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奮鬥在瓦羅蘭 txt-第二百八十六章 處置閲讀

奮鬥在瓦羅蘭
小說推薦奮鬥在瓦羅蘭奋斗在瓦罗兰
“她还是个孩子。”
李珂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奮鬥在瓦羅蘭討論-第二百八十六章 處置看書
“所以,更不能够放过她了。”
缓步走过来的李珂看着还在藤蔓当中挣扎的薇恩,如果不是对方的年龄还很小的话,自己刚刚就不是用树枝抓住她了,而是直接用锋利的木刺贯穿这个忘恩负义的‘英雄’了。
诚然,在一些激进的德玛西亚人的眼中,薇恩毫无疑问的就是个英雄,而且她也的确救了不少的人。但是,那是以后,以后的薇恩会因为大量的功绩而配得上这个名字,日后的她虽然残忍,但是也是针对使用魔法的生物的,而且大多数时候,她都是在针对各种各样的魔法怪物的。
只是在李珂现在所处的这个世界当中,她只不过是一个长歪了的,忘恩负义的家伙罢了。
不,说忘恩负义或许不算是特别的确切,因为她并没有忘记瑞兹救了她的事实,可是就以她现在的情况继续发展下去的话,如果瑞兹没死的话,薇恩迟早也会去狩猎这个救命恩人的。
然而看她的年纪的话……
“所以,你打算怎么对这个孩子?”
索拉卡开口了,刚刚她感觉到了李珂的杀意的,也就是因为这个孩子年纪实在是太小了,李珂才没有参加战斗,并且杀了这个孩子。不过她也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李珂可不会因为犯罪者的年龄小而给什么优待的。
毕竟她可是看到李珂身边缠绕的有小孩子的冤魂的,这证明只要是犯了李珂眼中的罪,那么他是不会管对方是多大的年纪的。
“其实我觉得我刚刚直接杀了她一了百了,但是……”
放了她?
索拉卡的眼睛当中露出了希望的光芒,只要李珂放了这个孩子,那么她就会想办法治愈这个孩子的心灵,让她不再执着于仇恨和黑暗,以及那杀戮的欲望。并且修复这个孩子和她的家人之间的关系。
这是她唯一擅长的事情了。
“……我所制定的法律并非如此,所以我会把她关到成年,告诉她做错了什么,然后杀了她。”
你这不是多此一举么……
就算是索拉卡这样的人,在听到李珂说的处理方式的时候,她都出现了这种无语的感觉。
薇恩刚刚是确确实实的想要杀死弗蕾的,并且真的动手了,如果不是索拉卡的话,那个叫做弗蕾的女的就真的死了。所以薇恩毫无疑问的犯法了,虽然在德玛西亚不算是犯法,但是她触犯了他李珂的法律了。
“因为万一她能够真心对自己的作为悔改,并且为自己的所作为赎罪的话,也不是不能够不杀她。而且最重要的是,我所制定的法律我自己都不遵守的话,我又怎么配让别人遵守呢?”
少年犯在哪个世界都是个问题,还未成型的三观太容易被影响了,心智不成熟的少年更是能够做出无数的蠢事。而且在这个世界当中,相对应的教育也不会有多么的发达。所以薇恩的问题并不是个例,而是几乎整个世界都有的问题。
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在皮城被李珂杀了的那些孩子了,他们天真的犯罪,并且不觉得那是犯罪。
薇恩的所作所为虽然在本质上没太多的区别,但是她和被李珂杀了的那些孩子们最大的不同是。她的性格被扭曲的时候,她是一个受害者而不是得利者。这就是最大的区别了,也是李珂没有直接杀了她的理由。
但是她的行为也必须得到惩罚。
“皮城有一个我建立的青少年管教所,犯了罪的孩子,还算有点救的话都会被关在里面,而她在成年之前都会待在那里。”
李珂抓过了一截树枝,走向了还在不断地咬牙切齿的看着自己的薇恩。要是没这档子事情的话,他还挺挺想把这个经典的adc带走调教,避免她走上老路,但是做错了事情就是做错了事情。
她已经没资格了。
被他折断的树枝在他的手中逐渐的变化了形状,他以自己现在这种复杂的心情为基底,将自己的力量灌注了进去。然后他看向了索拉卡,犹豫了一下才把索拉卡赠与他的力量灌输进了这个物品当中。
索拉卡的力量代表着希望和治愈,还有对美好的向往。只是惩戒的话直接杀了薇恩就行了,但是自己并不希望单纯如此,所以他最终还是加进了索拉卡的力量。
一个黑色的项圈在李珂的手中出现,而在他用这个黑色的项圈轻轻地去碰薇恩的脖子的时候,还在不断挣扎的薇恩就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一沉,一种无形的禁锢就出现在了她的脖子上。
她自然因此而异常的愤怒了起来,只是就在她愤怒,并且想着怎么杀了李珂的时候,她脖子上的项圈就猛地收紧了。
缠绕着她的树枝也在这一刻松开了,但是薇恩心中的杀意却根本没办法被释放,因为随着她心中不断出现如何杀死李珂和索拉卡的想法,她脖子上的那个无形的项圈就越收越紧,并且浑身的力量也在一瞬间被这个项圈吸收走了,让她只能够痛苦的躺在地上,只能够不断地扯着自己脖子上的无形的项圈。
但是这个项圈却又没有直接掐灭她的最后一丝生机,而是保持着这种濒死的折磨,甚至薇恩情急之下咬住了自己的舌头,想要用舌头断裂的血彻底堵住自己血管,来让自己直接死去的时候。她脖子上的项圈就直接接过了她身体的掌控权,并且放射出了一种诡异的波动。
在这种波动之下,她只感觉自己全身的每一寸都在疼,但是却又不会疼到崩溃。
但是最让她痛苦的却不是这种身体上的痛苦,让她痛苦的是她的眼前不断的出现自己母亲和父亲曾经教导给自己的话语,以及那些曾经给了自己感动的东西和事件。这些事情不断地鞭打着她的心灵,质问着她的所作所为。
她努力地说服着自己是在执行正义,但是一个声音却立马反驳了她,并且指出了她想法当中的错误,并且开始讲述一些她觉得是软弱的善良的道理。而且总结下来的话,她心里突然出现的这个声音所说的话也只有一个意思而已,。
“你悔改吧。”
她也在一瞬间就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她如果认同了自己的‘过错’,并且想要改正的话,那么这些痛苦就会消失。
而如果她继续所谓的执迷不悟的话,那么……
“这个项圈在你真心悔过,并且认识到你的错误的时候,会自动从你的脖子上消失,你也会在青少年管教所当中长大成人后离开,但是如果你带着它的时候想要伤害别人,触犯法律,或者你一直都觉得你今天所做的事情没有任何的错误的话,它就会在你伤害到别人之前,或者你成年的时候切断你的脖子。”
魔法世界就是这点好,能够让强者对自己的想法做出有效的担保,而且李珂也不单单是给薇恩一个人这个项圈的。他的少管所的那些孩子们都会通过这个东西获得一个一模一样的项圈,区别只在于那些犯了小错的孩子们不会在成年的时候被切断脖子而已。
就算是不悔改,在他刑期到的情况下也会直接被释放。而薇恩不一样,她会以杀人未遂,并且袭警的罪名入狱,就算是成年了,认错了,也要接着到女子监狱去服刑,并不会因为她的年龄而减刑和优待。
而这个自己新制作的道具则是会陪着薇恩一起前往皮城,交给那里的守卫进行使用和管理,好更好的让那些犯错的孩子悔过,并且有限的让他们重回社会。
至于会不会被滥用?
不可能的,这个道具也是有着自己的意志的,一个尊重法律的意志,一个帝国法律终端的雏形。李珂原本并不打算赋予这个存在感情的,但是他最终还是给自己这个孩子以感情。
这完全是因为索拉卡的原因。
“我觉得由你这个被害者送她去皮城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你说呢?弗蕾女士。”
说到这里的时候,李珂转过了头,看向了一脸复杂的看向这里的弗蕾,对方现在正握着索拉卡从她身上取下的圣银弩箭,看着在地上不断抽搐,并且变得脏兮兮的薇恩。沉默了一会之后,她才开口了。
“请放了她吧,崇高的丰收之神啊,我已经原谅她了。”
虽然李珂所说的青少年管教所没有一个监狱的字样,但是弗蕾却能够听得出那就是一个专门关押还没成年的犯人的地方而已。她虽然的确恨薇恩背叛了她,但是她也因此真正的看清了自己对薇恩的感情。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她因为黑魔法而死去的女儿而对薇恩一直有一种别样的感情,因为这个女孩也是黑魔法的受害者,而且很像是自己的女儿。而在听到薇恩的父母没有死的时候,甚至心中因为嫉妒和不甘而一瞬间出现了‘为什么他们没死?’的念头。
因为薇恩的父母彻底的死了的话,那么这个和自己女儿很像的孩子,就会彻底的成为自己的孩子了。只是她明白自己这样的想法是错误的,所以立即就把自己心中的这种邪念去除了。
只是她还是不可避免的把薇恩当成了自己女儿的替代品了。
所以,在薇恩的箭射入她心脏的时候,她就在迷离之际看清了自己和薇恩的感情了。当然了,给她治疗的索拉卡直击内心的力量和语言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所以她现在已经不再恨薇恩了,只是内心当中不断地涌出淡淡的悲伤,让她不想再看到薇恩而已。
只是她也不打算再让薇恩受罚了,自己和她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就好了,从此在各自的世界当中生活。
“毕竟,我才是受害者不是吗?连我都不在乎了的话,她也没必要受罚了吧?”
她真心的说了出来,但是她却看到李珂摇了摇头。
“我执行我的法律,和你是否原谅她是没关系的,弗蕾女士,我只是觉得你肯定有很多话想要和她说而已,既然你拒绝的话,那么我就直接把她送到皮城就行了。”
李珂的态度很明确,而弗蕾则是觉得自己眼前这个人是有些不可理喻了,他虽然是诺克萨斯等地的国王,但是这里可不是他的领土啊。
“可这里应该并不是您的领土才对。”
弗蕾知道自己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同意,她对于眼前这个人来说只是微不足道的蚂蚁,对方一个喷嚏就能让自己死去。但是为了薇恩,她还是开口了。
“我国土的边界乃是心之所及,星之所在的彼方,往小了说也是凡是我目光所及之处都是我法律作用的地方……而且就算不在我的国土之上,我作为皇帝遵守我自己的法律,又有什么问题吗?还是说你对此有什么异议吗?”
弗蕾看了看李珂那一拳肯定能够打死自己的拳头,又看了看还在地上挣扎的薇恩,最终还是没能够说服反对的话出来。
这位皇帝是个好人呢。
能够坚守自己制定的法律的统治者在这个世界少之又少,更多的统治者都是为所欲为的家伙,法律只是他们用来约束下面的人的东西,而不是约束他们的。
她叹了口气,就打算带着薇恩前往这位皇帝所说的皮城,她不觉得自己能够对李珂的决定造成什么破坏和反对。倒不如跟着薇恩,尝试着和她的父母解开她的心结,让她不用再成年后死去。
做完这个事情她就走,并且永远不会和这个女孩再有任何的瓜葛了。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从天空中闪现出了一道金色的光芒,而薇恩的身边也出现了一道道黑暗的火焰,并且在薇恩的身边扭曲成锁链的样子,将薇恩整个人都捆缚了起来,并且想要腐蚀李珂给薇恩加上的项圈。
一个清丽的声音也在这一刻响了起来、
“看起来我妹妹总算选中了一个还算是不错的人,作为一个统治者来说,你勉强算是合格了!”
随着这道声音出现的是一个身穿金甲的身影,而这个身影在天空中出现的第一件事就是挥动自己的手中的双剑,在自己的身边幻化出了无数金色的长剑,然后冲向了薇恩的所在,将缠绕在她身上的黑色锁链斩断的同时,也阻断了这些锁链腐蚀薇恩脖子上的项圈的进程。
然而薇恩本身也被这些金剑攻击了,但是就在这一刻,一个黑紫色的护盾就出现在了薇恩的身上,将那些射向薇恩本身的金剑全部挡了下来,让这些华丽的金剑变成了一块块碎片。
同样的,一个李珂很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虽然还是那样的温柔,但是却夹杂了失望和悲伤。
“李珂!你这个孩子太让我失望了!我不记得你是这么严厉的人!”
一个黑色的身影从突然出现的泥泞大地当中钻了出来,露出了那美丽的面容和身姿。而在同一刻,同样身为神明的索拉卡,还有认识这两人的李珂都叹了口气。
因为麻烦来了。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奮鬥在瓦羅蘭 起點-第二百一十四章 無極之傷閲讀

奮鬥在瓦羅蘭
小說推薦奮鬥在瓦羅蘭奋斗在瓦罗兰
“所以你要带我去哪?”
诺克萨斯的孩子看着一路沉默的戒,有些不安的捏了捏自己的拳头,因为只要他想,他就随时能够从自己的身体里召唤出一把锋利无比的镰刀,将这个一直绑架着自己的艾欧尼亚人砍成两半。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奮鬥在瓦羅蘭討論-第二百一十四章 無極之傷看書
但是他却清楚的知道自己做不到,只要自己稍微有动作,那个叫做戒的人就能够轻而易举的将自己打倒,然后再次打那个根本不可能打伤自己,只是能够把自己打疼的地方。老实说他觉得这样做真的很蠢,如果是他的话,他绝对会在第一时间砍断胆敢袭击他的人的脑袋。
“带你去一个能够让你像个人一样活下去的地方!”
戒看着这个孩子身上那破烂的衣服,还有那已经完全看不出来样子的鞋子,努力的让自己不现在就杀了这个暗裔的宿主。毕竟他现在并没有变成妖魔……虽然也有可能是暗裔伪装的,但是那样强大的存在真的想要做什么的话也不可能是自己能够抵抗的。所以他如果真的想要用伪装来做成什么事情的话,那么自己也必须进行观察和预防。
但是,但是……
如果这个孩子真的是没有被暗裔侵蚀内心的话,他却是有必要让一个走错路的孩子变成一个正常的孩子的。
優秀都市小說 奮鬥在瓦羅蘭 白眼鏡貓-第二百一十四章 無極之傷推薦
至少在他变成一个怪物之前,让他能够身为人活着。
只是他的话让诺克萨斯的孩子猛然停了下来,并且死死的看着他身边的戒。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奮鬥在瓦羅蘭 ptt-第二百一十四章 無極之傷分享
“你要把我送到诺克萨斯人那里去?那你还不如现在就杀了我。”
戒沉默了。
“他们是你的同胞。”
但这个孩子只是不屑一顾。
“我连名字都没有,而且我没有第一时间归队的时候就已经是逃兵了,现在回去的话只会被当作间谍处理,至于怎么处理,当然是直接砍掉我的脑袋啦。”
他真的很害怕这个人把他送回诺克萨斯人的军营那里,因为他回去就是真的必死无疑的,根本没有第二种可能性。
戒停顿了一下,他还想开口。
“但……”
但那个孩子打断了他。
“但你觉得你会比我更了解诺克萨斯人?”
戒叹了口气,他拉着这个孩子的手,朝着另外一个地方走了过去。
“当然,因为没有比你的敌人更加了解你的存在了。”
他或许在决定怎么处理这个孩子之前,要先给他买一身衣服了。
——————
如果说之前的战斗,无极剑道的易大师还能够全身心的投入其中,并且挥动自己的剑刃,但是现在却不能够了。
无极村被毁了,虽然说看得出来是诺克萨斯人的炼金毒剂毁掉了这个村庄。但是无极却非常的清楚不是,因为他一直待在脸上的那个七星洞察目镜不仅能够让他看到周身所有的敌人,更是能够让他看到阴阳两界,以及精神世界的东西。
在他的视界当中,无极村中死去的人仍然在和杀死他们的那些人纠缠着,而那些人虽然使用着异邦人的武器,但是他们毫无疑问的都是艾欧尼亚人。尤其是领头的几个人无极还认识,那是曾经和他并肩作战,一起对抗诺克尔萨人的一个武士。
但是他对对方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对方在自己出言拒绝对方主公用武力联合艾欧尼亚势力,并且出言讥讽的时候,对方那快速的拔出刀子的速度。
而他出刀也的确很快,被他杀死的无极村人,没有一个能够活到第二秒的。而他杀对方的时候,却让他切身的感受到了在一秒钟之内,被整整一千次斩击斩到的感觉。
“我们拼死守护的同胞,坚守的道义,反而亲手毁灭了我们。”
他忍不住的惨笑了出来,无极之道现在仅剩下他一人,而他却也因为杀死了那些‘英勇抵抗诺克萨斯人的英雄’而从名声臭到了家,纵然他揭示了那些人的阴谋,并且亲手手刃了仇敌,但是在这种时候,也没人会对他这个孤家寡人说话的。
老实说,他现在很是心灰意冷,几度出现了自裁的想法。他也不知道自己存在在这个世界的价值了,也不知道自己又应不应该将无极的剑术传承下去了。
“或许,我会守护着这里,直到这里被什么人摧毁,又或者被虚空生命杀死吧。”
他笑着摇了摇头,将自己的剑从自己的膝盖上拿了下来,结束了自己的冥想。他默默的走到了一件勉强复原的酒馆当中,继续打理着这个已经残破无人的小镇,并且维持着自己平静的生活。
但是,今天似乎并不怎么平静的样子,就在他温了一壶酒的时候,一个头戴斗笠,并且腰间挂着一把断刀的武士出现在了他的酒馆,而从他踏进之间废弃的酒馆的时候,那就没有安静下来的风可以看得出来,眼前这个人绝对有着不弱的风魔法。
而能够有这样的风魔法,并且还有不俗的剑术的,易也只能够想到一个流派,还有那个传闻当中的人了。
“不知道是怎么样的风,竟然能够把御风剑术的唯一传人吹到我这里来。”
他拿着酒壶从后面走了出来,在那个已经坐在了唯一完好的桌子上的浪客举了举自己手中的酒。但是他眼前这个明显和自己一样沉迷在酒精,并且放纵了自己很久的浪客的却只是微微动了一下喉咙,并没有取出自己酒杯的意思,反而有些不好意思的用手指挠了挠那粗糙的脸颊。
都市言情 奮鬥在瓦羅蘭 起點-第二百一十四章 無極之傷熱推
“抱歉,易大师,我已经戒酒了。”
易愣了一下,他狠狠的灌了一口酒之后才问出了自己想问的东西。
“你得到你的救赎了?”
他有些羡慕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因为他的仇人是那么的明显,还有着能够关心和达成的事情,但是自己什么都没有了。而亚索则是尴尬一笑,他将自己的断剑放到了桌子上,以此来表达自己没有恶意,才回答了易的问题。
“……只是觉得我不能够再颓废下去了,毕竟家里和道场里都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是时候成为顶梁柱了。”
易在以往会对这种事十分的欣慰,但是现在他只觉得刺耳,所以他又大口的灌了一口酒,想要出言讥讽一下,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种不祥的感觉同时笼罩了两个剑客,让他们都不由自主的看向了雨幕当中新出现的两个人。
而这两个人,自然是戒,还有那个诺克萨斯的孩子。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奮鬥在瓦羅蘭-第一百九十九章 瑞茲的擔憂鑒賞

奮鬥在瓦羅蘭
小說推薦奮鬥在瓦羅蘭奋斗在瓦罗兰
“他的力量越来越强了,而我担心的事情也终于发生了。”
精品言情小說 奮鬥在瓦羅蘭-第一百九十九章 瑞茲的擔憂讀書
瑞兹看着天上不断飞驰而来的阴云,感受着那股仿佛太阳一般庞大的力量升起的感觉,他眼睛当中的凝重之色也越来越重了。
因为这股力量的主人必然会杀死他,而他却要为这样的人上最后一课。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对力量的掌控。
瑞兹并不担心李珂拥有强大的力量,因为那是他自己的事,怎么用也是他自己的事情。他只担心李珂在使用自己力量的过程当中,不小心将这个世界上的生命所毁灭。
李珂消灭虚空生物,并且用自己的力量和这个世界的力量所结合,重新铸造出了大海的生态系统的事情他通过魔法……不,应该说是魔法本身已经了解到了。在他手握着世界符文的时候,他就清楚的感知到了这些世界符文对李珂的渴求,以及李珂正在做的一切。
这些世界符文蛊惑自己的话语,也从自己能够获得多大的力量,变成了李珂能够用他手中的世界符文做到怎么样伟大的事业,又能够让他所在意的世界变成怎么样一个美好的场景,而他又是如何高兴而又轻松的放下自己身上的担子,快乐的享受自己的余生的。
甚至有的时候,他梦到了自己将世界符文俸给李珂,然后诚心道歉,并且得到了李珂原谅的梦境。他知道这也是世界符文的蛊惑,但是不得不说,这真的很让他心动。
流浪千年,并且不断的背叛,屠杀,为的就是不让过分强大的力量被还没准备好的人们滥用的瑞兹一直渴望着休息,渴望着温暖的家,可以不用背叛和杀死的朋友,可以为了自己的朋友和自己的邻居使用魔法来解决他们的问题,用最大的善意去思考别人的举动,并且不用思考自己要在多久之后消灭自己的朋友。
超棒的都市异能 奮鬥在瓦羅蘭討論-第一百九十九章 瑞茲的擔憂熱推
火熱都市小說 奮鬥在瓦羅蘭討論-第一百九十九章 瑞茲的擔憂閲讀
他渴望着回报,因为他的行为确确实实的拯救了世界无数次,所以他也想获得英雄的待遇,被所有人称赞,而不是被蔑视为冷血的怪物,屠杀自己朋友的恶魔。
他渴望着安全。
他害怕自己有一天也变成了自己老师那样的人,为了世界符文的力量,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而使用世界符文,因为他知道那样自己会被杀死,就像是自己杀死自己老师一样。害怕某个比自己强的家伙为了世界符文杀了自己,又或者因为自己的大意,世界符文落到了那些毫无荣誉可言的人手中,自己也因为这个而身死。
他怎么会不怕死呢?
越是喜欢这个世界的人,就越害怕死亡,而为了这个世界不被破坏而流浪千年的人,又怎么可能会不喜欢这个世界。
“他的力量超越了这个世界的人们能够认知和承载的极限,这个世界也再也没有能够阻挡他的人了,和世界符文一样,他随便的一个举动就能够让这个世界横遭不测……但是他却又乐于在这世界上是用自己超出人们理解的力量,就仿佛一个在行走在人间的神,满足着卑微的凡人一切欲求的神。”
检查着仪式最后的阶段,瑞兹忍不住的自言自语了起来,他已经可以看到李珂未来会遇到些什么,又会做些什么了。拥有这样力量的人不会像是个木偶一样的坐在那里。李珂和神唯一的区别就是神并不在意人类,而他十分在意人类。这就很糟糕了,习惯了万能的神明的生命是不可能再前进的,而习惯了站在所有人面前的神明,也不会再在意最底下那些跟不上的人的想法。
就像是这次一样,尽管他也清楚李珂是没有办法才选择将剩余的海洋生物和虚空生物一起干掉,并且大幅度的影响了这个世界的气候,但是那种果断的行动却依然让瑞兹毛骨悚然。
他害怕,害怕李珂有一天会像是无奈的波及那些残存的海洋生命一样,将他所爱的世界毁灭。
这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踩过蝼蚁而不伤害蝼蚁是非常困难的事情,而李珂现在的这种力量,他一旦有一次微小的,他自己都察觉不到的失误,那就是整个世界的灾难。
然而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他却没有身为神明的自觉,依然觉得自己是一个凡人,应该用自己的力量来建设这个世界。这样的想法当然没有问题,但是你什么时候见过蚂蚁和大象在一起盖房子的?看到狮子老虎和兔子讲道理,并且想要说服兔子认同他的?
“所以必须让他知道,知道自己如果继续站在凡人当中的话,他的力量到底多可怕……”
瑞兹几乎无法想象那样的世界,那是一个完全被李珂所支配的世界,到了那个时候,整个世界都将为了李珂的意志而运转,个人的思想也已经不再重要,任何人胆敢反抗李珂,又或者说出和李珂的意志不一样的观点,那么他就会被毁灭。整个世界都将不会再有什么未来可言,只有李珂给他们指明的一个方向。
将世界的好坏与否寄托在一个人的意志上?瑞兹从来都没听说过这样的事情,也从来都不敢想象这样的世界一旦诞生会是怎么一个悲惨的样子。
但他并不反对李珂做的一切事情,李珂至今为止做出来的一切事情都表明了他是一个好人,瑞兹也清楚,正是因为李珂是个好人,所以他才有机会活到现在,并且监视和观察李珂,并且在之前将李珂作为假想敌而思考策略。打心底里说,他并不反对李珂这样的统治者来统治这个世界。
但是问题就是在于,他太好了,好到瑞兹真的很担心普通人以后还是否会对他有用,而一旦这种单方面索取的关系到达了尽头,他所钟爱的世界当中,又会在李珂面前展现出怎么样的丑态。
他太了解自己所爱的世界了,也太了解人性了,所以他享尽可能的挽回,给他所爱的美好,而又丑陋的世界一个脆弱的保险。一个在他们的世界背弃了李珂的时候,不会被李珂所毁灭的保险。
火熱言情小說 奮鬥在瓦羅蘭-第一百九十九章 瑞茲的擔憂熱推
拿起了自己曾经发誓永远都不会使用的世界符文,感受着他们迫不及待的想要到达李珂身边的想法,瑞兹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他的脑海当中又出现了自己家乡毁灭的场景,以及自己对这种力量的忌惮和努力。而现在他却要将自己千年的努力和坚持就此毁灭,染指这份不应该被染指的力量,然后毁灭自己的一切希望和渴求。
可是这值得。
他花费千年收集来的世界符文们缓缓的融入了他的身体,改造着他早就已经被改变了的身体,让他获得了曾经被世界符文无数次许诺的力量。
从现在开始,没有什么流浪法师了。
有的只是因为妄图操控世界符文,从而被腐蚀的怪物。

0b6nt火熱都市小说 奮鬥在瓦羅蘭 ptt-第一百七十八 龍的世界閲讀-3ciof

奮鬥在瓦羅蘭
小說推薦奮鬥在瓦羅蘭奋斗在瓦罗兰
世界在李珂的感官当中,变快了。
并不是说时间流速变快了,而是李珂能够接受到的讯息变得几乎没有上限了起来,他能够轻易的感受到大地上的磁场,以及宇宙当中传来的种种射线和能量。就算是他脚下踩着的土地,其中每一粒沙子的磁场和其内部的变化他都能够感受得到。魔法在他眼中不再是略带虚幻的东西,而是变成了某种切实可以看到的实质。
磁场,射线,引力,星辰之间混乱的引力和射线的交锋,以及光运行的轨迹和路线,每一丝光的反射和角度,还有那些构成事物的粒子的震动和转移。这些人类的科学家需要用昂贵的仪器才能够勉强看到的东西他都能够用自己现在的眼睛看到,并且无比的清晰和准确。
他现在只感觉整个世界都是一团不稳定的沙子,都在晃动,仅仅是靠着那些微小的基本粒子的磁力固定成原本的样子。他伸出手常识性的点了一下自己身边一块幸存的石子,然后构成这个东西的粒子之间的磁场和力就瞬间被他拿绣花针差不多大小的力量在一瞬间点成了无数微小的粉尘,而在凡人的视角当中,就是他伸出自己的爪子稍微碰了一下那块石头,那块石头就直接‘消失’了。
但是在他的眼中,那块石头还存在着,只是构成他的那些粒子之前形成的那个不断摇晃的形状消失了而已,所以当他伸出自己的龙爪,用自己的魔法抓住了那坍塌的粒子,然后在手中轻轻一握,构成那块石头的粒子就在他的影响下重新得到了一个相对于稳定的磁场状态,那块本来已经消失的石头,就在一次的出现在了这个世界之上。
但是依然在摇晃,整个世界依然在摇晃,世界在他的眼中也非常的慢:光在他的眼中是一团团高速的,不断扩散的粒子团,花草树木只是磁场相对稳固的粒子团,闪电是一团粒子雾气碰撞,让其中的粒子雾气的磁场汇聚在一起才产生的扭曲磁场,但是却依然有迹可循。
这绝对不是凡人的感官,在这个视角之下,只有天上的星辰才是稳固的东西,只有那些燃烧着高温的强磁场团才是能够让他落脚的地方。世界当中洋溢着的魔法也在帮助着这些粒子稳固自己的身形,但是却又因为魔法的原因而异常的活跃,并且充满了不确定性。
这种感官让李珂的灵魂一阵的眩晕,他人类的见识无法让他承受这种高位生命体的感官,他所见到的事情已经远远的超出了他以往生命的认知。他所见到的世界还同时拥有着无数的身影,他们所在的地方更是出现了无数奇奇怪怪的生物和建筑,而他也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些生物和建筑就存在与他的身边,但是他却暂时无法影响到对方。
他站在这里,就看到了一些离奇诡异的景象:在他之前呐喊的地方出现了无数的怪物,正在撕扯着那个地方出现的一个呐喊着的他,并且不断的壮大。但是他的视角和直觉在告诉他,那些怪物是以生命溢散出来的斗志为食的生物,只要他燃起斗志,就会有一个没有意识,完全是他的斗志组成的‘人’出现在那个世界,被那个世界的怪物吞吃,并且不会对他造成任何的影响。
而且在这种视角下,他还看到了更多的东西,那些曾经他要借助某个神明的力量和概念才能够看到的平行世界现在是如此的清晰可见,他甚至有一种感觉,自己随时可以跳出自己现在的时间线,从时间之流当中截取一段,然后弄出一个新的平行世界出来。
这些发现都实在是太夸张了,李珂的灵魂在被这庞大的信息不断冲击的同时,他的内心也充满了不可思议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像是他第一次用出自己的力量,第一次使用飞升者之力一样。他无法理解,也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就是获得了这样的力量。
“这……我到底是怎么回事?能够被我击败的龙,在被我吸收之后怎么会有这种程度的力量?”
世界一下子就变得诡异了起来,而李珂却又不知道自己要如何才能够从这种状态下退出来。他也并不知道因为他吸收了那两条宇宙之龙的精华的原因,他又跳级了。现在的他就像是一个刚上小学的孩子突然进入了研究生的班级里一样,学到的知识在更高级的只是面前没有任何的用处,就算是学到的加减乘除一样能够在这个阶段使用,但是对于更多的东西,却只能够像看天书一样了。
更被说符文之地在整个宇宙当中也仅仅只有学前班都不到的程度了,就算是这个世界当中顶尖的那些人物,在整个宇宙面前也不值一提,最多算是小学一年生。
也就拿着世界符文的瑞兹,还有那些被神明眷顾的飞升者们,才勉强算个四年级。星灵们勉强算大专生,只有龙王在这个宇宙当中独一份。
他是爱因斯坦,牛顿,特斯拉,普朗克等人的集合体。
“倾听……感受……思考……”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威严而又遥远的声音也从天际传来,李珂抬起头,他看到星辰正在自行移动,一个仅仅是爪子尖就由数个星系组成的庞然大物正在注视着身处符文之地的自己。它轻轻地摆动尾巴,就能够让整个宇宙的星辰的运行轨道受到影响,他开口说话,就是宇宙之海的动荡。
“你会明白自己的使命的,我的孩子,我的希望。但是现在这对你来说太早了,还太早了。”
这个庞然大物再次甩动了自己的尾巴,李珂就在这一瞬间感觉到了自己灵魂终于得到了解放,他那龙的身躯慢慢的化为光点消散,他的灵魂也不用每时每刻都接受超过他承受上限的咨询了。但是随着他离开龙的身躯,他所能够看到的东西也少了,天上的巨龙也在慢慢的消失不见,只留下了最后一句话的余音。
帝君,手下留琴 天蓬八戒
“做你想做的事情吧,在你成长为搅动星海,令人骄傲的巨龙之前,我就是你最大的后盾。”
龙的身躯彻底的消散,而李珂也半跪在地上,把自己脑海里关于所谓的巨神族的设定直接扔掉了。在哪短暂的接触当中,李珂总算是知道了根本就不存在从符文大陆走出去的巨神族的这个情报,有的只有自称为巨神,将龙王奴役的那些星灵。在这个宇宙当中也不存在比龙王更强的存在。
而自己,貌似被他当儿子看了。
“这世界的人怎么都这么喜欢人别人当儿子。”
轻咳了一声,李珂从地上重新站了起来,身体多少还是有些虚弱。但这并不是他的身体内没有力量了,现在的他能够打变龙之前的他两个,而是他化身为龙之后所得到的力量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在那个状态下的他能够轻而易举的用拿起一根针的力量将脚下的星球化为齑粉,又或者截断时间流,将时间化为闭环,并且创造出他想要的平行世界。甚至等到他彻底进化,用他独有的魔法的特殊性,他跑到虚空当中再造世界都不是不行。
说一句究极生命体完全不为过。
但是那样的生命体对灵魂的要求实在是太高了,他现在的意识结构和灵魂的强度还不足以使用那样的力量,每一次使用都毫无疑问的是在玩命,刚刚如果不是铸星龙王突然帮了他一把,延缓了他身体用那两只龙的力量而勉强补完的铸星龙王的基因库而不断进化的过程,恐怕他的灵魂就会直接被过于强悍的身体死命的压榨,甚至意识都会就此沉睡,一直沉睡到自己的灵魂受得了这股力量,肉体进化到龙王那个层次为止。
一个人类的灵魂要成长到创世神明灵魂的时间,就算是他开了外挂都是一个天文数字,等到他沉睡着成长到那个地步,他都不用在考虑符文之地的事情了,因为那个时候符文之地的太阳早就寿终正寝了。
而且他地球的家人也不用等他回去了,因为地球的太阳剩余的寿命也挺不过他做一个梦的时间。
他的意愿和龙王的意愿都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出现,所以他的晋升就被打断了,等到他愿意晋升的时候,晋升才会重新开始。又或者他自己慢慢的等待时间的流逝,等待着自己力量的成长。而且说真的,他清醒着成长的速度还快上一些。就是这样一来,他能够使用的力量对比他龙形态的力量并不是很多,并且虽然他能够随时重新变回龙的样子,但如果过多的动用龙形态的力量,他就会不由自主的陷入沉睡当中。甚至说他的飞升者形态使用力量过度,和体内的龙之因子共鸣的程度太高的话,他也会不由自主的进入龙形态当中。
“只是敌人还真是多啊……”
活动着自己的胳膊,李珂看着天空中正在和众神们战斗的那些紫色的光芒,之前的他可能看不懂,但现在的他已经能够看到其中的一切了:亚托克斯虽然没有在第一线拼杀,但是他却无处不在,他利用自己的魔法将自己扩攒到了整个虚空和众神的战场,每有一个星灵死在虚空当中,又或者一个虚空怪物被众神彻底的杀死,他们的力量就会被化身为战场的亚托克斯所吸收,并且转化为他的力量。
于是一切都明晓了,虚空入侵是亚托克斯的手笔,他做这一切只是为了让自己的力量进一步的提升,好彻底终结这个世界,这是李珂无法容忍的事情,而亚托克斯的所做所为也是让他无法再忍耐下去了。
只是在这种状态下,没有一把强大的武器的话,自己杀死亚托克斯还是有着沉睡的风险的。所以他重新握住了那让自己突变的龙角,再次变身为飞升者形态,抓起那些已经冷静下来的狮子和奈德丽他们,朝着远方的太阳圆盘飞了过去。他好歹也是个有始有终的人,可不会把自己要做的事情都忘记的。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远在艾欧尼亚的拉亚斯特似乎心有所感,看着天空当中那些不断晃动的星辰低下了头,看向了正在静静看风景的维鲁斯。
“我要走了,维鲁斯,亚托克斯已经不再需要我们了,所以我要去做自己的事情了……你也趁早离开,做你自己的事吧。”
他手握镰刀,身体也已经恢复了曾经的样貌:李珂力量的升华多少还是影响到了这些使用他力量的暗裔们的,让他们彻底的远离了虚空的影响,并且能够继续使用虚空的力量。而他给维鲁斯也只是说一声罢了,并没有等待自己兄弟的回话,就径直朝着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你还会回来吗?”
维鲁斯看着自己往昔兄弟的背影,问出了这个问题,但是拉亚斯特却只是摆了摆手,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但是维鲁斯心里也已经很清楚了,那就是自己的兄弟是不会回来了。因为他要去了解自己的事情了,而也只有将那件事情了解,他才能够安心的离开这里。
离开这个世界。
拉亚斯特也知道维鲁斯对他的选择心知肚明,不过他依然不在意,因为他早就已经不在意这一点了,如果亚托克斯需要他的力量的话,他自然会将自己的力量交给让他们重生的亚托克斯,但是既然亚托克斯只是单纯的给他们善意,那么他也就只能够心安理得的享受这份善意,并且传达出去了。
而他所要传达的目标也早就已经选好了。
当我与世界平行 蓝眼瞳
然而他选定的目标现在却并不怎么开心,亚索在得知虚空生物入侵之后就躲藏回了家乡,但是却又因为自己身上的亚扎卡纳而不敢回家。所以不敢在人前出现,又没有什么生活来源的他就过得相当的窘迫。他刚刚仗着自己的身手从村长家偷走了两只鸡和一壶酒,才算是找到了自己今天的饭食。
只是今天这个已经没有任何荣誉可言的浪客并没有第一时间去解决自己的晚餐,而是带着这份食物和一些偷来的贡品,在月色下来到了一座孤坟之前。
他将偷来的食物放在了坟前,并且倒上了酒。然而就在他点燃一根香开始祭拜的时候,一个声音却从他的背后响了起来。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上香祭拜,就代表你以永恩为荣?”
同时响起来的,还有刀出鞘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