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 線上看-第六百七十九章 試車二展示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魔法塔的星空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要是这位大公爵一出场就咄咄逼人,某人难免上演一场不畏强权的好戏。反正人在埃斯塔力,魔法师的地盘,加上自己现在也有这么做的底气,且对方只带了寥寥几人在身边。
烟雨寒
不过对方就像是个期待着新鲜玩具的大孩子般,眼神闪闪发亮,很难叫某人提起恶感。反倒是他身后的几人,表情严肃,只差把露骨的厌恶挂在脸上,叫某人有点自知之明,知难而退。
想了想,林说道:“公爵大人,与其我介绍一堆,不如亲身体验一次什么是汽车如何。等到明白了,我们再来商量其他事情。否则在什么都还不太明白的情况下仓促做任何决策,对您,对我都是不负责任的行为。”
“当然,正有此意。”
才进会客室没多久,热茶都还没端上桌,一群人又跑出了房子,来到银须矮人的工间。大公爵带来的两名骑士则是很自觉地守在门口,只有其他人尾随着林,进到这间充满科幻感的工间中。
阮氏兄弟除了到访的第一天有进来看过一回,其他时间都扑在商量合作的方案上,没有再进来过。但几天的时间,工间里头可是大变样,银须矮人们可不是光吃饭,不做事的。
巴巴克‧阿布那罕困惑地左右看了看,没看到自己曾坐过的那辆车。眼前倒是有一大坨金属造物,构造与汽车神似。他问道:“阁下,莫非这个……也是汽车?”
“这就是几位之前坐过的那辆车呀。”林随口答道。突然意识到问题出在哪儿了,他羞赧说道:“上一回出门试了一趟车,发现了一些问题,回来之后我就请杰梅因改善。所以难怪你们有些认不出来。”
被点到名的银须矮人,骄傲地扬起头,擦了擦鼻子。对这传说中的矮人皇族,卡维公还是给予相当尊重。进门客套了几句,就围着车问了起来。
矮人倒也没有藏私的念头,知道什么,就说什么。反正按照某人所说,就算把车直接丢给别人山寨,短时间内也没有人可以仿得出来。只是听一听介绍,当然也听不出个所以然。
但与首次看到汽车的大公爵有所不同,第二次看到汽车的法圣,完全看不出来眼前的大家伙跟自己在那一晚所坐过的汽车,有一丝一毫的相似。
首先,多了个牛皮制的折迭式顶篷,侧面有车门的玻璃,后座也增加了车门的设计。车辆前方的引擎室,蒙皮总算是包上了。
而且引擎室在某人的强烈要求下,大多数零件重新做了配置,简单地说就是将高度尽可能做到统一。整体效果就是车前方高度下降不少,空间得到较有效的利用。
第二,当然就是烤漆抛光兼打蜡,而且主色调还是用上很亮眼的银色。整体质感提升得又岂止一分两分,根本就像不同车了。外型看起来,已经很像某人印象中的古董车银鬼,由劳斯莱斯在二战之前所制造的轿车。
第三,轮胎面积再加宽。不过受限于内外胎的设计,很难做到像地球汽车的扁平胎,但也比一般马车的轮子宽上不少。这主要是为了增加抓地力。现在汽车的各方面效能不敢提升到极限,最大原因是轮胎不过关。没有一个好的抓地力,加速与煞车都是问题。
就好像二十世纪末,二十一世纪初的计算机CPU再怎么快,也还是受限于硬盘的转速,造成整体效能提升有限。直到固态硬盘出现之后,计算机实际使用上的体验效能,才有显著的改善。而迷地版的汽车,轮胎就是拖累整体的硬盘。
在轮胎方面落后,是因为银须矮人无心于此,另一方面也是制作轮胎的橡胶可没有魔法侧的材料。之前光是处理硬化的问题,就几乎要把某人给愁到头发白了。
成果也是误打误撞完成的,用的方法就是迷地的老一套,穷举与试误法。奢望几个银须矮人改善轮胎工艺,那还不如等自己有空来做呢。
此外,就是仪表板重新设置。删除一些明显用不到的东西,只保留转速、时速、水箱温度、油箱容量,以及迷地特有的权能计量表。
总之,眼前这辆车在林的心目中,完成度也有七八成了,比较的基准大概是地球二十世纪前半段的水平。
确认好油箱加满油,权能汲取槽中也换上新的魔石。林拉开后车门,做了个请的动作,说:“公爵大人,请。这一趟我已经想很久了,打算做个测试,跑个远一点的距离。只是这几天忙着跟阮先生讨论事情,这才没有出发。既然您也想要试车,不介意顺道做这个测试,看看这辆车的性能如何。”
要是面对一般的金主,可能出去溜搭一圈,就算完事了。不过大公爵那副又是好奇,又是兴奋的表情,可不是转个一圈就能过瘾的模样。所以干脆提出顺带测试的建议,走得远一些。
果不其然,卡维大公爵满意地点点头。不过他身后那名沉默的执事,却是越过众人,来到林的面前,问:“崔普伍德阁下,可以知道您打算到哪里吗?”
还没决定目的地的某人,认真地想了想,说:“往维苏山的方向走,看看一两个小时的时间可以走到哪里,之后就回程,希望可以在下午回到圣城。因为我还有数学课要去教呢,可不能随便缺席了。”
维苏山是圣城埃斯塔力附近,一个很重要的交通枢纽位置。山势不高,坡度相当和缓。普通行商的前往,大概需要一个白天的时间。
军队以强行军速度前进的话,也得花上半天多的时间才能抵达。即使卡维公的公爵卫队所有人都是双乘马匹,也还要考虑到随军锱重以及行军不可能全程纵马急驰。
考虑到这个魔法师声称,他必须要在下午前回到圣城埃斯塔力,估计中途就必须折返了吧。反正他也只说往维苏山的方向走,没有说要到达该处。执事如此心想。又说道:“既然是要往野外走的话,那么公爵卫队将会随行,这没问题吧。”
“这当然没有问题呀。”林虽然答得快,但略为一想后,表情又有些纠结,说:“但是距离有点远,所以我会加快速度,跟不上没有关系吧。还是说要配合你们的速度才行?”
对如此的轻视言论,卡维公并没有发怒,而是直接说道:“不用怕甩掉他们。我就只想知道你这个车的极限。”
事实上不光是卡维公,他带在身边的骑士与执事,都不太相信某人的狂语。
公爵卫队的战马可都是有魔兽血统的神骏,最优秀的几匹,更是不属普通的马匹,而是会吃肉的那种。速度、耐力都不是普通马匹可以比拟。不管是行军还是冲锋,这支公爵卫队的表现,在帝国中也是排名有数的。
不过家主在前,而且明显正在兴头上,可轮不到自己酸言酸语地嘲讽人。要是身为一个下人的,在没有授意的情况下这么做了,那就算是逾越本分,打得可不知道是谁的脸。
身为大公爵贴身处理事务的执事,他只要让家主想做的事情可以顺利地进行就好。表达情绪或意见的,并不是他的工作范围。
在取得大公的点头同意后,执事走出门外,吩咐一名骑士去准备马匹。那辆车的空间,明显坐不下所有的人。所以他们这些下人想要跟随,就只能利用他们来时的交通工具,也就是战马。
同时,执事从怀中取出魔法信笺。这是两张为一组的魔法道具,在其中一张书写文字后使用,文字就会在另一张纸上浮现。作为一次性的消耗品,魔法信笺的制作成本非常高,无法作为常规性的联络方法。
像这一回的使用,传递的是调动部队的军令。命令驻扎在城外的公爵卫队,做好行军的准备,随时都可能离开。
林也没有立刻就出发。因为目的地有点远,所以他吩咐手边暂时没有事情的卡雅,去厨房准备一些可以在旅途中食用的干粮。
对于前半辈子习惯冒险的魔法学徒来说,准备这些东西不在话下,没一会而就提出了一个竹篮,里头装了一些三明治,交到自己老师手上。一群人搞得像是要出去郊游野餐一样。
中间,林遇到了正和金发少女一同从蚕室里头走出来的巫妖,随口问道:“我们要开车去维苏山,要一起去吗?”
那双冷冷的眼眸撇了某人一眼。芬在这几天,正忙着和哈露米讨论丝茧增产的事情。那可不是养更多蛾,生更多卵就能了事的。要考虑养育环境的负载量、食物的供给量,这些都会影响蛾幼虫的存活率,从而影响丝茧产出的数量。所以对于某人的邀请,她只是冷冰冰地说:
“不去。那玩意儿太慢了,没空。”
“慢又如何。香车美人,这可是男人的浪漫呀。”
芬突然一个闪现,出现在某个大放厥词的人面前,五指箕张,将某人那张令人生厌的丑脸扣住,咬着牙说:“敢情说女人,只配成为你们浪漫的配件吗。”
感受着那五根手指头在脸上施加的压力,冒着冷汗的男人含糊地说道:“对不起,姊,我错了,请原谅我。”
巫妖消失,而大家就一个想法:那辆车的速度果然很慢呀,你看看你自己人都不捧场了。

2l8ji精彩絕倫的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第六百六十九章 遊說閲讀-zlre6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
“阮先生寄望于印刷机的销售,可以带动铁矿的需求,让您手中的矿产资源活化,获取最大的利益。很可惜的是,属于生产面需求的印刷机,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大量生产标的。想要发挥出拥有一座矿藏的价值,得要找到属于消费面需求的商品。”
一直以来保持着绅士态度的阮文越,已被说服到露出些许沮丧的神色,甚至打算放弃了。然而某人结论似的一段话,却让他嗅到不一样的味道。便问:“既然阁下可以做如此区分,意思是您手中有其他合适的技术?”
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林才说道:“这么说吧。其实我的想法很简单,既然现在印刷魔法卷轴遇到了困境,那么就要寻找解决的方法。已知问题是在于原料不足,但严格说起来,也并非是不足,而是在一个区域内的原料储备与生产的速度跟不上消耗的速度而已。之所以不从更远的地方调度所需的材料,是因为运输的成本无法无限制地加进卷轴的成品价格中,毕竟赔钱的事情没有人会去做。在这种情形下,阮先生会选择什么样的解决方案?”
狂徒
突然被考较,不光阮文越在思考,就连一旁的法圣也在思考。但被问起的终究是那位商会的老绅士,所以他试探似地回答道:“寻找替代的魔法原料?”
“没错,这也是大多数人会想到的方法。可是事实上能够用于印刷魔法卷轴的材料,本就是精挑细选后的结果。要再找到其他替代品,哪里有那么容易。毕竟现在要做的事情,是要‘印’魔法卷轴,而不是用以前的方法抄写。──”
虽然只是普通在陈述事实,但在旁人耳中听起来像是骂人无知吧。所以林连忙解释着,
獄闌鏡卿 鬼家漾歌城
窃妻成瘾
“──当然,这不是要批评阮先生,而是没有亲自接触过印刷工作的人,就很容易忽略这样的盲区。假如您有注意圣城在制作魔法卷轴的材料消耗情形,应该可以发现,不够用的其实并不是在传统制作卷轴上,消耗量最大的材料。”
无视了刚刚那相当失礼的话,阮文越仔细回想在他手中,关于圣城的各种材料消耗情报。到他们家族这个层次的商会,都会有自己的渠道可以了解这些情报,即使不藉助论坛。
这些情报也许并不完整与仔细,但从大概的情形判断,确实如这位魔法师所说。主要用来制作魔法卷轴的魔兽皮与血墨并未有匮乏的状况,但是搞印刷的人都在哭嚎材料不足的事情。
阮文越问道:“既然原料方面的问题难以解决,那阁下是选择使用什么样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难题。”
“运输。既然更远处的材料运输成本太高,所需时间太长,那么就想办法降低这方面的成本,并缩短运输的时间。”林自信满满地说着。
阮文越的反应不可谓不快,想起这个魔法师的过往传闻,他第一时间就问道:“难道阁下愿意与我合作制造飞空艇?”
林笑笑地摇头说:“不是飞空艇。那上面能够改用普通金属的部分不多,而且光是浮空装置,那玩意儿的成本怎么也不可能低,这可不符合阮先生原始的需求吧,也就是以您手中的矿产为依托。我想的是改善陆地上的运输方式。”
原本发亮的眼神黯淡了下来,阮文越想到符合这要求的运输方式,顿时显得兴趣缺缺。“阁下是想建造机关列车吗?”
“哦,阮先生也知道机关列车。想来也清楚这项运输工具的优缺点吧。”虽然和自己习惯的用词不同,但林一听也知道是什么,所以就顺着对方所用的名词说道。
三宠萌妻:怪盗新娘太惹火 泊心眉
阮文越点点头,大致说道:“虽然一次运送的货物可以非常多,但是路线固定,建造成本巨大,且建造时间漫长。缺点和优点一样明显。最重要的是,并不是所有领主都乐意让一条轨道通过自己的领地,所以在维护轨道的工作上,除了防范魔兽、防范强盗、还是防各地领主。可以说一条机关轨道铺设,到处都是敌人。”
“阮先生对于机关列车相当清楚呀。”林吹捧道。
“在旧日矮人帝国的机关城,还留有城内的机关列车路线,那可比地精帝国的遗留物可靠多了。只要去机关城办事,大家都会尽可能利用列车来移动。不过那些轨道想要往城外铺设,不光是遇到的阻力很大,事实上内部相当多的关键技术,都已经失传了。”
说到这里,阮文越突然想到一个情报,这个魔法师身边有四个银须矮人。而昔日矮人帝国不正是以银须矮人一族为核心,所建立起来的嘛。不过机关列车呀,实在不是一项好的投资。
当然阮文越承认,这项工程要是办得成的话,除了积压的成本无法迅速回收外,但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不过这可不是他小身子板撑得起来的,就算把整个家族拖下水都有点悬。
更不用说其他地区的掌管者,怎么可能考虑自己这个地位最低之人的建议。在家族中,自己的声音还是太小了。
某人当然不知道阮文越心中的小剧场,而是说道:“不介意我使用个展示画面的魔法吧。”
不待同意,林利用白板笔术勾勒出一个火车的概念图,说道:“虽然我没有亲眼见识过矮人机关城的机关列车,但不外乎是一个有动力的车头,牵引着后方可能是载人或载货的车厢。而之所以必须铺设轨道,原因不外乎车头自重,使轮子与路面无法承受其重量,所以必须造一条专属的道路,来配合车辆的行进。这样对吧。”
虽然展示出来的图像,并非阮文越所见的机关列车,但是一节节车体与轨道确实是其特征。加上曾摸索机关列车的原理,所以对于这位魔法师的说词,他是点头赞同。
我的江南不能没有落微
“那么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移除掉限制车辆自由度的轨道。”说着,白板笔术所描绘的铁轨,随着林手指头一拨,朝外移开,随即消散。
“又因为车体太重,所以我们将其小型化、轻量化。”说着,两手一合拢,火车后的数节车厢一一消失,就连火车头也缩水了一大截。
“为了承载自重,并且维持抓地力,所以我们要改良轮子的形制,而非拿马车的轮子直接来用。”说着,一弹指,原本的轮子外形换成了较厚的轮胎。
罪愛青春 三十歲那年
来到圣城后的一大发现,就是橡胶。但是橡胶的用途很少,只被拿来做防水布,做成像雨衣或高级野外用帐篷,并未被大规模使用。
林当然是毫不客气地大量采购,用来改进引擎的密封,以及制作轮胎。但是钢圈和无内胎轮胎暂时还没研发成功。现阶段是使用充气内胎与外胎的组合方式,来制作轮胎。倒是轮框钢圈的形制已经接近林所知的现代汽车了。
对于将机关列车小型化之后,能带来什么变化,看着某人表演的人们一时间还无法理解。甚至舍弃了运输量这项优势,让阮文越的眉头微微皱着。所以林并没有停下自己的说明,而是继续说道: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穷开心
丹符天尊 心中有淚
冰山王子vs調皮公主
“解放了车选择路线的自由,倒也不是说就可以上天下海,无处不可去了。但基本上只要是马车可以通行的地方,小型化的车也就可以通行,而不需要特别铺设轨道。不需要轨道,这也代表了车辆可以按照需求,改变其外形与结构。”
说着,林将白板笔术所展示出来的车辆,变为地球二十世纪初古董式的敞篷车外形。“要载人,且人数不多的话,我们只需要在车头后增加几个座位。假如要载很多人的话,──”
一弹指,古董车的线条变为大巴士的模样,“──我们可以加大车厢,增加座位数。假如我们不载人,只载货的话,──”
再弹指,大巴士又变回原本的车头,并在后面加了一个车斗。“我们可以在车辆的后头增加一个类似马车的车厢,需要载更多的货,当然就是把后车斗加大加长。”
再一拍手,将自己所展示出来的几种车辆形式,同时展现出来。林说道:“车辆小型化、多样化的好处在于,需要的人可以按照自己的需求选择购买的车型。载人多或载货多的车辆,需要比较大的空间,也需要比较强的马力,所以这样的车辆售价当然会比较贵。但假如需求量并没有那么大,就可以选择更小型的车辆。”
看眼前之人还是一脸懵懂的模样,林只得继续解释道:“在以往,我们投资大量的金钱建造机关列车,贩卖的是运输的服务。可是我们将车小型化、多样化后,制作成本当然会大幅下降,我们就可以改以卖车辆为主。顾客能按照自己的需要,来选购某一型的车辆。也许同样有研发成本要摊平,但卖一辆,赚一辆是最基本的要求。”
众人依旧茫然,眼神毫无神采。林怀疑起是不是自己口齿不清,还是迷地之人对于机械产物真的那么不屑一顾?只好加把劲说道:“也许你们会想同样的功用,我用马车就好,为什么要换成这种车辆呢。但是你可以用比照料马匹还要低廉的成本,在更短的时间内,走更长的距离。阮先生,你们商会主要经营的商品是粮食,你能够想象在运输的过程中,只需要一半不到的人力,在相同的时间中就可以将粮食运到更远的地方去,这代表的是什么吗。”