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西遊之問道諸天討論-第八百二十三章 關係看書

西遊之問道諸天
小說推薦西遊之問道諸天西游之问道诸天
“帝君……”
东海某处妖魔洞府之前,人高马大,气息彪悍的蚩尤毕恭毕敬的行礼,只是脸上一个清晰可见的拳印,充分说明此人的方才的遭遇。
巫族确实是没有软骨头,尤其是蚩尤不同于这些上古大巫,乃是人巫混血,在巫妖大战之后诞生的强横存在,心中傲气非凡,哪怕是见到刑天以及后羿这样的存在尽数被莫元收服,都依旧是要与莫元动手!
最终结果不言而喻,他比之刑天尚且还差了一筹的道行,自然不是莫元的对手,只一拳,便教会了他什么叫礼貌,乖巧了下来。
“好,这下人总算是齐了,朕也算不辜负娘娘的嘱托。”
莫元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且随朕前去见平心娘娘,钱塘龙君,你且先回去,稍后朕自有话问你。”
说是有话问,但实际上呢,莫元对于无天的大概盘算已然清楚。
无非是巫族久不出世,跟脚清白,又实力强大,他不方便让自己的魔族手下出来晃悠,便忽悠这些大巫为其收拢三界一众强悍神魔,以待日后那一场佛魔大劫。
当然,这只是猜测,具体细节处,还是要向钱塘龙君求证。
钱塘龙君应了声是,随后转身告辞。
莫元看了眼身边几个隐隐透漏出畏惧之色的大巫,却是笑了一笑,衣袖一挥,带着几人去了冥界轮回殿处。
轮回殿内,那相柳早已然等候多时,她看见莫元等人,尤其是受伤了的蚩尤和后羿,面上先是一惊,随即却是喜道:“好吗,你们几个丢下我一人看守阴山,今日吃了大亏,却也是活该,瞧你们几个日后还敢丢下我一人不丢!”
巫族好战,因为战斗受伤是常有的事情,他们并不会记挂在心里,只要别死了就成。毕竟那肉身不坏的诸般玄功,都是自巫族功法改良而来,巫族之人的巫体,只要不是彻底死去,以他们强横的生命力,不多时便能活蹦乱跳气流!
三名大巫都是苦笑,相柳毕竟是女子,他们也是出于保护的心思,担心其人在外界出了什么意外,毕竟如今的三界,可不是巫族掌控天地的时候了,当家作主的,是人族,是天庭,是无数新晋大能,说一句龙潭虎穴,却是丝毫不夸张!
单从他们几人的遭遇便可见一斑,这位真武大帝,当真是为极了不得的存在,难怪能做下那些大事,闯下那般大的名头。
“相柳,且带朕前去见过平心娘娘。”莫元说道。
“娘娘早已经有吩咐,说是帝君带人前来,不必等候,直接入殿便是,帝君,且随我来。”相柳抬手做了个请的姿态。
莫元也不扭捏,径直朝内走去,他虽然论年纪是晚辈,但是论及修为道行,这几人是拍马也及不上。而修行一途,便是达者为先,几人也是心服口服。
几人鱼贯而入主殿,平心娘娘确实是等候多时,根本不待莫元行礼,眼见得几人进来,忙是站起了身,一张绝美的脸上满是愠怒之色,只听她厉声呵斥道:“后羿、刑天、蚩尤!尔等当真是好大的胆子,竟敢私自与魔族勾结,未奉我的法旨,便敢私自离开阴山,尔等可知罪?!”
话音落下,一股圣人威势顿时自其身上散发而出,席卷整个轮回殿!
圣人一怒,三界俱灭,这股圣威浩瀚磅礴,犹如一座无量量大的恐怖世界,压在了每个人的心头,压在了每个人浑身上下每一寸肌肤,来自生命最本能最深处的恐惧和战栗都是随之蔓延至每个人全身,哪怕是强如莫元,依旧是被压的跪伏在地,动弹不得!
这股圣威当真是太过恐怖,几人是真真切切的嗅到了死亡的气息,在这种威势下,几人只觉得自己渺小如蝼蚁,而眼前之人,则是犹如一条傲啸九天的苍龙!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苍龙探爪,不,根本不必动手,只要那么轻轻一瞥,便足以将他们的性命自这片天地间抹杀!
圣人之下皆蝼蚁,这句话,从来都不是夸张,它代表着真实。
这是无数神魔大能,在当今的几位圣人成圣之际感受到的无上威严,在当今几位圣人争战之时感受到的无边威势,以无数神魔的鲜血,方才得出来的结论。
圣人面前,任你是如何天骄一世,任你是如何神通了得,任你是如何法宝玄奇,最终,都不过是一只蝼蚁罢了。
这股圣威持续了很久,仿佛成千上万载岁月,又仿佛只有一瞬,待平心娘娘将这股圣威收拢起来的时候,早已经修炼到寒暑不侵,洁净无垢的几名强大神魔,都是浑身上下布满了冷汗,那是无边的恐惧!
平心娘娘没有说话了,只是静静的看着几人,而在场几人,都是呼吸急促,不断的平复着心里的情绪,过了好半晌,道行第一的莫元第一个恢复了过来,他毕恭毕敬的行礼道:“娘娘息怒,几名大巫只是一时冲动,被魔族蛊惑了,还请娘娘给他们几人一个机会。”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西遊之問道諸天 線上看-第八百二十三章 關係看書
相比上次觐见这位平心娘娘,莫元这回说话的姿态很低,甚至是有些谨小慎微。
也不怪他如此,莫元是个聪明人,岂能体会不到平心娘娘的心思?!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西遊之問道諸天討論-第八百二十三章 關係讀書
以圣人的道行,除非面临如通天教主那样的绝境,举世皆敌,这才会控制不住情绪,选择最疯狂最极端的做法,而平心娘娘不过是面对着他,如何会控制不住威严?!
退一步讲,便是她真想收拾这几名大巫,让莫元退下便是,或者是当场击杀,根本不用展露威势给莫元看,可她偏偏没有这样做。
她这是在警告莫元,也是在威胁莫元,轮回殿内,她是圣人,拥有轻易掌控圣人之下存在生死的能力,她想护住巫族,而不是真的要杀死这些大巫,不管他们勾没勾结魔族。
这就是有个跟脚的好处了,倘若是个没跟脚的,只怕莫元根本不会留手,当时便将这些勾结魔族之人击杀当场了!
平心娘娘的做法并不出人意料,不止是她一人,当今三界的所有圣人,都是一般无二的护短。
莫元自然不会驳一位圣人的面子,这种涉及魔族的大事,他本就处置不了,便如上次一般,是老君发落,这一回,他也只会将事实禀告元始天尊,任由这些圣人斗法。
他再是强大,在这些圣人眼里,也终究是个大号些的蝼蚁罢了,除非脑子进水,不然怎么会亲自下场参与这些圣人乃至道祖魔祖间的争斗?!
平心娘娘很满意莫元的态度,不过她面上并未展露出来,只是冷脸道:“你们几个不成器的,连真武帝君都为尔等求情了,还不说说,到底是什么情况?!”
她心中是当真对这几名大巫不满的,几人出阴山为魔族办事的事,她确实是不知晓,不然的话,她无论如何都会阻止。
无天固然是日后那场劫难的主角,不过那是彼时的无天,眼下的无天,又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让她巫族为其效命?!
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西遊之問道諸天笔趣-第八百二十三章 關係鑒賞
后羿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却是一点伤势没受的刑天说道:“启禀娘娘,那无天派人来邀请我等,让我等助他收服神魔,以为日后大劫所用,并应允让我等日后能走出阴山,重新成为天地主角!”
此话一出,莫元忍不住心中暗笑,这些巫族当真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这样的话竟然也敢信?!
天地主角的位置,也是区区一个无天能应允的,那是需要道祖鸿钧这样的存在才能钦定。
但哪怕是道祖鸿钧,选定天地主角,也是顺天道,承大势,天道所定,人族合该为天地主角,这才有后来的人族崛起。
不过哪怕就是这样,人族却也是血洒整个洪荒大陆上,自弱小之时,一点点学会种地打猎,生火建屋,被万族欺凌,因着巫妖大战,多少人族无辜惨死,便是之后,也是经历了三皇五帝时期,一点点的平灭妖魔余孽,一点点的占据四大部洲,这才有了今日的盛世!
天地主角之位,便是那位魔祖罗睺来允诺,也得耗费诺大的力气,除非他亲自出手,将这三界亿亿万人族屠杀殆尽,甘愿身负无边罪孽,不然的话,巫族想要重新成为天地主角,无疑是痴人说梦!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西遊之問道諸天 txt-第八百二十三章 關係推薦
这一点,莫元清楚,那位平心娘娘更清楚。
她不仅是经历巫妖之战,更是圣人,可以看透当时大战背后的许多东西。
巫妖大战之时,可是没有魔祖的,鸿钧一脉,掌控天地局势,可便是如此,人族崛起,他们也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连天柱都折了进去,洪荒大陆也被打的破碎不堪,不然的话,日后封神大劫,通天教主哪里那么容易将这洪荒大陆斩成四块?!
“尔等几人,几千万年下来,在阴山之上,依旧是丝毫长进也没有!”
平心娘娘怒道:“滚回去,都给我滚回阴山!相柳,你看着他们,囚禁他们在祖神殿,无我的诏令,不许踏出一步,尔等都给我好好反省一番!”
雷声大,雨点小。
莫元看着平心娘娘的这番处置,心里却是明悟,平心娘娘不想处置这几人。
也是,巫族也就剩这么点能撑住局面的存在,真要痛下杀手,交代倒是交代了,巫族却是彻底的衰落了,明面上大家能过的去也就算了!
相柳和刑天等人应了一声,也不敢顶嘴,随即出了大殿。
平心娘娘看向莫元,换上了一副笑脸,道:“让帝君见笑了,都是些不成器的,我巫族之人,想的惯来简单,极易被蛊惑,不然也不至于今时今日落到如此地步,不知帝君对这番处置可还满意?!”
不满意难不成还能杀了……
莫元心中无奈,面上却是笑道:“娘娘说的极是,魔族之人,对于蛊惑一道,不比那些佛门秃驴弱,后羿几位大巫也是一时不察,方才中了招,日后好生反省一番便是了。”
“如果我巫族之中,也出了如帝君这般英才,也不会到了今日,还在阴山之上苦苦支撑了。”平心娘娘叹气道,这话到有几分真心实意。
巫族这么些年,也就出了一个蚩尤勉强能看,至于新生一代,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这其中固然是巫族人不争气,却也和天地大势有关,气运不钟巫族,巫族如何诞生俊杰,而阴山之上,只是冥界一隅之地,资源匮乏,巫族便是天生强横,想要修炼破境,也是难上加难,气血修行,也依赖诸多天材地宝。
这话莫元便不好接了,他又是一笑,道:“娘娘不必太过心忧,天道之下,万事无常,都是说不准的事情,小神还有要事在身,便不多留,告辞了。”
平心娘娘也不挽留,点了点头,眼看着莫元离去的背影,又是幽幽一叹。
她方才所言确实是发自真心,巫族,真的是太久太久没诞生英才了,不然的话,她如何能想到与虎谋皮,行险一搏?!
“罗睺,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平心娘娘自言自语道,一双美眸之内,闪过的俱是绝然之色。
……
南瞻部洲,钱塘江。入了一处血海宫殿内,而与他当面的,正是无天。
钱塘龙君端坐着主位上,耳边听着柳毅和洞庭湖龙女的关切之语,心神已然被那黑色莲台拉
“小神拜见主上!”钱塘龙君恭敬无比的行礼道。
如今他虽然不觉得无天等人能击败莫元这样的天帝,称霸三界,可是无天展露出来的实力道行,想要收拾他一个小小的钱塘龙君,还是极为简单的事情,他岂敢无礼?!
无天与上次相比,脸色很不好看。
那几名大巫都携带着十二品灭世黑莲的分身,他对于几名大巫身上发生了什么事,自然是了如指掌。
他万万没想到,这小小的一个钱塘龙君,竟然还和莫元有旧,惹出了这位真武大帝,导致计划功亏一篑,你让他心情如何能好?
却见他没好气的道:“将烛龙之眼给本座,待会真武来问,你便说与本座并无瓜葛。”
……
ps:又忘记发了,这……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西遊之問道諸天 椒鹽可樂-第七百八十九章 地府閲讀

西遊之問道諸天
小說推薦西遊之問道諸天西游之问道诸天
南瞻部洲,大唐。
这是当今南瞻部洲最强大的国度,土地辽阔,横跨数万里,带甲精锐数以百万计,谋臣猛将比比皆是,而在当今大唐天子李世民的主宰下,大唐国却是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百姓富足,万国来朝!
然而便在大唐国都长安之内,却是发生了一件奇事!
“救命……救命……”
天子寝殿之内,骤然传来数声呼救,而待一众宫人匆匆赶内查看之际,看见的却是当今圣上李世民脸色泛白,满面惊恐,仿佛是遭遇到了什么大惊吓一般,已然去世的情景。
当下,整个大唐皇宫都是乱作一团,宫人争先恐后的四处去报信,不多时,皇宫之内已然挂满白幡,一片哭泣之声!
当今天子马上取天下,南征北战,平定七十二路反王,又御北虏与境外,斩其可汗首级,灭了草原数国,战功赫赫,天下传唱,更不必提其人与内政上更是很有心德,即位不过短短十三年,便是打造了大唐盛世,百姓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生活富足,被周围数国尊为天可汗!
这样的一名开国君主,就这般在正当英年之际崩殂,对于大唐帝国来说,当真是天塌地陷一般的大事!
宫内御道上,数名穿着绯袍的当朝权贵一脸悲戚的朝着天子寝殿走去,这些都是天子老臣,对其忠心耿耿,甚至曾经替天子夺位,各个都是当朝柱石。
然而正因为如此,他们的悲伤来的格外真实,毕竟那么些年的南征北战,彼此之间感情已然深厚无比,再换了任君王,哪怕是当今天子亲子,也难免多了几分生疏。
一脸大胡子犹如土匪模样的程咬金骂骂咧咧的道:“直娘贼,陛下龙体康健,昨日间还与我校场较技,怎生今日便崩殂了,莫不是那几个小的等不及了,在暗中下手!”
“休要胡说,几位皇子都是极孝顺的,陛下又早立太子,他们能有什么心思!”
身材挺拔、面容清癯的秦叔宝皱眉呵斥道:“老程你收收性子,如今陛下不再,可不敢再犯浑了!”
他们这些人,早年出身瓦岗寨,虽说这些年养尊处优,但是难免有几分匪气,这一点程咬金身上体现的最多,却是其人性子犹如滚刀肉一般,是个混不吝,偏偏福大命大,屡次出征都能带来好运,是以李世民颇为喜爱,亲口说他是大大的福将,对程咬金的些许失仪却是从不计较。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西遊之問道諸天笔趣-第七百八十九章 地府分享
然而天子胸襟宽仁如李世民者,周围诸国往上数一千年,也难以寻到一个!
在这种天子崩殂,新皇登基的当口,稍有不慎留下把柄,日后说不得便会被清算,也难怪秦叔宝要让程咬金慎言了!
程咬金撇了撇嘴,却是转眼看向了人群里面最年轻的那名权贵,这厮看起来不过十七八的模样,连须都未曾蓄,站在一众朱紫大员里颇为显眼。
此人却是当今天子钦封的蓝田侯云烨,虽然年轻,但是却颇有才干,立下了无数大功,乃是当今大唐帝国最显眼的后起之秀,便是老一辈的诸多干臣对他也是佩服不已!
程咬金素知这云烨足智多谋,然而云烨此刻表现的很不寻常,却是苦着一张脸自言自语,口中说着什么“贞观二十三载,怎么成了贞观十三载”之类的话。
程咬金不禁瞪着一双牛眼出言问道:“什么贞观二十三载、十三载的,云小子,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云烨闻言,浑身顿时一个激灵,看见随着程咬金一句话,一众开国功臣都是死死盯着他的模样,不禁苦笑一声,道:“陛下……陛下兴许还没死……”
“陛下没死,你所言当真?!”程咬金一激动下,两只蒲扇般的大手已然压在了云烨肩头上。
他多年从军打熬的力气绝非等闲,开山裂碑都是轻易,云烨只觉得一股巨力袭来,随时都有可能将自己撕成两半,他当下连道:“程伯伯轻些,小子也是随口一说。”
“什么随口一说,这消息哪里来的,陛下到底死还是没死?!”程咬金着急问道。
而周围一众武将各个都是情绪激动,没谁有帮云烨的意思,一个两个都是想得知消息。
云烨叹了口气,他前世的记忆,这位大唐君王分明是死于贞观二十三载,可这如何能说出来?!
正在踌躇之际,他脑中灵光一闪,响起了一个如今在长安内大有名望的人名来,却是当即回答道:“是袁守城,前些日子我去他那里替陛下占了一卦,他说陛下当有二十三载的帝运!”
袁守城!
在场一众大臣闻听此言,各个都是神色激动,袁守城的大名他们自然是听过,长安内外有名的神算子,号称算尽天机,从无遗漏,其人一日三卦,不论古往今来诸般事宜,都能轻而易举的说对,绝不是那些糊弄人的江湖术士!
“陛下有救了…陛下有救了!…”
一众大臣都是兴奋的欢呼,唯独云烨却是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心中充满了担忧,如是李世民真的有二十三载帝运那还好说,可没有的话,他今日的言语,便是取祸之道了。
“这是哪儿?”
阴曹地府内,一脸迷茫的李世民看着周围陌生到有些阴森的画面,眉头不禁紧紧皱在了一起,他为皇帝多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可是睡个觉的功夫,先是泾河龙王鬼魂索命,随后便从寝宫到了这阴森的破地方,面前还多了一对牛头人、马头人,你叫他如何能缓过来?!
“这是冥府,李世民,你时辰到了!”牛头人说道。
“阎王叫你三更时,不可留人到五更,李世民,你阳寿尽了!”马头人说道。
“阴曹地府?!”
李世民微微一愣,随即响起了那些传说中的仙神鬼怪,再仔细看了看面前的二人模样,饶是他久经大阵仗,也是忍不住尖声喝道:“你们是牛头马面?!”
黑白无常,牛头马面,却是凡间流传最广的四名勾魂使者,相对于那些高高在上的玉帝王母、如来真武等等,这与人生死挂钩的几名死神,才最是让人心中震颤的!
被叫破身份,那牛头马面二人嘿嘿一笑,却是拉起李世民便往枉死城内走,根本不管其人嘴上说什么,可怜李世民文武双全,历经战阵,出生入死,什么都没怕过,今日满腹锦绣,却是没有一丝半缕能拿出来使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牛头马面二人推入了判官殿内。
看着鬼差领着这李世民的魂魄入了判官殿,牛头马面心中都是松了一口气。
牛头道:“直娘贼,李世民这厮帝运未尽,有紫微星护体,你我兄弟二人抓了他,少说也要倒霉上五百年,真是他.娘的苦差事!”
“大兄不必难过,地藏菩萨说了,这趟差事出了头的,可是有舍利子赐下,还能到他老人家座下听讲三次,折了五百年气运也是划算!”马面浑不在意的道。
“你这厮懂什么,这些好处,为何那黑白无常两兄弟不上赶着,反而要我们兄弟二人上?!”牛头没好气的道。
马面也是微微一愣,这一次的差事,黑白无常可硬是要拿以前的赌约赶着他们接的!
“还请大兄明言!”马面问道。
牛头道:“如今三界大劫,这李世民还魂,便是西游取经开端,你我兄弟二人勾了他的魂魄,帮了佛门,可是你可知,五百年后,还有一劫,届时佛门极有可能被颠覆,现在与佛门走的近了,到时候没准倒霉的便是吾等兄弟二人了!”
“这……这消息大兄你是从何得知的?!”马面神色肃重的问道。
西游大劫是秘密,可也不是秘密,终究有不少仙神知道,牛头马面这两位地府阴神,看起来不起眼,然而其人不知道占据这个神位多少年,后土娘娘身化轮回之后,也就是巫妖大劫之前,这地府便成立了,这两人的人脉非同小可,想要了解大劫之事却不是难事。
而五百年后的佛魔之劫,知晓的人便少了许多,一来这是罗睺和道祖的博弈,层次太高,一般人关注不到,二来嘛,则是佛门两位圣人的刻意遮掩,总不至于大劫还未开始,让三界神魔都彻底远离佛门了吧!
牛头道:“是真武神殿,前两日我去北地勾魂,恰巧碰见了龟蛇两位老哥,他们与我喝了几杯,酒桌上的透漏,马面,你今后可要招子放亮些,少于佛门之人牵扯,不然的话,五百年后,只怕你我兄弟二人也要被扯进那一场大劫!”
“可是大兄,这可是地藏菩萨讲道三次,机会难得无比,就这般放弃了?!”马面睁大眼睛有些不甘愿的道。
他们兄弟二人之所以这么些年还是一个小小的勾魂使者,不就是因为法力不济,没有大靠山吗!
而这次讲法,轻易便能傍上佛门的大粗腿,要知晓如今的幽冥地府,可是佛门做主,只要地藏菩萨相中他们,日后的好处简直不要太多!
“糊涂,命重要还是机会重要!”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西遊之問道諸天》-第七百八十九章 地府分享
優秀都市异能 西遊之問道諸天笔趣-第七百八十九章 地府分享
牛头恨铁不成钢的狠狠拍了些马面的头,怒道:“倒霉五百年就算了,你还想上赶着去送死,怪不得人家黑白无常兄弟就是比咱们兄弟受阎王爷器重,你这猪脑子!”
马面真要顶嘴,忽然见得判官殿内,那李世民被崔判扶着走了出来,当下不敢言语,直勾勾的盯着这二人,待见其直奔奈何桥去时,马面不禁惊道:“不对啊,大兄,阎王爷不见他们吗?!”
等闲的小鬼是任由底下的人发落,可是李世民这样的非凡人杰,气运浓厚,加上有天子功德护体,阳寿未尽,是极有可能死后登临人族圣地火云洞的,一般情况下,十殿阎罗中的某一位都会出面结个善缘,可这直奔奈何桥,分明便是转生,这可是奇了怪了!
牛头冷冷一笑,道:“没什么不对的,阎王爷也不想沾染上干系呗,你这小子,还死心眼要去见地藏菩萨?!”
马面顿时默然,先前牛头说话他能当耳旁风,可是这阎王爷都避嫌的模样,却是由不得他不考虑几分,毕竟牛头那句话说得对,什么都没命重要!
且说李世民回转凡间,因为畏惧生死,当即发下明旨,要召集天下僧道,办一场七七四十九日的水陆大会,超度亡魂,一是渡化那惨死的泾河龙王,二吗,则是为了消除自身业障,毕竟李世民南征北战,手下也是冤魂无数。
圣旨一下,天下僧俗都是望风而动,而在那长安城金山寺内,罗汉道果的法明长老,面对前来传旨的钦差,却是拒接了圣旨,道:“贫僧年老体衰,恐怕不足以胜任主持水陆大会的差事,还望钦差体谅。”
传旨的钦差,却是那早已退居二线,享受富贵闲散的前当朝丞相殷开山,因为膝下只有一女的缘故,他早年为了求子可是笃信神佛,深知这位法明长老的厉害,寿数只怕不止一百,是一位真正有德的高僧!
他劝道:“大师何必拒绝,这是利于社稷江山的法会,大师主持一回,不提那些世俗的声名富贵,但是超度无数亡魂,便是一场无量功德!”
“大人不必再劝,贫僧心意已决,不过这水陆大会主持人选,贫僧却是可以推荐一人,保准让陛下和大人满意。”这法明禅师笑道。
“哦,还有这等高僧?!”
殷开山深知法明长老的性子,绝不会谎言欺瞒,当下道:“烦请大师请出这位高僧,本官这便带他去见陛下!”
法明禅师点了点头,轻轻拍了两下手,道:“玄奘,出来吧。”
禅房之外,随即响起了一阵脚步声,随着‘吱呀’一声的推门声响,却见得一个年纪在二十岁上下的年轻和尚走了进来。
这和尚身子挺拔,面容俊秀,一双眸子深邃如海,蕴含着无穷的智慧,浑身上下满是禅意,仿佛有佛光透体而出一般,一看便是得道高僧。
殷开山微微一愣,却是没来由的,心中涌起了一阵亲切之感……

8fs1g超棒的都市异能 西遊之問道諸天-第七百六十六章 圍困熱推-8fzuj

西遊之問道諸天
小說推薦西遊之問道諸天西游之问道诸天
昊天镜,先天灵宝!
乃是道祖鸿钧在昊天登上天帝大位时,亲自为他赐下的宝物,论及威能,绝对跻身三界一流,少有几件灵宝能与其抗衡,不然也配不上三界之主的身份地位!
这样一件先天灵宝,在王灵官这位天庭灵官之首手里施展开来,威能之强,便是大罗金仙来了也要暂避锋芒,不敢直视。
昊天神镜高悬于天际,千万道神光铺天盖地席卷而下,凝聚成了一道隔绝天地的金色禁制,将整个水部的真武神殿兵士俱都囊括在内。
那朝着外边冲的一众兵将,速度快的却是一头便撞在了那禁制之上,‘砰砰砰砰’接连无数道响声在这天庭重地回想,只见那禁制之上泛起了点点涟漪,随后撞上禁制的无数神魔全都被那禁制上的浩瀚伟力给撞得倒飞了出去!
五大护法神龙俱都是面色一变,他们自然是认得这件玉帝的代表性先天灵宝,此刻见得王灵官祭出此宝,哪里还不知晓玉帝是下了决心想要将他们留在此地?
他们自然是不能坐以待毙,真乖乖待在昊天镜禁制之中,要知道他们是来是为了抓人,而不是被人抓,留在这里,指不定玉帝要如何拿他们去做文章!
一念至此,大神龙眸中闪过一丝厉色,却听他高声喝道:“众将士,一同杀出去,布五龙焚天阵!”
众人齐声应诺,随后在各自主将的带领下各自站定。
却见得这些人站立的方位呈一条张开血盆大口的神龙模样,其中四大护法神龙各自统率龙的四爪,而大神龙高居龙头之上,控制整个龙躯!
“哈哈哈哈……”
王灵官见得五大护法神龙犹自要负隅顽抗,忍不住仰天大笑,道:“萤火之光,也敢与皓月争辉,尔等还是束手就擒来的好。”
昊天镜神威在他这样一尊太乙金仙的手中,足以弑杀大罗金仙,而对面的兵将最强的也不过只大神龙这样一尊太乙金仙,想要突破昊天镜,除非他们有真武大帝赐下混沌钟,不然的话,想都不要想!
大神龙对于他的话充耳不闻,只当其不曾说过,全部心力,尽数扑在了眼前的大阵之上。
五龙焚天大阵,乃是莫元怕他们剿灭妖魔时遇见大敌,亲自指导他们练成。可以集结五大神龙和一众天兵天将的法力,喷吐出焚天烈焰,威能非比寻常。
随着众人法力凝聚,道道玄奥阵纹浮现,整个大阵被法力激活,一头张牙舞爪的赤色神龙现于世间,其身上散发出的威势,便是太乙金仙见了也要退避三舍!
吼!
随着大神龙手中法诀掐动,那赤色神龙仰天长啸一声,张口一吐,立时便有一道炽热火柱喷吐而出,直直撞向那昊天镜垂落下来的禁制。
两道浩瀚神力碰撞在一起,空间都被撕出道道裂痕,而火柱遇上那金色禁制,便如滚滚海浪撞上了大坝一般,被一头撞得稀碎。
无尽烈焰化作一片火海,将禁制的每一个角落都覆盖住,恐怖热浪不断灼烧着这禁制,而且这片火海随着那赤色神龙的喷吐,还在不断壮大,整个水部的所有建筑已然在不断上升的恐怖高温里尽数被焚毁,哪怕这些建筑有禁制在保护。
这五龙焚天阵乃是莫元与哪吒喝酒时,自九龙神火罩中得到的灵感。那九龙神火罩说起来也简单,就是九条三昧真火凝聚而成的火属性神龙,三昧真火虽然比不上太阳真火,却也是足以弑杀仙神。
尤其是那九条神龙蕴含的三昧真火近乎无穷无尽,正所谓量变引起质变,单单一小团三昧真火不可怕,然而近乎无尽的三昧真火,这就恐怖了。
五龙焚天阵也是这个道理,不断喷吐出的烈焰热量不断叠加,简单粗暴,威能浩大,绝没有任何一尊仙神想要自己独自面对。
可惜的是,这大阵威能再强,碰见的却是先天灵宝昊天镜,所谓先天灵宝,便意味着不讲道理,昊天镜这样的顶级先天灵宝,便是九龙神火罩亲至,也远远不是对手,更不必说是九龙神火罩演化而来的五龙焚天阵了。
却见得在那无边火海的灼烧之下,任是那火海热量再高,那一层金色禁制硬是纹丝不动,丝毫变化都无,哪怕是禁制之内的空间都有消融的迹象了!
王灵官站在云端,一脸的看戏模样,眸中俱是悠闲。
以底下这些人的法力,在没有任何强大先天灵宝的相助下想要攻破这昊天镜,无异于是痴人做梦,倘若昊天镜这么容易破,那又如何能被玉帝珍藏作为底牌?
这般又喷吐了一阵,整个水部每个角落都被火焰占满了,眼见得还是无法奈何那昊天镜的禁制,大神龙心中涌现出了一阵绝望,他们的法力已然耗得七七八八了,再继续下去恐怕也没用,反而是白费力气。
他暗暗叹了口气,心念一动,法诀变幻之间,已然将整个大阵尽数解除。
那一条赤色神龙,当即土崩瓦解,显露出无数真武神殿的兵士和诸多天将来。而没了法力维持,肉眼可见的,这水部内的火海不断衰减,想来要不了多久便会彻底熄灭。
“大哥,你这是?”小神龙皱眉问道,此刻解除大阵,便等于是坐以待毙,只能任由玉帝处置了!
大神龙无奈道:“昊天镜威能太强,便是吾等将法力消耗干净也是不能出去,此间之事,已经不是你我等人能决定的,只能看陛下和玉帝那里如何交涉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谁让他们道行不足,没有宝物呢?
不过好在虽然被困在这阵里,有莫元在,玉帝也不敢杀他们,他们出去是早晚的事,是以众人也全然不惧。
那王灵官见众人解除了大阵,忍不住笑道:“看来诸位是认清了情况,这样就对了,好好待着,早晚会让尔等出去的。”
五大神龙冷冷的瞪了他一眼,却是没有言语。
……
淮河水宫。
一名眉头紧皱的中年人坐在主位上,闻听下面人禀报天使到来,面上却是隐隐有几分解脱之色。
他道:“你可认得来人是谁,可曾带了兵将?”
他便是此地河伯,因被那水德星君之子算计,又不愿屈服献出爱女,已然是存了死志。
此刻闻听天使到来,只当是来取他性命的。
那跪在地上的精怪道:“启禀河伯,来人是两名灵官,并不曾有兵将随行。”
淮河河伯闻听此言,不禁微微一愣,他虽然在下界为神,可到底是掌控一大水系,称霸一方多年,在三界也算是交游广阔,对于天上的规矩并不算陌生。
倘若是玉帝派来兴师问罪的圣旨,必然是一位法力高深的神将领着一众天兵,好保证那些罪仙叛逃,而如是派遣身边的灵官,则必然不是问罪发落。
“难道是陛下洞彻内情,要饶我一命?”淮河河伯喃喃自语道。
他还不知晓小神龙已然为他请了真武神令出头,只当是玉帝转了性子。
“河伯大人,可不好让天使多等,咱们还是迅速前去接旨吧。”那精怪催促道。
淮河河伯醒悟过来,忙道:“你说的对,走,咱们速速将天使迎进来。”
灵官都是玉帝陛下的身边人,可是得罪不起的人物,淮河河伯自然是不敢慢怠了。
他领着人急匆匆的出去迎接灵官,然而一见面还不待告罪,那两位灵官却是眉眼带笑,好不客气,这却是让淮河河伯心中大惊。
只见他们中的一位笑道:“淮河河伯,你当真是好福气,恭喜恭喜!”
“能让娘娘下旨赐婚,三界水族里面,你还是第一人呢!”另一位灵官说道。
娘娘赐婚?
淮河河伯一脸懵逼,完全不清楚什么情况,这又跟王母娘娘扯上了什么关系?
拜金王妃
须知王母娘娘统管天下女仙,却是在瑶池之中深入浅出,少有干涉三界之事,也只有那么几件仙神思凡之事让她出面了。
“敢问两位天使,不知娘娘的旨意是……?”淮河河伯小心翼翼的问道。
两名灵官嘿嘿一笑,一人笑道:“且去将令爱唤出,娘娘可是给令爱许了一门好婚事呢!”
“婉儿?”
听到提及女儿,淮河河伯心里涌现了一丝不妙之感,这个微妙时刻,王母娘娘派人前来传旨赐婚,除了那水德星君搞鬼还能是什么事?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可是不应该啊,倘若水德星君真愿意明媒正娶,将他女儿收作儿媳,他虽然心中不满,可也会应下,然而那水德星君父子分明是想强纳了他女儿,当做玩物罢了,又岂会请王母娘娘赐婚?
淮河河伯心中满是问号,却也不敢耽搁,当下命人前去请他女儿,不多时一位穿着碧绿宫裙、身材婀娜的妙龄女子缓步到了众人面前。
却见这女子琼鼻杏眼,柳眉小口,肤色白皙犹如羊脂白玉,姿容明丽宛如皎皎明月,让人一见便不由得眼前一亮。
那两位灵官见着了河伯之女,心中暗自嘀咕难怪那水德星君之子把持不住,当真是我见犹怜,绝色倾城。
一人道:“既然人齐了,便接旨吧。”
淮河河伯与其爱女都是跪在了地上,恭敬道:“小神谨听娘娘懿旨!”
手持懿旨的灵官点了点头,道:“王母娘娘懿旨:淮河河伯之女性情温淑,品行端庄,今日特赐婚与水德星君公子,责有司择吉日完婚。”
“这……”
淮河河伯面露为难之色,想不到真的是赐婚水德星君公子的懿旨,可是这水德星君父子二人日前才威胁的他,这却是在弄哪出?
“我不嫁!”
那跪在地上的婉儿,却是蓦然站了起身,高声道:“爹爹,女儿不嫁,女儿绝不嫁给那人!”
“大胆!”
两位灵官脸色齐齐一变,宣读旨意的那位冷声道:“抗旨不尊,尔等是想造反不成?!”
淮河水神一脉在三界水族里虽然也算一号人物,可是放到三界里,又算的了什么?
他们服侍在玉帝王母身边,平日见得仙神大能数不胜数,一个小小淮河河伯,还想违抗王母旨意,当真是找死!
“造反便造反,大不了你们便将我擒拿回天庭治罪,便是死,我也不嫁那水德星君之子!”婉儿情绪激动的道。
“淮河河伯,这也是你的意思吗?”另一位灵官语气不善的问道。
“这……两位灵官息怒,小女只是一时冲动,还望两位不要小女计较,小神定当遵奉娘娘懿旨!”淮河河伯陪笑道。
“爹爹,你……”
婉儿还待多言,那淮河河伯却是蓦然回头,一双眸子满是暴戾之色,怒声喝道:“你给我闭嘴!”
这婉儿平日里被淮河河伯宠上了天,哪里见过自家老爹这般狰狞可怖的模样,一时吓得怔在了原地,不知晓说什么才是好。
那淮河河伯见得镇住了女儿,当下换了一副笑脸,上前接过旨意,对两位灵官道:“您二位传旨受累了,还请入水宫歇息一番,小神已然命人备好了酒宴。”
“你有心了,不过不必了,娘娘那里还在等消息,我等兄弟二人不方便耽搁。”
宣旨的灵官摆手拒绝,又看了看那婉儿一眼,笑道:“还请河伯将你这宝贝女儿看好,须知,敢违背娘娘的旨意,这后果你淮河水宫却是承担不起!”
淮河河伯擦了擦额头的虚汗,道:“两位天使放心,小神必然遵奉娘娘圣旨,完成大婚。”
不答应不行,如是惹了玉帝,以他三界皆知的软弱性子,未必没有法子对付,可是要惹到了王母娘娘,那可不是说着玩的,三界皆知这位主儿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那织女和瑶姬二人,都是被其亲手发落的,尤其是瑶姬,如不是玉帝拦着,当初这位可是存了将其活生生的烧死的心思!
两位天使不再多言,行了一礼随即告辞而去,现场一时只剩下淮河河伯父女二人。
那婉儿美眸含泪,问道:“父亲,您如何如此狠心?”
淮河河伯摇头一叹,道:“为父也没法子,你若是不遵旨,那只怕我淮河水宫上上下下,全都要被娘娘处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