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首席醫聖 txt-第1005章 機關人!【求訂閱】推薦

首席醫聖
小說推薦首席醫聖首席医圣
宋澈回头扫了一眼。
一切都静悄悄的。
身后只有两个“黄金武士”守在乌金石门的两侧。
但是他的心里总有些发毛,泛着强烈的不安感。
尤其那两个黄金武士,虽然它们的眼睛都是黄金铸成的“黄金瞳”,但那一双厉目俨然透露着凶狠彪悍的气质,光是对视一眼都能感受凌厉的威压,仿佛它们就是曾经叱咤世界的蒙元将士的化身!
又回头看了眼墓室中央的那四个骑兵武士,骑在黄金马上,也自带着杀破一切、踏破江河的气场!
宋澈心里一动,只觉得这几个黄金铸成的蒙元武士透露着森森诡异,正想走过去查探一番,地道里传来了朱邪的呼喊。
“老宋,怎么样了?”
宋澈没急着回应,而是先取下防毒面具,尝试在墓室里呼吸了一会,虽然氧气有点稀薄,但还算正常。
“……暂时没事,你们可以过来了。”
宋澈回道,同时解开腿上绑的绳子,转而系在了墓室里的金柱子上。
绳子一下子被拉紧了,代表门口的小伙伴们正在拉拽着绳子往这里爬行。
宋澈刚在柱子上系完绳子,同时目光依旧不停在墓室里扫视,忽的,他突然发现刚被自己丢上来的那个“替死鬼尸骸”旁边,还有一条骨头!
是一条胳膊的骨头!
蓦然间,宋澈想起了刚在外面走廊上发现的尸骸里面就有一个断臂的!
宋澈的瞳孔直接紧缩了起来!
工匠那伙人在这里仓皇逃离出去,还留下了一条胳膊在墓室里面,这无疑说明他们在墓室里面经历了战斗和杀戮?!
来不及深思,紧接着,宋澈就又在其他发现了一块块人骨,有头颅、有身躯、有腿骨、有手骨……几乎可以拼凑成好几个人。
但无一例外,这些人骨全都是支离破碎,仿佛生前是被乱刀砍死,还碎尸万段了!
除此之外,他又发现了几把掺杂着红光的黄金刀斧,仔细查探,陈列在墓室两侧的兵器架上确实少了几把武器……
这是一个细思极恐的细节!
若有所觉间,宋澈转头又看向了乌金石门旁的那两尊黄金武士……就是这一眼,他眼睁睁的看见这两尊黄金武士开始动了!!!
咔嚓……
咔嚓……
黄金武士缓慢僵硬的活动起来,并且锁定了宋澈,开始一步步逼近,手中的刀盾都已经举了起来!
黄金武士复活了?!
震惊的情绪还没扩散开来,那两尊黄金武士就已经走到了宋澈一米的距离,宋澈感应到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立刻拔出了背后的七星伏魔剑,一跃而起,就要挥剑劈砍了过去!
电光火石间,宋澈左手的金菊花戒指里,那一刻金丹忽然闪耀了一下。
瞬息之间,宋澈的头脑也获得了一阵清明,再定睛看去,眼前的黄金武士消失不见了,杵在自己面前的赫然是朱邪和龙源山!
“老宋!你醒醒!”
朱邪奋力大叫道。
宋澈急忙在半空中就收了剑锋,落回到地面上以后,却是一脸茫然的看着朱邪和龙源山,又看看乌金石门旁边依旧纹丝不动的黄金武士……顿时间就明白了什么。
“你的神志被侵犯迷惑了。”龙源山也看出了玄机。
接着,他又皱眉纳闷道:“怎么连你都会中幻术?”
是啊,一向都是宋澈对别人施加驭神术,这一次居然毫无察觉的中招了!
而且宋澈的神志是何等的坚韧稳固,刚刚要不是丘处机道长的金丹及时警醒,宋澈恐怕就要把剑锋对准自己的同伴了!
“这墓室里面应该布置了幻术的法阵或机关。”宋澈推测道:“我知道了,刚刚我一进来,看到这满屋子的黄金,一度心神有些失守,幻术应该就是在那时候趁虚而入的。”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首席醫聖 愛下-第1005章 機關人!【求訂閱】推薦
说着,宋澈又是一阵惊诧。
刚刚自己就是短暂流露出了一些贪念遐想,居然都被这屋子里的“某个存在”逮住了空隙,侵入了自己的神志!
龙源山他们一爬上来就遭到了宋澈的袭击,还没来得及观察墓室,现在稍微打着手电筒照了照,也是一阵心惊肉跳。
朱邪咋舌道:“乖乖!这么多的黄金!就是黄金屋啊!”
龙源山看了两眼,惊叹道:“难怪你会中招了,这种景象,又有几个人不心动。”
“别多想!小心也中招!”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首席醫聖 江湖喵-第1005章 機關人!【求訂閱】讀書
宋澈急忙从口袋里掏出瓷瓶子,丢给了朱邪:“闻一闻,保持清醒。”
朱邪知道这时候可不能胡思乱想,连忙眼观鼻鼻观心,强行压制下内心的欲望,并且拧开瓷瓶子,闻了闻里面飘出来的恶臭,顿时脑袋清醒了许多。
龙源山相对来说还好,知道不能多看,看了眼就收回了目光。
但他生怕妹妹这个小财迷会步后尘,连忙守在地道口,当龙源妮一上来,他就拿手遮住了龙源妮的眼睛,并且让朱邪拿醒神药也给龙源妮闻一闻。
“哥,你干嘛呀?蒙我眼睛做什么,是发现了宝贝要给我一个惊喜吗……啊!臭死了!你们给我闻的什么东西啊!”龙源妮大发娇嗔。
“这里有一座黄金屋,但也有幻术机关,记住,你睁开眼以后,切忌胡思乱想,否则很有可能中招的。”龙源山告诫道。
闻言,龙源妮就意识到了什么,爬上来以后,自己用手捂着眼睛,一开始只敢从手指缝隙里看了一眼,结果看到金光闪闪一大片,神志几乎要飞上天了!
于是,朱邪又把醒神药凑到了她的鼻孔处,警示道:“妹子,你得拿出视钱财如粪土的觉悟。”
随即,狄天厚和葛教授也爬了出来,依旧如法炮制的用臭味陶冶他们的情操。
不过心神是勉强守住了,但身体还是很诚实的。
大家观赏着满屋子的金子,已然神醉心迷。
宋澈知道得这时候得给他们泼一盆冷水冷静一下,就道:“刚刚在外面发现的那几具尸骸,应该也是中了幻术,然后把同伴误以为是邪灵,以至于自相残杀了。”
说着,宋澈指了指地上四散且支离破碎的骨头,以及那几把带血的黄金刀斧。
见状,大家这才警觉了起来。
狄天厚沉声道:“没错,人在贪欲占据思维的时候,神志是最容易被趁虚而入的,稍微萌生一点歪念,都会被利用放大……我甚至怀疑当工匠那伙人进入墓室以后,看到满屋子的黄金,不止生出了贪念,还生出了歹念,比如说杀掉同伴,然后据为己有。”
这个推测也很有可能。
面对如此浩大的黄金库,人内心的贪念乃至邪念,都会被最大程度的激发出来。
“可是,有个别工匠的尸骸又有中毒的迹象,这又怎么解释呢?”葛教授询问道。
“除了幻术法阵,这里可能还有其他的机关。”宋澈环视了一圈,瞬间仔细观察墓室的格局。
一开始大家都光顾着欣赏黄金了。
现在一打量,原来这里并不是盛放棺椁的地方,看格局,类似于宫殿的前厅。
“这个屋子,在陵墓中应该是作为战士守卫执勤用的,避免有外人进犯。”
宋澈分析道,随即,和大家的目光都投向了那四个黄金骑士的后面,在那里,还有一条深邃的入口。
龙源妮用手电筒往那里晃了晃,灯光不小心照到了中间的黄金骑士,冷不丁的,她忽然发现骑士的脑袋略微转动了一下。
她眨巴了一下眼睛。
骑士的眼睛也转动了一下。
她特地用手电筒仔细照了照。
骑士的手臂也缓缓抬动了起来。
“……哥,我好像也中招了,要不你再给我闻闻那个醒神的臭臭吧。”龙源妮用胳膊肘戳了一下哥哥。
龙源山静静看了一会,低声道:“不用闻了,这次是来真的……”
“……”
兄妹俩刚说完,眼前的四个黄金骑士都动了,连它们胯下的战马,也迈着蹄子走向了他们!
还没逼近,宋澈陡然喝道:“当心后面!”
说时迟那时快,宋澈手持着七星伏魔剑,反向挥了一剑!
铿!
金属的强烈碰撞声回荡在墓室里。
大家这才发现身后守门的那两尊黄金武士也动了,拿着斧子劈头盖脸的就朝大家挥舞下来!
好看的都市异能 首席醫聖 起點-第1005章 機關人!【求訂閱】推薦
大家连忙闪避。
除了躲到角落的葛教授,其他人纷纷从兵器架上各拿一个武器,和这一群黄金战士陷入了鏖战!
金芒在不断闪动!
碰撞声此起彼伏!
但严格来说,宋澈等人是完全处于防御(被动挨打)的处境!
宋澈又是一剑戳在了黄金战士的身上,除了戳出了一个凹坑,根本没对黄金战士构成什么损伤,甚至不妨碍黄金战士挥斧子的速度!
宋澈连忙一跃躲开了,喊道:“这几个东西刀枪不入,师兄,快找点办法!”
药物攻击不行,物理攻击也不行,这完全是一边倒的蹂躏!
只能从风水玄学的角度尝试破解之策!
狄天厚也是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心念急转了一下,决断道:“你们拖住它们!我需要好好观察一下这几个东西!”
说完,狄天厚就撤出了战局,跑到外围,环绕奔跑着,仔细观察这几个黄金战士的特征。
很快的,他就发现了一丝线索!
“小师弟,这几个家伙很可能是机关人!”
机关人,就是华夏古代的机器人!
闻言,宋澈等人心里的困惑也打消了大半,否则真的以为是亡灵或僵尸了!
不过这几个机关人同样不好对付,刀枪不入、没有痛感,而且身手一点都不笨拙,灵活中带着霸道的能量!
朱邪用金剑对砍了几下,剑刃都被打卷了,仓皇道:“再不想办法,我们得给他们拖死了!实在不行先撤出去吧!”

人氣都市异能 首席醫聖-第963章 暗箱操作讀書

首席醫聖
小說推薦首席醫聖首席医圣
忘情茶,以唯物主义、理性角度分析,其实就是宋澈运用心理学上的心理暗示。
任何心结,最大的症结,往往是由于人不能直面自己走过的错路弯路,反而流连于脑补出来的完美回忆。
甜茶的心理暗示,是让顾华年明白自己为何会流连于往昔的执念,说白了,只是现阶段太缺乏幸福感和安全感,只能用回忆聊以慰藉;
苦茶,则是推动顾华年认清自己脑补出来的回忆其实是不完美的,那些让她念念不忘的人和事,同样有许多的缺陷和缺点,人生那么长,真的没必要为了这些已经无法弥补的缺憾,再去放弃未来生活中的愉悦欢喜;
最后一杯茶汤,其实是兑了白开水的略带茶色的茶,意思是说人的生活大多数时候就像白开水一样平淡无味,只有心怀憧憬和向往,才能体味到生活的甜美。
如果喝不出甜味……那就继续喝!
至于顾华年最后究竟有没有喝出甜味,她没说,宋澈也没问,但已经不重要了。
但从顾华年第二天神采奕奕的面容,已经清晰表明了她的态度。
从这时起,她大概开始学着放下过往、学着直面人生了吧。
而且她还向栏目组和全体参与者宣布了宋澈已经完成了她的题目考验。
沐春风、吴元奇和胡芝书等人皆是难以置信、满腹疑窦,他们一度怀疑这里面存在着什么不可告人的内幕交易,但骞志飞、汪冰冰给予了有力的佐证,并且告知大家,有关宋澈的答题内容,将会在节目中公布,大家稍安勿躁。
总之,宋澈对于【忘情】这道题的解答,绝对比其他选手的更加精彩!
这时,沐春风等人终于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机感。
虽然早已知道宋澈是本次节目的最强竞争者,但他们曾经或多或少心存过侥幸,觉得宋澈这么招摇叛逆的做派,没准会搞砸了节目录制。
而且运气也未必会眷顾宋澈,毕竟义诊中的患者都是随机的,可能宋澈连续坐诊三天,接待的求医者都不符合评委的三个题目要求。
事实上,宋澈的运气确实很一般。
但偏偏他就是有化腐朽为神奇的本事,愣是将一个看似和题目要求八竿子打不着的外卖小哥,演绎成了一个符合【阴阳】要求的完美答案!
当大家还没回过神的时候,这货居然又悄无声息的完成了评委顾华年的【忘情】题目!
连过两关了,而且这两关都得到了当事评委的高度认可,胜负的天平几乎一目了然。
唯一的反转机会,无非是最后一道题:【重生】!
……
“重生……”
义诊的第三天,趁着空闲的休憩时间,宋澈用笔在纸上写上了这两个字,一副若有所思状。
小蛮在旁边滴溜溜的瞅着,嘟囔道:“小师叔,你是不是还没猜到那个评委是怎么定义【重生】的?”
宋澈苦笑道:“如果我是评委肚子里的蛔虫,还需要坐在这吹三天的冷风?”
不得不说,三个评委里,就属那个医史学家葛东旭的题目最坑最刁钻。
顾华年和韦西平的题目,最起码还有个范围和方向让大家参详和择选。
而葛东旭的这个【重生】题目,范围和意思都太含糊了。
究竟是什么样的病患情况和治疗方式,才能符合他对【重生】的定义?
之前胡芝书用心灵鸡汤忽悠那个罹患阿尔茨海默病的老头子重新开始新生活,已经被葛东旭明确认为是投机取巧了。
这不行、那不行,难道真让大家去医院停尸房复活死人?
目前,选手们基本都已经完成了两题,只卡在了这三题上……哦,对了,小蛮是一道题都没有完成。
“要我说,那糟老头子纯粹是故意玩忽悠装高深,把大家耍得团团转。”小蛮没好气的吐槽道。
宋澈撇嘴,知道这小姑娘是已经破罐子破摔了,反正没有机会胜出,索性发发牢骚。
“尽人事听天命吧,反正目前我的优势还是比较大的。”宋澈显得很乐观。
这时,胡芝书悄声凑到了后面,低声道:“别急着高兴,据我所知,沐春风和吴元山他们在外面已经买到了不少观众的票。”
闻言,宋澈的目光一沉,看向了不远处的沐春风和吴元奇。
吴元奇还好,仍旧一板一眼的埋头给人诊断。
沐春风的态度则比较玩味了,显得淡定自若、好整以暇,似乎一点都不操心胜负结果。
看样子,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沐春风这个老匹夫在外面偷偷的“买票”!
吴元奇是个老学究,相对比较正派,不过他那个一直没露面的乌龟大哥吴元山恐怕这一会正忙着到处给弟弟拉票吧!
大概是觉得给宋澈的刺激不够,胡芝书又阴阳怪气的补了一句:“我家里也在运作呢。”
宋澈扭回头瞥了眼这货,冷笑道:“果然是壕门选手,佩服!”
胡芝书也不知道听没听出‘壕’字的意味,满不在意的道:“没办法啊,你那么彪悍,不玩点手段怎么跟你抢宝贝啊。换个角度想一想,你有实力,我们有钱,这个世界还是挺公平的。”
“厚颜无耻还能说得这么理直气壮,水土不服就服你的臭不要脸!”小蛮人狠话不多,咬牙道:“不怕我们去举报你们?”
“随便咯,能举报成功,我以后老爷爷老奶奶都不扶,只服宋专家咯。”胡芝书不以为然的道。
宋澈知道他有恃无恐的底气在哪里。
他们的买票方式,应该是找人发动一大批水军去栏目组的官博申请‘热心观众’。
不管申请成功的概率有多低,只要水军的基数够多,人海战术总能凑效……不对,应该是只要钱够多,票票总能买到的!
“不过总共才一千张观众票,你们三家去抢,不怕鹬蚌相争、让我得利嘛。”宋澈质问道。
胡芝书微笑道:“我可说我家拿到的票,都会投注在我的身上。”
宋澈心头一动,顿时了然。
“那天你来我们家,我家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他们压根对我没抱希望,让我走个过场、混个名气就行了……但这不代表我家会作壁上观,既然摆明了有利可图,我们家自然也要当搅局者。”
胡芝书笑得很悠然惬意,但说出的言辞却是触目惊心:“我爸让我转告宋大夫你,只要你愿意让我们家搭你的顺风船,一起去开启那个旷世医学的宝藏,那我们家一定会倾囊相助,至于几张票票投给谁不是投,投给宋大夫也算实至名归了。”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首席醫聖 ptt-第937章 我,宋澈,要看書!看書

首席醫聖
小說推薦首席醫聖首席医圣
尬聊了一会,骞志飞看了眼时间,道:“胡先生,时间不早了,现在主持人也来了,要不我们聊聊录制的事呗。”
“好说,有这位漂亮小姐姐配合,我觉得自己兴许有机会超水平发挥一下呢。”胡芝书笑呵呵道:“宋大夫,失陪一下,等会一起吃晚饭吧。”
宋澈知道自己得回避一下,就起身道:“没事,我在这附近随便转转。”
说完,宋澈离开了堂屋。
余庆堂的这栋老宅很大,虽然年久失修,但依旧可见昌盛时期的繁茂。
宋澈沿着回廊四处转悠了起来。
恰是初春,虽然气温还是偏低,但已然可见万物复苏的气息,一阵清风拂来,空气中蕴含着沁人的芬芳。
不知不觉间,宋澈走到了后院。
这里有几个人,正在收拾清理。
看样子,这栋老宅很久都没人居住了,现在栏目组准备在这里给胡芝书做录制,于是就象征性的做一下保洁。
“把这箱子抬进去,小心点,别磕着碰着。”
一个老者正指挥人将两大口木箱子往一间屋子里搬运,同时还不时凑到门口,指挥里面的人:“悠着点,轻拿轻放,这些书都宝贝得很,破损一本,你们一天工钱都赔不起!”
宋澈看了几眼,率先留意到那两大口木箱子居然是黄花梨木的材质!
黄花梨木有多珍贵,就不必赘言了,但看这老者的态度,相比木箱子,他似乎更看重里面的书籍!
宋澈不动声色的走到门口,往里面扫了一眼,发现这屋子居然是一个书房,除了书桌,还陈列着几个书架子。
书架旁的木箱里放满了书籍,正有人从里面取出一本本老旧的书籍,放置在书架上。
这些书籍,基本都是医书。
这时,那名指挥的老者注意到了宋澈,问道:“你谁啊?”
“客人,胡芝书让我在这等他。”宋澈随口回道,并且往书房里扬了一下下巴,“我能进去看看么?”
“这里头有什么好看的,脏乱乱的,没看我正在收拾嘛。”老者苦笑道。
宋澈心想他们忙着往里头装书籍,大概是想回头让胡芝书在里面看书、好让摄像机拍摄下胡芝书勤勉好学的画面,心头颇觉好笑,就道:“我也是一名医生,对中医比较感兴趣。”
闻言,老者顿时煞有介事的打量了一下宋澈。
他迟疑了一下,道:“恕我抱歉,这些书大多是胡家祖先们积攒下来的,虽然不值几个钱,但意义非凡,外人想要借阅,还得经过当家的同意。”
“需要胡芝书的同意?”
有口皆碑的小說 首席醫聖-第937章 我,宋澈,要看書!
“胡芝书的话不顶用。”
老者摇摇头:“需要他爹的允许。”
原以为这么说,宋澈肯定会知难而退。
没想到宋澈居然很执拗的道:“那能否帮我征询一下胡培军先生的意思?”
老者皱了一下眉头,口吻冷淡了下来:“小伙子,你不懂非礼勿视的道理吗?”
宋澈不急不躁的道:“您误会了,我的目的不是看书,而是给书看病。”
老者顿时愣住了。
宋澈笑道:“书也是会生病的,你看这一本本书,岁月久远,就和古稀老人一样,可惜太久没有人翻阅,犹如明珠蒙尘,丧失了他们存在的意义。”
老者听到这么一个比方,顿时哭笑不得:“你还真是伶牙俐齿,明明是胡扯都能说得一本正经。”
“那是因为我确实在说实话。”宋澈道:“书存在的意义,就是记录和传承,记录下信息,再通过阅读的人传承下去。而这些医书,想必不乏珍贵的典籍,我觉得只有给合适的医生品读,让医生的能力和经验得到了提升,再去惠及更多的病人,这样才能实现这些医书的最大价值。”
“再说了,余庆堂的祖训,不就是积善之家必有余庆嘛。我觉得胡培军老先生只要铭记这段祖训,就会懂得授人玫瑰手有余香的道理,总好过让这些珍贵书籍放在这当装饰摆设,甚至是拍戏的道具。”
“……”老者的老脸顿时怏怏不乐。
宋澈的这番话,不止很有道理无法反驳,而且极度诛心!
特别是最后那句话,分明是讽刺他们将这些医学典籍当作给胡芝书的拍摄道具!
说难听点,就差骂他们作假了!
“小伙子,我承认你说的确实有那么点道理,书总归是要给人看的,分享、传承和教导,本就是余庆堂开创之初的宗旨……”
老者先缓和了一下措辞,但接着又理所当然的来了一个‘但是’:“但是,这些书籍毕竟意义非凡,不是谁想看就能看的,你也看到了,这些书籍保管得有多精细,胡家为此花重金买了黄花梨木制成的木箱子,防潮防虫,才能保存了百年。你如果真想借阅,也可以,但得证明你有这个资格。”
“什么样的人有资格?”
“按照胡家的规矩,翻阅书籍的人,除了胡家子孙,外人必须通过三道考验。”
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首席醫聖-第937章 我,宋澈,要看書!相伴
老者竖起三根手指:“第一,证明医术过关。第二,证明医德过关。第三,证明才智过关。”
宋澈心想看个书还得被讲究这么多的规矩,换做一般人早唾他一脸就扭头走人了,但眼下他无所事事,也好奇余庆堂邀请自己过来的目的,这才杠上了。
毕竟,宋澈不认为胡芝书专门请自己过来,就是尬聊几句而已……余庆堂的内部,肯定还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面对老者的刁难,宋澈径直道:“我叫宋澈。”
“???”老者懵了一下。
他在出难题,这家伙自报姓名是要作甚?
“我叫宋澈。”宋澈又重复了一次。
“小伙子,你是没听明白我的意思?”老者没好气道。
“我说了,我叫宋澈!”
宋澈很执着于自己的大名,道:“你可以去打听打听,宋澈这个名字,以及名字背后的事迹,就足以证明你提的三个要求全都过关了。如果这都不满足你们余庆堂的要求,那我有理由认为你们胡家是自私自利的小气鬼。”
“!!!”
老者顿时憋屈不已。
这也太张狂霸道了!
翻译过来就是七个字:“我,宋澈,要看书!”
但是吧,他也清楚知道宋澈的大名,以及宋澈的事迹。
这一系列事迹,足以证明宋澈是一个德智医术兼备的绝版人才!
如果连他都没资格进去看书,那么普天之下还真就没有更合适的人了!
就在老者腹诽不已的时候,宋澈突然想到了什么,认真问道:“对了,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首席醫聖笔趣-第928章 還有更刺激的!分享

首席醫聖
小說推薦首席醫聖首席医圣
华无双捋了一下思路,算是捋清楚了这段四角恋关系。
换言之,现在只需要知道笑二爷、蒋三儿和严小哥三人中,谁是那个玩大嫂的塑料兄弟,再借题发挥,就能引起【潘家园七匹狼】的内讧!
这就是宋澈的打算。
他无心跟这货恶徒扯皮缠斗。
本来过江龙就不好跟这群地头蛇贸然起冲突。
更何况宋澈还是莫名其妙的替人躺枪背锅,即便能把这七匹狼给一锅端了,他也免不了要被咬几口,典型的吃力不讨好。
但正如俪春香建议的,宋澈不能坐以待毙,或者跟朗森磊等人自证清白。
所以,宋澈更乐意在里面做点小工作,促成这七匹狼的自相残杀,让他们无暇再找自己的麻烦。
华无双一看到宋澈狡黠的目光,就知道这家伙开始寻思着如何坑人了,“你已经想到抓奸的法子了吧?”
宋澈微微一笑:“捉奸不难,点火也不难,难的是煽风点火,所以还得劳驾你帮衬一把。”
“我就知道帮你没这么容易,大过年的都不让人省心。”华无双叹息道。
“别这么想,你应该为很快欣赏到一场年终重磅好戏而叫好。”宋澈玩味一笑。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首席醫聖討論-第928章 還有更刺激的!分享
“好,你是导演,请问宋导准备如何安排这场戏码?”华无双稍微来了些兴致。
“很简单,把这几位主演都集聚一堂。”宋澈想了想,笑道:“咱们就管这场戏叫【京城医院的爱情故事】吧。”
……
熄灯了。
病房区一片寂静。
笑二爷躺在床上翻来覆去。
现如今,他身体上的痛苦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内心无以复加的痛苦!
通俗来说,他的腹泻终于止住了,但代价的却是用怒吞几斤粪便换来的!
没错,他最终还是选择了那条惨绝人寰的治疗方案:用粪便清洗肠道!
连续拉了一天一夜,眼看就要濒临休克送去插管抢救了,笑二爷迫于无奈,只得接受了粪便的洗礼。
想来,这就是所谓的嘴上说不要,身体很诚实。
灌肠做得很顺利,清理得也很干净,可是笑二爷仍觉得口鼻喉咙乃至胃里,弥漫着一股芬芳的粪臭味。
太心酸太悲惨太苦楚了!
身心遭到如此重创,笑二爷简直痛不欲生。
他甚至觉得今晚外面的鹅毛大雪,是为他而落下的。
他暗暗在心里发誓,一定要揪出那个下毒的王八羔子,再把人丢进化粪池里!
至于这个王八羔子是谁,笑二爷等人基本都认定了是宋澈!
“此仇不报、不共戴天!”
笑二爷攥紧拳头,往床边吐了第N口唾沫,结果屎臭味也涌了上来,让他忍不住干呕了起来。
就在笑二爷悲恸无限的时候,病房门忽然轻轻的被推开了……
笑二爷的心里一阵警觉,抬头就看见一个黑影随着外面的灯光倒映进来。
“是谁?”
“是我。”
一个很温柔的女声。
人氣都市言情 首席醫聖 txt-第928章 還有更刺激的!分享
借着灯光,笑二爷很快看清了这女人的真容。
“是、是你!”笑二爷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
“怎么就不能是我呢?”那女人带上门后,缓缓走向病床,靓丽的容颜绽放着迷人的笑颜。
“不是!你怎么会来这里?”笑二爷从床上坐起来,诧异的问道。
“我听说你中毒了,几乎连命都快没了,实在担心,就赶过来看一眼了。”女人回道:“放心,我过来没人发现,给了值班护士一笔钱,偷偷放我进来的。”
“你过来做什么啊?我的姑奶奶。”笑二爷拉长了脸。
这女人他当然认识,只是无法理解这女人为何大晚上赶来探望自己。
毕竟,这是朗森磊的女人,他的大嫂……不对,应该是‘小大嫂’。
朗森磊在外面养情人的秘密,他们几个兄弟心知肚明。
而且朗森磊常年在外奔走,很多时候都是他和蒋三儿、严小哥帮忙照顾的。
照顾归照顾,但彼此间的交情,还至于这‘小大嫂’顶着雪夜赶来探望自己啊!
“老笑,你就一点都不想看到我么?”小大嫂走到笑二爷的跟前停住,一脸深情款款的道。
笑二爷一皱眉头,发觉事情并不简单:“你这是什么意思?”
“老笑,我的心意,你还不懂么?”小大嫂绕到笑二爷的身旁,一只温婉素手搭在了笑二爷的肩头。
笑二爷的心头一跳,惊疑不定的看着小大嫂,声音渐渐低沉:“你在跟我开玩笑么?”
“你看我像开玩笑的样子吗?”小大嫂一本正经的道。
笑二爷沉默了片刻,忽然阴恻恻一笑:“你这么做,不怕我跟大哥揭发吗?”
“你倒是够心狠的,也对你大哥够忠诚的。”小大嫂不慌不忙的道:“但是我也可以告状啊,说你对我有不轨企图!”
“拉倒吧!臭表子!”笑二爷陡然就翻脸了,恶狠狠的道:“你和老三那点屁事,我懒得搭理,但如果你敢坏劳资的好事,劳资让你们这对狗男女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的滋味!”
“生不如死的滋味,你现在不就尝够了嘛。”小大嫂冷笑道:“大便的滋味,挺好的吧?”
笑二爷正要勃然大怒,忽然闻到了一个异味,似乎是从小大嫂放在肩头的手心里传来的,没等他细究,意识迅速消散,整个人直挺挺倒在了床上。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首席醫聖 起點-第928章 還有更刺激的!閲讀
“满嘴屎味。”
小大嫂收回手,在鼻口处扇了扇,接着又揪住下巴的肌肤,猛然一扯!
下一刻,一张相对清丽精致的脸蛋暴露在了空气中,可不正是尚珂小姐姐!
“这么着急撕下来干嘛。”
不知何时,宋澈出现在了门口。
“你还说,这面具就是粗制滥造,对皮肤刺激得很。”尚珂板着俏脸道。
“没办法,赶时间做出来的。”宋澈无奈道,接着看了眼晕厥的笑二爷,道:“本来以为要一个个试过去,虽然第一个试错了,但也试出了真相。”
宋澈根据小大嫂的相貌制作了易容面具,让尚珂戴着就是准备从笑二爷三个人里诈出真正的奸夫。
没想到笑二爷对此也一清二楚,直接把蒋三儿给抖了出来。
“偷大嫂的虽然是蒋三儿,但我觉得这个笑面弥勒怕是也瞒着朗森磊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
尚珂沉吟了一下,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用笑二爷的指纹解锁之后就是一番搜证。
翻了一会,尚珂的嘴角微微上翘,握着手机朝宋澈扬了扬手:“老弟,你这回可是大意了,老三偷的是小大嫂,这个老二,偷的才是正牌的大大嫂哦。”
宋澈:“……”
只能说,生活有时真的比大陆伦理剧更刺激!

adky2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首席醫聖》-第919章 虎狼之局看書-0vhao

首席醫聖
小說推薦首席醫聖
人家大寿来讨债,这是把丧心病狂体现得淋漓尽致了。
黄鼠狼给鸡拜年还会注意一下节操礼仪,这群豺狼是直接咧嘴獠牙的就上来咬了!
俪春香都看不下去了,俏脸含煞的道:“曹老板那边,我们家自然会给一个说法,轮不到你们在这说三道四,今天是我公公大寿,你们是存心让我们难堪吗!”
“哟,早听说乐家的儿媳妇干事利索、八面玲珑,堪比红楼梦里的凤姐儿,果然有点风范,我看这乐家一大帮子人,气场都没你足。”蒋三儿贱兮兮的笑道。
此话一出,俪春香的脸色更是难看。
这可不是什么恭维的好话。
把她比作红楼梦的王熙凤,谁不知道王熙凤的作风是心狠手辣、工于心计,甚至私生活还很不检点,在家族里到处偷人。
这分明是嘲讽她水性杨花!
蒋三儿肚子里的坏水可不少,还在喋喋不休的道:“谁说你们欠曹老板的钱和我们几兄弟没关系的,最近我们和曹老板达成了合作协议,一起成立投资公司,准备搞搞医疗产业,当作赚点外快了。”
只要不是傻子都看得出来,【潘家园七匹狼】和曹宪民的合作很早就开始布局了,目标就是吞下通仁堂的产业!
乐城只是他们的突破口!
乐绍成也是一阵气急败坏。
科技門
原本被逼无奈,他只能接受曹宪民的合作协议,签下那份对赌协议。
在他看来,笑二爷、蒋三儿等人是豺狼,曹宪民则是恶虎。
本以为是前门拒狼、后门来虎,起码能稍微安生一下,没想到到头来是两面夹击、腹背受敌!
“好,就当你们和曹宪民是一伙的,但我们之前和曹宪民的对赌协议写得清清楚楚,只要未来一年内通仁堂的业绩增长达标,我们只需要偿还本金和利息。现在刚过去半年,你们就兴师动众来讨债,是几个意思?”俪春香质问道。
青春不回头 秦受吃白菜
“老妹,是七个月了,距离约定的期限只剩五个月啦。”笑二爷举起手掌的五根手指,阴恻恻道:“据我们所知,这七个月里,你们通仁堂的业绩非但没有增长,反而一路下滑,请问你们拿什么挽救这个对赌协议?”
我是极品灵石:爆宠萌徒
顿了一下,笑二爷目光暧昧的扫了眼俪春香的婀娜身段:“是要靠老妹儿你的俏脸蛋再去拉投资吗?”
星際黑客之智戰風雲
这下真的玩完了
最強傭兵傳說 骷髏D修羅
“嘴巴放干净点!”俪春香恼羞成怒。
至于她的丈夫乐榕,看到妻子受此侮辱,居然仍没有半点血性,只能在那无能狂怒:“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啊!”
“诶,可别这么说,传扬出去,别人还以为我们几兄弟专挑老爷子寿辰来闹事,以后还怎么在道上混?”蒋三儿冷笑道:“记住,我们是合法商人,从不做伤天害理的勾当,今天我们过来,是要帮你们乐家的。”
“我们和曹老板也商量过了,看你们这个对赌协议基本是完成不了,所以决定给一条折中方案,很简单,最近不是什么直播带货很火热嘛,就以你们通仁堂的名义,帮曹老板卖点货。”
乐绍成不太懂这些新鲜事物,迟疑道:“什么直播带货?”
宋澈在旁解释道:“就是打着通仁堂的名义,在网络上帮强健集团卖三无保健药品。”
乐绍成当即勃然大怒:“想都别想!曹宪民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谁不知道?是想把我们通仁堂也拖下这潭脏水!”
“话别说得那么难听,只是让你们帮忙推销一下,又不是谋财害命。”蒋三儿嗤笑道。
“回去转告曹宪民,我就是倾家荡产,豁出去这条老命,都不会跟他同流合污的!”乐绍成喝道。
冥徒 尼古丁
蒋三儿还想再说,笑二爷抬手拦住了,他依旧满面笑容,只是充满了阴骘。
诡异的是,他都没有继续劝说,道:“既然乐老爷子的主意这么坚定,那我们也不强人所难了,只希望乐老爷子带着两个儿子再努力努力,争取早点把债还上。”
说完,笑二爷领着人马就转身离去。
不过刚走了没两步,笑二爷忽然扭回头,看着宋澈道:“宋大夫,准备什么时候离京呐?”
“想堵我吗?”宋澈反问道。
“岂敢啊,您是国内知名的大神医,这么多双眼睛盯着,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笑二爷笑道:“我只是想约个时间,给宋大夫践行。”
雷裂天下
醉江山 :女帝芳华 陈小幺
“这好说,等我定下回程的日子,就第一时间跟你说。”宋澈跟着假惺惺的回应道。
“那我就静候宋大夫的通知了,可别让我难等喔。”笑二爷最后的那一抹笑容,已然是杀机毕露……
……
等人离去后,乐城第一时间凑到乐绍成的面前,嚅嗫着嘴唇准备要说点什么,乐绍成径直道:“跪下!”
乐城迟疑了一下。
“我让你跪下!”乐绍成再次拔高嗓门吼道。
乐城这才不情不愿的跪了下来,一脸愧疚道:“对不起,爸。”
“你这孽子,你就来讨债的。”乐绍成悲凉一笑:“这个家现在毁在你手里,你该心满意足了吧?”
雪銀倉鳳臨青丘
“爸,我不想的……我真的错了……”乐城一咬牙,挥手就狠狠抽了自己两个耳光,随即正色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是我欠下的债,我去找曹宪民。”
“找他干嘛?跟他同归于尽?”乐绍成厉声道:“那你真的是让我们乐家仅存的颜面都败光了,输了一屁股债,跑去杀了债主,是要让我们乐家百年多积攒下的名誉毁于一旦啊!”
“爸,实在不行,我去找上面的领导吧。”乐榕提议道:“毕竟通仁堂也是国内中药行业的旗帜,这几十年来在供应药材方面也出力不少,现在遭了难,领导不可能置之不理的。”
“你也说领导在意的是通仁堂了,我们老乐家还不值得领导费心,乐家倒了,不过就是让通仁堂换一个主人罢了。更何况让上头知道我们乐家出了这样的丑闻,只怕连仅存的好感都得没了。”乐绍成摇头叹息道。
“那怎么办,难道就坐以待毙吗?”乐榕焦急道。
事到如今,任谁都清楚对赌协议是完成不了的,等待乐家的必将是曹宪民的巨额索债!
“爸,实在不行,还是让我试试吧。”俪春香开口道:“我已经联系了几家风投公司,对合作都挺有兴趣的,只要取得支持,资金就不是问题。”
“但前提是要上市对吧。”乐绍成对儿媳妇的态度也稍微好转了一些:“即便我同意,可是你想过通仁堂以现今的局面真的还有机会上市吗?会有多少资本家看好我们还能回到巅峰?”
俪春香哑然。
这也是目前最大的症结。
口口声声嚷着要上市,但上市的前提还是业绩的提升。
想要业绩短期内快速提升,就得立刻研制出“爆款药品”。
为此,乐绍成不停试药都把肾试坏了,可依旧是然并卵。
愁云笼罩,这个盛极一时的百年医门,眼瞅着就将迎来灭顶之灾了。
就在这时,宋澈开腔道:“我有个法子,或许可以解眼前的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