即将在今天下午四时拉开帷幕。
距离开赛还有一个半小时,华院校园里胖子正和方小鱼说着话,
大约过了五分钟,秦键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从教学楼里走了出来。
“键哥。”
“师傅。”
两人忙凑上打招呼。
秦键点点头像是不愿意多说什么,把车钥匙丢给了胖子,疲惫道,“一会儿你开车。”
“好的哥,你放心吧。”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我的鋼琴有詐-833. 真那麼巧?你說你沒事裝什麼逼嗎。熱推
对于胖子的车技秦键没什么不放心的。
——
胖子大概有这方面的天赋,开着导航一路平稳的向着国家大剧院驶去。
方小鱼主动坐到副驾,把后座全部留给秦键。
秦键一上车就睡着了,路上没人说话。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 巴赫不愛練琴-789.職業生涯的第一個挑戰!新家推薦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我的钢琴有诈
缘分这种东西有时候还真是,怎么说呢。
秦键把票给丽子的时候压根就没想过会有这一出,那张给丽子的票本来就是他给马悦准备的。
七排03和七排05,一对连坐。
不论怎么说,阴错阳差之下,胖子在海市又认识了一个新朋友。
而此时无意的始作俑者已经在去往广市的飞机上睡着了。
这场他原计划只有6到8场的巡演被乐平硬生生的安排成了17场。
赶归赶,累归累。
但这一趟秦键终于靠自己的双手挣了职业生涯中的第一桶金,而且还是一大桶,他觉得这和比赛的奖金意义不同。
南方的巡演还剩下最后三站,忙完这三站他就可以回南市了。
他把南市站留做最后一站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大概是最好的演出留到最后?
总之他的第一次巡演之旅快要结束了。

12月7日晚,秦键与广市交响乐团在广省大剧院完成演出,接着连夜返回燕京次日一早结束排练之后接着飞往了厦市。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 巴赫不愛練琴-789.職業生涯的第一個挑戰!新家相伴
折腾。
12月8日晚,在厦市音乐厅结束了音乐会之后,他回酒店美美的睡了一觉。
12月8一早又乘动铁抵达了深市。
深市的音乐会现场还出了点小状况,深市交响乐团指挥陈泽明老先生在晚上临上台前身体突然出了点小状况。
老爷子不能上台了。
通常这种音乐会主办方也提前安排好乐替补指挥人员,可这一场乐平遗漏了。
音乐会下半场的钟声响起,秦键只能顶着巨大的压力上场准备自指自演。
这是他职业生涯中的第一次巡演,也是第一次挑战。
他必须要让这场音乐会完美落幕。
他上场先和台下的观众说了声抱歉,并解释了一下情况。
得到了台下鼓励的掌声。
鞠躬答谢。
掌声落下,他沉着的走上了指挥台。
没有着急开始,他先微笑着环顾了一圈乐手。
陈老爷子事发突然,一众乐手也是措手不及。
不过当秦键站到只会台上那一刻,众人像是找到了主心骨,片刻过后,众人的心绪稳定了下来。
那一刻,全场的目光都聚焦在指挥台上的那个身影上。
后台入口,宋玲焦急万分的攥着手心。
那一刻,秦键仿佛听到了整个大厅的呼吸频率。
在一个小小的气口,他抬起了手。
一点,一划,乐团奏响。
在秦键的手势下,乐团开始奏出充满力量又不失去力量的引子。
‘肖邦第二钢琴第二协奏曲’
或许是这个漫长的引子和深市交响乐团靠谱的演奏给了秦键些许喘息的空间。
等他落座钢琴前弹出第一个音的时候,他已经比他上台前轻松了不少。
随着展开的音乐,秦键渐渐的进入了自己爹演奏状态。
肖邦的两首钢琴协奏曲中,钢琴都占据绝对的主角位置。
乐团建立秦键的‘自我’之上,不论钢琴是气势如虹还是轻声细语,即便一言不发,乐团总在秦键的控制之下。
三乐章一气呵成,秦键精彩的自指自弹赢得了台下雷鸣般的掌声。
毋庸置疑,对于观众而言,这一晚的演出无论如何都是一场“票价超值”的演出。
今晚的观众是幸运的,他们亲眼目睹了秦键的自弹自指。
这是其他十五场观众没有现场感受过的。
#秦键深市站音乐会自弹自指肖二#
秦键当晚再次登上热搜,广大乐迷纷纷留言
【啊啊啊啊,太帅了!】
【本人在现场,只能说震撼】
【480的门票真的赚到了】
【向秦老师致敬,我是学指挥的,副修钢琴,自弹自指真的不容易】
【我大福省也要哥哥的音乐会啊,呜呜呜呜!!哥哥看这里!!】
秦键的各地乐迷再次纷纷到秦键的微博下方留言,求到来。
对此秦键也只能无奈的笑笑,这一趟的音乐会日程安排确实没有办法照顾到所有乐迷的需要。
转机的途中,他在个人微博下方放了一些他平时练琴的视频和一些彩排花絮。
他不是一个喜欢晒生活的人,这也算是他对粉丝热情的一种回应吧。
秦键Piano:‘谢谢大家的支持’

飞机抵达南市的时候已经是12月11日的凌晨三点。
南市机场大厅。
“宋姐,你带着大家直接去酒店吧,我今晚要回家。”
宋玲点了点头,“好的,我一会先送你回去。”
秦键摆手:“我父母接我,放心吧。”
说着他环视了一圈随行人员,“辛苦各位了,今晚大家好好休息,明天晚上我请客。”
“哈哈哈。”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笔趣-789.職業生涯的第一個挑戰!新家分享
“地主要请客啦。”
众人笑。
宋玲想了想便同意了,一路到南市,她早已对秦键建立了信任,更何况秦键已经说了父母来接了。
“那就替我们向叔叔阿姨问声好,拜。”
随行人员在宋玲的带领下离去。
秦键转身拉着行李向着B区2号出口走去。

午夜接机的人群并不多,秦刚夫妇二人一直巴望着出站大门。
秦键一出来便也看到了二人。
嘴角忍不出扬起,他快步迎了上去。
“你怎么又瘦了!”
方雪华一把摘了秦键的帽子,满眼心疼的说道,看着儿子卸去妆容消瘦面庞,和她在电视上看到的一点都不一样。
秦键咧嘴:“没事妈,我能吃着呢。”
方雪华只想把冰箱里准备的好吃的一股脑的都塞到儿子嘴里。
“怎么样,深市那边热吧。”秦刚笑眯眯的接过秦键的箱子,“先回家,路上说。”
“热,怎么不热。”
一家三口说笑着走出了机场。
秦刚直接上了高速,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一家三口人回到了羊城新家。
进门扑鼻而来的饭菜香味。
房子大了到底是不一样,秦键一进客厅都找不到卫生间的门。
“来儿子,看看你的卧室喜欢吗?”
方雪华带秦键走进了一间卧室,房间里的一切装饰都是崭新的,新床旁边是一架黑色钢琴,是从前客厅里的那一台。
钢琴旁堆着他从前的‘破烂’。
“你以前的东西我们搬家的时候都没扔。”
秦键蹲下拿起了一个锈迹斑斑的锁,转身道:“我姐的房间呢?”
方雪华将秦键带到何静的卧室,何静的卧室比他的大一点,装修布景淡雅,墙角也有一台钢琴。
看得出是新买的。
“不错不错。”
秦键抬手拍了一张照片给何静发了过去。
这时客厅里传来了秦刚的声音,“来来你娘俩别说了,快来吃饭!”

燕京国际机场大厅,何静看着秦键发来的照片展延一笑。
接着‘哒哒哒哒’的赶往了下一个航班。
情绪左右下,高跟鞋也可以走的很快。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我的鋼琴有詐》-777. 東方小夜曲,秦鍵的再度創作讀書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我的钢琴有诈
秦键停下笔时,他的编配完成。
潦草的一行行五线铺谱上,画着只有他看得懂的音符。
短短不到半个小时的的时间,他写了四组变奏。
比起茉莉花的改编,这次他的经验更丰富了。
在整个小河淌水的二度创作中,他血液里作为华夏儿女生来就带有的五声七律似是自行展开。
与他创作夜曲的情景不同,夜曲的创作过程他由景生情,由外而内。
而对于此刻的小河淌水,他是一种由内而外。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笔趣-777. 東方小夜曲,秦鍵的再度創作
林朝歌的歌声,歌词的意境,再加以段冉土生土长的人物形象,在这些养料的辅佐下,秦键一气呵成。
望着乐谱,他心中热切了起来,他希望今晚的云省观众可以喜欢。

林朝歌中途休息的时候走下舞台来到观众席后排和秦键打了声招呼,关切了几句。
对于刚才的舞台,秦键自然少不了一番真心实意的吹捧。“
“一会我这边早点结束,中午阿姨给你接风。”林朝歌笑道。
秦键忙接道:“谢谢林阿姨,我不着急,您唱就是,我还想在下面多听一会呢,等您忙完中午咱们再说。”
这话林朝歌听的叫一心里舒服:“行,那你就再等会。”
林朝歌返回舞台继续排练,秦键继续整理起小河淌水。
手机忽然一震,他拿起,宋玲的短信:‘秦老师,餐厅已定好。’
秦键回复:‘麻烦了宋姐,你一会儿就在剧院门口等我,我这估计还有一个小时,还有帮我准备五张位置最好的门票。’
收到宋玲的肯定回复后,秦键又翻了翻社团的信息,接着他给陈唐杰发了条信息:‘唐杰,下午把排练的视频录下来发给我。’
接着他继续忙活了起来。
十一点半不到,林朝歌还是提前结束了排练。

二人走出剧院大门
林朝歌正问秦键中午想吃什么,秦键两步快走走动了路边的一辆商务奔驰前,接着车门自动化开了,露出了车内精致的内饰
她诧异间,只见秦键回头笑道:“走吧林阿姨,餐厅我已经订好了。”
一瞬她便明白了,秦键早就安排好了。
面对如此场景她除了满意还能说什么。
“谢谢。”
林朝歌笑着大大方方的上了车,秦键接着上了副驾。
二人上车后,宋玲什么都没多问,直接将车启动开向了预定餐厅。
路上林朝歌和秦键聊了聊昨晚的津市音乐会。
没一会的功夫,车子停到了一家高档的餐厅门前,宋玲,“秦老师您忙,我在停停车场等您,下午的走台时间是下午两点,”说着她提醒道。
秦键恩了一声,从仪表盘下拿起五张叠放整齐的门票装进了包里,“宋姐你也去附近吃点饭。”

林朝歌秦键二人下车走进了餐厅。
饭间秦键把自己的返场曲设想告诉了对方。
“这个想法很好。”林朝歌对于秦键的想法给予肯定。“我们这里的人,每个人的都会唱小河淌水,大家一定会喜欢的。”
得到了鼓舞,秦键接着向林朝请教了不少关于云省民族音乐的问题。
“小河淌水与弥渡名山歌属于一族。”
林朝歌就弥渡山歌这种极富云省特色的曲调给秦键做了一番详细讲解。
一顿饭下来秦键受益匪浅,“受教了,谢谢您。”
午饭结束时,秦键将五张音乐会的门票交给了林朝歌,林朝歌本、只要两一张,秦键一股脑的将五张票都塞给了对方。
出了餐厅,“林阿姨,这次行程比较紧凑,今晚音乐会结束我就要随团离开昆市了,得提前和您说先声再见了。”
林朝歌本想晚上替段冉尽尽地主之谊请秦键吃顿饭,不过她也能理解。
“那就预祝你音乐会顺利,晚上我一定到场。”

与林朝歌分开,秦键直接回了酒店。
稍作休整之后,在宋玲等工作人员的陪同下他赶往了今晚的音乐会现场。
今天来参加他粉丝见面会的观众不如昨天多,同样的流程,见面会不到四十分钟的时间就结束了。
结束之后他前往了音乐会主舞台,施坦威技师已经将舞台上的钢琴调试完成。
“秦老师,接下来的时间就是您的走台时间,我们不打搅了。”
将秦键安顿好,宋玲将音乐厅清场,接着带着几名工作人员离去。
空旷的大厅此刻只剩下秦键。
他走上舞台,坐到钢琴前拿出了整理好的小河淌水。
没一会儿,舞台上空飘起了阵阵幽静的旋律。
昆市大剧院不大,只有560个坐席。

晚上19:30分,在热烈的掌声下,秦键一身标准的黑色礼服出场。
鞠躬入座。
他开始了上半场的演出。
由于没有在昆市站安排协奏曲的出演,所以下半场继续由他个人的演出。
继上半场的练习曲夜曲叙事曲等他的那手曲目后,下半场他先演奏了op44波兰舞曲。
这个曲目的设计纯粹是因为的段冉在肖邦大赛上演奏了这一首,他觉得比较有意义。
接着两套完整的玛祖卡分别是他和段冉两人在第三轮比赛中的选曲。
最后一首他演奏了一首幻想曲。
“哗————————————”
560个坐席发出的喝彩丝毫不差于1000人的现场。
秦键起身鞠躬。
下台。
回到后台他稍作休息,接着在现场未断的掌声下重返舞台。
再次入坐。
台下安静了下来。
调整了一下状态,秦键一口深呼吸,右手轻轻划过了键盘的高音区。
一道宛如夜莺啼鸣的如歌旋律轻轻飘起,缓缓飘到舞台上空。
仿佛一瞬点亮了什么。
小河淌水的主题旋律一出,音乐厅越发安静了。
“哒哒——”
秦键左臂提起,轻轻落到了低音区。
两个挺起来极不和谐的音律出现,台下第一时间甚至有不懂的人以为秦键弹错了。
这首旋律对于台下众人实在太熟悉了,不论男女老小。
可接下来。
舞台上出现了神奇的一幕。
婉转的高音旋律尾音在沉重的低音中经过两秒的发酵,忽然发生了变化。
一种奇异的音律美感在这一刻令人说不出的舒服、和谐。
这时大家听的清楚,还是小河淌水。
一种他们熟悉又陌生的小河淌水

引子结束,秦键收收,仰头望向了头顶的暖光。
他眼神清澈,似是两潭清泉。
接着双手再次落下。

好看的都市异能 我的鋼琴有詐 巴赫不愛練琴-755. 裁人吧!“對努力的人更不公平”熱推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我的钢琴有诈
作为莫扎特从未问世的作品。
这部只有四幕情景的歌剧比起魔笛、费加罗婚礼这样的长篇巨幅来说只能算作一个短剧。
整部四幕外加切幕过场一共不过45分钟。
这45分钟是秦键当初根据乐团总谱的总时长所作出的推测。
虽然只有45分钟,但这并不意味这部歌剧单薄。
单单就从乐团的各声部配器还有每一位角色的演唱表演难度来讲,这部歌剧都算的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
从故事来说,这部歌剧的剧情比魔笛要抽象的多。

45分钟的时间很快过去。
在宁仟夏所饰演的‘母神—奇拉’最后以高昂的咏叹结束第四幕时,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哗——————”
“好棒啊!!”
“仟夏学姐唱的太好了!!”
“我也好想加入社团啊!!”
尽管只是一遍走台,这对于台下大多数刚入学不到半学期的新生来说都是震撼的。
秦键也鼓着掌,大家几个月的努力他看到了。
作为一个学生社团,能把这样一部歌剧全靠摸索到这种地步,已经很不容易了。
不过从内心来讲,看完这四幕演出他很难说出满意。
当然,这个过程他并未付出过什么。
可经过肖邦大赛的洗礼,在与世界各国顶尖乐团合作过之后,如今他的眼界已不是是半年之前。
他认可大家的努力,但他也必须承认学生乐团与专业乐团上存在的根本差距。
参差不齐的个人水平。
单说音乐,听完四幕,这是他直观的感受。
乐团里明显有人在浑水摸鱼,话难听,但事实就是如此。
再到歌剧,他没有从阿玛多伊斯的遗愿那里得到半点反馈。
换言之,这不是他要的‘亚大与奇拉。’
再或者说,这四幕舞台根本还上升不到歌剧的层次。
首先。
乐团过于臃肿,音乐缺乏最基本的层次。
其次。
舞台的戏码编排虽合理,但演员的心思更多的只是放在了演唱上,表演上满是痕迹。
若是以如此的舞台呈现去参加比赛,那实在没有去德国折腾的意义。
最后。
秦键明确他要排这部歌剧的根本目的,他要解锁‘遗愿’的下一章。
这件事已经拖了太久。
如果这一次没有解锁下一章,那么‘阿玛多伊斯的遗愿’他就得再次搁置。
未来一年的日程安排里,他没有时间继续耗费在这个问题上。
比赛之前就是最后的期限。
即便这一次无法解锁也没有关系,但是比赛是必须要去参加的。

整个上午的排练秦键没有插手,他一直坐在台下思考着如何解决眼下的问题。
中午排练结束,他留下了所有声部长。

其余社团成员和观众席上的人全部离开后,空荡的排练厅里只剩下舞台上的几位老人。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在等着秦键的发话。
有人察觉到了秦键上午的反常,比如郑峰,比如宁仟夏。
“裁人吧。”
秦键走上舞台,“从弦乐组开始。”说着坐到了指挥台旁。
一瞬。
舞台上安静无比。
李莎莎仿佛不懂秦键在说什么,“社长?”正在擦琴的她,直接站了起来,不解的望着秦键。
“弦乐组人太多了,”秦键迎上李莎莎的目光,眼神略带歉意,但语气满是果决,“先减一半看效果,效果不好继续减。”
‘先减一半,效果不好继续减?’
李莎莎眉头一挑,下意识道:“为什么?”
众人目光从秦键身上移到了李莎莎身上。
李莎莎的口气不好,脸色不好,大家听得出,看得见。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也能理解。
这几个月,李莎莎带着融入了大量新生的弦乐组一直刻苦的排练着。
她的付出整个社团有目共睹。
秦键刚回来第一天,上来就要裁弦乐组的人,李莎莎作为声部长自然心里不痛快。
气氛一时僵持。
“莎莎你先听秦键说。”
陈唐杰插话打圆场,大家私下是哥们弟兄好朋友,可现在并不是在篮球场或打狼人杀。
虽然他也觉得秦键刚才的话过于直接,但他知道秦键的性格。
女娲传奇之诛仙1大战天魔
况且作为过去一段时期的代理指挥,他明白乐团一直存在各种问题,只是他解决不了。
片刻。
“人必须要裁。”
秦键的口气依然不留余地,“不仅是弦乐组,所有声部,包括合唱团,全部缩减人数编制。”
目光环视一圈,每个人的表情他都收在眼底。
心里说了声抱歉,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宁仟夏脸上:“这样排练下去没有任何意义。”
宁仟夏目光眨动了一下,没啃声。
现场一片安静。
秦键收回目光,自顾自的点了点头,“大家这几个月为这部歌剧付出了艰辛的努力。”
“我知道。”
这句话说完,众人脸色好了一些。
“但是我想问问大家努力的目标是什么?”
一个简单的问题。
“比赛。”
秦键接着给出了标准答案。
“这场比赛对每一个人都是一次弥足珍贵的露脸机会。”
“所以我们不能因为要照顾一个速度慢的人而让整个队伍的速度慢下来。”
“这对努力的人更不公平。”
说完秦键顿了顿,“好了,我的话说完了,大家说,咱们把话放在舞台上,嗯?莎莎,先把琴放下。”
宁仟夏第一个接了话,“我同意。”
“夏夏姐!”
李莎莎没搭理秦键直接急着看向宁仟夏。
她认同秦键的话,但这不代表她心里能接受这样的安排,这几个月不仅仅是她一个人在努力,每一个建团的老人都付出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尤其是宁仟夏,可以说没有宁仟夏在这个过程中的各种统筹,就没有秦键今天所看到这四幕表演。
这四幕歌剧凝聚了宁仟夏这小半年的心血。
宁仟夏没有理会李莎莎,‘同意’已经代表她接受秦键的方案。
心中谈不上五味陈杂,但这几个月来她确实为这部歌剧付出了一些精力。
事实上社团现在存在的问题她清楚,只是秦键一直没有回来她也拿不定注意该怎么办。
如今秦键回来了,也给出了一个最合理的方案,虽然这个方案不是她心中最期盼的那个。
但她接受,尤其是秦键那句‘这对努力的人更不公平。’
而且时间确实紧迫。
“大家还有什么意见。”
目光掠过李莎莎,宁仟夏问向众人。

mnk5j熱門言情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笔趣-753.國內緊急來電!計劃與功課-it439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我的钢琴有诈
10月28日,格但斯克时间上午07:23。
秦键被沈清辞连续两个电话叫醒。
“咳,沈老师。”
深秋晨间的酒店房间里已经有了点冬的寒意了,“嗯嗯,我刚醒。”咳这嗓子,他坐起披上了外套坐了起来。
他刚靠上床头,接着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11月6号!?”
一瞬他的困意全无。
电话里沈清辞接着说道:“别慌,时间还充足,不过这件事你可得打起精神。”
秦键恨不得现在就飞回国。
十天的时间准备一场音乐会对于现在的他算事吗?
不算。
如果只是一场普通的汇报表演他需要紧张吗?
不需要。
但要是上升到‘向祖国汇报表演音乐会’,这对于他来说可就是天大的大事了。
沈清辞电话里继续说道:“今天你先给我起草三份九十分钟的曲目单,我得尽早交给院长报上去。”
秦键想了想:“这场音乐会的协奏乐团是?”
他不确定这个级别的舞台是否还能和夏冬合作,如果可以那最好不过了。
沈清辞:“国交,指挥陈风华。”
秦键一听心里叹了口气,想来这种舞台也只能是国家交响乐团了.
沈清辞:“你先忙你的事情,演出的事等你回来之我们再商量。”
秦键:“我知道了沈老师,我现在就拟节目单,有什么问题您随时联系我。”
挂了电话秦键下床洗了把脸,接着拿出执笔坐到桌前拟定起了节目单。

一边慎重的检索着曲目,秦键一边思考着这场音乐会。
首先无疑的是这场音乐会对于他来说相当重要,甚至直接关系到他未来在国内的发展。
单单文化部主办这一项就就足够让他重视了。
据沈清辞说,到时政常和国副都会出席。
无论如何他也要将这场音乐会演的漂漂亮亮。
其次这场音乐会作为他在国内举行的第一场个人独奏音乐会,意义也是非同寻比。
这象征着他职业生涯在国内的第一步。
最后秦键考虑到了肖邦音乐在国内的推广,作为肖赛的新科状元,在肖邦音乐的推广上他也势必应该出一把力。
更何况他发自内心的喜爱肖邦音乐。
分享是一种美德。
霸道神医 无妄江山
他希望有更多的国人可以通过肖邦美妙音乐关注到古典钢琴上,甚至是热爱上古典音乐。
他想告诉人们古典音乐并不复杂,它与市井音乐无根本差别。
音乐不应该被过分的打上某种人群标签,这对于音乐和爱乐者都是一种损失。
从前这种想法对于他来说是一种奢望,如今或许依然是奢望。
但不同的是,他觉得此刻的自己拥有了一点真正的主动能力。

一小时后,三份曲目单出现了在了秦键面前。
三份曲目单的下半场都是肖二,
他认为相比肖一宏大的结构,肖二的旋律性更为清晰动人。
上半场的三份曲目他分别将肖邦的明星作品和他自选的几组作品加入了进去。
他不明确上面的审核要求,所以在制作的过程中,他将三份曲目单的上半场编排成了完全不重样的三个系列。
不过到时哪一套被采用对于他都是ok的。
将三份曲目单发给沈清辞之后,时间才不过9点。
秦键借着劲头把做了一张年前的日程安排表。
‘11月6号汇报音乐会’
‘11月24号沈清辞廖林君婚礼’
‘12月14日出发德国新歌声大赛’
‘12月23日至28号录制op28’
将已经明确时间点的事情排序记了下来,他一目了然。
“12月14号之年底应该都在德国了。”
他喃喃着,“回国之后应该就要开始准备华韵赛评审的事情了。”
“这事到时再说。”
秦键目光回到12月14日之前的日程。
….
从11月6日到12月14日之间,他不但要忙排练,还要把克里斯钢琴初级指南彻底整理出来发给何静。
期间他还有一档子事要安排,就是——准备一次小型的全国巡演。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沈清辞和廖林君那晚已经很明确的给了他建议。
最重要的是他自己也有这个愿望,
廖林君给出的建议是:“六到八场。”
虽然期间还没有明确要把这场巡演交给什么单位来承办,不过据沈清辞说这都是小事。
“就按最少六场算,”秦键琢磨着在本子上先写下了‘燕京’‘海市’‘南市’。
这三个地方是他预计中必定要去的。
虽然汇报音乐会也是在燕京开,但与他个人所开的音乐会完全不是一个性质。
所以他打算在燕京再开一场,“就在学校音乐厅开好了。”
‘沪宁杭’作为南方的经济文化中心,至少应该开一到两场。
南市作为家乡,最好安排在最后一场,正好演完回家休息两天。

以上是秦键目前的个人想法,最后他又在南市后面加了个‘昆市’。
段冉的老家也应该去打一头。
暂时定下了这四个地方,其余秦键想等回国再议吧。
……
中午11点30分,翻译敲门通知秦键主办方的午宴于半小时后在酒店的13楼举行。
·难吃的午餐过后,秦键赶往格但斯克市政音乐大厦。
他将准备今晚的音乐会走台。
赶到现场时,令他有些意外的是今晚与他一起表演肖一的乐团是格但斯克音乐学院的学生乐团。
就连指挥也是一个来自华沙的年轻指挥。
年轻的指挥激动的对秦键说:“我当时就在你的决赛演出现场,你的第一号太精彩了!”
翻译将这话转述给秦键,秦键主动向对方伸出了手,“今晚的第一号将会更精彩。”
看着一群同龄人用各种好奇的目光看着自己,秦键一时又想起了自己的费加罗春天。
不自觉地,他对这支年轻的乐团产生了一种亲近感。
这也让接下来的排练变得轻松有趣了起来。
如实说,这支乐团的整体素质虽不如昨天的克拉科夫交响乐团,但胜在年轻活力。
秦键在帮助的翻译下给大家讲了许多关于他对肖一的理解。
他引导大家在第一乐章的第一主题应该用怎么样的情绪表达,告诉大家如何更好的听钢琴与乐团之间的音响效果。
一场排练,更像是一场大师课。
在这个过程中,秦键对于自我的定位越发清晰。
这,应该也是一个职业演奏家的功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