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xb8好看的小說 炮灰郡主要改命 線上看-第二百一十七章 霓裳綵衣熱推-waj37

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炮灰郡主要改命
玲姐不耐道:“自然是哪件,不然还能是哪个?”
“那件是春燕的舞衣啊,她平日里最是宝贝了,玲姐您要让这丫头穿?!”另一个小狗腿,也是不可置信的模样。
“舞衣是歌舞团的,不是哪个人的。你们俩不停地找事,是不想跳了吗,可以!我们王府献舞不差你们俩!”玲姐指着门外高声道,“不愿意听从的,现在就可以走,吉里限入不限出,二位请便吧。”
两个小狗腿立刻收了找揍的神情,双双化身小舔狗道:“我们不是这个意思,歌舞团是我们的家,玲姐让我们离开家能去哪里啊。”
“我们是说,春燕长得高挑,凌燕……”女子将丁潇潇上下打量了一番,顿住后道,“我们是怕她穿不起来那件衣服而已。”
“就是就是,玲姐您误会了。那衣服制作精良,耗费不小,改是改不得了,要不就在吉里再给凌燕置办一件,霓裳可能不赶工,但是普通的彩衣应该没问题吧。”
“舞衣有什么改不得的,撩上几针就行了。你说的也有道理,霞风你去,把春燕那件彩衣带上来。倒是提醒我了,得让凌燕试试,我给她改。”玲姐说着,走上前比量了一下丁潇潇的腰身,回头见霞风还在原地犹豫,眼神惊恐又愤恨的看着另一个小狗腿,顿时恼了,“还站着干什么!快去啊!?”
霞风咬着嘴唇不愿意动,丁潇潇从玲姐手里把苹果拿回来继续啃,一边嚼着一边说:“霞风姐姐恐怕是累了,我自己去吧。楼下哪间房?”
二女顿时露出你真不知死的神情,齐刷刷回答:“二楼一字房,上房!”
“哦,上房就上房呗。”丁潇潇揉了揉耳朵,抬步向下走去。
慕思忍不住喊了一声:“郡主,您最好别去……”
霞风瞪着她一眼:“什么郡主,这只有舞娘凌燕。还以为这是西归啊,你这么叫会让咱们一起跟着倒霉的。”
玲姐点点头:“都说了这是我们歌舞团的凌燕,就算被人认出来,我们也要咬死了不认识什么郡主。慕思,你注意一些,毕竟现在西归城已经姓宋了,要是被提及郡主与屈家的往事,我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慕思赶紧屈膝回答:“知道了。”
话语间,丁潇潇已经往楼下走去,慕思想开口,最终还是被连体婴儿一样的霞风和小狗腿一起瞪了回来。
“说是重视,玲姐也没多少看得起她嘛。”众人开始休息,有人窃窃私语。
“什么?”
“明明知道春燕最是看中那件舞衣,锁在箱子里平日看都不让看一眼。”
“可不是嘛,让凌燕自己下去拿,说是自己穿,这不是找死吗?”
“霞风和霞云平日里就像和春燕穿一条裤子似的,这个时候都不敢去,凌燕……”
“那不是又有好戏看了?”
“且看着吧,一个嚣张一个犯傻,都是活该。”
九夜帝君
舞娘们议论着,玲姐就像没听见一样。坐在一边的慕思实在憋不住了,站起身来说自己要去房间拿点东西,匆匆下了楼。
丁潇潇站在一字房门前,先是左右打量了一番,不得不说,这北荒的大客栈里,一字房还是很有格调的。
门派是红木的,字是烫金的。两种材质和颜色均是相得益彰,显出几分有文化的贵气来。
只是,这个风格略硬朗了些,并不十分适合春燕这样香软的尤物。
“春燕在吗,玲姐让我来拿东西。”丁潇潇轻叩门问道。
意外的是,屋里有一阵骚动,就像是老鼠窸窸窣窣的声响,不很大声,却是听的清楚。丁潇潇默默猜测这丫头一个人在房里干嘛,同时也伸着脖子在门上寻找缝隙。
就在此时,一字号房突然打开,春燕略带慌乱的出现在门口,看见丁潇潇的一刻,冷漠高傲的神情覆盖了微微的喘息,整个人又化身冰雕美人,没有一丝暖气儿。
“你?来拿什么?”
丁潇潇正要开口,慕思突然走上前来打岔道:“没什么,就是想借姑娘一件舞衣。”
丁潇潇正好奇这丫头什么时候来的,坐着飞毛腿吗,这么快。
对面的春燕已然是火了,怒道:“舞衣!?我的舞衣!!”
看着慕思缩了脖子,她将目光转移到丁潇潇脸上:“你确定你没听错!?玲姐让你来借我的舞衣!?”
之前从小狗腿的表情猜到了,这次来拿衣服是个讨人嫌的事情,但是看见春燕如此激动之后,丁潇潇顿时起了些恶搞的心思,就像听不出对方话里的气氛一般,丁潇潇继续说道。
“是的呀,原本让霞风来的,她不动弹我就自己来了,省得麻烦别人是不是。”丁潇潇说着,推开春燕便往她屋里走,“春燕姐也不用动手,我自己拿就行。”
跟在后面的慕思显然头发都快炸起来了,她拽着丁潇潇的衣袖又做眼神又咳嗽的,奈何前者看都不看她一眼。
春燕显然没遇到过这种不长眼色的,被丁潇潇一推愣了片刻。
“你这屋子真大,比我在世子府住的房间还大。”丁潇潇先是环顾四周一圈,之后啧啧道,“玲姐还真是疼你啊,这一天得多少钱啊。”
待春燕认识到世界上竟还有如此无耻之徒,已然是完了,厚脸皮的丁潇潇甚至走到她床边坐了坐。
盛怒之后,春燕先是往屏风后看了一眼,尔后狠狠咽了口气,低声道:“要拿什么赶紧拿,拿完了赶紧走,我需要休息!”
原本已经捂着耳朵等着平地一声惊雷了,见春燕居然没把刀抽出来,慕思也跟着胆子大了几分,贴着墙根走进房间。
“拿什么,对了!差点就忘了。”坐在春燕的软塌上颠屁股的丁潇潇突然起身,一边到处乱转一边说,“你的舞衣都在哪啊,我找找。”
春燕脸色一惊,快步走到一个大箱子跟前:“就在这,你别到处乱翻行不行?堂堂一个郡主,怎的这点规矩都没有。”
跟我讲规矩!?丁潇潇瞥了春燕一眼:“你敢站在本宫面前,口不择言,这又是哪里的规矩?”

bod2v都市异能小說 炮灰郡主要改命討論-第二百零二章 東臨郡主展示-3bcoo

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
守卫从玲姐手中夺过马鞭,已经高高扬起,突然看见好似凭空冒出来的这么一辆马车,也觉得很是意外,手里缓缓放下。
吞天寶鑒
马鞭正好搭在玲姐头上,惹的她很是烦闷的一撩。
丁潇潇见状忍不住噗嗤一声,周围很是安静,她这一声笑顿时引来不少目光。
虐白蓮花手劄 燕紫橙
女儿红:情愁似酒浓 布董
虽然她随后便像鱼一样,沉到车窗下去了,可还是有目光在她脸上顿了顿。
来的这辆马车装点的并没有多么华丽,甚至说颜色略显单调了些,可是花式大气镶金质感细腻,一看就是出自名家之手。
周围人不自觉的让开一条路,再加上马车上挂着的通行令牌,是金底的,更让普通运货的马车避之唯恐不及,别说碰上去,就是靠近了仿佛都能熏脏了一般。
车子行了不少路,同行牌有好几张,但是车轮铮铮马夫正襟危坐,连拉车的四匹马都精神矍铄,和周围通关的芜杂氛围显得格格不入。
舞女们争相看着,一个个都既是羡慕又是嫉妒。
“这谁呀,到吉里来还能整出这么大排场。”
“你看那些通关令牌还看不出来?”春燕睨了一眼,居高临下的口气不容置疑,“不是西归来的,也不是北荒其他城邦,还能是哪。就算不认识通关令牌,也认不出满车的图文徽记,总得猜得出来吧。没见识是命,没脑子那可就是自找的了。”
说着,她往没脑子的郡主凌燕那里特特看了一眼,发现对方只是若有所思的呆坐着,顿时没了力气。
吵架这种活动,一定要势均力敌剑拔弩张,但凡有一个消极应战的,这就吵不动了,丁潇潇目前的状态就非常影响春燕的发挥。
最后,她的独角戏只得靠冷嗤一声,来草草结束。
“也对,都是郡主,人家出门高头大马专人开道,她如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的。哎,要是我啊,就找个泥坑把自己埋了,再也不出来丢人。”
丁潇潇从一开始就猜到了,一个燕王寿辰,特别大的人物,不会从这个城门这样进入。能如此高调出现的,又要通关过城门,那十之八九,便是东临来的了。
冷王的偷心小王妃
“是东临城?是东临城主府的车轿?凌燕,你不认识吗?”
漫遊時空的旅人
众人听闻出话外之音,顿时炸锅了。
“那车上的是东临第一美女郡主丁娇娇?”
“她来吉里干什么啊?不会吧。”
春燕见大家终于有了反应,捏出自己的镶金箔的团扇,轻轻在鼻子前拍打着,很是骄傲的看了看四周。
一本假的倚天屠龙记 子不语,怪力乱神
“郡主早就到了议亲的年纪,西归城……”她看了丁潇潇一眼,尔后轻笑了几声,“现在这幅光景,郡主怕是也看不上了。北荒是城邦大国,即便是吉里也比东临差不到哪里去。郡主此次前来,自然是打打知名度,与亲贵们混个脸熟啊。将来,仪亲也能找到门。”
众女子听得如痴如醉,就像是在高头大马的车轿里有人供奉伺候着,送来展览的郡主就是自己一般。
春燕最后总结:“所以,郡主也就不过如此。和咱们的目的,有何不同!”
帝国再起 张维卿
说罢,她狠狠瞪了已经到自己眼前不远的东临马车一眼,愤愤摔下了车帘。
守卫开始驱赶周围的车马,玲姐趁机将马车又往侧前方停了停,一方面躲开东临城主府的马车,另一方面她距离城门口又近了一些。
“不知车上是哪位贵人,还烦请通报一声,小的好赶紧派人通传。”
城门守卫职责所在,更何况对方也就是东临城,又不是北荒都城来的皇族,检查自然不能免。
不过,他也无谓枉做小人,白白得罪东临城主府,这话里话外的意思都到了,看似客气,实则是要车上的人将姓名来历统统报上来与其他人一样要走通关程序。
车夫跃下车来,对着守卫拱了拱手,奉上通关文牒。
“守城大哥们辛苦了,这是城主的一点心意,还请队长受累代为交付。”
车夫紧接着便奉上一个锦袋,虽然不透明,但是从分量上看,应该是一包金叶子。
车夫的眼神都这么好使,从一群穿戴一致的人中,能分出哪个是头儿。
守卫队长顿时眉开眼笑,心中的喜悦全喷在脸上,嘴里还是客气着:“无名小卒怎么配城主记挂着,实在不知道车轿里的是郡主娘娘,失礼失礼了。”
说罢,他便领着身边的护卫对着马车行了个礼。
丁潇潇蜷在车尾,是最靠近东临城主府马车的,透过薄薄的车厢能将外面的声音听的一清二楚。
得知外面的真的是丁娇娇,她的心没来由的越跳越快。
这个守卫队长也不是吃素的,这么毕恭毕敬的行礼,车中的人总不好一点反应也没有,借这个机会,他就能摸清楚车厢内的情况了。
不伤面子又尽忠职守了,办事就是要这种人才行。
丁潇潇开始意识到,这个燕王府寿宴恐怕不简单,就是守城的人,显然也是经过挑选的,并非一般的大头兵。
果然,队长说完这句话之后,久久不起身,一直这么躬着,车夫见状只得转身通传。
“郡主,吉里城守卫队长向您请安呢。”
车帘一动,无数人的目光都向那里看去,寂静无声的城门口,期待的呼吸声都显得很是吵扰。
丁潇潇忍不住起身挤到车窗前,被同样好奇却不想承认的春燕白了一眼。
“你挤过来干什么!?一起住了这么多年,你是没见过吗!”
丁潇潇也不恼怒,继续盯着东临马车,想知道接下来出现的,会不会是一个浓妆艳抹绫罗绸缎的花妹子。
一阵香气扑来,两个婢女挑开车帘,一个披着烟霞粉雾样大氅的女子走了出来。
她头上没有满是钗缳,反倒是极其简单的只插了一根看不出材质的钗,挽了一个略显青春的对称发髻,雪肌黛眉朱唇皓齿,确实一位宛若天仙的美娇娘。
没想到她直接下了车走到自己跟前,守卫队长默默后退了半步,明显的喉头滚动咽了咽口水。
春燕挡在脸上的团扇顿时拿了下来,一脸不屑的瞪了一眼。
丁潇潇却管不住眼睛,在人群中寻找起屈雍的身影来。
要是他知道丁娇娇也来了,应该会想尽办法进入吉里城吧?

xp2kb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炮灰郡主要改命 暖姜-第二百零一章 又遇阻礙看書-xc1yr

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
丁潇潇发呆的时间,玲姐已经殷勤的往她车上走去。丁一赶紧上前道:“怎么敢烦劳您,小的去为主子收拾一下即可。只是,车不能进,我们能进吗?小的愿意伺候各位,绝不会多添麻烦的。”
玲姐露出些许尴尬和讳莫如深的模样,很是真诚的说道:“这位小哥,不是玲姐不厚道,你呀实在不方便继续跟着凌燕了。况且,加一个人我都要想办法好好解释,男人更是带不进去的。”
丁一闻言大惊,赶紧下跪道:“小人愿意当牛做马,什么都不要,只求陪在主子身边!求玲姐成全。”
“倒是个衷心的。”玲姐叹了一声,“你要是想继续跟着,就在城外等着吧,城郊也有能落脚的地方,等我们从城里出来,你要跟着要走我都无所谓。”
我要做門閥
丁一紧张的看着丁潇潇,后者对他默默摇了摇头,他也只得先退下了。
在车上搜摸了一阵子,丁一拿了个包袱下了车,递给丁潇潇说道:“主子,您一定好好保重啊,这里头是您的换洗衣服还有些傍身钱。小人在城郊等着您,多久都等。”
“落魄成这样,还要养个奴才,真是猴子穿衣服,装什么人啊?”春燕瞥着一双樟脑球一样的白眼珠,不屑的说道。
丁潇潇接过包袱,心里有点不舒服,怎么这场面弄得这么凄惨。她突然觉得,丁一的手刻意将一个东西往她手里按了按,她顺势一摸,发觉包袱最下面有一个盘成一团但是很锋利的东西。
软剑?
这是屈雍的软剑。
丁潇潇下意识抬头,见车窗处已经彻底放下的帘子还在微微晃动,心头不知为何暖暖的一阵,竟有点想哭。
“别舍不得了,赶紧走,晚了咱们都吃不俩兜着走!”玲姐催促着,丁潇潇跟着她上了车。
茶摊老板看了全程,叹息着走到一直目送马车的丁一身边,很是感慨道:“难得你们这么情深义厚的,你要是不嫌弃,就到我家先安顿几天。燕王府寿宴是大事,没准当日能够城门大开,热闹一天。”
丁一看着老板,愣了片刻,扑通一声跪下了。
丁潇潇自然不知道剩余的人如何,她第一要务就是混进城,找个药铺子想办法弄点好使的药,偷偷送出去给临邑。
没有时间商议接头方式,丁潇潇一直有点忐忑,时不时借机会往车后面看。一直到发现丁三默默尾随着,她才放心了几分。
这几个月算是没白培养感情,终于有点默契。
还没到城门口,蜿蜒近一里的车队就将马车阻拦住了,丁潇潇探出头来,看见丁三还在后边吊着,顿时安心了点。
城门口各种样式、颜色、大小的马车,各型各色的人都在等着过关进城。有的车子卸了东西就回去了,能进城的车排在一列,每辆车上都有一个类似狮头的牌子,想必这是通关令牌了。
丁潇潇缩回头,在车里安静的缩着,春燕以及她身边的那一群紧紧的围绕着好,像燕窝一样的小舞女们,都在用一种极其不善良的目光注视着自己。
她目的已经达到,也不想引起无谓的纷争,所以决定尽量保持低调,毕竟自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萌新。
作为一个软萌软萌的小萌新,就应该有小萌新的态度。
车轮骨碌碌地转着,虽然车队很长,但是没过多久,她们的车子便到了城门口。
即便丁潇潇并没有再往车窗外看去,但是她也感觉到,应该是有什么特殊原因插队了。
“这么一大车人都是干什么的呀?车上都有什么东西啊?下来检查!”城门口的守卫毫无感情的说道。
玲姐下车应答:“这位军爷,咱们是西归城的歌舞团,受邀来参加燕王府的寿宴的。”
“哦?!西归城的?王爷居然请了西归的歌舞团?!”旁边一个守卫更是不解,“咱们北荒有名的歌舞团这么多,怎么还要到西归那破地方请?”
古董商的尋寶之旅 血蝠
“听说不是燕王,是二世子。就喜欢这种长得又矮又小,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小丫头。咱们北荒女子,高挑结实,他可能折腾不动。”
玩唐
“哈哈哈哈……”
墨门飞
众人闻言哄笑起来。
车上的女子们开始想尽办法彰显出自己的身材,并不是传说中的那种要什么没有什么的。
面对着众人嘲讽的玲姐,还是保持着一脸相当官方的笑容,但是掀开窗帘,被众多女子压在左下角,直露出一只眼睛的丁潇潇还是敏锐的发觉,她的手指分明狠狠的搓了一下。
剑仙纯阳 一念灵台方寸间
“这位军爷说的极是,确实是二世子邀请咱们来的,还请您放行。”玲姐说着将通关令书双手奉上。
谁知,守卫瞥都没瞥一下,反倒推了她一把说道:“你们这样的没有资格优先进城,去队尾!下一个!”
车上的女子叽叽喳喳的议论起来:“我们都到了门口了,为什么要重新排队啊。”
“去队尾?天黑也进不去呢,我们傍晚要赶到燕王府啊,还能来得及吗!?”
没人理会几个小女子在抱怨什么,守卫们已经朝着另外一辆马车走去了。
玲姐沉着脸,看了看后面又变长了不少的车队,眉毛一提,拉过马头,便往城里走。
马车动的很是没有预兆,车上的姑娘们顿时摔作一团。丁潇潇被压在最底下,疼的龇牙咧嘴,却也不忘了第一时间掀开车窗帘,继续看外面的好戏。
见她们居然硬闯,本来走开的守卫们又回来了,两个人拉着马,领头的走到玲姐跟前,拔出佩刀。
周围的人都不动了,静静看着一场即将发生的流血事件。
丁潇潇有些心累,她不着急进城,只要能进就行。但是若是起了冲突,她们进不去了,那她这半天光阴就算是白白浪费了。
临邑……
微微皱起眉头,丁潇潇抿紧了嘴巴,往队伍后面看了看,想确认一下丁三的位置。
就在此时,一辆极其华丽的马车四平八稳的碾了过来。

qh88n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炮灰郡主要改命 暖姜-第一百九十九章 郡主撒潑看書-rytmj

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
已经从人群中走出来的丁潇潇听了这话,顿时停住了。
吉里燕王府?
这不就是那个神秘人留下的坐标?
邪王絕寵蛇蠍嫡妃 吳笑笑
她抱着干粮咬了咬嘴唇,屈雍从窗缝看见她这个神情,便知道这丫头的幺蛾子又按不住了,赶紧对着丁一挥手,让他将丁潇潇带上车来。
“我的天爷呀!”丁一正要扶着郡主走开,结果手一空眼睛前面的人顿时不见了。
女總裁的極品高手 孱弱
再低头,丁潇潇已然坐在地上,开始哭丧了。
“没法活了呀!”
几个舞娘也惊住了,互相看了看不知道这位郡主在抽什么风。
“我也不愿意生下来就是个傻子啊,爹爹不疼娘亲早亡,我有家等于没有,从小到大,没几个人把我当人看啊!”丁潇潇一边哭着,一边捶腿。
马车上,屈雍的眉头几乎刻进骨头,他隐约猜到了这个女人想干嘛,要是平时,他已经将丁潇潇像抓小鸡一样拎回车上了,可是今天,他实在不方便露面。
“去了西归城,那个城主对我百般挑剔欺侮,让我在所有人面前丢尽了面子。最后,他也不肯娶我,我这么一个黄花大闺女的,就成了一个弃妇了,有家归不得。我的天爷啊,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茶摊的大哥站不住了,走出来将肩膀上的黄布递给她,丁潇潇从挤成一条缝的眼睛里看见这条抹布,有点膈应,故意没接继续哭。
“怎么了……”屈雍恨的牙痒,身后突然传来一声低吟。
纪程高兴地说道:“临邑大人您醒了!?醒了就好啊,先喝点水。”
屈雍看着眉头紧皱的临邑,顿时感觉哭笑不得,这丫头居然能把高烧昏睡的人都喊起来,这也算是她立了一功吧。
他继续观察着丁潇潇的一举一动,青筋暴出的手稍稍松了些。
“你别哭了,城主已经倒台了,现在是承阳府少君宋侯执掌城务。”一个舞娘安慰道。
“你少胡说八道几句吧,城务大事有我们插嘴的份吗?!”为首的女子厉声警告。
“玲姐我错了。”
“去了燕王府,管好你们的嘴!”被称作玲姐的女子警告道,“现在正是乱世,我能带着你们讨生活不容易,要是祸从口出,神仙也救不了你们。记住了没有?!”
“是,玲姐!”众女子唯唯称是。
这个玲姐很有派头,丁潇潇都被她这一段话惊住了,一时之间找不到继续哭的调调。
玲姐瞥了她一眼,正准备不再理会,丁潇潇又嚎上了:“还做梦相当城主夫人呢,完了,这下全完了!!”
玲姐皱了皱眉头,想想也对,这丫头现在除了空有一个郡主头衔,确实连她们都不如。
想到此处,玲姐的肩膀也高了脖子也长了,整个人趾高气扬起来,喝茶都更有味道了。
超能靈體
丛林战神
郡主算什么,乱世中还不是连个活命的本事都没有。
丁潇潇哭着哭着,突然要死:“算了,与其如此,不如吊死。”
这话一出,任是谁也得多看两眼,毕竟要死人的事情,参观参观也是个谈资。
丁潇潇从怀里掏出一根长布条,仰头看了看。
官道上为了防风固道,种了两排极高大的杨树,也有适合自挂东南枝的树杈,但是都很高。
玲姐以手遮阳抬头看了看,料定这丫头死不了,便不再理她。
片刻之后,一阵惊呼声传来,玲姐再抬头的时候,白布已经挂在树上了。
傾世無雙,妖皇陛下求放過 清溪側畔
而且,不是低处的枝叉,是在树冠中间的一个。
丁一赶紧阻拦:“主子,不行啊,您可别想不开啊。”
丁潇潇甩开他一跃而起,眼看就要抓住白布扣,往自己脖子上套。
玲姐看见丁潇潇能一跃近丈把高,顿时惊呆了,而后眼珠一转,突然主动上前。
丁潇潇在空中看到目的实现,故意把布扣扯松,装作掉下来的模样。
“郡主娘娘啊,您何苦想不开呢?”玲姐将她扶起来好生劝慰道,“其实,您不仅是身份高贵,而且天赋异禀,实则是一个难得一见的人才。好端端的,怎么要去寻思啊?”
修真小店
丁潇潇抽泣着,声音断断续续连不成句子:“我……有什么……用啊……还是……去死吧……”
丁一干脆跪下了:“郡主,您可使不得。”
玲姐也安慰道:“为了别人,为了父亲不疼爱,为了夫君不疼爱,我们就要去死吗?”
她转头看了看茶摊上坐着的姐妹,指着她们说道:“我们这些人,哪一个都比郡主出身可怜,随便一个人到这来,都比您更有理由寻死。但是,我们活着,不仅活着我们还要好好活给所有人看!”
丁潇潇可怜巴巴地抬起头,看着灯塔一般的女人,一脸向往道:“我好羡慕你们,可是我不行,我真的一无所有了……”
“怎么会!”玲姐拉起她的手,暖融融的笑容任是谁看见都有种春暖花开的热流窜遍全身,“你看看,你多美,大眼睛小脸盘身子娇俏可做掌上舞,这可是北方贵族最喜欢的身材。”
屈雍在马车上额头都已经暴出青筋了,侯兴用尽手劲儿打扇,就怕他一股火之间从眼睛耳朵钻出来。
“郡主,这是在干嘛?”临邑喝药间隙,轻声询问,“在城主面前这么说,分明是想气死他。”
纪程放下药碗,扶着临邑躺下,低声道:“可能是因为我说您的伤急于用药,咱么眼看就要到吉里了,郡主是想混进去。”
临邑闻言,眼睛瞪大,眼圈微微红了红,之后便将头偏到一边。
封國大漢
丁潇潇傻呵呵的看了看自己:“我?你是说我这样的人,也会有人喜欢吗?”
玲姐心中一喜,之前就听说,东临郡主是个痴傻的,今天仔细攀谈几句,发现还真是不机灵。
“那是自然啊,我跟你说,北荒那可不比西归城,北荒是一座大国,随便一个诸侯都比西归城主权力大多了,掌管千顷土地手握百万雄兵!”
丁潇潇心中冷笑,骗鬼呢,这说的确定是个诸侯,不是秦始皇吗?
但是人已入套,她也乐见其成的堆起一脸向往,傻呵呵的问道:“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