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說 我是演技派 線上看-第七百八十五章 冰火兩重天鑒賞

我是演技派
小說推薦我是演技派我是演技派
“《杜拉拉》好看么?”
“好看!”
“还想看么?”
“想!”
“会告诉朋友们一起看么?”
“会!”
五月一日,夜,上海环球影城最大的影厅,观众席座无虚席。此时电影刚刚放完,一众主创站在台前。一身大牌碎花裙子的程好稳居C位,尽管穿着平底鞋的她只比身边的导演陈可欣高一丢丢,站在身材高大的吴艳祖身边显得小鸟依人,但气场强大,她拿着话筒连问三句,全场齐应,气氛热烈的掀翻屋顶。
作为电影的出品人之一,贺新没有刻意去抢主创们的风头,只是站在边边上欣慰地看着自家媳妇情绪饱满的跟现场的观众互动。
显然在家里关了一个多月的程好早就憋坏了,趁着这次电影路演宣传的机会,彻底放飞自我,结果效果出人意料的好,观众们特别欢迎她这种很接地气的互动方式。
《杜拉拉》四月二十九日在京城举行了盛大的首映礼,三十日零点正式上映。今天上海是剧组巡回路演的第二站。
中午的时候首日票房已经新鲜出炉,《杜拉拉》首映当天,观众人数突破30万,票房超过900万,仅次于同日上映的《叶问2:宗师传奇》950万的首日票房。而且今天是五一长假的第一天,预计单日票房会有2000万,甚至更多。
这个成绩大出包括发行方博纳以及各大投资方的预料,原本《叶问2》以甄子弹、洪金保、任大华、天王嫂熊黛淋等一众港台明星领衔,内地初代流量小生黄小明倾情加盟,毫无疑问是今年五一档最热门的电影。
同时还包括进口大片《生死逃亡》,张婧初、陈小东主演的喜剧电影《A面B面》,苏油朋、黄圣衣的歌舞爱情片《寻找刘三姐》都在五一档扎堆上映,竞争十分激烈。
按照原本的设想,《杜拉拉》投资近六千万,片中的植入广告就差不多已经回收了三分之二,票房能够达到五六千万足以收回投资,破亿就能大赚。
不想首日票房就无限接近排片更高的《叶问2》。市场是最敏感的,上映第二天,也就是今天五一黄金周的第一天,《杜拉拉》的排片就已经跟《叶问2》差不多持平了。如果今天的票房真的如预计的达到2000万左右,那就是妥妥的要破两亿的节奏啊!
博纳方面在狂喜之余反应很快,第一时间加大宣传力度,追加物料投放,网络上各种推广软文等等。
其实说到流量,这年头还是个新鲜的词汇,仅限于互联网平台的专业术语。要说流量,如今的程好才是真正的流量明星。
去年微博刚刚推出,她就作为其代言人,跟原时空中的姚大嘴一样,是真正吃到新媒体红利的明星,经过大半年的积累,粉丝数量早已破千万。
尤其这段时间被关在家里实在无聊,没事就刷刷微博,跟粉丝们互动。还经常会发一些感慨,生活中的一些照片,或者自拍之类。
尤其是自拍,一开始她只是抱着玩玩的心态,实在是闲的发毛,纯属自娱自乐。
比如晚上特意画了素颜妆,然后发个貌似刚洗完澡的素颜自拍啦;白天换上一身运动服,头上绑个发带,脖子上搭条毛巾,然后脸上再喷点水,冒充健身的自拍啦等等。
殊不知这年头明星大部分还都是高高在上的,她的这种骚操作恰恰让网友们充满了新鲜感。尤其她还有时间乐意跟粉丝们的互动,又让粉丝们感到特别亲民,特别接地气。
于是乎她的微博粉丝数量和活跃程度,在近一个多月时间里有了显著的提高。
早在《杜拉拉》上映半个月前,程好就开始在微博中吆喝自己的这部新片。起初就是因为自己怀孕的关系要缺席大部分的宣传路演,心里过意不去,想着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可没想到粉丝的反响特别热烈,纷纷留言要买票进电影支持她的电影。
很多事情偶然中存在的必然。
就象每当一个新媒体刚刚推出,第一批用户和受众往往都是年轻人,而其中公司白领又占了相当的比例。
《杜拉拉》本就是一部畅销小说,有很广泛的读者基础。而这个读者基础有同样是以年轻人和公司白领为主。
两相结合,自然就能营造一种轰动效应。
程好多聪明啊,她马上意识到了这一点,之后有意识的在网上发布一些片场的照片、小视频之类的幕后花絮,把这个热度越炒越高,大大增加了粉丝和影迷们对电影的期待值。
当然更重要的还是电影本身的质量。跟原时空中所谓“才女”自编自导自演的原作相比,作为北电文学系副教授,薛小路的编剧功底还是很靠得住的;陈可欣的执导能力更不在话下;同时程好无论从形象、气质和演技都要远超那位所谓“才女”,大帅比吴艳祖更是比原作中的小眼睛更符合小说中王伟的形象。
更为关键的是程好饰演的杜拉拉不是傻白甜,故事情节更贴近职场元素。电影里的杜拉拉从月薪2800元的行政助理到6000元HR经理到12000元HR主管到25000元HR总监,这一切并不是顺风顺水的,也不是靠男人,真的是一点一点往上爬。过程充满了各种办公室政治,职场斗争法则。
如果说“才女”般的杜拉拉只是套了一个职场的壳,然后整篇都是那么虚无、不切实际、毫无意义,充满姨太太情结的《杜拉拉钓金龟》的话,那么现在的《杜拉拉》爱情只是点缀,职场才是主旋律。
尽管正如一篇新鲜出炉的影评描绘的那样:
生活并非电影,不是此般易事。
不是所有努力的姑娘都能顺利得通过试用期,不是所有的员工都会在电梯里遇到老板,不是所有的男上司都会恰巧和美貌有才高薪的女友分手,不是所有的女子都在事业与爱情之间选择事业。
杜拉拉运气好,人好,有一些特质有一些理想。27岁以后,她逐渐告别一锅汤喝一个星期,一个人吃巧克力的日子,她开始给自己买名牌、买车、出国旅游,顺理成章。
看上去很美。
当越来越多的人充溢着这个城市,越来越多的梦想在这个城市里爆炸,越来越多的车,越来越多的房,越来越多的辞职与升迁。
等到生活一朝一日磨灭了曾经的梦想。回过头,才知道曾经的自己有多么美好。
只是,没有人能再记住你的样子。
高跟鞋、职业套装、大牌服饰、立顿德芙、马自达丰田、登机拉杆箱、光影迷离的职场聚散……
但电影本身就是为观众编织梦想,而这个美好的梦想引来了无数职场白领的共鸣。
“拉拉通过自己的努力最终成为职场精英的故事,一个典型的励志故事。虽然这样的电影多少有点矫情,但是对于像京城这样的大城市里所谓的蜗居白领来说,这部影片无疑是氧气瓶、强心剂等兴奋剂啊!”
“人生不该由一个个阶段组成,什么拼搏阶段,爱情阶段,扯淡,凡事要懂遇到就珍惜;不要把工作忙、烦当作敷衍感情、亲情的借口,虽然这很正当,两年前我也不明白这点。”
“程好的亮色眼影实在漂亮,第一次觉得吴培慈、李彩华很漂亮,莫小姐一直那么美,没的说,吴艳祖好帅好man啊!”
“电影院门口,一个女孩在生气,旁边的男孩低声哄她,听不清说什么。突然女孩很大声:我就是要看毒辣辣生直器嘛!周遭的路人都很愕然,迅速安静了下来。男的声音传了出来:那不是还没上映嘛,要不我们先看《爱丽丝梦游仙境》?某路人琢磨了半天,一头的冷汗,原来女孩说的是电影《杜拉拉升职记》。”
“基本上把书里写的都拍出来了,比王若丹的好的太多,王若丹直接成了职场的许三多……”
呃,剧版的《杜拉拉》年前刚刚拍摄完成,是有葛妹妹担纲女一号,跟李光杰主演的,只是目前还没有上星,在几个地方台小范围播出。
但不得不说,略带苦情面相的葛妹妹跟风情万种的程好差距太大了。
相比好评一边倒的《杜拉拉》,《叶问2》的反响就差强人意。
《叶问》可以说是2008年贺岁档的一匹黑马,凭借独到的功夫场面和精彩的人物刻画,硬是从强敌环绕的贺岁档中抢出了一亿票房。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叶问》拒绝吊着钢丝的蜻蜓点水,不要电脑合成的花拳绣腿,一招一式,硬桥硬马,看似一种武打片的回归,实际上是重新定义了武打片。
尤其片中咏春拳那雨点般的拳法;甄子弹用一把鸡毛掸子格挡樊少晃大刀的时候,一刚一韧,一莽一稳,鲜明对比下给人造成强烈的感官冲击,让观众目瞪口呆。
同时在文戏环节所表现出的关乎民族兴亡的家国情怀有着十足张力,既让观众心潮澎湃,也让观众有呼出心中恶气的痛快。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我是演技派 線上看-第七百八十五章 冰火兩重天展示
因此《叶问》的成功同样不是偶然的。
作为商业类型片,如果前作在市场上大卖之后,续集的开拍是顺理成章的。
《叶问》的成功,让制作方无疑认识到了这个电影形象的商业卖点所在,于是在《叶问2》这部电影中,几乎是照猫画虎地又来了一遍,除了一些背景的变化外,整个故事的结构和人物设置,尤其是最后的高潮戏,几乎可以说是完美地复制了一次《叶问》中最后和日本人打擂台的场面。
而且为了讨好内地观众,《叶问2》不但除了原班人马出演,更有武打明星洪金保加盟,特别还有黄小明和释晓龙等内地明星担纲重要角色。
但是咧,许是期望越高,失望也越大。这跟后世的《捉妖记2》、《唐探3》等续集电影类似。
相比《叶问》中精彩的武打镜头,《叶问2》也就是圆桌上甄子弹和洪金保的那场过招才是正儿八经的中国功夫solo。
其余的则完全是为洒狗血而洒狗血,情节之间的联系气若游丝,剧情矫揉造作过审。
比如黄小明的出场,这就有些莫名其妙,叶问怎么就收了这么群憨徒?还死乞白赖的替师傅做广告?
除了打架斗狠,就是听师傅谈人生谈理想谈哲学,人物的叙事作用苍白无力,还过分的油腻。
再比如《叶问》中打日本人,一个打十个,会让观众热血澎湃,民族气节摆在那儿,颇有几分抗日神剧的味道。
但时代变了,打日本人换成了打英国人,且不说在民族感情上远没有打日本人来得强烈,日本人确实是被打惨了打跑了,但五十年代的香港诶,就算你把英国人打的再狠,也不能改变被英国殖民的现实。
“比叶问差了不是一点点,典型的狗尾续貂。最白痴的是当叶问难看地赢得了比赛,那一堆无礼狂妄的外国人居然站在台下痴傻地听叶问讲巴拉巴拉一堆大道理,呵呵,可笑至极。”
“《叶问》成功触碰到了中国民众的G点,中国观众的G点永远是中华武术痛扁洋鬼子,每一个功夫片都是爱国教育片。甄叔叔你是爱国片专业户么?”
“为什么每次都要搞跟外国佬打架这一套,什么李小龙陈真霍元甲王飞鸿什么的,反胃了……”
“一样的模式……除了煽动民族精神能有点别的么……”
所有这些负面评论中,其中最著名的一句影评就是“《叶问2》,甄子弹负责叶问,黄小明负责2!”
可能太贴切太具代表性意义了,第二天就被广大网络媒体转载。
《杜拉拉》虽然一开始没有象《叶问2》难么被看好,但首日票房出炉,两部片子不分伯仲,但评价却冰火两重天,也极大的刺激了《杜拉拉》剧组主创们的积极性。
尤其是导演陈可欣,别忘了他也是投资方之一。原本他此时正在筹拍由我们制作和星美联合投资的功夫片《武侠》,说好了路演就跑京城、上海、广州、香港等几个主要城市,时间不超过一个星期。
但看到《杜拉拉》的票房这么好,他特地修改行程,等上海这边的路演结束,剧组将兵分两路,一路由他亲自带队南下,另一路则有贺新领衔北上和西进。

ir4xz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是演技派 陳奔馳-第七百二十三章 王大炮熱推-fym3g

我是演技派
小說推薦我是演技派我是演技派
大热天依旧一丝不苟穿着一身黑西装的陆串首先跳出来发表自己的观点。此时的陆串可能是他人生中最高光的时刻。一个多月前刚刚下映的《南京南京》刷下了1.6亿票房。这个成绩纵然还无法跟国师、冯裤子,乃至凭借《赤壁》上下集拿下6亿票房的吴白鸽相比,但在整个年轻导演的群体中首屈一指。
“我觉得中国电影市场没出什么问题,我觉得出问题的话,问题有,但是正在健康的往前发展……”
他首先表明了自己的观点,在展开论述的时候,当然少不了显摆一下《南京南京》的票房成绩,特地还强调这是在四月份这个相对冷清的档期中取得的。言下之意,那些占据十一黄金周、贺岁档那些热门档期并取得高票房的电影都不算啥。
“……这次我们《南京南京》在宣传的时候看到了孩子特别多,穿校服的,还有刚下班的年轻人,我觉得这种变化特别大,我觉得中国的观众特别好,中国的院线也是在迎接着更好的中国电影产品。
所以我对中国未来的电影市场充满了信心,像现在中国观众的欣赏水平通过这次近距离的接触我觉得是远远高于我原来的想象,他们特别期待的就是能够深度的去触碰这些作品!”
陆串一番十分乐观且意气飞扬的发言结束后,其他几位面面相觑,谁也没主动开腔。张果立只好点名,先请远道而来的湾湾导演魏德胜发言。
魏德胜是杨德昌的徒弟,虽然入行很早,但之前并不出名。去年自编自导的小成本爱情电影《海角七号》一鸣惊人,在湾湾上映三个多月,揽下了5.3亿票房,登上了湾湾电影票房史第二名,仅次于《泰坦尼克号》。
5.3亿是新湾湾币,折合人民币1.3亿,这个成绩仅仅在湾湾这个弹丸之地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之后又在内地上映,正可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你有你的马拉桑,我有我的二锅头。正如最初的冯氏喜剧难以打过长江一样,反响一般,就算发行方瞄准了情人节这个档期上映,内地票房也仅仅只有三千万出头而已。
来自湾湾的这位导演新贵表现的很低调,相比陆串乐观、宏观的发言,他只是介绍了一下目前湾湾电影市场的情况,然后提出了他的观点:一个导演在做一部影片的时候要考虑到市场的回收,然后要考虑受众群体。
也就是说,不应该由市场决定电影题材,而是通过题材来开拓市场的道路,来思考未来潜在的观众在哪里,要有更多的办法来让电影做到市场和受众群体都双赢的状况。
这是一个比较新颖的想法,赢来与会者一片的掌声。
贺新对魏德胜的观点还是比较赞同的,如果反着来,让市场来决定电影题材,那么就是后世那种烂大街的大IP+小鲜肉的模式。
接着便是宁皓,他讲的是电影质量和市场的关系。这货比陆串还要假大空,好电影自然受欢迎,但后世烂片照样的能买几个亿,甚至十几个亿,这又上哪儿说理去呢?
而后世看现在,1.6亿的《南京南京》、1.8亿的《无极》,甚至是上下两集加起来票房突破6亿的《赤壁》,这些同样统统被归类为烂片,这又如何解释呢?
贺新知道宁皓这货一向很鸡贼,此时正在台上敷衍,谈电影质量其实就是一种政治正确,谁都不能说电影质量跟市场没关系。
他有点坐不住,正好坐在旁边的王常田看过来,目光交汇,相视一笑,显然大家对宁皓在台上放空炮、耍流氓深有同感。
同时也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老王微微朝他这边探过来,小声道:“贺董,你对这几个观点这么看?”
这年头光线传媒在电影圈的存在感很弱,甚至都无法跟新皓传媒相提并论。他们的主业是电视和八卦。在电影圈主要还是以发行电影为主,代理了不少港片在内地的发行,比如前两年的《伤城》、《导火线》、《铁三角》、《证人》之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光线传媒和博纳就是竞争对手。
只不过贺新对这家光线传媒不敢有任何小觑。因为他上辈子看片经常会看到光线传媒的名字。一般来说,公司logo在片头出现的频率很大程度上代表这家电影公司的兴衰。
比如象现在经常会出现中影、博纳、华艺兄弟、小马奔腾、紫禁城等公司,过几年小马奔腾、紫禁城之类的就不多见了,取而代之的就是光线、万达、乐视、阿里、腾讯、猫眼之类的公司。
其中还有很少起起落落,比如象华艺兄弟在某一段时间就显得有些销声匿迹,不过至少他们还有东山再起的希望,不象乐视彻底玩完。
再往后,随着资本逐渐退出,又或者代表新资本和创作者融合的电影公司开始频频出现在电影片头,比如宁皓的坏猴子、徐光头的真乐道、吴精的登峰、郭凡的郭凡导演工作室之类的。
其实从一开始新皓传媒走的就是创作者的模式,只是他们现在还保持的比较纯粹,等到将来资本大肆入侵的时候,能不能抵挡住资本的诱惑,被资本渗透那就不好说了。
医女当家:带着萌娃去种田 顾轻狂
而在这些公司中间博纳和光线是唯二一直稳稳当当在这个行列中的电影公司。所以贺新一点儿不敢轻视这位长相儒雅,却因为《大明星周刊》名声又不太好,此时刚刚在电影圈冒头的老王。
此时见老王发问,他并没有表现出场面上的客套,呵呵一笑,很坦诚道:“陆导有些过于乐观,毕竟电影风险最高的投资,电影没有上映之前谁都不敢说有哪一部片子能够稳赚的。至于浩子,就是在吹牛皮。我还是觉得魏导谈的这个不能盲从市场的观点还是很中肯的,电影是需要不断地开拓市场,而不能一味的迎合市场。”
老王很意外,说起来他跟贺新仅仅只是认识而已,而且他旗下的《大明星周刊》曾偷拍曝光过他和孙丽的绯闻,包括几年前闹的沸沸扬扬的,甚至冯晓刚扬言要抽他的明星京城地图事件,贺新同样也是其中之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是得罪过贺新的,还不止一次。
本来他就是有点没话找话客气的问一声,同时也试图抱着些许修复关系的想法,毕竟对方不止是明星,更是电影公司的老板。没想到对方非但没有敷衍,居然还挺热情的。
老王一下子就对贺新有点刮目相看,忙凑趣道:“没错,我也有同感。电影这个行当确实风险很大,所以我们公司这几年只是小打小闹,搞些风险相对比较低的发行工作,至于投资制作这块领域还一直不敢涉足,哈哈!”
说着,他瞟了一眼正在台上侃侃而谈的宁皓,又笑道:“宁导说的也没错,毕竟无论做什么都要讲求质量的,总不能让劣币驱逐良币吧。”
贺新和宁皓是合伙人,他们自家人可以开开玩笑,站在老王的角度,少不得还要捧一捧。
反正听着也无聊,两人坐在底下你一句我一句的开起了小会。新皓传媒从未失过手,而且要奖项有奖项,要票房有票房,尽管公司不大,但在圈内可谓一股清流。贺新在不同场合遇到同行,大伙的目光从来都是妒忌加欣赏。
“有机会一起合作。”这句话,贺新听的最多。
难得老王却没有提,可能是性格比较谨慎。相反老王还对之前自己旗下《大明星周刊》的不妥之举,含蓄的向他表达了歉意。
提到这件事,贺新还饶有兴趣的问老王:“那个拍到我照片的记者叫桌什么来着?”
“桌伟,不过小韩……哦,桌伟是他的笔名,他本人姓韩,早就不在我这儿干了,自立门户,自己开了家工作室。”
老王略显遗憾的摇摇头,他本人也是记者出身,还不无惋惜道:“这个小韩虽然行事有点争议,但干娱乐新闻确实是一把好手。”
这些年大一点娱乐圈新闻,比如赵燕子和某乒乓国手的恋情、高媛媛留宿夏宇家、冯裤子和某神秘美女同回公寓过夜、顾常卫和神秘女子车&震门等等,都是这个桌伟的手笔。
贺新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桌伟确实是个人才。他行事一向小心,入行这么多年,他和孙丽那张在咖啡馆的合照是唯一一次被狗仔拍到曝光的。
两人正聊着呢,这会儿台上的宁皓终于结束了他那番长篇废话。主持人张果立点评总结了几句,便话锋一转道:“好,下面我们有请小帅导演。小帅导演要谈论的话题是如何给艺术电影一个公平合理的市场空间。呵呵,这个一看就有点愤怒的感觉啊!”
听到这个话题,贺新下意识的心里咯噔了一下。这个话题从表面上看,今天作为四位登台的导演,王晓帅是唯一一个纯正的艺术片导演,对于话题应该最后发言权。
但是这个话题同时又很有争议,“如何给艺术电影一个公平合理的市场空间”,言下之意,目前国内市场对艺术片是不公平的。当然艺术片曲高和寡没人愿意看,这是一个普遍的事实。包括曾在国内市场创造过不错票房的《双驴记》,最后还是仰仗博纳自己的院线,最后才能多卖一点。一周游,三日游,一日游都是文艺电影的常态,甚至很多文艺片连上院线的机会都没有。
就比如王晓帅买的最好的一部文艺片,也就是去年刚刚上映的那部程好演的《万箭穿心》,这部片子有话题度很高的贺新和程好这对现实生活的CP组合,饶是如此,票房也仅仅只有一千五百万,创造了小帅导演作品最高的票房纪录。
对于王晓帅,贺新再熟悉不过了,每当说到目前文艺片的现状,咱们的小帅导演总是满口牢骚。比如院线歧视文艺片不给排片啦,应该建立专门的文艺院线长线放映啦,国家应该对文艺片出台政策保护啦……各种巴拉巴拉的。
说起来也怪,当年他们这群货还是地下导演的时候,整天嚷嚷着国家应该放开审查,让国内的观众看到他们的作品,一切交给市场解决。这会儿国家都把他们这批货解禁了,让他们自己在市场扑腾,这会儿又开始埋怨国家没有专门政策照顾他们。
不得不说他们这帮子知识分子是最难搞的。
所以,听到这个话题,贺新还真担心王晓帅嘴上没个把门的,就跟平时私下里发牢骚一般,当众大放厥词。
台上的王晓帅拿着话筒人五人六的开腔了:“我来的时候一定要告诫自己一定要平心静气的说话,千万不要激动,千万不要得罪人,可是现在看来他们三个这么平心静气我就没办法比他们更平心静气了,他们三个人票房都太好,他们都过亿,但他们作为导演,他们是失败的!”
此话一出,台下哄的一声。
贺新往椅背上一靠,拍着脑门,完了,这货的老毛病又犯了!
但我们的小帅导演丝毫不顾底下的诧异,继续侃侃而谈。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他先是严厉抨击刚才三位导演的言论,说什么自己永远不会拍劳什子的商业片,坚信电影是艺术,艺术是文化的存在,并且表示自己永远不会被眼前的这一切忽悠成象他们那样的。至于这个他们指的就是台上的另外三位导演。
这是当面打脸啊!
甚至还把私下里跟宁皓的聊天来举例子,说宁皓去年的那部《赛车》拿到了一亿五千万的票房,如果他的下部电影票房达不到一个亿就是失败。
言下之意,你上个月挣了一万块,如果下个月挣不到一万块,那就是失败。而我就不同,别看我每个月就挣几块钱,上个月还破纪录挣了十五块,但我从事的是高尚的职业,哪怕我以后每个月依然挣几块钱,也没人说我失败,所以我比你幸福。
然后又抨击观众不支持艺术电影,看电影的时候只想着电影娱乐。这跟后世冯裤子那句著名的“中国垃圾电影太多,就因为有垃圾观众捧场”有异曲同工之妙。
最后他还一副虽千万人吾往矣的神情道:“电影本身也需要保护,保护一下文艺电影,艺术电影,可能一两部不挣钱,没关系,这是做了大善事!我现在一个人挣钱没你们多,没什么,我扛着,人有一口气,人有尊严。”
一番言论结束,现场鸦雀无声。
张果立不得不出来打圆场,苦笑道:“小帅导演这个发言还是在他想了半天要低调,不得罪人的情况下,连我这主持人他都得罪了,因为我也确实做了很多善事,但是我们的善事都是对于弱势群体而言的,所以你把你自己放在一个弱势群体,但是弱势群体有一个特点他们不去发表攻击性的语言,但是我通过他的这一番话,我们也感觉到做一个电影是需要多元化的……”
结果这货还不领情,接着大谈艺术电影对国家对整个民族的重要性,还大言不惭的说什么:“我相信他们几个导演他们一定很羡慕我,因为我有自己做电影的权利,有我自己做电影的理想,我还有幸福感,我比他们幸福。我们拼命做票房,拼命做市场是对的,但是我们要不要承担起一点民族幸福感和使命感,要不要给人家幸福的东西,我觉得这是我的一个大的终极理想!”
贺新真的想捂住自己的脸,装作不认识台上那货。这种话私下里大家发发牢骚得了,怎么能拿到大庭广众之下说呢。
台上的几位,宁皓一脸苦笑,因为贺新的关系,他跟王晓帅很熟悉,平时也没少听到这些言论,他此时大概跟贺新一样无语。
魏德胜这个初来乍到的湾湾导演这一脸懵逼,敢情这位小帅导演对待艺术电影的态度比自己的师傅杨.亏本.德昌、师叔侯.赔钱.孝贤还要激进狂热!
而一向志得意满的陆串则满脸不爽,耐着性子等王晓帅说完就迫不及待地拿起话筒反驳道:“创作者的电影观念需要变化,纯粹割裂商业片和艺术片的观念显得很陈旧。”
陆串的话同样具有攻击性,他觉得王晓帅是靠国际电影节成名的导演,还不如自己和宁皓这种从市场成长起来的导演更有实际意义。
最后还用教训的口吻直接道:“电影就是一种消费品,不要去教导观众,创作者不要居高临下俯视观众。”
显然,王晓帅非常不同意陆川的观点,他觉得电影必须分清艺术片和商业片:“把文化事业扔进市场肯定会被扭曲,文艺片不能,也不应该接受市场的检验,它需要得到保护。”
最后他甚至还很夸张的发出“救救中国电影”的呼吁!
哎呦喂,底下人看热闹,但来采访的记者们都乐疯了。他们巴不得台上的嘉宾相互吵起来,甚至连新闻标题都想好:
“上海电影节举办主题论坛王晓帅、陆串打口水仗!”
“王晓帅——中国电影一窝蜂地扑到了钱上,我觉得我比陆串、宁皓幸福!”
“陆串——王晓帅不如我和宁皓这种从市场成长起来的导演更有实际意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