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霸衛 起點-第九百三十六章 過度小心看書

霸衛
小說推薦霸衛霸卫
姬还承认,从离开大牢至来到老师府邸,他都没吃过饭,只不过因为端着架子,才迟迟没说罢了:“荀将军,我不饿,您自己吃。”
可荀成身为他的老师,怎会不了解他心中所想,便把饭菜给移了过去:“等离开卫国城之后,您就算想吃到这么热乎的饭菜也不可能了,不如趁此机会多吃一些。”
“嗯。”姬还刚刚应完,便挪过饭菜,拾起筷子,显然他是饿坏了,一副狼吞虎咽的模样,让荀成回想起往日的记忆,那时的世子殿下还不像现在这般,为人单纯,总黏着自己的大哥,两兄弟也不像现在这般为世子之位而争夺。
可这一切怎么都变了呢,荀成也一直在反思自己。
倏然,姬还才刚爬几口饭,却听见府外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前前后后三次敲门声,也难免引人警觉,他忙放下手中的碗筷,传来清脆的声音。
“世子殿下莫慌,臣出去看看。”荀成见姬还有些惊慌失措,忙说道,便走向屋外,朗声问道:“不知外面是何人?”
“禀荀将军,是夷风先生与元蒙先生。”
一听是这两人前来,荀成毫不犹豫地打开门,趁此二人进入府邸之前走到府外,却见其拱手一揖:“夷风先生、元蒙先生,你二人怎么又折返了,莫不是想来一查本将?”
言语中尽显不满,夷风摆摆手,言道:“荀将军何必这么提防,我等只不过是有些疑问,想再来一问荀将军罢了。”
“还有何事,若是想搜本将府邸,就请便吧。”颇为挑衅的语气,元蒙攥紧拳头,若不是顾全大局,他或许现在就会闯入府邸把姬还给揪出来,可见荀成身上的伤也养的差不多了,他这才冷静下来,仅凭他们一点人,怎会是荀成对手。
“荀将军名震天下,我等若是无凭无据便来搜查您的府邸,传出去只怕我等的英名可就毁于一旦了,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之事,我等万万不敢去做,否则就会给君上蒙羞。”夷风故意提高音量,这么说道,但显然,他话里有话。
“夷风先生,您莫不是以为本将私藏罪臣,给君上蒙羞么。”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霸衛 線上看-第九百三十六章 過度小心鑒賞
“不不不。”夷风见状,忙否认道,“我可从未这么说过,荀将军可不要自我代入呀。”
“哼,本将可从未自我代入过。”
“那就好,那就好。”
剑拔弩张的气氛吓到了一旁的侍卫,夷风正注意到他,便问道:“荀将军府邸可否有外人来过。”
那侍卫战战兢兢,拱手作揖,回道:“禀夷风先生与元蒙先生,荀将军府邸并无外人。”
“有事说事,夷风你可不像是那种扭扭捏捏之人,若是有什么问题尽快问,否则等我休息之后,你们若是再来,可没人回答你们的问题了。”
“荀将军,那我等就多有叨扰了,听巡逻的侍卫说,有一黑影从您府外跑了进去,极有可能是晋世子姬还,不知您是否看到过,若您看到过,还望您能告诉我等,到时若是被我等发现了,可就会让晋侯蒙羞了。”
“本将说了多少次,这座府邸就我一人在住,并无其他人,夷风先生,您该不会年纪大了,记忆都下降了吧。”荀成故意这么说道,他就是要用激将法,可越是这么说,就越发地体现他心虚。
“也是,就算姬还公子在您府上,仅凭我等,恐怕还无法劝说您把他给交出来。”
一听到这儿,荀成就明白过来,这夷风与元蒙两人已然笃定世子姬还定然在他府上,可他还有些不解,便说道:“你二人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世子殿下就一定在本将府?”
“不,我可从未这么说过,只是荀将军,这世子姬还可极为危险,您身上的伤,可是他造成的,试想一下,一个能让天下无敌的您受此重伤之人,我等定然要提防才行,更何况荀将军您还是我卫国的贵客,您若是出了什么差错,我等可无法向君上交代。”
语罢,夷风便一摆手,示意跟随而来的侍卫将荀成的整座府邸给围起来,下令道:“你们就留在荀将军府外,没有荀将军的命令,谁也不准踏入府内一步,府外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第一时间向我禀告,定要保护好荀将军安危。”
荀成见状,忙说道:“夷风先生,您这未免也太过度小心了,本将的实力您也知道,区区一个姬还,他还不是本将对手。”
火熱都市异能 霸衛 線上看-第九百三十六章 過度小心推薦
可他没想到的是,夷风与元蒙既然敢再次前来,定然说明他们早已想好了说辞:“荀将军,您身上的伤,可是姬还所为,您之实力,在天下名将之列中也是第一的存在,连您都被他一剑刺伤,我等若不防范好,恐怕会酿成大祸,到那时,我等可担负不起这个责任。”
“还有你!”元蒙厉声一喝,面向那位侍卫。
那侍卫闻言,赶忙站直身子,面向元蒙与夷风二人,道:“在。”
“没有什么额外吩咐,你可不能离开府邸一步,一定要照顾好荀将军的安危,他若是出了差错,我第一个拿你是问。”
“是!”那侍卫战战兢兢,被元蒙的气场给吓到了。
夷风这才拱手回揖,道:“荀将军,您说,我二人说的有没有道理。”
这番话可谓无懈可击,荀成压根就想不出任何反驳的理由,他毕竟是卫国的贵客,来到此地也是为了养伤,他们为顾全他的安危,派侍卫守在府外很是正常。
“荀将军,若有什么情况发生,您定然要及时告诉我等,此事事关重要,可不能再像九年前一样,上演一出姬还公子被逐出晋国的相同戏码。”夷风笑着说道。
荀成可以断定,夷风定然已经知晓姬还躲在他府邸的事实,不过碍于他的颜面,只是看破不说破罢了,可派人守在府外,姬还若是想从他府邸溜出去,这已然是不现实之事,随着时间的推移,等姬仇一回来,他们再把此事向晋侯一禀告,姬还被发现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霸衛-第九百三十章 重情重義展示

霸衛
小說推薦霸衛霸卫
“可是王上,正如楚君所言,还儿是有罪之臣,他从大牢逃离,吾难辞其咎…”
“晋侯,一码事归一码,这两件事并无直接关联,况且,晋世子姬还从大牢逃出,并不是您之过也,反而是荀成将军所为,荀成将军与姬还公子的师徒之情,孤也有所耳闻,荀成此等重情重义之人,孤甚是欣赏。”
“王上,可荀成他也是罪臣,若他能及时阻止还儿攻打卫国城,又何至于落得今天这般地步。”
“话虽如此,可姬还毕竟是晋世子,为臣者听君之言,很是正常,但荀成他能迷途知返,便极为难能可贵,因为姬还一直在大牢里,他能三去大牢看望世子,如此有情有义之人,孤怎能不欣赏。”姬宜臼朗声言道,一番话语也皆是真情实意。
“可是王上,功是功,过是过,既然荀成他有过错,就该改正才是。”姬仇本以为天子姬宜臼会顺着他的话,正好废除他的方伯之位,也除却自己心中的另一个心头大患。
可没想到,结果与姬仇所想的正好相反,姬宜臼非但不打算废除他的方伯之位,也不打算责罚荀成,反倒是赏赐荀成。
“有功赏之,有过罚之,这是自古不变的道理,可荀将军又没过错,何来罚之呢。”姬宜臼反问道。
一时之间,姬仇竟不知该如何接话才好。
“荀将军是姬还的老师,念及师徒之情,这是人之常情也,怎能因为这点小事而去为难他,再说了,二王并立局面之所以能结束,荀成将军不可谓没有功劳,他也是有功之臣,孤怎忍心责罚有功之臣,况且,他身为天下无敌的名将,将来孤还有倚仗他的地方,
至于晋侯您的方伯之位,与攻下携地城并无关系,孤之所以封您为方伯,诸侯之长,便是因为您勤王有功,试问各位诸侯,有谁能像您有这般实力。”
众诸侯闻言,纷纷附和道:“王上所言甚是,晋侯就莫要推辞了,这方伯之位是您应得的。”
“至于世子姬还从大牢逃离一事,卫侯何在。”姬宜臼朗声一唤。
卫扬闻言,忙走出列,拱手一揖:“臣在。”
“姬还身为罪臣,你看管不力,把他放出,孤理应责罚于你,可孤想到你生擒那乱臣贼子虢公翰,立下汗马功劳,功高于过,孤就不责罚于你了,再说,此事与你并无直接联系,是荀成将军所为,你并无责任,无须自责。”
“多谢王上。”
“不过,既然姬还仍在卫国城内,孤命令你,定不能让其逃离卫国城,把他捉拿归案,若没有做到,孤定然治你的罪。”
“臣遵命。”
“至于楚君!”姬宜臼猛得一提音量,朗声一喝。
平时飞扬跋扈的熊仪闻言,有些颤巍巍地从自己位置走出来,拱手一揖,道:“王上。”
“你可知你错了。”姬宜臼眼神冷冰冰的,正盯着他。
“臣,臣有何错。”
“事到如今,竟然还不知错,楚君啊楚君,你飞扬跋扈的态度不知何时才能收敛一些,若继续这样下去,楚地的未来孤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你!”若换作平时,就算是天子姬宜臼,对他这么不客气地说话,熊仪也定然会毫不客气地还嘴,可现在不同,他刚抬起头想要反骂回去的时候,却见众人正瞪着他,一旦他说错了话,众人定然会毫不客气地斥责他。
“臣知错了。”
“错在哪儿了。”姬宜臼可不想这么轻易地饶过他。
“错在不该随意说话。”
“楚君,你可知为何楚地到现在为止,实力仍是这么点,就是因为你,一个暴脾气到处说些大话,此事明明是你错了,身为一方诸侯,若连这点担当都没有,真是让孤失望透顶,还不快向卫侯赔个不是。”
“王上,您这就说错了,吾又没说错话,刚才只不过是合理怀疑罢了,让吾向卫侯道歉,绝无可能。”
“熊仪。”
却听见冷冰冰的一声,熊仪有些发颤地向前望去,却见姬仇正恶狠狠地瞪着他,他虽然心中很不情愿,却也只能无奈改口道:“卫侯,此事是吾错了,望您原谅。”
“卫侯,你可听到楚君的道歉了。”姬宜臼朗声道。
能听到熊仪的一声道歉实属不易,卫扬便朗声回应道:“多谢王上,臣已听见楚君的道歉了。”
语罢,众人纷纷大笑起来。

此事暂且告一段落,等众人离开大殿后,姬仇还特意走到卫扬面前,拱手一揖,颇为敬重:“卫侯,此事是吾之过也,荀成他念及师徒之情,把还儿擅自放出来,吾在这儿,替他向您赔个不是。”
“晋侯不可行次大礼,您身份尊贵,若没有您,仅凭我等如何能攻下携地城,再说了,晋世子姬还从大牢逃离,本来此事我也不想当着众人的面说,可谁曾想这楚君熊仪竟然得理不饶人,非得为难我,我也没有办法。”
“卫侯,此事错不在您,而在于吾,在于荀成,吾早该料到他念及师徒之情,定然会想尽一切办法把还儿给放出来,这个消息夷风与元蒙两人告诉您也实属正常,您并没有任何过错,等这段时间忙完,吾定然会派人把荀成与还儿两人给带回晋国,
至于还儿,还得拜托卫侯您才是,一定要把他找回来,倘若没有找回来,上演九年前伯儿离开晋国相同的一幕,恐怕天下人定然会对此事做些文章,吾也无法向晋国百姓交代。”
“晋侯请放心,我也让夷风先生也元蒙先生两位卫国能臣去找寻姬还公子的下落,只要他还在卫国城内,他定然无法离开,也定然能够找寻到他。”卫扬言之凿凿。
“那就好,那就好。”姬仇连连应道。
“若没什么事,晋侯我先告退了。”卫扬拱手一揖,道。
等卫扬一行离开后,一旁的师服走上前,低声道:“君上,您不觉得此事有些奇怪么,为何偏偏在这个时间节点,姬还公子能从大牢里逃离呢。”

65z7k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霸衛-第八百八十二章 氣場全開閲讀-d48ab

霸衛
小說推薦霸衛霸卫
“秦侯,您当真觉得能起到这么大的作用?这未免也太托大了些。”姬仇用冷冰冰的语气回应道。
却听见嬴开冷哼一声:“孰优孰劣,一较便知,不要到时晋侯您还没攻下携地城,反倒是让我占了先机,可就不好咯。”
“有本事你就试试。”
一句话气场全开,嬴开咽了咽口水,顿时心有不安,姬仇说这番话的态度着实认真,可不像是开玩笑的,他顿时语气都弱了三分:“晋侯,我等都是效力于王上,攻下携地城、消灭乱臣贼子对天下百姓皆有好处,还是不要起了争执才好。”
“不是孤想与你起争执,而是孤不得不与你起争执。”姬仇毫不客气,也丝毫不留情面,似乎就是要让嬴开退无可退,直到无话可说为止。
嬴开一出现,两位诸侯便展现出剑拔弩张的气势,诸侯争论,旁人遭殃,因为两位诸侯的争吵,导致行军速度都变慢了一倍。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两位诸侯消消气,如今之计,是灭敌为先,若我等先争论起来,又该如何解决贼寇之患呢。”吕禄甫见状,忙帮衬着嬴开解围道,他清楚,若继续争论下去,必然是嬴开不占理。
“哼,是齐侯让他来的,贤侄倒也好心,这般帮衬着他,罢了,既然贤侄这么说了,孤就不为难他了。”
“驾!”语罢,姬仇朗声一喝,便行到队伍最前去了。
吕禄甫见姬仇离开后,忙迎上前,压低声音道:“秦侯,现在晋侯可正因为晋世子姬还一事正烦心着,再加上荀成将军身受重伤,他现在的压力,可非我等能够想象,在现在这个时间节点,还是得收敛些,免得得罪他之后自讨苦吃。”
嬴开能够奉天子之命前来携地,多亏齐侯吕购在天子面前建言献策,他被姬仇为难,也多亏这位齐国大公子出面解围,方使得他并未丢多少颜面。
却见他拱手一揖,拜谢道:“多谢大公子。”
吕禄甫见状,忙说道:“秦侯太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如今之计,便是在攻下携地城的同时,分散晋侯的实力,至于此,还需秦侯您多多相助才行。”
“那是自然,齐侯能在天子面前这般替吾请求,吾定然不会辜负齐侯所托。”嬴开已有对策。
吕禄甫奉命是去攻打南门,只是南门与北门是同一个方向,且距离较远,他就特意先跟随在晋侯这边,等待秦侯的到来,然后他再打算带兵奔赴南门。
我是寡妇我怕谁 三皮
“贤侄,南门就看你的了。”等吕禄甫率兵向前奔去之前,姬仇朗声唤道。
“侄儿定然不负晋侯所托。”吕禄甫朗声回道。
正如虢公翰所料,尘土飞扬,正是兵马来犯之征兆,携地城上的守卫们正打着瞌睡,时间尚早,而且距离也短,姬仇带兵行军速度飞快,不出半个时辰,便已全部赶到携地城外。
并作出包围状,将整座携地城给团团围住,显然,姬仇已下定决心,此次一定要攻下这座携地城。
咚咚咚。
“喝!”
“哈!”
将士们整装待发,开始在携地城外奔走起来。
“晋侯这是打算做什么?”嬴开觉得颇为奇怪,既然是打算以速攻的方式来攻下这座携地城,那他为何要大造声势,来让贼寇知晓呢。
师服先生笑着说道:“秦侯有所不知,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君上这么做,便是让贼寇知晓我军的实力,不战而屈人之兵,既能保存自己的实力,又能攻城略地,这才是君上极为高明的地方。”
毕竟时间尚早,携地城的守卫们还没反应过来之时,晋侯便已带兵赶到,并在携地城外驻扎,等他们从城门上往下俯望,就会发现众多兵马在城门外,心中紧张感便会油然而生。
携地城门上的许多将士便喊声吵醒,忙走上城门,向城下望去。
“快,快去禀告王上与司徒大人,就说晋侯带兵奔袭而来。”
姬仇闭着眼睛,似乎在等待些什么,等他微微睁开眼,向携地城门上望去,见到城门上的将士们正在快速跑动,他微微一摆手,示意下人道:“去告诉欧阳将军,他可以攻城了。”
欧阳亮在得到姬仇的命令后,一舞大刀,握住缰绳,朗声喝道:“众将士,随本将一同冲锋陷阵,攻下携地城!”
“是!”
话音刚落,欧阳亮便快马奔袭,身后的将士们见状,也纷纷跟上,一同向携地城冲锋而来。

刚刚回到自己府邸的虢公翰,已让下人泡好茶,自己正打算端起茶杯品尝,却听见府外传来踉踉跄跄的脚步声。
他有些不耐烦地望去,一事未平一事又起,“什么事,走的这么慌张。”
“禀告司徒大人,大事不好了,晋侯,他,他不知何时起,把我们整座城池给围住了,带了许多兵马前来,似乎有攻打携地之意。”
“慌什么。”虢公翰不屑地说道,“姬仇会带兵前来,一切皆在我的意料之中,就算他发兵攻打携地,以他现在的本事,也不会是你们的对手。”
“司徒大人,东西南北城门全被围住,而且…”
若只是被围困,虢公翰压根就不放在心上,携地城可不比卫国城,虽然不那么易守难攻,但胜在兵马数量充足,足以与晋国相抗衡。
“报!”话音未落,另一名守卫踉踉跄跄地跑入府邸,“司徒大人,我是北门守卫,北门,北门已经快抵挡不住了!”
“报!”随之而来的是东门守卫,“司徒大人,陈刀一人率先冲锋陷阵,已率兵攻破东门。”
“报!”西门守卫也忙不迭地跟上,“司徒大人,晋国大公子姬伯,已在攻打西门。”
而至于南门,吕禄甫还在途中,且晋侯交给他的兵马数量并不多,要攻下南门简直比登天还难。
虢公翰听到这些消息,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只觉得不可思议,大吼道:“不可能,就算是晋侯,他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带兵前来,再说了,刚刚我还没看见城外有兵马的踪迹!”

4kvgs精彩玄幻小說 霸衛-第八百七十九章 遷怒鑒賞-wqg6j

霸衛
小說推薦霸衛霸卫
固有印象一旦形成,要再消除可就困难了。
犬戎侵袭,身为秦侯的嬴开把握机会,带兵勤王,立下功劳,受封为一方诸侯,可他原本不过只是一个西陲大夫,根本不配与晋侯相提并论。
本来因为他的实力,姬仇对其还颇为忌惮,可因为招婿之试的结果导向,加上姬还被打入大牢一事,他便迁怒于嬴开,这也是众人所没有想到的。
昨夜军营里两位诸侯大吵一架,顷刻间传遍,所有将士皆已知晓此事。
“晋侯请息怒。”
吕禄甫刚劝道,却见姬仇不满道:“齐侯也真是的,大敌当前之际,把这么一个麻烦送给孤。”
说完,他望向吕禄甫,连忙改口道:“贤侄,孤没有责怪齐侯的意思,只不过是抱怨一下,还望你莫要告诉齐侯才是。”
“晋侯暂且放心,晋国与齐国是盟友,君上不会因为一点小事与晋侯您争论的。”吕禄甫笑着回道。
姬仇听得出来,吕禄甫巧妙地用另一套说辞把他的责备给圆了回来。
他这般为难,却对吕禄甫无可奈何,姬仇也不打算把时间过多得浪费在这儿,一旁的师服见状,忙出面打圆场:“大公子,怎么就您一人来这儿了,其他人呢?”
此番话问到关键点上了,吕禄甫装出一副不知情的模样:“不知师服先生此话何意。”
“我的意思是,就您一人知道君上的计划?”
“先生您是说晋侯打算五更出发的事啊。”吕禄甫故作恍然大悟,“我不过是自己推理出来的,并未告诉过其他人,对了,秦侯与卫侯他们难道不知道吗,要攻打携地,没有他们两位诸侯相助,恐怕没那么容易。”
“一提到这个,孤就来气。”姬仇猛地一拍桌子,显然,到现在,他还对昨日之事耿耿于怀,“至于他们两个,都身为一方诸侯了,连这点小事都不知道的话,这份功劳,他们也不配得到。”
话音刚落,却见姬仇站起身,向帐外走去:“时间差不多了,孤要点兵,攻打携地!”
师服见状,忙跟出去,走前还特意与吕禄甫说了声:“大公子勿怪,君上就这个脾气。”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五更时分,携地城。
天还蒙蒙亮,城门上的将士们都还抱着手里的兵器,打着瞌睡。
城门下有几个哨探正在来回巡走,每过一个时辰便轮换一次,携地城外的防守也颇为严苛,若是寻常诸侯带兵前来,定然能被他们发现。
即便是晋侯姬仇举兵奔袭而来,只怕也不会那么容易,可问题就出在这儿,虢公翰才刚刚从卫国撤兵而回,众多将士还未曾休息,便让他们守在城门外,自然是力不从心。
这些哨探看似很认真的在巡逻,实际上却是有气无力,走路都摇摇晃晃,这般状态若是遇上姬仇的兵马,只怕会在顷刻间便灰飞烟灭,瞬间就被消灭殆尽。
司徒府。
时间尚早,可虢公翰已然睡不着了,此次攻打卫国无功而返,虽说晋世子姬还因此被打入大牢,号称天下无敌的名将荀成也身受重伤,看似是其大获全胜,可实际上却没获得任何战果。
想来心里也有些苦闷,二王并立局面一天不结束,他便担心晋侯姬仇会因此带兵前来报仇,不过眼下尚且可放宽心,毕竟姬仇赖以的名将荀成身受重伤,听说统领兵马都极为困难,更不用说还能冲锋陷阵了。
只是有一事,一直在虢公翰心中挥之不去,那就是为何这件事,天下人都会知道了呢,他知晓此事是因为有在卫国的探子回来向他禀告的,按照他对姬仇的了解,荀成可是晋国的功臣,让晋国功臣受了重伤,传出去天下人会如何看待姬仇。
又因为姬还一事把其推向风口浪尖,虢公翰摇摇头,笑了笑:‘看来这晋侯是病急乱投医,本来嘛,姬还犯错不过是晋国的家事罢了,可荀成是天下名将,不仅仅是晋国功臣,更是大周功臣,他都受了重伤,只怕其会成为众矢之的,到那时,吾再徐徐图进,定然能占据晋国城。”
“报!”
虢公翰一起来便前往大殿翻阅竹简,顺便还派人去环视携地城一圈,以防有什么奇怪的情况,而且他也担心姬仇或许会趁此机会发兵攻打,可回想一番,却发现自己的想法过于简单了些。
这不,他派出去的哨探已然赶回。
“禀告司徒大人,携地城外并无异况。”
“嗯,我知道了,下去吧。”虢公翰继续翻阅着竹简,这些天他与王上都不在携地城,携地城似乎也没发生什么大事,他这才放下心来。
可那名哨探迟迟未曾离开,似乎还有事想说:“司徒大人,小的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虢公翰微微抬起头,瞥了他一眼。
那哨探见状,只觉得浑身发抖,忙说道:“司徒大人若没什么事的话,小的便先行告退了。”
閃婚 嬌 妻 小說
“等等,我有那么可怕吗,有事尽管说,我不会责怪你。”
“禀告司徒大人,城门外的哨探们看起来无精打采,走路都摇摇晃晃,倘若晋侯他们带兵奔袭而来,以现在我军将士们的状况,只怕是抵挡不住。”
连哨探都会产生这样的疑问,虢公翰心里开始提防起来。
吧嗒,清脆的一声,他放下手中的竹简,向哨探望去:“你是说,城门外的将士们精神状态不佳。”
“不错,但小的一过去,他们便奋力打起精神,似乎是知道小的是您派去的,故意装出样子,但具体为何,小的也就不得而知了。”哨探如实说道。
“那你可曾向远方眺望,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提防。”虢公翰心里一冷,心觉哨探若是用这样的精神状态去应敌,只怕会出大事。
“远处倒是没什么奇怪的,只不过尘土比平时多了些。”
若只是前半句话,并不会引起虢公翰的警惕,真正让他紧张起来的,而是后半句尘土比平时多了些,要知道,城门外无兵卒走动,怎会来的尘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