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笔趣-426 到高麗租地鑒賞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小說推薦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重启大宋:从科技兴国开始
徽宗实在是不理解,宗舒怎么就能和完颜弘达成这样的协定内容?
宗舒其实也是不明白怎么回事。
他当时说是以燕山和长城为界,只是出于一种气愤而已。
没想到的是,完颜弘居然还答应了。
燕云十六州啊!这么大的一片土地,说给大宋就给大宋了?
大宋自愿军有这么大的作用?完颜萍是不是太高看了?
还有李少言的敌后抗金根据地,只不过是抓住了完颜翰等二百名金人,金人真不会如此重视吧。
優秀小說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討論-426 到高麗租地分享
还有联合攻下高丽,其实,不需要大宋出手,金人也完全可以。
难道,金人要实行多线多战,在西边与辽人交手的同时,再开辟东线战场,入侵高丽?
也许金人看到,宋人根本没有进取之心,只想保住自己的地盘,而想用燕云十六州来稳住大宋。
从而,金人可以在西边干掉辽国、东边拿下高丽。
宗舒这么一分析,赵桓感到很有道理。
“高丽人与女真人习性相近、风物相似、地理相邻,攻下高丽,便于女真治理。大青山也是如此。金人喜欢的是放牧之地。高丽与大青山,是金人要占领的首选之地。”
赵桓的分析,让徽宗对他刮目相看。
跟着宗舒三年了,赵桓真的是长进了。
看看这么多年来,草原民族对大宋都是一味抢劫,抢完之后就走了。
至于燕云十六州,也不是辽人抢过来的,而是石敬塘甘当儿皇帝,主动献给契丹的。
看看辽人对燕云十六州是怎么治理的吧?
他们居然发生了把人抢到草原去的笑话。
后来辽国皇帝才发现,哦,这燕云之地原来是我大辽的!这里的百姓也是我的子民。
燕云之地归大辽之后,远不如在汉人手中时繁荣。
“陛下,不管是金人有什么目的。燕云十六州回来了,总不是坏事吧?”宗舒说道:“我建议,尽快派人进入燕云地区,迅速重建燕云地区的行政系统、军事系统。”
“现在向燕云派人,正当其时。”
赵桓一边附和,一边建议从巴蜀、江淮等人口稠密地区向燕云实施大规模移民。
徽宗当即同意。
只要先派人把燕云地区占住,哪怕是到时候金人反悔,也木已成舟了。
“舍予,对辽国我们该当如何应对?”徽宗此时已经完全放下了皇帝的架子,像一个小学生。
金人送给大宋如此大礼,恐怕不止是撤回大宋自愿军这么简单,恐怕他们还有后续的要求,比如说彻底与辽国斩断联系。
宋辽之间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良好合作关系,怎么能说丢就丢,说断就断?
这一明一暗的策略,还要不要继续执行?
宗舒已经完成了“奉旨勾女”的任务,与辽国女帝萧小小已有了实质性的关系,这个该如何处理?
“陛下,国与国之间,并非是你死我活、非此即彼的关系,金国向我大宋示好,难道我们就必须与辽国翻脸?没有道理嘛。所以,我们与辽国的关系,一切照常,不必作任何改变。”宗舒说道。
“那,大宋自愿军撤回一事,怎么讲?”赵桓问道。
宗舒哈哈一笑道:“我与完颜弘也达成了书面协定,我撤回宗泽、种师道和吴玠。但没有说撤回大宋自愿军呐。”
赵佶一脸黑线,这小子又跟完颜弘玩起了文字游戏!
不过,宗泽、种师道和吴玠撤回来,那两千多个流民组成的自愿军,威力就不大了。
赵桓猜想,这两千多个流民恐怕就归辽国人直接指挥了,宗舒这么做,也算对得起萧小小了。
“我想让韩世忠和梁红玉,再带一部分人去大青山,大宋自愿军归他们指挥,继续盯在那里,拖住金人。”
宗舒说道:“如果我们把他们撤回来,恐怕就会中了金人的计谋。”
赵桓觉得宗师所讲极为在理。因为宗舒的关系,大宋与辽国的关系现在到达了一个新的高度。
而现在,金人抛出了一个巨大的、宋人难在拒绝的大礼,目的恐怕就是让宋与辽再度翻脸。
宋与辽破裂之后,金人再出什么幺蛾子,这个时候大宋再腆着脸去找辽国恢复旧好?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愛下-426 到高麗租地相伴
这个时候,大宋的形象全毁了,辽人根本不理你了。
“宗师,就算是撤回大宋自愿军,最少也得等到我们完成向燕云移民的任务之后。”赵桓说道。
超棒的都市异能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ptt-426 到高麗租地分享
“太子殿下,说得太对了!有进步!至于,李少言那里,更是不能撤回。我倒要看看,完颜萍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宗舒说道。
还有一个更加关键的问题,那就是:是不是要与金人一起去攻取朝鲜。
显然,宗舒与完颜弘又耍了一次心眼,说是要把大宋的旗帜插到高丽的土地上。
“陛下,我们当然要去高丽了!他们从陆路进攻,我们从海路进发!”宗舒说道:“只要我们到达高丽,占住一块地方,就算是配合了金人的行动。”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txt-426 到高麗租地熱推
这不是,还是要占高丽的地盘吗?这不还是要与小兄弟翻脸吗?
“陛下,我们就坐海船,派出士兵,只向他们租借一块地方,作为我们的通商口岸,也可以叫租界。通过这个地方,我们和高丽可以进行自由贸易。这条件,高丽总会答应的。”
“只要我们出租金,这块地方还是朝鲜的,只是我们暂时使用。可以进一步加深我们与高丽的关系和经贸往来。”
“当然,此事,不可与外人道也。可秘密派出使者去高丽,提前沟通好。让金人以为我们真的要配合他们。”
宗舒走到地图面前指向朝鲜半岛说道:“看到没有,就这里!东莱!我们把他租下来,先按一百年的租期。”
宗舒所指的地方是高丽的东莱,正是后世的釜山。此地对面就是岛国的九州岛。
釜山是朝鲜半岛第二大城市,也是有名的天然良港。
“舍予,为何选择此地?难道,这个地方,有石炭?”
赵桓第一时间想到了宗舒就是找矿专家,难道这里他看出来也有石炭?
“呃,这个地方,没有石炭,也无其他矿物,”宗舒知道朝鲜半岛其实很贫瘠:“此地,区位最为重要!同时在这里,可以造大船、停大船!”
“还有一个最有利的条件,那就是,这里贼人出没、倭寇猖獗。”
赵佶和赵桓觉得这个地方恐怕选错了,贼人出没、倭寇猖獗,这么差的环境,怎么搞商贸往来?

精华小說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愛下-388 再造米糧川展示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小說推薦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重启大宋:从科技兴国开始
想到就要做到,萧小小和宗舒骑上马,朝金人留下的地窝子赶过去。
萧小小和宗舒出了夹山的寨门,耶律不才、耶律大石、宗泽、种师道等人也紧紧跟上。
不知道这一对做什么去,如果是在夹山上,根本不用管,人家那是在谈情说爱。
现在他们明显是出去,遇到金人怎么办?
其实宗舒一点都不怕,其一,金人昨天刚刚大败,大伤元气,短时间内不会接近夹山。
其二是,宗舒有了制空权。
米花驯养了二十五只海冬青,宗舒要了五只。
五只海冬青,在天上盘旋着,有金人来攻的话,海冬青早就预警了。
到了金人的地窝子,萧小小大喜,这地窝子比想象的要深得多。
也就是说,只要稍加修整,再把地窝子之间连通,就成为一条壕沟。
萧小小指着地窝子,意气风发,向耶律不才下达了任务。
半个月之内,耶律不才要带领辽国军民,修成一条贯通南北的超级壕沟。
只要此壕沟建成,就可将夹山防线向前推进二十里。
萧小小特意介绍,这是宗舒想出来的主意。
耶律大石虽看不到现场,但听耶律不才介绍,也就明白了此壕沟对于夹山防守的重大作用。
这简直是天才般的创意!
这些连成片的地窝子,只是金人慌忙逃走后留下来的。
耶律不才只是把地窝子上的帐篷取下来了,宋、辽联军的物资匮乏,其中最为缺乏的就是帐篷。
经过一个冬天,一些帐篷特别是有涂蜡防风层的帐篷,都被冻脆了,稍微一拉就坏了,四处漏风。
耶律不才只看到帐篷的用处,哪里想得到地窝子还有什么用。
耶律不才想不到,其他人更想不到。
就是这么一片被金人废弃的东西,在宗舒眼里就成了军事设施!
耶律不才,是个人才。
而宗舒,就是个天才!
宗舒会发明新鲜物件,比如天雷地火、烟弹,会利用植物的特性,比如说用醉马草来整治金人。
这些,充分说明宗舒的知识渊博、见闻广博,并不见得智商有多高。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討論-388 再造米糧川讀書
把地窝子打通、做成超级壕沟这件事,则体现了宗舒的独特、独到之处。
这就叫做:在平凡处见神奇、于无声处听惊雷。
真的是服了,心悦诚服!
耶律大石过去总感到,宗舒从自己的大营中救走种师道,而后掳走自己的儿子耶律不才,多少有一些运气在里面。
现在看,这哪里是运气?完全是宗舒的才气。
宗舒,就是鬼才与天才的合体!
耶律不才忽然感到,当时宗舒进入辽营,是辽国的一种幸运。
如果不是进入辽营,恐怕他们不会有这么多交集。
耶律不才被宗舒抓住,那是他的一种荣耀!
耶律不才被宗舒抓住,没有受一点苦,最后还完好地回到了辽国。
那时,宗舒只是出于救种师道,而与辽人发生冲突。
宗舒一直坚持“联辽抗金”的战略,他对辽人并无恶意。
如果说奚族人把宗舒当作神使的话,那么契丹人就该把宗舒当作恩公。
宗舒连续在辽国最危急的时候出现,两次大败金人,两次为辽国续命。
大宋朝廷腐败、皇帝昏庸,导致他们一直活在草原铁蹄的阴影之下。
现在,大宋忽然凭空出现了一个千古未见之人杰——宗舒。
尽管宗舒只是大宋附马,但他的影响却远远超过了附马,甚至超过了大宋的其他高官。
尽管宗舒资历尚浅,但却已经是大宋首富,还是天子门生、太子之师,他的思想甚至可以左右皇帝最后的决策。
宗舒没有任何官职,但他却是大多数高官们的救命恩人,还是二百多名中下级官员的债主和老师。
从他讲小说开始,到做碘伏、制青霉素,救了多少人命!
上到朝廷,下到普通百姓,宗舒的风头,一时无两;宗舒的威望,无人可及。
有了宗舒,大宋的崛起是早晚的事情。
那么,辽人与大宋合作,实在是正确无比。
特别是萧小小当上女帝以来,辽国上下终于止住了颓势。
尽管辽国夺回故土的道路还很漫长,但毕竟大家已经看到了希望。
“金人新败,短时间内不会有大的作战行动。现在,正是修壕沟的好时机。耶律不才率人半个月内修成这道壕沟,请宗老将军率领自愿军修复、加固夹山山脚防御。”萧小小同时给宗泽也交待了任务。
女帝下了命令,整个夹山全部动了起来。
宗泽率领大宋自愿军负责山脚的防御。
山上挖石炭的人以及金人俘虏,也都暂停了挖矿,都跟随耶律不才一起挖壕沟。
挖了一天之后,宗舒和萧小小到现场进行了指导。
“你们挖出来的土,就这么堆到外面,是不是太可惜?”宗舒指着翻到壕沟边沿的泥土说道。
这些土做什么用?
宗舒说道:“可以再做一道城防,这些土以及金人挖地窝子留下的土,可以垒墙。这样,就是一道墙,一道沟。相当于两道防线。”
耶律不才是真服了,这些看似没用的东西,在宗舒这里,就能化腐朽为神奇。
一墙一沟,两道防线,的确是高招!
宗泽、种师道和吴玠也跟着过来看,种师道忽然道:“宗舒此举,实在是克制之良法!不输太祖所创之大阵!”
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要对敌防御,宋太祖发明了大阵。
强兵列于外圈,体质稍弱得居于中间,他们的任务是向外放箭。
大阵只是免于被敌军的重骑冲垮,对敌人的杀伤,基本不存在。
而这个壕沟加土墙,对于骑兵来讲,就是最好的防线,并且还能够对敌人进行杀伤。
假若当时在雄州城下,或者是在白沟河边,种家军也挖这么一道壕沟、垒上一道土墙,真不至于惨败。
种师道正在追忆和感叹呢,宗舒带着萧小小返回了夹山。
宗舒拿出了一本书和一包稻米交给了萧小小:“记得我说过吗?北方草原,也可以种出粮食!”
萧小小记起了,她与宗舒在汴梁、在密县都曾有过彻夜长谈。
宗舒说过,在草原也可以种出粮食来。
萧小小接过《稻书》和稻米种子,这些真的在草原上可以种出来?
“放心吧。密县基地,超化寨,我们已经种出了稻米,亩产超过四百斤。我看了一下夹山的土质,属于黑钙土,腐殖层异常厚,不仅可以种出稻米,产量恐怕还会更高。”
宗舒的话震住了萧小小。
萧小小在汴梁待过不短的时间,知道大宋曾经试过南稻北移,但好几次都宣告失败。
没想到,宗舒一出手,就在密县种成了。
宗舒说夹山一带也可以种稻子,那就一定能成。
夹山种出了稻子,以后自己的子民就不再为粮食发愁了。
有了粮食,再加上有了宗舒找出的石炭,大青山真的可以成为永居之地!
离开了临潢府,大家来到了这个荒凉无比的大青山,对能不能守得住心里都没底。
而宗舒一来,就为她解决了两大难题。
正是宗舒,让大青山这上荒凉地,变成了米粮川!
“明天,把两千名奚人骑兵叫过来,我要让他们先整田。记住,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宗舒又重复起过去曾对萧小小说过的话:“一个以抢为生的民族,永远没有前途。”
萧小小想起,宗舒曾说过草原民族的致命弱点:自己不生产,专门抢别人的。
他们的城池之所以守不住,是因为他们在粮食、武器等方面不能自给自足。
当晚,萧小小提出要在夹山种稻时,耶律大石等辽人都默然不语。
最后还是长老来了一句话:“夹山山脚,都是白花花的一片,此地只产盐,连草都不长,能长稻米?”

vagzx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ptt-355 薩滿神刀讀書-uae28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小說推薦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鄂温克首领嫌宗舒的前胸露得不够,双手抓住袍子就撕。
忽然从宗舒身上掉下一物,插进了面前的雪地里。
鄂温克首领弯下腰,从雪里扒了起来。
公主很淡定
宗舒睁眼一看,掉到雪堆里的,是一把刀。
这刀是匕首大小,像一轮弯月,金色的刀鞘和刀柄上还镶嵌着宝石,在火把的照耀之下,闪出妖魅般的光。
这刀,是完颜萍的。
去年,在大名府,完颜萍用这把刀砍断了宗舒爬墙用的铁爪。
宗舒扑倒了完颜萍,从她手中夺下了这把刀。
这把刀比一般的刀锋利多了,宗舒准备好好研究一下,究竟用什么材料做成的。
哪知道,刚才自己的袍子被这厮一撕,刀却掉了下来。
如果没被绑住,凭着这把刀,就有可能抓住这个头领。
但现在,这最后的武器也落到了这帮人手里,一切都完了。
鄂温克首领拿起了刀,在火把上看了看,忽然双手举刀,跪了下来。
首领一跪,周围鄂温克族人也都跪倒一片。
傲慢邪尊
“萨玛,萨玛,萨玛,萨玛!”
首领小声喃喃着,声音越来越大,所有的鄂温克族人也都激动地叫起来。
萨玛?
伴随着“萨玛”的喊叫声,鄂温克族人都伏在了地上,喊声中充满了虔诚。
电光火石一般,宗舒脑海里闪过了一个词:萨满!
萨满,是分布在西伯利亚、黑龙江流域的一种原始宗教。
萨满一词的本义是智者、晓彻、探究。也是萨满巫师即跳神之人的专称,也被理解为氏族中萨满之神的代理人和化身。
萨满这个词最早就是源自通古斯语中的鄂温克族语。
难道,完颜萍的这把刀,与萨满教有着密切关联?
至尊绝宠,无良邪妃追魅王 灵婉兮
鄂温克首领转过身来,眼含热泪朝宗舒跪下。
这是什么意思?
鄂温克首领又伏地喃喃了一会儿,站起来,替宗舒穿上了袍子,解开了绳索。
啊哈,不杀自己了,这是要放过自己么?
本来做好了要死的准备,突然之间被放了,这种感觉如同占了天大的便宜。
鄂温克对后面的人说了几句话,几个人站起身替李少言、牛皋等人穿上了袍子,解开了绳子。
大家都蒙圈了。
米花口中的东西刚被拿出,就喊道:“宗师,他们说,你是萨满之神派来的,使者!”
刚刚还是金人的奸细呢,这怎么转瞬之间就成了萨满之神的使者?
自己成了神使?简直是神反转呐!
这一切,肯定与完颜萍的刀有关系。
“宗师,原来,完颜萍这把金刀,就是萨满神刀!”米花激动地说道。
她曾跟随完颜萍十年,完颜萍这把刀是完颜阿骨打送给她的,平时金人都叫其为金刀。
鄂温克族人居然,把完颜萍的金刀,认作了“萨满神刀”。
金刀是神刀!
老子是神使!
进击的大电影 云离离
看看这帮人像看神一样看着自己,干脆给他们表演一家伙。
宗舒过去曾到过查干湖,也就是现在的鸭子泺,冬捕时的开渔节就是一种旅游项目。
其中有一个重要的表演,是萨满传统文化的表演,其实就是农村一帮神婆神棍们,夸张地跳着抽筯一样的舞。
在宗舒看来,这种没有经过任何训练、随心所欲的舞,简直就是尬舞。
宗舒移开脚步,来了一段机器舞。
这种现代舞蹈是经过多年演变而来的,从国外传进来之后,让多少年轻人为之痴迷!
宗舒跳得实在不怎么样,但足以震住所有人。
这种舞蹈,他们从未见过,居然还有这种舞蹈。
米咕噜都激动了,跑过来朝宗舒跪了下来。
神偷皇后乱江山
萨满大神,这是草原民族共同敬仰的神!
梦回修仙 代羽
连米咕噜也认为自己就是萨满之神的使者!
米花也跑过来,看着宗舒,满脸迷妹一般的崇拜:“宗师,你真是神使吗?”
神使?
我这是鬼使神差!
今天的事情,我自己都搞糊涂了!
宗舒正想否认呢,但马上闭口了。
万一鄂温克族里面,有人会大宋语言怎么办?自己一否认,小命岂不又要丢了。
宗舒只得朝米花晃了晃脑袋,随随便便地“嗯”了一声。
米花激动了,和米咕噜一起,朝宗舒伏身便拜。
宗舒朝李少言使了个眼色。李少言连忙扶起了米花。
“米花,你来做通译吧。对他们讲,我是神使,主要的任务是,让鄂温克族与奚族人联起手来,共同反抗金人。”
宗舒的吩咐让米花感到十分高兴,神使,给他安排任务了,这该多么荣幸!
“给鄂温克人讲,我们在他们这里休息一下。”宗舒说道:“最好找点吃的来。”
米花一说,鄂温克首领激动不已,马上进行了安排。
鄂温克首领,名叫特伦库,带着大家走进了一个木屋。
这木屋很是宽敞,地下是温热的,下面应该是一个类似火炕的东西。
不一会儿,热腾腾的食物端上来了,全部都是山珍。
达犴肉、鹿肉、熊肉、野猪肉、狍子肉全都有。
宴席非常丰盛,提供的居然还有鹿血酒。
米花告诉大家,鄂温克人最擅长驯鹿,他们把鹿当作吉祥物。
所以,他们也很少宰杀鹿。只是在祭祀之时才会杀他们。
对于他们来讲,鹿肉、鹿血酒都是十分珍贵的东西。
吸邪至尊
只有在重大节日,或者是鄂温克其他氏族部落首领来访,才把鹿肉和鹿血肉拿出来。
宗舒本来还有所顾虑,这几天身心疲惫,鹿血酒一喝,必定醉倒。
万一被鄂温克人看出什么,不就麻烦了?
特伦库带着几个族人陪在下首,主要是倒酒敬酒。
米花对宗舒说,鄂温克族和奚族人对于神使不敢有丝毫不敬,请大家放心大胆地喝,绝对不会有毒。
当然不会有毒,他们有心让自己死,刚才就已经手起刀落了,根本不用等到现在。
如果不喝的一点的话,总感到盛情难却。
宗舒带头喝了一杯,就放下了酒杯说道:“如此美酒,大家多喝点,我不胜酒力,就这一杯。”
李少言又端过来一杯鹿血酒,坐到宗舒身边:“刚才米花对我说,这鹿血酒,有滋阴壮阳之功效。嘿嘿,多喝点。”
“去去,你可以多喝点儿,晚上把米花给爆了。我喝了之后,晚上怎么办?”宗舒笑道。
这时,一个鄂温克人带着几个女子进来了,朝宗舒行礼。
米花说道:“宗师,这是鄂温克族专门为您挑选的。她们今晚的任务是:服侍神使。”
明星遊戲:哥哥,我不玩了
啊,居然,还有这种待遇?
看看这几个女子,个个人高马大的,很有一些俄罗斯血统,看得宗舒心里砰砰乱跳。
农夫三 风
这鹿血酒,喝,还是不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