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言情小說 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 ptt-第二百八十一章 節目組突然延遲錄製分享

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
小說推薦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重生后偏执大佬要宠我
言舒再次出声,“我让你把手伸出来一下。”
纪墨霆这次很乖的将手伸出来,他的手指骨节分明,手掌的纹路清晰可见,言舒一眼就看到了那条带条生命线的纹路被其他两条线要短。
她猛地一惊,将他的手抓了过来,她没有看错,靠近大拇指生命线在重心一半处就断了。
“怎么会这样?不应该啊。”
纪墨霆看着捧着他的手一脸惊慌的言舒,“怎么,我手有问题?”
“没问题!”言舒连忙摆手。
这段短命之相她还是不要说出来,她其实不行面相之说的,只是近期纪墨霆是不是晕倒,再加上他们又不是告诉她事情,导致她总是不安。
心绪不宁。
她把刚才从口袋里掏出来的糖果放在他的掌心里,“你不是疼吗,吃甜有助于缓解疼痛。”
她说得十分认真。
认真到纪墨霆忍不住多看了一眼手心的东西,而后拆开包装,将糖果塞到嘴里。
刚放进去,并看到一脸期待看着他的言舒,“甜吗?”
她凑得有点近,散发着身上淡淡的幽香,纪墨霆眸子骤然一暗,闪过一抹狼性的光。
言舒的注意力全在对方嘴里那颗糖果甜不甜上,压根就没有注意到纪墨霆的眼神变化,等她反映过来时,她的脖颈猛地被人用力一搂。
而后熟悉的触感袭来。
带着草莓水果糖的甜味,在她的嘴唇上碾压。
沉静的空气在这一刻都变得暧昧起来,言舒清晰的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也不知过了多久。
那种窒息感才消失,接着一道低沉的嗓音响起,“很甜。”
言舒脸色煞的通红。
她怎么有一种被撩到感觉,她的心跳再一次加速, 她慌乱的退后,从衣柜里拿起睡衣就朝浴室走去,“我要去洗澡。”
洗完澡后,她躺在大床上,想着明天的好戏,突然有些期待了。
次日。
言舒醒来后,就接到了节目组的电话,昨天的事情持续发酵, 越来越重要,再加上节目昨天的事故,所以今天停录。
言舒接到这个电话,刚睡醒的脑袋有半响没回过神来。
结果对方也不要她的同意,只是通知她而已,通知完就把电话给挂了。
言舒重新倒回床上,忍不住吐糟,“这节目组的可真够胆小,这么好的营销机会,这么好流量,居然搞停录?”
她真的一脸懵逼。
只要节目组一停,在那些喷子眼里不就是心虚吗???
想到这里,言舒猛地从床上坐起,她不能接受停录这个决定!
她简单收拾了一番,打开手机看了一下微博,果然她的名字真挂在热搜榜上,这人气真是居高不下啊,她差点都要怀疑她出道成明星了。
优美小說 《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第二百八十一章 節目組突然延遲錄製讀書
她的名字几乎占据了热搜前三,如果说背后没有人当推手,她还真不信了。
只是是谁,她现在暂时没法确定。
毕竟讨厌她的谢薇跟言乐,都在局子里蹬着,想作妖也没有这个能力。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第二百八十一章 節目組突然延遲錄製
至于方若彤,她倒是怀疑过她,不过没有证据,而且她现在应该忙于E30文件吧。
就在言舒想着她还得罪过谁时,她的手机再次响起,是严寒。
“收到节目组通知了吗?”
手机传来严寒清冷的声音。
言舒点头,“收到了,抱歉因为我的事情连累了你们。”
“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你没必要说抱歉。”严寒冷静说道,“关于网上的谣言,我们这边也会帮忙出一份声明,不过作用可能不会太大。”
言舒知道现在的情形,但是对方有这份心她很感动。
“谢谢你,队长。”
手机那边突然沉默,严寒被这句队长喊得有片刻愣神,握着的手机的手指微微用力,他嗓音提了提,“有个办法可以证明你的清白,我可以帮你”
言舒知道他说的那个办法。
毕竟她能想到的,严寒肯定也能想到,而且应该比她想到更加全面。
超棒的都市小說 《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第二百八十一章 節目組突然延遲錄製熱推
“队长,我知道该怎么做的,你不用担心我。”
严寒挂断电话后,沉闷脸上的郁气消散了几分。
“队长,言经纪人那里怎么样了,她没有被昨天的事情吓到吧?”一盘的韩睿见队长打完电话,连忙询问道。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第二百八十一章 節目組突然延遲錄製相伴
其他一大早起来的人,也都看向他。
“嗯,没事,这件事已经有解决方案了。”严寒说道,将手机攥兜,而后朝着二楼的卧室走去。
“是什么方案啊?”
韩睿连忙问道。
但严寒并没有回答他。
一旁啃着包子的季风看着队长背影,闪过若有所思,“你们有没有觉得今天队长的心情很好?”
“我也感受到了,就是队长接完电话后。”一旁的韩睿附和道。
“你们说队长不会是真的喜欢言经纪人吧,我上次就看到他们深情对视。”季风将声音压低,透着几分八卦。
他这话一说,其他人瞬间想起了之前在节目组后台休息室,自家队长跟言经纪人的对视,队长那眼神实在是过于明显。
韩睿叹了一口气,“那队长有些难啊,昨天那男的一看就跟言经纪人的关系不一般,主要那男的看起来也不简单,听说是陆家的人,这身价可不是我们能比的啊。”
“我们队长又不差,再说了,两个人相爱又不是看家庭条件的,只要言大经纪人喜欢我们队长不就行了吗,而且你们看我们队长单身多年,对谁有表现过不一样,现在好不容易动心,我们可得帮他!”
季风说的义正言辞,声音洪亮。
其他人被他感染,纷纷附和。
“我怎么不知道?”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第二百八十一章 節目組突然延遲錄製鑒賞
就在他们热血彭拜,在脑海里绞尽脑汁回忆看的偶像剧里,有哪些追女孩子的套路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从楼上传来。
顿时,让客厅里在场的所有人,就僵住了身子,纷纷回过头。
便看到站在镂空楼梯上的严寒。
“收拾一下,节目组刚才又打来电话,录制正常进行,走吧。”
严寒对于他们刚才讨论的话题没有任何兴趣,冷静吩咐道。
其他人刚才是说得嗨,但是正主在此时,都不敢再说了,毕竟队长那眼神,就够他们吃一壶的。
他们怕被报复。

r1b80精华都市言情 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 起點-第一百九十八章 謝薇動了殺念-26elc

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
小說推薦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重生后偏执大佬要宠我
谢薇握着方向盘,整张脸都扭曲的不行。
阴狠的目光落在了被她丢在车窗柜上的平安符,越看越眼熟,她好像在她哥哥那里也见到同样款式的平安符。
她小时候还质问过为什么她没有,她母亲耐心解释道,这是特意找大师开过光的平安符,她跟哥哥都都一个,但是她的那个在她出生不久后丢了。
而那个德高望重的大师她出生后不久,圆寂了。
谢薇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白念看到这个平安符,而且里面纸片上的生辰八字居然跟她的一模一样。
想到从医院那里得到的信息,谢薇眼底闪过一抹毒光。
白念那卑微的贱狗,绝对不能留。
她猛地一踩油门,停在了一栋老旧的小区内,带上帽子,带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上了楼。
打开了昏暗的房间。
只见地上躺着一个血肉模糊的人。
白念听到老旧的门发出的吱呀声, 被血迹沾染的脸颊愣愣看向谢薇朝自己一步步走进。
“白念,我本来只想是想折辱你一番,却没想到你自己要往死路上撞,你这条命我留不得。”谢薇狠狠的看向那那张血迹斑斑的脸,闪过杀意。
白念动了动麻木的手指,苍白的唇瓣裂开无数小伤口,嗓音喑哑得不行,“把平安符还给我…..”
“那根本就不是你的东西,那是我的!”谢薇猛地抓起她的头发,发狠,“白念你才是那个小偷,偷走了平安符,你居然还有脸要回去!可真是一个贱人!”
白念痛觉似乎已经麻木了,空洞又绝望的眼睛直勾勾看向谢薇,带着唯一的信仰固执的重复道,“平安符还给我……”
“找死!”谢薇狠狠的甩开白念,阴恻恻打开了自己提上来的塑料袋。
竟然从里面掏出了一个水果刀。
锋利刀刃将谢薇那张狰狞又丑陋的脸,照的无比清晰。
“你说我要是一刀下去,你会不会死?”谢薇将冰冷的刀刃抵在白念的脖颈处,“放心,你要是死了,没有人会知道的,我听说从小把你养大老婆子死了,你不是很爱你的外婆吗,我送你去见她好不好。”
阴恻恻声音在白念耳边响起。
白念麻木的重复着,“平安符还给我。”
“贱人!”谢薇一巴掌甩在白念的脸上,“不是你的东西被我惦记,这辈子都只配当一条卑微狗,休想野鸡变凤凰!”
“平安符是我的,是我父母给我的…..”白念深色的瞳孔死死盯着谢薇,“还给我。”
“我呸,谁不是你是个小野种,根本无父无母!”谢薇愤怒的吼道,眼底杀意渐浓。
她绝对不会允许白念这贱人破坏她的生活。
谢家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的!是她的,这个平安符是白念偷走的!
I谢薇盯着白念那张脸,她终于知道为什么第一眼就讨厌她,因为那张脸太碍眼了,尤其是安双眼睛,无数让她想起自己的哥哥。
凭什么!
她不配。
谢薇握着匕首的手用力,目光落在那双空洞又固执的眼睛上,而后高高举起。
贱人你去死吧!
砰!
一声巨响。
接着人影一闪,谢薇还未看清人,手里的匕首被人踢落。
发出清脆的哐当声。
“白念!”
言舒看到地上血肉模糊的白念时,气的浑身发抖。
“言舒你这贱人!”谢薇看到来人是言舒后,猛然扑过去。
她对言舒实质性的恨意比白念还有多。
“薇儿!”
执子之手,把子拖走 银森
权相嫡女
谢薇身子一僵,瞳孔睁大,难以置信看着门口的两个人,“母亲,哥哥你们怎么会来?”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谢钰怎么也不会想到那个满目狰狞的人,居然会是她的妹妹。
那个乖巧跟在自己身后喊着哥哥的妹妹,什么时候变得如同魔鬼。
不,比魔鬼还有可怕。
那地上躺着的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她怎么能这么歹毒。
谢母更是泪流满面,浑身颤抖,她们谢家到底造了什么孽, 才会让薇儿变成这样。
“白念,你坚持一下,我送你去医院!你一定要坚持,不能死!”言舒看着白念的惨样,内心愤怒被无限放大。
但是她知道现在首要的目的,是去医院。
“路成蹊过来帮我!”
路成蹊走了过去,但看到白念那张不满伤痕的脸时,心惊又愤怒。
看到言舒的白念,眼底迸发出了一丝希望,她手指僵硬又麻木看向言舒,“平安符,我的平安符。”
“什么平安符,先去医院。”言舒架着白念就准备走。
但白念固执,一遍又一遍的强调,“外婆给我的,平安符…..在谢薇…..手里…..”
平安符?
言舒想到了某个可能,将白念交给路成蹊,“帮我扶着。”
而后朝谢薇走去,一手扭住了她的胳膊,“把白念的平安符给我。”
谢薇眼底闪过一抹慌乱,下意识看向谢钰,“什么平安符,我没有拿,你这个贱人放开我,哥,哥,救我!”
言舒冷冷看向谢钰,“看到了吗,这就是你那位好妹妹。”
而后不顾谢薇的挣扎,直接搜身。
“言舒你这贱人,你放开我,你这是犯法!是犯法!”谢薇死命的挣扎。
不能让言舒找到那个平安符, 不然一切都完了。
她猛然看向谢钰,“哥,我是你最疼爱的妹妹,你让她放开我,我可以跟你们解释的,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是言舒这贱人先害我,你问妈,是言舒这贱人先打我,我只是想要报复回去,白念只是替她承担了而已。
哥,你不是说会永远保护我吗,你不是说过不会让任何人欺负我的,哥,你让她住手!”
谢钰眼底一片痛色。
这真的是他从小疼爱的妹妹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篡位奸妃
“妈妈,我是你的女儿啊,我是你的亲生女儿啊,你救救我!”谢薇见自家哥哥无动于衷,转头看向谢母。
眼底一片惊慌。
她绝对不能让言舒这贱人找到平安符。
言舒听到谢薇这声音聒噪的很,正好看到地板上躺着一块脏兮兮的抹布,抓起就塞谢薇嘴里。
谢薇满脸屈辱,那眼神恨不得当场杀了言舒。
言舒冷笑一声,“谢薇,我知道你在怕什么,那平安符应该是跟你的身世有关吧。”
谢薇眼睛瞪得贼大,心底更是掀起了巨大波澜。
言舒这贱人知道了什么?她怎么可能知道?
不可能的!
绝对不可能。
“找到了。”言舒从她大衣的内衬里找到了一个破烂不肯的平安符,她走到白念面前,“是这个吗?”
白念点头,空洞的眼睛里闪过一抹泪光,动了动僵硬的手指要去拿回来。

705gd人氣玄幻小說 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笔趣-第一百九十一章 強扭的瓜不甜看書-iyji5

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
小說推薦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重生后偏执大佬要宠我
自从上次玩游戏碰到韩睿上线后,言舒就很少带沈清玩了。
一来她确实很忙了;二来她确实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韩睿以及KEP战队。
她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解释,她突然消失的事情,在加上她太忙了,实在是没有精力跟他们一起组队了。
只是她没有想到战队现在的情况会这么糟糕。
居然到解散战队地步。
言舒仔细看了一下这条微博,虽然不是官方号发布的,但是这博主电竞圈内有名的白晓,被他爆料过的新闻,十有八九都是真的。
而他这条新闻,就罗列了重重迹象,表明KEP要解散了。
而其中最后重量的一个原因就是,绝地求生的冬季赛,KEP在第一轮就淘汰了。
可谓是电竞圈内一项大新闻,挂在电竞圈黑榜上好久了。
被其他战队粉丝嘲笑。
还取了一本别称“迟暮战队”。
言舒内心涌现一股子愤怒和不平,有些人只记得别人跌入低估时的狼狈,却忘记了他们曾经电竞圈带来了多少辉煌。
她都不想看评论了,心里被堵了一团棉花一般。
言舒想,是她该跟队长当面请罪的时候。
这个曾经辉煌过整个电竞圈的战队,是不会止步于此,她始终坚信,冠军的奖杯将会再次落在KEP上。
言舒内心翻腾着巨大海浪。
她不能待在这个金丝笼里了,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她去做。
言舒从将手机收起来,下床开门,就看到守在门口的罗淮。
一点都不意外。
“夫人,你有什么事情吩咐我就好了。”
言舒看向他,直接了当的说道,“我要见纪墨霆。”
罗淮脸色未变,“夫人,家主在处理事情。”
言舒皱眉,她猛然想起了刚才韩都着急的把纪墨霆喊走了。
“是出什么事情了?”
“夫人,你不用担心,家主会处理好的。”
言舒嘴角抽了一下,“那纪墨霆现在在哪里。”
“家主出去了。”罗淮沉默了三秒,才回答。
“那他回来后,麻烦你叫我一声,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他说,是关于你们家主以后能不能幸福的事情。”言舒极为严肃的说道。
罗淮一愣,随即点头。
言舒这才放心将门重新关上,回到床上后,言舒再次偷偷将手机掏出来。
查了很多KEP战队事情。
越看越发难受,她都不知道韩睿他们现在这么艰难。
看来她必须抓紧从纪墨霆哪里获得自由,不然任何事情她都做不了。
而她已经想上辈子一样当一个废人,也不想当一颗任人摆布的棋子。
然后直到她睡着,也没有等来纪墨霆回来的消息。
次日。
言舒醒来时,窗外已是天光大亮。
她打开卧室门,直勾勾的看向守在门口的罗淮,“纪墨霆一晚上都没有回来?”
罗淮眼底闪过一抹担忧,但是神情却看不出端倪,“夫人,你别担心,家主会没事的。”
谁关心他了!
超級 喪 尸 工廠
她只是想知道纪墨霆回来没有,她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跟他说。
“就是他现在还没有回来?”言舒皱眉,“纪墨霆到底干什么去了,怎么会一晚上都不回来,他以前从来不会这样的。”
她以前几乎就没有见过纪墨霆不回家。
言舒知道纪墨霆的产业不太干净,或者说纪家有些产业涉及到灰色地带,所以受伤流血十分正常。
可纪墨霆以前哪怕受再重的伤,都会回来,将她从被温暖的被窝里给抱起来,让她给他上药。
“夫人,家主会没事的。”
罗淮坚定说道,似乎对纪墨霆抱着信仰般的肯定。
言舒动了动嘴角,刚想说什么的时候,突然从楼下传来了韩都的声音。
“家主,你肩膀的伤…..”
“没事。”纪墨霆冷漠的声线响起。
紧跟着,就听到熟悉脚步声,正一步一步朝楼上走来。
言舒猝不及防跟纪墨霆的目光对上。
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
言舒秀眉微蹙,瞥了一眼纪墨霆肩上的伤,而后扭头就朝卧室里奔去。
纪墨霆眸光一沉,抬脚大步朝卧室走去,并对一旁的罗淮说道,“下去。”
而后将门关上。
目光搜索看到他就溜走的小东西。
言舒找到了卧室里备用的小药箱,提了出来,刚转过来就看到纪墨霆正站在自己身后,他的上衣不知何时已经脱了,肩上的伤口正流出浓浓鲜血。
全職 國醫
明明刚才都没有那么严重的样子。
“阿舒,我疼。”
纪墨霆低低声线响起,带着隐忍的痛色。
“既然知道疼,为什么不把陆少卿给带上!伤口一直流血都不知道先处理一下吗!”言舒有些气闷,将人给拉到沙发上,开始给他止血。
足足耗费了两包棉球,才将血给止住。
言舒将东西收拾好,提这医药箱就准备走,不料手腕突然被纪墨霆给攥住了。
“阿舒,我疼。”
她真的很想说一句,让你不爱惜自己的身体,疼死你活该。
但是看到纪墨霆那张苍白的脸时,到嘴边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她将药箱放在茶几上,顺势坐在了纪墨霆旁边,转头认真的看向他,“纪墨霆,我们谈谈好不好。”
纪墨霆靠在沙发上,眸光又黑又深,闻言只是将落在言舒身上的目光拢了拢。
言舒深吸一口气,“我不想再被你关在这里,还有很多事情都等着我去做,我不想当一个被i圈养的金丝雀,一辈子生活在你的羽毛下,那样的生活没有一点意义,我知道你要是不愿意,我就算逃出去了,最后也会被你抓回来,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考虑过我的感受?
纪墨霆,强扭的瓜一点都不甜。”
“只要是我拧下来的,我不在乎甜不甜。”纪墨霆的目光直勾勾的看向言舒。
眼底似乎只有眼前这个人。
言舒:“……”
果然是纪墨霆才能说出的变态回答。
“难道你就不想尝尝甜瓜?”言舒不死心说道。
纪墨霆淡漠的眸子渐渐染上猩红,“我只要我亲自拧下来的瓜。”
言舒一咬牙,突然靠近纪墨霆,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将鲜艳的红唇凑在纪墨霆耳边,声音带上几分娇媚,“你真的不想尝尝我这个甜瓜~”
纪墨霆的眸子迅速变得猩红,眸底都是疯狂的情欲,而某个人,还变得变本加厉。
言舒嘴角扬了扬,带着娇柔的微笑。
但纪墨霆居然没有任何反应。
她的魅力下降成这样了吗?
言舒皱了皱,放开了他的耳垂,余光瞥到他上下滚动的喉结。
而后,凑了上前。
听说喉结是男人的敏感部位。
她就不信了!
她这瓜甜成这样,纪墨霆还会无动于衷。
言舒在纪墨霆晦涩不明的目光下,将目标对准喉结。
周围的气息骤变。
耳边响起了一道充满情欲的低沉嗓音,“阿舒,你在玩火。”
不,她只是想纪墨霆尝尝什么是甜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