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1204、大海撈針讀書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
何天祥见小齐带着名单过来,直接站起身,走向小齐道:“参赛选手的所有名单目录都在你这里吗?”
“在的,按照参赛编号进行录入的。”小齐将电脑放在桌上,直接打开之后,点开文档页面。
很快,整个户外越野赛名单,瞬间呈现在顾晨面前。
“警察同志,请看。”小齐让出半截座位,指向自己的电脑屏幕。
“找周天。”顾晨说。
小齐也没闲着,直接按照顾晨的意思,将周天输入搜索框内,很快找到了相应位置。
“叫周天的选手一共有两位,年龄都在40岁。”小齐瞥了眼身边的顾晨。
顾晨又道:“我找的是六合镇恒星超市的老板周天,他就是江南市本地人。”
“这……”小齐沉思了几秒,回复顾晨道:“警察同志,这选手是哪里人我就不清楚了,而且这从这两个人的身份证号码来看,都是江南市本地人。”
“所以我不确定,你要找到这个周天,是不是正在参加比赛的周天。”
“这好办。”见文档表格中,并没有参赛人员的照片,顾晨直接将手机拍摄下来,淡淡说道:“我把身份信息,发给我办公室的同事核对一下就清楚。”
“那样最好。”见顾晨自有妙招,小齐也是松上一口气。
没过多久,顾晨就收到来自何俊超回复的消息。
卢薇薇凑上前问道:“怎么样?”
“没错,周天就在里边,他正在参加比赛。”顾晨说。
何天祥闻言,也是提醒道:“现在距离比赛开始已经过去几个小时,我估计这些人已经到达终点了。”
“那终点在哪?”卢薇薇问。
何天祥打开自己的手机三维地图,指着一处山谷道:“这个地方,就是这次徒步户外越野的终点站。”
“因为这场比赛是徒步越野赛,所以赛程当中要穿越崇山峻岭,500多名选手,将争夺名词,所以你想要找周天,要么就直接去终点找他。”
“那我们岂不是也得翻越崇山峻岭?”袁莎莎对这一带不是很熟,感觉很费时间的样子。
小齐则是笑孜孜道:“也没那么麻烦,参赛选手是要在崇山峻岭间穿梭,而我们平时开车走公路就行,而且我可要告诉你们一条近路。”
话音落下,小齐直接指了右侧一条道路说:“你们开车往这边走,过两个隧道,就会来到一处岔路口,你们到时候直接往左拐,一直走就行,反正用不了多久时间,就可要到达终点。”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我就是超級警察》-1204、大海撈針閲讀
“因为终点距离我们这边的位移很近,但是选手们需要翻越大山,需要在固定地点打卡,所以会绕许多远路。”
“那这样的话,要是在山里迷路怎么办?毕竟500多人啊,而且我看了一下你们这赛程安排的地形图,简直有些变态啊。”
卢薇薇看着手机三维地图,再看着身后那硕大的海报路线图,感觉这主办方,给选手们安排的都是无人走过的山林深处。
这样一来,迷路的选手岂不是很多?
了解卢薇薇意思的何天祥呵呵一笑,摆摆手道:“你们也不用担心,这些能够来参加徒步户外越野的选手,那可都是资深驴友。”
“这些人熟练各种急救知识,而且装备精良,发生迷路的可能性会有,但他们也可以找到回来的路,只不过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原来是这样?”听闻何天祥讲解,卢薇薇默默点头,又问:“那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倒是不担心,如果是普通人参加这种赛事,估计迷路之后,哭都没人来回应。”
“哈哈。”小齐见卢薇薇想法稀奇,也是不由调侃的笑笑:“女警同志,非专业选手,我们是不会让他们参加这种高水平徒步户外越野赛的。”
“但凡能来参加的,那可都是国内资深驴友,这点你们就放心好了。”
“而且这些人随身携带的装备,那也不是摆设呀,他们所穿戴的一身越野装备,那可都是价值不菲。”
“那都是些什么装备啊?听那周天老婆跟我们说,他光买这些林林总总的装备,就花了小20万。”卢薇薇一直对这些玩意儿挺好奇的。
何天祥闻言,也是笑孜孜道:“小20万?那只能算是入门玩家,资深玩家起码得翻倍。”
“我跟你们说,玩这种户外探险运动,那经济条件都不错。”
“而且我们主办方会给报名参加的选手,每人配发一个计时芯片手环,这可是高科技玩意儿。”
“计时芯片手环?”卢薇薇不懂这玩意,也是第一次听说,因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何天祥倒是乐意讲解道:“这计时芯片手环,满满的高科技,有了这玩意,计时点工作人员就能够现场看到打卡通过的运动员姓名,防作弊、防漏记。”
“而且数据实时上传,组委会、救援队、跑者、后援团都可第一时间查询出跑者到达每一计时点的成绩,保障赛事安全,增加赛事的互动。”
“原来是这样。”听闻何天祥这么一说,顾晨也算明白,于是赶紧追问何天祥道:“那就是说,现在周天在哪,计时点工作人员都可以知道咯?”
“嗯,可以这么说吧。”何天祥点头。
“那现在能不能帮我们查一查?”卢薇薇说。
何天祥犹豫了一下,这才说道:“那你们等我一下,我打个电话给终点站那头,看看周天有没有结束比赛。”
“那就有劳了。”顾晨道谢着说。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我就是超級警察-1204、大海撈針相伴
随后,何天祥掏出手机,连续拨打了许多号码,但似乎结果并不理想。
有些尴尬的何天祥,这才对着顾晨笑笑说道:“不好意思啊顾警官,计时点工作人员有些小忙。”
“现在选手们都在陆续抵达终点,所以工作人员有点忙,而且计时点工作人员也都各自独立,需要等所有参赛人员从各处角落赶到终点时,他们才会最终将各自手里的人员名单汇总清点,所以……”
“我明白。”顾晨清楚,目前工作繁忙,也不方便查询。
想了想,顾晨只能考虑去终点寻找周天的下落。
于是简单与何天祥寒暄几句,带着众人先行离开。
路上,大家也都在讨论关于这场徒步户外越野赛的事情。
要知道,赛程艰难程度,或许远超大家想象。
尤其是六合镇附近的山峰众多,连绵不绝。
而且许多都是深山老林,收到国家保护,一直都没有开垦过。
所以丛林深处,许多地方只能用砍刀开路。
如果没有特定路线和通道,那大部分选手,只能穿越无人地带。
那样行走将更加艰难。
可考虑到周天参赛,大家再如何都要去一趟。
车辆按照小齐的介绍指引,大家只行驶了几十分钟,便看到了终点站的许多彩色帐篷。
主要是终点站与起点位移较近,加上穿越隧道,所以形成大大缩短。
但选手们可就没那么走运了,需要在几座山峰之间来回穿梭打卡,才能前往下一个地点。
这就意味着,如果有人错过某个打卡点,即便来到下一处打卡地点,也需要重新返回。
但徒步越野玩的就是刺激。
可以说,这500多名选手,都是小富家庭,就说那身上各种价值不菲的装备,就足够让普通人望而却步。
顾晨将车辆停在一处空地上,这才带着大家往终点站走去。
而周围的许多草坪上,早已三五成群的躺着不少参赛选手。
许多选手已经累到虚脱,需要急救人员进行救治。
熱門都市言情 我就是超級警察-1204、大海撈針相伴
但大多数选手还算不错,只是需要短暂休息来恢复体力。
不少人开始聚在一起相互按摩。
看到这些情形,卢薇薇也是不由分说道:“这些人明天起床,肯定连路都不会走了,我当年在学校蛙跳几百米后,第二天简直就是噩梦,没走一步都觉得是种折磨。”
“那是肯定的,没看见他们都在敷冰袋,相互按摩肌肉吗?”王警官说。
几人依旧在调侃着比赛,但顾晨已经找到了签到处。
但凡冲刺终点成功后,选手都必须要在终点签到处打卡登记。
而此时的终点打卡处,一名中年女子正坐在那儿,休闲的登记着每名完赛的选手。
选手登记完成之后,将会领到两只冰袋,一瓶水,还有完赛纪念徽章,以及一个参赛大礼包。
所谓羊毛出在羊身上,这些礼品,其实大多数来自于选手的报名费。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討論-1204、大海撈針看書
等于是这群有钱人,花钱买罪受。
顾晨躲开几名相互搀扶的选手后,直接来到那名中年女子面前:“你好。”
“你好警察同志,请问你有事吗?”中年女子问。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我就是超級警察 愛下-1204、大海撈針推薦
顾晨直接开门见山道:“我找一个叫周天的选手,不知道他有没有比赛结束。”
“周天?”中年女子迟疑了一下,直接噗笑出声道:“我说警察同志,我们这里是不登记姓名的,只登记选手参赛编号,所以你问我周天有没有完成比赛,对不起,这我肯定不知道。”
“编号是……”卢薇薇掏出之前拍摄的手机图片,刚想回复,顾晨已提前告知。
“比赛编号是0327,你帮我们查查看。”顾晨说。
“好吧。”不过你们得自己查,因为这些编号还没输入电脑,都只是选手们签到时手写的。”中年女子说。
卢薇薇赶紧又道:“他们完成比赛之后,不是会有系统打卡吗?你们可以从系统里查到吗?”
中年女子摇头:“虽然可以,但是很麻烦,而且在选手们没有完成比赛前,系统人员不能随便操作,以免影响记录,所以你们得等等。”
“不过要我说吧,你们还不如自己在登记表上找找看,或许就能找到呢。”
“也行。”顾晨没多说,直接问中年女子:“你们的登记表格在哪?”
“全在这里。”中年女子将抽屉里已经记录的纸质表格抽出,放在桌面上:“这些是之前的,我现在的还在登记。”
“谢谢。”顾晨接过所有表格,开始利用自己大师级观察力和记忆力,迅速扫描着表格中的各种数字编号。
没过多久时间,顾晨将表格放在中年女子桌面上。
“怎……怎么了?”见顾晨这么快又还了回来,中年女子以为顾晨嫌麻烦。
但顾晨却是礼貌性的笑笑说道:“已经看过了,没有。”
“已……已经看过了?你这么快就看完了?”闻言顾晨说辞,中年女子显得有些惊愕。
感觉这顾晨应该是在走马观花。
毕竟这数字密密麻麻,光自己看着都头疼。
可顾晨却在极短时间内,将所有登记人员编号全部看完,这听上去有点意思。
要知道,这可是400多人的名单。
见中年女子不信,卢薇薇则是淡笑着解释:“你不用这种表情看着我顾师弟,我顾师弟的脑子好使,记忆力很强,看东西也很快,他说没有,那肯定没有。”
听卢薇薇这么一说,再看看卢薇薇身边的王警官和袁莎莎,似乎两人也都是认同的态度。
中年女子眉头微蹙,也是默默点头:“好吧,感觉不太真实的样子,难道世界上还真有这种奇人不成?”
话音刚落,顾晨已经将中年女子桌上的表格拿起,开始快速翻阅。
可就在翻阅至某处时,顾晨忽然停止了动作。
察言观色到异常的卢薇薇,赶紧问顾晨:“怎么样顾师弟?有没有周天的编号?”
顾晨没说话,直接从口袋中掏出书写笔,将其中一个编号圈出。
“这……这么快?”亲眼目睹了顾晨翻查数字编号跟走马观花一样,却能在极短时间内,迅速找到目标编号。
这下中年女子有些看傻,不由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感觉这也太神了。
王警官看着编号位置,也是不由分说道:“登记比较靠后,说明周天刚结束比赛不久,应该还在附近才是。”
“刚才有车辆离开没?”袁莎莎赶紧问道。
顾晨摇了摇头:“没有,从我们一路过来算起,只有两辆车与我们相向而行。”
“其中一辆是带货的皮卡,司机是个大胡子,除他之外再无其他人。”
“而另一辆车是辆越野车,车上只有一对年轻男女,看样子不是参赛选手。”
“而除此之外,从我们停车到打卡签到处,再没其他人离开过。”
“没错。”听闻顾晨说辞,王警官也是默默点头:“如果要离开,那肯定得开车离开,所以这个周天,应该就在现场草坪上休息,找找应该能找到。”
“那我们分头去找吧。”卢薇薇说。
大家很快达成一致意见,卢薇薇跟顾晨一组,王警官跟袁莎莎一组,大家开始沿着草坪中心位置,向两侧地毯式搜索。
所有参赛选手,此时都躺在草坪上休息。
再加上大家手机里都有周天的照片,要识别周天也不难。
可就是这样一件简单的搜查找人工作,大家在两轮地毯式搜索之后,却依然毫无收获。
碰头的王警官有些沮丧:“真是活见鬼了,都搜查两遍,也没见周天人影,这家伙死哪去了?”
“会不会去上厕所了?”袁莎莎说。
卢薇薇摇头:“不可能上个厕所这么久吧?”
大家一阵讨论无果,转而将目光投向顾晨。
顾晨则是淡淡道:“没关系,现在招人也是大海捞针,毕竟这些参赛选手,加上选手的亲友团,估计得有几千人。”
“要想在这大草坪上找到周天,却是有点困难,但从这里返回六合镇,就必须要经过我们刚来时的那条路,所以,我们守在路口就好了。”
“也是。”卢薇薇双手抱胸,不由分说道:“没办法,大海捞针伤不起,只能去路口蹲点了。”
“但凡路过的,检查一下,很简单。”
“是呀。”袁莎莎看着那整整齐齐排列的公交车,也是不由感慨道:“主办方还真是想得很周到,连接送的班车都准备好了。”
“带动经济嘛。”王警官嘿嘿一笑,也是吐槽着说道:“500名参赛选手,肯定大部分都是外地来的。”
“再加上亲友团,几千人的规模,那就是几千人的消费。”
“这些人来到江南市之后,还要入住酒店,还要吃饭,还要到处逛街购物,给咱江南市增加GDP。”
“是哦,可这并不是我们需要操心的,我们现在唯一的工作就是找周天。”卢薇薇感觉王警官又在卖弄他的经济学,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几人相互调侃,很快来到了道路出口。
还是按照之前的分组,王警官和袁莎莎负责守住路口,对所有离开大草坪的私家车进行人员核查。
而顾晨跟卢薇薇,则对每辆需要驶出的大巴车,进行上车检查。
但凡检查之后,车辆才能正常驶出,而王警官和袁莎莎那头也不用二次核查,大大提高的工作效率。
然而看着私家车一辆辆的离开,大巴车也在不断减少。
但周天是影子,大家似乎根本没看见。
随着人员越来越少,所有人的心情都跟着紧张起来。
有一辆车驶出路口,卢薇薇重重舒上一口气,指着最后一辆大巴道:“就剩这最后一辆了,感觉都是工作人员,如果再没有,那可能就真的没有了。”
……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txt-1166、不與夏蟲語冰【恭喜(我面帶微笑看着你)升級爲盟主】鑒賞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
白人老外瞥了眼顾晨,有些不屑道:“你说不全对?我告诉你中国警察,全世界都在用我们的阳历纪年法,这是事实。”
“而你们的纪年法是农历,就算有个别小国也在用,但总体大方向是在用我们西方的阳历纪年法,这是事实,我并没有胡说八道吧?”
白人老外满口酒气,在怼人得逞后,对着同伴大笑起来。
短发男子见状,还想上去理论理论,结果被顾晨一把拦住。
“所以这就是你们打架的原因?”顾晨问。
短发男子也是一脸憋屈,道:“警察同志,要说吵架,我们随时奉陪,可这家伙对我们吐口水,这我可忍不了。”
“就算我忍得了,我这些兄弟也忍不了。”
“对,是他们先吐的口水。”
“没错,我看这帮人就缺乏起码的教养。”
“这帮人有些得寸进尺呢,我们用了阳历纪年法怎么了?我们农历纪年法也不错吗,没有阳历照样可以计算日子。”
打击心里憋屈,主要现在的计算方式,还真是采用西方的纪年法,这点无可厚非。
顾晨非常清楚,这帮外国人,就是因为站在这个立场上,所以才敢口出狂言。
用纪年法来污蔑文明的高低,这就有些可笑了。
想到这些,顾晨知道,目前要做的,就是有礼有节的反驳回去,也让这帮人长长见识。
“你们刚才说,我们中国没有阳历纪年法,只有农历纪年法对吗?”顾晨问。
“对呀。”白人男子咧嘴一笑:“你们中国人有自己的农历纪年法,那就别用我们西方的阳历纪年法啊?”
瞥了眼身后的几人,白人男子又道:“就这你们还有什么说的?西方文明奖必然是高于东方文明的,否则西方的阳历纪年法,为什么会世界通用?”
“一个连阳历纪年法都没有的国家,有什么资格跟我们傲的?”
“你……”短发接男子抡起桌上的啤酒瓶,就要跟白人男子理论理论。
却被顾晨一把夺下。
“胡闹,他说你几句,你就要揍他?打输了进医院,,打赢了进警局,你自己好好想想。”
“可……可他们,也……也太气人了吧?”
短发男子一急,直接连说话都带口吃。
顾晨也是摇了摇头,直接对白人男子道:“你说我们没有阳历纪年法,这个我要反驳就一下。”
“怎么?你们有阳历纪年法?”白人男子冷哼了一声,瞥了眼身边的同伴,也是已连接不屑道:“可我怎么没听说过?”
“你们这些外国人怎么可能会听说呢?中华文化节博大精深,你们腰间学的还有很多。”
顾晨走到高瘦白人男子面前,也是一脸认真道:“要不是我警察的身份,我还真想送你去颐源居洗洗牙。”
“为什么要洗牙?”另一名胖胖的白人男子说。
卢薇薇就直接将嗤笑着道:“因为口臭呀。”
“噗!哈哈哈。”
被顾晨一说,现场顿时一片哄笑。
高瘦白人男子见状,有些不悦道:“你不用来挖苦我,中国没有阳历纪年法,也没什么好丢脸的,毕竟我们的文化,也够你们中国慢慢消化的。”
“你想多了。”感觉白人男子没明白自己的意思,顾晨直接又道:“你刚才说,我们中国人就没有自己的阳历,只有农历,所以我们的文化就是没有你们强。”
“我听完你这句话,怎么说呢?我看你这么大岁数,我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
“也不知道是不是你们的教育系统出现了问题,还是因为别的。”
“你的意思是……我们不仅仅是情商低?而且还无知?”感觉顾晨就是这个意思,高瘦白人男子将已连接不悦。
顾晨则是蛋蛋鸡一笑:“我承认,现在的纪年法是西历,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我们不止有农历,同时我们也有阳历,就是我们的节气。”
“节气?”闻言顾晨说辞,白人男子一脸懵圈,似乎并不懂这些,但其他在场中国人都懂。
大家相互看看彼此,脸上露出了久违的微笑。
顾晨瞥了瞥自己的同胞,笑着问道:“节气大家都知道吧?”
“知道。”在场所有中国人齐声应道。
随后顾晨将目光停在这群白人男子身上,也是不由分说道:“既然你们的中文说的非常好,那么我就来告诉你们。”
“在我们中国,二十四节气众人皆知,所谓: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
说道后边,大家也都齐声跟读起来,只有这群老王懵圈的听着。
顾晨淡笑着说道:“所谓的阳历,就是根据太阳的运行周期指定的历法,而你们只是记录了时间,算出了地球围绕太阳的天数。”
“但是我们的阳历节气,不仅仅是算出了时间,还有天气,空间,北斗七星的斗柄指向。”
见几名白人男子开始懵圈,有些迟疑,顾晨则又道:“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们,根据我们中国的阳历,我可以知道现在太阳在地球的方位。”
“我还知道了2月3号晚上,22点58分的时候,春天就来了。”
“而到了3月5号的时候,虫子就陆陆续续从地底下爬出来了,因为这天是惊蛰。”
“还有北斗七星,在每个时间段,斗柄指向的方向我都知道。”
“而且根据我们这个中国的阳历,我还知道你下个月可能要挨揍。”
“噗!”
卢薇薇原本挺得正入神,结果被顾晨这么一说,整个人差点笑喷。
“挨揍?”高瘦白人男子标签机一怔,也是好奇不已:“你们的阳历这么厉害?连我什么时候挨揍都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
“至于为什么?你自己想想吧。”顾晨淡淡一笑,也是不由分说道:“我们现在要用你们的西历,不就是你们那会起来的早嘛,然后你们就欺负人,对吧?对人家文化输出。”
“不过你们也别着急,我们现在也越来越强大了,你们连我们的春节都过了。”
“我想过不了多久,我估计我们的阳历节气,你们也会用的,慢慢来,多了解一下中国文化,对你们没坏处。”
“噗!”
被顾晨这么一说,在场不少酒食客都笑了。
感觉顾晨说的很好,有礼有节的回怼了过去。
白人男子们有些尴尬,重点是顾晨所说的节气,打击似乎并不清楚。
中文说得溜,原本还以为可以利用文化优势来碾压一波。
结果这下尴尬了。
见餐厅众人都在嗤笑,白人男子们显然意识到自己吃亏,
高瘦白人男子顿时冷哼就一声:“我不太懂你说的节气,不过我会去研究一下的,你最好不要骗我。”
“对不起,我是警察。”顾晨感觉,有必要再跟男子重申一下自己的身份。
白人男子冷着脸,直接转身来到收银台,对着收银员道:“你店里今天所有的损失,我埋单,多少钱。”
“滴滴滴滴!”收银员很快打出账单。
白人男子也按照账单金额,将自己用餐和店里的损失全额付款,之后冷着脸经过顾晨身边。
在与顾晨擦肩而过时,高瘦白人男主角不屑道:“我记住你了,警察同志。”
“我叫顾晨,芙蓉分局刑侦队队长,欢迎你记住我。”顾晨淡笑着回应,顿时引起现场一片惊呼。
高瘦白人男子看看左右,顿时也自报家门道:“我是江南市英格兰商会会长的儿子,我叫比尔。”
“好的比尔,我也记住你了。”顾晨默默点头。
比尔瞥瞥众人,挥手道:“我们走。”
话音落下,一行人走出餐厅,坐上了门口处的几辆跑车,直接扬长而去。
此时此刻,顾晨瞬间被众人围住。
“顾警官,原来你就是芙蓉分局刑侦队对涨价顾晨啊?久仰大名。”
“是啊顾警官,你在我们芙蓉区名气很大的。”
“顾警官,能将跟你合张影吗?”
……
一时间,大家掏出各自手机,像是迎接明星一般,与顾晨合照留念。
刚才顾晨的那番说辞,的确让众人热血沸腾。
不少人开始还有些惊讶,一个年轻警察竟然懂这么多东西。
可一听年轻警察是顾晨,大家顿时恍然大悟,这才掏出手机要与顾晨合影留念。
也是为了满足大家的所有要求,顾晨索性索性答应了下来。
忙前忙后又耽误了几十分钟,这才与众人挥手告别。
离开了餐厅,丁亮直接淡笑着说道:“顾晨,看来你在辖区人气还蛮高的嘛,要不要我们给你组个后援会?”
“后援会?”顾晨脑袋向后一缩:“你疯了吧丁亮?有这精力还不如好好工作呢。”
“你怎么就知道工作呀?”丁亮也是小跑着跟上顾晨。
顾晨直接道:“因为工作使我快乐。”
丁亮:“……”
也就在丁亮跟顾晨相互调侃的同时,卢薇薇也是一脸好奇:“刚才那伙外国人,从来就没见过,也太嚣张了吧?”
王警官叹息一声,也是不由分说道:“刚才他们不是已经说过了吗?他们是江南市英格兰商会的,那个比尔,他老爸是会长。”
“而且你还要知道,咱们江南市,英格兰商人在这里有许多投资,最近那个锂电池项目,就是他们这帮资本家搞的。”
“反正感觉他们挺嚣张的,不过中文说的倒是挺不错。”卢薇薇双手抱胸,也是回想着刚才的场景:“像他们这样的,应该算是学霸吧?”
“差不多。”顾晨默默点头,也是淡淡说道:“虽然国外提倡快乐教育,但是精英的后代,他们所接受的却都是精英教育。”
“很显然,他们的父辈已经明显知道,世界的未来在中国,所以才让自己的子女尽快掌握就流利的中文。”
“可以说,拥有一口流利的中文,将给他们带来更多的机会,比如刚才,利用自己的文化优势,再结合自己流利的中文,比尔就让我们自己的同胞成了受气包。”
“可见这些人,各个都不是等闲之辈,他们可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伪绅士。”
“哈哈,顾师弟,你这个‘伪绅士’用的好,这帮人表面上看上去,各个都是英俊潇洒,可干出来的事情,却又很龌龊。”
“就刚才你怼他们那无知的表现,看着都挺爽的,这帮富二代,就欠收拾。”
“不与夏虫语冰。”顾晨瞥了眼卢薇薇,又道:“这帮人喝酒闹事,感觉都不是善茬,号在刚才我有注意,喝酒的都坐在副驾驶,没喝酒的都在开车。”
“但是这帮人,怎么说呢?反正以后重点盯住他们,让他们少在我们辖区惹是生非。”
“没错。”王警官也是默默点头,解释着说道:“我觉得还应该查一查这些人。”
“就刚才在饭店吃饭,明明就是素质问题,还是一帮受国家高等教育的精英后代,感觉就这?”
“今天是餐馆闹事,没准明天又去干些违法乱纪的事情,总而言之,重点关注一下外国友商总没见错吧?”
“哈哈,老王。”明白王警官将意思,卢薇薇赶紧道:“这个交给何俊超就行,反正感觉这些人违法的事情可没少干,我们就应该坚持发现一起,制止一起,直到让他们在江南市成为一名合格的外国友人为止。”
“噗!”闻言卢薇薇说辞,众人顿时一阵哄笑。
大家在路边小道上散步了许久……
……
……
翌日清晨。
赵国志一早就来到三组办公室,检查顾晨的具体卷宗。
将所有准备材料放入公文包后,赵国志这才叮嘱着说道:“顾晨,今天要去市局汇报工作,这可是好事一件。”
“咱们芙蓉分局这次抓到了飞贼刘,可以说,这是赚足了面子。”
“昨天我就已经将具体情况电话汇报给了秦局,秦局非常满意,今天过去当面汇报工作,也就是走个过场,秦局要当面表扬你和你的团队成员。”
“所以你代表的是你的团队,所以顾晨,你准备好了没?”
“时刻准备着。”顾晨对于这种汇报,并没有什么太在意。
秦刚叫自己过去,无非就是想夸夸自己。
这点赵国志已经提前透露。
而且赵国志还向顾晨透露,秦刚有可能从副局长转正,而且有可能当选江南市副市长。
所以将飞贼刘抓捕归案,就是一件锦上添花的事情,所以秦刚心情大好。
可接下来,秦刚一旦接手江南市警队工作,那么在工作部署当中,肯定会重用一批骨干成员。
赵国志是秦刚手下的一员干将,必定会受秦刚重用。
而将顾晨叫去当面嘉奖,显然也有拉拢顾晨的意思,想让顾晨多替自己分担一些重要工作。
毕竟秦刚即将统筹江南世家警队大局,谁是警队人才,秦刚看在眼里。
新官上任三把火,总要干出点成就。
让顾晨将所有卷宗文件整理完毕后,赵国志还将其他一些案件的卷宗,一并放在公文包里,这才跟顾晨单独出门。
这次赵国志没有坐自己的车,而是坐上了顾晨车牌尾号为AE86的警车。
由顾晨开车,自己坐在后头。
一路上,赵国志也是心情大好,不时遇见顾晨聊天说地。
“顾晨,最近工作有什么烦恼没?”
“没有,一切都好,谢谢赵局关心。”顾晨看着车内及后视镜里的赵国志,不由分说道。
赵国志也是感慨了一声,淡笑着说道:“你说这老领导秦局,终于也算是熬上位了。”
“组织已经找他们这些人约谈过,也积极讨论就过,秦刚胜任江南市公安局局长,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现在也就等上头的任命文件,以及发出公示了。”
“而且你知道吗?秦局有可能兼任副市长,副市长在江南市有很多,而其中一个位置,是留给公安局长兼任负责的。”
“并且,肯定是市weichangwei,感觉我们这些老下属,可算是沾光了。”
“秦局很优秀。”顾晨一边开车,一边调侃着说:“在我的印象当中,秦局也是个工作狂,难道赵局的工作间习惯,也是受秦局印象吗?”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呃……这怎么说呢?也算是吧。”赵国志默默点头,也是嗤笑着说道:“他这个人吧,性格跟我差不多,因为他是我师傅,当初我还是个小民警的时候,就是他一直带着我。”
“那时候的我,笨笨的,干什么都容易出问题,别人耻笑我,但只有秦局看好我。”
“他认为我肯干,而且脚踏实地,不浮躁。”
说道这里,赵国志也是颇为感慨:“我曾经问过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为什么在后来的提拔中,优先选择我?”
“要知道,那时候的警局里,比我优秀的警员有很多,但是秦局那句话,我至今还记得。”
“哪句话啊?赵局。”开车的顾晨也很好奇。
赵国志淡淡一笑:“他说我跟他性格很像,重要的是为人耿直,这是一些心里藏着各种小九九的警员所不具备的。”
……

t0ra3超棒的都市言情 我就是超級警察 愛下-1146、去世的女主人鑒賞-v889e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李乾自喻为笨鸟,但他是只勤奋的笨鸟。
在李乾的刑侦队,王警官算是长见识了。
原来办公室里,也可以搞得像传xiao窝点一样,各种鸡血口号随处可见。
王警官现在甚至怀疑,这里刑侦队的厕所隔板上,都会写有一些鸡血口号。
这种情况,看一遍感觉是笑话,看两遍感觉有点意思,多看几遍,可能就感觉自己是超人。
也难怪城东分局的辅警考编录取率一直挺高,毕竟榜样在这里,大家向榜样看齐,自然而然也会进步。
有时候,榜样这种东西,真的是很神奇的存在。
就如当初的芙蓉分局,没人看好赵国志,可赵国志愣是从基层,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位置。
也正是因为赵国志的优秀事迹,被邀请去各大中学做巡回报告。
很多中学生就是在那个时候,受到赵国志的鼓舞,毅然决然的选择报考警校。
毕竟赵国志的名气摆在那里。
就拿顾晨来说,当初顾晨也是因为赵国志,才来到芙蓉分局。
所以榜样这种东西,其实更像是一种精神鼓舞,至少能让人充满希望。
尤其像李乾这种,从辅警干起,如今成为刑侦队队长的情况,这种属于个例。
当然王警官也非常清楚,李乾在能力方面,或许比许多天资聪明的警察要差上一截。
就拿顾晨来说,顾晨的个人能力,显然要强于李乾。
但李乾办案有自己的风格,那就是更多的利用脚踏实地的方法,一步一步寻找线索。
这种办案方式,有时候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经历,需要动用更多的警用资源。
但好在有效。
而顾晨的办案风格则明显不同。
顾晨讲究高效办案,因此在案件办理中,顾晨的办案速度,以及各种案件审理流畅度方面,其实要远远高于李乾。
焦土黎明
但王警官同时也看得出来,顾晨在管理方面,以及各种工作经验方面,还有许多可以提升的空间。
就这点来说,李乾的能力显然要强于顾晨的。
三国风云之猛将传 冥域天使
要知道,在培养人才方面,李乾显然有足够的资格,不然江南市的辅警培训基地,也不会请李乾去辅警班给全体学员授课。
要知道,让李乾当教员,领导更多的是看中李乾从基层做起,一步一步成为刑侦队长的经历。
这就是一个行走的案例,有榜样授课,能给更多辅警看到希望。
带着希望工作,与毫无目标的工作,效果是天壤之别。
在李乾的刑侦队,顾晨和大家一共待了两小时。
期间参观了队员们的工作环境,顾晨也找到一些刑侦队队员,找他们沟通经验。
发现这里的警员工作积极,态度认真,跟李乾的工作态度几乎是一模一样。
而且顾晨还发现,刑侦队辅警的比例占了许多,一问才知道,很多都是李乾的徒弟。
按照李乾自己的话来说,自己就想多帮助一些优秀的辅警兄弟。
让一些原本没有机会成为一名正式警察的同事,能多争取到一些机会。
其中不乏一些在社会上参加工作多年的老同志。
从这点来说,顾晨看得出来,许多辅警都身怀绝技,各有特长。
……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
下午4点20分,李乾亲自将众人送到门口,也是感慨万千道:“没想到这么快你们就要离开了,原本我是想提前来你们芙蓉分局交流学习的。”
“也想多学习一下你们刑侦队的办案经验,可没想到,你顾晨却提前来拜访我,这让我有些过意不去啊。”
“李队,别这样说,您是老同志了,新同志拜访老同志,应该的。”顾晨尊重李乾是位老同志,说话也是各位谦虚。
李乾则是摆摆手道:“说来惭愧啊,奋斗这么多年,才跟你顾晨达到同一职位。”
上下打量着顾晨,和顾晨身边的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李乾颇感羡慕道:“听羡慕你们团队的朝气蓬勃,感觉你们部门的团队成员,应该都很优秀。”
“而且你们还年轻,是市局领导重点考察对象,可以说,江南市未来由你们守护,好好干。”
鬼王盛宠:纨绔医妃有点野
“谢谢。”感觉跟李乾相处起来还不错,顾晨淡笑着回应:“什么时候来我们芙蓉分局做交流?”
“改天吧,等我把手头这些事情先处理好。”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
两人在城东分局门口寒暄了几句,顾晨开车,带着大家返回分局。
……
……
芙蓉分局。
三组办公室。
回到自己地盘的卢薇薇,顿时哪哪都看不顺眼。
感觉跟李乾的办公室相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李乾的办公室内,各种鸡血标语随处可见,可再看看自己桌上。
卢薇薇赶紧把一包还没吃完的薯片藏进抽屉里,感觉有点羞愧了。
察觉到卢薇薇的异样举动后,何俊超也是不由调侃着道:“怎么了卢薇薇,去城东分局刑侦队那边交流如何?他们有没有请你吃薯片?”
“薯片倒是没有,鸡汤倒是喝了不少。”卢薇薇打趣着说。
宵天令 青荷人
何俊超有些不太明白,扭头看向顾晨。
顾晨则是笑着解释:“意思就是,城东分局刑侦队,简直就是一个励志基地。”
“那边的许多辅警,如今都考上了编制,混的都不错,其实主要受李队鼓舞。”
“有所耳闻。”听顾晨这么一说,何俊超也将自己知道的东西告知众人道:“听说城东分局,辅警考上警察编制的录取率是全市最高的。”
黑色邊城
“而且他们那边的人,特别擅长考试,这点真没话说的。”
“主要是受到李乾的鞭策。”王警官说。
顾晨犹豫了一下,问王警官:“王师兄,我们是不是应该多关心一下分局的辅警,让有意愿靠编制的辅警,提前准备好成人学历的考试,毕竟许多人学历不高。”
“没错。”参观交流一下午,王警官也感觉到问题。
那就是城东分局的警员,都热衷于考编,而且意愿极强。
即便有人两次落榜,但依然没有放弃,主要是李乾三次才考上,活生生的例子就摆在眼前。
再反观自己的芙蓉分局,不少辅警工作也是得过且过。
虽然工作也很认真,但对待考编这事,似乎氛围不强。
要知道,一边是全分局辅警都在努力准备考编示意,那么氛围摆在那里,哪怕你没这想法,也会自然而然的代入进去。
而另一边,大家只是将辅警当初一种工作,上班下班拿工资,似乎对考编没多大兴趣。
那久而久之,哪怕有些辅警想考编,也会因为身边缺少具有同样目标的同事,而渐渐放松自己,懈怠应对。
而这种情况一旦发生,考试方面肯定不如城东分局,这也是显而易见的。
如今顾晨一提,王警官也觉得,是时候让这些辅警努力一下。
至少大家什么想法,需要私下征集一下。
抬头看着顾晨,王警官道:“要不,我们跟赵局说一说?”
“我看可以,毕竟我知道,我们分局有几名辅警就很不错,他们也多次协助过我们的案件办理,工作也相当积极,也有考虑过考编的事宜。”
“但因为我们分局,整体考试的氛围不足,所以他们也只是想想,并不敢将想法付之行动。”
“那行吧,既然如此,这是我来办,我这就去找赵局。”王警官刚从城东分局回来,其实自己才是那个最尴尬的人。
如此曾经的部下,年轻有为的顾晨,已经是一名刑侦队队长。
而那名当初从辅警一路干上来的李乾,也成了一名刑侦队队长。
这中青年警察碰面在一起,李乾和顾晨都有种英雄惺惺相惜的感觉,而唯独自己一个人,感觉像是多余的。
因此受到刺激的王警官,工作起来也不敢懈怠。
顾晨只是刚有提议,王警官觉得可行,于是就立马去找赵国志。
冷劍客
见王警官离开办公室,丁警官凑过来问:“顾晨,老王怎么了?工作竟然开始主动积极了?”
“不清楚,王师兄工作不都如此吗?”顾晨淡淡道。
丁警官摇头:“他以前可没这么勤快,诶对了,你们在城东分局参观交流如何?有没有什么需要在这里传达的?”
顾晨摇头:“他们的风格我们学不来,但可以在保留我们办事风格的同时,兼顾一些细节改进。”
“对,我太赞同顾师弟的意见了。”闻言顾晨说辞,卢薇薇也是赶紧说道:“我感觉,城东分局工作氛围虽然不错,但太过认真。”
“说实在,他们讨论的氛围就不如我们,像我们刑侦队,大家平时工作起来就很开放,有什么说什么,很多问题,都是在这样讨论中完成的。”
“所以在工作效率方面,我觉得继续保持我们的特点就好,有些别人的东西,我们还真学不来。”
“卢薇薇。”见卢薇薇满口良言,丁警官也是淡淡一笑:“说到底你就是不希望被管束。”
“害,被你老丁发现了?”感觉被丁警官看穿一切的卢薇薇,也是坦白交代道:“就是他们那边,上班不允许吃薯片,就这点来说,我是受不了的。”
“呵呵,终于说了大实话。”何俊超闻言,顿时噗笑着回应。
也就在此时,办公室里的座机忽然响了起来。
卢薇薇直接走过去,拿起电话道:“这里是芙蓉分局,刑侦三组办公室,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
“什么?好的你慢慢说?明白,好的……那您怎么称呼?好,你在哪?明白……”
卢薇薇拿着电话,夹在自己的脖颈处,随后找来纸笔记录。
片刻之后,卢薇薇挂断电话,将便签纸撕下。
“什么情况?”顾晨问。
卢薇薇也是淡淡说道:“刚才打电话的,是一名自称刘英的女子,她说她是一户人家的保姆,而女主人昨天去世,她感觉是死于非命,需要我们过去调查一下。”
“死于非命?”顾晨闻言,眉头微微一蹙,又问:“那她还说什么没?”
“有啊。”卢薇薇默默点头,又道:“她说,女主人膝下无子,她死后,自己也就失去了工作,但财产可能由她女儿来继承。”
“女儿继承母亲的财产,这不是天经地义吗?”感觉也没什么毛病,袁莎莎不由吐槽说。
逆龙天变 猫仔豆
然后卢薇薇却是摇了摇头:“问题不在这,而在于这个女儿,并不是她亲生的,而是去世丈夫的私生女,这里面关系复杂,所以她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希望我们警方能出面调查。”
“我知道了。”顾晨闻言卢薇薇说辞,也大概清楚了具体情况。
于是顾晨开始收拾装备,并提醒道:“卢师姐,小袁,你们也整理一下,随我过去看看。”
“好。”卢薇薇和袁莎莎异口同声。
而就在大家取下装备,穿戴完毕后,王警官也正好走进办公室,笑脸盈盈的道:“顾晨,赵局那边已经同意……”
话还没说完,看着顾晨几人全副武装,王警官当即一愣,忙问道:“怎么了?又要出去?”
“有个警情需要处理一下,王师兄你也赶紧收拾一下,跟我们过去。”顾晨将执法记录仪扣在胸前,也是不由分说道。
“那行。”王警官闻言,手脚麻利的取下装备,跟在几人身后。
随后顾晨在分局大院停车场,启动车辆准备出发。
貼身醫聖
按照卢薇薇给出的地址,顾晨知道,这是在城郊附近的一处高档住宅区。
路上,卢薇薇根据自己查询的结果,也是跟大家简单的讲解起来:
“这个地方在凯天温泉度假区,里边有植物园,还有温泉,以及一些游乐场,水上乐园等等。”
“而报案人所在地点,是位于凯天温泉度假区隔壁的凯天壹号府。”
“这地方我知道,都是一些别墅区,主要以连排叠墅为主。”袁莎莎说。
卢薇薇默默点头:“没错,在那种地方居住的人,感觉都非富即贵,而且报警人自称是那户人家的保姆,感觉那户人家有点不简单的样子。”
“具体是几号楼?”开车的顾晨问。
卢薇薇看着便签纸,告知顾晨道:“在凯天壹号府12栋,最左侧。”
“快到了。”顾晨看着不远处的路牌标识,也是不由提醒说。
此时此刻,天色渐渐暗淡下来。
周围的太阳能路灯悉数开启。
毕竟是节能路灯,虽然全靠路灯上的太阳能硅晶片板储存能量,但太阳能节能路灯的光线却不强。
但是对于路边照明来说,也勉强够用。
如今到处拉闸限电,太阳能路灯给江南市的节能减排工作倒是贡献不小。
车辆开到凯天壹号府门口时,一名穿着保安制服的中年男子,小步走到顾晨面前,躬下身询问道:“请问警察同志,你找谁?”
“12栋的住户,刘英。”顾晨说。
“麻烦在这登记一下好吗?”保安主动将登记本拿出。
卢薇薇淡笑着说:“我们是来办案的,这你也让我们登记?”
“没办法呀,上头就是这么要求的,但凡进出车辆,非本小区居民,都需要进行来访登记。”
“好吧。”顾晨也不想为难他,直接接过纸笔,在登记本上写下名字和拜访对象。
完成登记后,中年保安爽快的将路障打开,放顾晨几人进去。
小区里并没有采用人车分流,因为家家户户都有车库,车辆大多停在各家院落门口或车库内。
也正如袁莎莎所说的那样,整个凯天壹号府,都以联排叠墅为主,但也有一些独立的别墅。
而12栋就是如此,一个带着独立小院的别墅。
由于处在角落位置,因此这座独立小院别墅的结构布局也算合理。
始於末日
当看见楼下来了客人,一名中年女子,这才缓缓走出大门,来到院落门口。
戰鬥至生命最後壹刻 印方紅
“咔嗒。”随着一声解锁的声响,院落大门自动弹开。
顾晨几人随即走上前。
“你是报警人刘英?”顾晨问。
中年女子默默点头:“没错,是我报的警。”
“你这到底什么情况啊?”王警官问。
刘英看看四周,见有人在小区内走动,也是提议道:“要不我们进屋再说?”
“可以。”顾晨同意了她的请求,直接带着众人走进客厅。
刘英站在门口,朝着外头观望了一番,这才将客厅门关闭,随后走进来道:“我给你们倒几杯水吧。”
“不用这么客气,你有事说事。”拍拍自己随身携带的警用水壶,顾晨也是淡笑着说:“我们自己有带水。”
“那……那好吧。”见此情况,刘英也是走到客厅中间,找了一处与众人对面的位置先坐下,这才说道:
“本来我是不想报警的,可总感觉不太对劲,可能是我跟着张姐很久的缘故,对张姐也是有感情的,所以……所以有些话,我不得不说。”
“你说的这个张姐是谁?”顾晨上下打量着别墅的装潢,又问:“是这栋别墅的主人对吗?”
“没错,就是这栋别墅的主人,也是我的雇主,我在这里侍奉她将近三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