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玄幻小說 末日螢火-第九十二章 心若霓虹相伴

末日螢火
小說推薦末日螢火末日萤火
陈凌风伏在剧场二楼平台外的护栏上发呆,看着街道上狂欢的人群和闪烁的霓虹灯,陷入了沉思。
怀斯特和杰克过来高兴的为他庆祝,当然对于他们来说就像是押对了宝一样,自是应当高兴的,毕竟手里强力的筹码,能为他们在比赛上赚到更多的财富。
两人递给他一杯香槟,说着无关紧要的恭维话,很快就退回了剧场里,享受着属于他们的上层生活。
陈凌风端起酒杯品了一口,入喉没有他记忆中的那种苦涩和灼烧感,想想第一次喝酒还是和剃刀在那片荒凉的戈壁中。
然后他又回忆起了接下来发生的事,那是莫小璃消失的日子。
仰头,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月光透过晶莹的酒杯,在他的脸上泛起朦胧。
“呼,累死我了,我这么久没出现,你都不担心的吗,你这是怎么做骑士的?”梅莉亚喘着气站在陈凌风身后,手里抱着几件崭新的衣服。
陈凌风转过头,梅莉亚依旧如月下的女神一般,美的不可方物,他像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痴痴的盯着她,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散尽他心中的苦闷。
“你个色鬼,眼睛都要跳出来了。看在你今天立下这么多功劳的份上,我就好好犒劳你吧。”梅莉亚微笑着俏皮的向陈凌风眨了眨眼睛,然后把手里的衣服递给他。
“先把这套衣服换上,你的伤口没事吧?”
“没什么大碍了,毕竟只是些皮外伤。换衣服干嘛?”陈凌风接过衣服看了看,是件有些华丽的黑色礼服。
“真是啰嗦,叫你换就快些换。”梅莉亚嘟着嘴走上前来,三两下便拔下陈凌风的衣服,将黑色礼服套在了他的身上。
“好了,乘着热闹还未散场,陪我跳支舞吧。”梅莉亚略微有些羞涩,一手叉着腰,另一只手朝陈凌风伸了过来。
“我…我不会跳舞啊。”陈凌风有些愣神。
“女孩子都主动了,你还有什么不满吗?我会跳就行了!”梅莉亚瞬间没了矜持,又恢复了平常时的模样,一把抓住陈凌风的手,将他拖回了剧场里。
渐变的灯光里,音乐舒缓而悠扬,钢琴配合着管弦乐器的合奏,让柔美的和声在剧场里萦绕回荡。
穿着高贵华丽的年轻男女在剧场里合着节拍旋转,但所有光彩夺目的景色,都不及陈凌风眼前的星光绚烂。
梅莉亚如同降落凡间的精灵,优雅的牵起陈凌风的手臂扶在自己的腰上,两人近在咫尺的距离,让阵阵兰花幽香的气息飘入他的呼吸中,令人充满神往和遐想。
随着音乐,两人合着舞步跳动着,但从未跳过舞的陈凌风笨拙的跟不上梅莉亚的节奏,很快便踏错了拍子,一脚踩在了她的脚背上。
“抱歉,看来我确实不行,还是别跳了吧。”陈凌风急忙弯下腰扶起梅莉亚,准备放开手离开剧场。
梅莉亚使劲抓住陈凌风的手,将他拉了回来,她拼命的摇着头,眼睛里似有泪光闪动。
两人重新回到剧场中央,再次跟随节拍舞动起来,但很快,几个需要女舞伴握着手转圈的动作过后,陈凌风又因为合不上拍子,与旁边的一对年轻人撞到了一块。
那对年轻人显是颇为不满,刚准备争执,却被梅莉亚一人恶狠狠的顶了回去,两人争吵不过,只得退到了一边。
梅莉亚捂着嘴,转过头对陈凌风做了个鬼脸。陈凌风也被她刚才的举动逗笑了,两人再次将双手扣在一起。
音乐的节奏越来越快,两人的节拍也越来越默契,旋转、穿插,如同两只黑色的天鹅在满是萤火的夜空里翻飞,羽毛散落,点缀成繁星的模样。
抒发感情到极致的琴键敲下最后一个音符,乐曲戛然而止。
“嘭”一阵清脆的爆炸声自空中传来,是绚烂的烟花绽放,五色的烟火在流萤似的夜空中点燃,明暗交接的光芒在陈凌风和梅莉亚的脸上流转。
钢琴的独奏伴随着熄灭的烟火响起,剧场里的灯光也变得朦胧,舒缓的音乐让剧场内的所有人陷入了一种热恋中贴近彼此的唯美。
梅莉亚歪着头朝陈凌风笑了笑,眼角勾起的弧线让他的心里为之一颤,顺从的跟随着她的脚步摇摆。
忽然梅莉亚将两人扣在一起的手抽了出来,两只手环在了陈凌风的脖颈上,脑袋紧紧的贴在他的胸口,温热的鼻息和幽幽的兰花香气,让他一时间有些慌乱。
“不要逃走,抱着我,就这样,抱着我,我怕再没有这样的机会了。”梅莉亚肩头轻轻的抽动了几下,陈凌风感到有些温热的东西浸湿了他的衣服,也嵌入了他的内心。
他自然的放下手臂,缠在梅莉亚的腰间,将她搂在怀里,两人就这样依偎着。
陈凌风不明白梅莉亚为何会说这样的话,但此刻他的脑海里已然空无一物,只剩下怀抱里温暖的触感,还有纹在她啜泣肩头上,那只闪着微光的蜂鸟。
音乐渐渐的遁入无声,梅莉亚轻轻的抬起头,四目相望,闪光的泪眼让任何语句在此刻都失去了意义。
两人就这样对视着,看着对方瞳孔中的倒影,梅莉亚缓缓的拉下陈凌风的头,闭上了眼睛,直到双唇上感受到对方温润的触感和灼热的呼吸。
深情的一吻,是属于两人的舞会最后的句点。
音乐静止,所有的美好终究是有结束的时候。
梅莉亚放开环在陈凌风脖颈上的双手,又拉着他走到剧场二楼外的平台上。
“哗”伴随着巨大的水声,平台外的喷泉映着街边的霓虹灯喷出了水柱。
梅莉亚兴奋的向陈凌风指了指喷泉,然后快速的脱掉高跟鞋,跳到了喷泉下方的水池里。如同小孩子一样泼水、嬉闹。
“把手给我。”梅莉亚捋了捋被水雾打湿的头发。
“做什么啊?”陈凌风呆呆的伸出手,以为梅莉亚是想让他把她拉出来。没曾想她一把抓住陈凌风的手臂将他拖进了水池里。
梅莉亚像个孩童一样纯真的笑着,不住的捧起水池里的水泼在陈凌风身上。
陈凌风抹了把脸上的池水,摇着头笑了笑,随即也将水泼到梅莉亚的脸上。
“呀!好冰啊!不许泼我!”梅莉亚一边躲闪一边还击。
两人在水池里打闹了好一阵,直至水柱不再喷射。
梅莉亚背起双手,提着黑色的高跟鞋,看着依旧热闹闪烁着各色霓虹灯的街道,眼神里有种说不出的惆怅。
“谢谢你,我会永远记住这一晚的。”半晌,梅莉亚微笑着看向陈凌风,轻轻的吐出一句。
陈凌风没有回答,他读不出梅莉亚想要表达的意思,或者说他的内心有过一丝的仿徨,这一夜的某些时刻,让他忘记了过往和将来,忘记了他曾许下的种种誓言,忘记了所有的一切,就这样过下去也挺好,正是这样的想法让他感到害怕。
梅莉亚也没再说什么,就像这闪烁的霓虹灯,不管如何的绚烂耀眼,终归还是会有熄灭的时刻。
两人走出剧场,又重新呼叫了一辆悬轨列车准备回去,拥挤喧闹的人流不住从他们的身边擦肩而过。
忽然陈凌风觉得肩膀被撞了一下,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发觉手心里鼓鼓的,像是有什么东西,摊开手一看,是一张揉成团的纸条。
听女儿给我讲诡故 上善又水
“小心,眼前看见的不一定是现实。竞技场七七六,兰德斯。”
纸条上的讯息让陈凌风完全摸不着头脑,他四下张望,除了喧闹的人群再没有其他的东西,他如同站在迷宫的十字路口一般,陷入了迷茫。

0n3h1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末日螢火笔趣-第八十二章 衆矢之的-0ddzk

末日螢火
小說推薦末日螢火
走过连接的廊桥,陈凌风来到了斗技场外围的环形通道处。这里仅容得下两人并排通过,通道两边都是黑色的金属墙壁,只有每隔一段距离,有一扇感应的电子门连接斗技场。
“收割者先生,跟我来,你的入口在这边。”杰克热情的在陈凌风前面带着路。
“不要再叫我收割者,我叫陈凌风。”
“没问题,陈凌风先生,我们到了。”杰克将陈凌风带到环形通道最里侧的一扇电子门前,恭敬的向他弯下腰指明。
“那先就这样吧,待会介绍完你的名字,这扇门就会打开了。
我的解说一定会让你热血沸腾的,我看好你。
记住,完赛后来找我。”杰克朝陈凌风眨了眨眼睛,然后伸出手指指着他,一边摇晃身体一边后退。
“真是个怪人。”陈凌风看了看手里拿着的名片,随手将它揣进了裤兜里。
约莫十分钟过后,广播里再次传来杰克独特的嗓音。
“瑶光的天堂之子们,大家都准备好了吗?让我听见你们的尖叫声!”杰克话音刚落,极富动感的音乐响起,随即斗技场内传来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
“很好,看来大家都已经热血澎湃,迫不及待了,那么,让我们正式拉开第八十九届死亡轮盘决斗的帷幕吧!
这里是自由的舞台,这里是搏杀的乐土,欢迎所有敢于挑战的斗士们!
暗夜三部曲之問米 靈零愛
大明帝師
当然鲜血,也少不了欢呼的注脚,跟随我,死亡摇滚的杰克,一起呐喊吧!”杰克极具煽动意味的发言再次将全场观众的热情点燃。
“杰克!杰克!杰克!”人们不停的欢呼着杰克的名字,犹如迎接鲜血盛典的虔诚祭祀者。
“咔”陈凌风面前的电子门打开,他也隐约看清楚了通道尽头斗技场的亮光。
“让我们首先欢迎第一位斗士,也是我们本届比赛的头号热门,被铸铁之城管理者时刃挑选的特邀选手,我们的零号参赛者,有着收割者称号的——陈!凌!风!”杰克高亢的呐喊着,激昂的音乐和观众的欢呼也随之响起。
陈凌风缓缓的从通道内走了出来,这才终于看清这座斗技场的构造。
椭圆形的场地铺满细碎的黄沙,四周被特制的金属栅栏隔起来,围成了八个看台区域,上面已经坐满了尖叫欢呼的观众。
看台的几个角落都站着一名全副武装的守卫士兵,负责维持现场的秩序。
在看台的最上面则摆放着一排摄影机,想必就是用来做电视转播用的。
斗技场的正中央从顶棚上垂下来一根圆形的金属柱子,上面悬挂着一圈电视屏幕,显示着参赛选手的照片和基本资料,以及下注的注码和赔率。
陈凌风瞥了一眼悬挂的屏幕,他果然不愧为热门,下注的赔率为1:100,他摇摇头,无奈的笑了笑。
“好了,我们的第一位参赛选手已经出场,大家可以看看自己手中的仪器,选择自己需要下注的注码,我们的零号收割者赔率为1:100,绝对的物超所值!”杰克又在合适的时机鼓动观众们下注。
看台上又发出一阵激烈的欢呼和口哨声。
神佛 殘冰斷流水
接下来,杰克依次介绍了来自八个贫民窟的参赛选手,他们的赔率都没有超过十。
陈凌风特别注意了下来自十号贫民窟的那个黑发青年,他叫牙狼,从进场开始就低调的靠在通道边上,一言不发,手里不停的旋转着那把刀柄带环的匕首。
“好了,我们所有的选手都已入场,比赛即将开始。
玄通
这次的赛制采取积分制,每个选手的初始积分是十分,杀掉一个参赛选手可以获得二十分的加分,如果杀掉我们的零号选手则能获得一百分。
每个获得一百分的选手可以选择退出比赛,获得从这所监狱出去的机会,并能够获得押注奖池的分红。
换言之也就是说,如果开场直接杀死零号选手,则能够直接获得离开的机会和奖金。
当然,获得的积分越高,最后所能分得的奖池分红也越多。
财富和生存的机会,就看大家怎么选择了。
最后,我友情提醒下我们的大热门零号选手,由于你头上的积分太过诱人,开场大家一定会热情招呼你哟。
好了,大家一定已经等的不耐烦了,那让我们开启今日的狂欢吧!”杰克解说结束,激昂的音乐再起,斗技场的每个通道口处立即燃起了耀眼的火光,观众们则全都从看台上站了起来,整个斗技场的氛围被推向了顶峰。
战,也一触即发。
此时,陈凌风算是明白了昨日时刃的告诫,因为他的对面,一群变异的半兽人挥舞着武器正朝他冲过来。
高额的积分已让他成为了众矢之的。
陈凌风做好了迎击的准备,但此刻对面的联军却出现了叛徒。
牙狼趁贫民窟的其他选手攻击陈凌风的档口,迅速从他们的后面接近,转瞬间,已击杀了两人。
等到冲击的队伍反应过来时,三个贫民窟的选手已死于牙狼的匕首之下,他的积分也瞬间上升到了四十分。
“你疯了吗?不是说好率先对付零号的吗?”带头冲锋的一个高个男人转过身怒斥道。
“切,我可没有答应你们那种幼稚的契约,瞧,我已经获得四十分了,这里可不需要团结。”牙狼依然是转动着手里的匕首。
“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弟兄们,我们先合力干掉这个卑鄙的家伙!”高个男人恼羞成怒,立马组织冲击的队伍调转矛头,准备先收拾掉牙狼。
茅山术之捉鬼人
“我这不叫卑鄙,这叫做脑子。”牙狼用手指在自己的头上敲了敲,准备迎击。
这时,斗技场的地面一阵抖动,随即三块地板缩了回去,铺在地上的黄沙陷落,露出白云浮动的天空。
寻找千年后的你
冲锋的队伍立即停下了脚步,几个人差一点直接从缩回的地板空隙中掉下去。
“咳、咳,忘了告诉大家了,这一届比赛为了增加观赏性,只要有人死亡,斗技场的地板就会缩回去一块,可要小心了。”杰克沙哑的嗓音再次从广播里传来。
“呵,有意思,怎么,就这样你们就害怕了吗?你们不攻过来,我可要攻过去了。”牙狼急速越过地板的缝隙,随即将手中的匕首朝着高个男人扔了过去。
匕首在笔直的向他的眉心处飞去。
大明家法之义海无疆 姜小堂
高个男人也不是吃素的料,他急忙抬起手里的短棍,准备格挡飞过来的匕首。
然而,匕首刚飞到高个男人面前,牙狼手指急速的晃动了一下,匕首便立刻改变了飞行的方向,斜刺里扎向了男人的心脏。
“噗”鲜血渗出,整个匕首尽数没入了高个男人的身体,他握棍的手臂还举在空中,人已经跪倒在了地上。
随着血液沿着匕首末端滴落,众人也看清了牙狼匕首的秘密。
开启直播混大唐 匹夫带刀
那是一根极细的透明丝线,如同头发一样,即使仔细观察,也很难发现它的存在。
牙狼轻抬手臂,匕首从高个男人的体内脱出,他的胸膛如同决堤的河水一般喷出大量的鲜血,整个人一声不吭的瘫倒下去。
“哟,第一位五十分先生诞生了,各位欢呼吧!”杰克又适时的鼓动起全场的气氛。
整个斗技场里即刻响起牙狼名字的呼喊声。
而那个丢掉性命的男人则是地板回缩,他的尸体从空中监狱跌落,永远的沉寂在了这片自由的禁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