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 深淵歸途 線上看-79 石啓智相伴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深渊归途
这里的记录实在太多了,陆凝的浏览速度很快都没能看得完,她也记着自己不能在这里耗费太多时间,估摸着大概十分钟左右,她就站起身,将电脑退回桌面,打算先离开一会再过来。
不料刚一起身,她就发现身后有一个人站着。他有着浓重的黑眼圈,头发也乱蓬蓬的,不过却是这里的人唯一没有戴着口罩的人。这个人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陆凝,虽然无神,却让陆凝感到不妙。
“和我过来。”他发话了,这样一个特殊的人在这里,陆凝显然是没有任何拒绝余地的。她攥紧了袖口里的剪刀,没有看燕子丹的方向,跟着这个人离开了三圈桌子的地方。
方向是体育馆的另外一端的一条通道,陆凝跟着走进去之后,发现这里已经聚集了另外几个白袍研究员,这些人都有一些不安的样子,那个黑眼圈带着陆凝过来之后向众人点了点头:“人齐了出发。”
似乎……并不是因为认出了陆凝是混进来的,而是需要他们一起去做什么的样子。
从通道出了另外一个门,就离开了体育馆,穿过一条公路,对面就是一个游泳馆。这里倒是没有白袍的研究员们了,而是一些穿着警卫服装的人站在这里,脸上都戴着白色只留出眼睛位置的面具。看到黑眼圈,每个人都向他微微行礼,显现出自己的尊敬。
穿过游泳馆的更衣室,众人来到了里面的游泳池这里。消毒的水味道依然如同往常,但是水的颜色却呈现一种古怪的淡紫色,在馆里的灯光照耀下显得异常显眼。
“没有任何刺鼻味道。”一个声音老成持重的白袍人开口了,“石先生,泳池的项目好像没有出任何异常吧?”
“抱歉,我记不住你……你是哪位?”
“哈哈,石先生,我只是之前有幸参加过几个实验而已,略有经验。”
“有经验……那不错。”
那么这个人应该就是环石山的组长石启智了,看起来似乎有些呆呆的样子,不过看过那份地图的陆凝完全不敢小觑这个人。
“实验出现了一点意外,所以我才会挑选一些不是那么忙的人过来……你们谁下去?”石启智平淡地说。
这句话一出,所有人都开始面面相觑。下去?这泳池里的水一看就不对劲,石启智居然要他们下去?
“石先生,我们是这里的研究人员……”那个白袍又开口了,“和实验用的人不一样吧?这种事只要找几个不知情的人……”
“不知情,怎么知道我们要什么。”石启智打断了他的话,“只有研究员知道,只有你们能够在死的时候也传回我们需要的消息。”
“怎么……”
“反正你们也没有什么事做,也正好发挥一下自己的作用。这件事我们很早就决定了,加入的时候你们也同意。”石启智招了一下手,叫过来几个警卫,“先让他下去,给他戴上分析仪器。”
估计这个研究员怎么都没想到自己这样套近乎反而成了第一个吧,他开始慌张地叫喊起来,但是警卫的力量远胜于他,剩下的研究员都在发抖,不过背后还有很多警卫看着大门,根本跑不掉。
他们将一个如同VR眼镜一样的装置强行套在了那个研究员脑袋上,仔细检查了一下,然后抓着他的四肢将人抬起来抛进了泳池里面。
惨叫声很快就被一声落水声盖过去了,陆凝和其余人都盯着水面,紫色的水中只是出现了一些水泡之后就什么动静都没有了。那个研究员根本就没与浮起来,而透过尚且能够看清的水也看不到他人究竟在何处。
“那个……”又有一个人开口了,“石、石先生,我对探索没有意见,不过我没参与过这个项目,能不能至少告诉我们这到底是在做什么?不然我们就算下去了也不知道该做什么……”
委婉的方法吗?倒也不失为一种手段,只是石启智这个人……
“是我们项目的一部分,开启世界的手段。这里的仪式已经完成了,但是没有出现我们料想当中的结果。所以,现在应该是已经打开了世界,却没有办法作出有效探查。这是一个通道,我需要你们收集通道的稳定性数据。”
他还真是给了很悉心的解答。
“不稳定通道的探测一般都是以人命堆积而成的。”另一个年轻研究员说道,“石先生,我们的确愿意用生命来完成开拓,不过如果我们的生命能够起到更好的作用,或许也不必浪费在这里?”
“说说看。”石启智依然是没什么波澜的语气。
“在我参与过的一些项目当中,出于对世界危险性的考量,特别是来自微生物方面的问题,一般不会允许被派遣人归来,即便被允许,也是要经过严密消毒处理的。而看刚刚您的所做,跳过了消毒的过程,也就是说这次本来就不打算让过去的人回来,是不是?”这个研究员开始侃侃而谈。
石启智微微点头。
“既然如此,我想我们就更加不是适合的人选了。石先生,正如你所说我们属于对情况略知一二的人,如果我们心里有什么怨愤想要不配合的话,也会对项目造成不小的困难吧?这个实验的根本需求就是要稳定通道,了解情况,以能够获得数据。既然能被您如此关注,一定有其独到之处,我想最好的办法是,先找一些人,随便说个什么谎言让他们配合实验,而我们通过观察这些人反馈回来的数据,再对自身做好调整,之后再让我们这些研究员前往,这样既安全,又不浪费我们脑子里的知识,不是吗?”
“数据已经得到了。”
“您果然……您说什么?”那个研究员愣了一下。
“既然你需要数据,那我就让你们看看数据。看完之后,你就准备出发。”石启智一抬手,有人给送过来一台笔记本电脑,他打开后在键盘上敲了一会,然后将电脑转过来放在泳池边上的一张小桌上,“所有人都过来看看,如果你们用数据可以为自己提供一些保障,我不反对。”
那个研究员嘴角抽了抽,而其余的人看他的目光和看傻子一样,这绕来绕去的主意最后提了个什么?眼前是项目的总负责石启智,所有相关流程都会过他的手,能想到的东西他会想不到吗?
但都变成这样了,也没有办法,他们只好凑到电脑前,思考还有什么别的活路。
说到底,就算是干坏事,这帮人也是想处于一个加害者而不是被害者的位置,能像林元说出那种冠冕堂皇的话的人很少。这些研究员为了活命,估计已经全力动脑子打算从那些数据里面找出什么名堂来吧。
陆凝装模作样地也看起那些数据来,只是她怎么可能看得明白?倒是周围那些人小声念念有词的样子让人感到有些心烦。
“各位,我说,各位。都这个时候了,有什么发现就拿出来分享一下吧,我们可……可没那么多时间了,石先生的耐心可不一定什么时候用完。”有个人低声开口了。
“你说怎么办?”一个女性没好气地说,“这堆数据共通点都很少,也不是没做图表,自己看置信度,这玩意怎么用?难怪要找专门的研究员来,不就是普通人反馈不到有用的数据吗?”
“这项目到底进行到哪了,我之前还在组里做化学分析,怎么现在过来整个就变了个模样?”
“鬼知道,我那边生物样本也还在进行中,就是出来摸个鱼就被抓了壮丁。”
一群研究员聊了两句,就开始转向对数据的讨论。不过他们本来就是来自不同小组的人,知识面也各有不同,这些数据之前石启智肯定有专业的成员组分析过了,如果那些人都分析不出来,这几个临时看看能有什么用?
精彩絕倫的小說 深淵歸途 愛下-79 石啓智看書
石启智给了众人接近半个小时的时间,才再次开口:“你们已经看过大部分的数据了吧?”
“是……但是……”
“好,下一个,就刚刚那个提议的,希望你能反馈一些有用的东西回来。”
噗通。
这帮人里只有陆凝心态最为轻松,她继续跟着众人看那些数据。虽说从闻到的气味上来看有人已经吓得尿了裤子,不过这也算是恶人自有恶人磨。
讨论依然不会有任何结果,而石启智甚至很好心地给他们更新了之前两个扔下去的人采集回来的数据,可这些平时都要一个组的人处理上一两个小时才能形成数据透视的图表的东西,这些人就算尽力合作也没办法及时把有用信息转化出来。
又有两个人被扔下去了,这里还剩下六个人。
已经没人说别的了,每个人都在满头大汗地看着电脑,偶尔有个人上去敲键盘来调整,但没有成效马上就会被别的人谩骂诅咒,陆凝眯着眼睛慢慢了解,她虽然不会整理数据,但听听结果还是稍微明白这里的数据在讲述什么。
大约是世界和世界之间的相似度、坐标位置和对称性,但是需要从个体传回的数据里筛选掉所有的影响因子。同时个体能够对整个世界产生的扰动又微乎其微,因此影响因子的基数非常大,在接近90%的比例,辨明和筛查这些因子就是一个极为艰巨的任务。
反正陆凝不会。
“下一个。”石启智催命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几个保安走过来,这回还都默契地等了一下,似乎是让他们决定到底让谁下去。就在这时候,一个人指着陆凝说道:“就她吧,一直也没什么贡献,讨论里也不说什么。”
“本来就没什么能说的,该有的上面都有吧,没有的我们也办不到。”陆凝不在意地耸了耸肩,“不过也好吧,祝你们能算出来。下一个我去。”
她主动出来,石启智还是略微点了点头的。保安也没强制她,只是将那个收集装置拿过来递给了陆凝。她戴上之后发现还可以从里面视物,而外面看上去这个“VR眼镜”可是全黑的。
“调试一下……好。”陆凝摸了摸装置周围,没有可以让她控制的按钮之类的东西,于是只是稍微调整了一下和眼睛的位置,让自己稍微舒服了一些,接着就走到了泳池的边上,看向那一池紫色的水。视野里面开始出现一些读数,倒是真的有点VR游戏的意味了,陆凝向身后的几个人摆了摆手,深吸一口气,纵身跃下了泳池。
游泳这项技能她现在已经很熟悉了,落水之后她便张开双手双脚开始感受浮力。视野内是淡紫色的水,却显得非常明亮,没有别的东西,陆凝活动了一下手脚,身上却没有那种水的潮湿感,反而有种温暖被棉花包裹着的感受。游泳的方法在这奇妙的水中依然适用,她向前划动了几下,然后顺着浮力往上,却忽然发现水面已经不见了。
难怪那几个人下去之后就没浮上来。
略微思考之后,陆凝做了一个大胆的尝试,她吐出了肺里的空气,然后开始吸气——
从咽喉气管传来短暂的火辣感之后,她就感觉肺部已经被温暖的感觉所包围了,甚至不需要再继续进行呼吸,只要这些紫色的“水”充盈于体内,就会有氧气供给。
好,呼吸问题解决,那么求生的第一步也算是完成了。下来的人肯定不是淹死的,而如今杳无音讯的他们去往了哪里呢?这个环石山项目打开的世界又通往哪里呢?
陆凝在水中转动了一下身体,紫色的水并不像正常的水一样,越往深处越显得昏暗,哪里都是淡紫色的,光学的效应在此似乎并不存在,不过也不是除了水以外空无一物,一些色泽略微深一些的点就是这里最明显的标记,除了这些以外,似乎也没什么别的东西好查看了。
游过去不需要花费太多的时间,大约十五分钟之后,陆凝就来到了一个最近的暗点前——当然,靠近之后这已经是一块大石头了。它和陆凝之前看到的被三圈桌子围绕着的石头差不多,外观只是一个嶙峋的石头而已,上下左右绕一圈也看不出什么独特的地方来。
看来那个石头就是从这里打捞出来的?那么……有什么古怪吗?
陆凝伸出手指戳了一下表面,然后她就明白为什么这个石头会被那样详细地研究了。一股强大的拉扯力顺着指尖传导到了她的全身,然后把她整个人拽进了石头里面。

熱門言情小說 深淵歸途-77 一輪終結閲讀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深渊归途
张欣晴快要忍不住笑了。
所谓“人类从历史上吸取的唯一教训就是绝对不会吸取教训”,用来形容钟有闻也是非常适合了。仅凭自己的一个想法,仅凭一腔热血一样的认定,不顾前因后果地去做一件事……她甚至能从这里想到一系列的后续,无论是那片世界发展出了妖魔鬼怪的文明最终和人类展开文明之间的战争也罢;那里化为养蛊场出现超级鬼怪冲破出口也罢;甚至于人类方面为了绝此后患守住出口将里面每隔一段时间来一场大屠杀也好——所谓的和平治世,不过是一个还没开始做的梦而已。
不过她自己也好不到哪去,和马戏团一起这么长时间,精神也有点不太正常了吧,她已经完全不想去嘴炮钟有闻了,现在心里更加想要杀了对方,将这个项目彻底摧毁。
看来回去要好好清理一下灵魂了啊。
张欣晴邪笑了一声,抬起手杖指向钟有闻:“超级贵宾待遇,表演开始吧!”
霎时间,所有马戏团的鬼们全部显现了本体,向着钟有闻发动了冲锋。
=
轰隆。
地面震动,陆凝扶着墙稳住身体。从四面八方都听得见爆炸声和倒塌声。她似乎看到有类似蛇一样的黑影在房屋之间游走,犀牛的影子则开始了横冲直撞。这些攻击都避开了路上的面具人,但房屋却都难以幸免于难。
优美小說 深淵歸途 未見寸芒-77 一輪終結閲讀
如此肆意妄为的攻击方式,好像不是出自同一个指挥的手笔。陆凝和燕子丹一边躲避着怪物的攻击线路,一边艰难地往更加靠近中央的地方前去。实在躲不开的鬼怪就靠着两人的能力来暗杀。
“估计别人都是在正面进攻吧。”燕子丹在又一次协助陆凝刺杀了一只鬼之后歇息时说道,“就我们是在潜入。”
“而且我们俩还是没什么正面战斗力的,就算真的潜入进去了也不能斩首。”陆凝甩了甩剪刀,已经有四十个符号填满了,还有九个。
“哈……好像还真是。”
陆凝在心里算了算,铜方镇里认识的人都已经进入这片区域了,想找外援也找不来。不过毕竟场景都到这个时候了,来一场最终战斗也算正常,只是自己这里略有些麻烦。当然,她还可以向外面打电话,不过铜方镇的强力阻隔能力已经连白环都很难穿透了,她能够打通的电话只有曾经在鬼怪事件中联络过的汤海瑶而已。
“就算想要叫外援,现在也来不及啊。”陆凝有些抱歉地说,“而且外援应该也需要一定的集结时间,这么大的事,光是黄巽那些人只怕不够。”
“所以之前滕璇……”
“她就是办这件事的,只要找得着汤海瑶或者黄巽,就可以顺着他们的路子请求更高的支援。当然,有叶琴那条线更加稳妥一些。”陆凝笑笑,“我们的事总会解决的嘛。”
“你有打算就好。”燕子丹点了点头。
前面又有好几只鬼,一般遇到这种成群出现的鬼怪,两人就会绕道。幸好很多房子都被破坏了,反而增加了选择道路的空间,两人找了一个被撞塌了墙的房子钻了进去,确定里面没人,就从冰箱里先翻出了一些食物。
“饿了吧?”陆凝给燕子丹递了一些吃的,她每次进行两界穿越都需要耗费大量体力,而自己执行刺杀聚精会神起来消耗也不小,之前吃的东西完全不够……说起来,几点了?
“下午了啊。”燕子丹正好也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这段时间众人几乎都没关注时间的走向了,大概也是之前水镜里的夜晚闹的。然后,燕子丹就又说道:“刚刚接龙里面又有消息了,十二小时已经过去了,本来应该接龙的是陈航,不过他没有写……这大概是他最后为我们能做的事情。”
“嗯。”陆凝点了点头,那么剩下的就是邓常丽了。
“嗯?”燕子丹忽然诧异地提高了音调,“但是……但是这才十几分钟,邓常丽就上传了?她在干什么?她不知道现在有多危险吗?”
“你说什么?”
=
这个古朴的小镇充满了令人迷惑的状况。方志杰离开那个有着怪画的旅馆,希望能够在镇上打听一些东西,却没想到铜方镇的状况比他想的要复杂很多。
好吧,也许能够正常交流就已经不易了。铜方镇的人有一种莫名的古怪感,如果你作为游客,在这里游玩,想要看看当地有什么特色的景物或者有趣的街道,那么多半的人都会热情地给你推荐很多不同的地方。然而如果方志杰开始询问铜方镇近些年的传说,或者猎奇志怪一类的东西时,当地人就会开始顾左右而言他。
花了半天的时间,他完全没能打听到这里任何消息,哪怕是附近哪家有了丧事都打听不到。懊恼的他走进了一家路边的小餐馆,打算随便吃点东西,晚些时候试试向做生意的人打听一下。
“一个客人。”
走进店门后,方志杰听见老板嘀咕了一句,刚刚的经历让他感到些微有些不安,不过店里也不光是他一个人,还有别的客人在这里用餐,他找了个角落的座椅坐下,拿起放在桌边的菜单随便点了个盖浇饭。
店里只有一个老板和一名服务员,后厨大概还有车厨师在忙碌吧,不过老板就坐在店门口的位置,玩着手机不时瞥一眼客人。
天色渐渐变暗,店里的灯光不太明亮,方志杰有些后悔来这么一家路边小店的,既然来了这种地方,那还不如找一个大饭店之类的地方。
但是,盖浇饭倒是出乎预料,分量十足,而且味道也非常不错,方志杰喝了一口附赠的汤——有点鲜味,不过比起盖浇饭来说差了不少。他将碗放到一边,吃着饭,也在偷听店里客人的聊天。
晚上的人很多都是一些下班的人路上吃一顿的程度,各自点一个饭、面之类的,奢侈点再来个菜,有的还会开一瓶啤酒。这样的环境下,往往说着说着就不会注意音量了,很容易就可以听到这些人在讲什么。
没有人提到什么令人耳目一新的消息,各种故事中偷听就能听见关键信息的情况没有发生,直到方志杰吃完,那些人聊的也都是像工作、人际、娱乐之类的这些东西。
方志杰有些懊恼地起身去找老板结账。
那个一直玩手机的老板抬头看了他一眼,又瞅了一眼桌子那里,从旁边的几个记账单中挑出一张来:“十块。”
方志杰掏出钱包付钱,在他找零钱的时候,老板忽然低声开口了:“小兄弟,外地人?”
“……来旅游的。”
“别那么害羞啊小兄弟,旅游是吗?旅游好啊,长见识。”老板笑呵呵地说着,“但是铜方镇已经不怎么出名了吧?这里早就不办旅游业了,我知道的。来这里的人基本不是出差就是乡镇政府的接待,真正的游客基本不会来……毕竟这种发展成了半吊子的小城镇哪里都是对吗?”
这老板怎么突然话多了起来?
“我就是觉得去一个新地方还挺有意思的,没想这么多。”
“好。这么说吧,你吃饭的时候其实是在听吧?想听听这里有什么消息?我跟你说,你这样打听是打听不到的。”
“我没想打听什么……”方志杰警觉的取出钱递了过去。
“好,好,不过,想知道什么的话,就得晚上去羊角街石柱屋,啊,还有大概半个多小时,就天黑了吧。”老板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这个地方,只有住得久了,才知道有多么不同寻常啊。”
方志杰匆忙地走出了饭店。他总觉得这种送上门的情报会有问题,然而也不可否认这对于一筹莫展的他来说很有诱惑力。如果那个“白礼”已经开始了,那么他这种没什么打探消息经验的人恐怕只能靠这种古怪的“情报”了。
思考片刻之后,他找到一家出售厨房用品的店买了两把刀,又去五金店搞到了两盒钉子,做好准备之后便前往了那个所谓的羊角街。
这是一条僻静的小型街道,只有双车道,而且建筑比较破旧,应该很有些年头了。石柱屋是这条街上的一家古玩店,应该算是这里外观看上去最好的店铺了,方志杰在天黑的时候走了进去。店里的人不多,看得出来很多人都在闲逛,他向四周张望了一下,却没有找到看上去类似是店员的人。
他往里面走了走,穿过一条短廊,发现更里面的一个屋子里有几名穿着统一颜色褂子的人正在打扫,这间屋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有几根石柱而已。方志杰走进去低声问了一句:“请问……”
一个打扫的人抬起头,吓了方志杰一跳。
这个人的脸色蜡黄,瞳仁非常小,眼睛里的大部分都是眼白。脸上的胡子虽然刮得很干净,却在下巴的位置长着很多细小的肉瘤。方志杰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这里会有这样的人。
这时候,另外的人也都抬起头,方志杰感到寒毛直竖,这里所有的打扫人员都是容貌古怪,甚至到了离奇地步。这些人不正常的眼睛盯着他,顿时让他打起了退堂鼓。
“抱歉,走、走错了。”
方志杰也不想问了,说了一句就转身,还没等跑,就被人拉住了手肘。那个人的手上有很多汗,哪怕隔着衣服也能感受到一种黏黏糊糊的触感。
“你……走那边。”
方志杰扭头看了一眼,第一个抬头的人用手指了指后面,穿过石柱的房间侧面,有一个小门,是关起来的。但看这个人的意思,这扇门可以打开。
“问什么事,都……走那边。”那人见方志杰愣着,又说道。
“哦……哦,谢谢。”方志杰轻轻摆脱开这个古怪的人,剩下的又开始低下头打扫了,这些人主要打扫的地方都是石柱周围,无论怎么看都非常奇怪。
应该走?还是应该留下?方志杰一咬牙,摸了摸背包侧面探出一小截的刀柄,迈步向那个小门走了过去。
门后是一条向下的楼梯,越是往下,就越能闻到潮湿的泥土气味。看起来楼梯是通往地下的,这令他感到更加不安,甚至有些后悔。只有一条路的话,如果被堵死了不就完了?
还没等他胡思乱想结束,前面就出现了一扇门,老旧但结实的木门,方志杰看了看两边,有一根绳子,他伸手轻轻拽了两下。大约两三秒钟之后,木门被人从里面打开,温暖的灯光从里面照了出来。
打开门的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小女孩,她冲着方志杰笑着挥了挥手,然后伸手比划了一下里面,不过没说任何话。方志杰有些诧异地走了进去,发现屋子里还有三个小孩,都是一样好看的小家伙,不过相比于那个女孩,这三个孩子的问题很明显——一个少了一只手,一个走路一瘸一拐,一个左眼戴着黑色的眼罩。
这些孩子……都是残疾人?方志杰将目光投向最后一个人,也是坐在书桌旁边的一名老人。老人非常瘦,可以说瘦得皮包骨头,一双眼睛外凸,如同骷髅一样的手上稳稳地握着一支笔,在一张白纸上慢慢地写着字。
“你是第一个。”少了一只手的男孩蹲下身,从下方笑眯眯地看着方志杰,“今天第一个。爷爷还在准备,不介意等等吧?”
“呃……没关系……”
门在背后关上了,方志杰陷入了一种迷茫感当中。这里的情况实在过于令人费解,他想要仔细思考,却觉得脑子有些迟钝。
过了也许很短的时间,老人放下了笔,转过身,那双眼睛瞪着方志杰。
“你有什么事?”
“我听说……如果想知道铜方镇的事情,就得到这里来询问。”方志杰没有想好说辞,便实话实说。
“那要看是什么事了。”老人慢慢点了点头,“我这里……也不能什么都告诉你。”
“我想知道白礼,还有这里是不是已经被白礼所影响了!”
方志杰不假思索地说出了这句话,而在这句话之后,房间里的灯光就瞬间熄灭了。
【——上传者,我是姐姐】

selxs熱門都市言情 《深淵歸途》-52 森羅古鎮讀書-kak2g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医院的探查一无所获,而段烨也说以他的本事找不出这里别的和白礼有关的人了。
陆凝说了句商量一下,将陈航、燕子丹拽到了旁边。
“这人的本事有点古怪。”陈航小声说道,“还记得之前道长们说过,占卜算命这种事很难有个精确结果,至少道术方面很难。当初我们要是真有他这么方便的本事恐怕早就发现钱家人不对劲了。”
“但也说明这个段道长也有些独到的地方吧?”燕子丹说到。
“我就是不放心。我自己也就罢了,但诗兰那边可不能出什么意外,而这个人的行事方式让我觉得有点难以信赖……也不是说他有别的问题,只是我怕他遇到事情自己就跑了。”陈航说。
陆凝其实也有同感,大凡做事不择手段的人总是难以令人相信会为别人付出些什么,这个保镖是不是真的能保到最后也不清楚。但现在他们也只有这一个选择,只是互相提一个醒而已。
“那么……如果枣园庄已经没有了白礼的相关人,我们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义了。不知道皮二这个人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我问问他能不能帮我们找到皮二?”陈航说。
和尚老公
無盡力道
然而这一次段烨却没有应下,按照他的说法,之前这一次找人是因为要找的人是一群,要求比较模糊所以还能办到。精确找一个人他是无法做到的。
这个理由姑且不论是真是假,陆凝等人也无法反驳。而陈航就将众人目前的处境大概向段烨讲述了一下——重要的便在于接龙问题上。
“哎呀……这种事还真是棘手。原因不明?你们就没去那个社长最后失踪的地方问问?”
“正打算去,道长愿不愿意陪我们一同去?”陈航问。
“这话说的,我是你爸雇佣过来的,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对吧?肯定得跟着啊。”
段烨满口答应,却没有任何郑重其事的感觉。
怀着有些不安的心态,众人开上唯一一辆车出发了。现在一共就七个人,坐一辆车也坐得开。段烨上车之后就摸出手机开始玩起了手游,当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模样。陆凝在镜子里看了一眼,摆摆手让陈航开车出发了。
这一趟的目的地当然是铜方镇。
坐落于南部地区的铜方镇原本是重工业城镇,在锐陇集团向庚午市周边开辟发展的时候也赶上了当时的好时机,转型成功,向轻工业和旅游业等行业开始发展,治理当地的环境污染之后,也一度迎来过一段鼎盛时期。只是铜方镇所坐落的地方是一片大平原上,毕竟不如别的地方有山有水,旅游业此后便被后续发展起来的各个村镇分走了大量游客。但铜方镇既然早已吃过了第一口肉,之后仅凭工业基础便能继续发展了。
在都市中苏醒的强者
只是如今,在众人眼里那算是个妖魔鬼怪的汇集之地。
=
邓常俊终究是忍不住逃出了家门。
一切正常才是令他感到最恐惧的事情,就仿佛不知何时会落下的处刑刀,令人毛骨悚然。
他打了一辆车,却不知道应该去哪里。杨采?那个连鬼缠上也不知道的人,去了也只是跳入另一只鬼的嘴里而已。他想要找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那些鬼怪不可能找到他的地方。
他最后想到的人是范逑,那个乐天派又大胆的同学。范逑家和他家也只是坐一个小时的车那么远,他给对方打了个电话,范逑倒是很高兴地接受了,没有察觉到邓常俊声音在微微发抖。
超級進化器
车上,邓常丽给他打了电话,但邓常俊当然没有接。邓常丽很快就改成了发短信、聊天工具发信息,从询问很快就成了抱怨和怒骂,但是邓常俊一句话都没有回复。
他还在恐惧着。
純元都市
长途车上没有什么人,邓常俊强迫自己将注意力转向窗外的风景,打定主意无论邓常丽说什么都不会再理睬她了。他知道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他只相信自己的判断。
与此同时,邓常丽也在家里捧着手机生闷气。
虽然两人常常会拌嘴,可这种行径还是头一遭。邓常丽实在不明白邓常俊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于是给父母报告了一下这件事,自己也准备出去找几个朋友玩一下,排解一下心中的郁闷。没想到就在出门的时候,她看到在门口探头探脑的邓常俊。
“你居然还知道回来?你还敢不接我电话?”
“嘿嘿……抱歉抱歉,我今天有点神经紧张了,这不是……给你买了酥芳记的点心,就当赔礼道歉了。”邓常俊拿出手里的盒子陪着笑脸说,“原谅我呗?”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哼,你可真是气死我了。”邓常丽回头重新打开门,“咱们重新商量一下,我可不想自己一个人干所有的家务。你要是状态不好……”
“没没没,现在挺好。”
邓常俊的声音在背后很近的地方传来,邓常丽吓了一跳,扭头看见邓常俊的脸就在距离自己不到一米的地方!
“喂!你怎么过来都没声音啊!”
“对不起对不起。”邓常俊急忙点头哈腰,“吓到你了?”
“嗯……你今天是真的有点怪。”邓常丽皱着眉走进家门,“你可从来没这样低声下气赔礼道歉过,还给我带了礼物……”
“是啊,是啊,是啊……”邓常俊也跟着走了进来,慢慢合上房门。他的口中仿佛重复着“是啊”,声音却越来越诡异。
房门合拢了,屋内传来了一声闷在喉咙中的短促尖叫声,随后便是碾碎骨骼和血肉的嘎吱声响。
长途汽车上的邓常俊发现邓常丽终于不给自己发消息了,心里稍微松了一口气。很快,车就开到了范逑家所在的小城,下了车,范逑正在车站外头等他。
“嘿呦好久不见。”
“放假才没过多久。”邓常俊拍了拍范逑的肩膀,“见到你我才算安心了一些。”
“安心?什么跟什么?你不是为了找我玩才过来的啊?”
“啧,我跟你说啊……”邓常俊把自己的经历和范逑说了,结果范逑果不其然地嘲笑了他一番。
“你怕不是把做噩梦当真了,等回去得好好跟邓常丽道个歉啊,哪来的那么多鬼。”
“你还别说,我觉得杨采身上也有问题。之前他不是和卢江洋一起去了趟那个闹鬼村子吗?之前我和他视频就看到他屏幕周围都是头发。”
“哈,你倒是给他打个电话问问啊。反正我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算了,晦气的东西少沾。”
——【上传者,我带你们飞】
=
这段故事是田阳在九点多的时候上传的,而故事内容也称得上是紧跟着社长发布的通知,直接让鬼动手杀害了邓常丽。
“我……我没想这么设计来着。”燕子丹没想到自己之前留下的伏笔居然演变成了这样,“怎么办?万一因为这个邓常丽出事……”
“那也和你无关。”陆凝打断了燕子丹的自我怀疑,“闵凤和颜梦都已经死了,那时候我们还没收到社长的信息,这两者完全不是同步的。别把多余的责任揽在自己身上。”
“下一个接龙的是我。”钱义朋说道。
“你准备走哪一部分?”陆凝问。
“我无所谓,故事里我都还没有出场,所以你们要巩固自己在马戏团的状态,还是继续增加一些故事里的筹码我都可以写。实在不行将杨采那条故事线医院的鬼再增加一些描述也可以。”
“闵凤和薛巧笛的线其实也可以,那条线很久没有发展了,同时也意味着操作空间很大。”陆凝说道,“既然闵凤已经死了,我们也不必顾虑太多,虽然这么说可能有些无情。”
“也可以,如果我安排一下,那条线的人也是可以获得一些类似马戏团一样的助力的。”钱义朋点点头,“也可以和别的同学稍微关联一下。不如让故事里的王仲楠去接触一下他们如何?侦探总得实际考察一些什么吧?”
“让王仲楠扮演救星角色?”陈航问。
这倒也说得过去,毕竟侦探这个角色肯定是这个故事的正面人物,加上和众人又是同学,救人也是说得过去的。
不过这样一来,陆凝倒是想到了现实中的侦探叶琴——这位侦探一开始是否也是抱着救人的目的才去的密城呢?
下午两点的时候,车辆便开进了铜方镇范围。当车通过路标牌的时候,段烨终于放下了手机,抬起头望向窗外使劲吸了吸鼻子。
狂枭 admin
“段道长,是有什么发觉吗?”燕子丹问。
铜方镇的天气阴沉沉的,不过还没到下雨的地步。但段烨则皱着眉,不断用鼻子闻着,没有回答燕子丹的问题。
“段烨先生,请您回答我们的问题!您是保护者,可我们也有得知的权利!”周诗兰说道。
“嘶……”段烨掏了掏耳朵,扭过头说道,“要是按我说的,咱们立刻调头,现在就离开这个鬼地方才是对的。”
“说实话,段老哥,这话我们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要是躲得过谁愿意来这种破地方?您还是实话实说,我们也算遭遇过各种事了,不会没一点心理承受能力。”陈航说道。
段烨抓过自己的背包,从里面掏掏摸摸,最后拿出一个小瓶子来,瓶子里是清澈的液体,但在段烨拿出来之后便迅速开始变蓝然后发黑,很快就变成了如同墨水一样。
“朋友们,朋友们啊!你们看看,这只是在镇子边缘,聚集的阴气就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往里面走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这个小镇恐怕早就不为人知地变成一片人间地狱了,也就是没来过的人才不知道而已。”段烨晃着小瓶子说道。
科技小農民 金大人的夢
人间地狱?
燕子丹马上问:“为什么说是人间地狱?庚午市不是有处理小组……”
“哎呦,处理小组那也是得有人申请求助之类的才会出动,这镇子里真正能打通电话的人估计已经没机会了。好家伙,这么浓重的阴气……我这是要把命搭上?你们怎么想的?恕我直言,那社长死了就死了吧,这种地方除了死人估计就是一群半死不活的人,现在我们还能联系人过来把他们从外部消灭。”
“我已经发了信息了。”陆凝晃了晃手机,“但是一旦从外部消灭的话,里面我们想要的信息还能得到吗?”
“那基本不可能。”段烨立刻说。
步步逼婚:總裁壞壞噠
“好吧,段道长,如果你怕了,现在我们就停车放你下去,这是最后一次机会。如若不然,我们就得进去冒一次险——这是要拼命的事情,对你们所有人都适用。对了滕璇,你要在这里下车。”陆凝转头又说。
“什么?”滕璇跳了起来,“都到这里了你和我说让我下车?”
“少在这里讲你那些江湖义气!你也听见段道长说了这里的危险,不像我们被接龙故事缠着,你身上没那么多麻烦事!你爸还在,也会关心你!这和白礼那种不一样明白吗?留下来,万一我们出了事,你就去找汤海瑶,找黄巽,找你认识的任何人来处理后事!这是我们的合作,明白吗?”
滕璇一愣,然后沉默了下来。陈航将车缓缓停在了路边,陆凝跳下车,拉开了滕璇那边的车门,严厉地说:“和我们高中时候一样,我说什么,你做什么,跟着我,你吃不了亏。”
“你……从来没让我吃亏。”滕璇不情不愿地走下了车,“我知道我帮不上忙,文玥,我啥都不会。可是你这么进去了,要是没了信儿,我……我都不知道怎么想。之前你去了大学,我至少知道你活着,我们还能遇到。”
“正是为了不让你吃亏,现在你必须走了。”陆凝说道,“如果你有意的话,帮我办点别的事情。我这里有一笔钱,作为经费你随便用,嗯,就是这么多。”
滕璇接过陆凝给她的一笔钱,还有她快速写好的纸条。
“李文玥!你从来都是赢着回来的!你这次也一样吧?”
“哈……我尽量吧。”
陆凝也算是尽了李文玥这个人应当会尽的心意,她挥了挥手。往回走一段路就有一个车站,滕璇可以从那里搭车离开,之后的事态会如何便看她的发挥了。
回到车上,陆凝扭头看向段烨。
“道长还没有下车,看来并不怕那里的人间地狱。”
“这么有意思的事情,我还是参与一下,万一活着离开了,将来不是又多了一笔吹嘘的资本?”段烨手里抛接着那个小瓶,嘴角扬起笑容,刚刚那副有些做作的惊讶模样已经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