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討論-Turn268.悲喜、再起與龍潭虎穴鑒賞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路过游戏王世界的打牌神
左轮缓缓的睁开眼睛,看到的是站在他面前,神情复杂的穗村尊。
“你醒了?”
听到声音,左轮抬起头,看向大殿台阶上方的中年男子,这一次,他能看清楚对方的脸,但同样带给左轮的,是猝不及防。
除了冰冷得不似人样,让人脊背发凉以外,左轮看到的是眉宇之间都和游昊之相似的脸。
“你是King?等一下!这张脸……”左轮瞪大眼睛,“果然稻草人是……”
虽然早有猜测,但是猜测和亲眼所见是两码事。
“没错,我说过,稻草人是我唯一的孩子,”King说道,“我相信,你们早就见过面了吧?在link vrains之外?之中?”
“哼。”左轮冷哼了一声,没有继续搭话,在他看来,莫名其妙将自己这些人叫到这里的King同样可疑。
不能回答他的问题,也不能泄露太多自己的事情。
“按照约定,我已经全力以赴了,”左轮说道,“接下来就该你履行……”
“啊,说到这里,”King那张冰冷如同死尸一样的脸咧嘴,露出一副渗人的笑容,“你做得非常好,左轮——鸿上了见,你成功的用自己的全力去消除了那孩子能做到的影响,不过可惜的是依然功亏一篑。”
“这件事情不归我管,”左轮说道,“我说过,稻草人很强,我不一定能获胜。”
“请放心,我没有赖账的意思,”King说道,“不过你们既然能做到这一步,那么就静静的等待着,最后一个人的消息,不过,无论这场决斗谁胜谁负,稻草人,我的儿子的结局都早已注定了。”
“你打算干什么?”左轮皱着眉头,“车轮战这种事情已经违背了决斗者的精神,此例之外,我不可能再助纣为虐了。”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Turn268.悲喜、再起與龍潭虎穴推薦
“请放心,我并没有这个意思,”King平淡的笑笑,但是那渗人的表情仿佛随时都会出现在你身后,“接下来的事情可以交给我来处理,不过,经过一番大战,我相信你们已经饿了吧?”
说到这里,King抬起头,看向老管家,“亚尔。”
“是。”老管家躬身向后退去,随后消失在门口。
左轮四下环顾,在他的周围,除了一个焚魂者——穗村尊之外,只剩下了还处在登录状态的playmaker——藤木游作。
“还有一个人?”左轮问道。
“Ghost girl的话,”King打了个响指,在他的身侧亮起了一个屏幕,屏幕中,昏迷不醒的艾玛戴着呼吸器,正被救护车运载着朝医院送,“因为决斗对自身的精神造成了太多打击,ghost girl现在正被送去医院治疗。”
左轮皱了皱眉头,没说什么,King的承诺总觉得不是那么对味,左轮不得不对King所有的话语保持高度的警惕和怀疑。
对于这个疑似杀死自己父亲的罪魁祸首,左轮能站在这里与对方交易,哪怕是出于无奈之举,也是他所能做出的最大让步。
就在这时,大门忽然间打开,老管家率先走了进来,随后将大门开好,让佣人们将一列长桌推了进来。
桌子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食物,让人目不暇接。
等桌子被推到了客厅中央,老管家和佣人们鞠了一躬,随后又转身离开。
其中各式各样的礼仪,让人看一眼就觉得头大的规则,则一时间让左轮和焚魂者以为自己在封建社会。
“请用吧,不要客气。”King说道。
“我们的关系还没有好到会接受你的邀请吃饭吧?”左轮看向了长桌,“尤其是在你们有疑似前科的情况下。”
“前科?你指的是你父亲的死吗?”King说道,“那可真是遗憾,虽然你的父亲知道不少事情,但是要让他消失,我有无数种办法,其中下毒,特别还是电子病毒并不在我思考的方案范围之内。”
听到King如此蔑视自己和自己的父亲,左轮虽然愤怒,但是却也不得不承认,的确,毒杀特别是用电子病毒来毒杀自己的父亲这种事情,对于SOL公司这种巨头企业而言是多此一举的行为。
甚至还会有暴露的风险。
“知道我为什么和你们说这么多吗?”King的语气中依然带着自傲与漫不经心,“因为你们同样,也不在用毒来杀死的考虑范围之内。”
左轮攥紧了拳头,这就是缺少力量的后果,一举一动都被人所蔑视着,明明SOL公司才是罪魁祸首,但是左轮却感受到了,是因为自己不够强大,自己和父亲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所以你们尽管放心,”King眯起眼睛说道,“我是不会对你们做什么的,甚至,只要你们能够帮我对付稻草人,我就能帮你们让你们重要的人康复,甚至,让你们成为SOL公司的英雄也不在话下。”
这就免了,我谢敬不敏。
左轮在心里无比的鄙视自己。
就在这时,大屏幕再次亮起,显现了link vrains核心中那场最后的决斗场景。
Playmaker对决稻草人的最终战斗。
“那么,另一场决斗要开始了,”King说道,“当然,你们可以一边享受美食一边观赏决斗,如果我在这里的话,你们反而不能放松,那么我就先告辞了。”
说完,King转身,迈着机械一样的步伐,走上了楼梯,消失在二楼的走廊里。
“抱歉,左轮,我没能帮上什么忙……”就在这是,尊忽然间说道。
“别介意,”左轮摇了摇头,“我没放在心上。”
穗村尊松了口气,“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家伙的场地已经形成了,我什么都没能做到。”
“我对于你们的无能早有预料。”左轮的下一句话就让穗村尊差点把鼻子气歪了。
“你……你在说什么!?”
“如果不是因为那家伙的封锁实在是太多了,兴许我也不会输得这么惨。”
自己的第一个回合就被揍回了老家,哪怕是自己主动认输的,那也是在确认了自己没有翻盘的可能,才将希望转给了playmaker。
听到这里,穗村尊彻底无语了,失落的垂下了手臂,长叹一声。
“希望,playmaker能顺利打败稻草人吧。”
不会那么简单的。
左轮在心里说道。
“我的回合!抽卡!”playmaker从卡组的最上方抽出一张卡。
“好机会啊!Playmaker大人!”艾在用AI之眼看清楚场上的情况之后,说道,“左轮他用牺牲自我的方式让playmaker大人加入到决斗当中,现在是playmaker大人的决斗!而且……”
“现在稻草人场上什么能动的东西都没有,唯一一个能动的【超魔导龙骑士-真红眼龙骑士】也因为没有手卡而不能使用效果!那么我们只要能召唤出来有穿刺能力的怪兽就能一鼓作气打败他了呀!”
没那么简单。
虽然心里很恼火于稻草人的风轻云淡,但是此刻,为了胜利,他也只能强制自己冷静下来。
【梦幻崩影·狮鹫】的效果可以让他场上特殊召唤的怪兽效果全部无效化,只要不在连接状态想要发动效果的话,只能是通常召唤的怪兽。
“墓地中【自奏圣乐之阶】的效果发动,”然而就在这时,稻草人下达了发动效果的宣言,“将墓地中这张卡除外,从卡组以及除外的自己的怪兽中选择一只机械族暗属性……将其加入手卡!”
“什么!?”
这一刻,无论是稻草人还是屏幕前的左轮焚魂者都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这一幕似曾相识,每当他们以为自己赢定了的时候,稻草人都会用这种方式告诉他们谁才是真正的决斗者。
“骗人的吧啊!?”艾大喊道,“这种情况下你还能动啊!?”
此刻艾的直观感受就是,终于大伙齐心协力将boss干掉了,结果没成想,boss以残血的姿态又诈尸了。
不管这次诈尸有多大的作用,总之,战略上就已经有收获了。
稻草人成功的吓到了艾和playmaker。
这次的决斗是车轮战,而且根据回合规则看来,稻草人已经用一个回合击败了焚魂者、左轮,现在还用场上残余的东西打算顶住稻草人的攻击。
“别开玩笑了喂!”
“根据【自奏圣乐之阶】的效果!将这张卡从墓地中除外,从卡组将【自奏圣乐·梦幻崩影】加入手卡!”
这样一来,一张手卡就这样被稻草人拿在了手中。
不只是一张手卡的关系,还有场上【超魔导龙骑士-真红眼龙骑士】的关系,以及场上【梦幻崩影·狮鹫】的关系。
这样一来,playmaker的回合必然会少一次召唤点。
通常召唤用的怪兽必然是用来发动效果的,也必然会被超魔导龙骑士所无效并破坏,而特殊召唤的怪兽无法发动效果,除非能特殊召唤一只有上箭头的连接怪兽才能发动效果。
然而可以吗?
Playmaker的答案是,可以!
“通常召唤手卡中的【调试瓢虫女郎】,效果发动!这张卡召唤、特殊召唤的场合,从卡组将一只LV3以下的电子界族怪兽加入手卡!”
按照playmaker对于稻草人的了解,对于这个检索用的效果,尤其还是通常召唤的怪兽检索的效果,稻草人绝对不可能放过!
“超魔导龙骑士的效果发动!”果不其然,就在playmaker那么想的时候,稻草人就已经下令发动了龙魔导的效果,“对手发动怪兽、魔法、陷阱卡效果时,丢弃一张手卡,让那个效果发动无效并破坏,那之后,这张卡的攻击力上升1000点!”
空间如同老旧照片一样褪色,随着一声玻璃的碎响,调试瓢虫女郎化作了碎片,从场上消失。
【超魔导龙骑士-真红眼龙骑士atk:6000→7000】
“攻击力七千了喂!”
艾转头看向了playmaker,然而playmaker不慌不忙。
“手卡中【戒备转换鸟】的效果发动!从手卡将这张卡以外的一张电子界族怪兽丢弃,这张卡特殊召唤!”playmaker说道,“虽然狮鹫能让场上特殊召唤的不在连接状态的怪兽无效化,但是手卡中的效果没办法被无效吧!?”
“出来吧!【戒备转换鸟】!”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笔趣-Turn254.死亡、歷史與好奇者的結局推薦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路过游戏王世界的打牌神
“又能登陆了。”游昊之感受到,登录的权限已经敞开了,从封闭到开启,不过仅仅是过了几分钟的样子。
通道紧紧的关闭,拒绝了游昊之的再度登录,现在又重新开启,这一次给游昊之的感觉却不同了,明明那边只是个游戏世界而已,但是却偏偏给游昊之的感觉就像是一个陷阱。
系统在对他发出警告,他所面对的世界已经不太一样了。
为什么……
“zone,”游昊之忽然间说道,“财前晃的情况呢?”
“生命体征还在……”zone看了眼登陆舱上闪烁的橙色灯光,沉默了片刻,随后将舱门打开,将财前晃拖了出来,“但是,意识已经不在了……”
游昊之的摄像头静静的盯着zone,等着他的下文。
“永远的……”zone说道,“他死在了那个世界里,意识被抹杀了……你的父亲下手真狠,原本我以为按照他的思路,会吸收,但是没想到,他连一点后文都不肯留下。”
“zone!”游昊之忽然间说道。
“什么?”
“在我这里放一个宏发射装置吧。”
“你想做什……”zone刚刚想到游昊之能用宏发射装置干什么,随后他就想到了某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可能。
“你疯了?虽然你曾经是神,但是现在你只是一个连人都算不上的怪异玩意儿!那东西固然有可能帮你取回神力,但是更有可能让你直接灰飞烟灭!”
“我没疯,”游昊之回答道,“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不,你不知道,现在的你就连意识都很混沌,只不过用机器在勉强的维持生命而已……”
“我很清楚,”游昊之说道,“所以我想拜托你这件事情。”
“你究竟想做什么!?”
“想要做你没有完成的事情,如果有可能,我大概要食言了……对那个孩子。”
熱門都市异能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暴虐之蛇-Turn254.死亡、歷史與好奇者的結局推薦
游昊之没有想到一件事。
那就是他的父亲对于成为神,或者说脱离人类身躯的渴望。
此刻在装满人类的虚拟世界,有着数量极为庞大的数据,不只是人类,还有AI,以及不断更新和自我复制的伊卡洛斯。
一旦完成对这个庞大数据的统合,有着神性物质的帮助,King很有可能会成为神。
King成为神的威胁并不大,但是对游昊之而言,比起成为神,更重要的是King在成神的路上,会将谁当做他的眼中钉肉中刺,而谁又会挡在他的面前。
而King,一旦为了自己的野心将所有障碍扫除,那么游昊之不敢将他带到幽幽面前,他也没有资格回到幽幽面前。
游昊之说道,“我的父亲拿到了关键的钥匙,也许现在就等在我面前,或者一回去就会踏入陷阱,如果我变成another的话,请你使用宏发射装置。”
“我没有完成的事?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我在想你想的事情,”游昊之说道,“你没有达成的理想。”
“我没有在想这件事……”zone捂了捂头,“好吧,我确实在想,但是你不是不在意那些人的生死吗……”
游昊之沉默了片刻,“也许,在阻止那个人的过程中,顺便救下一些,也无伤大雅。”
“仅仅是因为这样?”zone说道,“那你真是疯了。”
一个自私自利的人,忽然间由衷的热衷于为人类事业而奋斗,不是疯了,就是被夺舍了。
“不,我依然是在为自己,”游昊之说道,“为了母亲,还有我父亲,还有幽幽……”
对游昊之最重要的三个人,亲情并非是亏欠,而是束缚了游昊之自身的枷锁,强者对于自我的枷锁。
就如同道德的框架,将所有人束缚在其中,至少像个正常人,哪怕游昊之知道自己已经不太正常了。
“就这样吧,”游昊之说道,“如果真的出现了那种状况,你就不要犹豫,毕竟……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进去里面了。”
觉悟?不!这是胡来!
Zone觉得,游昊之是营养液配方出现了问题才会说出这样的话,但是仔细想想,游昊之是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家里的人自相残杀。
他一直都在为了维持某个微妙的平衡而努力,帮助自己的父亲在不影响他母亲所划下的框架之下,取得超乎寻常的庞大数据。
然而,这一个微妙的平衡,被自己亲手打破了。
又是自己,胡乱的自以为是的操作,打破了世界的平衡,导致了事情的发展朝着最糟糕的状况疯狂下滑。
虚拟世界也好,活在虚拟世界中的人类也好,此刻都处在King的威胁之下。
“那么我去?”zone也想为那个世界做些什么,但是他知道一旦他出手,事情又会朝着不可预料的方向前进。
“你离得太远了,”游昊之说道,“进去之后,你能确保百分之百打败我父亲吗?”
游铭是个疯子,这一点zone在另一个时空就领教过了,丝毫不在意规则,甚至妄图自己制造规则的人,除非是游昊之这样百分之百得到他母亲也就是世界真正操控者的信任,否则进去之后自己就会束手束脚,反而会耽搁对那个世界人类的救援计划。
“好,我答应了,”zone点了点头,“不过有一个条件,除非你真的要变成another,否则我绝对不会在你快要输掉决斗的时候开启宏发射装置。”
“好。”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線上看-Turn254.死亡、歷史與好奇者的結局閲讀
巨大的机器缓缓沉到了地上,游昊之的缸中脑再度陷入了沉睡,而zone将线路连接到了机器上,电脑屏幕发出一声轻响,随后显示着游昊之的脑波。
人类的大脑是神圣的,也是尊贵的,如果不是非常时期,zone也绝对不会侵犯任何人的这个领域。
但是现在这个情况,已经顾不上太多了。
“宏发射装置吗?”zone说道,“真会出题啊。”
……
财前葵从梦境中醒来,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如果不是屋子里的陈设太过于简陋,而自己的出租房又太靠近北面的话……
也许这是一个温暖的早上。
撩开窗帘,阳光洒在对面的屋脊上,反射的阳光照进了财前葵的房间,将屋子里那些简陋的摆放物一一照亮。
“小葵起床,小葵起床……”就在这时,一个足球大小的小不点管家机器人从卧室外滚了进来,看到窗前的财前葵,惊呼一声,“啊,小葵已经起来了。”
“早啊,美美。”财前葵对小机器人笑了笑。
“小葵,早安,小葵,早安。”小机器人跳上了财前葵的床,开始整理床铺,但是随后它的身体开始发出一阵阵异响,随后从床上栽了下来。
财前葵连忙捧起了小机器人,检查了一番,“零件老化太严重了吗?”
“美美,没事,美美,没事!”小机器人从财前葵的手上跳下来,继续到床上整理被褥。
“不过没关系,再多等等,”财前葵说道,“等我成为了link vrains的决斗领袖,就有钱给你替换零件了。”
“小葵,真好,小葵,真好……”只会复读的小机器人,在财前葵的记忆中,是从小陪伴她到大的,是她一生的伙伴,自从父母去世之后,就再也没有人陪伴在她身边……
有吗?
财前葵奇怪的按了按眉心,总有一种曾经有人在身边保护着自己的感觉。
“没有吧?”放下奇怪的想法财前葵跑进了浴室里,开始洗脸刷牙,朝着脸上吹着暖风,整理好衣服之后,看向在屋子里收拾房间的小机器人,“我走了!”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一路慢走,一路慢走……”
“啊,差点忘了!”
财前葵跑回了房间,看向了自己的床,在那上面放着一个非常老旧的决斗盘,虽然款式很老,但却是她与另一个世界的她相互联系的唯一纽带。
“唯一吃饭的家伙啊,不带上可不行。”
走出家门,财前葵又变回了那个在学校里令人瞩目的冰山女神。
没有朋友,没有同伴,自从父母去世之后,财前葵就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过来的,不知道怎么和同龄人相处,也没有要好的朋友,甚至就连同班同学,也没能全部叫上名字。
所有人都以为是她太高冷了,只有她知道,并不是,她的心理年龄,依然停留在父母亲去世的那一刻,依然没有长大,并逐渐形成了一种孤僻的性格。
财前葵其实只是在学校里用高冷,将孤僻与无法与其他人相处的性格隐藏起来而已。
走在上学的路上,财前葵快步超过了面前一个脸色阴郁的蓝发少年。
在那一刻,两人似乎都心有所感的一愣,但是很快,财前葵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继续快步离蓝发少年越来越远。
“是她呢!”艾说道,“财前葵啊。”
“……”游作毫无反应。
“最近link vrains中声名鹊起的蓝色偶像‘蓝色天使’,”艾的眼睛看向一脸阴沉的游作,似乎想要逗笑他一样,“playmaker大人,不去搭讪一下吗?没想到现实中的蓝色天使竟然是一位美人胚子呢。”
“闭嘴!”
“是……”艾无奈的叹了口气,还在想着对稻草人复仇吗?太困难了吧?Playmaker大人难道不知道自己根本不是稻草人的对手吗?
不,现在的playmaker大人,哪怕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也好冲上去向稻草人发起复仇吧?
忽然间,游作停下了脚步,他的脑海中似乎想到了某些非常重要的事情,盯着财前葵的背影,他总觉得,前面那个女孩似乎和他有着某种联系。
有一个逐渐透明到消失的纽带,将她和自己联系起来。
想多了吗?对一个女孩一见钟情?
游作晃了晃脑袋,将杂念排除,但是随后,他猛然间想到了一件事情。
“playmaker大人,怎么了?”
游作皱着眉头,看着财前葵渐行渐远到消失在视线中的背影,像是自言自语一样说道:“蓝色天使……”
“对啊,她的确是蓝色天使本人没错。”
“住得好近,怎么感觉以前从来没见过她?”
“诶是吗?每天都有见到啊,”艾说道,“怎么了playmaker大人?要上去搭讪吗?”
游作缓缓的摇了摇头,“没兴趣。”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起點-Turn249.決心、生路與一葉障目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路过游戏王世界的打牌神
“唔……我在哪?”从地上醒过来,游作还有些迷迷糊糊的,忽然间他感觉脸上有些紧,下意识的抬起手碰了碰,“好疼!”
“游作大哥,你没事了?”
“我从一开始就没事!”
“抱歉抱歉!”穗村尊连忙上前将游作扶起来,“刚刚力度没控制好,我们再来一遍……”
“等一下,”游作皱着眉头拍开了穗村尊伸过来的手,“我没在迷茫,第一,我是人类,而莱特宁是人类的敌人;第二,无论我作出怎样的反应,莱特宁他们会用AI取代人类的目标永远都不会发生改变;第三,我与草薙哥有过约定,人类的未来,会托付在我的身上。
因此,无论草薙哥牺牲与否,都与我必须要消灭莱特宁他们没有半点影响。”
“啊哈哈,是吗?”穗村尊傻笑着挠了挠头,然后和泰瑞斯一起将游作从地上搀扶起来。
连道歉这个步骤都省略了。
“我最近只是一直都在想,接下来的行动是不是要避免群体进入link vrains呢。”
“什么意思?”焚魂者一脸莫名其妙的问道。
“上一次,因为莱特宁的计划,让我不得不与草薙哥对战,哪怕是胜利了,被削弱的依然是我们这一方,所以我想着,是不是我应该自己去想办法与莱特宁他们作战了呢?”
“……”穗村尊和泰瑞斯反应了过来,“游作大哥你是想抛开我单干吗!?”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游作说道,“比如说穗村你,如果莱特宁说,打败我他就有办法将不灵梦唤醒,你会怎么做?”
“我当然还会贯彻我和不灵梦的道,”穗村尊想也不想的说道,“不灵梦说过他是不会原谅莱特宁的,当然我也不会原谅莱特宁!”
还有这种说法吗。
“不过算是问错人了吧?”
游作随后看向了泰瑞斯。
看到游作的视线看过来,泰瑞斯连忙举起双手,“我当然永远站在游作大哥这一边!我家里人都是不玩link vrains的,所以莱特宁没有办法威胁到我。”
这个家伙也是吗?
“那么……蓝色少女呢?”游作忽然间问道,“还有厄斯与阿库娅,我们能放下他们吗?”
超級 神 相
流水落花校园 流水落花校园
此言一出,两个家伙都没有动静了,的确,这也是个要命的事情。
蓝色少女、阿库娅和厄斯他们,对于不灵梦而言同样重要,自然穗村尊也不可能无视他们的性命。
寂灭龙神
“这一点没问题的!”艾忽然间跳了出来,“蓝色少女是成为了another,成为那种程序的受害者,伊格尼斯根本没办法解开,
而厄斯和阿库娅这边,和不灵梦不同,鲍曼是将厄斯和阿库娅完完整整的吸收掉了,只要及时让他吐出来,那么我还能让他们回来!”
“让他吐出来,就要打败他们!”穗村尊说道,“我已经下定了决心,一定会替不灵梦打败鲍曼和莱特宁的!”
“总而言之有我们在,游作大哥就放心吧!我们现在是处在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位置上了,莱特宁已经没有办法拿我们要挟到谁了!”
我们已经无所畏惧了!
就在这时,终端的来电声音突然响起。
三个人同时拿起了决斗盘一看,毫无反应。
“不是我的。”泰瑞斯摇了摇头。
“也不是我的。”穗村尊也说道,随后看向了游作。
而游作则转过头,看向了不远处的位置。
原来那个来电声音,是在不远处一个路人的口袋中响起的。
路人接过了决斗盘,看到上面显示的乱码,一脸莫名其妙,但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摩西摩西?请问是谁?”
“……”
“什么什么鬼?你神经病吗?谁信啊?还有你到底是谁啊?我……”路人破口大骂,随后挂断了通信,同时扫了一眼一旁用古怪神情盯着他的游作等人。
不好惹的样子。
“神经病……”路人啐了一口,随后转身离去。
“什么啊,”泰瑞斯说道,“就算是打错了电话也不应该用那种恶劣的态度嘛。”
“确实……有点神经过敏了。”穗村尊也跟着评价道。
然而就在这时,又有一阵激烈的来电铃声响起,三人再度转头看去,是另一旁一个绑着马尾辫,看起来很乖巧的女生。
“摩西摩西……请问是哪位?”
“最近看不到脸的这种电话很流行吗?”穗村尊莫名其妙的问道。
“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流行嘛,”艾回答道,“人类可是很喜新厌旧的,怎么可能会对老掉牙的东西感兴趣,估计是骚扰电话吧?”
“啊!是!”忽然间,那个女生像是受到惊吓的小兔子一样跳了起来,随后立正站好,电话里的人似乎嘱托了些什么,让她四下张望。
这一举动引起了游作的注意。
随后女生的视线就落在了一旁的三人身上,特别是中间的游作,随后小碎步跑了过来。
“蓝发的少年……请问……啊不是!”女生九十度鞠躬,将决斗盘递到了游作跟前,“这里有您的电话!”
“找我的?”游作皱起眉头,随后看向了决斗盘中的艾。
而艾因为陌生人存在的关系,早就闭上了眼睛。
游作抬起头,看到了不远处的监控摄像头,对方是用那个东西在看着这边吗?
虽说这样一个电话很可疑,但游作还是接过了电话,而这时,那个女生似乎像是被吓到了一样,躲到了一旁背对着他们捂上了耳朵。
“……”怪不得,刚刚那个人会骂骂咧咧的走了。
游作将决斗盘贴到了耳边,问道:“谁?”
“谢天谢地,终于联络上你了!Playmaker!”
电话里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让游作猛地瞪大了眼睛,就要立刻放下电话。
“不要挂!我知道解救草薙翔一的方法!”
“你是谁?为什么会说我是……”
“请放心,这是加密的通讯,不会有人注意到这里,”电话里的声音说道,“我是财前晃!”
“你……不是失踪了吗?”
“对,说来有些话长,playmaker,站在你身旁的是焚魂者对吗?”
游作看向了穗村尊,随后抬起头对着监控摄像点了点头。
“那就好……焚魂者也在的话就太好了,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情很重要,所以playmaker,我想请你带着焚魂者,一起来圣玛丽医院,我们随后在那里会和!记住!只有你和焚魂者两个人!”
随后电话挂断。
“骗人的!”就在这时,艾忽然间喊道。
在另一侧,看着屏幕中的两个人放下电话,财前晃松了口气,就在这时,一辆警车忽然间停在了附近,从车上下来几名警察,开始对这块区域巡视。
这么快就找到这里了吗?
财前晃惊愕了一下,随后就立刻明白了过来,恐怕来者是SOL公司的爪牙。
自己已经将通讯加密了,如果不是被SOL公司监控,并且被他们特殊要求,他们怎么会来的这么快?
King的爪牙吗?我是不会被你们抓到的!
财前晃收起了电脑,转身逃离了这里。
“等着我,小葵,我一定会去救你的!”
……
“诶?为什么你说是骗人的?”穗村尊问道。
“因为声线就符合,”艾说道,“之前我录过财前晃的声线,他的声音哪怕用通讯听起来都不是这个样子的,而且,很可疑啊。”
艾眯起了眼睛,“已经失踪的财前晃,为什么突然间给我们来信息说他知道了拯救草薙酱的办法?而且,他是SOL公司的高管对吧?既然如此,那么就应该有更好的办法将这个消息告诉我们才对,但是他却选择了这样通知我们,太可疑了吧?”
“那么,你是知道有电话打进来了吗?”游作问道。
“没有注意,应该是被防火墙自动拦截了,”艾回答道,“毕竟这种骚扰电话用普通防火墙就能屏蔽掉,而我帮你更新换代后的防火墙,绝对没有被打破的可能。”
“……”游作捏着下巴沉思一会儿,忽然间发现,一旁的泰瑞斯也在沉思着什么。
“泰瑞斯,你觉得怎么样?”
“啊?我的意见?”泰瑞斯挠了挠头,“我还是觉得,既然对方邀请我们,那么我们就过去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吧……”
“不怕那是陷阱吗?”
“那里是公共场合吧?”泰瑞斯说道,“就算是陷阱,貌似也没办法将我们一网打尽呢。”
“说的也是,”穗村尊说道,“那么我们赶快走吧,解救草薙大哥和蓝色少女的办法,如果真的能得到的话,那么我们就再也不用怕莱特宁耍什么花招了!”
“playmaker大人,就算知道是假的你也要去一趟吗?”
“目前为止,这的确是唯一的办法。”游作点了点头,说道。
“好吧,那么作为你的AI,我会时刻准备着替你们报警的!”
没有那么夸张。
虽然游作很想这么说,但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没说什么,再加上一道保险也好。
打定了主意,认为这一半几率是个陷阱的游作终于还是将那句提醒忘掉了。
而财前晃小心翼翼的潜行着,精准躲开了一路上所有的监控摄像头,zone对他的人体改造延伸到了这个虚拟世界中,让他受益匪浅。
几乎没有引起任何人或是机器的注意,财前晃卡在游作他们抵达之前,先一步进入了在圣玛丽医院对面的废弃大楼中。
架起了电脑,将镜头对准了医院门口,充当望远镜的将镜头拉近。
同时,财前晃的心里也在嘀咕另一个问题,“他们会不会来呢?”
如果不来的话,自己必须还得给他们打一个电话,毕竟现在,唯一能帮到自己而且自己还能联系到的只剩下playmaker了。
就在这时,两道人影闯入了电脑的摄像头中。
“来了!”财前晃心中一喜,随后看向了医院门口,忽然间,第三道身影却莫名的如同嵌入这个世界一眼,出现在了财前晃的视线范围内。
第三个人?!
财前晃的脑子如同挨了一榔头一般,为什么……计划出错了吗?我不是告诉过playmaker,除了他和焚魂者之外,不要带其他人过来的吗!?
然而,电脑屏幕上依然显示的是两个人。
财前晃以为自己看错了,随后看向了屏幕,没错!屏幕中的确只有小心翼翼进入圣玛丽医院大门的playmaker和焚魂者,但是电脑屏幕中却并没有捕捉到第三个人的身影。
电脑镜头和眼睛仿佛出现了bug,财前晃亲眼所见,看到走入医院大门的,分明是三个人,然而电脑屏幕中,却只录下了两个人的身影。
电脑屏幕和世界似乎察觉到了这个bug,忽然间晃动起来。
这一刻,财前晃似乎明白了什么。
恍惚之间,他看到,跟在playmaker和焚魂者身后的那个少年,缓缓的转过头来,看向他,面带笑容。
——找到你了。
财前晃迅速将电脑收了起来打算撤离,下意识的看向医院大门一眼。
就在这时,他愕然的发现,眼前已经失去了那个少年的踪影,而楼下则传来了脚步声,一阶一阶台阶,如同踩在他的心脏上一般,向着自己这里走来。
“这是一场试炼,财前晃,”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腔调,让财前晃的脑海中发出一阵嗡嗡的响声,“我们都是凡人,但是,能以凡人之躯,做到凡人做不到的事情,那么,我们就是神明。”
财前晃的脖子如同生锈的老轴一样缓缓转动着,看向了楼下。
拾级而上,一名少年的身影出现在了财前晃台阶的下方。
“你……到底是……”
“忘记我了吗?还是说认不出我现在的样子了?”少年抓起了自己的衣服,随后信手一扬。
他的人类外表,如同序幕一般拉开,开启了一个错乱的世界,一叶障目,当再度拿开那片叶子的时候,世界在财前晃的眼中变为了黑白的异色格状。
泰瑞斯——King!!
“你没有辜负我对你寄予的厚望,财前晃,你出色的完成了我交给你的任务。”
财前晃的目光,在一瞬间变得震惊而绝望。

euur9优美都市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txt-Turn236.事後、放棄與落魄者展示-rwulo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路过游戏王世界的打牌神
SOL公司多了一些反对者。
游行抗议示威的人群在大街上走过,一部分人加入其中,一部分路过,一部分人冷眼旁观。
一道身穿着黑色外套,用兜帽将脸遮挡得结结实实的少年躲在公园的林荫小道后面,看着抗议的人群走过。
准确的说,他是在看着不远处那辆新开的甜甜圈车摊。
他们家的甜甜圈一直都做的很棒,会扩大规模也在情理之中,而且,在热狗摊从这个广场上消失之后,他们的生意变得更好了。
因为他们成为了这个广场上唯一受到许可贩卖食品的摊位。
热闹的摊位,让少年回想起了在这里那一段忙碌的日子,现在,那段忙碌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失去了全部的希望,失去了重要的同伴,失去了人生的目标,少年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做什么。
示威的人群喊着口号,反对AI介入人类生活的人与反对SOL公司科技和SOL公司的人汇合到一起,形成了在他们口中这份如此庞大洪流。
少年眼睁睁的看着示威的人群从身旁经过,情不自禁的低下头,生怕被人看出有什么端倪。
没错,少年就是藤木游作,网络上如今褒贬不一,但是隐隐约约要被打为人类叛逆的playmaker。
现在playmaker的身份变成了一份负担,在网上,原本统一口径对playmaker的赞许声音被质疑声吞没。
别有用心的人将playmaker与这一次伊格尼斯异变联系起来,对playmaker的身份和行为发出了质疑。
但哪怕是诬告和莫须有的罪名,playmaker都百口莫辩,因为他的确曾经站在如今的英雄SOL公司的对立面,因为他确实和伊格尼斯站在一起。
没错,SOL公司现在饱受质疑,但是他们依然成为了英雄。
哪怕在上一次,SOL公司称之为技术失误而导致至今两万多人昏迷不醒,SOL公司依然成为了英雄,因为它拯救了八万人……
现实就是这么离奇,拼死拼活的playmaker,失去了重要的同伴,在上一次对抗莱特宁的战斗中损兵折将,却一无所获。
而什么都没有做的SOL公司,却做了他们分内的职责,却成为了英雄……
不过无所谓,对藤木游作而言,他并不是为了被世人所承认才成为playmaker的。
但是现如今,playmaker这个身份,大概是没办法继续使用了吧?
箫吟碧落,剑啸黄泉 飘渺水云间
“Playmaker?”
一个沙哑的声音在那个身影背后响起,让游作的身体不自觉的僵了一下。
“果然是你。”形容憔悴胡子拉碴的财前晃走到了藤木游作面前。
“不,你认错人了。”游作将带着兜帽的向下垂了一些,说道,“我不是什么playmaker。”
“我记得你的名字,你是小葵的同学,甚至还是当初第一个发现小葵倒在屋顶的人,如果我当初问一下理由的话,你也许会说那只是一个巧合吧?”
这一次,游作没有开口否认。
“而且,那个热狗摊的老板,草薙翔一,他认识playmaker,而且据我在大屏幕上看到的,他就是playmaker的同伴,而经常出现在热狗摊前的你,就算不是playmaker,也必然是playmaker的知情人……”
距离上一次伊格尼斯崩坏事件已经过去三天了,在失去了包括another事件近五万人之后,大部分人对于网络产生了畏惧的心理,敬而远之。
而那些代表了网络世界的名次,也成为了人人喊打的对象。
“知道吗……”财前晃的目光看向了游作的手腕,“网络是有记忆的,再小的痕迹,哪怕在网络上被清理得干干净净,但是在你这台微型电脑上都会留下痕迹,只要我们对比一下你之前的登陆时间和playmaker出现的时间,也许就能得到答案。”
游作忽然间想到,今天也许是不能善了了。
看到游作陷入了沉默之中,财前晃开口,打破了尴尬的宁静。
“现在回答我,你究竟是不是playmaker。”财前晃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下来,问道。
是或不是……
也许回答完之后会有无数的解决方案,但是自己最终的结局算到最后大概只有两个。
或是逃,或是被抓。
想清楚了这一点,游作反而从容了许多。
“没错,是我。”游作抬起头,露出了一双沉着的眼睛,而与此同时,他手腕的决斗盘上也睁开了一只眼睛,一闪而过。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看到这个眼神,财前晃知道,自己找对人了,终于能在现实中与playmaker面对面。
“你要把我抓到SOL公司或是警察局去吗?”游作问道。
财前晃摇了摇头,说道:“我想与你谈一谈。”
“playmaker大人!与那个SOL公司的高管有什么好谈的?你忘记了上次差点被这个妹控掐死在link vrains世界里了?”
对于艾的话,游作只是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
眼前的男人眼睛中带着血丝,胡子拉碴,神情中透露着疲惫与憔悴,很难想象这是那个年轻有为的SOL公司高管,不过游作很清楚这是为什么。
在与莱特宁的战斗中,蓝色少女败给了鲍曼,而蓝色少女,正是财前晃的妹妹财前葵,恐怕这些天来,财前晃都在财前葵那里奔波吧?
坐在长凳上,看着端着咖啡和甜甜圈的财前晃走过来,游作知道自己不能再沉默下去了,这个妹控从刚才开始就没有开口说话,让他深感不安。
“非常抱歉,我没能做什么。”
“你误会了,”财前晃躺在长椅上,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没有人要求过你们对link vrains做什么,小葵做的事情,都是她自己的选择,而我,只是在尽量将她从那个未知世界拯救出来……仅此而已。”
似乎已经到了极限的财前晃,他的手臂在颤抖着,似乎连咖啡都端不稳,在用磨出血丝的嘴唇缀了一口咖啡之后,咖啡的温暖才让症状稍微减轻。
“你应该去睡一觉。”游作皱着眉头说道。
对于游作的提议,财前晃只是略微摇了摇头,没有答应,也没有否决。
“我还不能睡,”财前晃说道,“不只是为了小葵,也是为了我自己……一旦我倒下了,失去了这个位置,那么小葵就真的没办法得救了,不是吗?”
游作张了张嘴,最后还是转过脸,沉默了下来。
确实,想要拯救蓝色少女,就必须有SOL公司安全部门高管的身份,此刻,财前晃就像是在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绝命人。
哪怕有一点希望,都要将那根经不起摧残的稻草抓得死死的。
“很可笑是吗?”财前晃用手指了指那些高声抗议的游行队伍,说道,“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
“……”游作看着渐行渐远的队伍,沉默不语。
科技公司,公司背后的股东,以及那些迫切想要得到人类与AI融合技术的人……这些势力加在一起,变成了一股无法被抵抗的洪流。
而那些游行的队伍,仿佛变成了迎着洪流而去,即将被洪流冲垮的土石堤坝。
从游行到现在为止,没有一支警察队伍出现维持秩序就说明了这一点,那些人并不希望游行队伍出现。
他们在等一个契机,将这些游行人群抓到监狱里去。
“被关在link vrains,变成another的人,你知道SOL公司的高层是怎么处理的吗?”
听到了这个自己最关心的问题,游作怀抱着希望的转过头去,却看到了财前晃那戏谑的表情,心中涌起了一阵不祥的预感。
“他们打算做什么!?”就在这时,躲在游作决斗盘中的艾跳了出来。
这也是它最关心的问题,要知道,playmaker大人是个无情的紧身衣印卡人,只有草薙翔一还算有点人类的温度,那可以说是他的第一个人类伙伴。
现在这个人类同伴成为了another,他怎么可能不着急。
“这就是你的伊格尼斯吗?”财前晃这还是第一次真正与艾面对面,“暗之伊格尼斯?”
“糟糕!”艾又迅速跳回了决斗盘中。
“lost事件的受害者,除了遭受我难以理解的折磨之外,还有了各自共同战斗的同伴……你们也是SOL公司要追捕的目标,”财前晃缀了一口咖啡,在艾那紧张的目光中补上了一句:“曾经的。”
“曾经的?”艾冒出头,“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SOL公司已经对你们不感兴趣了,”财前晃说道,“在King的手中,就握有大量的用伊格尼斯算法,人类数据合成的新一代伊格尼斯,你们也见过,那些白色的狂信徒,如今被命名为‘伊卡洛斯’。”
“切,取这个名字,小心被淹死!”艾酸着说道。
曾经的你对我爱答不理,现在的我让你高攀不起……
可以说,SOL公司对伊格尼斯们态度的转变,正是现在艾内心的写照。
“那么,SOL公司打算怎么处理那些变成another的人?”游作没有被轻易转移话题,而是问出这个刚刚没能解答的问题。
“对啊对啊,他们打算怎么救草薙酱?”
财前晃对着天空长舒一口气,说道:“公司高层经过会议讨论,一致决定,King向董事会隐瞒了‘伊卡洛斯’的存在,今天起,正式剥夺King作为公司掌舵人所持有的所有股份与权力,以及‘伊卡洛斯’,并且,打算在今天付出行动,没准,现在已经朝着King发难了。”
“剥夺King的掌舵人权力?”艾听着财前晃的话满头雾水,“这和another有什么关系?”
“难道说……”playmaker满脸难以置信。
“对,你想的没错,就是那个难道说,”财前晃笑了笑,“这三天来,他们讨论的一直都是这个话题,而another……从来没有在他们的议题上出现过。”
“怎么会!?太过分了!”艾说道,“他们难道就不怕人们发难吗!?那么多人被关在linkvrains世界里,就不怕警察把他们全都抓起来!?”
“发难?怎么发难?”财前晃冷笑了一声,“财力、权力都掌握在他们的手里,庞大的资本力量足以将所有阻挡的力量压垮,他们已经被惯坏了,至于说警方,虽然那些人是被光之伊格尼斯抓住的,但是也说明了,那些人的性命,间接的掌握在SOL公司手中。”
“也就是说,没有人能够拯救他们了吗?!”艾说道。
“谁说的?”财前晃看了眼游作,随后收回了目光。
游作在那里低头不语,似乎是在想什么心事。
“谈话就到这里吧,我还有事要出一趟外勤,”财前晃捏扁了咖啡纸杯,丢进一旁的垃圾桶里,说道,“我不会抓你们去警察局自首了,你们……自生自灭吧。”
说完,财前晃转身离去。
艾看向了playmaker,“playmaker大人,我们应该怎么办?”
然而,此刻应该说出“一定要救出草薙哥”之类话的playmaker,却深深的低下了头。

eo0wz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討論-Turn229.軍團、詛咒與難兄難弟看書-03vhs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被切成两半的假幽幽倒在地上,两眼无神的看向天空。
在她身后,原本堵住白色团簇AI与垃圾AI白色潮汐的碎石因为战斗的余波而被清理一空,露出了碎石后面的白色浪潮。
这浪潮似乎感受到了假幽幽这只团簇AI的虚弱,一股脑的朝着假幽幽的方向汹涌而来。
——系统更正……
假幽幽的脑海中数据正在不停的转动,从刚才的决斗中,她获取了大量的数据,只要融入伊格尼斯算法,就足以改变所有AI的决斗模式。
——胜率不足0.1%,神无法被战胜……
系统闪过一丝火花。
那些团簇的AI已经吞没了假幽幽的身体,并朝着她全身蔓延。
——遭遇外来访问申请,访问拒绝……系统更正,神无法被战胜,但是……可以#%&*@打败……系统更正,访问通过,系统更正,申请通过,决斗资料共享中……
浩瀚的白色海洋将假幽幽的身影吞没在其中。
我的异能有点怪 我要写经典
为恨修仙 当笨蛋爱上傻瓜
“还是输了吗?”黑白异色格的世界中,King轻声笑了笑,“也没什么关系,毕竟只是AI的冒牌货而已……”
输掉是正常的,反过来,如果真的这么赢了,那么那孩子也不会成为我的心腹大患。
不过这之后,解决那些伊格尼斯和碍事的家伙们,就不能单靠那孩子了。
King的下方,无数的白色凝胶逐渐聚集成团,一排排一列列……数不清的团簇AI如同被一个意识指引一般朝着同一个方向汇聚过去。
漫天的数据流自link vrains的世界汇聚而来,如同联网的醍醐灌顶一般,假幽幽与稻草人决斗的数据被注入了那些白色的凝胶中。
一排排一列列汇聚的团簇AI,排列整齐的如同等待接收检阅的军队,浮动着变为人形,从地上缓缓站起。
似乎是并没有决定好要变成什么样子,固定形象的凝胶在他们的周身浮躁的舞动着。
这个时候,King才终于转过头来,看向playmaker那边的决斗情况,“嗯……这么说,莱特宁已经让playmaker与草薙决斗了?”
胜负是一方面,其实并不怎么重要,比起莱特宁他们是否能用算计打败playmaker,King更期待的是另一件事情。
“playmaker的身份,应该已经暴露了吧?”
事情结束之后立刻清理出现问题的首尾,这是King一贯的作风,也是因为这样他才在这一个世界上苟延残喘至今。
而playmaker的身份问题,显然是一个局,一个不知道针对谁的局……
King看向下方的团簇AI大军,那浮动的形象显得有些奇葩,似乎觉得这些东西现在的样子太碍眼了,一张卡片凭空出现在King的面前。
卡片上散发的光芒笼罩在团簇AI们的身上,将它们的形象缓缓稳固成型。
华夏雄师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白色的凝胶流动着,不断收缩并固化,最终化作了双手带着爪刃,身穿着镶金色教士白衣的使徒。
“去吧,”King说道,“如果playmaker他们不打算出手,那么你们就来提他们收尾吧。”
“刷!”白衣使徒齐刷刷的将双臂交叉于身前,同时一跺脚。
异色格的世界分明没有任何变化,却给人感觉仿佛震动了瞬间,气势十足的军队,AI大军……
伴随着King的示意之后,这只军队化作一道光,照亮了整个异色格世界,随后如同曝光的胶片一般齐刷刷的从King的眼前消失。
……
“出来吧!逆转未来的回路!”火红色的网络回路在天空中张开,在网络的世界中燃起了熊熊火光,“召唤条件为炎属性效果怪兽两只以上!我将场上的【转生炎兽·蜃景雄马】、【转生炎兽·暴晒野牛】、【转生炎兽·鹦鹉】设定连接标记!”
三只转生炎兽怪兽化作三刀流光窜上了天空,依次点亮了上、左下、右下三个连接标记。
“link召唤!出来吧!Link3!【转生炎兽·炽热多头狮】!”
火焰炸裂,在爆发的火焰中,全身燃烧着火焰的红色狮子战士自网络的世界中落下。
“蜃景雄马的效果发动!超量召唤的这张卡被用作【转生炎兽】连接怪兽连接召唤送去墓地的场合,以场上一只怪兽为对象,那只怪兽返回持有者卡组!我选择【巨鱼轰炸机】,将其返回你的额外卡组!”
蜃景雄马的虚影出现在了天空中,随后化作一道光朝着【巨鱼轰炸机】的方向飞去,化作一道光将轰炸机包裹。
“唔呃!!!”温蒂见状气愤的咬牙切齿,明明是区区人类,却屡次反抗自己和自己作对,甚至将自己逼到了绝路上,这家伙还有那个不灵梦,太烦人了!
“发动手卡中【岚斗机·转舵天使】的效果发动!将这张卡送去墓地,让【蜃景雄马】的效果无效化!”
將女驚華 妃櫻絡
笼罩在【巨鱼轰炸机】身上的光芒怦然破碎。
“还没有结束!还没有结束!我还能打!我还能打!!!(破音)”
“不,你的风已经停止了,”焚魂者说道,“根据【转生炎兽圣域】的效果!一回合一次,可以用同名怪兽进行连接召唤!我将【转生炎兽·炽热多头狮】设定连接标记!转生link召唤!”
暗夜的神話 我是壹棵無名的小小草
炽热多头狮咆哮一声,化作红莲的火光飞入了连接的通道中。
网络的世界燃起了熊熊大火,如同岩浆一般的火焰自召唤的大门中爆发,一头全身包裹在赤红色火焰中的战狮自大门中落下。
“苏醒吧!百兽之王!【转生炎兽·炽热多头狮】!!”
“【炽热多头狮】的效果发动!转生的这张卡,可以将对手场上一只怪兽攻击力变为与我方墓地中一只【转生炎兽】怪兽攻击力相同!”
焚魂者举起手对准了【巨鱼轰炸机】,“我将巨鱼轰炸机的攻击力变为与我方墓地中【转生炎兽·犰狳蜥】攻击力相同!”
“可恶!!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火焰侵占!!”
一道烈焰构成的火焰长鞭被狮子一样的头颅带领下,如同长蛇一样击中了天空中的巨型轰炸机。
【巨鱼轰炸机atk:3000→100】
午夜的鋼琴聲
“可恶!为什么总有人类这种下级生物来打破我的计算!为什么!?”
“你说过风会吹熄火焰对吧?”不灵梦抱着双臂说道,“但是不然,风只会让燎原大火烧的更旺!被熄灭的反倒是你自己。”
“啧……”温蒂不忿的咬了咬牙,但是随后却笑了出来,“这一次的胜利就暂时交给你们!但是等到下一次……我会将我的胜利拿回来的!”
下一次?
焚魂者咀嚼了一下这句话的含义,有着复活程序加持的伊格尼斯,不会真正的死亡,反而会因为自己的死亡而脱离眼前的困境。
也正是因为温蒂有着复活程序,才有恃无恐,出现在焚魂者和不灵梦面前。
其实,对于现在的自己和不灵梦而言,温蒂所依仗的复活能力并没有什么作用,想要消灭温蒂的话,实在是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时机了。
然而真的要这么做的时候,焚魂者却依然有些迟疑。
伊格尼斯对于自己而言,是和人类一样,有着相同的智慧,同样有着意识的存在,对于焚魂者而言,他们和人类并没有差别,甚至温蒂和莱特宁还是不灵梦的同伴。
就这样杀死他们,自己真的能没有一点负罪感吗?
“你……”也许应该给温蒂一个机会,让他好好赎罪?
“没有下次了。”不灵梦忽然间开口,打断了焚魂者的犹豫。
“不灵梦?”焚魂者愕然的看向了不灵梦。
“你这家伙根本没有反思的打算,留着你一命,只会让你与莱特宁狼狈为奸做出更大的恶事来!”
“你说什么?”温蒂心中突然间泛起了一阵不妙的预感。
“我们身上都有着复活程序,”不灵梦接着说道,“而左轮则一直都在为此苦恼,在我们来这里之前,曾经与左轮接触过……你以为我们会没有留下针对复活程序的措施吗?”
“难道说!?”
“没错!”不灵梦说道,“你已经没有下一次机会了!温蒂!”
“等一下!不灵梦!他是……”
“他是我的同伴没错,”不灵梦说道,“但是我也知道,温蒂对我们而言与莱特宁有着同等程度的威胁,如果留着他,也许他会伤害到真正和我们站在一起的同伴!而且我无法原谅他!无法原谅他只因为这种无聊的理由毁灭了电子界,毁灭了我们的家园!”
数据的光芒落入了炽热多头狮的身上,炽热多头狮的火焰又增强了几分。
“等一下!我投降!”温蒂瞪大了眼睛向后退去,他没想到这一次的决斗竟然会成为自己的末路。
“我反思!我悔过!我忏悔!不要杀我!”
“现在才反思太晚了!”不灵梦抬起头,“焚魂者!你记住!有些人可以原谅,但是有些人却不能!而温蒂这个反复的家伙,如果你不想看到悲剧发生的话,那么没有原谅的必要!”
现在,playmaker一方与莱特宁为首的背叛AI是敌人,而温蒂则是莱特宁的铁杆盟友,如果接下来自己放过了温蒂,那么温蒂会在之后继续与自己这些人为敌。
焚魂者愕然了片刻,随后猛地点了点头,不再在意温蒂脸上那装模作样可怜兮兮的表情。
“战斗!”焚魂者下达了攻击的命令,“用【转生炎兽·炽热多头狮】对【巨鱼轰炸机】攻击!”
“炽热之魂!”炽热多头狮化作流星,狮首拖着长长的螺旋火焰,朝着岚斗机的方向扑去,转眼间就将天空中的轰炸机炸了个对穿。
“结束了!温蒂!!”不灵梦手中的数据流不断的加持给烈焰,“永别了!”
“额啊啊啊啊!!”
【温蒂LP:550→0】
“不灵梦!你竟然敢如此对我……我要诅咒你!赌上我的灵魂都要诅咒你!!”
带着不甘心的怒吼声,温蒂化作一道数据流从空气中缓缓消散,无法复活,无法重聚。
“你的数据就交给我来保存吧。”不灵梦张开手,温蒂碎成的数据碎片朝着他的体内聚拢。
“诅咒……吗?”焚魂者担忧的看着不灵梦。
不灵梦潇洒的看向璀璨的天空,说道:“AI可没有诅咒那么一说啊。”
“焚魂者胜利了!前辈!”天空中的鸽子扑腾着翅膀喊道。
“我看到了!不过你不在意另一件事情吗?”
“什么事情?”
“焚魂者胜利了,那个将我们掳走的家伙输掉了,那么我们应该可以离开……了吧?”青蛙刚说完,就感觉到身上有一道数据的光芒笼罩过来,“想想也是……不大可能呢……”
“说的也是……”
爱雨梦 夕夏未惜
负责转播的难兄难弟无奈的从天空中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