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大唐再起 ptt-第一千零一十章閲讀

大唐再起
小說推薦大唐再起大唐再起
瞧着这几人被驳斥的毫无反驳之力,李嘉心里暗爽。
他这次召集这些人过来,可不仅仅是为了看这些粮船的,更主要是,将自己定都洛阳的打算,全盘托出。
让这几人知晓,等于就是让汴梁的文武百官们知晓了,提前让他们做个准备,比如买个房,买点田地什么的,提前迁徙过去,充实洛阳的人口。
只要漕运通畅,洛阳即使百万人口,也无所畏惧。
再来,他也想要开封府的配合,量开封之物力,建设洛阳之城,繁华富庶的开封,是时候发挥出东钱西送点功能了。
这些都需要这几人的配合,让他们知道,宜早不宜迟。
显然,这几人已经领悟到了皇帝的意思,纷纷默然,表示不得不赞同的态度。
见此,李嘉知晓,让人干活,得有个胡萝卜才行:“留守长沙府的朝廷,已经在准备搬迁的,过年前,应该就能到达汴梁。”
“朕以为,政事堂的宰相,全部为南人,着实不太适合,须得用些北人,才能兼济天下,毕竟南北殊途啊!”
“陛下所言甚是!”王溥还年轻,才四十多岁,政治欲望强盛,他迫切地说道:“洛阳的确适宜为国都,天下之中,古之名都,再适合不多,我等浅见,还是陛下明见万里。”
“汴梁濒临黄河,河道高耸,一旦稍有差池,就有覆灭之危,况且,自古以来,扒黄河而淹开封者,已有先例,不得不防,还是迁都洛阳为妙。”
赵普也连忙附和,给出了自己的借口。
而魏仁浦则一把年纪,见两人这般,不由得笑吟吟,语调轻缓:“洛阳乃名都也,周因此而王天下八百载,圣王所钟之地,臣等岂敢有异议?”
“即将你们都这般认为,那就定了。”
李嘉笑了笑,特地看了一眼魏仁浦,老成持重,年龄也是最大,君子风范,不争不抢,这样的人最适合担任宰相了。
有自知之明。
十万石粮食,数以百艘,将运河堵得满满当当,商船货运们非凡不满,反而兴奋异常,不断地欢呼着。
岸边,桥上,小屁孩们大夏天光着屁股,不断地奔跑着,雀跃着,散播着粮食到来的消息。
街道上,小贩安抚着受惊的驴,酒肆老板笑吟吟地上着菜,年轻男女牵狗抱弟,不断地张望着,那些拄着杖的老人,则不断地打听着,吩咐着儿女去闻消息。
整个汴梁城陷入了欢乐的海洋,携老妇幼看粮船,热闹地不行。
显然,价高的粮食,已经把汴梁的百姓折腾的够呛,人人都渴望太平的生活,而低廉且平稳的粮价,就是这一切的基础。
李嘉认真地望着,即使他百般努力,效果都及不上粮船的输入,百姓们就是那么现实。
“民心,稳住了,这汴梁的皇位,我才算是真正的坐下。”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再起 txt-第一千零一十章鑒賞
赵普几人也欣赏着这般景象,出了神,几个月来,汴梁从未这般热闹过。
直今日起,汴梁才算是恢复了太平了。
而这,也就意味着,这天下,终于又回到了姓李的人手里。
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成为了这天下的主人,结束了乱世,真是令人惊诧。
“走吧!”足足看了一刻钟,李嘉这才精神振奋地离去。
“陛下,咱们不是回宫吗?”看着这马车完全相反的方向,王溥忍不住地问道。
“谁告诉你咱们要回宫了?”
李嘉半躺着,笑道:“才出来多久,就回那憋屈的皇宫,朕才不乐意呢!”
王溥被噎着不轻,他到现在还习惯不了皇帝这种喜欢梗人的语气,毕竟一把年纪了。
“陛下,您万金之躯,可不能轻动。”赵普连忙劝说道。
“咱们出城接个人。”
李嘉摆摆手,说道:“这一趟御营护卫着,出城后上千人,不会有危险的。”
这般,几人才肯罢休,走了近一刻钟,终于出了汴梁。
汴梁城本是州城,完全没有长安洛阳那般的市坊结构,而且,乱世也没那么多规矩,到处都是违规搭建,临街就是商铺。
书本上说是繁荣,其实就是没有规矩,乱搭乱建,城市道路被挤占,人来人往,乱七八糟。
由于是砖木结构,又没有规划,所以汴梁比长安洛阳,更容易发生火灾。
宋真宗时,一场大火,直接烧了两天,甚至从居民区烧到了皇宫,内藏库、朝之殿、崇文院、秘书阁等宫禁重地,八万多本珍贵的藏书几乎焚烧殆尽。
死伤上百人。
这也逼迫宋朝诞生了一支近五千人的消防队——军巡铺,三百步一岗,严防死守。
所以,繁荣可以,但不能乱,而汴梁,就是乱而繁荣,一个国家首都这样乱,你以为是天竺啊!
选择洛阳的理由,又多了一个。
出城后,来到了一处驿站,军队早就控制,不一会儿,一只数百人的军队护卫着两辆马车过来。
“参见陛下——”护卫头连忙跪下行礼。
随即,马车上下来了一个少妇,眉眼忧郁,皮肤白皙,身材丰腴,见到眼前男人,瞬间一愣,然后下跪行礼。
另一边,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也下了马车,畏畏缩缩地走了过来,也跪地行礼。
“起来吧!”李嘉笑着说道:“这般把你们请来,也是有要事的。”
随即,他又对着几人说道:“此乃嗣周王郭宗训,以及符太后。”
“臣等参见大王,太后。”
赵普几人一愣,他们实在没想到,这次要来迎接的竟然是郭宗训,实在太出乎所料了。
郭宗训不知所措,而小符后则投目一看,见到是王溥,魏仁浦两人,瞬间心神恍惚,颤抖道:“不曾想,时隔多年,竟然还能见到两位相公。”
“太后——”王溥、魏仁浦二人,也是眼眶湿润,多少年了,孤儿寡母离开汴梁,终于又回来了。
幸好,这几人知晓分寸,这里不是叙旧的时候,连忙收敛住。
李嘉看着这一切,若有所思,看来后周的影响力,还是有一些的。
不过,与亲宋的相比,就不值一提了。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大唐再起 線上看-第九百九十六章崩潰展示

大唐再起
小說推薦大唐再起大唐再起
岂止是宋军,己方部队,也对这般的火炮声响,吓个不清。
襄州时,火炮藏着没用,潼关内部突破,也没用上,到了这般境地,倒是用上了,且不提那巨大的威力,而那晴空霹雳般的声响,就令人胆颤心惊。
实心的铁球,如同抛物线一般射出,然后不断地进行弹跳,毫无规律可言,就是这般没有规律,让宋军躲避不及,慌不择路。
所以,李嘉可以毫不质疑地说,宋国骑兵,已经在心理上奔溃了,一种从没见过的新式武器,让他们难以抵抗。
这是十世纪的第一次大规模应用火炮,惊诧,不解,畏惧,恐慌,应有尽有。
第二轮火炮射出,宋军果然开始奔溃,骑兵乱七八糟的逃窜,恐慌不断地蔓延,呼延赞也对此毫无办法,约束不得。
更为糟糕的是,骑兵们已然开始控制不住胯下的战马,惊跑的,腿软的,颤抖的,不一而足,骑兵陷入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困境。
而唐军方面也没好到那里去,即使被捂住了耳朵,但巨大的轰鸣声,依旧让敏感的马匹胆颤心惊,当场就吓死了好几十匹,而且还有许多战马抑制不住地颤抖,乱窜,让骑兵们苦不堪言。
而在城墙上,耳边的晴空霹雳,也让赵匡胤浑身颤抖,具备战争素养的他,哪里看不出火炮的厉害,且不提伤害,但就是那般的射发后的撕裂过程,就难以抵挡。
超棒的都市言情 大唐再起 線上看-第九百九十六章崩潰
战马被撕碎,武器被断开,许多骑兵避闪不及,稍微挨点,就伤亡惨重,怎能不会有恐慌。
“何以至此?何以至此?”
赵匡胤不断地呢喃着,脸色煞白,跺着脚,他已经可以预想到了战场的走向,这场投入巨大的决战,看来是很大可能失败了。
“不,不战至最后一刻,绝对不能认输——”
随即,他让人擂鼓,又撒下大量的钱财许诺,鼓舞着稀里糊涂,依旧不清不楚的步兵,既然骑兵不可能了,那就让步兵推进。
而这边,李嘉的注意力也从骑兵转移,看着如同打了兴奋剂一般的宋兵,他知晓,这是最后的垂死挣扎。
都市言情 大唐再起 ptt-第九百九十六章崩潰分享
“宋骑已经奔溃,让骑兵们去追杀吧!”
李嘉冷笑一声,开始吩咐道。
剩余的万骑,虽然打不过宋骑,但追杀心理奔溃的骑兵,倒是可以的,有章法对付没有章法的,肯定是手到擒来。
“不过,即使吃了大补丸,步兵也休想超越——”
精品都市言情 大唐再起 愛下-第九百九十六章崩潰看書
李嘉冷哼一声,随即吩咐道:“让神威大将军,对准敌方步兵,我倒是要看看,其能坚持到几时。”
“诺——”
曹彬、刘光义等人,在一旁围观,看的那叫胆颤心惊,被那神威大将军干得人仰马翻,宋骑已经奔溃。
随即,在他们的目光下,己方修养片刻的骑兵,心气十足地跨越出军阵,然后迫不及待地追杀那些逃窜的骑兵。
这个时候,火炮已经停下,甚至调转炮口,瞄准了东门前的宋国步兵,但宋骑之间的恐慌,依旧难以停滞,不断地蔓延开来。
而伴随着唐骑的乘虚而入,终于,宋军绷不住了,炸裂开来,毫无抵抗的心思,人心胆寒。
“神威大将军,果真是神威啊!”
刘光义嘴唇发抖,刚才还耀武扬威的宋骑,此时却是一边倒的溃败,局势逆转了太过于厉害,以致于他们还难以相信。
曾经横扫中原的铁骑,就这般败了?
“也不知何时有了这般东西。”曹彬也脸色煞白,呢喃道:“这要是在襄州城用了,怕是早就攻克了,何苦熬那么久?”
“那时拿出来,岂有如今这般震撼?”刘光义听到这话,不由得说道:“这番,打得宋人措手不及,才效果最佳啊!”
“是啊!”曹彬不由得点点头,附和道:“无论是之前的棺材轰城,还是如今的火炮,不仅宋军被打懵了,就连咱们,也稀里糊涂。”
“也不知道后面,陛下还有多少手段没用上,怎能不心惊胆颤?”
“有了这番神威将军,契丹人怕是威风不再了,很好——”
刘光义想得更远,思维散发开来。
果然,这时火炮调转炮口后不久,宋骑大溃败,被唐骑一边倒地追杀,甚至许多人扭头归降,想加入胜利的一方,享受胜利的果实。
宋骑也不愧是禁军出身,深得五代精髓,打不过,那就只能加入了,也能成为胜利者。
唐骑就成了招募一般,一伙又一伙的骑兵主动归降,规模越聚越大,清剿那些逃窜抵抗的宋骑,越发得心应手。
李嘉的目光就不再局限与此,而投入到了前方步兵的对抗中。
桀骜不驯的禁军,即使面对全副武装的唐兵,依旧不低下头颅,仍旧大肆对抗,拼杀,两方都死伤了不少人。
李嘉看的心痛,御营可是他统治的根基,绝不能折损太多。
而这时,火炮也开始准备,瞄准,皇帝一声令下,神威大将军,再次显露出巨大的威力。
青铜炮的有效射程,约莫在两里到五里之间,极限的话,能有十里,但效果不大。
这番,为了支援步兵,神威大将军炮口抬地老高,形成了一个极大宽大的抛物线,狠狠地砸向了宋兵中。
即使宋兵身着重甲,但巨大的铁球,伴随着威势,在密集的步兵阵型中,显露出更可怕的威力。
骑兵们距离拉的很开,随意死伤不多,但却被吓得不清,心理崩溃的不在少数。
而步兵们则必须维持阵型,所以人挨人,人挤人,才能在对战中形成互助。
这样一来,火炮就像是砸入了蚂蚁窝,又像是铁犁一般,一瞬间,就清除了一大片空白之地。
一颗铁球,着落点,加上弹跳,起码能伤害上百名身着铠甲的重步兵。
更令人绝望的是,拥挤的阵型,让他们逃无所逃,只能被动地忍受袭击,清扫。
一颗,两颗,三颗……
随着时间的推移,神威大将军又发射了三轮,总共落下六十枚铁弹,导致了数千名宋军伤亡。
伤亡率,接近两成。
而且,只是挨打不能还手的那种。
唐兵们则不断地威逼,拼杀,让他们的士气飞快地降落。
谁都不想打一场这样憋屈的战争。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大唐再起笔趣-第九百八十一章會面鑒賞

大唐再起
小說推薦大唐再起大唐再起
“这,这,这——”
杨廷璋目瞪口呆,又回头看了一眼皇帝,以及其他的将校,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这番反应,也引起了王彦超的注意,他看的不真切,面君又没几次,本来就只是猜想,如今杨廷璋这般动静,瞬间就恍然大悟。
其他人则一脸茫然,不知为何。
这不就是皇帝路上偶尔泛滥的感情吗?虽然带着个弟弟,但也不稀奇。
李嘉投目而视,见到两人的身影,不由得微微点头,示意其上车,效果已经达到了,过犹不及。
随即,皇帝望着不解其意的将校们,不由得说道:“刚才,那是嗣周王郭宗训,年十四,一旁者,乃是符太后,听闻我北上剿宋,喜不自胜,就紧随而来,想亲眼见到宋国灭亡。”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再起 ptt-第九百八十一章會面推薦
“我实在阻碍不得,只能带着他们一起来了。”
说着,做出一副无可奈何但又敬佩的表情。
在场的众人没有一个是傻子,用屁股想都知道,人家母子肯定是被自愿的,谁想要上战场?
随即,因为这件事,投靠而来的将校们相继无言,显然思虑更多,尤其是杨廷璋。
入了潼关,大部分兵卒只能待在关在驻扎,只有主要的军官入了城。
李嘉也不挑剔,随便就住下了,让张维卿松了口气,果然,皇帝艰苦朴素,不愧是创业之君。
“张部署——”而,仍旧有一些出乎他的意料。
“田公公,可是圣人有不满意的地方?”张维卿瞬间就弯了腰,笑容满面地问道。
“圣人对于住处吃食并不在意。”田福笑吟吟地说道:“犹记得在大内,每日也不过三五碟菜,我等都为圣人委屈,不值,这般住宿,对于马车来说,好上许多。”
“只是这些个女子,就不用了罢。”
“可是嫌弃她们笨手笨脚?我换一批就是,还望公公见谅。”张维卿瞬间诚惶诚恐起来,腰也弯地更低了。
“部署莫要焦虑!”知晓其担心惹怒了天颜,田福笑道:“只是这都是生人,且不说他们懂不懂得规矩,就言其身份,就不适合。”
“况且,颜色也终究差了几分。”
“这……”张维卿看了一眼那些赶出来的女子,知晓其都是地方豪右送过来的,点点头,表示明白顾忌。
“这般就好!”田福轻声道:“陛下此番也带了些许宫女过来,就不劳部署费心了,也莫要再送人过来,圣人言语,不喜欢奢靡。”
“在下知晓了。”张维卿点点头,表示明白皇帝的苦衷。
如今即将获取天下,皇帝自然要给中原百姓一个好的印象,所以迫不得已收敛起对往常女子的眷恋,修生养息。
这般的忍力,着实让人敬佩。
谁不晓得皇帝无女不欢?
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大唐再起 線上看-第九百八十一章會面展示
待其走后田福回到了皇帝身边,几个宫女正按摩捶背,忙得不亦乐乎,皇帝闭目养神,享受非常。
“说了吗?”
“已经明言了。”田福笑道。
“恩!”李嘉微微点头,说道:“将这番事,宣扬出去,定要让关中家喻户晓,而且,也要传到洛阳去。”
“奴婢这就去办。”田福恭敬道。
“话说,这张维卿选的都是什么人?”李嘉这时,张开眼,没好气地说道:“一个个娇小玲珑,就跟大户人家的女儿一般,我要的是服侍的。”
“听人说,西北地方的女子不错,碧眼黄发的都有……”
“奴婢立马就去办。”田福恍然,连忙道。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再起 ptt-第九百八十一章會面讀書
“糊涂——”李嘉气不打一处来,说道:“你这般,岂不是善后矛盾?”
“他张维卿要是偷偷摸摸送来,我且也就收下了,关键还弄的人尽皆知,而且都是大户人家,真是个糊涂蛋。”
“张部署只会打仗,对于这些也是不懂。”田福轻声解释道。
这个张维卿,到现在还不知晓,皇帝就是个爱面子的人,私底下做的,明面上宣扬不得,偏偏还弄的人尽皆知,皇帝只能推辞,岂能受这污名?
“哼!”李嘉冷哼一声,说道:“暂且就这般吧,去做事吧。”
“诺!”田福连忙应下,随手关上了门,又遣人送些冰块过去,可不能让皇帝热着了,毕竟离开了南方,水土不服也是常有的。
“看来还得让御医住进来,再去请一些民间大夫,以防万一。”
而这边,小符后并郭宗训母子,也住进了一处院落,与皇帝比邻,侍卫保护,住的也差不离多少。
北方的院落,床榻,吃食,家具,让小符后倍感贴切,自小生活在北方,偏偏迫于无奈去了南方几年,终于又回来了。
“母亲,这里感觉好熟悉。”郭宗训小声道。
“没错!”小符后笑道:“你我在南地生活了几年,但终究我们还是北人,吃面食,没有卑湿之苦。”
随即,小符后又想起了自己的姐姐,父亲,几个姐妹,以及曾经的男人,郭荣。
转眼间,就过去了六七年了,时间也过了极快。
姐姐,宗训已经快成婚了……
“母亲,莫要伤心!”郭宗训见其双目通红,不由得关切道。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再起笔趣-第九百八十一章會面展示
精彩都市小說 大唐再起 飛天纜車-第九百八十一章會面相伴
“我没事。”小符后摇摇头,笑道:“睹物思人罢了,你饿了吧,咱们去吃饭。”
“王后,杨廷璋求见。”这时,侍女来报。
“杨廷璋——”小符后想了想,这才明白过来,这是太祖郭威的小舅子,郭荣也称之为舅舅,封疆大吏。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那边怎么说?”小符后小心谨慎地问道。
“侍卫让其进来,已经得了允许。”
“那就好!”小符后松了口气,说道:“那就让他进来吧。”
“老臣,见过太后,陛下——”杨廷璋虎目含泪,双膝跪地,一脸的悲怆。
“舅舅快起来吧!”小符后连忙让人搀扶起来,急忙道:“这里没有什么太后,更没有陛下,只有嗣周王。”
“老臣明白!”杨廷璋凝重道,随即目光炯炯的看着郭宗训,见其那般相熟的脸,竟然与郭荣有了五六分相似,只是眼神躲闪,神色畏惧,气质截然不同。
“快叫舅公。”小符后对着郭宗训,连忙催促道。
“舅公——”郭宗训怯懦地喊了一句,让杨廷璋大为动容。

eombk好文筆的小說 大唐再起 起點-第九百五十五章藩鎮相伴-mvn06

大唐再起
小說推薦大唐再起
“父亲,如今京兆府虽然陷落,但朝廷只是腾不出手罢了,一旦有暇,定然平复唐军。”
长子跪在床前,满脸的疑惑。
“如今咱们归降唐军,日后朝廷追究,怕是祸患不小啊!”
这些年来,中央禁军不断地强大,而地方藩镇的实力却在削减,后汉从河东发起,而后周与北宋,却是禁军中军头变动罢了。
暗影劍神 皓無月
凡之修途 门徒醉心
近些年造反的,如后周时杜重威,宋初的李筠,李重进,都是赫赫有名之辈,但依旧被打得落花流水,东京的强势,让人印象深刻。
特工全球
“糊涂——”李洪义闻言,咳嗽一声,直接骂道:“小儿比老子还要糊涂。”
“如今唐军号称十万,王彦超都不敌,杨廷璋顺服,郭从义系首而降,京兆府一下,河中府岂能保?咱们区区的万把人,能抵抗多时?”
“咱们保大军民贫地瘠,咱这节度使当得也憋屈,天天吃黄沙,能有个甚的嚼头?”
“不如趁着老子年老体衰,还能将就几个月的功夫,将保义军卖了,为尔等谋个好前程。”
对面的杨洋看过来
“况且,就算朝廷杀回来,我恐怕早就闭眼了,朝廷岂能追究你们的责任?”
“父亲英明——”几个儿子这样一想,立马就清楚明白,只有好处,没有后患,果真是个好买卖,投降的好。
见此,李洪义笑了笑,闭上眼睛,言语颇有些遗憾:“老子我就是从乱世中起来,闭眼中又是乱世,只求你们能长享太平。”
“记住,不要从武,当个文官吧,乱世中最危险的就是武人,动不动就会灭门的……”
……
与此同时,位于静难军之上,相隔不远的泾州,彰义军节度使赵赞,此时闻听了这般情况,大吃一惊:
“王彦超一向是关中老将,竟然战败而降,唐军真的是所向披靡?”
说起来,赵赞的身份倒是颇为离奇,与李洪义不相上下。
其父乃是赵延寿,祖父赵德钧,在镇压石敬瑭的途中,契丹人南下,赵德钧、赵延寿父子一同投降,被契丹国君耶律德光囚禁,迁往北方,只有赵赞与母亲兴平公主留在洛阳。
后来契丹南下灭晋,其父赵延寿受到重用,甚至得到皇帝的口头承诺,卖力地为契丹人效力,就想当个儿皇帝,结果耶律德光,自己当了中原皇帝,建立“大辽”。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湖心未眠安魂曲
逆旅之失落的戒指
后来契丹人在中原打草谷,激起民愤,耶律德光也受不住暑热而死,制成肉干回国,赵延寿被政变上台的辽世宗耶律阮抓获,在契丹凄凉而亡。
当时赵赞也被任命为河中节度使,借机留在河中镇。
后来其父祖皆死在契丹,后汉就接纳了他,后又随从郭荣征淮南,授保信军(合肥)。
宋初又参与平定李重进,授彰义军节度使,成为环定难军州的一部分,专门负责镇压党项、浑、羌各族。
长期而来的骑跳,让他毫不慌张,甚至,他还深思其中,自己能捞得什么好处。
由于需要镇压异族,所以被准许便宜行事,外加榷场贸易,让他颇为囊丰,手底下养了近万的步骑,仅次于王彦超,以及灵州的冯继业。
“等等,某可不能随便抉择!”赵赞摇摇头,皱着眉头,他此时处境可不一般。
别的不提,庆州姚内斌,原州王彦升,环州董遵诲,灵武的冯继业,都是朝廷围困定难军,保护西北的一道防线。
因此,赵匡胤不仅没有削其权,反而不断地放权,榷场贸易,关税都与他们,更没有监军一说,如此一来,反倒是让西北的边军实力强悍,定难军俯首称臣,不敢乱来。
如此一来,尴尬的在于,这些朝廷的悍将们,一旦选择镇压唐军,就必须南下他的泾州,然后去往长安京兆府。
如此,他怎能敢轻举妄动?
“还是报与庆州知晓吧!”
万古瞳王
赵赞思量再三,还是不敢轻举妄动,只能保持中立,看看境况究竟如何吧!
庆州的姚内斌,本是幽云的瓦桥关使,郭绍北伐时投降,后来赵匡胤建国后,就来到庆州,担任庆州刺史、青白两池榷盐制置使,其压制党项,使得党项人十余年不敢南下,称之为“姚大虫”。
闻听到赵赞的话语,他哪里往日的猛烈,整个人都平静许多:“京兆府都失守了吗?”
他妻儿都在契丹,孤身而降,对于建功立业早就没了心思,闻听这般境况,更是没有参与其中心思,直接吩咐道:“转呈与通远军使董遵诲吧!”
随即,罗州刺史,兼任通远军使董遵诲也获知了这般情况,他眉头一皱。
董遵诲的舅舅乃是高行周,平日嚣张,与赵匡胤无礼,很是得罪一番,后来老上司韩通被赵匡胤杀死,心怀怨恨,但由于母亲曾失陷契丹,后来赵匡胤帮他找回,于是又有大恩。
这种特殊的情绪,让他分外的挣扎,恩怨相杂,怎是一个复杂了得。
“某只是军使,私下调动兵马,做不得主,还是通禀朝廷吧!”
董遵诲摇摇头,神色复杂地说道。
而杨师璠以温末轻骑,很快就袭击了虢州,俘虏了杜审进,又以五千步卒,紧守潼关,商贾许进不许出。
如此,关中的东大门,已经封锁。
但,京兆府失陷的消息,还是传出来了东京,东京上下为之震动。
“我的舅舅也没了?”赵匡胤震怒。
大臣们皆不敢言语。
一旁的赵光义也是一脸焦急,这也是他的舅舅。
“关中如此多的藩镇,竟然这般坐视不理,若不是虢州失陷,京兆府,以及凤翔军的境况,咱们还不清楚呢!”
赵匡胤看了一眼武德司王仁瞻,恨铁不成钢。
“虢州一失,关中竟成关门之势,绝不能让其得逞。”
赵匡胤满脸怒色:“着令,以韩重赟为西面招抚使,领兵三万,西进虢州。”
韩重赟,义社十兄弟之一,“陈桥兵变”六功臣之一,殿前司指挥使,时殿前都点检、副都点检都已废罢,韩重赟遂成为殿前司正长官。
可以说,其乃是赵匡胤看家护院的大将,如今也舍得出去。
赵普一脸凝重,口中钱粮不多的话,也终究没说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